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终于写完了耶

   1参与
林瑜向南飞

【halbarry】伊甸

是和@空想天谕  (不知道能不能蓝名)太太的图配文啊,图在这里(和喜欢的太太合作了不知道太太还记不记得我),我写得好烂请鱼饼太太原谅QAQ

私设众多,有一丢丢魔改,希望没有ooc,bug请指出。

有一丝丝讽刺文学(应该看不出来)

非典型天使恶魔au

PG-13

天使哈尔×恶魔巴里

第一人称哈尔视角请注意


我叫哈尔乔丹,是个天使,官三代,家住天堂上东区*。


此时此刻我走在天堂的中心大街上,左手端着手机,屏幕上是我自己的脸,左下角则是粉丝们的留言。

“哈尔今天又直播啊。”

“哇,今天...

是和@空想天谕  (不知道能不能蓝名)太太的图配文啊,图在这里(和喜欢的太太合作了不知道太太还记不记得我),我写得好烂请鱼饼太太原谅QAQ

私设众多,有一丢丢魔改,希望没有ooc,bug请指出。

有一丝丝讽刺文学(应该看不出来)

非典型天使恶魔au

PG-13

天使哈尔×恶魔巴里

第一人称哈尔视角请注意

 

 

 

我叫哈尔乔丹,是个天使,官三代,家住天堂上东区*。

 

此时此刻我走在天堂的中心大街上,左手端着手机,屏幕上是我自己的脸,左下角则是粉丝们的留言。

“哈尔今天又直播啊。”

“哇,今天的发型格外整洁。去约会吗”

“乔丹少爷的颜,吸吸吸”

“分享一下今天的穿搭吧哈尔”

我低头看了看留言,把手机举得远了一点。
“今天穿的还是我的最爱,飞行员夹克。”我扯了扯衣服,好展示给镜头看,对着摄像头来了一记wink。

“awsl”

“啊啊啊,我的内心被击中了!!!!”

“我倒地了,谁来救救我!!!!”

“我的天,我在中心大街上看到哈尔了!妈妈我追星成功了!!!”弹幕们又大喊着死成一片。

 

没错,我,哈尔乔丹,不仅是一名官三代,同时也是知名博主,年纪轻轻就坐拥520万粉丝,新闻头条关注的热点,媒体眼中的流量巨星。

也许你会好奇我们家究竟是什么官职,仔细看看我的姓,Jordan,再仔细想想。没错,整个天堂的洗澡水都是我们家管的**。别以为这是个无关紧要的官职,想想如果在四季如春的天堂里一天不洗澡吧,到时候你就要忙着给我塞红包了。

总而言之,现在我要前往位于天堂郊区和地狱交界处的一所专门为想来天堂的恶魔准备的测试基地***,对,仅仅是来到天堂就要经历5项测试。我倒也不是闲得无聊,只是听朋友说这里出现了自从建立以来,唯一通过了五项测试中的三项的小恶魔。

作为博主的题材敏锐度告诉我其中必有爆点。

“感谢各位来看今天的直播,我去拍摄新视频的素材了,下个视频再见!”对着屏幕飞吻ing。

“哈尔再见!爱你!!!”

“新视频尽快发哦,别再鸽我们啦!”

我退出了直播间,展开我的翅膀,向边境飞去。

*我记得应该是纽约还是华盛顿的一个富人聚居地(很富很富的那种,当然也包括一些高官)

**好吧我也觉得这一点挺猎奇的,就Jordan这个姓吧,其实来源于圣经,Jordan是一条河的名字,耶稣小时候在这里面洗过澡……

***我知道这句话超级长,我尽力了。可以理解成办签证的时候要问你很多问题的感觉,不过在这里是更加高难度的测试。

 

*** 

 

我热爱飞行。

比天堂还高的地方也有风吹过,我最喜欢飞行时破空的感觉,速度能带给我自由,感官上的愉悦和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像是怀念又像是莫名的熟悉。

我在快到达目的地前收了翅膀,走到了那座破破烂烂的建筑门口,字面意义上的破破烂烂,如果不是为了拍摄需要,我绝对不会到这种地方来。我把相机拿出来,装上收音麦,调整好焦距,镜头对准自己,说:“嘿各位,这里是哈尔,现在,我将带大家走进交界测试基地,并且采访第一位通过三项测试的恶魔朋友,接下来就让我们开始今天的视频吧。”

