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绚辉龙

448浏览    13参与
白梦溪

第九章 宫廷料理?

      “别那么紧张嘛,我又不是什么凶龙,如果是的话我也不会让你们进来这里啦哈哈哈哈哈.....”绚辉龙看到天廻的紧张表情,打着哈哈调侃自己,让天廻压力减少了许多。


      “天廻应该没见过我,所以找我有事的应该是你吧天彗。大老远从海的对岸来到这里....啊,不过你飞的快,这点距离也不算什么。”


      “我来这里找你学料理了。”...


      “别那么紧张嘛,我又不是什么凶龙,如果是的话我也不会让你们进来这里啦哈哈哈哈哈.....”绚辉龙看到天廻的紧张表情,打着哈哈调侃自己,让天廻压力减少了许多。


      “天廻应该没见过我,所以找我有事的应该是你吧天彗。大老远从海的对岸来到这里....啊,不过你飞的快,这点距离也不算什么。”


      “我来这里找你学料理了。”


      ..........................


      “.....到底是哪位伟大存在让你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握住天彗的手,绚辉龙像是看到了惊天的大新闻一样震惊的看着天彗,天廻在旁边擦了擦不存在的汗点头表示同感。


      “嘛....这个问题啊.......”心虚的转头,天彗实在想不出要怎么解释那未知的声音,如果说那是天上传来的声音?肯定不会信吧....不会信?


      “是来自上天传来的声音哒!”“........”


      看着用爪子指着天空的天彗,绚辉龙叹了一口气,深呼吸——


      “幼龙才会信的吧!”“啊哈哈哈哈哈.....”


      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天彗只能装傻蒙混过关,也不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但是天廻悄悄靠近天彗,在耳边低笑着说了一句:“别的龙可能不信,但我信你说的是真的,毕竟我们是情侣嘛~”


      莫名的绯红爬上脸颊,天彗感觉自己和吃了蜜糖一样心里暖暖的,偏头对着天廻便不留痕迹地亲了他一下。轻微的触感从嘴角传来,天廻被突如其来的轻吻整的一愣,反应过来后羞恼似的瞪了一眼天彗便害羞的转过头背对他,引得绚辉龙在一旁偷笑。


      “不愧是情侣,姐姐我都想找个伴侣了呢。嗯~回到正事吧,跟我来。”拖动着沉重的身躯,绚辉龙向两龙示意,缓缓往一面墙壁爬动。


      随着绚辉龙的吐息,原本坚硬的墙壁慢慢融化,露出藏在背后的隧道。跟着绚辉龙,天彗和天廻感觉到环境的温度越来越高,除了本身就对高温有耐受的天彗和以操控高温为能力的绚辉龙,天廻龙在逐渐提高的温度下不得不细细喘气,将翼爪张开增加表面面积来散热。


      “张嘴。”“啊?唔——”


      从旁边挖了一块像冰一样的晶体和伴生的蘑菇,天彗将它含在嘴里嚼碎,在天廻疑惑地望过来的时候吻住天廻,把口中的混合物渡过去天廻的口中。吞下去时,清凉的感觉遍布全身,身体的热度也逐渐消散,不过天廻并不在意这些:


      “彗...!明明我自己也能.....”“不就是确认这些东西的安全性嘛~还是说.....”


      用自己的喙蹭了蹭天廻的脸颊,天彗眯着眼看着天廻:


      “你不喜欢?”“.........没说不喜欢啦...”


