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绛沉阙

139浏览    21参与
南楼

你克爷不乐🙁

还有一张整活的表格,双标克爷

你克爷不乐🙁

还有一张整活的表格,双标克爷

南楼
嘿嘿嘿,用了传说中的procr...

嘿嘿嘿,用了传说中的procreate!擦,什么差生文具多,换个软件糊狗屎,感觉没有内些框框好不习惯,不知道是不是我设置不对,感觉这个压感好硬啊,但是这个暮光笔刷好爽哦感觉,感觉就是很适合仿水墨内种,

嘿嘿嘿,用了传说中的procreate!擦,什么差生文具多,换个软件糊狗屎,感觉没有内些框框好不习惯,不知道是不是我设置不对,感觉这个压感好硬啊,但是这个暮光笔刷好爽哦感觉,感觉就是很适合仿水墨内种,

南楼
新春佳节子山跟小侄女儿志青一起...

新春佳节子山跟小侄女儿志青一起逛街 

新春佳节子山跟小侄女儿志青一起逛街 

南楼
  把最近学到的东西整合了一下...

  把最近学到的东西整合了一下,感觉对色彩的处理进步了一些,嘿嘿嘿好高兴哦

  把最近学到的东西整合了一下,感觉对色彩的处理进步了一些,嘿嘿嘿好高兴哦

南楼
  小抛说线稿更有内味儿,嘿嘿...

  小抛说线稿更有内味儿,嘿嘿就都发下,嘿嘿嘿我也觉着铅笔稿更好看

  小抛说线稿更有内味儿,嘿嘿就都发下,嘿嘿嘿我也觉着铅笔稿更好看

南楼
内阁首辅之女,林晓阳 一袭白衣...

内阁首辅之女,林晓阳

一袭白衣站在晨光里的初恋白月光

(◞ꈍ∇ꈍ)◞⋆**

内阁首辅之女,林晓阳

一袭白衣站在晨光里的初恋白月光

(◞ꈍ∇ꈍ)◞⋆**

南楼
扶摇台的舞女,杨若愚 这样绛沉...

扶摇台的舞女,杨若愚

这样绛沉阙的主要人物就都齐了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扶摇台的舞女,杨若愚

这样绛沉阙的主要人物就都齐了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南楼
南疆巫女:“你这条小命是我给的...

南疆巫女:“你这条小命是我给的,就算是阎王爷也不准未经我同意要了去。”

南疆巫女:“你这条小命是我给的,就算是阎王爷也不准未经我同意要了去。”

南楼
【宇凡】 ●绛沉阙头头,谁见面...

【宇凡】

●绛沉阙头头,谁见面都得尊称一声“鸨姐”

●哼,跟你们没啥好说的

●武功有亿点强

●君子动手不动口,有啥好吵的,大家就不能心平气和的打一架吗?

向来以理(物理)服人

●徐大未婚妻

“徐家大公子,英俊潇洒,威猛无双,才智绝伦,小女子早已倾心不已,早就想嫁给他,和他恩爱厮守一辈子。”

“嗯……”

“哪像某些人,首鼠两端(哽咽),四处沾花惹草,惯会花言巧语。”

“嗯”

●乱世中的绛沉阙是个买命的地方,我们这样的人怎配谈什么儿女情长?

●宇凡:“呵,都是池鱼笼鸟,你装什么自在。”

“装得自在总比你这种要郁郁而终的人强。”

●江南啊,梦里的江南,有莺啼燕语,有长亭湖...

【宇凡】

●绛沉阙头头,谁见面都得尊称一声“鸨姐”

●哼,跟你们没啥好说的

●武功有亿点强

●君子动手不动口,有啥好吵的,大家就不能心平气和的打一架吗?

向来以理(物理)服人

●徐大未婚妻

“徐家大公子,英俊潇洒,威猛无双,才智绝伦,小女子早已倾心不已,早就想嫁给他,和他恩爱厮守一辈子。”

“嗯……”

“哪像某些人,首鼠两端(哽咽),四处沾花惹草,惯会花言巧语。”

“嗯”

●乱世中的绛沉阙是个买命的地方,我们这样的人怎配谈什么儿女情长?

