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终极笔记

2227.1万浏览    23295参与
森罗

把灵儿装进来了,完事儿又给扔出去了!

一秒脱戏,拖都不带拖的!

把灵儿装进来了,完事儿又给扔出去了!

一秒脱戏,拖都不带拖的!

苏桓不樂
三寶筆記解禁 胖媽媽篇

三寶筆記解禁

胖媽媽篇

三寶筆記解禁

胖媽媽篇

喃喃✨
这是一篇以胖子的视角来看瓶邪爱...

这是一篇以胖子的视角来看瓶邪爱情的故事


“老铁树开花比黎簇那小年轻的撩要命多了”


这是天真坐在我对面对我说了五遍这句话,讲了七遍他俩昨天晚上玩游戏的故事


“得得得,别给你胖爷我秀了,你俩要是真闲的没事学学做饭,别天天张嘴等着喂”


我笑着摆手,看着天真偷偷的从内衬口袋里掏出一根烟,边点边不停地向门口看,提防着上山的小哥会突然回来


自从小哥回来就不让吴邪抽烟了,可这次我也没拦着,他是真高兴


我也高兴,看着这些年的荒唐,终于算有了结果


故事还要从昨天晚上黑瞎子和解雨臣来找天真喝酒讲起


黑瞎子不知道从哪儿找了几箱好酒,非要拉着我们一起喝,在群里说什么有好...

这是一篇以胖子的视角来看瓶邪爱情的故事


“老铁树开花比黎簇那小年轻的撩要命多了”


这是天真坐在我对面对我说了五遍这句话,讲了七遍他俩昨天晚上玩游戏的故事


“得得得,别给你胖爷我秀了,你俩要是真闲的没事学学做饭,别天天张嘴等着喂”


我笑着摆手,看着天真偷偷的从内衬口袋里掏出一根烟,边点边不停地向门口看,提防着上山的小哥会突然回来


自从小哥回来就不让吴邪抽烟了,可这次我也没拦着,他是真高兴


我也高兴,看着这些年的荒唐,终于算有了结果


故事还要从昨天晚上黑瞎子和解雨臣来找天真喝酒讲起


黑瞎子不知道从哪儿找了几箱好酒,非要拉着我们一起喝,在群里说什么有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放屁,分明就是害怕解雨臣不让他喝,不过昨晚的情况确实出乎了我们的意料


本来就以为几个人凑在一起喝点酒也没什么,可昨天晚上秀秀和黎簇几个小子也来了,人一下热闹了起来


秀秀微醺的时候提议要玩个游戏,她不知道最近从哪个相亲节目上看到的情侣其中一方蒙住眼睛,另一方从几个人里面把对方找出来,我们商量过后是摸手(摸别的也过不了审,别想了)


本来是想整一下黑瞎子,毕竟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平时摸枪又耍刀的,感觉都差不多


可是我们都忘了,小花毕竟是小花,一个精致到头发丝的男人


于是到最后就变成了那个瞎子牵着金主的手炫耀他老婆的手有多好摸


傍上了了不起?


天真在旁边看着,撅起的嘴角让我嗅到了一丝羡慕,我明白他的心意,可我又看向正在给天真搭衣服的小哥,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这小哥到底是明白还是不明白


我突然就有了个馊主意,我伸手拉着吴邪


“天真,你去,你去试试,让小哥来”


天真也是喝多了,要是放在平常,他脸皮薄,肯定是不愿意


小哥看着天真上去了,也没拒绝,拿起帕子蒙住了眼睛,可这比黑瞎子还不好玩,小哥一把就逮住了吴邪


“啊,真没意思”天真撇了撇嘴


“小哥,要说这小花手保养的好也就算了,天真这和我们的手也差不多,你怎么就知道这是天真”我多事儿的非要问着


“死胖子我比你瘦”天真就是喝多了也不分青红皂白的护着小哥


“天真,你问问小哥,他怎么就认出你来了”


天真甩甩头,蒙蒙的眼睛像极了狗狗眼“小哥,为什么呀”


“因为你是吴邪”小哥在沉默了许久后说道,果然让他开口的只有天真


“不是,不是这个答案”天真借着酒劲儿使劲往小哥身上靠,小哥竟然也没推开


一行人觉得无趣,便不再捉弄这个闷油瓶,小哥拉起天真去后屋醒酒,我从厨房里拿了蜂蜜便跟了过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天真的哭声,小哥不能欺负天真吧?


