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终结的炽天使

472万浏览    17367参与
不知名炸鸡
听说被吸血会有快感哦!!!

听说被吸血会有快感哦!!!

听说被吸血会有快感哦!!!

haha

《互↔换》更新了又不完全更新😋

不是正片,是暮红是暮红!

《互↔换》更新了又不完全更新😋

不是正片,是暮红是暮红!

一条咸鱼(禁止🦐蹭饭)
“笨蛋红莲。” 给自己文画的那...

“笨蛋红莲。”


给自己文画的那个?

应该是骑车时的画面,不会画头盔

大家不要学哦,骑车戴好头盔

“笨蛋红莲。”


给自己文画的那个?

应该是骑车时的画面,不会画头盔

大家不要学哦,骑车戴好头盔

余言. In

终结的炽天使同人

终炽同人

◎费里德X米迦

◎绝对原创

————————————————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哼起戏谑小曲,直到看到远处黄发白袍少年,轻眯眼睛嘴角上扬更甚,双手掐腰笑颜出声。

“小米迦,克鲁鲁所在意的小可怜,啊呀,晚上好呢——。”

黄发少年微微启眸转身,蓝眸杀意更甚。

“您难道没有要干的事吗?”

“哎呀,小米迦是在关心我吗?”

“才没有。”

黄发少年轻轻阖眸转身想走,费里德跨几步补上了与米迦的距离,比米迦高一头多,右手轻抚米迦软发,嗤笑几声。

“小米迦当时是人类的时候可是很想把血献给我呢。”

“你只是夺走了我家人的吸血鬼。”

“小米迦不就是惦记着你的那个帝鬼军的小孩吗?不......

终炽同人

◎费里德X米迦

◎绝对原创

————————————————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哼起戏谑小曲,直到看到远处黄发白袍少年,轻眯眼睛嘴角上扬更甚,双手掐腰笑颜出声。

“小米迦,克鲁鲁所在意的小可怜,啊呀,晚上好呢——。”

黄发少年微微启眸转身,蓝眸杀意更甚。

“您难道没有要干的事吗?”

“哎呀,小米迦是在关心我吗?”

“才没有。”

黄发少年轻轻阖眸转身想走,费里德跨几步补上了与米迦的距离,比米迦高一头多,右手轻抚米迦软发,嗤笑几声。

“小米迦当时是人类的时候可是很想把血献给我呢。”

“你只是夺走了我家人的吸血鬼。”

“小米迦不就是惦记着你的那个帝鬼军的小孩吗?不如我把他变成鬼……”

转瞬刹那米迦的佩刀紧握于米迦之手剑出划到费里德几丝银发,红眸先是闪过一丝惊愕,后半眯眸一副弱视的笑颜。

“米迦尔君,这样很伤感情啊。”

“我跟你没有感情,吸血鬼。”

“啊呀小米迦,你也是吸血鬼,怎么能和我分开阵营呢?”

“我没有你那么嗜血疯狂。”

“啊哈哈哈哈哈——米迦尔,你可是被克鲁鲁做为某项不利于我们吸血鬼的实验品,这样说话,是真不想要命了吗?小米迦。”

蓝瞳轻轻微颤,有些诧异。

“所以呢?小优我一定会救他的,不需要你帮助,我和你不是一类人。”

“米迦尔——啊哈哈,你可真是我的小天使呢。”

蓝眸底下,尽是厌恶。

即热式

红莲…好帅…存点漫画红莲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话说是不是画老了,我刚看到时候以为红莲42了没想到只有24岁,怎么看都像30+呃呃呃

来点16岁小红莲🤤🤤🤤可爱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话说是不是画老了,我刚看到时候以为红莲42了没想到只有24岁,怎么看都像30+呃呃呃

来点16岁小红莲🤤🤤🤤可爱


粽粽粽粽子啊

奇怪的易感期(完结)

这次真的完结了,感谢你能看完这篇拉低tag平均水准的东西。

正文:


     「梅开二度啊。」一濑红莲脑子里应景的出现这句话。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甚至是同样的姿势。唯一不同的可能是心情。相对于第一次被人压制的不敢置信和恼怒,这一次,一濑红莲除了有些羞愤以外,更多的居然是在想柊深夜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此刻一濑红莲已经选择性遗忘了昨天柊深夜完全压制自己的恐怖力量,他摸索着开了灯,准备好好看看对方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


这次真的完结了,感谢你能看完这篇拉低tag平均水准的东西。

正文:



     「梅开二度啊。」一濑红莲脑子里应景的出现这句话。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甚至是同样的姿势。唯一不同的可能是心情。相对于第一次被人压制的不敢置信和恼怒,这一次,一濑红莲除了有些羞愤以外,更多的居然是在想柊深夜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此刻一濑红莲已经选择性遗忘了昨天柊深夜完全压制自己的恐怖力量,他摸索着开了灯,准备好好看看对方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


       “啪——”暖黄的光照亮了冰冷的房子,也让一濑红莲看清了眼前的人。柊深夜正抱着他,头埋在他的颈窝里,一濑红莲能感觉到鼻息的喷吐,气流打在他的肩膀上,痒痒的。所以——柊深夜这是在干嘛?闻他的信息素吗?!


