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绝世

960浏览    77参与
一些草莓的碎片


每次听到俯首对花影摇动 就想到天雪

不是东风 是爱情在捉弄我罢了


每次听到俯首对花影摇动 就想到天雪

不是东风 是爱情在捉弄我罢了

今夜无人入眠

童年,心中的白月光,听着歌,总有种想落泪的冲动(*꒦ິ⌓꒦ີ),第一次在电视上看的时候,特别喜欢,也认识了蔡少芬(女神),于波,陈法蓉,杨俊毅,张晋……豆豆和童博,天雪和童战,里面的cp都特别虐,越听越想哭,心里很遗憾,周易好可惜,明明电视剧那么好看,就是造型[1f602]。然后后来在网上看到第二部,才知道原来出了第二部,然后更想哭了,周易是fff团团员吗?战雪现实中也be了。主题曲的歌词真虐ಠ╭╮ಠ

童年,心中的白月光,听着歌,总有种想落泪的冲动(*꒦ິ⌓꒦ີ),第一次在电视上看的时候,特别喜欢,也认识了蔡少芬(女神),于波,陈法蓉,杨俊毅,张晋……豆豆和童博,天雪和童战,里面的cp都特别虐,越听越想哭,心里很遗憾,周易好可惜,明明电视剧那么好看,就是造型[1f602]。然后后来在网上看到第二部,才知道原来出了第二部,然后更想哭了,周易是fff团团员吗?战雪现实中也be了。主题曲的歌词真虐ಠ╭╮ಠ

金得胀
我为什么不画大点(&acute...

我为什么不画大点(´-ι_-`)

我为什么不画大点(´-ι_-`)

相 柳

最爱的国产剧-水月洞天 没有之一

最爱的国产剧-水月洞天 没有之一

凡心未泯

血公子娶亲记 之 绝世 中

张小凡现在有了一个艺名——绝世。因为老板说他长相、身段都是一等一的好,这个名字最最适合他。

他长得好看,气质又温润,一在店里出现立刻就引来了无数的目光。

他并没有穿着像普通小倌那样一层薄纱的衣物,只是很简单的一身白衣,外面套了件粉色的外褂——这颜色换了平时他是断断不会穿的。

平日里他也没什么事做,老板也是个识相的人,哪里敢使唤张小凡做什么粗重的活计。所以张小凡其实平时和之前没什么两样,还是一样的无聊——只不过之前是一个人无聊,现在是一群人看着他无聊。

虽然还是很无聊,可是只要想到他是在帮鬼厉的忙,在帮鬼厉分忧,他就浑身充满干劲。

老板看的在一旁直摇头:这样的绝色美人,可惜了不能真的成了他的招牌。老板掏了...

张小凡现在有了一个艺名——绝世。因为老板说他长相、身段都是一等一的好,这个名字最最适合他。

他长得好看,气质又温润,一在店里出现立刻就引来了无数的目光。

他并没有穿着像普通小倌那样一层薄纱的衣物,只是很简单的一身白衣,外面套了件粉色的外褂——这颜色换了平时他是断断不会穿的。

平日里他也没什么事做,老板也是个识相的人,哪里敢使唤张小凡做什么粗重的活计。所以张小凡其实平时和之前没什么两样,还是一样的无聊——只不过之前是一个人无聊,现在是一群人看着他无聊。

虽然还是很无聊,可是只要想到他是在帮鬼厉的忙,在帮鬼厉分忧,他就浑身充满干劲。

老板看的在一旁直摇头:这样的绝色美人,可惜了不能真的成了他的招牌。老板掏了掏耳朵,一扭头看到门口进来的人吓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张小凡背对着门,看不到门口进来的人,他正在和一个毛手毛脚的人扯皮。

“小公子可真好看啊~”男人挤眉弄眼的凑上来说。

“呵呵,多谢啊。”张小凡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小公子今年多大了呀?”男人又往上凑了凑。

“二十……”张小凡拼了命的忍了半天才没有对着男人伸出拳头。

“哎哟,我比小公子虚长几岁……要不你就喊我一声好哥哥吧?”说着男人的手就对着张小凡的屁股捏了一把。

这下张小凡彻底崩溃了,他转身一个擒拿,没想到却扑了个空。只见男人突然就腾空而起,在空中飞了一段后结结实实的摔倒了大门外。张小凡张大了嘴这才看清自己身后站了谁——那是脸比锅底还要黑的鬼厉!

“鬼厉!”

鬼厉眼里怒火冲天,可是脸上却没有太多表情,只见他往前走了一步,然后看着张小凡说:“这位小公子,面熟的很啊!”

张小凡回头看了看老板,只见这人正沿着楼梯一路往上逃去,哪里还有半分要帮忙的意思——没意气!张小凡暗暗的骂了一句。

鬼厉看他分神,更是怒火中烧,他直接一把抓住张小凡的手腕,捏着他的脉门把人往楼上雅间拖去。

“疼,鬼厉,你抓疼我了!”张小凡扭了半天也扭不开鬼厉的钳制,一路嘟囔着老老实实跟了进去。

“说!你来这儿干什么?!”鬼厉关上门,一身怒火熊熊燃烧。

张小凡揉了揉手腕,可怜巴巴的解释:“我就是想帮你分忧,帮你解决一些琐事……”

鬼厉自然是知道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的。

因为记挂张小凡,所以处理完了事情,他直接就赶回了家。结果推开门看到空荡荡的房间,他到处也找不到张小凡,他还以为张小凡出了什么事,急急忙忙的跑去鬼王宗询问,一问才知道张小凡居然被碧瑶这丫头诓骗到了这里。

他来本也不是来教训人的——张小凡如此一心为他,他又怎会不懂?可是刚一进门看到张小凡被人卡油的那一幕,他实在是难忍怒火——天知道他不在的时候张小凡还吃了多少亏!

“你想帮我?怎么帮?”鬼厉看着张小凡那委屈的模样心突然就软了,他稍稍放软了态度,坐到桌边看着张小凡问,“在这里挂牌就能帮我了?”

