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9862浏览    149参与
梓煜的博客
梓煜
白澒

玛丽苏光环的易主

(伪)all绝邪教


黑绝那策划了几千年阴谋的大脑,在努力不被白绝的沙雕脑回路影响之下,终于得出了一个比较正常(并不)的结论:那个女孩身上应该有一种能让所有人喜欢她的血继限界或者诅咒什么的,在自己杀了她之后,那个东西跑到自己身上来了。嗯,正解……个鬼啊!这是什么奇葩的东西才能做到!根本不可能吧,难得自己大脑也被白绝感染了?算了,回去看看,就不信佩恩也跟着他们闹。

(其实某种意义上真的正解了。)

刚才晓基地露出头的绝映入眼帘就是一个橘黄色漩涡面具,“……”“绝桑~”“我要去和佩恩汇报情报,别跟着我。”绝冷冷的抛下一句紧接着就遁地了,看都不看一眼带土泪汪汪的眼睛。

情报什么的……应该,给我汇报才对吧...

(伪)all绝邪教







黑绝那策划了几千年阴谋的大脑,在努力不被白绝的沙雕脑回路影响之下,终于得出了一个比较正常(并不)的结论:那个女孩身上应该有一种能让所有人喜欢她的血继限界或者诅咒什么的,在自己杀了她之后,那个东西跑到自己身上来了。嗯,正解……个鬼啊!这是什么奇葩的东西才能做到!根本不可能吧,难得自己大脑也被白绝感染了?算了,回去看看,就不信佩恩也跟着他们闹。

(其实某种意义上真的正解了。)

刚才晓基地露出头的绝映入眼帘就是一个橘黄色漩涡面具,“……”“绝桑~”“我要去和佩恩汇报情报,别跟着我。”绝冷冷的抛下一句紧接着就遁地了,看都不看一眼带土泪汪汪的眼睛。

情报什么的……应该,给我汇报才对吧?带土呆愣愣的看着绝消失的地方,大脑里缓缓浮现出这么一句话。

绝找到佩恩给他汇报情报,佩恩一脸面无表情,很正常。果然是带土那个小崽子在耍他。

在汇报完情报准备走的时候,佩恩开口叫住了他:“绝,你等下。”沉地沉到一半的绝硬是卡住了,艰难的重新上来,看着佩恩,示意他说。

“我想看看你的脸。”一开口就是一个足以把绝炸成渣的重磅炸弹。

“……”一定只是我经常用叶子挡着脸所以他怕我是假的,对,一点是这样。绝想着,把两片大叶子张开些许,露出半黑半白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佩恩。

佩恩上前一步,用深情的目光看着绝,绝在怀疑小南是不是走到他身后了。

“叶子是可以放下的,对吧?”又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

我……c!绝的瞳孔骤的一缩,这个熟悉的声音……“斑大人……”他回过头看见一个漩涡面具,已经出口的话也收不回来了,心里暗骂带土卖队友一般的行为,面上做出做出恭敬的样子。

“怎样,我的意志?”带土向前一步,掐住绝的下巴,刻意咬重了“我的”二字,周身仿佛缭绕在黑气。

绝僵了一下,在佩恩面前他不能做一些出格的事,看着带土眼里毫不掩饰的得意,咬牙切齿的想他是怎么栽在这个小崽子手里的。

“既然斑大人都这样说了。”黑绝暗哑的声音总会引起人的一些联想,例如,像是被*了好久嗓子都叫哑了。带土想着,掩盖住眼里肆意翻滚的阴暗。

绝收起了两片碍事的叶子,松散的晓袍一下子就滑落到腰间,如果不是手拽住了衣服,大概还会泄露出更多春光。

那修长的手指一看就知道很柔软,适合放进口中吸嚅,指甲上的粉红色刺激着人的大脑神经,手腕细的好像一只手就能握过来,半黑半白的身体形成鲜明对比,被松散的晓服盖住,衣冠半褪的样子……更能引诱出人的本性。

〔实话实说,我想开车〕(划掉)

被带土那露骨的目光看着,白绝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是黑绝始终改不了自己的性格,哪怕在这种情况下穿衣服也要把每个褶皱都扯平。