     「嘶——」一濑红莲立马推翻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他和柊深夜都是Alpha,本应该是闻到对方的信息素就会打起来的两个人,怎么可能出现主动闻信息素的行为啊。除非……柊深夜他有那方面的问题?!一濑红莲觉得自己真相了,从第二性征开始发育的时候就开始进医院;易感期的时候跟Alpha上床;到现在渴望同|性的信息素……脑补过度的一濑红莲赶紧打住。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看向柊深夜的眼神已经带上了一丝复杂,一个可怕的念头正在形成。


        刚刚正在神游天外的红莲发现柊深夜并没有像昨天一样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他垂眸看向柊深夜,然后就发现对方正穿着自己的衣服。


      「这很正常。」红莲安慰自己。因为两人从小就一样高、身材也相近,所以经常互穿衣服,高中时红莲没穿校服参加集会的时候还是深夜把衣服借给他穿。反正身为学生会主席兼主持人的他也用不上。不过因为两个人后来因为职业原因,才不怎么常穿了。


       但是当红莲摸了摸深夜衣服的料子,发现这件好像是他昨天脱下来的那件时,他内心有些些崩溃「不,这不正常!」


       所以为什么柊深夜会穿他昨天脱下来的衣服?慌得一批但是还是要稳如老狗的一濑红莲带着疑惑,拍拍柊深夜:“深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柊深夜一直都是以一个"完美"的形象示人。如果说平时的他是温文尔雅的绅士,那么易感期的他就是危险的野兽,但无论是哪个他,给人的感觉都是一个完完全全的Alpha。可是……一濑红莲看着面前某个刚刚把头从他湿漉漉的颈窝抬起来的鸵鸟——这个眼眶红红,眸中带泪,哭得梨花带雨的货真的是柊深夜吗?是那个一直以微笑示人的Alpha吗!


       一濑红莲从艺这么多年,圈里圈外的男男女女AAOO也见的很多,那些为了博噱头o装b的也见过,但是他属实是没有见过装A的O,原因无他,就是这O他装不像A啊。身材体型什么的就不用提了,单说这信息素,想要能不被众人发现的话就得往身体里注|射吧,可是omega被注射进alpha信息素是会被诱导发|情的好吗,连最玛丽苏的电视剧都拍不出这种剧情吧。更何况……这是他从小一条裤子穿到大的兄弟,他是a是o自己还不清楚吗?

      但是看着面前这个已经由小声啜泣逐渐升级为梨花带雨的Alpha,一濑红莲发现自己笔直了24年连昨晚疯狂一夜都不能改变的性向,突然有一种要弯了的趋势。


     「怎么办?!」为了守住自己直男的尊严,红莲死去多年的abo生理课知识突然活了过来:信息素溢出、渴|求异性……可能也许是同性(?)的信息素、神志不清……


    「omega发|情|期的筑巢行为!!!」这几个大字如山岳般砸碎了红莲最后的纠结,易感期……哦不是发情期喜欢哭,还有筑巢行为,会渴|望Alpha的信息素,除了在chuang|上是上面那个以外好像哪里都很符合omega的设定啊?!


       平日里一向懒散的男人此刻感觉因为基友的性别导致他大脑第一次产生了过载的痛苦。 太阳穴的青筋一突一突地发出抗议,红莲扶额,"啊……好痛苦……"一不小心,他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这可不得了,柊深夜着耳朵也不知道怎么长得,明明哭的那么大声,却硬是在抽噎顺气儿的时候听到了这句话,一时间客厅安静了。刚刚还在哭的人这个时候已经不发出任何声音了,只剩下豆大的泪珠儿"吧嗒吧嗒"往下掉。


       自觉失言的红莲赶忙找补:"咳,我不是说你……呃我的意思是我不是嫌弃你麻烦。"话音刚落眼前人眼泪掉的更凶了,明明整张脸上只是失去了微笑,但是一濑红莲就是看出了一股子委屈的感觉,还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为了不让误会继续扩大,一濑红莲选择长话短说,"我刚刚因为思考你到底是不是omega,理不清楚才感到痛苦的。"想了想,他又小心翼翼地补了一句:"所以呢,你这个样子是因为生病吗,还是你真的是……omega?"