张小凡心想什么挂牌不挂牌的,说的这样难听。他气鼓鼓的把之前碧瑶对他说的话又说了一遍给鬼厉听,末了又总结了一下:“我就是负责帮鬼王宗传递一些消息……不是真的挂牌……”

鬼厉看着他的模样,心想你要是敢真挂牌我就把这里炸成盆地!

张小凡看着他盛怒的样子缩了缩脖子,挪过去几步倒了杯茶水递了过去:“你别生气了,喝点水吧,消消气……”

鬼厉没有接过这杯茶,他看着面前的张小凡突然有了个念头。只见他突然笑了笑,然后说了句:“你就是这么收集情报的?让客人喝水就可以了?”

张小凡一愣,心想这是什么意思?

“你如果连最简单的怎么和客人做戏都不会,又怎么能隐秘的拿到情报呢?”鬼厉说完站了起来,然后走到张小凡面前又说,“不知道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问小公子讨杯薄酒呢?”

张小凡这才恍然大悟:这是在扮演客人考验我呀!他连忙放下茶杯,转身到靠窗的台子上拿了一壶酒过来,满脸堆笑的说:“公子请~”

鬼厉眸色变了变,袍子下的手不自觉的握了握:想到张小凡平日也用这模样和别的男人说话,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他没有多说什么,反而笑的更灿烂。只见他接过张小凡手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猛的抱住张小凡的腰,口对口的把酒喂了过去。

烈酒入喉,张小凡被呛了一下,可是比酒更呛人的则是鬼厉的吻。

张小凡有好几天没有和鬼厉如此亲密了,这样突如其来的吻让张小凡沉醉不已。可是鬼厉却很快放开了他,张小凡看着鬼厉那灿烂的笑容,一时都有些忘乎所以了。

鬼厉在桌边坐下,把他抱到自己腿上,然后顺势拿起酒杯凑到了张小凡的嘴边:“小公子再饮一杯吧?”

张小凡刚想开口拒绝,鬼厉直接就看准了他张嘴的瞬间把酒倒了进去。张小凡很少喝酒,几乎可以说是滴酒不沾,这连着两杯酒下去,他已经有些飘飘然了。

鬼厉看着他渐渐红起来的脸笑的更灿烂了。

“来,小公子酒量这么好,那就再来一杯吧。”

“鬼厉~我喝不了了~我头晕~”张小凡撒娇到。

鬼厉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既然小公子的这张嘴喝不下去了,那就换另一张小嘴喝吧。”

张小凡没明白这话的意思,还在云里雾里间,鬼厉已经把他按倒在了桌上。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讨饶,下身陡然一凉——裤子给脱了。

“鬼厉!你,你要干嘛?”张小凡挣扎了几下,却挣不脱身上人的压制。

“干嘛?呵呵,喝酒啊。”鬼厉笑盈盈地回答道。

张小凡微微抬着头,看到了鬼厉故意放在他面前的那个长颈酒壶——壶口刚好有一滴酒水,张小凡看着那滴酒沿着壶嘴一路滑落,心里突然慌了起来。

“鬼厉!鬼厉你别开玩笑了,我怕……”张小凡心想这个时候不讨饶可能真的要出大事了。

谁知道鬼厉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竟直接压着他在他耳边说:“别怕……不疼的,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许愿

杨俊毅几部剧有感

觉得很神奇,特别神奇。

慢慢,慢慢地,看感情怎么样一步一步淡下来。

一开始,就像疯掉了一样。明明是期末季,却这么疯狂。其实以前就觉得《绝世》跟《水月》特别好听了,以前就觉得那个少年很帅了,可是这几天,尤为炽烈。

忍不住连着看完水月洞天,翻来覆去看剪辑,然后又去看灵镜传奇,明明最开始表示不接受族长造型的。把水月洞天系列都刷完了,睁开眼闭上眼全是童战,是片头意气风发的一笑,是行云流水的武术动作,是一路跑到湖边的绝望,是说“我可以一直等下去”的决绝,是孤身一人的脆弱,是对着天雪的满眼柔情。洗澡回来走过光华楼的风洞,就想迎着风大喊他的名字。想他,想他,想他就足以雀跃,就足以脚步轻快得要跳起来。念...

觉得很神奇,特别神奇。

慢慢,慢慢地,看感情怎么样一步一步淡下来。

一开始,就像疯掉了一样。明明是期末季,却这么疯狂。其实以前就觉得《绝世》跟《水月》特别好听了,以前就觉得那个少年很帅了,可是这几天,尤为炽烈。

忍不住连着看完水月洞天,翻来覆去看剪辑,然后又去看灵镜传奇,明明最开始表示不接受族长造型的。把水月洞天系列都刷完了,睁开眼闭上眼全是童战,是片头意气风发的一笑,是行云流水的武术动作,是一路跑到湖边的绝望,是说“我可以一直等下去”的决绝,是孤身一人的脆弱,是对着天雪的满眼柔情。洗澡回来走过光华楼的风洞,就想迎着风大喊他的名字。想他,想他,想他就足以雀跃,就足以脚步轻快得要跳起来。念他的名字,像他一样傻笑。走在路上,怕被当成傻子。【话说,杨俊毅的牙齿其实不是最齐的,讲话的时候可以看出来,但我觉得这反而是他特殊的魅力,跟于波天雪那种一口齐整的跟绑过一样的不一样的效果,童战其实要的不就是这种效果吗!】

然后,是灵镜传奇,看一个张扬直率的少年五年以后变成一个成熟稳重的族长,看天雪一关心他他就忍不住傻笑,看天雪一点头他就大呼小叫喊隐修,看童心一走他在后面恨铁不成钢地叹气哎呀,看,看他熟悉的这些人变成少年童战和族长童战的切换开关,看,看他挚爱的这些人,哥哥,弟弟,爱人,全都忘记他。怎么就没一个省心的呢?二哥心好累!大哥已经付出很多了,所以不勉强他想起来,我代替他来背负。童心是我弟弟,我不会打自己的弟弟,所以你要杀我,我认命。天雪不知道这五年来经历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们之间还剩下什么,我不知道凭我一厢情愿的努力能挽回什么。最后他说,我好累啊。第一个想到的是他一个人坐在湖边,想自己为什么觉得泪痕如此熟悉的那一幕,天雪戴着面纱的背影被画面剪辑在一起,好像她就在这边注视着族长一样。

他真的太累了。把少年心性框在族规和族长这个角色里,不敢说自己有多么羡慕自由自在的大哥。每天为了这个为了那个跑来跑去。天雪变得不像天雪,大哥变得不像大哥,好不容易童心聪明了,结果跑去给敌人当下属。那个害一切变成这样的叛徒尹仲,大哥竟然不依不饶地要去救他。你们忘了可我忘不了,我不知道我们三兄弟,下一次,还有没有这么好运气!