●宇凡:“呵,都是池鱼笼鸟,你装什么自在。”

“装得自在总比你这种要郁郁而终的人强。”

●江南啊,梦里的江南,有莺啼燕语,有长亭湖堤,有烟柳画桥……可终是回不去了

●梦里好像变了一个人的自己,你带我去了江南

●本以为早已忘记了的

●你个骗子

南楼

【志青】

●杨和明将军遗女,九岁被靖王收养

小名叫抛抛

●看似是个软妹好欺负,实则强硬得一批

●厨艺很好很好很好

“女儿,叫声爹听听。”

“废物点心吃饭了。”

“害,这小女儿一长大翅膀就硬了,嘤嘤嘤。”

“……”

“来了来了来了,手下留情,别都倒了,我错了,粮食粒粒皆辛苦啊!”

●看烂俗话本能把自己看得稀里哗啦

●是个大冬天踢被子的小憨包

●被靖王带去花街柳巷被路人拦下“小孩子怎么能来这里?”

靖王笑到头掉

●在王府精打细算,反侦查能力极强,出了门却能被个街头江湖骗子唬好久

【志青】

●杨和明将军遗女,九岁被靖王收养

小名叫抛抛

●看似是个软妹好欺负,实则强硬得一批

●厨艺很好很好很好

“女儿,叫声爹听听。”

“废物点心吃饭了。”

“害,这小女儿一长大翅膀就硬了,嘤嘤嘤。”

“……”

“来了来了来了,手下留情,别都倒了,我错了,粮食粒粒皆辛苦啊!”

●看烂俗话本能把自己看得稀里哗啦

●是个大冬天踢被子的小憨包

●被靖王带去花街柳巷被路人拦下“小孩子怎么能来这里?”

靖王笑到头掉

●在王府精打细算,反侦查能力极强,出了门却能被个街头江湖骗子唬好久

南楼
【聂遠】 ●子山,京城无业游民...

【聂遠】

●子山,京城无业游民,白嫖怪

●吊儿郎当,满嘴骚话

●聂遠:“富婆,饿饿,软饭。”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听说近日江南风光正好,湖光潋滟,荷花映日,莲叶接天,是京城见不到美景,你想去看看吗?”

“哼,说什么鬼话,老娘我忙得很,没空陪你唧唧歪歪,你爱找哪位小娘子便去找吧”

●爱给自己起些奇奇怪怪的名字

●意外的竟懂些诗词歌赋,音韵节律

●多情却专一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呀?

●你从来不是一个人,只不过你看不到我

●至死也没见到深爱的你

●“靖,平静,安定,老头子这是叫你安分守己呢。”

●“聂遠!你他妈给我醒醒!”拽着领子拉到铜镜前“你他妈瞧瞧你...

【聂遠】

●子山,京城无业游民,白嫖怪

●吊儿郎当,满嘴骚话

●聂遠:“富婆,饿饿,软饭。”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听说近日江南风光正好,湖光潋滟,荷花映日,莲叶接天,是京城见不到美景,你想去看看吗?”

“哼,说什么鬼话,老娘我忙得很,没空陪你唧唧歪歪,你爱找哪位小娘子便去找吧”

●爱给自己起些奇奇怪怪的名字

●意外的竟懂些诗词歌赋,音韵节律

●多情却专一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呀?

●你从来不是一个人,只不过你看不到我

●至死也没见到深爱的你

●“靖,平静,安定,老头子这是叫你安分守己呢。”

●“聂遠!你他妈给我醒醒!”拽着领子拉到铜镜前“你他妈瞧瞧你现在这幅德行!你对得起你哥,对得起你妈吗?!”

“我从男疆回来,眼睛被药得半瞎,手腿尽废,我还能如何?!你还要我如何?!丞云……我累了,别管了我了…”

●“你问小爷我是谁?我哥是东宫太子,我爹是当今圣上,你觉着我是谁?”