缓慢的,修长的手指滑过柔软的衣料,很仔细的把每一个褶皱都理平。

佩恩没有动,只是看着,面上没有任何神情,在忍耐,但又不是,本来一具尸体就不会有性欲这种东西。

但带土不同,佩恩都能注意到,带土眼里那浓烈的病态一般的占有欲,像是想把绝拆吃入骨一般的眼神,仿佛席卷而来的战火烽烟,仿佛势不可挡的海上波涛,不将人彻底吞食殆尽誓不罢休一般。

明明是喜欢绝的,但是在发现“斑”看绝的眼神后,佩恩产生了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情,不,这一定是错觉。佩恩想着,让自己的视线离开了绝。

绝穿好衣服,又仔细来回整理了一番,才抬头看向了他们。带土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看了佩恩一眼后还是没说出来,略微一点头,离开了。

“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离开了。”在带土离开后,绝紧跟着就说,佩恩也没了理由,便只好让绝离开。

刚离开房间,绝就把叶子又立了起来,嗯,舒服。不过衣服又出现褶皱了,所以刚刚费力气整理衣服干什么?白绝表示不理解黑绝这个活了几千年的糟老头子的想法。

就在继续整理衣服褶皱的时候,身后起了风。黑绝敢打赌这一定又是那个漩涡面具窜他身后了,果然,带着黑色手套抓住了他整理衣服的手腕,带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绝桑,怎么又把叶子立起来了呢~?”

所以……带土真的很闲?绝想着,面无表情的回头。

然后还不等带土开口,绝就说:“最近任务很多,去草隐村刺杀的任务不是很难,阿飞可以做到,去吧。”

“唉?绝……”“哦,对了,回来路上去波之国接应一下朱南组,朱雀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啊?我……”“如果你还有时间的话去催一下三北组,让北斗不要到哪在哪打工,会耽误时间的,还有青玉组他们的材料不够你顺便买了送过去。”白绝成功学会了带土的不让人好好说话技能并成功的使用。

“啊?”还没等反应过来原本的空闲时间就被满满当当的排上了工作,带土不禁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

“哦,当然,如果你还有时间的话这里还有其他任务。”白绝面露微笑的看着带土。来啊,互相伤害啊,看谁坑过谁。


白澒

玛丽苏光环的易主

(伪)all绝邪教

做好护目准备

“你是……呃!”绝刚想问一下带土是什么时候来的,方便自己编[划掉]讲述,就被他摁住撞到墙上,看着面具孔里露出来的那个鲜红的万花筒像安了马达一样的飞快旋转着,绝感觉自己可能要完。

“你杀了她。”带土咬牙切齿的怒视着绝。绝大脑在飞速的思考着现在是一个什么状况,总不可能是真的像那个女孩说的那样,真心相爱吧。“是……”“你为什么杀了她。”沉默片刻的绝刚开口带土就打断了他。“我说你……”“你为什么杀了她。”再次陷入沉默。

“不是……”“是不是你杀了她。”再一次刚开口就被打断,绝现在严重怀疑带土是故意的,他不说话带土不说话,他刚开口带土就打断,这很明显是故意打岔。...

(伪)all绝邪教

做好护目准备


“你是……呃!”绝刚想问一下带土是什么时候来的,方便自己编[划掉]讲述,就被他摁住撞到墙上,看着面具孔里露出来的那个鲜红的万花筒像安了马达一样的飞快旋转着,绝感觉自己可能要完。

“你杀了她。”带土咬牙切齿的怒视着绝。绝大脑在飞速的思考着现在是一个什么状况,总不可能是真的像那个女孩说的那样,真心相爱吧。“是……”“你为什么杀了她。”沉默片刻的绝刚开口带土就打断了他。“我说你……”“你为什么杀了她。”再次陷入沉默。

“不是……”“是不是你杀了她。”再一次刚开口就被打断,绝现在严重怀疑带土是故意的,他不说话带土不说话,他刚开口带土就打断,这很明显是故意打岔。

“你能不能听人把话说完!”白绝认为按黑绝的语速他们大概可以把前面的对话重复一天,所以发挥了自己语速快的优势,在带土打断前成功说完一句话。

[系统提示:恭喜白绝成功获得抢话小能手的称号~]啊,不是,串戏了。

“……”带土没说话,绝就任由他用想吃了自己的眼神瞪着自己,但是,绝不知道某些地方已经发生了改变。黑绝在心里表扬了一下白绝,开口:“她是……”“你喜欢我?”又一次被打断,黑绝感觉带土就是针对自己说话慢,这次又问了个什么问……什么玩意?绝满脸惊恐的看着带土,鬼才会喜欢你啊!