      “那就是喜欢咯~”


      在一番嬉戏(打情骂哨)后,天彗和天廻已经跟随绚辉龙到达了最深处,整个地形像是一个甜甜圈一样,中间有一个耸立起来的锥形石柱,上面可以依稀看见那些因为高温融化后凝结的钟乳石状的矿物,整体看起来像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仅仅依靠着灼热的岩浆所发出的明黄色光芒就足以照亮这整片区域。


      “绚辉龙你可真是选的好地方啊,就在龙脉的旁边,还有这么多矿物。”


      “哼哼~可别小看你绚辉龙姐姐哦,我眼光可好了,这里的结构让整个洞穴四通八达,就算有外来的威胁我也能凭着这里的地形躲避。不过最近有一位外来的客人在龙脉最集中的地方待着,还引来各处的古龙,是要搞庆典之类的吗?你有什么头绪吗天彗。”


      叉着腰(?),绚辉龙自豪的炫耀自己的这一片住处。但在说完后,绚辉龙回忆起了最近奇怪的现象,对于这片大陆上的新来客还是颇为疑惑,于是向天彗问道。


      “.......我也不清楚,我去过那么多地方也没见过这样特殊的古龙,有可能是新加入古龙家庭的古龙吧。”翻查着自己脑海里的记忆,再归纳自己所观察到的现象,天彗勉强总结出‘这可能是新的古龙’的暂时推论。


      “新的古龙啊....真期待和这孩子会面呢~”想象着这位新成员的样貌,绚辉龙对他充满了期待。过一会,绚辉龙将脑海里的想法抛开,突然转过身子。


      在两龙一脸疑惑的时候,绚辉龙像是酝酿好了一样突然转过来:


      “料理的核心是什么?是奢华!是艺术!没有吸引力的料理并不能算作一个餐点,好看的料理才是王道!金银?宝石?都可以加入烹饪的过程!想要做出好看又好吃的料理,贵金属和各种宝石是必不可缺的!当任何龙看到会发光的餐点都会为这精致的料理所感动!不过在烹饪的过程中,我们也要平衡口感和味道,让做出来的食物在不失滋味和口感之余也能营造出好看卖相.....”


      “........”“怎么了嘛?”


      奇怪但又挺合理的料理知识增加了!


      默默记下,天彗眯着眼看了天廻一眼,眼神中所表达的意思让天廻一个激灵。


      不会让我试吃吧......


      “总括而言,一个好的料理无论是视觉上还是味觉上都需要做到一个均衡并且能互相配合,这样不仅能提高食欲而且吃下后的满足感也会得到一个质的提升。这里是我自己无聊时候写的一些料理制作方法,希望你能参考这些做出满意的料理吧。”


      在旁边的洞穴里拿出了几块纤薄的金属板,上面有大量被高热融化形成的细密凹痕,在角落处还会镶嵌和内容相关的矿物,整体看上去比起料理书更像一本订装精致的图鉴。


      “反正这是我无聊的时候做的东西,那就送给你吧!”将这些金属板递给天彗龙,绚辉龙挥了挥手大方的将这些全部送出去了。不过天彗接住这些金属板的时候却是另一番感受:


      “好重......”这些加起来只有自己翼肢一半大小的金属板居然重到需要用上翼肢才能勉强拿起来,天彗放下了这些金属板,求助的眼神投向了天廻。


      “我帮你拿一些吧,真是的,可以多依靠一下我嘛.....”用翼爪抬起了一半金属板举在自己的背脊上,天廻向天彗像小孩子一样抱怨道。天彗听到便走近他,用右前爪勾住天廻的左前爪:


      “那我现在不就是在‘依靠’你吗~”“?!”


      还没等天廻反应,天彗向绚辉龙告别后便拉着他快步离开地脉的黄金乡:


      “你慢点我跑步节奏上不来了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边跑着,两龙欢脱的笑声传遍了这整片地方。

白梦溪

第八章 地脉的黄金乡【日常】

      看着那一艘船被巨浪拍上悬崖的时候,天彗和天廻只能在一侧的悬崖目瞪口呆地看着:


      若要说刚才的狂风巨浪都是小意思,那么现在就如同一双大手用力搅拌着这片海域,海天颠倒。钢龙和溟波龙在这里面吵得不可开交,偶然还会传来两者的吼声。


      天彗看着事情越演越烈,自觉自己和天廻在旁边旁观也有点太过不负责任了,于是叮嘱了天廻几番后从岩壁背后爬出来,踩着岩壁一跳,展开翼肢便往高空飞去。...