他真的好累啊。听《野马沙鸥酒消愁》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剪辑过的画面。还有,他回到御剑山庄的时候,站在那个天雪的房间里,回忆杀适时地放出来,他想着曾经坐在那里的自己,把花拿出来故意压一压伪装成藏在怀里带过来的样子的小表情,把花递出去时候的战战兢兢,小心翼翼,还有偷偷的傻笑。

末了,族长自嘲地一笑。

他没有哭,但是月光淌在他身上,我哭了。

一样的眉眼,一样的少年,可是,换了个发型,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他结婚的请帖上,大胆地写他的爱,不知道会不会想起曾经他自以为写得很好其实被天雪吐槽了个遍的十六个字。他以为天雪不愿意嫁给他,拿酒浇愁,童心劝他醉了不要再喝,顶着天雪面孔的月牙站起来夺走他的酒壶一饮而尽,他坐在那里,瞬间清醒,看月牙那时候的眼神我无法描述,只能说,杨俊毅眼睛里全都是戏。

不可遏制地要想起他坐在湖边,手搭在膝盖上的那一幕。不可遏制地为他太累了而心疼到无以复加。站起来倒水,做下去抄笔记,都是挥之不去的那个单薄的身影。为什么他只能一个人背负着一切,为什么没有人能站在他身边,为什么没有人能懂他,为什么他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可以依靠,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他?他第一次喜欢的姑娘,他心心念念的兄弟,他一肩扛起来的童氏一族啊,他没有一个和和美美的一生了,为什么连一个好一点的结局都不能有?大概那个时候杨俊毅真的是很瘦很瘦,瘦成纸片啊,所以童战五年来成长的代价,五年来的消瘦被诠释地特别有感觉。跟室友说了,室友说,这不是梅长苏吗?我一想,还真的很像。我其实不想看梅长苏,我只想看林殊。林殊回来,一样的背负了那么多,一样,让人不忍心看下去。而林殊没有拍出来的那几年,是灵境里不停穿插的回忆杀。兄弟三个初到龙泽山庄的时候,他跟天雪说“我相信老天不会这样待我,我也不让他这样待我”的时候,他拍拍童心的脸夸童心最棒了的时候......回忆杀就是这个作用,就是这个功效,就是一口糖一口玻璃渣。听《闻悲》的时候,其实就想到两个场面,一个是天雪死在他怀里,一个是童心终于开口喊一声“二哥”的时候,童战泪痕犹在抬眼看他的样子。他脱稿发挥,大约也是情不自禁,真情流露,没有希望到连他也不能不被悲凉裹挟。所以他后来抱着童心说“有你一声二哥,就足够了”的时候,哭腔都未消。

你们都来虐童战,个个都来虐童战,偏偏这又是个极重感情的苦情角色。

因为难以遏制地想,心疼,抑郁,所以自己也知道要找点什么别的来调剂一下。沉湎是不可以的。要去找点糖。

听从B站,去看了余火莲。看灵境之前,先看的火莲,但是觉得火莲没有童战帅,所以放弃了,宁愿看族长【顺便吐槽,要那风风光光的族长嫁娶仪式做什么,我宁愿童战永远不是嫡长子】。弹幕说因为杨俊毅胖了,但是,我总觉得不是。跟剧情也没有关系,单纯造型。总显得眼睛变小了,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战雪来生之约就权威的应该是八阵图,但是八阵图那个一边黑头发一边黄白头发的造型实在太有槽点,看不下去,还是回来先看看上去比较像童战的余火莲再说......虽然后来发现,火莲就是火莲,反而是雪痕比较像童战,也比较帅——虽然造型不能忍,但是颜值撑起一部剧没问题!

我是抱着在火莲身上找童战的念头来的。因为有人说杨俊毅演什么都像童战。就灵鹫来说,比较可信。但是就火莲来说,我不认同。杨俊毅演的很好,火莲不是童战,火莲就是火莲,是另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不过,也许经过童战的训练以后,我的抗虐能力又提高了,所以再也没有出现那种像看郭轸死掉时候一样压抑到不能呼吸的感觉了。【不过这样也挺好......】

杨俊毅的哭戏很好,真的挺有感染力的。但是火莲和方旭的人设,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像傅红雪跟叶开啊?展爹送走亲儿子,花白凤把叶开交给李寻欢;展爹找了皇长孙来代替做复仇工具,花白凤找了傅红雪;然后真假儿子成了好兄弟,真的那个觉得是自己欠假的那个,是假的那个代替自己背负了血腥和仇恨,就对假的那个特别好。最后真相拆穿,被当做工具的那一方精神支柱倒塌......【除了仇恨我的人生还剩下什么!】当然,火莲真正的精神支柱应该是爹爹,他愿意为他去死,为他放弃一切,为他走完余火莲的人生。他坐在台阶上哭,他说我好恨我竟然恨不了他!连在皇帝面前都那么飞扬跋扈的少年,偏偏在“爹爹”面前毕恭毕敬,如履薄冰,毫无违礼逾矩之处。他临死之前最后一个愿望,竟然只是要“爹爹”抱他一次。而展爹只是叹了一声,竟然就站在那里没动。这个明明知道真相,明明该是你仇人的孩子,在正邪边缘挣扎了许久,执拗,赤城,最后还回到这里来,替你杀死命官,最后见你一面,最后唤你一声爹,然后代你去死,你还能无动于衷地放他走吗?看他走得越来越快最后一边抹眼泪一边跑走,看他抱着小离说“听你,看你,记住你”,看他一脸平静地坐在天牢里,我就突然很想知道,一个计划好要去死的人,一个决心要死的人,他最后安排自己在这个世上的所有物的时候,他最后走过这个世界的路,最后看一眼这世间的人事的时候,他会想什么,他在想什么,他心里还有没有波澜,他还会不会因为回忆流泪或者微笑,他最后的一举一动有没有什么意义,他想不想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留下些什么?

