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给自己挖坑

220浏览    39参与
西楼听书

师爷请上座(2)

2、书童

破船得风也是去的飞快,在海浪上一波一波的撞开,转眼入了白花花的浪里。

此时,见着远去的码头,一直缩在货船上的一堆木桶后,窝了半天的少年却是把身子摊开,坐在甲板上,舒了口气。

想想方才二虎还信誓旦旦的说大小姐不可能在肮脏的小船上,包秀秀不由得在心里一笑,还好自己神机妙算,要是上了那些客船,早就被林管家那只老狐狸捉回去了。路引,她是肯定没地儿找的,想偷偷溜走还能去衙里开路引?只要她去了衙里,就是往自己爹枪口上撞,县太爷得先押着她送回包府。

而现下这船,她听那书生说了,要一路先上几个小岛给守岛的官军送给养,而后再逆流而上到淞江口,到了那里,她可以再寻了马车一路到得杭州。这小破货船,......

2、书童

破船得风也是去的飞快,在海浪上一波一波的撞开,转眼入了白花花的浪里。

此时,见着远去的码头,一直缩在货船上的一堆木桶后,窝了半天的少年却是把身子摊开,坐在甲板上,舒了口气。

想想方才二虎还信誓旦旦的说大小姐不可能在肮脏的小船上,包秀秀不由得在心里一笑,还好自己神机妙算,要是上了那些客船,早就被林管家那只老狐狸捉回去了。路引,她是肯定没地儿找的,想偷偷溜走还能去衙里开路引?只要她去了衙里,就是往自己爹枪口上撞,县太爷得先押着她送回包府。

而现下这船,她听那书生说了,要一路先上几个小岛给守岛的官军送给养,而后再逆流而上到淞江口,到了那里,她可以再寻了马车一路到得杭州。这小破货船,船工们挣的不多,经常自己夹带私货,一般躲着船老大挣几个小钱,带个把人也是有的,这种货船一般都是不会有人查那么细的。

而这一次,她可是直接把钱给了船老大,给的不比那些客船的船票少。

女子身份特殊,因她家是开镖局的,对女儿一直传授武艺多过认字,包秀秀在福州若想上街,通常就做公子哥打扮,所以这次出来,她特意寻了一件不起眼的衣服,梳了男子的头,带了冠,才混上船的。

虽没有出过福州,但包秀秀想,以她这些年在街头混的经验,应该不会露出是女子的马脚。

想到这里,她又舒了口气,起身想到船舷边看看海。

“你是谁!”不料,她才站起身,身后就传来一声粗哑的问话。

包秀秀转身看去,却是一名身穿直裰的老人,看那样子五大三粗,却把自己塞进一身文人的直裰里。此时,一张被粗砾海风磨出的红脸膛正带着怒容盯着她。

“我……”包秀秀一时语塞,四下里寻摸了一下,见船工都呆呆的看着她,她清了清嗓,拿用惯了的法子,压了嗓子粗声如少年人般道:“我是船老大的亲戚!”这嗓音她在福州城里经常用,压低嗓子后,虽然还是透着轻盈,却有一点沙哑,似青年人变声时期,所以每次扮成少年人也没露过馅。

谁料那粗壮老人皱眉怒道:“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你这样的亲戚?!”

哈?包秀秀有点慌。

他是船老大?那刚才引她上船的那个人是谁?

那粗壮老人转头对周围的船工恶狠狠的道:“你们都瞎了吗?咱们这是给军爷送给养的征用船!!你们竟让个外人混上来!若是一会儿上岛被守备大人看到,你们的脑袋都不想要了吗?”

包秀秀脑子有点懵,看这个样子,这个老人才是这船上的老大,那自己给钱的人是谁啊?

船舱顶上正躺着晒太阳的书生偏了偏头,看到被自己带上船的少年已经被人发现了,不由得轻笑,把身子往舱顶中间又轻轻挪了一下,以防止被包秀秀看到。他早就料到这少年会忍不住跑上来,那就一定会被人发现,在这船上被发现的后果,就是被丢下去,那二两银子他就凭白落下了。这里离海岸还近,海港出身的孩子没有几个不会水的,那公子哥得了教训,游上岸去,自无它法,只得乖乖回家了。像这样自以为是的哥儿,出了江湖只怕会吃更大的亏,凶险的更会丢了性命。唉,自己可真是大大好心眼的人呀!想到这里,书生呵呵笑了两声。

包秀秀转转头,有些慌张的在人群里寻找刚才引她上船的人,却只见到一张张带着或错愕或好笑的黑黝黝的脸。

那些人原本还没反应过来,听到老人的怒骂,一个个围了上来,打着赤膊的上身黑黢黢的反射着阳光,像铁一样。

到了此时,包秀秀才想明白:带她上船那人只是假扮成这船的船老大,自己把钱错付了人,只怕是被骗了。

难怪他当时躲着人把自己一路直带到船底舱内,还让自己一定不得出来。

只迟疑之间,船工们已经将她围在中间,伸手就去捉她的手腿。

包秀秀想都没想,本能的几招使了出来,打在离她最近的几名船工身上,立时就放倒了二三个人。

原本躺着看戏的书生却是眼前陡然一亮:这家伙会武功?还不算弱啊,这么多人都没捉到他?

骂人的老人一看愣了一下,倒是气笑了,对着船工道:“黄毛小子仗着自己有几分功夫敢在船上撒野,你们给我打,打完了倒到海里喂鱼!谁拿住了这小子,我今天晚上给加肉!!”

老人这一说,围上来的船工更是起劲了。

眼看着一群脏臭的船工围了上来,抓手捉脚的就要把包秀秀举得起来,包秀秀连忙脚尖轻点,在这一群人中连着转了几个圈,那么多双脏手竟然没能碰到她的衣襟。一群船工不由得乱叫了起来,起着哄的往前冲,包秀秀看聚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心下焦急,这船上甲板窄小,只怕再这样围下去,自己还是逃不得。

由不得她再想,人已是围将上来了,她连着又是几招打出,虽然有效的放倒了多数挨着拳脚的船工,无奈船工人多又认死理,一心要捉到她,包秀秀又不敢真出杀招,左冲右突了十五、六招之间,包秀秀还是难敌人多势众,竟被七八个船工同时捉住了四肢,在一片哄笑中举了起来。

看她被擒住了,那老人冷笑道:“丢下去!”

一群人哄笑着就往船舷边涌去。

听此一言,包秀秀是叫苦不已,她早听说,若是一支船上发现可疑之人,会把那人丢入海中。现在船已离码头那么远了,还有回涌浪,她能不能游回去真说不好。而且,就算上了岸又能怎么办?被父亲捉回去吗?那自己还怎么去杭州?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有个声音突然响起,穿透这一片杂乱纷扰的人声,清澈沉稳,如玉碎般:“郑老大,这是我新买的小书童,我忘了跟你说了。”

一群人都停了手,包括包秀秀也是转头去看,谁?书童是谁?是指我吗?