我推开了基地那扇陈旧的大门,室内浑浊的空气扑面而来。我皱着鼻子往后退了几步,心想地狱的建造条件都这么差的吗。

“砰——”门被粗暴撞开的声音,一个黑发青年披着白大褂冲了出来,耳朵上还夹着一支画笔,他的白大褂里面甚至穿着一条沾满颜料的大概是绿色的围裙。他冲刺到我的面前,匆忙地站定,抬起了头。

“哇哦,没必要准备这么盛大的欢迎吧。我知道我们是‘同生共死’的好哥们,虽然只是游戏。”

“哈尔乔丹?”他从一开始的紧绷霎时间放松下来,皱着眉头恶狠狠地说,“什么风把你吹来这儿了。”

我笑了起来:“凯尔,别这么小气。你只是前几天赌输了,被我停了两天洗澡水而已。”

凯尔是这里的负责人,有且仅有一个的负责人,政府对这里是真的不重视,就连这个负责人自己都整天不务正业,沉迷于画画无法自拔。

“去你的哈尔乔丹,把你的流氓本性留给你的迷妹们看看。”

“行了凯尔,”我扳着他的肩膀,把他背过身去,“进去再说。”

凯尔用翅膀顶开临时披上去的白大褂,用手拿着挂到门口的衣帽架上,说:“你到底是来干嘛的,不呆在家里剪你那些无聊的视频,跑这里来打扰我画画。”

“做无聊的视频就是我的工作,而且现代人的生活不就是可悲的网络视频吗,”我小声嘟囔了一句,“你都多久没来参加团战了,你要是再不登游戏,沉迷于画你那些东西,军团就要把你除名咯。”

“再说了,我是来工作的,采访你这里那个厉害的小恶魔。”

凯尔回头看了我一眼,迟疑地思考了片刻,用一种老父嫁女儿而且觉得女婿很不可靠的语气说:“你……好吧,反正这也是他想要的。和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友好一点,多一些理解,特别是你这种在蜜罐子里长大的。”

听起来这个恶魔也就是一个想博人眼球,希望通过媒体的传播使自己出名的人,我明白且理解,这种人我见得还少吗?但我却没听懂他的后半句话……

 

*** 

 

我推开了休息室的门,那个恶魔就坐在里面。我原本以为他会是一个肌肉狂魔或者有一副极为英俊或者圆滑的面孔,但与我想象的不同。房间沙发上坐着的那个男人瘦弱得可怜,单薄的胸膛上甚至能看见肋骨的隐约痕迹。蝙蝠一样的黑色翅膀收拢在后背上。他并拢双腿坐着,膝盖骨尖锐得好像要刺穿那层苍白的皮肤,他的双腿修长却不显得过分纤细,覆盖着一层肌肉,黑色的缀有一个尖锐的三角形在尾部的尾巴缠绕在腿上。

至于我为什么能把他的身材看得那么清晰,这是因为我的上帝啊,他浑身上下不着寸缕。

他低着头,双腿上放着一个餐盘,装满了各种面包,而他正一块一块不停地抓起他们往嘴里送。

他似乎吃得过分认真,以至于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进入,我用力咳嗽了两声。那个恶魔才终于抬起头来。

我的上帝啊!我拿着相机的手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那个恶魔有着一双过于动人心魄的蓝眼睛,比我早上飞过的天空还要湛蓝。在他抬头时,那头金黄的头发随着灯光的变换投射出不同的光泽。我的上帝啊!