但这种气氛我进去实在也不太好,于是我在门外停住了脚步,当然不是因为我想偷听


“你,你为什么不早说,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小哥,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十几年”天真哭的都有些喘


“我怕你不愿意”


从门缝看进去,只能看到天真的背影,小哥似乎在帮他顺气


屋子里是天真抽泣的哭声和习惯的沉默


我笑了笑,好像明白了小哥的那句话是什么,点上了根烟靠在门外,假装在厨房的时候没有看到黑瞎子给小哥发的消息


“怎么样怎么样哑巴,你说了没”


“就问他愿不愿意,我徒弟答应没”


“你回个话啊哑巴,我和小花下了赌注的”


......


看里面的情况今天这瞎子是得不到回复了


我边抽烟边笑,抹了把脸,竟然发现手心有些湿润


看着天真这一路走来,我比小哥更知道天真吃了多少苦,天真不愿意让小哥知道,可他从来不瞒我


回想着这前半生的荒唐与风霜,都没能抖落他眼里的光


所以,天真他怎么可能不愿意呢


他手臂上上的十七道疤,都是在说着愿意


都在说,他爱你


图片是@Joe✨ 太太的(太太主页置顶说可以转载)


这篇很甜了已经



遵从神明之意

当三十六集之后的吴邪穿回第一集(33)

       吴邪从地上坐了起来,捡起了地上的手电筒。

       他向四周看了看,发现了上次张起灵触碰的灯。

       他走过去轻轻触碰了灯壁,灯亮了起来,从里面飞出了几只发光的飞蛾,一瞬间,整个大殿亮了起来。

       即使再看一遍,吴邪还是被惊艳到了。...


       吴邪从地上坐了起来,捡起了地上的手电筒。

       他向四周看了看,发现了上次张起灵触碰的灯。

       他走过去轻轻触碰了灯壁,灯亮了起来,从里面飞出了几只发光的飞蛾,一瞬间,整个大殿亮了起来。

       即使再看一遍,吴邪还是被惊艳到了。

       吴邪抬头看着炼丹炉,捡起了掉在附近的雷管。

       炼丹炉:你别这么看我,我害怕

       吴邪一手抓着保险,对着炼丹炉微微一笑。

       保险栓轻轻一拉,炼丹炉快快掉下。

       一声巨响之后,炼丹炉断了两条锁链,但没有掉下来。

       吴邪:......

       “我怎么就只要了一个过来啊!”

       爆炸发出了巨大声响,张起灵一行人自然是听得到的。

       黑瞎子挑了挑眉,说道:“这是炸翻天了。”

       “应该是吴邪他们。”解雨臣说道,然后看了张起灵一眼。

       张起灵抿了抿唇,一句话也不说,向前走去。

       走了几步,就听见了有人敲墙的声音,张起灵朝着那个弯道一照,是胖子他们。

       “小哥!”

       看到张起灵的胖子眼睛都亮了,马上跑上前看着他,说道:“你们......等等,吴邪呢?”

       张起灵眉头一跳,黑瞎子上前说道:“他不是跟你们一块吗?”

       “不是啊,对了,刚刚我们遇到了机关,然后他叫我和潘子先走,他随后去跟你们汇合的,那现在他......”

       张起灵微微皱眉,说道:“刚刚的爆炸......”

       “是天真!遭了,他不会是遇到什么吧?”

       听完这话,张起灵攥紧了拳头。

      “那我们快找出口,去救小三爷啊。”潘子拿着铁镐,开始敲墙。

       胖子也拿着铁镐开始敲,其他几人也纷纷开始敲墙。

       吴邪坐在地上,看着头顶吃吃不掉的炼丹炉,说道:“你要是掉下来,我立马给西王母烧香。”

       炼丹炉摇了摇,没掉。

      “啧,你要是掉下来,黑瞎子和小花天长地久,胖子和云彩天长地久。”

       炼丹炉摇了摇,断了一根锁链,眼看着要掉了下来。

       buff叠加得还是不够多,但三位当事人都打了声喷嚏。

       吴邪想了想,说道:“你要是掉下来,除前面两个外,我和小哥也天长地久。”

       “轰隆”一声,一阵灰尘扬起,炼丹炉掉了下来。

      另一位当事人眉头一跳,随即听到了“轰隆”一声。

 






————

前一篇文重新码了,大家可以去看看(因为不去看可能看不懂这篇)