虽然绝是一副吃了苍蝇一般扭曲的表情,但在带土眼里却变成了绝睁大了双眼,暗黄色的瞳孔闪过惊慌,仿佛被拆穿了什么一样,谨慎而又卑微。

带土感到揪心的痛,他轻轻的揉了揉绝的肩膀――他刚刚推搡的就是这里――眼里透着心疼,愧疚的说:“对不起,是我不好,这几天不应该忽略你。”

听到前半句,绝心想带土终于正常了,再一听后半句,绝感觉自己还是去死一死比较好。

“不要再玩了。”冷静分析的黑绝语气毫无波澜的说,不经意间激怒了带土。“玩?”带土又靠近了一些,绝可以清楚的看到万花筒的飞速旋转,他觉得自己这个距离还可以数一数带土有几根眼睫毛,呃,不是,跑题了。

带土那只手力气挺大的,掐的绝怪疼的,不自主的皱了皱眉,带土忙松手。

“我说……”“你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黑白绝一人半句的说着,明显是不耐烦了。

带土张了张口,踌躇着不知道该说什么,良久,他失落的低声道:“绝,你……”但是刚开口就像要哭了一样的哽住了。

绝:What are you doing?!!

“你干什么?!”绝满脸嫌弃,向后退的就差钻墙里了。带土这个家伙,演戏演的比谁真,这哭的,可真是生动形象的把满心期待成了空的样子表现出来了,满满的怨妇气息,好像自己怎么了他又不负责似的。

“绝……你不要,不要生气好不好,呜……”带土带着哭腔的说着,绝透着面具的孔可以看到不明液体闪闪发光。我生你个大头鬼的气。绝此刻深感头疼,只想优雅的竖起最长的那根手指并问候一下宇智波一族。

“你有完没完?”最终绝还是忍住了,尽管语气也没好到哪里去。

“……”带土沉默了,他低下头,“呵呵呵”的笑了,说实话,声音挺渗人的,把绝激出一身鸡皮疙瘩。

“既然这样……”带土猩红的写轮眼盯着绝,“那么,杀了你,你就不会离开我了吧。”

绝:在下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黑绝阴沉沙哑的嗓音刻意放缓了一样,说:“我可是斑大人的意志。”说着,绝贴着墙壁向里面透了过去。再带下去,带土搞不好会真的杀了他,那满身的杀气可是做不了假的。

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绝独自坐在岸边,皱着眉想着。

带土看着绝离开,没有去追回来,扶着墙阴森森的笑了。

(路过的小女孩:妈妈呀有鬼啊!)

金魚流火

絕。

絕。

*OOC。

*王一博×妳

*三觀不正系列。

*微血腥、膽小勿入。

1.

---明知道敗仗,就不應該對抗,能夠這樣,全靠你幫忙,將戀愛絕後的標準答案---

妳也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的,王一博對妳的態度,越來越惡劣了,那天……甚至還指著妳,對妳大喊:「滾!滾出我家!」

而那碗被他揮掉的熱湯濺了妳一身……

妳穿着嫁衣坐在他家沙發上,心想著:為什麼……?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成了這個樣子的呢?

明明……明明剛開始時,都好好的。

其實妳早應該料得到,結局會是這樣……

不過沒關係的,從今天起,妳便會是他最美的新娘……

2.

---還不夠絕望,尚可更絕望,留給我日後...

絕。

*OOC。

*王一博×妳

*三觀不正系列。

*微血腥、膽小勿入。

1.

---明知道敗仗,就不應該對抗,能夠這樣,全靠你幫忙,將戀愛絕後的標準答案---

妳也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的,王一博對妳的態度,越來越惡劣了,那天……甚至還指著妳,對妳大喊:「滾!滾出我家!」

而那碗被他揮掉的熱湯濺了妳一身……

妳穿着嫁衣坐在他家沙發上,心想著:為什麼……?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成了這個樣子的呢?

明明……明明剛開始時,都好好的。

其實妳早應該料得到,結局會是這樣……

不過沒關係的,從今天起,妳便會是他最美的新娘……

2.