        如果不是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柊深夜才不愿意退出他的怀里,眼前人的信息素太香了,尤其是混合了他自己的味道后,占有欲被满足的快|感让哪怕因为生理原因还在哭泣的柊深夜也不禁勾起了嘴角,这在一濑红莲眼里就是本来的委屈猫猫头突然被治愈了的感觉,至少没有那股子委屈劲儿了。


       顺毛成功之后俩人总算能开展一些正常的对话了。那些因为工作和突然发疯被耽误的话题总算能被提起,"你现在的性别……""我的第一性别是男,第二性别是A。"顿了顿,柊深夜补充道:"一直都是。""嗯,那你这是怎么回事?"一濑红莲指着柊深夜脸上尚未干涸的泪痕,又指指他身上穿的,一濑红莲的衣服。"这个简单来说就是因为我的疾病导致的,我十四岁第二性征开始发育时信息素出现过暴走的症状,当时去医院的时候医生按照常规方法为我注射了少量的omega信息素安抚剂,于是就发现了我对omega的信息素拥有严重的排异反应,医生说我这是一种很罕见的信息素适配缺陷,具体的症状是只能接受某一种信息素,不分性别,但只有一个。他们……就是发现这个病的人,还给它取了一个很浪漫的名字——Seulement ce seul(注),一点都不严谨。你也知道,纵使人类进化了这么多代,我们依旧没能完全的摆脱野兽的本能,这是代价。"


     「在这个世界里,成年的,没有伴侣的ao必须定期的注射抑制剂。否则ao的身体和精神都会逐渐崩溃,而抑制剂的主要成分,就是人造的ao信息素。」在心里默默补完这个设定后,一濑红莲感觉到真相已经有一大半浮出了水面,但是还有一些是他最疑惑的地方,柊深夜却还没有讲到。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这么多年能活着是因为我很幸运的在很早就找到了那个和我信息素适配的人。"柊深夜没有说出他的名字,但是一濑红莲已经得到了答案,他求证着开口:"我?""嗯。""可我……"根本没有帮助过你什么。


        "你还记得十五岁开始咱俩就一起去柊家的医院献血吗?我每次易感期……用的就是你的血提取出的信息素。"


       不知道怎么的,相比于知道原来自己是个移动血包这个事实,一濑红莲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因为工作忙自己已经快一年没有去献血的事实,上一次捐了多少……嗯……好像是800cc?所以够用嘛?


       柊深夜仿佛能读懂他心中所想,"我现在身体素质好了很多,也有在做训练,所以易感期不会那么难过……"


      "所以我的血做的抑制剂早就没了对吧。"


       一濑红莲被气笑了,这个人待会要说的借口他都替他想好了,无非是:"不愿意拖累自己"之类的蠢话。


       “喂,深夜,你听好了,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家人以外,最重要的人。所以只要我活在世上一天,你的事情我管定了。”


        一濑红莲说完就撕下了后颈的阻隔贴,罂粟花溢了出来,经过一天代谢雪松味已经淡了许多,丝丝缕缕地绕着罂粟。单方面超高的适配度让两个人的信息素难解难分,却因为同是Alpha而永远不能交融。就像他和红莲,利用他的同情满足自己的私心,实现自己卑劣的愿望——想要永远和对方在一起。


     「这样的自己在耗尽他的同情之后……一定会被厌弃的吧。」靠在一濑的怀里,柊深夜内心痛苦的天人交战,一方面想拒绝他;另一方面却贪恋着他的气息,他的温暖。


……剩下的大家去合集前一个找吧,我不理解明明什么都没写为神马要屏蔽。


之前的ps:

丢掉脑子好快乐XD

最近被老婆攻洗了脑,所以写的时候在疯狂ooc,对不起QAQ













好想休息

寒冬应逝(28)

“不知道妈妈怎么样了......”

“219号,你不要哭啦!妈妈一定没事的。”

“可是....她被那个奇怪的人带走好久了啊!”

“你不要再说了,妈妈她....呜啊啊啊啊!!!”

“214号...213号你不要也跟着哭啦!不然我也会...呜呜呜呜....妈妈......”

幼小的实验体们哭成一团。

小孩子哭闹时的音贝真不是开玩笑的,一旁负责看守他们的吸血鬼都头疼的摀住了耳朵。

房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你们没事吧?!”

孩子们思念着的母亲焦急的跑去他们身边抱住他们。

“你该不会都没给他们吃东西吧?远远的就听到他们的哭声了!”

沙耶用质疑的眼神看着走在方才给她带......


“不知道妈妈怎么样了......”

“219号,你不要哭啦!妈妈一定没事的。”

“可是....她被那个奇怪的人带走好久了啊!”

“你不要再说了,妈妈她....呜啊啊啊啊!!!”

“214号...213号你不要也跟着哭啦!不然我也会...呜呜呜呜....妈妈......”

幼小的实验体们哭成一团。

小孩子哭闹时的音贝真不是开玩笑的,一旁负责看守他们的吸血鬼都头疼的摀住了耳朵。

房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你们没事吧?!”

孩子们思念着的母亲焦急的跑去他们身边抱住他们。

“你该不会都没给他们吃东西吧?远远的就听到他们的哭声了!”

沙耶用质疑的眼神看着走在方才给她带路的奇·鲁克。

“....我像是那种人吗?给妳带食物回来之前我有让人给他们吃的。”

被恶狠狠盯着的第五始祖满脸无奈的回答。

“抱歉,现在想想你连人都不是。”

女人平静的吐槽对方。

“哈哈....太过分了。”

“到底是谁比较过分?”