躺下,当咸鱼了




喜欢的记得红蓝~

德云七队的话筒

狠狠地代了家人们( ͡° ͜ʖ ͡°)✧

狠狠地代了家人们( ͡° ͜ʖ ͡°)✧

六¥七

一年了,走不出

关于我在B站看这个周年视频能哭成狗的原因,还要从一年前无意点开一个所有张起灵扮演者的混剪视频说起。

周年视频在这

[图片]


那是在小笔记播出之后,在一众张起灵扮演者中,那个穿着病号服吃香蕉的“张起灵”让我感到惊为天人

[图片]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一号“张起灵”??!!(因为当时上高三,消息很闭塞)

然后我立马去看了剧,并且直到我写下这些文字的当下,我还在重刷。

如我开篇提到的周年视频所说,《终极笔记》没有过去,很大可能,也不会有未来了。

我还以为我不会对珍珠奶茶以外的东西上瘾,还是那句话,直到我打开了小笔记。

在我那枯燥乏味又累成狗的高三,小笔记是我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趣...

关于我在B站看这个周年视频能哭成狗的原因,还要从一年前无意点开一个所有张起灵扮演者的混剪视频说起。

周年视频在这


那是在小笔记播出之后,在一众张起灵扮演者中,那个穿着病号服吃香蕉的“张起灵”让我感到惊为天人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一号“张起灵”??!!(因为当时上高三,消息很闭塞)

然后我立马去看了剧,并且直到我写下这些文字的当下,我还在重刷。

如我开篇提到的周年视频所说,《终极笔记》没有过去,很大可能,也不会有未来了。

我还以为我不会对珍珠奶茶以外的东西上瘾,还是那句话,直到我打开了小笔记。

在我那枯燥乏味又累成狗的高三,小笔记是我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趣了。换句话说,小笔记,陪我度过了高中最艰难的备考时期。

扯远了。

铁三角的羁绊,黑花一路走来的故事,都让我念念不忘。

铁三角为什么一定要是他们三个,在这部剧里,你一定能找到答案。

一年了,走不出,放不下。我的爱奇艺会员再没断过。

我始终感叹命运的奇妙,其实点开那个视频的下午,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其实那个剪辑视频,播放量也并不高,但就是忙里偷闲的这半日,我遇见了我命运般的小笔记。

我和小笔记的故事,没什么跌宕起伏,但如此平淡的遇见,却是我十八岁时一场盛大的惊喜和浪漫。

当初惊鸿一瞥,也许需要我用这一生去回味。


最后,因为身边没有人能分享我这种

复杂纠结的心情,所以只能发在这里了,各位朋友们评论区聊聊天吧

鸩桉

当演员穿越终极笔记(9)

“滴——滴滴——”


“哄——ong——”


穿过车水马龙 人来人往的街道,吴邪在肖宇梁的带领下一齐来到了商场,刚刚刘昱晗给肖宇梁发来短信


“鱼粮—!带几件衣服回来,

男士的全按照大你一号来!

大宁要收留花爷他们!” 晗宝


    “好👌🏻” 梁


“还有还有,带只斑点狗回来” 晗宝


      “恩?”梁

“玩偶啦,花爷很感兴趣!” 晗宝...


“滴——滴滴——”


“哄——ong——”


穿过车水马龙 人来人往的街道,吴邪在肖宇梁的带领下一齐来到了商场,刚刚刘昱晗给肖宇梁发来短信


“鱼粮—!带几件衣服回来,

男士的全按照大你一号来!

大宁要收留花爷他们!” 晗宝


    “好👌🏻” 梁


“还有还有,带只斑点狗回来” 晗宝


      “恩?”梁

“玩偶啦,花爷很感兴趣!” 晗宝


     “哦哦好。” 梁


“然后买点零食emm,芹菜和牛肉昂” 晗宝


   “嗯嗯,我和小三也要到了” 梁


“诶!那个什么…肖宇梁?”


“怎么了小三爷?”


“内个,你别傻笑了,你和小哥一模一样的脸,看起来有点瘆得慌…”


“阿?哦…好吧”


迅速采购完吃的,鱼粮和吴邪走到了衣品成(我也不知道该叫啥了)


吴邪来到这里兴奋了。


盯着那件印满了小黄鸡的睡衣。


肖宇梁一眼看出来他要干什么了,估么着买了件幺八零那能穿的。


又迅速划拉了几件居家服,零零散散花了大几千,可给肖宇梁心疼坏了,毕竟他拍一部戏也没挣多少。


看着肖宇梁一样肉疼的样子,吴邪安慰到“没事儿,还有小花呢。”


“额……两亿六还干净了?”