把酒问青天吧里面,火莲的同人文很多的样子。可是,连同电视剧的结局我也想一起吐槽,火莲的心结究竟该怎么解?他都没有求生意志了,你们就这么骗他把他拉回来......生死间走过一遭以后,他是怎么样在碑上刻“义子”,怎么样把自己的名字改成“赵影”,他做这些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我看剧透的时候,还以为是火莲自己找好个地方服毒自尽,最后一刻展爹冲进来抱了他一下的......毕竟那上面写的是展爹“不顾一切冲进来抱住火莲”,结果我其实没看出来展爹的不顾一切了?我只看出来火莲一开始还想忍住,保持微笑的,结果握了一下拳发现根本忍不了才终于放声哭出来。

嘛,虽然火莲人设确实比童战丰满,但是......我还是喜欢童战!

而且,CP换了,战雪糖没吃到不开心。所以再去看八阵图。这里面......杨俊毅又是个男二......什么时候他才能有一回主角光环啊!而且为什么童大哥,不,荀日照能救雪痕,拾幻却要带着伤这么多集啊!这部剧的编剧大概就是故意的吧,关系性格全都反过来,弟弟变大哥,哥哥变二弟,为什么是二弟啊,总觉得还得也有个三弟的既视感。冲动的变沉静,深藏不露的变大胆追赶,上一世你赶我走,这一世换我赶你走;上一世你抢我过来,这一世我赖在你这。尤其是雪痕中枪的时候,莫名地就觉得特别解气!上一世他看你死在他怀里,这一世换你看他无力地倒在你怀里,看他手垂下来,头低下来,看他几近于死在你怀里。嗯,就是很解气。

虽然八阵图的造型真的......难以言说,但是糖确实很多,被治愈了!

B站上有几个视频剪辑,把几世之间几个公主抱,摸脸杀剪在一起,做的特别棒!一个用的《凉凉》,一个叫“伪三世·人鬼情未了(误)”,后面那个歌很好听,画面和词简直不能更搭,太大神,膜拜~

好了,童战和天雪最终过上了幸福而快乐的生活。全剧终可以跳出来了。

看到八阵图的时候,那种无时无刻不想多看他几眼的感觉,那种一有空闲就想见到他的冲动终于在一点一点淡下来。情话多听几遍,消瘦的背影多看几遍,《闻悲》跟着哼出来,分清楚《珠帘半卷美人怨》跟《紫箫吹断美人风》,自己去YY糖YY有个人可以在童战最脆弱的时候陪在他身边一起经历一起面对,难过了就去看杨俊毅燃向打戏合集,最后眼泪流过了,心也静了。

大概,再过几天,就可以去开个新坑了吧。

【话说,为什么没有水月和绝世的钢琴谱啊,找了半天都只有简谱,好气哦!】【而且,一部电视剧就用主题曲片尾曲变奏就能撑起来真的很棒啊,没有很多BGM也没关系,这种换一个乐器就换一种风格的曲子更加是别有韵味啊!】


碧天雪皚

絕世唐門改編---------------79

戴華斌冷哼一聲,身上白光一閃,白虎武魂已附身,八個魂環悄然冒出,第一、三和第五魂環一黃、一紫、一黑都亮起。三個強體的魂技已證明了他對霍雨浩的重視,可惜,霍雨浩也不是當初那個他。


霍雨浩身上出現一陣寒意,冰帝附體、冰帝之螫!戴華斌身上第七魂環發光,然後一拳揮向霍雨浩。霍雨浩左手一擋,魂力運轉,然後還以一拳。


借這一拳之力,戴華斌向跳一後,拉開距離,眼裡已全是凝重,剛剛一試就知道霍浩現在的魂力只是稍遜於他,但是還有雙生武魂的優勢,他佔下風。


這個分析讓戴華斌微詫異,但很快又收住了心神,果然,霍雨浩是他人生中必須要除掉的人。


霍...

戴華斌冷哼一聲,身上白光一閃,白虎武魂已附身,八個魂環悄然冒出,第一、三和第五魂環一黃、一紫、一黑都亮起。三個強體的魂技已證明了他對霍雨浩的重視,可惜,霍雨浩也不是當初那個他。

 

霍雨浩身上出現一陣寒意,冰帝附體、冰帝之螫!戴華斌身上第七魂環發光,然後一拳揮向霍雨浩。霍雨浩左手一擋,魂力運轉,然後還以一拳。

 

借這一拳之力,戴華斌向跳一後,拉開距離,眼裡已全是凝重,剛剛一試就知道霍浩現在的魂力只是稍遜於他,但是還有雙生武魂的優勢,他佔下風。

 

這個分析讓戴華斌微詫異,但很快又收住了心神,果然,霍雨浩是他人生中必須要除掉的人。

 

霍雨浩第三魂環一亮,冰皇突擊,能夠在三秒內把自己的攻擊力和速度提高一倍。戴華特第七魂環一亮,白虎真身,毫不猶豫地回擊。

 

看到二人打得擊烈,王冬就一直處於戒備的狀態,她信任雨浩,那兒交給他,這裡就是我的責任。

 

一絲殺意閃過,王冬下意識放出光明女神蝶,輕巧一轉,正好避開一道魂導炮。

 

這是…王冬不及多想,就看到十多個武魂已附體的黑衣人衝出,每個都至少是魂帝,而霍雨浩就被戴華特引走了。

 

不可以給霍雨浩麻煩,想起那一句多謝,王冬深呼吸,第二、第三、第七魂環一亮,蝶神之光、蝶神斬,而紅色的十萬年魂環的也讓王冬的威力提升了一個檔次。在霍雨浩不在的情況,王冬確實很難讓自己每個攻擊都命中敵人並最成最大效益,所以她索性不瞄準,雖然只是第二第三魂技,但是在武魂真身的加持下威力一點也不比正常的第三第四什至第五魂技弱。而且數目眾多,用來掩護是最適合不過。