却见有一人站在船舱的舱顶,正向下看着甲板。只是那人头顶上一只明晃晃的太阳,包秀秀自下看上去,看不清眉眼,只能看到把那人的一幅剪影。

被叫郑老大的船老大也回首抬头看去,待看清是位书生打扮的男子后,不由得皱皱眉,想了想,他最后却是笑了,朗声道:“刘先生,原来是你的书童啊?怎么没看到你带上船?”

说着话,郑老大一摆手,船工们丢下包秀秀,四散着想看热闹。

那书生可能是一笑,因为包秀秀看不清他的脸,却听得一声轻轻的“呵嗤”。被叫作刘先生的书生转身翻向一旁的一堆货物,砰的跳了下来,包秀秀只见到蓝色的衣袍翻飞,中间一根直挺的手杖,竟然就是那个带她上船的瘸子书生。

她刚想叫“就是这个人带我上来的”,就听那书生接着道。

“是啊,我上来的时候,他搬着我的书箱,那书箱高大,可能您没注意到。”说话间,书生已走到了郑老大和包秀秀身前,低头打量了一番包秀秀,那书生随手打开了把玩的扇子,踢了一脚倒在地下的包秀秀,对她道:“穿心莲,让你好好在舱里待着,你怎的不听话?还和船工大打出手?”

包秀秀被他踢了一脚,加上被骗的经历,怒火猛的窜起来,一个翻身跳了起来,怒目看向书生道:“你凭什么踢我!”

书生皱眉瞪了她一眼,包秀秀看到他冷俊的一张脸上,一双桃花瓣一般的眼眸眯成两条细线,带着冷漠的眼光扫过。包秀秀突然醒悟:对哦,如果是他的书童,就可以不被丢到海里去了。连忙不敢再计较那一脚,低眉顺眼的低下了头。却不知道如何称呼他,只得闭了嘴。

书生见她不再言语,这才转头对郑老大道:“因为是才刚买来没几天,我都还没习惯有个书童跟着,所以也忘了把他的身契和路引给您,不过,就在我行李中,我一会儿回舱给您拿下来过目。”

看了他主仆两人的表情,郑老大不由得一笑,一脸了然的表情拍拍书生的肩头道:“刘先生,路途遥远,有个俊俏的小书童陪伴也是风月无边之事啊!哈哈,我懂了。本来你刘先生的人我可以不查身契路引的,不过,你也知道,咱们这是征用船,不查一下,我也不太放心啊,一会儿刘先生您有了空就拿来给我看一眼吧。”

本来听到那句风月无边,刘先生脸上微微一僵,但他转瞬把这一丝不快压了下去,轻声道:“这是当然,还请您稍候。”说着话,他抬手扯过包秀秀,向着自己的舱房行去。

只转过身,包秀秀就看他那一张笑脸“倏地”转为阴沉,这书生生气了。

其实,此时有举子进京赶考时带着书童的世风,除了端茶倒水伺候起居,在路途上还会行一些苟且之事,还有一些秀才举子,甚至拿自家的书童进行容貌等比试,用于送礼等,算是时下的风俗了。刚刚郑老大的话,只怕是看这少年年青又清秀,才如此嘲讽他的吧。

可惜呀,包秀秀却不知他是因为这个事生气,还以为他是在担心一会儿拿不出路引在发愁。

包秀秀不由得小声对他道:“若是没有路引,我这就偷得块木板,跳下海去,此处离码头还近。你把我的银子还给我……”

看那书生头也没回,只轻哼一声道:“那我何必刚才救你,不如让他们丢了你去。”

包秀秀嘟起嘴,闷声有点气恼的又接着道:“呃,我若有块木板,应该能游过回涌浪……不过,在下还是先谢谢先生刚才救我,至少比被丢下去要好。”

听得这话,那书生回首又是看了她一眼,包秀秀却觉得他这次竟是带着笑,盯着自己看了一瞬。

两人已行至舱房门前,那书生收回目光,转身轻声道:“我既然说了你是我的书童,自然有能搪塞他们的东西。不过,你也别想太好……”

说着话,书生已打开了门,一把将包秀秀扯入舱房,反手关上了门,插好门闩。

再转身,那书生比包秀秀还要高半个头,此时他又紧贴着包秀秀站,可以居高临下的盯着包秀秀的眼睛,书生缓缓道:“我想和小哥谈一笔交易,不知小哥可愿意?”

交易?

包秀秀一怔,眼光瞟向已被已被书生闩住的门板,心头狂跳了起来,突然就明白了郑老大说的那句风月无边!


西楼听书

师爷请上座(1)

1、码头

福州长乐港码头上客船云集,大大小小的船支随海水起起伏伏,港岸及栈桥上人声交织,摩肩接踵。

临近的一间小茶馆零星坐了几个人,洗茶饮茶,闲淡恬静,倒和码头上的繁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其中坐了一名年青书生打扮的男子,身边放了一只巨大的半人高书箱。他二十初头的样貌,虽然面色微黑,却也没有压住他极为出色的五官与骨像。书生生了一双细长的眼睛,似桃花瓣一样的眼尾向上挑起,此时他正盯着远处站着的一位少年。

在这一片繁忙的人群中,有个静立的少年只背了一只小小的包袱,在一群大包小包来往的人群中,显得分外突兀。那少年身穿青色纻罗暗竹纹的宽大长衣,在头上包了一块同样的包布,看他的身量大约七尺高,身材......

1、码头

福州长乐港码头上客船云集,大大小小的船支随海水起起伏伏,港岸及栈桥上人声交织,摩肩接踵。

临近的一间小茶馆零星坐了几个人,洗茶饮茶,闲淡恬静,倒和码头上的繁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其中坐了一名年青书生打扮的男子,身边放了一只巨大的半人高书箱。他二十初头的样貌,虽然面色微黑,却也没有压住他极为出色的五官与骨像。书生生了一双细长的眼睛,似桃花瓣一样的眼尾向上挑起,此时他正盯着远处站着的一位少年。

在这一片繁忙的人群中,有个静立的少年只背了一只小小的包袱,在一群大包小包来往的人群中,显得分外突兀。那少年身穿青色纻罗暗竹纹的宽大长衣,在头上包了一块同样的包布,看他的身量大约七尺高,身材高挑却是极瘦,以这个身高推算,少年的年纪差不二十岁左右,脸上还带着些微婴儿肥。

少年站在人群中东张西望的似在找人,一双杏圆的大眼睛正四处张望,透着焦急。因日头太强,那张脸被晒得通红,鬓角边流下一颗小小的汗珠,怕把衣服蹭脏,他还不时躲着身周搬运货物的船工,苦力。

“老贾,你听说了没有,一年前失踪的文大人一家,在杭州附近的山中被发现了。连家人带奴仆,一家四十六口,无一生还呐。”

在书生身后,有一粗壮老汉与临桌人叹道,书生不由得收回眼神,低垂了眼睑,却是又用心听那几人谈天。

临桌的劳力大约三十多岁,听了这话,却是叹气:“唉,那文大人在此地做通判时,倒也是个好官,原以为他举家往京城而去,是得了圣旨升官呢。谁成想,是这个结果呀?”