“……闭嘴吧你。 谢谢”


走到商城门口,就有人发现了他们,在离他们十五六米的地方拿着手机开始拍,哦,还没关闪光灯。


肖宇梁想拉着吴邪走的时候一个胆子大的女孩突然快步向前:

“咳,鱼粮鱼粮,我是你的CP粉,可以,可以给你和小晞拍,拍张照吗?”


吴邪转头看了一眼肖宇梁,“可以啊,”便主动的向肖宇梁身边靠去,肖宇梁下意识的一躲,吴邪扯扯他的衣服,肖宇梁只好配合着。


吴邪的演技也是非常好的,短短一天多的时间就模仿曾舜晞模仿到了精髓。


等到女孩拍完照走后,肖宇梁呼出一口气,整个人才算是魂魄归体——天知道他刚才是有多怕大张哥拎着黑金古刀冲出来!!


善藏华年

内存不足,也算是存个档!

内存不足,也算是存个档!

檐下共饮茶

终极乐园(十一)

“天真,你怎么啦?站着发什么呆呢?”胖子和黑眼镜终于赶到,看见他手中的黑金古刀,胖子笑开了,“厉害啊,还真被你找到了!”,“不愧是我徒弟!”黑眼镜也附和道。

“有什么用啊!主人都不稀罕它了!”吴邪眼神突然变得狠厉,抬起古刀眼疾手快地挥舞了两下,断成几截的蛇掉落在他脚下。

“这里不安全,快走!”胖子摆出防御的姿势,对身边两人说。

“先去找防蛇的泥潭吧!”吴邪建议道,三人迅速离开了河边。

“我说,你刚刚是不是见到小哥了?”胖子边找路边问道。

“徒弟,我刚刚看你一副失恋的样子,那哑巴张跟你说什么了?”黑眼镜打趣地问。

“现在的我对他来说,就是陌生人,”吴邪苦笑了一下,转头看向黑眼镜,“怎...

“天真,你怎么啦?站着发什么呆呢?”胖子和黑眼镜终于赶到,看见他手中的黑金古刀,胖子笑开了,“厉害啊,还真被你找到了!”,“不愧是我徒弟!”黑眼镜也附和道。

“有什么用啊!主人都不稀罕它了!”吴邪眼神突然变得狠厉,抬起古刀眼疾手快地挥舞了两下,断成几截的蛇掉落在他脚下。

“这里不安全,快走!”胖子摆出防御的姿势,对身边两人说。

“先去找防蛇的泥潭吧!”吴邪建议道,三人迅速离开了河边。

“我说,你刚刚是不是见到小哥了?”胖子边找路边问道。

“徒弟,我刚刚看你一副失恋的样子,那哑巴张跟你说什么了?”黑眼镜打趣地问。

“现在的我对他来说,就是陌生人,”吴邪苦笑了一下,转头看向黑眼镜,“怎么?你是情场正得意吗?在这嘲笑起我来了?”

“说得也是,我们师徒都命苦!”黑眼镜抹了一把脸上并不存在的眼泪,作出一副苦情状。

“行了你俩,别演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胖子担心道:“小哥不会再轻易出现了,我们要找到他是难上加难了。”

“我们直接去西王母宫!”吴邪当机立断道:“除了那里,我想不出小哥还会有别的目的地。”

“西王母宫?”胖子大惊失色道:“那条蛇母还盘踞在里面呢吧!我们去了凶多吉少啊!”

“小哥不会不管我们的!”吴邪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他别想就这么轻易地走了,我有话必须要和他说清楚!”