完全不顾人家心情就直接抱上去害自己吓昏的家夥真是太可恶了。

虽然醒来后就直接赏他巴掌当报复,但还是生气。

而且那时候根本就没在听对方说了什么。

太惊吓导致脑袋当机了。

要他再说一次竟然还说不记得了。

在开玩笑吗?

“不,真要这么说妳也很过分......”

没想到她不但完全没在听他说话,醒来后还直接打他。

这些一定....一定是里格·斯塔福德教坏的!

此时的奇·鲁克心中暗自决定如果能再捅那个背叛的第二始祖几刀的话,他一定要把对方切碎。

“妈妈....妈妈回来了?”

平时最坚强的211号眨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沙耶,小手紧紧抓住她的衣服彷彿在确认是真是假。

“嗯,是我喔。”

看他们哭成这样,沙耶更加心疼,紧紧的将孩子们抱在怀里。

对奇·鲁克的怨念也加深了。

“......差不多了吧?乌尔德大人还要见妳。”

感受到沙耶的视线,第五始祖臭着脸说。

“我知道了。”

安抚了一下孩子们后,她站起身跟着对方往大楼外走。

说实话,沙耶到现在还是很怕乌尔德向她质问飞弹的事。


果不其然......

“乌尔德你看,很优秀吧?那些飞弹全都是她帮忙改良的喔!”

某人(?)不知道在向他的兄弟炫耀什么。

一脸欢乐,好像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沙耶站在原地冒冷汗。

被众多冰冷的目光细细打量时,她脑海中只有一句话。

......当初就不应该跟着他的!



太久没更,我需要点时间适应一下。

影

微片段(克費)

全部片段請見持續更新版合集。


原著背景及各種設定上有點微妙,片段內角色三觀大多為反面教材,請勿作任何參考,謝謝


※ 无法阅读繁体的读者抱歉,没法每次都同时张贴繁简双版本,请自行使用网络的繁简转换,谢谢=)  补充更新:现居非国内使用简体地区,输入法使用繁体,不只写终结,不开首例。终结这边抱歉不再回答任何关于繁简体相关文字问题。


唯一


費里德曾經連之一都不是,無論是家人還是同伴,小王子的真實是什麼都沒能真正擁有。過去他沒有給克羅里·尤斯福德任何選擇。愛還是恨,高大的青年永遠都只能看著他,把其他可能性都抹除後,把對方熟悉的所有人都...

全部片段請見持續更新版合集。


原著背景及各種設定上有點微妙,片段內角色三觀大多為反面教材,請勿作任何參考,謝謝


※ 无法阅读繁体的读者抱歉,没法每次都同时张贴繁简双版本,请自行使用网络的繁简转换,谢谢=)  补充更新:现居非国内使用简体地区,输入法使用繁体,不只写终结,不开首例。终结这边抱歉不再回答任何关于繁简体相关文字问题。


唯一


費里德曾經連之一都不是,無論是家人還是同伴,小王子的真實是什麼都沒能真正擁有。過去他沒有給克羅里·尤斯福德任何選擇。愛還是恨,高大的青年永遠都只能看著他,把其他可能性都抹除後,把對方熟悉的所有人都殺死後,那就只能選擇他。只要沒有其他選擇,那路就只有一條。正常人一定都擁有同伴吧?有些人無法交心,有些人卻是天生的聚光體,像飛蛾撲火一樣,能吸引無數聚集者,燃燒殆盡都要待在那個人身邊。「克羅里君~」費里德道。「嗯?」克羅里回應。「隨便叫叫~」「你又來了…」


陪伴


吸血鬼的生命很長,卻要用破碎的心去換。人類受傷也許可以治癒,然而從沒有不始終負擔著瘋狂的吸血鬼。里格·斯塔福特有沒有後悔把他變成吸血鬼也好,費里德沒有後悔把克羅里轉化為自己的兄弟。他一直沒覺得自己是什麼好人,不然為什麼被厭惡。吸血鬼把人類留在自己身邊要付出什麼代價,至少他在一切結束之前換來了陪伴——「你一定想不起來了吧?歲月這種東西真可怕,不重要的事立刻就會被忘掉,但是重要的事是不會被忘記的。你一直記得的事是什麼呢?」「是我的臉。日復一日,你只能想起我吧?因為你的目標只剩下我了。」


興趣


費里德擁有屬於他的遊戲,卻又對什麼其實都沒有興趣,包括自己。克羅里不會說自己是最熟悉對方的人,但他能分辨出那個總是在笑的人部分情緒。誰在試圖束縛誰,費里德·巴特利的身邊也只有克羅里·尤斯福德。看著名為父親的男人被罪鍵刺傷狼狽靠在牆下,交到他手上罪鍵向著另一位第二始祖啟動,他只是順應某人的意願在做著所有,要是一切真的在這一天結束。就如一瀨紅蓮似乎知道很多自己並不清楚的事情,他倒是不太在意,他在意的只是——「誒~算了,就當是那樣吧…」「不過,讓我在意的是…」「你連我的所在地都泄露給人類了。」