      看着那一艘船被巨浪拍上悬崖的时候,天彗和天廻只能在一侧的悬崖目瞪口呆地看着:


      若要说刚才的狂风巨浪都是小意思,那么现在就如同一双大手用力搅拌着这片海域,海天颠倒。钢龙和溟波龙在这里面吵得不可开交,偶然还会传来两者的吼声。


      天彗看着事情越演越烈,自觉自己和天廻在旁边旁观也有点太过不负责任了,于是叮嘱了天廻几番后从岩壁背后爬出来,踩着岩壁一跳,展开翼肢便往高空飞去。


      “别受伤了呀!”“好!”


      到达了平流层,天彗往下看就看到厚密的云层和几个风眼,就像天灾的大杂烩一样。虽然刚才和天廻约好了别受伤,但是闯入两只龙打架的场地里怎么可能不受伤?苦恼着,天彗想着最好的解决方法。


      ‘如果有别的方法....对了!’在片刻的思考后,天彗往更高的高度爬升。此时正处于黎明,橘红色的太阳从地平线探出头,阳光照射在天彗一侧银白色的鳞片上,反射出暖橘色,而另一侧则是午夜般的蓝黑色,看上去就如同在光暗之间行走的存在。


      蔚蓝的天空逐渐被宇宙的深空染成了黑色,天彗逐渐停了下来,用左侧的翼肢喷出龙气让方向调转,向着云层最集中的地方加速俯冲下去,此时的天彗承受着大气的摩擦,在空中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穿过云层的那一刻,那流星般的赤色身姿被天廻和悬崖上的人类看到了:


      仿佛看见了天外落下的流星,在人类眼中,此般场景在这一片狂风和巨浪肆虐的海域中就像神所降下的制裁一样,而在黑暗的海域中带来的那一道红光——神的怒火降临在那一片海域的刹那,狂躁的大海定格在那一瞬间,然后逐渐平息了下来。同行的编撰者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将这个场景记录下来,直到四十年后被一位龙人族猎人看到......


      在天廻眼中,天彗俯冲下去的身姿在他眼中如同自杀一样。看着他,天廻想说的话却卡在了喉咙,不知道是责怪还是失望,但想起了天彗和他的承诺,天廻眼中的担忧逐渐褪去,被对伴侣的信心取代。望着那道流星,静静的祈祷着,等待他的凯旋。


      ————————


      “我说,你有没有听到很大的轰鸣声?”


      “轰鸣声?你想分散我的注意....好像还真的有。”停下了手,溟波龙和钢龙寻找着声音的来源,直到天上那穿透云层坠下的赫色彗星映入他们的眼中。


      “卧槽是天彗!”认出了那标志性的龙气,两只古龙大惊失色,溟波龙的幻惑皮甚至失去了原本鲜艳的光泽,赶忙往冲击外围溜,一个往外飞,一个往海游,但天彗已经触碰到了海面。


      两龙预想的爆炸和冲击什么的都没有发生,流线型的身躯大幅度减少了天彗龙撞下来的冲力,如同熟练的跳水选手一样,天彗的撞击只在海面荡起了稍大的浪花,但却足以让两只古龙停下手。


      “呸!海水好咸.....虽然说我一开始是有想过你们打起来的场面,但是你们打到太阳都已经升起了你们不累吗?打架太爽了你俩都忘我了?”从海里浮出来,天彗吐出了口里误喝的海水,无语的看着两只逐渐尴尬的两龙。


      天空逐渐放晴,阳光慢慢穿透云层照射在海面,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象。溟波龙和钢龙对视了一眼,意识到似乎好像是这样子,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天彗摇了摇头,刚才的龙气已经消耗殆尽,只好让溟波龙托着自己,让钢龙保持一段距离后一起往天廻龙所在的地方移动。