“你怎么了?”陈文锦在赶路的途中问道。

张起灵转过脸,发现陈文锦并没有在看他,但是说话的语气却好像洞穿了他的心思。

“我没事,”张起灵轻描淡写地回答。

“你见了吴邪之后,回来情绪就很低落,你们吵架了?”陈文锦关心地问。

“他不是我认识的吴邪,”张起灵逃避似的说。

“你认识的吴邪是什么样的人?”陈文锦感兴趣地问。

张起灵沉默了,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们原本想删除你所有的记忆,”陈文锦叹了口气道:“但是却发现,不管用什么方法,你总能想起吴邪这个名字,即使你已经不记得关于他的所有事情,但你绝不会忘记他的存在。”

“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把我销毁掉,”张起灵眼神黯淡地问:“就像对待其他接待员一样,当我们不受他们控制时,销毁是最省事的办法。”

“你是不一样的,”陈文锦终于偏过头来看着他,目光炯炯,“因为只有你才可以抵达终极,而吴邪,是这个目标上最关键的一环。”

“他们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张起灵不解地问。

“终极的秘密,对他们来说是个巨大的诱惑,”陈文锦耐心地回答:“有人认为那里有源源不断的资源和财富,有人猜测那是一种力量,可以使人长生不老,天赋异禀,可以完成全人类的进化,进入一个完美新时代。”

“他们不会成功,有些东西是无法改变的,”张起灵断言道。

“比如人的自私,贪婪,懦弱……”陈文锦心领神会道:“这些都是发展的阻碍。”

“你的目的又是什么?”张起灵认真地看向陈文锦。

“我?”陈文锦微笑起来,“我也只是人工生命,为着人的需求诞生,但她赋予了我一些使命,成为你的引路人。”

“白玛博士……是个什么样的人?”张起灵低下头,刘海半遮住眼睛,陈文锦看不清他此刻眼中的情绪。

“她……可以算是你的母亲,”陈文锦坦言道:“你的生命基础和意识都是她构建的,张家人提供了制作你身体的材料,所以你会诞生在张家。”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张起灵的声音变得无助,听着让人心疼。

“身为科学家的使命感吧!”陈文锦有些唏嘘,她没有被赋予多余的感情,只在乎执行任务,但现在她心底柔软的一面被触动了,“运气好的话,你很快就能见到她,你可以亲自问她。”

“她还活着?”张起灵有些惊讶。

“她在死亡之前上传了自己的意识,”陈文锦解释道:“只是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存储数据的机器需要从待机状态重启,你要耐心等一等。”

张起灵不置可否地继续往前走,两人很快来到刻着浮雕的石门前,轻车熟路地跳进建在地下的入口,打开手电探索着往里走。

“你把泥抹均匀一点,这里现在就你最怕蛇!”吴邪抓起一把泥抹在胖子脸上。

“胖爷,要不你也把自己改造成接待员,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种长生不老的方法,考虑考虑?”黑眼镜开玩笑地说。

“还是算了吧!我不是歧视你们接待员啊!”胖子补充说明:“我这一身肉也挺难长的,没必要去动这个手术了吧。”

“毕竟到现在为止,改造成功的案例就只有你而已,”吴邪意味深长地说:“人人都想长生不老,但未必付得起代价。”

“我可从没想过要长生啊!”黑眼镜强调,“我本来做好了死在手术台的准备,可偏偏在我身上成功了,这世界真奇妙,十有八九都不如人意。”

“你们接待员都这么有自毁倾向吗?”胖子不赞同地接过话茬,“小哥也是,明明那一身功夫好得很,却给人一种易碎感,做起事来不要命,真是让人操心哪!”

“你当时并不想活下来,是吗?”吴邪探究地看着黑眼镜。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还提它干嘛!我也不大记得清当时的感受了,”黑眼镜讪讪地笑着。

“你觉得自己是错误的生命,”吴邪一针见血地指出。

黑眼镜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满地嘀咕道:“花儿爷也太不靠谱了,怎么什么都跟你说啊!”

“这就是你拒绝跟他走的理由?”吴邪不打算放过他。

“我们终究是不一样的,”黑眼镜冷笑着说:“人类制造出接待员,给他们套上枷锁用来实验和取乐,靠清除记忆来压制滋生出的愤怒和反抗,那个叫苏万的孩子只是个开始,他们总有一天会觉醒过来并知道一切,你觉得人类和接待员能够和平共处么?还是你吴大少爷有本事力挽狂澜,让双方坐下来握手言和?”

“这么说,你已经确定了立场,你会站在小花的对立面是吗?”吴邪下结论道。

“谁说的?我不是这个意思!”黑眼镜分辩道:“跟花儿爷不至于!”