很显然,因为我刚才的动作,他的目光聚焦在我的相机上,然后在他脸上出现了欣喜若狂的神情。他用力地把口中的食物吞咽下去,突出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我觉得我的耳朵有点烫。

“你就是肯特先生他们那种……报告人对吧?!”他的眼中折射出异样的光彩,我觉得我的耳朵熟透了。

“我猜你想说的是记者,”我伸出手,“算是吧,哈罗德乔丹,你可以叫我哈尔。”

“太好了!我的意思是,巴塞罗缪亨利艾伦…嗯…你可以叫我巴里。”他咧开嘴露出一口小白牙,但却没有接过我的手。

他在模仿我的语气,但却透露出一种陌生感,说话前要停顿一会,一副不熟悉社交的模样,看起来不是那种想要出名曝光的人。

“一个十分特殊的名字,”我笑了笑,把手收了回来,在他旁边找了一个沙发坐下。

他胡乱地点着头,趁我坐下这段时间,又开始往嘴巴里大塞特塞。

好吧,我承认我有点尴尬了。我在脑中搜罗着问题,比如说:“你没必要吃这么快,又没人跟你抢?”

他顿时停下咀嚼的动作,再次看向我,眼睛里闪着灼热的火焰。

额,难道我冒犯了人家。

“是的!肯特先生告诉你的吧,我们大家都没有东西吃了。韦恩先生说这叫…嗯…饥荒。他还说肯特先生不能在……新闻纸上发表出来,只能找人帮忙。韦恩先生叫我来协助肯特先生,我带来了几张韦恩先生写满了字的…呃…纸,要交给肯特先生,现在放在那位黑头发的先生那里了。你能帮忙转交给肯特先生吗?”

小恶魔的嘴里突然蹦出了一串话,其中太多奇怪的名词,让我一时有些接受无能。所以……现在地狱在饥荒中,而我们的恶魔巴里是为了给他说的肯特先生传递情报而来。

为什么地狱闹饥荒,我一点都不知道。

“抱歉,我不认识一位姓肯特的先生,”我说。

他的表情瞬间变得沮丧起来。

我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也许我能用我的渠道帮你。”

“太好了!谢谢你哈尔!”小恶魔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把相机用三脚架架起,放在门口,看着显示屏呈现出来的图像,我突然意识到我刚刚和一位坦坦荡荡的男人聊了半天,但显然这种私人的镜头是不可能出现在我的频道里的。

“巴里,你能把衣服穿上吗?”

他的表情又变成疑惑:“什么是衣服?”

我觉得自己有一瞬间的凝固:“就是穿在身上的一些布。”

“我们不需要这些,”巴里解释道,“冷的话我们就冬眠了,能减少食物的消耗,而且现在是夏天。”

很有道理,我竟一时无法反驳:“好吧,但至少拿块布遮一下。”

巴里看着我,眼中还是浓浓的不解。我认命地叹了口气,环绕这间破烂的小休息室,看起来只有窗帘是能扯下来的布。

我伸长翅膀去够,但我不可能用羽毛来解开它与挂钩的结。巴里像是看出了我想做什么,他展开了他的翅膀,飞到半空中解开那些结。

不得不说,他的翅膀比看起来的有力多了,拍打时激起一阵气流,长尾巴弯弯的垂下来。他很快就完成了那样工作。洁白的窗帘落在我的手中,我下意识地抬头,跌入了他眼中的一汪清泉。这小恶魔笑起来有些过分的好看了。

他缓缓落下来,我才想起手中的这块布是给他的,正准备递出时,凯尔却推门进来碰倒了我的相机:“准备好第四项测试了吗?”

巴里使劲点头。

哪天我记得了一定把凯尔踢出军团。

“哈尔,你也一起来。”凯尔带着巴里出门前叫了我一声。

我从地上捡起相机(感谢上帝没有摔坏),放在沙发上,跟上了他们。

 

***

 

凯尔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房间,那里面有一个类似地表医院做全身检查的仪器,隔壁挨着的是一个一模一样的房间。他让巴里躺到仪器伸出的平台上,在仪表盘上操作了一番,按下旁边一个红色的按钮。巴里被推进了那个白色的仓里,闭上眼睛,像是进入了沉眠。

凯尔叫我去了旁边的一间屋子,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等一下,等一下!”我慌忙捂住眼睛,“干嘛呢凯尔雷纳!”

“哦,对,”他停止了动作,从口袋里摸出一本小册子,又说:“等会我躺进去,你就按着上面操作,有突发状况照着说明书解决就行了。”

什么,我再次制止住他,指着那个仪器:“这是干什么的?”