 

面對眾多的攻擊,的確讓這些黑衣人手忙腳亂了一下,但他們最少都是魂聖,又富戰鬥經驗,不過幾個呼吸,就開始調整過來。

 

敵眾我寡,王冬惟一優勝的地方就是武魂的品質、數量以及魂力,對於那些只有一兩環的士兵,王冬可沒有想過靠他們取勝,反而,還要保護他們,所以王冬在以第一二魂技打亂這些黑衣人的節奏後就用出她的第八魂技,同為十萬年的魂環所賦予的,光明盛世。

 

光明盛世只有一擊,但是效果是前面的攻擊合起來也比不上的,這一招能鎖定多個敵人,然後每一個都會受到王冬魂聖級別全力的攻擊。基本上,魂聖以下的人是會被一擊即倒。

 

王冬用完這一招,體內的魂力已不多,剛剛那一招可是她以武魂真身的情況下使用出來,威力比平常的更高,當然消耗也是特大的。

 

敵人的情況絕不比王冬的為好,除了兩個防禦系的魂聖還能站住,其他人已倒下,永遠的長眠於此。而士兵們都在魂力的衝擊下暈倒了。

 

打鬥聲再次回來,戴華斌身上血跡處處,狼狽不堪,而霍雨浩正追住他,王冬這一分神,就給了那兩個黑衣人一個可乘的機會。他們從魂導器中,各自拿出一枝八級的定裝魂導炮,裡面的魂力滿滿,他們同時瞄準霍雨浩,發射。

 

霍雨浩這時正背向這些人,又是在用冰碧帝皇蠍的武魂,又很專心的和戴華斌戰鬥,注意不到這兩個人的動作。

 

戴華斌一冷笑,他清楚看到這二人的動作,他按作戰計劃,把霍雨浩停在這,雖然因此而受到了幾下的攻擊,但是完全值得。

 

在一旁王冬看到這一幕,心中除了霍雨浩三個字之外就沒了其他的東西了,鼓起所剩無幾的魂力,光明女神蝶的光芒再一次出現,王冬她最後可以做到的事就是搶在魂導之先來到霍雨浩的背後,用自己護住對方。而當她碰到霍雨浩時,身上的光明女神蝶就消失了,而魂導炮距離二人也不過四個身位。

 

見到王冬的舉動,戴華斌心中一冷笑,他就知道王冬一定會奮不顧身,霍雨浩一定會有遲滯,而他自己一見到王冬的動作就借力跳開了。

 

霍雨浩看到戴華斌要走時正要跟上,身後突然有一件軟軟的、温温的東西貼上,一轉頭,王冬的俏臉映入眼簾,而在她身後幾步之遙,是兩枝八級魂導炮的攻擊!

 

原本只是霍雨浩一人,他還是能避開的,但加上一個魂力全無,半昏迷的王冬,他是閃避不了。既然避不了,那就硬上吧。除了第一魂環,第七的魂環也亮起,霍雨浩轉身,將王冬收進自己的懷中的深處,整個人縮成一團,同時發動了一直裝備在身上,但差點被忘記的防禦型的魂導器。

 

接下來,就是聽天由命。

 

重重的一擊讓霍雨浩整人連王冬避彈飛了,他索性這樣借力化力,惟有王冬,他緊緊抱住,惟有她,他是不會讓她受任何的傷害。

 

王冬吃力地睜開眼睛,見到的是霍雨浩,雖然有點狼狽,但還是很好。王冬輕輕一笑,抱住霍雨浩,同時吻上霍雨浩的唇。

 

霍雨浩的腦子好像轟一聲的被炸呆了,王冬吻上自己…

 

乘這時刻,王冬體內的浩冬之力完全地和霍雨浩的融和,霍雨浩的魂力流轉的速度快了一倍,原本差點守不住的防禦立即無問題。

 

當回復平靜,霍雨浩立即看向懷人的可人兒,只見她有一點脫力,不過平順的呼吸讓霍雨浩知道她無礙。抬頭,只見那兩名傷重的魂帝和戴華斌也離開了,現場除了破壞的痕跡、十數條屍首,那些昏迷的士兵,寂靜得跟戰鬥發生之前一樣…


碧天雪皚

絕世唐門改編------------------68

幽冥邪神虎,是幽冥月虎和暗魔邪神虎的後裔,續承了暗魔邪神虎那一種時間倒退的能力,也有幽冥月虎融合黑暗和在月光下力量提升的能力。牠的在十大兇獸中的排名是第四,比雪帝的修為低上一點,但若是真的打起來,牠不一定輸給雪帝。


「人類,你們來這兒做什麼?」為首的幽冥邪神虎淡淡的開口。霍雨浩等人嚥下口水,事實上,魂力相差這麼遠,他們還能站著,已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


霍雨浩悄悄抓住王冬的手,浩冬之力急速流轉,他們二人才感到好些。


「為什麼要讓魂獸胡亂襲擊人類?」霍雨浩帶住魂力問,若不這樣,他根本開不了口。


「人類,現在是我問你而不是你問...

幽冥邪神虎,是幽冥月虎和暗魔邪神虎的後裔,續承了暗魔邪神虎那一種時間倒退的能力,也有幽冥月虎融合黑暗和在月光下力量提升的能力。牠的在十大兇獸中的排名是第四,比雪帝的修為低上一點,但若是真的打起來,牠不一定輸給雪帝。

 

「人類,你們來這兒做什麼?」為首的幽冥邪神虎淡淡的開口。霍雨浩等人嚥下口水,事實上,魂力相差這麼遠,他們還能站著,已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

 

霍雨浩悄悄抓住王冬的手,浩冬之力急速流轉,他們二人才感到好些。

 

「為什麼要讓魂獸胡亂襲擊人類?」霍雨浩帶住魂力問,若不這樣,他根本開不了口。

 

「人類,現在是我問你而不是你問我。」幽冥邪神虎輕輕說,若不是現在大陸是這樣的情況,牠一早就話都不說多一句就滅了眼前的人類。

 

霍雨浩正想再說什麼,暗金恐爪熊王就突然大喊,「你這一個人類,身上為什麼會有我的後裔的氣息!」

 