“跟小爷混,少不了你的好!”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

●挽弓如月,纵马长歌,驰骋沙场,勒石燕然“少年人,谁没有开太平安天下的热血呢,那是过去,现在我已经看开了。”

●比美人夕颜,英雄迟暮更可怕的是骄傲的骨头一寸一寸妥协

南楼
【灵汇】 ●绛沉阙黑玫瑰(本人...

【灵汇】

●绛沉阙黑玫瑰(本人好像并没有很在意燕姐的取名)

●拥有n个满满当当的书柜,只有极少数传说中的“被认可的人”才有踏入她书房的权利

●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高冷孤傲,相反可可爱爱

●受当朝国子监祭酒陶本孝陶大人赏识

“不过一红尘女子耳。”

“一介女流之作何以登大雅之堂?!”

祭酒大人为人孤僻高傲,遇事直言不讳

陶大人:“呵,满朝文武论学识,眼界,胸襟竟不如一红尘女子半分!”

逢人说项,不,是逢人说灵。祭酒大人十分乐忠于将灵汇文章全朝传阅,恨不得让自己学生都全文背诵

灵汇:明明没有那么好!您太夸张了吧!(当然只敢悄咪咪吐槽,不敢当面说)

陶大人被御史台参得厉害,跟风流之所...

【灵汇】

●绛沉阙黑玫瑰(本人好像并没有很在意燕姐的取名)

●拥有n个满满当当的书柜,只有极少数传说中的“被认可的人”才有踏入她书房的权利

●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高冷孤傲,相反可可爱爱

●受当朝国子监祭酒陶本孝陶大人赏识

“不过一红尘女子耳。”

“一介女流之作何以登大雅之堂?!”

祭酒大人为人孤僻高傲,遇事直言不讳

陶大人:“呵,满朝文武论学识,眼界,胸襟竟不如一红尘女子半分!”

逢人说项,不,是逢人说灵。祭酒大人十分乐忠于将灵汇文章全朝传阅,恨不得让自己学生都全文背诵

灵汇:明明没有那么好!您太夸张了吧!(当然只敢悄咪咪吐槽,不敢当面说)

陶大人被御史台参得厉害,跟风流之所的女子有牵扯!真真是为老不尊,不知廉耻!

陶大人:???你们不对劲,御史台的人心都脏,呸!

●曾经是“爱情是狗屁”党坚实而忠贞的副主席,直到主席燕丽叛变,后上位为主席

“除非您是套行走的四库全书,否则别想着打灵汇的歪主意”

●徐家之人

●“世间哪来的善恶之分,你我立场不同罢了”

●从来没有动摇与犹豫

●读书使人智明

南楼
【亚楠】 ●绛沉阙姑娘,粉菡萏...

【亚楠】

●绛沉阙姑娘,粉菡萏(燕姐取的艺名当真是一点也不俗气呢!)

●外圆内方,看似温柔随意,实则在大事上杀伐果决,心思缜密,做任何决定前习惯性会多方调查

●靠谱长皱纹,老靠谱了!温柔妈给温柔开门,温柔到家了!国民好姐姐!您值得依赖的对象

●掌握各种哄燕姐秘技诀窍,专治各种炸毛!

●弹得了琴也握得紧刀

●略微自卑

●言多必失,话语很少,但嘲讽起人来,那简直阴阳大师,怼遍天下无敌手,内部人员尊称其为怼哥。

●薛定谔的底线,你以为她要炸了,诶,没想到吧,结果人家根本没当回事儿。你以为她没在意,结果至尊豪华全套嘲讽礼包带回家!(其实燕姐是被怼哥带坏的,而且只学到了皮毛,怼哥从不生燕...

【亚楠】

●绛沉阙姑娘,粉菡萏(燕姐取的艺名当真是一点也不俗气呢!)

●外圆内方,看似温柔随意,实则在大事上杀伐果决,心思缜密,做任何决定前习惯性会多方调查

●靠谱长皱纹,老靠谱了!温柔妈给温柔开门,温柔到家了!国民好姐姐!您值得依赖的对象

●掌握各种哄燕姐秘技诀窍,专治各种炸毛!