---還不夠絕望,尚可更絕望,留給我日後用來形容前面境況,能夠這樣,謝謝你幫忙---

記得遇見他的那日,天氣晴朗、萬里無雲,而妳窩在一個陰暗的角落中,身旁的人圍著妳,對妳指手罵腳的。

“醜八怪,快滾!”此類的謾罵聲不絕於耳。

此時,突然傳來一個好聽的聲音問:「你們在幹嘛呢?光天化日之下欺負一女孩。」

眾人朝他看去,而日光之下,妳看清了來人,他有張好看的容顏、渾身散發著清冷的氣息、冷峻的眼神令身旁的眾人退避三舍,可妳卻覺得他像山林中的精靈。

此刻,陽光終於灑進妳的世界裡,就算只有一刻,妳也願奮不顧身、飛蛾撲火的抓住這一絲絲光亮。

妳慢悠悠的跟在他的身後,突然,他停下腳步,回頭,溫柔的問:「幹嘛呢?」

妳低著頭,怯生生的說:「謝……謝謝你……」

而他,彷彿方才的事一切都沒發生般,輕輕皺起好看的眉頭,說:「不必。」

3.

---寧願滯留在此處,寧願叫時間中止;我不會再信未來,我不要再看歷史---

如果可以,妳有多麼希望時間就停留在妳遇見他的時刻,又或者當時就不該遇見他,這樣子,妳便不會了解他的溫柔,也不會看見他的殘忍……

妳就像那時的跟在他的身後,可他卻回過身,推了妳一把,當初的溫柔不復存在,用著與當時截然不同的表情,不耐煩的說:「別再跟著我了,行不行?」

“王一博……這麼快,你就對我厭煩了嗎?”妳不免這般想著。

4.

---還能活才是諷刺,故此不用做傻事

讓痛苦輪迴千次,彰顯那快樂有盡時---

妳依然沒有放棄掙扎,依舊卑微的活在他的世界裡,為了他要妳做什麼都可以,妳想著:只要妳夠卑微、夠低聲下氣,總有一天,他會被妳感動的。

可天不盡人意,當妳笑著對他說:「回來啦?湯好了,快來喝。」

他卻像是崩潰般,揮掉妳手上的碗,對妳嘶吼道:「妳是怎麼進來的?滾!滾啊!滾出我家!」

熱湯灑在妳身上,妳彷彿沒知覺般,因為比起這個,最痛的,是妳傷痕累累的心。

早知道如此,也許當初,他就不該照亮妳的世界,哪怕只有一刻,他也不應該給與妳關懷。

在黑暗裡待久了,妳早就適應了那陰暗的生活方式,妳本就該屬於地獄,怎還能妄想貪戀那一絲絲的光亮呢?

是王一博……是他……都是他害的……害妳那顆無感的心,再掀起驚濤駭浪,再對著它剜下一刀又一刀,直至在無法掀起波瀾。

5.

---曙光全部熄滅,殺掉我影子,我只能獨處,背後全沒有支柱---

最後一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了,就讓妳做最後的抵抗,就算他不會回頭,至少,能讓他將妳銘記在心。

妳穿上最美的嫁衣,妳心想王一博一定會很喜歡的。

王一博怕黑,可妳卻將燈光都熄滅,沒關係的,等他回來開了燈見到妳後,他一定感到很驚艷,妳想讓他永遠也忘不掉妳……

這樣的黑暗,反而讓妳更適應,妳這樣想著,是啊,妳本來就生於黑暗,若是他無法將妳救贖;那麼,也許,妳可以將他一同拖入深淵啊……

6.

---什麼叫絕望?抬起眼望望,如今我在你面前呈堂,隨便收看---

“啊!!!”燈光亮起,妳站在王一博的面前,滿意的聽著他的讚賞。

妳猜想,他一定很喜歡妳的這種裝扮,他甚至都激動的流淚了。

妳笑著看著王一博,今天妳就是他最美的新娘啊,可為什麼他的眼裡沒有高興,只有驚恐呢?

難道王一博不喜歡妳這個樣子嗎?可明明,是他逼妳的,是他讓妳變成這幅德行的,不是嗎?

雖然,妳並不是很滿意他的表現,但沒關係,至少妳已經深深的印在他的記憶中。

7.