霍雨浩大驚,其他人也想起霍雨浩的外附魂骨就是來自暗金恐爪熊,更是帶了兩隻回宗門,現在可說是仇人相見份外眼紅。

 

「你先等一下,我也有賬要和牠們算。」說話的正是三頭赤魔獒赤王,上一次霍雨浩等人來時弄得牠狼狽不堪,這一次,牠要好好的把賬算上。

 

「你們全部都給我安靜。」幽冥邪神虎平靜地說,牠盯住霍雨浩,「你認識一隻大蠶蟲嗎?牠是精神屬性的,修為也有十萬年了。」

 

「誰是十萬年,哥可是全斗羅大陸惟一一隻百萬年的魂獸!」天夢一聽到有人在詆毀自己,而且還是當時讓自己這麼慘的其中一人(獸),牠怎也嚥不下這一道氣。

 

「不。我沒有見過。」霍雨浩強自震定地說,他當然知道幽冥邪神虎所說的就是天夢,但天夢可說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怎能承認。

 

「是嗎?」幽冥邪神虎突然瞪大眼睛,一紅一金的眼睛帶著強烈的魅惑性,「那為何我在你的身上會嗅到那一隻大蟲子的味道。」

 

霍雨浩心中一震:被發現了。這時,幽冥邪神虎身上的魂力湧出,威壓讓八人難以呼吸,霍雨浩把心一橫,就叫出他的第二武魂──冰碧帝皇蠍。

 

王冬也從魂導器裡拿出海神三叉戟,而額上的三叉戟同樣散著淡淡的光輝,什至有讓幽冥邪神虎的威壓散開的感覺。

 

「大家快走!」霍雨浩低呼喝一聲,同時用出永凍之域,在冰碧帝皇蠍出來一刻,他所受到的威壓就因極致武魂的緣故而減輕了不少,所以才能開口下命令,而其他人有王冬的力量幫忙,同樣準備離開。

 

一聲虎嘯,同時一三股向他們湧過來,三隻魂獸站在他們前面,而幽冥邪神虎就站在他們身後,「我有說你們能離開嗎?」牠的金眸慢慢散著光,正是牠從月亮得到力量的最好證明,而今天,正是他們最強力量的月圓之夜。

 

「想走?可以,小子,你和你身旁的小妮子留下來,而其他人,今天我的心情不錯,你們快滾。」幽冥邪神虎清楚感覺到霍雨浩身上所有和自己同類的味道,不論是什麼,對他只有補而沒害,至於王冬,他身上的波動,和一萬年前曾經感受到的氣息相似,不過弱多了,應該是牠能應付到,若能得到它…說不定能超越「牠」。

 

「我們是永遠不會拋下同伴的。」其餘六人背對包住霍雨浩和王冬。

 

「你們…好,戰就戰。」霍雨浩看到自己的同伴毫不猶豫站到自己前面,心中一股熱流湧上:有這樣的同伴,一生不枉過。他拿出那一把給他力量的劍──修羅之劍,這時,伊老感到這一把劍和他在共鳴,「這是…」

 

霍雨浩的一眼慢慢轉成灰色,一灰一紫的眼睛看起來好不鬼異詭異。「凋零術。」一把不同於平常,更成熟、帶嘶啞聲音響起了。同時,四隻魂獸同時被一股紫黑的光包圍。以霍雨浩原來的精神力,是不可能同時攻擊這四隻十萬年魂獸的,但在修羅之劍的幫助下,他的精神的質和量都提高了不少。

 

但畢竟這四隻都是十大兇獸,儘管看上去多狼狽,牠們的實力都還是比霍雨浩等人高上不少。「你們全都給我上去。」幽冥邪神虎大怒,牠竟這幾個人類小子弄得這樣,一怒之下就叫上所有手下上前。

 

在用完凋零術後,霍雨浩的精神力消耗了不少,但是…他一手握住劍,一手握住王冬的,絕不退縮!

 

魂獸從陸空兩面包圍著他們,而所有人都在準備自己的魂技,就要大幹一場。

 

就在這一觸即發的氣氛下,突然山搖地動,大樹不住在搖晃,地有出現下陷的情況,較弱的魂獸什至伏在地上動彈不得。


未挽

我愿你是个谎 从未出现南墙

我愿你是个谎 从未出现南墙

碧天雪皚

絕世唐門改編--------------54

這時遠在海神的眾人也被折騰苦不堪言,先是走樓梯,後是練捱打,再練實戰,一樣接一樣的不讓人休息,就是這一些史萊克的精英也受不了,若不是獎勵還算吸引的話,他們還真想放棄。


「大師兄他們的樣子真慘。」王秋兒嘆道,這些日子她什麼也沒發生,之前那令人心慌的表現彷彿只是一場夢。


霍雨浩一想到這就苦笑,作為惟二不用受難的人,他們二人可因此而沒吃了不少苦,跑腿、煮食、打雜這些工作全算在他們身上,讓他們除了修煉的時間外,空餘時間都奉獻給其他人了。這不,他們現在正要去為其他人弄吃的。


輕輕握著王秋兒的手,王秋兒臉上一紅,低下...

這時遠在海神的眾人也被折騰苦不堪言,先是走樓梯,後是練捱打,再練實戰,一樣接一樣的不讓人休息,就是這一些史萊克的精英也受不了,若不是獎勵還算吸引的話,他們還真想放棄。

    

「大師兄他們的樣子真慘。」王秋兒嘆道,這些日子她什麼也沒發生,之前那令人心慌的表現彷彿只是一場夢。

 

霍雨浩一想到這就苦笑,作為惟二不用受難的人,他們二人可因此而沒吃了不少苦,跑腿、煮食、打雜這些工作全算在他們身上,讓他們除了修煉的時間外,空餘時間都奉獻給其他人了。這不,他們現在正要去為其他人弄吃的。

 

輕輕握著王秋兒的手,王秋兒臉上一紅,低下頭。霍雨浩笑道,「我們倆很久沒獨處了。」

 

王秋兒低聲,「唔。」她不敢正視雨浩,側過了頭,就看到了之前貝貝等人修煉的那一千級樓梯,眼睛一轉,「雨浩,我們到那好不。」手一指,就是那金碧輝煌的神殿。

 