「但是很好玩吧?」「說嘛,感覺如何?」「哎…嗯。算是挺好玩的吧。」看上去輕易被哄好的自己。「好好感謝我哦~~」「為你那無趣的人生增添光彩。」「然後派系內的你被襲擊的話,懷疑的目光就不會投向我。」還是有好好地在解釋。不願意說的從來不會說,但有些克羅里詢問了仍是會進行說明。費里德並不容易哄,若果用常見的某種動物來形容的話,大概是那種心情好了就允許你稍微親近摸一下的貓咪,再喜歡你,你沒獲得同意隨意靠近換來的只有爪子。要怎樣虜獲充滿戒心的貓咪,用合適的距離讓他習慣你——「克羅里君~」熟悉的呼喚總是不時響起。「巳經來啦。」他無數次擋下在費里德面前的劍。費里德‧巴特利不是真正的貓,卻比那種小生物更要警剔任何人。











------


在下一話出來之前再更一點…

以免又出現?操作。


我不太捨得虐弟弟。

弟弟要是開竅了……另外兩邊有多慘烈(

不用經過絲毫掙扎可以直接 HE 你們能信嗎。

尤其又要變回人類,還有復活的聖騎士們。


不過費里德在培養的又不是部下。

對等的關係,等弟弟徹底長成就沒有問題了w

到時候就看誰落在誰的陷阱,被強制愛的人反過來束縛人了。

一直好溫柔啊,弟弟=)


人類那邊有兩個萬人迷,全是男主。

吸血鬼這邊隱藏型是克羅里。

人類和吸血鬼時期都同樣受女性歡迎。

而且是能夠擁有無數同伴的類型 (

我特別期待弟弟長成。



路路

[终炽]温柔的天使

15、

      “我们绕开他们预想到的路线,就可以逃出去了。”


      红眸少年抬起头,对面前的人展颜露出一个笑容,语调轻松。


      原本很乖的少年,给了人一种自信满满的感觉。......


15、

      “我们绕开他们预想到的路线,就可以逃出去了。”

      

      红眸少年抬起头,对面前的人展颜露出一个笑容,语调轻松。

      

      原本很乖的少年,给了人一种自信满满的感觉。

      

      不过要预判这路线相当复杂……莫非,上野纪早已对这地下都市的地形了如指掌?

      

      米迦尔的眼中闪过惊讶之色,想到什么又道:“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要去探路。”

      

      上野纪轻轻笑了声,看向远处的方向,声音清亮:“那是当然的,我们晚上就开始探路吧。”

      

      ......

      

      地下都市某条小道两旁,昏黄的路灯下一堆小飞虫飞来飞去,在不甚明朗的地面上投下一些黑色的碎影。

      

      几个少年分散的躲在几个路灯下面,他们披戴着的黑色斗篷将他们与夜色几近融为一体。

      

      上野纪抬起头,盯着前方,低声说:“走。”

      

      前面几个眼带警惕之色的吸血鬼正在巡逻着,却突然被一个银白长发的吸血鬼叫走了。

      

      留给他们一个机会。

      

      然后,上野纪动作灵巧,迅速移动到了小道尽头。

      

      米迦尔和优一郎紧跟着他。

      

      这条路线很隐蔽,他在这地下都市观察了许久,应当是安全的。

      

      在被转化为吸血鬼后,上野纪利用贵族的权利无数次摸索过地下都市,终于让他找到了几条不同于原著的路线。

      

      这是其中的一条。

      

      接下来要探的路在管道里,管道的截面一次只能让一个人通过,若是几个人一起去探路反而不安全,所以上野纪决定自己一个人去。

      

      让米迦尔和优一郎躲好之后,上野纪便进入了管道。

      

      管道里面没有灯光,黑漆漆的,只能凭借双手去摸索。

      

      突然,他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上野纪使力试图推开,但这东西却纹丝不动......它甚至还往前动了几分,抵在了他身上。

      

      什么东西......竟然还可以移动?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黑暗中少年的红眸带上警惕之色。

      

      一根手指点在了他的头上,一声轻笑带着打趣的语气在黑暗中响起:“啊哈~,这么晚了居然还逮到了一只小老鼠。”

      

      有人?!

      

      上野纪拔腿就跑,他脑子转的很快,这是在乌七八黑的管道里,只要他跑的够快不被捉到,就不会有人知道他来过这里。

      

      少年像是足下生了风,转眼气息便移动到了十几米开外......毕竟也是他的同类啊。

      

      不过他这么有洁癖的人,又怎么能放过眼皮子底下的小老鼠呢?