“其实去年说文大人一家上京途中失踪,我就知道这事不好。”先开口的粗壮老汉又感叹道,“新皇登基,天下还是不太平呢,原来的叛军乱臣直接落草当地,也都是打家劫舍的活计。可惜了文大人这个好官啊。”

这两个人又感叹了两句,书生转头又去看那少年。

少年明显是在等人,看那个打扮和神态,透着不谙世事,却又带着些许的自得。一双抱着包袱的手修长白皙,一张脸虽然已晒得通红,却是不见风霜。

书生心下计较,这只怕是个偷跑出来的少爷,还不知这世道凶险。书生轻笑的摇了摇头,这样的雏儿跑出来,只怕三两下就被有心人算计了,不如……自己做个好人吧。

书生走到少年身后伸手,在他肩头轻拍了一下。

少年转身,只见身后站着的一名穿着靛蓝色直裰的年青书生,略高她一个头,身材单薄,面色有点黑,一双眼睛眯得细长,皱眉正在问他:“你可是今天要搭船出海的公子?”

少年有点迟疑,终是一点头。

书生笑着伸手对他道:“二两银子。”

少年诧异的张嘴,刚想责问怎么这么贵,那书生就一摆手,低声道:“哎,你莫叫出声来。这里人多耳杂,一会儿引了注意,你想上船都上不去。”

见少年立时收了嘴,皱眉看着他,书生又道:“你又没有路引,我带你上船可是冒着险的,若不是有这码头的常老头把你介绍给我,我才不会收你这个钱呢。二两就二两,你不爱坐就算了。”说完,那书生作势就要离去。

知道自己没有路引,根本不可能搭乘一般的车马船只,那少年人见此情景,只好开言低声叫住了他,伸手去荷包里掏钱,却又不放心的问他:“你可是这船上的老大?你可说了能算?”

书生一指远远栈道尽头的一艘船,道:“当然,就是那艘,我收了你的钱,就带你上船,再过得半个时辰就开船了。”

少年看了看,栈道尽头无数桅杆耸立如林,也不知他指的哪一条,再想了想,下了决心一般,拿出了银子,递给了那书生。

书生收了银子,转头向茶摊走去,走了两步发现少年没有跟上,不由得转头叫他。

少年不满的指向栈道:“船在那边呀?”

书生指了指地下半人高的书箱,不由分说的道:“帮我拿上船去,我带路。”

少年不情不愿的走过去,伸手惦了一下书箱,发现死沉死沉的,不由得抬眉眼愤懑的盯着书生,还没开口,书生倒说:“你怎么跟个千金小姐似的,不会是拎不动吧?”

只这一句话,少年立时鼓了气,一把拎起书箱,沉沉的压在身上。

书生走在前面,一瘸一拐,他右手撑着一把藤竹做的手杖,看那光滑的把手,可想这根杖已经跟着他有些时日了。少年不由得心想,这书生白长了一付还算好看的皮囊,竟然是个瘸子。

走得跳板上,船工们都在搬着货物、补给,少年人看到有二、三个人对着书生点头哈腰,心下才稍安,跟着书生一路行到船舱最下面。这是他第一次独自出门,还一下就要去这么远的地方,少年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被骗。

书生上得船来,让少年把书箱放到了甲板上,就躲着四下里搬货的船,带着少年一头就扎入到船的最下层舱。

躲开了太阳,船舱里有些冷,带着海水的咸臭味,少年觉得才一进入舱底,就有股极强烈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少年不禁掩鼻,皱眉想到自己要在这里上待十天,不由得心下叫苦。

书生一路走到底舱的最里面,一把拉开最里面的一个小门,回身挥手对少年道:“你先在这里躲一会儿,开船前会有官家上来查验,你可得躲好,待船儿开了,我来叫你。若是开船前就被人搜了出去,我可不退你银子。”

少年看了一眼那间舱,却是黑漆漆的不见物,才一犹豫,那书生展臂拉住他,一把将他塞了进去,反手把门关上。

门只一关上,又被少年从里面一把推开,人也窜了出来,怒道:“这也太臭了!”

书生一把又把他塞了回去,嘟囔道:“快进去!忍一时,待船开了,你尽可以在甲板上待着。”

少年想了想那二两银子,只得忍下想吐的心,不再推门。

书生看他安静下来,这才转身向甲板上走去。

门关上后,那间舱内一片漆黑,少年自腰间摸出火镰打着,只见自己身处的这个小舱室不过二跨步大小,在角落堆满了破渔网,应该是个杂物间。再抬头,只半抬手就可以摸到舱顶木板间挂着的粘腻腻沥青,粘满了污物。四周及顶棚尽是逼仄,就像被钉在棺木中一般,少年来回转身,一脸的嫌弃与忍耐,让他坐到那堆黑黝黝的破网上去,他实在狠不下心。而且,捂着鼻子也挡不住那一股股的臭味,再听着海浪拍打船身的杂音,木船一抖身咯吱吱的乱叫。猛的一个浪略大,船体一倾,带得少年在小舱里也是一个趔趄,他本能的伸手一撑,只听得掌下是“磕哧”几个闷响,少年手心里按了一片硬壳碎屑,混着滑软粘腻的手感,让他心内翻江倒海般,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少年一掌推开舱门,跪俯在舱外货物中间连连作呕,他真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舱门外寂静无声,只有头顶上甲板上传来嘈杂,是船工苦力正在搬东西。

少年擦擦手心,恨恨的心道:“我还是上甲板上,寻个货物中间躲一会儿吧,别让人瞧不见就得了。”

想到这里,在这舱底他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身子一拧,窜了上去。

出了舱门就是一堆用苫布包着的货物,少年眼见着前面就有船工搬着东西走来,他连忙一缩身窜到那堆货物的旁边,再一掀苫布,少年一缩身形便溜了进去。

他才刚藏好,却听得隔壁船上,有个小丫头焦急的高声叫唤:“小姐,小姐,你在船上吗?”