---靈魂被抽乾,殘留著軀幹,從此與未了願同存亡,地老天荒---

王一博神色驚恐的看著妳,可能是完全沒料到妳會這麼做吧。

妳今天真的美的驚人,驚得他都跌坐在地了,一襲白紗染得鮮紅更顯得妳蒼白的膚色,嘴角那一抹笑與王一博的淚水成對比,是的,他一定是感動的哭了,可妳曾經靈動的眼神如今卻變得空洞,啊!妳再也看不見他的反應了啊……

不過不要緊,妳的身影會一輩子留在王一博的心中,揮之不去,一直到,地老天荒。

梓煜的博客
Aimeehuang

我还是不舍得

但是我已经说了分手…

挽回不了了吧


我还是不舍得

但是我已经说了分手…

挽回不了了吧


雪缦麠

冷cp的情头,我爱这对~(^з^)-☆

阿飞:绝桑~今天份的喜欢~
绝:……(好多啊……)

冷cp的情头,我爱这对~(^з^)-☆

阿飞:绝桑~今天份的喜欢~
绝:……(好多啊……)

梓煜的博客
白澒

对不起我开始真的是想认真做一个答卷的但是毁男神真的太开心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图p2]

对不起我开始真的是想认真做一个答卷的但是毁男神真的太开心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图p2]

白澒

一直想画却一直忘记的“带土移栽”

一直想画却一直忘记的“带土移栽”

白澒
事实证明……感冒真的会让人变傻...

事实证明……感冒真的会让人变傻
我做了个什么莫名其妙而且没有用的东西?

事实证明……感冒真的会让人变傻
我做了个什么莫名其妙而且没有用的东西?

今天鸡叫了没

团头
一次发不完´<_`
分开嗝儿
(小迪他们在上一篇へ(゜∇、°)へ

…这tag怎么打真要命

团头
一次发不完´<_`
分开嗝儿
(小迪他们在上一篇へ(゜∇、°)へ

…这tag怎么打真要命

九鸢

没错,我这么久没更新,就是去画画了

(顶锅盖跑)

以前画过的绝,上了个色

没错,我这么久没更新,就是去画画了

(顶锅盖跑)

以前画过的绝,上了个色

白澒

玛丽苏光环的易主

(伪)all绝邪教

做好护目准备

然后

下拉

――1――
黑绝面无表情的看着树林,周围还弥漫在血腥味,道:“那些家伙会信她?”另一半白绝挠挠头,犹豫的说:“黑绝还是亲自回去看看吧,怎么说呢,现在情况不太对?”

毕竟那些手沾鲜血的亡命之徒现在就跟青春懵懂谈恋爱的小姑娘一样,周身仿佛都洋溢着粉红泡泡。

“是什么幻术吗……”黑绝喃喃自语的说,认真思考着能让万花筒中幻术是哪个血继限界,最后,他还是倾向于带土没中幻术,只是最近无聊找了个消耗时间的游戏而已。但是,还是感觉带土不对劲啊,回去看看吧。

“啊,黑绝。”“嗯?”“我们要不要先清洗一下?”白绝说话时牵动在嘴角沾染的血迹也在运动,伸出舌...

(伪)all绝邪教

做好护目准备

然后

下拉

――1――
黑绝面无表情的看着树林,周围还弥漫在血腥味,道:“那些家伙会信她?”另一半白绝挠挠头,犹豫的说:“黑绝还是亲自回去看看吧,怎么说呢,现在情况不太对?”

毕竟那些手沾鲜血的亡命之徒现在就跟青春懵懂谈恋爱的小姑娘一样,周身仿佛都洋溢着粉红泡泡。

“是什么幻术吗……”黑绝喃喃自语的说,认真思考着能让万花筒中幻术是哪个血继限界,最后,他还是倾向于带土没中幻术,只是最近无聊找了个消耗时间的游戏而已。但是,还是感觉带土不对劲啊,回去看看吧。

“啊,黑绝。”“嗯?”“我们要不要先清洗一下?”白绝说话时牵动在嘴角沾染的血迹也在运动,伸出舌头舔了舔,虽然他觉得蛮好吃的,但吓到人总归是不好的。

绝踢开一旁的残肢,向河边走去,简略的洗了洗脸,地遁去了雨隐村。

从地面上刚一探头,绝看见了一个黑发的穿着晓袍的人。“鼬……嗯?”刚开口那个人转过身来,是个女的,乌黑的头发在半空中滑过一个优美的弧度,尖尖的下巴微微抬起,面无表情的脸上一对猫一样的异色瞳带着一点点的疑惑,然后转为愤怒又兀的消失。

“是绝嘛?”那个女孩子走过来,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他。绝从地下整个钻出来,“嗯”了一声。

比她高。面上无表情,内心暗搓搓在意身高的绝放下心来。

那个女孩扬着下巴,道:“我是月殇,是掌管这个世界的死神。”

神?你是佩恩他亲戚吗?绝没有回应,月殇又说道:“绝,我告诉你,他们喜欢的都是我,你,别想着破坏我们!。”

绝:Ex,excuse me?

