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绍兴

58009浏览    30964参与
历史的天窗
1985年绍兴的酒店酒家
1985年绍兴的酒店酒家
虚空教修女在读

【花亦山乙女】郡主说她也不是非老狐狸不可

☆文司宥x郡主

☆就是说老狐狸他慌了


“这是什么意思?我还以为你和那文先生...?”


面对蕊儿的惊讶郡主面不改色的继续摆弄手下的花草


“以为我和他什么?”


蕊儿有些不可置信的皱起眉头


“可是,我还以为,你和文先生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毕竟她作为郡主的室友,清清楚楚的知道郡主几日不归寝又去了哪里


郡主如玉的面容此刻显得无懈可击,扯起熟稔的笑容看向蕊儿身后


“你猜,我还想不想再玩儿下去了?”


少女如猫狡黠的眼尾勾起丝丝潋滟,清丽似早春第一朵花开,却吐露着寒人心的话


“玩...

☆文司宥x郡主

☆就是说老狐狸他慌了
















“这是什么意思?我还以为你和那文先生...?”


面对蕊儿的惊讶郡主面不改色的继续摆弄手下的花草


“以为我和他什么?”


蕊儿有些不可置信的皱起眉头


“可是,我还以为,你和文先生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毕竟她作为郡主的室友,清清楚楚的知道郡主几日不归寝又去了哪里


郡主如玉的面容此刻显得无懈可击,扯起熟稔的笑容看向蕊儿身后


“你猜,我还想不想再玩儿下去了?”


少女如猫狡黠的眼尾勾起丝丝潋滟,清丽似早春第一朵花开,却吐露着寒人心的话


“玩儿?花学子便是这方看待的吗?”


蕊儿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低呼了一声文先生


郡主给蕊儿递了个眼色,面容担忧的女孩只好远去,不明白这平日里心照不宣的两人这突然是怎么了


文司宥锋利的眉眼有些愠色,郡主的心思轻飘飘的,还有闲情想着看先生此刻不复往日从容


“花学子。今早院长同我说你要退学,此事当真?”


郡主手指被花勾着,眼神并不落在文司宥身上


“啊,院长消息真灵通,明明学生前几日才同家弟去书信。”


文司宥几乎是听到家弟两个字时眼底便掀起巨浪,这小姑娘跟他来真的


郡主依旧笑的温柔,仿佛是他在这儿小家子气似的


郡主生气,她当然生气,她辛辛苦苦离家读书,不过为了让花家过的好些,结果呢,本以为安全的明雍书院里处处是危险,眼前人是心上人又如何,他身后的文家他就能为了她一个人抛下不成。至此,她必然要先和文先生划清界限,保住花家为重


少女敛下的眉眼中原本如玉石般的凉薄归位,美人如花似玉,却不是他们掌中棋子


这群人真以为自己是傻子不成


郡主压下脑海中曾经花树下白袍先生的模样


“文先生,学生在书院这些日子先生待我不薄,学生以后便在南塘愿先生前路光明了。”


不知少女真心还是假意,文司宥只觉得胸口闷痛


可少女见他蹙眉的样子却笑了起来


“文先生,自古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把我当傻子一样算计,却算不到——”


少女上前,葱白指尖点了点男人的胸口


“人心易散。”


文司宥抓住少女的手,想告诉她,他没有算计,但话到嘴边似乎显得过于苍白


少女甜甜的笑意像毒药,她好像什么都明白


这个认知让文司宥感到一股凉意从脚底袭来,如果她什么都知道,那他是不是就再没有回转余地了


“文先生,可别露出马脚啊。”


他听见她这么说


“学生以前,可是最喜欢你了。”


他没想到第一次听到她说喜欢是在这种情形之下


少女抬眸望他,她眼里的风与光,文司宥忍不住想起那日他在南塘春光里寻她的风景


“我啊,真的很喜欢霁月的。”


一声霁月如当头一棒要打得他不可翻身


若是此刻叫旁人来看,必然以为是一对眷侣在表露心意。但文司宥知道,曾经从不轻易说出口的爱与欢喜,如今说破了,便也不复存在了


他第一次想念以前少女模糊不清的话语,没有一个字提到心悦欢喜,但却能隔着人心传达到他这里。可如今她笑意盈盈的说着喜欢,留给他的只有凉薄了


文司宥想,现在可能是他此生最狼狈的时候


大景最伶牙俐齿的商人,在心上人的质问面前显得太过苍白无力


郡主似乎看透了男人在想什么,她有什么看不透的。花家宴名士,其中人心诡谲,亦正亦邪,她有什么不懂的。不过是这个人仗着自己喜欢他,不过是因为她选择不戳破罢了


家弟捎来那么多书信,劝她回家,说等下年开春他就去考状元,连她这个懒散惯了的弟弟都知道这一趟水深凶险要她尽早抽身,她不信文司宥能不顾文家安危护着她


“文先生,保重。”


话是这么说,郡主也明白他必须要护着文家,就像她必然要庇佑花家一样。郡主只能在心中可惜,可惜今夕非长安,可惜他不是市井之子,她也不是浣纱女


文司宥动了动唇,饶他是三寸不烂之舌怕也是没有用了


“你当真放得下我?”