「這樣不太好吧!」霍雨浩想到奧純和其他人的態度,直覺就不想去。

 

「你敢不聽我的。」王秋兒咪起兩眼,不善的看住霍雨浩。這一個表情,是王冬常做的,每次二人有不和,他永遠是用這一個表情看住霍雨浩的。而每每這樣,結局都只有一個…

 

「唉!好吧!」霍雨浩屈服而王秋兒興奮得跳了起來,「太好了。」王秋兒興奮得在霍雨浩臉上親了下。

 

看到霍雨浩那火熱的眼神,王秋兒才醒悟到她剛才幹了什麼的好事。「再來多一次。」霍雨浩的眼神好像要吞了她一般。

 

「你、你就想得美,」王秋兒臉紅得像蘋果,「剛剛的是意外啦!」一說完,她就連忙向神殿的方向跑去。

 

霍雨浩嘴邊一絲笑容,意外?!一定會再來多幾次,那時又會是意外嗎?

 

天夢他們三人也覺得挺好玩的,「不如我們賭賭他們還有多久才會正式在一起?」

 

「我猜三個月。」

 

「你們兩個自己玩吧,反正他們一定會在一起的。」伊老對這二條蟲子的行為感對有趣。兩個年輕加起來過一百四十萬歲的還是這麼幼稚。看著霍雨浩二人,伊老心中為他們祝福:一切順利就好。

 

這時在抓緊時間修煉的雪帝突然感到平靜的心起了波動,這是…欣慰?!

 

也許是幸運,霍雨浩二人上神殿時竟沒有被任何人看見和攔下,他們倆快速的走上,一千級樓帝對於他們來說只不過是一場熱身而已。

 

走到神殿前,二人都嚇一跳,在遠處看,神殿金光閃閃的,但走到近處,才發現這神的柱子上刻了不少的圖案,精美連霍雨浩也讚嘆。但裡面黑洞洞,一絲光絲也沒有,更不如二人先前所想般金碧輝煌。

 

「為什麼遠望會是金色的?」王秋兒咕嚕,二人細看後才發現神殿外圍被一層藍銀草所包住,只不過這些藍銀草都是寶石藍,上面有幾條金絲,數不清的藍銀草讓整個神殿看上去是金光閃閃的。

 

「真像小雅老師的武魂。」霍雨浩一聽,好像想到什麼,但念頭一閃即過,捉不住。

 

王秋兒打量一下四周,見沒有人,就閃身進去,霍雨浩無奈跟上。一進去,二人發入面什麼也沒有,只有一些平台。

 

外面有七個平臺圍成一圈,每一個平臺的樣式都不一。而在這七個平臺中央,還有一個巨大的平臺存在,正好從前方兩個周邊平臺之間能夠看到它,這個平臺一共有三層,比周邊的七個平臺都要高出數米。整個平臺呈現為圓形,越靠上面的平臺面積就要越小一些,最上方的平臺正中央,有一根豎起的長棍。但又不十分規則,頂端較大,呈錐形,通體漆黑。而這棍子旁邊,有一個像是十字架的東西,一左一右的守護對方。

 

「這是什麼呀!」王秋兒快步走上前,她一直感到右邊那根長棍帶給她無比的熟悉的感覺,好像曾無數次看過這東西。

 

霍雨浩則有另一種感覺,嚴格來說,是他和伊老都被這個十字架所吸引。伊老在那十字架身上感受到和自己同源的力量,同屬光明的黑暗。

 

如同王秋兒,霍雨浩的手同樣不由自主地伸向那十字架。就在二人的手同時接觸到那二樣的東西的時候,正在和史萊克通訊的奧純察覺到有人突破了以他的魂力所立下的結界,在他認識的人中,還未有人能在他不知情下進入神殿並接觸那兩件的神器,到底是誰!


碧天雪皚

絕世唐門改編--------------53

這時間,在海神島外面的世界可說是亂成一片,因為冽家已正式向史萊克宣戰,所以兩者已經幾場小的戰事,雙方都好像在保留己方的實力,準備留在最後決戰上。


這時,一個名叫聖靈教的組織突然掘起,並宣報與冽家同盟,向史萊克宣戰。而無數一直潛伏在大陸裡幽暗角落的邪魂師冒出,同心攻打史萊克。


彷彿巧合一樣,這時日月大陸也向斗羅大陸發起復仇的戰事,大量的魂導師殺向斗羅大陸,這些事情不但讓史萊克一時措手不及,亦讓整個斗羅大陸一時間亂了起來。


也許是因為這是整個大陸的危機,天靈、斗魂、星羅三大國也派出兵力應付日月大陸的攻勢,而九寶玲瓏宗亦派出宗門的弟子,協助清除邪...

這時間,在海神島外面的世界可說是亂成一片,因為冽家已正式向史萊克宣戰,所以兩者已經幾場小的戰事,雙方都好像在保留己方的實力,準備留在最後決戰上。

 

這時,一個名叫聖靈教的組織突然掘起,並宣報與冽家同盟,向史萊克宣戰。而無數一直潛伏在大陸裡幽暗角落的邪魂師冒出,同心攻打史萊克。

 

彷彿巧合一樣,這時日月大陸也向斗羅大陸發起復仇的戰事,大量的魂導師殺向斗羅大陸,這些事情不但讓史萊克一時措手不及,亦讓整個斗羅大陸一時間亂了起來。

 

也許是因為這是整個大陸的危機,天靈、斗魂、星羅三大國也派出兵力應付日月大陸的攻勢,而九寶玲瓏宗亦派出宗門的弟子,協助清除邪魂師。

 

這些力量都替史萊克減了一部份的壓力。然而,這個大陸已經太久沒有戰事,一直以來都是靠史萊克維持和平和安全,令不人實際上不擅長戰鬥,就是那些在學院出來的,對戰爭的幫助也不多,令史萊克實際減輕的壓力實不多。

 