      

      这夜晚无聊而漫长,取乐的小玩意送上了门,自然不能放过。

      

      不过瞬息,黑暗中的人影便追上了上野纪,一把提溜起他的后衣领。

      

      他附在少年的耳边轻笑:“到我的公馆里陪我好好玩玩。”

      

      然后他带着上野纪出了管道,往吸血鬼公馆的方向急速前去,夜晚的大风吹的两人衣服猎猎作响。

      

      银白长发的吸血鬼低下头,对紧绷着身体的少年微微一笑,一双红眸有点勾人:“小老鼠,我在这地下都市可从未见过你这个吸血鬼。”

witch_血月

–2–名古屋的再遇

日本 名古屋

飞机穿过云层,飞过太平洋,在名古屋一处空旷机场上空减速,缓缓下降落在地面上激起一层烟尘,机场不远处的建筑屋檐下阴影处则站着一个身形高挑的年轻男人朝这边眺望,两手掐腰等待着什么人——又或许是专程前来迎接自己。

飞机的舱门打开,伸降梯落地,银发的少女走出飞机舱门,踏着高跟鞋,扶着扶手,顺着楼梯一步一步从容向下走去。不远处的费里德从屋檐下走出来,踏着步子靠近飞机,右手抬起置于左胸前微微鞠躬,背后披肩被微风轻轻吹起,行礼后起身,脸上带着标准的职业性微笑张开双手表示欢迎。

“欢迎艾莉大人不远万里赶来日本,这样看来我会议上汇报的消息对于您还是有价值的,对吧?”

“客套的废话......

日本 名古屋

飞机穿过云层,飞过太平洋,在名古屋一处空旷机场上空减速,缓缓下降落在地面上激起一层烟尘,机场不远处的建筑屋檐下阴影处则站着一个身形高挑的年轻男人朝这边眺望,两手掐腰等待着什么人——又或许是专程前来迎接自己。

飞机的舱门打开,伸降梯落地,银发的少女走出飞机舱门,踏着高跟鞋,扶着扶手,顺着楼梯一步一步从容向下走去。不远处的费里德从屋檐下走出来,踏着步子靠近飞机,右手抬起置于左胸前微微鞠躬,背后披肩被微风轻轻吹起,行礼后起身,脸上带着标准的职业性微笑张开双手表示欢迎。

“欢迎艾莉大人不远万里赶来日本,这样看来我会议上汇报的消息对于您还是有价值的,对吧?”

“客套的废话就免了,”少女摩挲着随手携带的手杖面无表情看向对面的银发男人,出言打断他的发言,显然并不想听到这些恭维的话,“或许对我有些作用,但我想你明白你说的那些东西意味着什么,我不希望现在周围有什么无关的人在场。”

“啊哈!这一点您就尽管放心吧,艾莉大人,不过我觉得……现在我们在打过招呼之后还是要进一步来互通一下双方目前的情报比较好?”


名古屋  市政府大楼

机场碰面后,费里德负责带路,将艾莉提斯带入市政府大楼楼内——这一片建筑物是第十三位始祖,克罗里·尤斯福德在名古屋的据点。虽然截止到目前为止帝鬼军的人类在第一波袭击后还没有发起第二次攻击,但是依旧不能太过于随意,人类太过狡猾,实力不行,头脑却比手无缚鸡之力的四肢好用太多了,在克罗里的指示下,琪丝和冯,两名下位始祖已经将刚刚抓到的人质陆陆续续绑在了楼外空地的十字架上,隔着窗户看去有点像乡下农民晾晒的风干肉块一样。

“哦呀~原来是费里德君呢,还有第四始祖艾莉提斯大人,失迎失迎。”

克罗里正在座位上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看着手里文件,闻见动静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桌子上,起身朝着这边走过来,一旁的琪丝和冯也跟着行礼。她对于面前这个红发男人有印象,毕竟同为费里德的盟友,克罗里与费里德走的也很近,就基本情报的掌握来看还算马马虎虎看得过去。

对方对自己身份倒是也很清楚,真是让人费解呢,虽然自己并没有暴露过,但也不难猜到是谁会说的就是了。

“那么,接下来呢?今天你们说的那个叫什么一赖红莲的人会带着人类打到这边来吧。”

艾莉提斯对于他们出于利益上的合作并不算多感兴趣,毕竟自己与费里德的合作最开始也不过是单纯出于好奇,但是他能凭借一己之力成功联络到吸血鬼与人类范围内这么多方势力,这倒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费里德·巴特利啊……你到底还有多少让我意想不到的行为呢?真是太让人期待了。

少女的指尖没有规律地轻轻敲击着桌面,打量着两人的对话以及他们脸上的表情。

“这个嘛,是秘密哦——”费里德竖起一根食指,笑眯眯地摇了摇,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接着扭过身子朝着门口方向走去,“总之这个地方的掌管权和指令执行权利就先交给克罗里君来把握了哦~时候不早,我和艾莉大人先回去等你的好消息了。”

“诶~怎么这样——”

克罗里听到费里德的交代之后,和往常一样做出一副失落的模样与费里德暂时告别,不过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这只是做做样子罢了。艾莉提斯在临走之前再次看了一眼房间内的克罗里以及他身边的琪丝与冯,心里这么想到。

嘛,以他“十三始祖”的实力来说,这件事情应该还算轻而易举就是了。

艾莉心里一边思考着,一边和费里德乘着自己来时的飞机,回到了桑古奈姆。


桑古奈姆

艾莉提斯搭乘飞机来到这里之后就有一些普通吸血鬼前来接机,包括自己的物品也都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上位始祖的威慑力在这方面还是非常有用的。来到桑古奈姆一段时间以后因为太过无聊,便天天都在吸血鬼都市出口的宫殿附近悠闲的走着。