“说明书上写是构建一个场景,连接两个人的意识,但不带有记忆只带有品性,然后由测试方填写报告,”上帝啊,他还在脱衣服,“天知道是什么,反正也没有人试过……”

“所以让我来吧,”我拍拍他的肩膀,“毕竟我是你英勇无畏的团长。”

“真的,去你的乔丹,那只是个游戏。再说了,你要出了什么问题,我会被你全家追杀到天涯海角的。”

“五天洗澡水。”我伸出了五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满意地看着他决绝地闭上了眼睛。

“好吧你去吧,出了什么事不能怪我啊。”

我脱光了衣服,躺了上去:“所以为什么要脱光啊?”

我最后听到的话是凯尔带着嘲笑意味的一句话:“不用啊,剩下贴身的而已,看你脱得那么起劲就没拦你,你的布给你盖上了。”

噢,我把那张窗帘也带来了。

 

*** 

 

如果让我形容现在发生的一切的话,我会说我正处在一个昂长且真实的梦里。

我叫哈尔乔丹,费利斯航空的首席试飞员,绿灯侠。

今天是中城阳光明媚的一天,对于世界来说极为普通的一天,但对于我来说,却是一生中极为重要的一天。在那个夏日,在中城公园的喷水池下,在耀眼的夕阳下,我在我的男朋友兼搭档巴里艾伦,AKA闪电侠,面前单膝下跪,举着那枚廉价的随处可见的银色指环,在联盟众人的见证下,说出了那句话:“巴塞罗缪亨利艾伦,巴里,我的小熊,你愿意和我结婚吗?”巴里扶起了我,搂住我的脖子,把他的头埋在我的颈窝处:“是的,我愿意。”

我们都有着不平凡的过去,我们都曾失去至亲,我们都曾为了地球牺牲过自己。但现在我们手握着幸福,拥有着伙伴。

我爱他,我的天使,他的双眼比我见过的任何一片水域都要湛蓝,比任何一颗恒星都要灿烂,他的嘴唇比任何一片花瓣都要嫣红美丽。如我之前所说,他如天使一样纯洁,优美和温存。

我爱他,从外表到灵魂。

我愿意为了他的平安,牺牲一切。尽管我无法忍受他为了我而伤心落泪的神情。

爱情会保护每一对相恋的人。

在还击被布莱尼亚克控制的奥利和黛娜时,我这么想到。

在克拉克抱着怀中的露易斯的尸体,被数以百万计的氪石碎片刺中时,我这么想到。

在那场大战结束后,我只带着布鲁斯和巴里回到地球时,我这么想到。

所有人,包括戴安娜,包括维克多,包括凯尔,当然也包括达克赛德,包括塞尼斯托,包括阿卡姆众人,全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爱情会保护每一对相恋的人。

在摸着巴里的柔软金发时,我这么想到。

在我摘下灯戒,把它套在巴里的左手中指,轻吻着他的额头,看着他蓄满泪水的蓝眼睛时,我这么想到。

在我看着巴里手指上闪着点点绿光,向着光明越飘越远时,我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溢出,被黑洞吞噬时,我这么想到。

 

*** 

 

我猛地坐起来,原本虚虚搭在身上的布滑落到小腹处。面前是一个古怪的可能只有老蝙蝠才会用的仪器,而凯尔就坐在一旁,用手转着画笔。

划过我脑海的第一个念头是“我没死”,下一秒我就扑到了凯尔面前,提着他的领子厉声问道:“你们对我做了什么!巴里在哪?”

“放松兄弟,”他摆了摆空空如也的右手,“冷静冷静,你回来了。”

“什么回来?巴里到底在哪?”

“隔壁,你布掉了。”他又嘟囔了一句,“受点刺激就想起来了。”

我骂了一句,把那块布草草围在腰间,拖着长长的一节后摆,冲了出去。

“巴里!”