      因为天彗选择的地点本身就被古树所遮挡,所以在人类眼中,刚才海域的暴风雨只是因为那条彗星而停止了而已。


      “彗!”看到天彗满身是晒干的盐巴,从溟波龙制造的浮台慢慢走上陆地,天廻开心的跑向了天彗用力抱住他,天彗下意识想推开他,但感觉到颈后传来的温热后便放松了自己,翼肢在天廻的背后小心的抚摸着道:


      “让你担心了吧...”“嗯”


      “笨蛋,你明明知道我身体强度也那么担心,不过我知道你是发自内心的关心我。别哭了......(再哭就要白给猎人调查点数了)”哄着天廻,天彗看了一眼溟波龙和钢龙,示意他们赶紧走。


      ?我们好心陪你到这里就这?被喂了狗粮还要赶我们走?就这样对待长辈?


      白眼了天彗一眼,溟波龙和钢龙各自飞走前往休息的地方去了,留下帮天廻舔干净脸上眼泪的天彗。看到对方身上沾上了自己身上的盐巴,天彗和天廻走道一个溪涧清洗身体。


      在一处小瀑布下,清凉的溪水打在天彗身上,身上大部分的盐巴都被冲洗干净,而天彗正仰着头喝着泉水。银白色的鳞片在水光下与白银无异,阳光打在天彗的身体上就和一座银雕一样有着与众不同的金属美感,翼肢上散发的寒光更为天彗添上了一丝冷厉的气质。


      望着天彗伸直的脖子,天廻咽了口水,慢慢走近天彗,在天彗还没注意到的时候轻轻咬上了天彗柔软的脖子下侧。脖子传来的刺激让天彗不小心呛到,还没缓过来就看到天廻用翼肢将自己推到在水中,溅起巨大的水花。


      “咳咳,廻,别咬那里,啊....”天廻时而轻咬,时而磨蹭脖子下侧让天彗获得了巨大的快感,但天廻却不满足于此,边细腻的舔舐着天彗的鳞片,逐渐往天彗的下腹移动.......


      ——————————


      “廻,你是不是进入发 情期了?最近都这样....”用其他方式满足了天廻,天彗帮天廻清理干净后扶起来问道。点了点头,又迷茫的摇头,天廻不好意思的望着他:


      “好像是的.....又好像不是的样子,到了这里后就越来越频密了...估计不是吧。”


      “那就是说是因为这里的某样东西?奇怪,我怎么没有感觉?”望着天廻,天彗在原地渡步,但还是想不到原因,只好甩了甩头,暂且搁置这个问题。和天廻飞到古代树森林北边后,两龙捕猎了几只凶豺龙补充好体力,往龙脉较为集中地地方移动。


      到了一处布满坑洞的地区,两只龙都可以轻易看到在坑洞下的矿物,其中以黄金的密度最高,再围绕这片地区飞了一会,在坑洞内移动的巨大身影吸引了两龙的注意力:


      盛装出席的女王在自己的黄金宫殿里闲庭信步,闪烁着金光的大角和身上披着的金衣让原本优雅的绚辉龙平添上一丝尊贵。看到有东西在一瞬遮挡了自己头顶上的阳光,绚辉龙疑惑地往上看了一眼,发现了天彗龙和天廻龙。


      “这不是天彗嘛,天廻你也在?难得的客人啊~下来这边聊,在空中一直飞着多累啊,还是在地上好。”抬起手招呼了两只龙下来,绚辉龙带着他们走到了一个空旷的平地,用尾巴一扫将碍事的奇面族扫开,绚辉龙两手交叠,以优雅的姿势坐在地上。


      等天彗两龙接近了,他们才看到了更多细节:在鳞片之间反射着微弱光芒的宝石碎片,还有在胸脯位置垂下来的大金块,比起宫殿里的大小姐,她更像穿着异族艳丽的服饰,穿戴奢华饰品的贵妇。不过在两只龙面前,绚辉龙的体型依然显得稍大,需要仰起头才能正视她,让第一次看到绚辉龙的天廻产生了强烈压迫感。


      “果然比起彗,还是绚辉龙大姐姐更可怕......”“?”