一段时间之前曾经听费里德说过,好像有那么有一个叫百夜优一郎的孩子从这里逃走了,而和他同行的另外一位名叫百夜米迦尔的孩子垂死时被克鲁鲁变成了吸血鬼——吸血鬼的人数近百年以来都被禁止增长,这种意外被转化的吸血鬼很显眼,这么想来上次开会时引起自己注意力的那个新来的吸血鬼应该就是那孩子吧。

蓝色的眼睛就像深海一般宁静澄澈,这样美丽的颜色——看来应该是还没有吸食过人血。

至于那个叫优一郎的男孩,百夜教...上次在战场上爆发的不明人类实验体,八成便是那孩子了。

这还真是戏剧性一样的展开呢……一人变成了实验体,一人变成了吸血鬼,也不知道到了现在这两个孩子再次相遇要怎么面对彼此,这可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看来今晚的天气不错,克鲁鲁大人也是来散心的吗,是不是有谁让你感到有些困扰了?”

在吸血鬼都市里的吸血鬼日常的议论里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的艾莉提斯,听着鞋跟落在地上清脆的的哒哒声猜测到了来者是谁。

“你这家伙,来的还真快啊,居然闲着没事放着英国那片领土不管,千里迢迢飞来了日本。要知道现在掌管日本区域的依旧是我,艾莉提斯....”

克鲁鲁站在半道台阶上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白发的少女,她这么随性的行为,其背后的动机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更何况,虽然她只是区区第四位,但其能力的危险程度……对比其他上位始祖来说,对于自己的棘手程度要要大的多,需要考虑的额外因素也复杂的多。

“克鲁鲁大人,许久未见不要一上来就对我抱有这么大的敌意嘛,要知道,我可不是要来搅乱你计划的人,我们应该好好相处才是。”艾莉歪了歪头,手中的手杖敲击地板,一向神情淡然,面无表情的脸上,不知何时嘴角出现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语气温和表示友好。

“什么意思?”

“您可不要小看我作为‘情报占卜师’在世界范围内铺展开的情报网哦。”艾莉提斯转过身来,二人互相对视,接着她掏出一枚水晶球置于手上轻轻摩挲着,脸上笑意更甚。

”我很清楚你背地里想要干什么,又在这些年里和哪些人做了交易,计划进行到了什么地步,只不过我觉得这属于情报机密范围内没有透露罢了。但如果您觉得我此次的到来实在是太多余的话……我倒也不介意把这份资料,以我觉得还不错的交易条件卖给雷斯特·卡,或者是乌尔德.基尔斯大人哦。”少女面不改色地继续说着,低头观察着手中的水晶球,声音缥缈像是神神叨叨的,但眼角余光在偷偷往上方扫去,以便悄无声息地观察对面人的反应。

许久,周围寂静无声。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艾莉提斯....”

“倒也没什么,毕竟我区区一名小小的观测者,实力也不怎么样,能有什么野心呢?”艾莉提斯收起水晶球,笑眯眯地摆了摆手,轻轻转了个圈悠闲地在大厅中踱步,黑色的裙摆随着她的步子飞舞,银白色的发丝随之飘扬,她像一名优雅的芭蕾舞者一样在这无人观赏的舞台表演着一出黑天鹅的芭蕾舞篇章,末了,轻轻一跃,在离克鲁鲁最近的台阶前停下脚步。伸出了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充满笑意,伸向她的面前,做邀约状。

“不如,和我合作吧,克鲁鲁。”

“我会用最有效的办法为你实现愿望,并为你保守这个秘密。”

“但同时我想搞明白,人类,神明和吸血鬼,他们的心究竟有什么不同呢,我想要探寻那个人迷雾下的真相。”

“你会同意的,对吧?”

少女的声音如同毒蛇一般回荡在整个大厅,蛊惑着不同轨迹上的人逐渐陷入一个又一个命运的循环。

一切,即是因果,也是必然。

抱着星星等月亮

【优米】尊卑有别

小学生文笔


正在飞速鸽文


正文↓


    老师也没追究过多,别看这小姑娘,爱笑还漂亮,却是那个冷酷可怕的有着“吸血鬼女王”外称的校董克鲁鲁·采佩西的女儿,鬼知道惩罚她,那个 校董知道后,会怎样开除她这老师呢!


    老师让米迦尔·采佩西自己选个座位坐下,米迦尔听完,慢悠悠的走到优一郎桌旁,敲了敲,优一郎听见了后,回过了神,小脸微红,不知是羞愧,还是社恐不敢与人交流。米迦尔那清脆却温柔的声音响起了:“同学,我能坐在你旁边吗?我叫米迦尔·采佩...

小学生文笔


正在飞速鸽文


正文↓


    老师也没追究过多,别看这小姑娘,爱笑还漂亮,却是那个冷酷可怕的有着“吸血鬼女王”外称的校董克鲁鲁·采佩西的女儿,鬼知道惩罚她,那个 校董知道后,会怎样开除她这老师呢!