郡主笑的明媚,落落大方


“当然放不下。但是为了先生着想,学生就此别过比较好。”


为了他好,这话像是来讽刺他的。报复吗,报复他曾经的那些为了她好选择的隐瞒沉默


郡主心中升起的小小恶意在狡猾的咧嘴,只有她一个人难过可不行。她知道文司宥暗地里没少护着她,可惜他自己心虚连辩解都不会。少女悄悄眯了眯眼,这是她能留给文司宥和自己的最后一种可能


文司宥蹙眉,头脑清明的知道这大概率是她在诓他,但是心里有个声音不肯放弃。她说她放不下



“文先生。”


少女突然收了笑意,她不能折在这群臭男人的棋局里,他们要下棋就让他们下个痛快去,下完了再来找她


“等哪日,玉先生的事平定了。”


云散,阳光吻在少女眼底,清亮灵动


“待那时到了。”






文司宥仿佛听见那日与她泛舟银沙湖上时风铃的声响,小姑娘在他心里的记忆总是那么明媚灿烂,南塘春光因为她烙印在自己心里,一生之痒。那日春酒,或许不是无心


男人无声叹息,他狠心的姑娘,要留他一人面对腥风血雨了


少女此刻的话语中没有留下任何承诺或展望,但文司宥明白,就像曾经那些心照不宣一样


他明白的














tbc

————————————————————————

郡主:狗东西,事业搞完了再滚回来谈恋爱



核桃蛋的博物馆

卷云纹砖 南宋 浙江绍兴兰若寺遗址出土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Brick of Cloud Design/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1127-279)/Unearthed from Lanruosi Site in Shaoxing,Zhejiang/Zhejiang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aeology

卷云纹砖 南宋 浙江绍兴兰若寺遗址出土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Brick of Cloud Design/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1127-279)/Unearthed from Lanruosi Site in Shaoxing,Zhejiang/Zhejiang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aeology

三弄喜欢乔鲁诺

【坏蛋同人】还是没有腿肉,整个好活吧!热圈有的整活行为我们北极圈也要有!!

最后给大伙儿放个模板

【坏蛋同人】还是没有腿肉,整个好活吧!热圈有的整活行为我们北极圈也要有!!

最后给大伙儿放个模板

辰胜门窗

绍兴市新昌县

100系列欧式梯字型顶部 断桥铝70系列平开窗

绍兴市新昌县

100系列欧式梯字型顶部 断桥铝70系列平开窗

子未学礼乎

⚠️炼狱梦向创作请注意⚠️

新年第一更——

各位虎年快乐!

全是尘尘🤤

最后一张是动图,也不知道会不会动💢

⚠️炼狱梦向创作请注意⚠️

新年第一更——

各位虎年快乐!

全是尘尘🤤

最后一张是动图,也不知道会不会动💢

郭蝈

21年的黑紫美他力佛细身赤锹形虫

21年的黑紫美他力佛细身赤锹形虫

恩铭游游台
冰雪奇遇记 想不到吧,在绍兴也能滑雪
冰雪奇遇记 想不到吧,在绍兴也能滑雪
火哥地带
我猜着你的心 要再一次确定 遥...

我猜着你的心

要再一次确定

遥远的距离都是因为太过聪明

要猜着你的心

要再一次确定

混乱的思绪都是因为

太想靠近你

我猜着你的心

要再一次确定

遥远的距离都是因为太过聪明

要猜着你的心

要再一次确定

混乱的思绪都是因为

太想靠近你

火哥地带
也许,你只是贪恋我对你的好和真...

也许,你只是贪恋我对你的好和真心。

也许,你只是贪恋我对你的好和真心。

茶莲冬青

年前画的一些,赶着元旦假期的尾巴把我家浙浙和他的妹妹们拉出来遛一遛

p4是小禾逛西湖,p5是越越带奶杭,p6是美女打架啦

我恳请大家都来嗑我们杭绍,年下养成、新旧当家,走过路过都来嗑一嘴吧,又真又香啊呜呜

年前画的一些,赶着元旦假期的尾巴把我家浙浙和他的妹妹们拉出来遛一遛

p4是小禾逛西湖,p5是越越带奶杭,p6是美女打架啦

我恳请大家都来嗑我们杭绍,年下养成、新旧当家,走过路过都来嗑一嘴吧,又真又香啊呜呜

虚空教修女在读

【花亦山乙女】郡主说春光灿烂老狐狸

☆文司宥 X 郡主

☆已交往


冬日午后,阳光毫不吝啬的挥霍自己,镀金世界


少女躺在草坪上,双眼假寐,温暖的光包裹周身,轻纱透明勾勒曲线,狐裘厚重被丢在一边,。临近假期的悠闲让少女轻轻哼起某季同砚教她的小曲,云卷云舒,好不自在


一切都亮的晃眼,不远处阁楼上的白袍先生如是想


少女被光吻的玉颜,发髻中的银玉簪子,切割光的视线,跳跃着耀眼光点


金丝镜边此时被阳光镀上温度,光影阑珊,将男人琥珀般的眼眸洗的透亮


要不要去她身边,故意遮住她的光,惹她睁眼,惹她用嗔怪的目光看他...