——————————

        各位不好意思,最近一段时间会停更,还请大家谅解(土下座)

Silsor

虽然自从冰原以后就没有怎么打过她了但是她真的超级漂亮!!!我好喜欢她!!!啊————
即将到来的M位任务也请多多指教(什么啊

虽然自从冰原以后就没有怎么打过她了但是她真的超级漂亮!!!我好喜欢她!!!啊————
即将到来的M位任务也请多多指教(什么啊

Kaithel
下午没事干所以干富婆 新年也要...

下午没事干所以干富婆

新年也要爱富婆,虽然在我手里毁成了花里胡俏的富婆,主要的是它太好看了我这手和脑子不配画它……

但我还是爱它的。

(上完色发现线稿图层不见了,估计批量删的时候不小心手滑……嘛大概是天意,所以只有这样了。发现以现在的精力果然还是不行,画任何东西超过三小时就会累得要命……TAT)

下午没事干所以干富婆

新年也要爱富婆,虽然在我手里毁成了花里胡俏的富婆,主要的是它太好看了我这手和脑子不配画它……

但我还是爱它的。

(上完色发现线稿图层不见了,估计批量删的时候不小心手滑……嘛大概是天意,所以只有这样了。发现以现在的精力果然还是不行,画任何东西超过三小时就会累得要命……TAT)

霜月涟

【迦勒底小故事】No.7

【恰赫季斯没有什么新闻】


“明明马上要到万圣节了,我还没有接到筹备通知…”


“唔嗯,所以呢?你叫余来想说什么?”


“所以今年的万圣节主场大概率不是我的恰赫季斯了,呜哇哇哇哇——”


迦勒底餐厅里,一脸红晕的伊丽莎白把高脚杯用力地墩在桌上,把头埋在手臂间嗷嗷大哭起来。


对面的尼禄看着她的角随着哭喊颤动的幅度逐渐增大,顺手挪了挪她面前的酒杯防止被撞倒。


“吾友啊,余懂你,很懂。要问为什么,今年余的尼禄祭也被拐跑了。”蔷薇皇帝仿佛一个饱经沧桑的前辈在安慰职场后辈。拍了拍伊丽莎白的头,她一脸淡定地呡了一口手里端着的马提尼。


然后形象全无地呛了一口。


“噗哇...

【恰赫季斯没有什么新闻】


“明明马上要到万圣节了,我还没有接到筹备通知…”


“唔嗯,所以呢?你叫余来想说什么?”


“所以今年的万圣节主场大概率不是我的恰赫季斯了,呜哇哇哇哇——”


迦勒底餐厅里,一脸红晕的伊丽莎白把高脚杯用力地墩在桌上,把头埋在手臂间嗷嗷大哭起来。


对面的尼禄看着她的角随着哭喊颤动的幅度逐渐增大,顺手挪了挪她面前的酒杯防止被撞倒。


“吾友啊,余懂你,很懂。要问为什么,今年余的尼禄祭也被拐跑了。”蔷薇皇帝仿佛一个饱经沧桑的前辈在安慰职场后辈。拍了拍伊丽莎白的头,她一脸淡定地呡了一口手里端着的马提尼。


然后形象全无地呛了一口。


“噗哇!这什么鬼——咳咳咳,怎么是Expresso的?”尼禄拉过旁边的纯净水灌了一口,迷惑的端详起手中宽阔的杯子来。


红色的厨房永动工具人从吧台后面探出头来:“我觉得意式浓缩应该还挺合罗马皇帝口味的?果然对小孩子来说还是太苦了?”


 “唔——余才不是小孩!唔嗯,不苦,不如说这种程度对余来说正好!”


“不要逞强哦?像那边的孩子一样要菠萝啤就好了嘛。”卫宫擦着杯子体贴道。


“唔…且不论余,要了菠萝啤的这孩子好像已经有点上头了…”感到面前这一坨桃粉色头发的晃动幅度变小了很多,尼禄暂且放下(因为不合口味所以)并不怎么中意的马提尼,接着揉了揉因为同有一个音乐梦而建立了深厚革命友谊的同僚。


“好啦好啦,摸摸头,不哭啦,哭太久伤身体的。余作为一个过来人,只能说习惯就好了,毕竟迦勒底有这么多人,也不能总让你占着一个节日不是?”