这尖脆又带着哭腔的声音把周边几条船上的人都探头往那客船看去。

尖锐的声音,引得少年又把苫布拉了条缝,也小心的看去。

隔壁的船是一艘双层客船,此时甲板上正有五六个人焦急的奔走。

“小姐!小姐!”有个小丫环打扮的姑娘一脸焦急的在甲板上全无头绪的转着乱叫,她这样子,引得船舱里的客人和杂役都探头看向她。

“明珠,你找到大小姐了没有?”从下层舱又跑上来一名壮汉,喘着粗气对小丫环道。

明珠一脸的惶恐:“二虎,这是最后一支客船了,咱们找了快一天了,大小姐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呀!”说着,她又转向一侧,指着另一艘船道:“二虎,其它客船咱们都找过了,货船我们要不要也去看看?”

少年看那丫环手指向自己这艘船,连忙缩了缩身子,往苫布及木桶堆的阴影里又闪了闪身。

二虎顺着她的手望去,却见是一艘中等体量,肮脏的货船,船身破烂不堪,怕被撞的船帮上挂着几只烂木桶,绕着黑黑的布条,随海波一涌一涌的。十几个杂役或光着上身,或穿着褴褛的布衣正呆呆的望着他们这条船上。

二虎一摆手道:“这里货船比客船多上不止三倍,咱们哪有时间一艘艘找!而且,那船那么小,一看就跑不了远路,大小姐要去的是杭州,这船恐怕去不得那么远,大小姐应该不会上那船。”

两人正说着话,有个管家一样的人从船舱里被船老大送得出来,那船老大一脸献媚的道:“林管家,所有的路引都给您看了,这船上的人确实没有您家的,放心吧!咱们福州包家镖局的家奴还敢跑?您且跟我们说一声那小贼的样子,我们找到就给您送回府上去了,而且,没有路引,哪支船也不敢收她上船的,放心她哪里也去不了。”

林管家似乎一脸不耐,不愿跟船老大应酬,随意的摆了摆手,转身看向二虎和明珠,见他二人也是一脸的惶恐,知道也没寻到人,不由得叹了口气。林管家紧走上前一步,低声对二虎道:“把人都叫回来吧,这些客船恐怕大小姐并没有上过。船老大说的对,没有路引,小姐哪里也不可能去!还是回车马店再去问问。”

二虎应了一声,去招呼他的手下。

林管家却是叹了口气,不由得压低了声音,无比气恼的斥责明珠:“你也是,大小姐这一早就没吃早饭你不来报,偏等到日上三竿才报,你这个贴身丫环算干什么吃的?”想了想,又恨道:“这大小姐也是,咱们这包家镖局的声誉是好来的吗?她这一丢,咱们福州第一镖局的脸面都得丢尽,自家大小姐都看不住,谁还敢找咱们送镖!”

明珠听得有些急了。从早上天还没亮,小姐就寻了这样那样的事由,把所有的婆子丫环都支了出去,那时,她哪里知道小姐要离家出走呀!作为贴身丫头,她也是被小姐推去找绣线,一大堆各样的红,说是要学绣牡丹,她带着二个小丫头找了快一个时辰才凑上小姐要的线。回了房,她就发现小姐不见了,院中找寻了一遍,发现了满满一信封的身契,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和小姐院里所有人的。她这才慌了神,赶紧去找老爷夫人。

老爷看了那一信封的卖身契,再听说大小姐包秀秀已不见踪影,立时明白了,一张脸恨的狰狞,咬牙狠狠的道:“今天晚上之前,找不到这丫头,我便与她断了亲缘,是生是死都且由她去吧!”一拂袖转身回了内堂。

夫人立时哭得惨了,让丫头去找:“大小姐把你们的身契留下,不过是不想让我们迁怒于你们,大小姐心善如此,你们也一定要寻她回来!可不能由得她胡来啊!”也是因此,府中一下派出了二个管家,十多个镖师护院,十多个小厮丫头出来,找这水陆码头。

想到老爷说要与小姐断了关系,又想起小姐为了她们不受牵连,特意找出来的身契,明珠不由得眼中流泪,大声对着客船船舱里叫道:“大小姐,你要是在船上,快些出来吧!老爷……老爷他要不认你了!”

连着喊了几声,那声音娇娇戚戚,惨淡无比,让船上的人听了也有几分动容。

悠扬的,明珠身后那艘破货船有船工大叫了一声:“锚~~起~~浪~~涌~~落~~帆~~船行喽~~~~~”

明珠吓得转了身去看,却见那破船抖了几抖,硬帆儿落下展了开来,硬硬的拦了风,转了船身向茫茫大海驶去。

泪眼模糊的,明珠转了头回来,跟着林管家和二虎下得船去。

 

 

 


西楼听书

师爷请上座

引子

是台风大作,让这白昼也如夜一般的黑。

涌起的海浪冲击着怪牙嶙峋的海岛岸崖,一片汹涌中,浪花如雪,压着如漆的浪涌,好像千万只海怪要吞食掉岛屿一般。

位于小海岛西南侧的一个天然海湾里有间船坞。若不是这个小海湾,这样猛烈的台风,只怕有什么船坞也都被掀飞了。

船坞是依着山崖而建,外面修了一个闸门房,再往深里就是一个溶洞。海水从门闸处涌进来,涌入溶洞的深处,兵卒们就利用这个天然的条件,沿着海在洞壁上开凿出一道四人宽的石路,而船则可以停在海中,被锚绳紧紧缚住。

此时又是一阵风雨雷电大作之机,风雨声像自空中突袭而来的怪兽,贴着船坞屋顶呼啸而过,从缝隙间挤入的风带尖锐的哨音。

从船坞闸外涌进...

引子

是台风大作,让这白昼也如夜一般的黑。

涌起的海浪冲击着怪牙嶙峋的海岛岸崖,一片汹涌中,浪花如雪,压着如漆的浪涌,好像千万只海怪要吞食掉岛屿一般。

位于小海岛西南侧的一个天然海湾里有间船坞。若不是这个小海湾,这样猛烈的台风,只怕有什么船坞也都被掀飞了。

船坞是依着山崖而建,外面修了一个闸门房,再往深里就是一个溶洞。海水从门闸处涌进来,涌入溶洞的深处,兵卒们就利用这个天然的条件,沿着海在洞壁上开凿出一道四人宽的石路,而船则可以停在海中,被锚绳紧紧缚住。

此时又是一阵风雨雷电大作之机,风雨声像自空中突袭而来的怪兽,贴着船坞屋顶呼啸而过,从缝隙间挤入的风带尖锐的哨音。

从船坞闸外涌进的海水,把停在里面的四支大船带着相互撞在了一起,发出让人牙涩欲倒的“咯吱吱”声。

在这一片漆黑的船坞里,陈老六一手拎枪,一手举着蜡烛,颤颤微微的走在前面,他身后跟着两个兄弟。大家在这样的环境里,都是有些胆儿颤,几个人几双眼睛紧张的盯着四周的黑暗。

烛火只能照亮他们七八步远的地界,船坞里其它地方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

“妈的,”陈老六骂了一声,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杨三儿说这里有人?我怎么没看到?”