☆文司宥 X 郡主

☆已交往





















冬日午后,阳光毫不吝啬的挥霍自己,镀金世界


少女躺在草坪上,双眼假寐,温暖的光包裹周身,轻纱透明勾勒曲线,狐裘厚重被丢在一边,。临近假期的悠闲让少女轻轻哼起某季同砚教她的小曲,云卷云舒,好不自在


一切都亮的晃眼,不远处阁楼上的白袍先生如是想


少女被光吻的玉颜,发髻中的银玉簪子,切割光的视线,跳跃着耀眼光点


金丝镜边此时被阳光镀上温度,光影阑珊,将男人琥珀般的眼眸洗的透亮


要不要去她身边,故意遮住她的光,惹她睁眼,惹她用嗔怪的目光看他,再用温软的声音喊他先生


文司宥心中情绪百转,却也逃不开现在是他上课时间的事实


算学课晦涩难懂,煎熬各位学子的心。而那讲堂之上的白袍先生亦如此,这数字此刻显得啰嗦又多余,心上人在眼前的迫不及待无法用0或1筹算


终于拍板这堂课结束,在学子们散尽之前便不见了踪影的白袍先生按捺不住稍显急切的步伐,一路到那阳光正好处


“花学子晒得可开心?”


不睁眼也知道是谁来了,郡主轻咛一声,连唇角都是满足的弧度


像某人怀里经常抱着的那只白猫


思及此,文司宥略有不满的眯起眼,像什么不好像那只白猫


心动行动,白袍先生上前一步,挡住了郡主的光


少女如他所料,睁开眼睛嗔他一眼


“先生,别和学生说晒太阳还要付费的。”


文司宥摇头,他又不是奸商


“花学子就光顾着晒太阳?”


郡主翻了个身,躲开了文司宥制造的阴影


“放心吧先生,你的作业,玉先生的作业,学生都做完了。现在是光合作用的时间。”


说完还打了个哈欠,慵懒的伸了伸腰


越发像那只白猫,越发让先生不爽了


玉先生,还提玉先生,玉先生平时提的还不够吗


一瞬间先生的脑子里滑过许多念头,大多快的本人都没有察觉到


“就这么喜欢晒太阳?”


文司宥放弃成为那片阴影,拂袍在郡主身边坐下


郡主仍然闭着眼,扬起无比惬意的笑容


“嗯,这世上最喜欢的。”


说完还不够,迅速加了一句


“学生可能生下来就是为了来这人间享受太阳的。”


冬阳将少女全身烤的暖烘烘的,或许比人的怀抱还要好,少女偷偷想


闭着眼睛的郡主看不见文司宥的表情,那老狐狸锋利的眉何时弯起过,细若游丝的委屈穿插在得体的微笑中


先生的声音温润,像催着少女入眠的摇篮曲


“花学子真叫为师伤心,为师可是抛下课来找你的。”


郡主从善如流,毫不上当


“文先生,装可怜这招已经不好使了。算学课下课时间和先生你到这里的时间之间正好够这一趟脚程。”


想骗她,别说门窗,下水道都没有


文司宥瞥了眼少女略显得意的眼角,移开了视线


小姑娘越发聪明起来,还知道留心眼儿了


郡主虽然身心放松,但脑子转的和陀螺似的,老狐狸今天也不正常,问这问那必然有诈


但是,少女悄悄睁开眼角,身旁沐浴在阳光下的先生看起来比星光下更温柔,更加靠近,更加可依靠,更加——好欺负?


少女指尖微动,捻下草坪中不知名的紫色小花,终于坐起身子


“怎么舍得起来了?”


少女笑眼明亮,一次又一次敲击人心弦中的冷静


“先生都在学生身旁坐半天了,学生怎么能忽视呢?”


明知小姑娘同他油嘴滑舌,但文司宥不可否认的是他还挺受用


郡主凑近先生身前,抬手将紫色花插入先生耳边


文司宥不动作,见眼前人笑意更深更亮,如此耀眼


他竟然也随她一起笑起来,少女看他笑了,轻轻环住他的腰身


银玉簪子坠琉璃,叮叮当当作响,是此刻最好的配乐


文司宥抚摸少女发顶,感受到黑发被阳光烘烤后的温暖炙热,指尖连心,烫着他心底


撒娇哄人的样子也像那猫,白袍先生如是想


但这只,在自己怀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