“呜呜…呜嗯…”


“你还有克娄巴特拉和刑部姬一起玩,唉,余这边只有虐待立香车轮战,连个特别剧情都没有,余也很无聊啊。”


“不你那个听起来过于粗暴了吧!”卫宫忍不住插话吐槽。


“呜…嗯…”


“不要哭啦,还难受的话,过几天等到日子了的时候,我们要不要一起去今年的会场转转啊?有万圣节,又有你,不就和往年一样了嘛。唔嗯,余真是个天才。”


“嗯…呼…”


“唔嗯,那事不宜迟,这就收拾行李吧!”


“嗯…呼呼…”


“…小伊丽?”


“…呼…”


尼禄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跑到对面把面前的人翻了过来。
 

“好哇你居然在余说话的时候睡着了!心很大嘛!亏余还为你担心这么久!”


“呜…唔嘿嘿…菠萝啤真好喝…续杯续杯…”
 

“什么嘛,这就醉了呀?”尼禄把她安置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重新摆出前辈的架子。


“唉,真没办法,等你睡够了,再一起去玩吧。”装模作样说完极具前辈气息的话,她很自然的将酒杯往嘴边送。


大概是完全忘了Expresso这回事了。


“噗哇!”
 

———————————————————


将伊丽莎白送回房间的途中,尼禄还在盘算着等她睡醒就一起做准备探索惯例的节日特异点。那时的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两个人下次见面时,竟是兵戎相见。
 

这还要从尼禄从次日起连续几天都找不到伊丽莎白,只好来特异点看看情况说起。
 

游乐园之行似乎并不太顺利。前脚刚踏出灵子转移传送阵的下一秒,一颗裹着灼热龙息的火球就砸在脚边。
 

“余并没听说这个游乐园还有〇物猎人体验这种娱乐活动?”所以尼禄见到立香的第一句话就由问候变成了以上迷惑发言。
 

忙于指挥战斗的立香应声投来一个仿佛倒立问号一般更加迷惑的眼神。
 

“这么说来好像能看到有黄金片剥落下来了呢…果然是绚〇龙吧,唔嗯,这建模的完成度好高啊。”尼禄轻盈地跃上一个旋转茶杯中心的操作盘上,抱起手臂仰头打量道。
 

“陛下!您最近是不是游戏玩的太多了点?等等!不要去摸飞散的黄金片啊!不是你想的那样啊!不会有调查等级的!”抱头狂奔躲避火球的立香并不会忘记吐槽。
 

“难道,master你这家伙已经搞清楚这一大坨金黄色物体之下的正体是什么了吗?”
 

“不要这么形容啊!更奇怪了啊!正体的话…怎么说呢…是伊丽莎又不是伊丽莎…”


“什么!她竟然不等余自己跑来逍遥了!”


“不是啦,她好像失忆了…”


“唔嗯,余明白了,还是变成这样了吗,”尼禄一抬手,原初之火立刻显现:“既然吾友放不下对万圣节的执念,那就如她所愿,来一场热闹的祭典把她打醒吧!”


“哦呵呵呵~明明是人,这随性的话语却像鬼种一样呢~”柔柔的京都腔从天而降。


“这声音是!”茨木第一个反应过来。


立香已经不想反应了:“又双叒叕是…”


“护法少女,前来拜访~♡”


只有刚到的尼禄一脸懵逼:“这不是酒吞童子嘛,为什么突然穿这么多?”


“重点在那里?!”


“不是哦,虽然长得很像,但这位不是酒吞哦。”茨木立刻开始安利自家爱豆:“是拯救鬼的鬼,护法少女——鬼救阿!很帅是吧!嗯嗯!吾每次看到都很兴奋呢!”