今天是他们小队当值,队里最胆小的杨三儿刚才来船坞巡查,非说看到鬼了。

陈老六是队长,听了这话,怕是有人潜入船坞,今天又是他们当值,就带着剩下的二个兄弟跟着杨三儿来船坞看看。

而刚刚,他们才进入没一会儿,一阵风雨声袭来,船坞里怪音不断,直吓得带头的杨三儿“嗷~~”一嗓子跑没影了。3

风雨突然弱了下来,没有雷声,倒显得船坞里安静了些,除了海浪涌入的声音,就只有三个人身上蓑衣上流下雨水滴落地面的声音。

寂静中,跟在陈老六身后的一个兄弟突然指着前方颤音道:“有什么过来了?”

几人都看向深处的黑暗,却是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呼叫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海……海夜叉……”是杨三儿颤抖的声音,这家伙一脸张皇的奔回来,五官因惊吓都扭曲到了一处,“海夜叉来索命啦!救命啊!”

杨三儿看到前面陈老六的烛火,如见了救星一般,一路趔趄的奔了过来,一把握住陈老六,吓得带着哭腔摇着道:“他……他们来……索命啦!”说完,惊恐的回首看向深深的黑暗中。又惊惧的大叫一声,撞开三人夺路而逃。

三人呆了一下,却听到黑暗中依然有脚步声向着他们奔过来,是个高大的黑影带着轰轰的巨响奔近了他们,只一瞬间就自黑暗中显了出来。

陈老六看了那个轮廓,瞪大了眼睛,吓得头发都快立起来了,只觉得混身如坠深海,动也没有力气动一下。

微弱的烛火映出来的身影足有两人高,红色怒发直竖,青紫色的瘦长脸庞凶神恶煞,两颗獠牙支在嘴外。

“海……海夜叉!”跟在陈老六身后的兄弟也吓得转身就走,跑了两步,却见陈老六还傻在当场,又赶回去一把拉住他,拖着他往外跑去。

陈老六这才醒悟过来,也是吓得大叫一声,手里的烛火脱手而出,也滚落几转,灭了。

船坞里立时漆黑一团,几个人惨叫着,跌跌撞撞的摸黑跑出闸门。

才一出来,猛烈的雨水兜头浇了下来,炸雷似就在头顶响起,一片风雨力大的可以裹挟着人飞起来,三个人手拉手才稳住身形。

就在他们回首想看看海夜叉追出来没有时,他们头顶上又响起一阵猛烈的厉风声,搂头盖顶的就砸了下来。

他们只一抬头,是一根铸铁铜芯的炮管冲下来。

陈老六只觉得腿上一凉,“轰”的一声,他们三个人就被炮管撞得飞了出去,再撞上对面的山崖,几个人像破口袋一样再翻回地下。那两个兄弟立时就已死了。

陈老六见他们俩个头上流出红白相间的液体,脑浆崩裂。

爬不起来的陈老六觉得自己一条右腿骨头断了,此时无法动弹,传来像刀砍过一般的痛,他不由得杀猪般的叫了起来。

莫说是台风天了,就是平时,这船坞若无人上岛,也是没有人随便过来的。

陈老六扯着嗓子叫救命!却是感觉叫天唤地都不灵呀!

偏偏此时,雨幕中有人迈腿站在了嚎叫不止的陈老六面前。

陈老六一个激灵,抬头想看清来人,却被雨水冲了满头满脸,雨水扎的眼睛生痛。

“啊!你是谁!”陈老六抬手抹去眼窝里的雨水、泪水,看清了来人戴着一张青紫色的海夜叉面具,却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句,就被一只三股钢叉直直的插入了胸前,血水纷飞,却立时被大雨冲散。

雨还在下,风也依然猛烈,陈老六再发不出呼救,他抓着没入胸前的钢叉柄,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摘下面具。

又吐出几口鲜血,再无声息。

风雨侵袭过海滩、船坞,除了三具死尸,就只剩了一根炮管。

“队长!”先夺命跑走的杨三儿只怕是等了半天也不见同伴回来,便又壮着胆跑回来寻他们,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抖着腿又回到船坞前。

“啊!啊!”当他看清了雨幕中的情景,杨三儿一个屁墩坐在地上,全身止不住的抖动。

他鼓了好几次力气,终于站了起来,再嚎了一声:“杀人啦!!海夜叉索命杀人啦!!”拔腿就往军营跑回去报信了。

 

 

 


西楼听书
师爷,你说你没事老调戏人家秀秀...

师爷,你说你没事老调戏人家秀秀,这下傻了吧?被扑倒了吧?你呀,就从了大人吧。

师爷,你说你没事老调戏人家秀秀,这下傻了吧?被扑倒了吧?你呀,就从了大人吧。

西楼听书

时光静好,四季更迭,春花秋月,夏荷冬雪,惟愿与你相伴到老。多人广播剧《师爷请自重》第三季,马上就在喜马拉雅上线,静待您的光临。西楼听书。

时光静好,四季更迭,春花秋月,夏荷冬雪,惟愿与你相伴到老。多人广播剧《师爷请自重》第三季,马上就在喜马拉雅上线,静待您的光临。西楼听书。

意大利在逃意大利炮

求个意见

        我想写一个德哈的长文,长的(我又双叒叕在给自己挖坑)走剧情的那种

        我基本上大纲都列好了 ,虽然我觉得他活不过十篇,但人总要自信一些嘛。还记得我的六个点儿吗?【……】那里面哈利老二的一个前情提要(?

感觉他应该写不出来

有要看的吗?

评论嗷!不然(文)就毁灭了

        期末考之前大概率不会更太多东西,...

        我想写一个德哈的长文,长的(我又双叒叕在给自己挖坑)走剧情的那种

        我基本上大纲都列好了 ,虽然我觉得他活不过十篇,但人总要自信一些嘛。还记得我的六个点儿吗?【……】那里面哈利老二的一个前情提要(?

感觉他应该写不出来

有要看的吗?

评论嗷!不然(文)就毁灭了

        期末考之前大概率不会更太多东西,基本就周六周天吧

        爱你们么么叽(英语老si同款)

✿✿ヽ(°▽°)ノ✿

西楼听书
西楼在喜马拉雅上的第一本原创小...