    老师让米迦尔·采佩西自己选个座位坐下,米迦尔听完,慢悠悠的走到优一郎桌旁,敲了敲,优一郎听见了后,回过了神,小脸微红,不知是羞愧,还是社恐不敢与人交流。米迦尔那清脆却温柔的声音响起了:“同学,我能坐在你旁边吗?我叫米迦尔·采佩西,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优一郎一愣,又立马说:“我叫百夜优一郎”,果然有时候,身体就是比脑子转得快,但却很丢人脸。


    “哈哈”米迦尔·采佩西忽得捧腹大笑起来,笑时,米迦尔·采佩西真可谓颠覆了倾国倾城这一成语,她笑时的容貌正可谓美得天地失色,美得似山景都不及她的一笑。


    任何人都没发现,本人更是没发现, 米迦尔·采佩西看优一郎的眼神不一样,米迦尔看别人(也包括俺)时是犀利的,没有任何感情,让那些对她起歪心思的人不敢动她。而米迦尔·采佩西看优一郎呢?虽然也有犀利,但更多的是包容和温柔。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双标(ꐦÒ‸Ó)你个老六(嘿嘿,别当真啊)


——————————————————


呜呜呜呜,我的心碎了,可能会下下个星期更,因为要把心一瓣瓣装回去,噢嘿嘿,纯属娱乐。


   下个星期在更了,别问为什么心碎,呜呜呜呜,问米迦尔·采佩西吧!╭(╯ε╰)╮,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她拒绝当我老婆,就因为她有小优了,呜呜呜呜。


    优一郎我要挑战你,这是战书(划掉)


   纯属娱乐!娱乐!

十二长安

069话

阿朱罗丸开始想起一些回忆了;

米迦开始逐渐融入小队了,大家开始接纳米迦了,但是要控制住吸血欲望真不容易啊;

小时候的女王和阿朱罗丸真可爱;

啊为什么几千年前阿朱罗丸就见过小优啊,更加迷惑了。

069话

阿朱罗丸开始想起一些回忆了;

米迦开始逐渐融入小队了,大家开始接纳米迦了,但是要控制住吸血欲望真不容易啊;

小时候的女王和阿朱罗丸真可爱;

啊为什么几千年前阿朱罗丸就见过小优啊,更加迷惑了。

十二长安

068话

这个十字架感觉是被封在天使体内的、开启世界谜团的钥匙;

费娘真的很喜欢调戏米迦哈哈哈;

小优还会和阿朱罗丸道谢;

小时候的阿朱罗丸和女王真可爱。

068话

这个十字架感觉是被封在天使体内的、开启世界谜团的钥匙;

费娘真的很喜欢调戏米迦哈哈哈;

小优还会和阿朱罗丸道谢;

小时候的阿朱罗丸和女王真可爱。

十二长安

067话

哈哈哈真的好好笑,小四引诱莜娅沉沦欲望,但是莜娅一脚关上了心门哈哈哈,莜娅真的很飒;

小优成功拯救了这位天使呢。

067话

哈哈哈真的好好笑,小四引诱莜娅沉沦欲望,但是莜娅一脚关上了心门哈哈哈,莜娅真的很飒;

小优成功拯救了这位天使呢。

十二长安

066话

莜娅从小优身上感受到了为家人不顾一切像火焰燃烧一般的爱,这对一直告诫自己要保持冷静的莜娅而言,确实有很大吸引力啊。

066话

莜娅从小优身上感受到了为家人不顾一切像火焰燃烧一般的爱,这对一直告诫自己要保持冷静的莜娅而言,确实有很大吸引力啊。

十二长安

065话

米迦真的不希望小优受到一点点伤害;

阿朱罗丸被小优的直球击中了!

小优还考虑到拿这个天使做实验看看能不能拯救君月妹妹,啊不知道该说小优是莽还是勇了;

小优为了家人而活的欲望很强烈。

065话

米迦真的不希望小优受到一点点伤害;

阿朱罗丸被小优的直球击中了!

小优还考虑到拿这个天使做实验看看能不能拯救君月妹妹,啊不知道该说小优是莽还是勇了;

小优为了家人而活的欲望很强烈。

十二长安

064话

克罗里时刻不忘和费娘斗嘴哈哈哈;

这里的信息量略大啊,感觉齐藤一直在找真正是米迦勒的孩子,费娘之前也被叫过米迦勒但是后面被抛弃了,现在是米迦,不过米迦是天使的可能性也挺大的;

小优看见被囚禁的天使也要去救,小优对同伴的定义有些过大了,感觉只要是同类他都会去救。

064话

克罗里时刻不忘和费娘斗嘴哈哈哈;

这里的信息量略大啊,感觉齐藤一直在找真正是米迦勒的孩子,费娘之前也被叫过米迦勒但是后面被抛弃了,现在是米迦,不过米迦是天使的可能性也挺大的;

小优看见被囚禁的天使也要去救,小优对同伴的定义有些过大了,感觉只要是同类他都会去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