“唔嗯,好的,余知道了,很帅,嗯。”


“完全就是在敷衍吧。”立香尴尬地陪笑。


护法少女一如既往,刚落地就投入工作,以各式各样的攻击向鬼王朱裸招呼上去。随着黄金的剥落,伊丽莎白JAPAN无法控制巨大的身形,向旁边倒去,露出了背后五光十色的巨大游乐设施。


“哦呀,那是?”尼禄的眼神随着摩天轮逐渐出现在眼前而变得闪亮。

 

她立刻向那个方向迈开脚步。


“陛下!您怎么说走就走了啊!来帮帮忙啊!”立香看着突然变卦的尼禄赶忙喊道。


“说什么呢,那可是摩天轮!摩天轮哦?游乐园中最梦幻又浪漫设施哦?余一直想体验一次呢。”


“那,那「特别调查-绚〇龙」呢?”


“打倒那个的话摩天轮就会消失吧,那余更要赶在你们完事儿之前至少坐一圈呀。酒,啊不是,鬼救阿小姐那么有干劲,余这一圈都不见的能转完呢。”


———————————————————


“所以啊,尼禄虽然去了Oniland,但是完全没有参与和伊丽莎JAPAN有关的事项,对吧?”迦勒底餐厅里,伊丽莎白噙着泪水,向对面的蔷薇皇帝确认道。


“对呀,摩天轮真的是很惊人呢,虽然余坐了半圈就开始消失了,但是余看到了最高点的风景——”


“明明我这边产生了那么严重的异变,尼禄却自己跑去玩——这样还算是朋友吗!”伊丽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


“余都劝过你不要执念太深啦,你倒好,隔天就搞出个大新闻来。余在摩天轮上看到了你的游乐园的全貌,到处都充满了欢声笑语。有着这样的执念,到底多是寂寞啊你这孩子。”尼禄胡乱的揉了揉伊丽的头发。


“哼!我就是想让大家都开心罢了,”伊丽端起手边的芒果啤一饮而尽:“这么想的又不止我一个人。”


吧台后正在摇酒的红色的人膝盖一痛。


“唔嗯,余就想到你肯定还是意难平,而且余一个人陪你聊天也不见得有用,所以啊,余找来了两个人,一起陪你聊聊你构想的主题乐园!”


随着尼禄拉开门,克娄巴特拉和刑部姬两人出现在伊丽眼前。


“伊丽亲,游乐园的旋转茶杯真的很棒!恺撒大人和我都中意呢。”


“下午好,听说这次你在特异点盖了主题乐园,公主来为画作取材了哟。”


尼禄则是自豪地叉腰:“怎么样,这次余这个朋友够意思吧?”


“陪我聊是够意思——但是,为什么是这两个人啦!让我想起恰赫季斯被她们折腾得惨不忍睹的样子啦!”

 

“哪有啦!公主只是平稳的把姬路城安置在上面而已,根本就没碰到你的城吧!”


“当年的罪魁祸首哪有资格说这种话!”


“好啦,一开始就吵的话会很难聊天的,刑部姬小姐也需要正视自己的错误——”


“把金字塔倒过来插在别人城堡上的人才更要正视自己的错误哇!”

 

“唔嗯,时隔一年你们三位的感情还是这么好呢,看来余找人找对了。”


“才不好!”(×3)


“往事休提,今天是来聊Oniland的哦。余亲眼看到了那个游乐园可是超级热闹哦,快和她们讲讲吧。”


“就算讲了她们俩也不会理解我的,这种自恋狂和御宅族根本不懂得我的潜意识为什么想建一座游乐园。”


“自恋狂是什么鬼啦。今年没有恰赫季斯什么事,去玩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鬼种的主场呢,果然最后还是你啊,真是令人羡慕。”


“不要小看阿宅啊!来你说吧我保证听完就给你产游乐园为背景的粮!图文均可cp任点!节日看板了不起啊!”