西楼在喜马拉雅上的第一本原创小说就要完结啦!想请大家去捧捧场啊!喜马拉雅搜西楼听书或者《红妆巡按》就可以找到我啦!

西楼在喜马拉雅上的第一本原创小说就要完结啦!想请大家去捧捧场啊!喜马拉雅搜西楼听书或者《红妆巡按》就可以找到我啦!

西楼听书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高。 本图创...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高。

本图创意和构图内容均抄袭的喜喜果大大,本人自叹功力太弱,虽耗费一天临摹却画不出喜喜果大大的万分之一,大家可以去喜喜果大大的原图看,若有冒犯,小人立即删除。但是,真是太喜欢这个图了,感觉把秀秀和师爷的特性表露无疑。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高。

本图创意和构图内容均抄袭的喜喜果大大,本人自叹功力太弱,虽耗费一天临摹却画不出喜喜果大大的万分之一,大家可以去喜喜果大大的原图看,若有冒犯,小人立即删除。但是,真是太喜欢这个图了,感觉把秀秀和师爷的特性表露无疑。

西楼听书
各位喜欢非秀的同好们,喜欢看续...

各位喜欢非秀的同好们,喜欢看续文的也可以移驾百度贴吧,我们的好多朋友都在那里写续文啦!还有,西楼在喜马拉雅正在演播我自己写的第一本非秀同人小说,后续还有三本会播出,欢迎大家去捧场。下面是传送门:http://xima.tv/YNt9Vm?_sonic=0

如果传送门不行,在喜马拉雅搜西楼听书也可以找到我,谢谢大家。

各位喜欢非秀的同好们,喜欢看续文的也可以移驾百度贴吧,我们的好多朋友都在那里写续文啦!还有,西楼在喜马拉雅正在演播我自己写的第一本非秀同人小说,后续还有三本会播出,欢迎大家去捧场。下面是传送门:http://xima.tv/YNt9Vm?_sonic=0

如果传送门不行,在喜马拉雅搜西楼听书也可以找到我,谢谢大家。

西楼听书
节选自《一世倾心》——元霄节...

节选自《一世倾心》——元霄节

“师爷,姜水做好了!”门外随侍捧着二杯热腾腾的姜水。

进来后,随侍小心的询问晚饭要在哪里吃,厨房已经都准备好了!

刘非看了看秀秀,因为留在驿馆人少的缘故,花厅里今天就没有摆放火盆。此时,外面的雪倒是越下越大,秀秀的屋里,一只大火盆把室内熏得如春温暖!

秀秀指着外间的贴花罗汉榻道:“就放那吧!我跟师爷在这儿吃!”

随侍应了一声转身去布置!

转过身,看到刘非有微微的诧异,秀秀一笑:“怎么?”

“没事!”

罗汉榻上的小桌转眼摆上了四菜一汤,秀秀早换了一身随意的衣服,学着儒者的样子,伸手请刘非上座!

刘非看着那菜,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大雪,轻轻一笑,转身出了...

节选自《一世倾心》——元霄节

“师爷,姜水做好了!”门外随侍捧着二杯热腾腾的姜水。

进来后,随侍小心的询问晚饭要在哪里吃,厨房已经都准备好了!

刘非看了看秀秀,因为留在驿馆人少的缘故,花厅里今天就没有摆放火盆。此时,外面的雪倒是越下越大,秀秀的屋里,一只大火盆把室内熏得如春温暖!

秀秀指着外间的贴花罗汉榻道:“就放那吧!我跟师爷在这儿吃!”

随侍应了一声转身去布置!

转过身,看到刘非有微微的诧异,秀秀一笑:“怎么?”

“没事!”

罗汉榻上的小桌转眼摆上了四菜一汤,秀秀早换了一身随意的衣服,学着儒者的样子,伸手请刘非上座!

刘非看着那菜,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大雪,轻轻一笑,转身出了屋,远远道:“等我一下!”

过了一会儿,刘非拿了二样东西来——一只小泥炉,一坛酒。

秀秀看着他自火盆里夹起二块碳放在一只小泥炉里,再放上一只瓷盆,放好水。最后,自酒坛里倒出一壶酒放在水中温着。

“你不会让我喝酒吧?”秀秀惊问。

刘非却坦然的坐在榻上:“如何?绿蚁新醉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可是我珍藏了许久的醉红尘,又不会灌你到醉!怡情怡景而以!”

秀秀看着窗外的漫天雪幕,一片寂静中,只听雪片飘落到檐前大红灯笼上的声音,点头轻声道:“你要是敢借着喝醉了……”

还没说完,刘非却是一笑:“你外面有三班衙役,只要你一声招呼,随时都能把我叉了出去!我敢吗?”

秀秀一笑,二人坐下吃饭!

酒尽菜清,二个人都有微微的熏。看窗外雪花飘落,听落尽缤纷,却都舍不得散!

明天,就又是人前人后。

他们把小桌搬到一边,靠在罗汉榻的一侧,看着外面的雪花,随意的聊着,却小心的躲开科考、时间、文大人……

烛火不知什么时候灭了,却谁也不动,不想再去续点上一只!

话语越来越少,越来越慢,许久,都没有人说话。四下里,只能听见二个人的呼吸,和雪地里沙沙的落雪之声。

刘非突然只觉肩头一沉,秀秀困得支撑不住,靠在他肩头沉沉睡去。才说了一半的话,停了下来,刘非转头看着她,一动都不敢动……

谁都不知道要如何一路走下去,只有走了,才知道!

才能看清,是一段姻缘还是孽缘!

那些棱角,那些争执,总要通过些许磨烁才能打磨如玉!

如同两个泥人,相遇,打碎,和在一起,再重塑一个你我!

你总是说,我是我改变了你,重塑了你!

你可知,我也为你改变了多少!

转眼天明,秀秀醒来,睁开眼睛,看到刘非坐在身边,一脸苍白却幸福的笑。

大惊失色:“我们……”

刘非轻松的跳下榻来,活动了活动腰身,看着窗外渐亮的天光自嘲道:“我还要接着练功呀!累死我了!一动都不敢动呀!”头也不回的离去。

秀秀看着那个捂着后腰,一瘸一拐的身影,轻笑出声!

 


西楼听书
《大画女巡按》,故事和分镜都是...