●弹得了琴也握得紧刀

●略微自卑

●言多必失,话语很少,但嘲讽起人来,那简直阴阳大师,怼遍天下无敌手,内部人员尊称其为怼哥。

●薛定谔的底线,你以为她要炸了,诶,没想到吧,结果人家根本没当回事儿。你以为她没在意,结果至尊豪华全套嘲讽礼包带回家!(其实燕姐是被怼哥带坏的,而且只学到了皮毛,怼哥从不生燕姐的气)

●总有些奇奇怪怪的执念

●局外人

南楼
【燕丽】 ●“来京城怎能没去过...

【燕丽】

●“来京城怎能没去过绮罗巷,青娥画舸,红粉朱楼,瑶台绛阙,瑶浮台的舞,绛沉阙的曲儿。

特别是那绛沉阙的燕丽,那嗓子,一开口把我骨头都唱酥了。”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绛沉阙头牌,京城百花谱榜首,花魁,白牡丹

●九州高等戏精大学毕业

●性格豪爽却敏感脆弱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老死不相往来,态度明确,最看不起人前一套背地一套

●容易生气,生气的时候会异常尖酸刻薄,更容易消气,总是气过了就后悔,但拉不下脸去道歉,觉着突然提起会很尴尬,害怕对方其实并没有很在意这件事,也没有很在意自己。然后陷入自我怀疑,低沉好些日子

●偶尔想你,经常偶尔

●“诶诶诶燕姐燕...

【燕丽】

●“来京城怎能没去过绮罗巷,青娥画舸,红粉朱楼,瑶台绛阙,瑶浮台的舞,绛沉阙的曲儿。

特别是那绛沉阙的燕丽,那嗓子,一开口把我骨头都唱酥了。”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绛沉阙头牌,京城百花谱榜首,花魁,白牡丹

●九州高等戏精大学毕业

●性格豪爽却敏感脆弱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老死不相往来,态度明确,最看不起人前一套背地一套

●容易生气,生气的时候会异常尖酸刻薄,更容易消气,总是气过了就后悔,但拉不下脸去道歉,觉着突然提起会很尴尬,害怕对方其实并没有很在意这件事,也没有很在意自己。然后陷入自我怀疑,低沉好些日子

●偶尔想你,经常偶尔

●“诶诶诶燕姐燕姐,就是那个常来的张公子,你们俩是不是……(嘿嘿)”

“诶燕姐,所以说你到底喜不喜欢他呀?”

“害,张公子没戏的,燕姐你觉着罗少爷怎么样嘛?”

(敲了敲烟斗的灰尘,神情不屑)燕丽:“诶呦,怎么夜谈会老是些情啊爱啊什么的,咱把这些ban了成吗?ban了成吗?要我说爱情都是狗屁,统统给爷死。”

……(心有所属后)

“燕姐,聂公子跟你那是天生一对!”

“对对对,那叫什么?举…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伉俪情深,貌合神离!”

“瞎说啥呢”

“总之都是形容夫妻的,燕姐跟聂公子有夫妻相呗!”

“是是是是”

(众人点头如小鸡啄米,求生欲极强)

(在镜子前涂涂抹抹)燕丽:“那可不!(突然羞涩)害,八字都没一撇,还好还好。早些睡!要不皮肤状态不好!晚安!”

●矛盾而荒诞的情感

●我居然是因为你对另一个女人的死心塌地而疯狂地迷恋上你

还没开始我就知道了结局

●旁观者

●在乱军中一袭红衣

●我想救赎你,因为你不该在这污泥里,循着萤火虫去找光,而你本身就是光




南楼
诶,放假首摸一个燕姐(๑•॒̀...

诶,放假首摸一个燕姐(๑•॒̀ ູ॒•́๑)

诶,放假首摸一个燕姐(๑•॒̀ ູ॒•́๑)

南楼
●_(:3」∠)_细节画死我(...

●_(:3」∠)_细节画死我(虽然并没有什么细节(๑ १д१))

●〃∀〃是自设的一个花魁小姐姐

●_(:3」∠)_细节画死我(虽然并没有什么细节(๑ १д१))

●〃∀〃是自设的一个花魁小姐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