我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躺在一个和我刚刚醒来时看见的并无二异的仪器里。

凯尔跟在我身后走进来,踢开我身上那块布拖出的长摆,走到仪器边上,按下了那个红色按钮。

巴里一点一点出现在我眼前,包括那双舒展在他身侧蝙蝠一样的翅膀。我感到头部刺痛了一瞬,又一场人生在脑海中浮光般掠过。

我马上把凯尔推了出去,默默地把长摆捡了起来,盖在巴里身上。

他浅金色的睫毛颤抖了两下,睁开了眼睛,随后立刻坐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

我把他用力地揽入怀中,用缀满羽毛的翅膀裹住我们,在他耳边低声轻念:“我的巴里,我金发的墨丘利。”

“我们不是一个神系的,天才。”他用尖尖的尾巴戳了戳我的背。

“我知道……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转过头去寻找熟悉的嘴唇。

就在我快要成功的时候,几声咳嗽声从门口传来,转头一看,凯尔插着腰站在那里:“哈尔乔丹,你要是没有事情要干的话就不要打扰别人休息,把测试表给填了。”

余光看见巴里眼中也流露出促狭的笑意,我偏过头,在那个浅浅勾起的嘴唇上掠去一吻,起身打算跟着凯尔离开。

然后我就看着巴里的脸就红透了。

我发誓我当时是真的忘了那块布还穿在我身上。

 

***

 

填写那张测试表是真的非常简单,我洋洋洒洒夸了巴里一整张纸,还觉得不够。本想在背面继续写,凯尔却拿着一张有些陈旧的纸走过来,脸色有些苍白,说:“第五项测试,我们去找巴里吧。”

我不明就里地跟着他来到休息室,巴里边啃面包边玩着我的相机,看见我们进来,还贴心地打开了录像,镜头对着我们。

凯尔对着巴里笑笑,我一头雾水走到巴里旁边坐下。

“嗯,下面我来宣读第五项测试:被测恶魔需在…模拟伊甸园,诱惑一名天使……吃下禁果,方可获得准入资格。”

“靠!”我大骂出口。身旁巴里抿紧了嘴唇,但紧握且颤抖的拳头彰显了他此刻的愤怒。

伊甸园?!

我真的想不到那些人还有这么损的一招。当年那条蛇贪玩诱惑了夏娃,被惩罚永生只能用腹部爬行,并成为了恶魔的前身,使地狱永远低天堂一等。伊甸园是恶魔们耻辱的象征。

如今伊甸已毁,他们还要用模拟的方式逼迫恶魔们重现当年的过错。提醒他们低人一等的身份,实在是过分!

凯尔低着头,声音弱弱地传出:“对不起,我没有办法。”

休息室里安静无比,我几乎要跳起来指着凯尔的鼻子大骂了。巴里却开了口:“走吧,去测试。”

“什么!他们想羞辱你!”我几乎是马上就大喊出来。

“我知道,我知道天才。”

巴里没有看我,起身径直走出了休息室。

我立刻追了上去:“为什么?”

模拟室不远,几步路就到了。巴里突然站定在门前,开口说:“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我要帮布鲁斯传递情报,我要拯救地狱的人民,只有经过这些测试我才能去做这些,我不能辜负大家的希望,不能因为任何事而停止。哈尔,你要是真的想让我不难受,就应该让我去。”

他拉开门,留下站在原地的我走了进去。我在关门的前一秒反应过来冲进去,抓住凯尔的衣领把他丢出来。

我看着有些恼怒的巴里快速地说:“我当然不希望你责备自己,但我也不想看到你受委屈,如果这是你想的话,”我从一旁的树上摘下一颗饱满的苹果,“你通过测试了。但你把情报交给那位肯特先生,他还是不能发表出来。所以你一切的牺牲就都白费了。巴里,能不能在每次做出重大决定前,先和我商量商量呢?”

他的眼眶有些红红的,我自觉话说的有些重了,于是揽过他,用翅膀轻抚他的后背,继续说:“我的有520万粉丝的频道可以帮你,我可以告诉我作为议事厅元老的爷爷这个问题。巴里一味的向前冲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有时还得靠想象力和号召力的加持。放心,有我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爱情会保护每一对相恋的人。

 

***

 

写完了耶耶耶

凯尔:“MMP。”

哈尔:“巴里,能不能在每次做出重大决定祭天前,先和我商量商量呢?

感谢你看完,我本来没有预计写这么多的233

主世界那一段还偷了我另一篇文的情节哈哈

情人节快乐!今年也是美丽的单身狗呢!

祝你脱单,所以给我留下红心蓝手和评论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