《大画女巡按》,故事和分镜都是抄袭喜喜果大大,如有冒犯,我会立即删除。

《大画女巡按》,故事和分镜都是抄袭喜喜果大大,如有冒犯,我会立即删除。

西楼听书

江南七月,草长莺飞,夏夜流萤飞舞,苏州河上船行如织,水中偶尔还会漂来一二盏河灯。刘非陪秀秀在河边放走一盏白色的河灯,为此间死去的所有人祈福。站在河边看河灯漂走,二人却谁都不愿说话。

秀秀先打破了沉默:“师爷,人生一世,真的要二个人长相厮守吗?”

刘非不解的看着她,从花亭湖回来,刘非便觉得秀秀好似不太对劲。

秀秀避开刘非视线,接着道:“人生一世,有相聚,更多的却是分离。就算结下连理,几十年后,面对的依然是长久的分离。那时孤苦一人,独抱回忆,岂不是凄苦无比?”说到此处,秀秀放眼看向河水的远方,陷入了沉默。

刘非好似明白秀秀想说的是什么,思量了一下,才要张口,却见秀秀转过身来,泪流满面。...

江南七月,草长莺飞,夏夜流萤飞舞,苏州河上船行如织,水中偶尔还会漂来一二盏河灯。刘非陪秀秀在河边放走一盏白色的河灯,为此间死去的所有人祈福。站在河边看河灯漂走,二人却谁都不愿说话。

秀秀先打破了沉默:“师爷,人生一世,真的要二个人长相厮守吗?”

刘非不解的看着她,从花亭湖回来,刘非便觉得秀秀好似不太对劲。

秀秀避开刘非视线,接着道:“人生一世,有相聚,更多的却是分离。就算结下连理,几十年后,面对的依然是长久的分离。那时孤苦一人,独抱回忆,岂不是凄苦无比?”说到此处,秀秀放眼看向河水的远方,陷入了沉默。

刘非好似明白秀秀想说的是什么,思量了一下,才要张口,却见秀秀转过身来,泪流满面。

“我已失去过一次最爱的人,我的心,已经无法再次承担那么沉重的伤痛。”秀秀看着刘非,泪水流了下来,“所以,我宁愿从现在起,就一个人,这样孤单下去。至少,我不会再为失去而痛苦。”

话已说完,秀秀转身背向刘非而行,将刘非和他想说的千言万语留在了当场。只有夜风在二人之间轻轻吹过。

秀秀不是明白刘非的心意,她不能、不愿、不敢去面对。更不敢面对的,是秀秀心里那一份情愫。所以,她只想把这一切在还没成形前打散。

刘非无比失落的看着秀秀离去的背影,总是这样,只有在她看不到的时候,才敢用充满温柔的眼神看她。刘非愿意把这一片深情永远埋在无人知的角落,哪怕,自己会伤心,可只要有这一份情在,他可以不要任何回应。

在他们离散的时候,在他们没有看见的,身后那一片深蓝如幕的夜空中,突然飘起了漫天的孔明灯。深蓝的夜幕中,无数只温暖的孔明灯漫舞飘动。美丽的孔明灯呵,你那么美丽的飞升,可知道这美丽的背后连接的是死亡,你将在你最美丽的时候,化做一团艳丽的火焰,在夜风中灰飞烟灭……

——节选 自《月照花满江》第一卷 江南月【图片】

西楼听书
江南七月,草长莺飞,夏夜流萤飞...

江南七月,草长莺飞,夏夜流萤飞舞,苏州河上船行如织,水中偶尔还会漂来一二盏河灯。刘非陪秀秀在河边放走一盏白色的河灯,为此间死去的所有人祈福。站在河边看河灯漂走,二人却谁都不愿说话。

秀秀先打破了沉默:“师爷,人生一世,真的要二个人长相厮守吗?”

刘非不解的看着她,从花亭湖回来,刘非便觉得秀秀好似不太对劲。

秀秀避开刘非视线,接着道:“人生一世,有相聚,更多的却是分离。就算结下连理,几十年后,面对的依然是长久的分离。那时孤苦一人,独抱回忆,岂不是凄苦无比?”说到此处,秀秀放眼看向河水的远方,陷入了沉默。

刘非好似明白秀秀想说的是什么,思量了一下,才要张口,却见秀秀转过身来,泪流满面。...

江南七月,草长莺飞,夏夜流萤飞舞,苏州河上船行如织,水中偶尔还会漂来一二盏河灯。刘非陪秀秀在河边放走一盏白色的河灯,为此间死去的所有人祈福。站在河边看河灯漂走,二人却谁都不愿说话。

秀秀先打破了沉默:“师爷,人生一世,真的要二个人长相厮守吗?”

刘非不解的看着她,从花亭湖回来,刘非便觉得秀秀好似不太对劲。

秀秀避开刘非视线,接着道:“人生一世,有相聚,更多的却是分离。就算结下连理,几十年后,面对的依然是长久的分离。那时孤苦一人,独抱回忆,岂不是凄苦无比?”说到此处,秀秀放眼看向河水的远方,陷入了沉默。

刘非好似明白秀秀想说的是什么,思量了一下,才要张口,却见秀秀转过身来,泪流满面。

“我已失去过一次最爱的人,我的心,已经无法再次承担那么沉重的伤痛。”秀秀看着刘非,泪水流了下来,“所以,我宁愿从现在起,就一个人,这样孤单下去。至少,我不会再为失去而痛苦。”

话已说完,秀秀转身背向刘非而行,将刘非和他想说的千言万语留在了当场。只有夜风在二人之间轻轻吹过。

秀秀不是明白刘非的心意,她不能、不愿、不敢去面对。更不敢面对的,是秀秀心里那一份情愫。所以,她只想把这一切在还没成形前打散。

刘非无比失落的看着秀秀离去的背影,总是这样,只有在她看不到的时候,才敢用充满温柔的眼神看她。刘非愿意把这一片深情永远埋在无人知的角落,哪怕,自己会伤心,可只要有这一份情在,他可以不要任何回应。

在他们离散的时候,在他们没有看见的,身后那一片深蓝如幕的夜空中,突然飘起了漫天的孔明灯。深蓝的夜幕中,无数只温暖的孔明灯漫舞飘动。美丽的孔明灯呵,你那么美丽的飞升,可知道这美丽的背后连接的是死亡,你将在你最美丽的时候,化做一团艳丽的火焰,在夜风中灰飞烟灭……

西楼听书
下了好大的雪呀!看着窗外厚密的...