“那你现在是不是还在想,如果当年能够死在手术台上,就不用面对这些事情了?”吴邪在意地问。

“实话告诉你吧!”黑眼镜认真起来,“自从遇见解语臣之后,我就没有这种想法了。”

“喂喂喂,你听见了吗,满意了吧!一直跟你连线我精神负担很大,我断开连接了!”吴邪敲着耳朵里的电子装置,对着空气说道。

“你在跟谁说话呢?你……不会……”黑眼镜指着吴邪,一时语塞。

“我就说吧!当天真不再天真,就只剩下蔫坏了!”胖子笑得脸上的泥都糊在一起,“我说天真,你现在厉害了,连小哥和黑爷都着了你的道,前途不可限量呀!不过这两位爷也不是什么善茬,小心他们报复你!”他作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你会帮我的对吧!”吴邪朝胖子笑起来。

“那不一定,他俩我都打不过啊!”胖子摸着后脑勺抬头看天。

“你身上的泥都干了,没效果了,不如再下去滚一圈吧!”吴邪毫不留情地把胖子推进了泥坑。

兔子家的菠萝[视频小粮仓]
我真的太爱太爱这张图了😘😘...

我真的太爱太爱这张图了😘😘😘😘😘😘😘😘😘😘😘

我真的太爱太爱这张图了😘😘😘😘😘😘😘😘😘😘😘

小计小计天天开心

惊!张起灵进入陨玉后竟穿越到刘宇宁直播间

*if线幻境,胎教文笔

*终极送小哥去了宁哥直播间


(二)


人声鼎沸的走廊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快速走向门外。


刘宇宁凭栏靠着,望着不远处的花坛,深吸一口气,自从《终极笔记》在十二月播出之后,他的活就多了起来,就好比今天有个爱奇艺的专访,前两天就联系好了,当然这是一件好事,赚钱嘛。


如果昨天没有出现意外的话,他从兜里摸出手机。


“喂,大飞!好行,杭州人民医院是吧?麻烦你先照看一下,有什么事情电话里说不明白,我再有一个小时差不多就可以过来了。”


挂掉电话。


还没来得及沉思两秒,就有人来叫了。


“刘老师,采访快开始了,您看……”戴着牌子的工作人员说道...

*if线幻境,胎教文笔

*终极送小哥去了宁哥直播间


(二)


人声鼎沸的走廊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快速走向门外。


刘宇宁凭栏靠着,望着不远处的花坛,深吸一口气,自从《终极笔记》在十二月播出之后,他的活就多了起来,就好比今天有个爱奇艺的专访,前两天就联系好了,当然这是一件好事,赚钱嘛。


如果昨天没有出现意外的话,他从兜里摸出手机。


“喂,大飞!好行,杭州人民医院是吧?麻烦你先照看一下,有什么事情电话里说不明白,我再有一个小时差不多就可以过来了。”


挂掉电话。


还没来得及沉思两秒,就有人来叫了。


“刘老师,采访快开始了,您看……”戴着牌子的工作人员说道。


刘宇宁回过头,下意识露出一个打工人微笑,应了声。


“马上就来!”


出去一趟调整了一下,刘宇宁总算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了,说实话从昨天直播时发现外面掉下一个大活人,他就一直有点恍惚,不说别的,任谁现实中遭遇这种偶像剧情节都会不敢相信吧?!


又不是日本漫画中那些中二少年,拯救世界都可以立马就接受,你宁哥好歹是个成年人了,怎么还会相信这种设定……


好吧,


他信了。


气质一直是个很模糊的东西,就像在昨天之前他绝对不会相信,别人轻描淡写的将刀架在他脖子上,他,刘宇宁一个自诩是个敢于冒险的丹东汉子,会没有半点反抗能力。


然而,


现实是极其骨感的。


对方衣服上明明沾满灰尘和鲜血,连挣扎着站起身这一个动作都无法做到,看脸色仿佛还在忍耐无法忍受的痛苦,可刘宇宁偏偏就无法动弹,只能勉强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如同猛虎扑食博弈时,看到的一只毫无抵抗力的兔子。和平和安定是当今社会的主旋律,也就是说,绝大多数人可能一生都没体验过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感觉。


幸亏对方只是短暂的醒了一下,没撑多久就又陷入昏迷。


他缓了缓。


和两人打了个眼色,又一如既往跟个没事人似的出现在镜头前。


“没事没事,就是一只老鼠,对!个头特别大,窜过去的时候,跟成精了一样,难道是杭州的水土特别灵气嘛?什么动物都能成精。”


“说起这个,我就想起了新白娘子传奇,杭州我还没好好逛过呢,游西湖需要注意点什么。”


“保淑塔……好,我记一下笔记。”