“不好意思,节日看板就是了不起!卫宫,再给我加满芒果啤,我要让这两个家伙见识见识节日看板的能耐。”


这就是所谓的朋友吧。表面上吵吵闹闹,你来我往地互相吐槽,实际上每个人都在享受着所有的嬉笑怒骂,共享喜悦,共担苦痛。纵然可能会增添烦恼,人们也会更愿意互相扶持,共同前行。毕竟爱与羁绊,是孤身一人无法拥有的宝物。
 

一旁的尼禄看着伊丽莎白笑逐颜开,逐渐放下心来。她叫住添啤酒桶的卫宫:“来一杯马提尼。”


“好的,这次您要什么口味?”为防止翻车,卫宫提前询问。


“唔…”Expresso的苦涩感又回到嘴边,提醒尼禄如果随便选到翻车的口味可能又得装模作样得折磨味蕾。单手撑头思索间,正巧看到桃粉色的头发活泼地晃动,尼禄嘴角微微上扬。


“樱桃口味吧,谢谢。”

犯个啥怵撒
唐突拟人 狩猎x 看美女√

唐突拟人

狩猎x 看美女√

唐突拟人

狩猎x 看美女√

Firefly.

熔火海潮。(历战王绚辉龙三区解放,部分设定存在妄想。)

🔥♨🔥

熔炼交织的金沙终究无法抵御侵略,以融金所铸的灿金甲胄已渐渐支离破碎,翻腾破碎着的碎金乃是征兆,但与此同时愈加高昂的正是本能深处悸动着的搏杀信念。生命中的确未曾经历如此难以应付的猎物,曲角破损所带来的阵痛也愈发刺激体温失衡,伴随失衡的炙热气浪将阻拦之物尽数汽化焚尽,势不可挡的炼狱怒火即将爆发而出,与之共同宣泄的更是追溯于血脉深处的暴怒火焰。

数十年前或曾有与如此难缠的猎物搏斗,但即便如此也不过是刹那间的印象,裹挟雷霆的弹药钻入破损不堪的外壳霎时打断思绪,刺激痛感愈发激怒着狂野本能。尽管熔铁金衣已几近支离破碎,但已高昂战意却容不得再次逃走,唯有厮杀方能展现真正实力与领地主权。毋庸置...

🔥♨🔥



熔炼交织的金沙终究无法抵御侵略,以融金所铸的灿金甲胄已渐渐支离破碎,翻腾破碎着的碎金乃是征兆,但与此同时愈加高昂的正是本能深处悸动着的搏杀信念。生命中的确未曾经历如此难以应付的猎物,曲角破损所带来的阵痛也愈发刺激体温失衡,伴随失衡的炙热气浪将阻拦之物尽数汽化焚尽,势不可挡的炼狱怒火即将爆发而出,与之共同宣泄的更是追溯于血脉深处的暴怒火焰。

数十年前或曾有与如此难缠的猎物搏斗,但即便如此也不过是刹那间的印象,裹挟雷霆的弹药钻入破损不堪的外壳霎时打断思绪,刺激痛感愈发激怒着狂野本能。尽管熔铁金衣已几近支离破碎,但已高昂战意却容不得再次逃走,唯有厮杀方能展现真正实力与领地主权。毋庸置疑,经历厮杀而破损不堪的卷角于争夺配偶中显然乃是处于不利地位,但更加不可退让的正是领地之争。卷角破损或许可以通过熔炼金铁来弥补,但遭受如此挑衅或是争夺领地,无论是何等珍爱卷角的同族亦不会退缩。

交织着淋漓血肉与融金的衣装终究于烈火中褪去,发散体温既然已抑制不住,便顺应爆发而出,每寸金鳞底下都流淌着熔岩般的炙热血液,失衡而全力发散的炙热浪潮已是毫无顾忌,鼓动着的强劲心脏以急剧频率渐渐提升着狂躁体温,以歇斯底里之态展开最终搏杀。

以毕生的厮杀经历与生命的余温,与象征着尊严的卷角为赌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