下了好大的雪呀!看着窗外厚密的雪雾,秀秀突然轻声道:“我想出去走走!”刘非放下手中的茶杯,探头看了看外面,摇头:“冷!你的脚……”转眼看到那双期待的眼睛,马上转为笑意:“好!”刘非一手持伞,一手扶着秀秀,走在厚厚的雪地里,慢慢的,一点点的。雪地上,留下一长串深深的脚印!人生路也是这样吧!你若只看到漫天大雪的举步维艰,只怕就看不到素裹银川;你若只看到雪骤天寒的滴水成冰,只怕就看不到晶莹玉雕;你若只看到雪封前路的前路茫茫,只怕就看不到白山黑水别有洞天!就这样在雪中轻走慢聊,指点江山。秀秀固执的把伞收起,二个人顶着雪,只一瞬,就一头白雪。看着对方的样子,轻轻的笑。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不用打伞,是不...

下了好大的雪呀!看着窗外厚密的雪雾,秀秀突然轻声道:“我想出去走走!”刘非放下手中的茶杯,探头看了看外面,摇头:“冷!你的脚……”转眼看到那双期待的眼睛,马上转为笑意:“好!”刘非一手持伞,一手扶着秀秀,走在厚厚的雪地里,慢慢的,一点点的。雪地上,留下一长串深深的脚印!人生路也是这样吧!你若只看到漫天大雪的举步维艰,只怕就看不到素裹银川;你若只看到雪骤天寒的滴水成冰,只怕就看不到晶莹玉雕;你若只看到雪封前路的前路茫茫,只怕就看不到白山黑水别有洞天!就这样在雪中轻走慢聊,指点江山。秀秀固执的把伞收起,二个人顶着雪,只一瞬,就一头白雪。看着对方的样子,轻轻的笑。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不用打伞,是不是就能与你共白首……明天就是正月十六了,过了这一天,所有的人都会回来!那时,我们这短短的二人时光就此结束!想想竟有一点点惋惜!自雪中回来,刘非帮秀秀打散秀发,轻轻的用水冲着上面的点点雪水!看着秀秀侧着身,一头乌黑秀发如瀑倾泄,背襟与黑发间,露出那一弯白晰的脖颈,刘非呆呆的悼念,快乐的时光匆匆!“喂,水没有了!”秀秀轻声唤回他神游的思绪。猛然惊醒,刘非连忙将铜盆放下,转身去提另一壶水,以掩示自己的失态!秀秀擦干头发,随意的挽在身后,微笑对刘非道:“我来帮你!”刘非却慌得只摆手!最后,架不住秀秀使用武力,只好就范,乖乖的坐在椅上,让秀秀把头发冲洗干净。看着刘非有些狼狈的坐在面前,用干布擦头发,一身的水。秀秀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自嘲的笑:“看来,我做什么都没你做的好!你看我弄了你一身!”刘非却是幸福的笑而不语!弄一身水算什么,就是把我淹死在这盆里,我都心甘情愿!

西楼听书
秀秀在身后轻轻嗯了一声,再没声...

秀秀在身后轻轻嗯了一声,再没声音。刘非不解的回头看了她一眼,却见秀秀遮遮掩掩的抬着袖子,盖着半边脸,“怎么了你?”秀秀红着一张脸,尴尬的指了指路边道:“方才路过几个人,都很奇怪的看着我们。你看我穿成这样……”刘非收回思绪,方才一直在想案子的事,还真没注意到,秀秀此时着大红的七品官服,二个大男人手拖手走在夜色中,路人不指指点点才怪。“哈哈哈!”刘非大笑,自责道:“我是真给忘了!快走,回去吧。”说是这么说,手却是自始至终没有松开,二个人快步向驿馆走去。

秀秀在身后轻轻嗯了一声,再没声音。刘非不解的回头看了她一眼,却见秀秀遮遮掩掩的抬着袖子,盖着半边脸,“怎么了你?”秀秀红着一张脸,尴尬的指了指路边道:“方才路过几个人,都很奇怪的看着我们。你看我穿成这样……”刘非收回思绪,方才一直在想案子的事,还真没注意到,秀秀此时着大红的七品官服,二个大男人手拖手走在夜色中,路人不指指点点才怪。“哈哈哈!”刘非大笑,自责道:“我是真给忘了!快走,回去吧。”说是这么说,手却是自始至终没有松开,二个人快步向驿馆走去。

西楼听书
在老福特磕我爱了十多年的CP,...

在老福特磕我爱了十多年的CP,好冷啊。相信在这里,没有几个人会知道她们吧。但是,我还是喜欢她们,无处发泄,就发到这里吧,管她有没有人看呢。

在老福特磕我爱了十多年的CP,好冷啊。相信在这里,没有几个人会知道她们吧。但是,我还是喜欢她们,无处发泄,就发到这里吧,管她有没有人看呢。

啵飞丝

片段1

伪骨科 


“surprise!”易烊千玺一推开门就被一个红色的身影撞了个满怀,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任由那团红色箍住自己的手臂,不安生的脑袋搭在他的肩上摇来摇去像是只撒娇的小猫,温热的鼻息铺在脖颈间,引起丝丝电流般的酥麻。他有些愣怔,自从家里那位作天作地的小子被老头子硬是逼去两千公里以外的B大上学后,似乎很久没有和别人如此亲密地接触过了。


“千玺,生日快乐。”


熟悉而又久违地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


臭小子回来了。


他内心满是欢喜,但还是不动声色地推开身上挂着的人,挑了一个不冷不淡地语气,“你怎么回来了?明天不还有课吗?”


“上课难道有你的生日重要吗?“王...

伪骨科 


“surprise!”易烊千玺一推开门就被一个红色的身影撞了个满怀,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任由那团红色箍住自己的手臂,不安生的脑袋搭在他的肩上摇来摇去像是只撒娇的小猫,温热的鼻息铺在脖颈间,引起丝丝电流般的酥麻。他有些愣怔,自从家里那位作天作地的小子被老头子硬是逼去两千公里以外的B大上学后,似乎很久没有和别人如此亲密地接触过了。


“千玺,生日快乐。”


熟悉而又久违地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


臭小子回来了。


他内心满是欢喜,但还是不动声色地推开身上挂着的人,挑了一个不冷不淡地语气,“你怎么回来了?明天不还有课吗?”


“上课难道有你的生日重要吗?“王俊凯挑了挑眉,直直地盯着推开他之后双手明显有点无措地变扭地解领带的人。


“又不是什么整生日,没必要回来,让孙叔给你买好明天早上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去,别耽误了学业,到时候老头子又要骂你了。”领带越解越乱,易烊千玺着急地有些脸红。


“老头子这么些年也没少骂我,习惯了,倒是你,笨蛋吗,连领带都不会解了。“王俊凯突然凑近,调皮地用手戳了戳某个笨蛋通红的小脸蛋。


易烊千玺气急败坏地剁了他一脚。


某人疼的嗷嗷叫还不忘给罪魁祸首把绕的乱七八糟的领带给解开来。


昨天点的梗之一,就先写一个片段咯,是甜是虐看我心情吧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