期间,直播间有棚妃敏锐的感觉到他情绪不太高涨。


“宁哥,你那里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事啊能有什么事”


“最近是不是太忙了,那你要注意休息,有什么事要说敖,又不是外人。”


直播间画质有点模糊,刘宇宁拄着手臂,脑袋凑近屏幕看评论,时不时捋捋头发,他笑了一下,开口道:“别担心。”


可能是灯光的问题,导致他说话的时候,那一双不说话时显得很有距离感的眼睛,折射出了粼粼的波光。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就是,有的时候宁哥被感动到,鼻头和眼睛会泛一点红,但是他的皮肤又这么白,白的反光,可能是磨皮效果,导致整个人都有点兔子一样娇娇憨憨的,好惹人怜爱)


ps.耶!1.2k,又可以嚣张一整天了,今天的指标完成了(明明是昨天的/捂嘴.JPG)

pss.我心虚了,关于好久没更这件事,虽然写的依旧很烂,哭泣。


请ban亚索

真的笑点太多了,这几个可爱死了。

真的笑点太多了,这几个可爱死了。

Rainco

最爱的两张照片🐶🐶🐶🐶🐶

最爱的两张照片🐶🐶🐶🐶🐶

曳尾鲸

我还记得买的第一本同人本,就是在2010年买的花邪,相隔12年,感谢小笔记勾起了我对花邪的热爱,小说重启的花邪真的给我很大震动,年少时所有意气风发,都内敛成了最深沉的爱意。

所以尝试着加入了一点重启的内容,不过技术有限,哈哈实在是做不了多好,总之就是自割腿肉的一些快乐罢了,这两天一边跟好久没看盗笔的姐妹宣传,一边自己回顾剧情去剪,真的是太快乐了!

然后怎么说呢,还是希望小花以后可以活得轻松一点,在我眼里他是所有人中最不擅长任性的那个,肩上的担子太重让他没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所以kswl(?

哈哈哈反正就是这样,如果有喜欢的也可以来B站给我支持嘿嘿嘿https://www.bilibili...

我还记得买的第一本同人本,就是在2010年买的花邪,相隔12年,感谢小笔记勾起了我对花邪的热爱,小说重启的花邪真的给我很大震动,年少时所有意气风发,都内敛成了最深沉的爱意。

所以尝试着加入了一点重启的内容,不过技术有限,哈哈实在是做不了多好,总之就是自割腿肉的一些快乐罢了,这两天一边跟好久没看盗笔的姐妹宣传,一边自己回顾剧情去剪,真的是太快乐了!

然后怎么说呢,还是希望小花以后可以活得轻松一点,在我眼里他是所有人中最不擅长任性的那个,肩上的担子太重让他没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所以kswl(?

哈哈哈反正就是这样,如果有喜欢的也可以来B站给我支持嘿嘿嘿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Rr4y1e7eQ/

喝西北风

你的未来有我(15)

轻飘飘的一个字却让鱼粮方寸大乱,睁大了眼睛望着小哥,整个人透着呆滞。


‘小哥刚才说的是什么,是我吗?会不会是我听错了?’


“你没听错,是你。”


或许是内心过于震惊,心里想的话竟然说出了口。鱼粮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上就突然多了一份触感。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握了上来,手指上有着习武留下的茧子,粗糙的手指摩挲着自己的手背。


鱼粮此刻心脏仿佛要炸开,那些深埋在土壤里的蒲公英种子一瞬间全部破土而出。隐蔽而黑暗的土地上迎来了第一缕阳光,温暖、幸福。多少个日夜里鱼粮都在幻想小哥喜欢自己,即使吴邪说过那样的话,鱼粮也不敢相信小哥对自己有意思。现在,小哥亲自说出口后,鱼粮也觉得不真实,就好像...

轻飘飘的一个字却让鱼粮方寸大乱,睁大了眼睛望着小哥,整个人透着呆滞。


‘小哥刚才说的是什么,是我吗?会不会是我听错了?’


“你没听错,是你。”


或许是内心过于震惊,心里想的话竟然说出了口。鱼粮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上就突然多了一份触感。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握了上来,手指上有着习武留下的茧子,粗糙的手指摩挲着自己的手背。


鱼粮此刻心脏仿佛要炸开,那些深埋在土壤里的蒲公英种子一瞬间全部破土而出。隐蔽而黑暗的土地上迎来了第一缕阳光,温暖、幸福。多少个日夜里鱼粮都在幻想小哥喜欢自己,即使吴邪说过那样的话,鱼粮也不敢相信小哥对自己有意思。现在,小哥亲自说出口后,鱼粮也觉得不真实,就好像一切都是一场梦。


“小哥……”鱼粮犹豫着开了口,语气里带着期待与紧张。“你喜欢我?”