白绝茫然的看着月殇,不知怎么大脑里一下回忆起原先看的杂书里面丈母娘棒打鸳鸯的情节,嗯……其实这样想起来我辈分还高一点?

黑绝那沙哑的声音响起来了,他说:“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管的好。”

然而,听到这话的月殇,不知是怎么想的,掏出一把刀子捅向了自己,然后一副柔弱的姿势,眼中含泪的说:“我不知道你喜欢阿飞前辈,但我们真的是真心相爱的!”

绝听到喜欢阿飞这四个字整个绝虎躯一震,胃里翻天倒海险些吐出来,在听完整句话后,绝果断抬腿一脚踹了上去,让整把刀在月殇的身体里埋的更深一些。也就只有你这种审美奇特脑子有坑的人才会喜欢阿飞吧!

月殇倒在地上,看起来更加柔弱,只是……绝踢了踢地上的人,“那一脚踹不死人啊。”人不动,绝蹲下来,嗯,死了。

死了?!除了感觉打脸啪啪啪以外,绝还有一个纠结的地方,如果像她说的,真心相爱……怎么可能,幻术什么的,施术者死了,自然会解除,带土那个家伙现在满脑子报社,怎么会随便喜欢上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绝准备离开,刚一回头便看见了一个熟悉的橙黄色漩涡面具开着万花筒瞪着他。

哦……我去。

白澒

玛丽苏光环的易主

(伪)all绝邪教
做好护目准备
然后
下拉

――序――

雨隐村一年四季下着雨,雨水冲着鲜红向低洼处流着,向上看去,一个身穿黑底红云袍子的女孩子躺在那里,头侧向一旁,乌黑的发丝浸泡在血水里,睁得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苍白的嘴唇染上了鲜红的亮丽,带着一种凌虐的美感。

若是往常,绝肯定过去评头论足一番,甚至去扯下一截品尝一下,此刻却完全没有了食欲,他现在连这个女孩到底是怎么死的都说不清。

时间回归到半个月前,绝接了任务外出打探情报,离开晓不过一星期的时间就出了事。

看着白绝分身传过来的录像,绝很是不明白,蝎和迪达拉出个任务捡个小姑娘回来干嘛?而且还让她加入晓?佩恩竟然还同意了?应该和...

(伪)all绝邪教
做好护目准备
然后
下拉

――序――

雨隐村一年四季下着雨,雨水冲着鲜红向低洼处流着,向上看去,一个身穿黑底红云袍子的女孩子躺在那里,头侧向一旁,乌黑的发丝浸泡在血水里,睁得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苍白的嘴唇染上了鲜红的亮丽,带着一种凌虐的美感。

若是往常,绝肯定过去评头论足一番,甚至去扯下一截品尝一下,此刻却完全没有了食欲,他现在连这个女孩到底是怎么死的都说不清。

时间回归到半个月前,绝接了任务外出打探情报,离开晓不过一星期的时间就出了事。

看着白绝分身传过来的录像,绝很是不明白,蝎和迪达拉出个任务捡个小姑娘回来干嘛?而且还让她加入晓?佩恩竟然还同意了?应该和带土说一下了,平时怎么闹也不应该什么人都让加入晓。

然后绝便得到了“她是不一样的!”这种回答。嗯……不一样的?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人吗?

“你不懂!你根本不懂,她就是我的太阳,她带给了我光明,她是唯一一个真正了解我的人!”

耳朵都要被震聋了。绝面无表情的看着带土,“我们。”“不需要阳光哦。”

紧接着便是带土就一副炸了毛的样子,指着绝怒吼:“你根本不了解我!”

绝很是茫然,我干嘛要了解你?等会,你敢给她看你脸试试?!听着带土的话题越跑越偏,已经开始畅谈未来的美好生活了,慢了不止半拍的绝突然反应过来。

“斑。”“你现在是斑哦。”隐晦的提醒了一下,绝便抛下不正常的带土遁地离开了。

然后没过几天,白绝分身又传来了另外一个让他发懵的消息。那个被蝎和迪达拉带回来,让带土险些放弃报社的女孩子,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要拆穿月之眼计划。绝:Wha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