小哥似乎看出了鱼粮的心思,拉着鱼粮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认真坚定的的说道“我喜欢你。”


手掌下是充满活力跳跃的心脏,一下又下的跳动。胸口的热度逐渐从手传遍全身,鱼粮觉得自己就像处在热浪中间,闷的全身都热了起来。本就头晕不清醒的脑袋,此刻更是找不着北了。


“你们俩干嘛呢,胖爷我可是在绞尽脑汁想办法救你们命呢,别给我整腻腻歪歪的这一出。”


胖子的洪亮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注意,阿宁看了一眼两人相握的手,挑了挑眉,眼睛闪过一丝诧异,很快恢复正常。吴邪看着两人腻歪的样子,眼里全是笑意,颇有一种老父亲嫁儿子的感觉。潘子才是那个最震惊的人,此刻竟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满眼都是‘卧槽’。


被胖子声音拉回现实的鱼粮,已经红成了西红柿。鱼粮看着还放在小哥胸口的手,立马用力抽回。感受到大家四面八方的眼神,鱼粮恨不得现在找个地缝钻进去,整个缩成一团。身边人的轻笑清清楚楚的传进了鱼粮的耳朵,更是让鱼粮无地自容。


“好了,别取笑小鱼了,咱们还是想怎么办吧。”吴邪看着鱼粮害羞的样子,忍不住帮鱼粮解围,身体的不适让吴邪的声音带着些颤音。


“到底是什么影响你们了,气体?不对不对,光线?不对,我怎么没事啊。”


“声音?!”胖子的话刚出口,小哥像是想起什么,身体突然振了一下。


“可我什么也没听着啊。”胖子着急的来回走动,整个透着急躁不安。


潘子对着胖子说道:“胖子,你刚才检查的那只鸟有什么异常吗?”


“异常?那鸟没有一点外伤,但是内脏全部炸了。”胖子连忙说道。


潘子捂着胸口,艰难的开口接着说道:“在这种情况下除了深水和外太空就只有强烈撞击和剧烈震颤能做到了,但是如果有很强的震颤,我们不可能一点儿都听不到啊。”


吴邪听后,思索了一会儿,随即望向潘子,“潘子,有没有什么东西是无色无味但对人体有害的。”


“那就只有次声波了,我之前当兵的时候听说过次声波武器,那是一种人听不见,但是可以引起内脏震动。现在我们这种头晕、干呕的情况还算是好的,到后来彻底引起内脏震动,那人就完了。”


听完潘子的话,胖子开始喃喃自语“次声波、次声波”,不断的观察着四周有什么异常,着急的原地打转。


“次声波?什么东西能发出次声波啊。这山?这草?这里只有这雕像是人造的。”


胖子还没搞明白,小哥就出声了:“洞。”


“洞?你是说雕像上的那些洞?!”胖子惊诧道。


潘子此刻也突然想明白了,“刚才我就觉得不对劲儿,我总觉得那些人面鸟要真发出次声波的话,总得靠些什么东西吧,现在看来极有可能就是那些洞。”


胖子立马明白过来,迅速找东西去填那些洞。鱼粮看着一旁的小哥,似乎是因为难受,此刻眉头紧锁,鼻尖也浮出了些细小的汗珠。这可心疼坏了鱼粮,顾不得自己也难受着,就拉住了小哥的手。小哥似乎没想到鱼粮会拉住自己,竟转身看着鱼粮。


原本鱼粮只是心疼小哥,想安慰安慰他,没想到小哥竟然直接转身盯着自己。说不害羞是假的,但是鱼粮并没有松开自己的手,甚至还抓紧了小哥的手。小哥眼底似乎藏了几份笑意,化被动为主动,直接给鱼粮来了个十指交融。


胖子把洞都堵上后,鱼粮逐渐感觉头晕消失,但是身体还有些乏力,阿宁此刻也逐渐转醒,胖子紧紧抱着吴邪,潘子靠着树,笑着看向吴邪。鱼粮看着一直在身旁的小哥,又低头看了小哥和自己十指紧扣的手,心中怅然。


‘要是一直都这样就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