「隊長,你還好嗎?」帶著義肢,陳子鋒有點狼狽地走向馬小桃,他的義肢被擊中,讓他走路時一拐一拐,衣服有點黑。馬小桃繼續幫自己上藥,她剛才被人伏擊,雖然無大礙,但若不好好治理,對以後的戰鬥也會有影響。「還好。」就是馬小桃,極致武魂的魂鬥羅,在連日來的戰鬥下,也開始疲乏。

 

「你們二人在幹什麼?總不會在談情吧!」西西走近,除了已死的姚浩軒和在星羅帝國的戴鑰衡外,他們五個組成了一個小組,負責追擊邪魂師,以遊擊的方法,逐個擊破。之前他們遇到一隊魂導師和邪魂師,在長時間的作戰,大家也受到了一定的傷害。

 

「談你個頭。快點準備吧!」馬小桃的腦子裡現在只有戰鬥兩個字,其他的事都不在她的考慮。

 

二人搖頭,「希望戰事快點完。」他嘆道。

 

「戴華斌,你在做什麼!」朱露追著戴華斌問,而後者正拿著從父親房中偷出的戰事的策略。

 

「我一定要讓史萊克那一群人好看!」竟敢讓我受到這麼大的屈辱,尤其是霍雨浩,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你瘋了不是,現在什麼時候了,還做這樣的事!」朱露不敢相信,這個讓自己傾心的男人,是何時變成這個樣子。

 

「啪」一個巴掌不客氣的掌在朱露的臉上,「女人,你給閉嘴。一個小小的魂王,竟敢對我下命令,信不信我會殺了你。」戴華斌看不起朱露,這些年,二人的魂力差距越來越大,戴華斌將快進階作魂聖,他的魂力比貝貝等人離開學院時還要高。

 

這讓他越發看不起朱露這個未婚妻,若非二人有武魂融合技,再加上幽冥白虎對家族的意義,他只怕一早就休了這一個未婚妻。

 

「戴華斌,你…」朱露難以置信地看住眼前的男人,好像現在才認識他,「你…你究竟想做什麼!」

 

戴華斌睥睨地看著朱露,露出一抹冷笑,「你想若果日月大陸那一邊收到這個,他們會怎做?」他比比手上的東西。

 

「你、你真的瘋了。你這會害死戴叔叔的。」

 

「那又如何!」戴華斌滿不在乎,「反正對他來說,我怎也不及我大哥,不及這一個星羅帝國,這樣的話,」他眼中露出瘋狂的神情,「讓我在他的面前把一切給毀了。」說,完就轉身離開。

 

望住那逐漸逝去的背影,朱露心中一痛,她真的愛戴華斌,但是,她不能讓他把星羅、戴家和朱家給毀了。

 

半晌,戴家裡傳出一大聲的怒吼。接?,有消息傳出,戴家正發散人手,尋找失蹤叛徒戴華斌,而朱露和他的婚約也解除了。


碧天雪皚

絕世唐門改編--------------52

一道藍光自動照入雪帝身上,飛快略過白黃紫黑四色,映出一片紅色,「頂級八考!」奧純想不到一個突然出現的魂獸不但獲得了試煉的機會,更是自動得到的,更是自己下任的繼承人,臉色不由得奇怪起來。


說起奇怪,還有兩個人。他轉向王秋兒和霍雨浩,不禁嚇一跳。這二人的頭上竟什麼也沒有。奧純覺得這輩子的驚嚇都用在這了。


霍雨浩只覺得腦袋一遍清明,前所未有的舒暢,再看向王秋兒,差點嚇得心也跳出來,只見王秋兒臉上一臉死白,死死的捧住自己的腦袋,大家也嚇得衝上前,連奧純也手忙腳亂,他從未見過有類似的情況。


「秋兒,你怎樣?」霍雨浩又驚又急,把王秋兒擁在懷內,不斷的叫...

一道藍光自動照入雪帝身上,飛快略過白黃紫黑四色,映出一片紅色,「頂級八考!」奧純想不到一個突然出現的魂獸不但獲得了試煉的機會,更是自動得到的,更是自己下任的繼承人,臉色不由得奇怪起來。

 

說起奇怪,還有兩個人。他轉向王秋兒和霍雨浩,不禁嚇一跳。這二人的頭上竟什麼也沒有。奧純覺得這輩子的驚嚇都用在這了。

 

霍雨浩只覺得腦袋一遍清明,前所未有的舒暢,再看向王秋兒,差點嚇得心也跳出來,只見王秋兒臉上一臉死白,死死的捧住自己的腦袋,大家也嚇得衝上前,連奧純也手忙腳亂,他從未見過有類似的情況。

 

「秋兒,你怎樣?」霍雨浩又驚又急,把王秋兒擁在懷內,不斷的叫自己冷靜,因為自己就來急得什麼也不知道了。

 

王秋兒的眼慢慢聚焦在霍雨浩身上,「你是誰?」

 

霍雨浩心中一震,又聽到,「你是霍雨浩。雨浩,我是誰?王冬?王秋兒?好痛,救我!」王秋兒尖叫了一聲,暈倒了。

 

霍雨浩心中又痛又怒:「為什麼會這樣?」又急又怒的他完全沒有理會到奧純是一個比他強大不知多少倍的人。

 

奧純茫然:海神在上,為什麼會這樣?一切一切來得太急,令這一位至尊強者變得迷糊。

 

霍雨浩急急把浩冬之力送進她的體內,但一切就像石沉大海,毫無反應,而王秋兒的氣息也慢慢減弱。

 

為什麼!為什麼!大家只能光在一旁,什麼也做不了…不!「以海神的名起誓,我不會讓她就這樣離開的。」同時,奧純的武魂張開,一個神聖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身後。

 

「這個是…唐三先祖?!」奧純的武魂是海神,也就是唐門的第一任門主──唐三。望住這一個有型有色的唐三,霍雨浩突然感到一陣熟悉,這個人,和王冬,長得有幾分相似!

 

在精神之海的三人都大感震撼,不過原因不同。「這個是神威!」天夢作為百萬年魂獸,雖比不上那些血統上較優的魂獸,但是和由萬年升作十萬一樣,魂獸由十萬年升作百萬年時其實是一個由量變質的進化,力量好像由水結作冰塊一般,天夢的力量和攻擊力也許不及雪帝和冰帝的強大,但是本質上牠是強過十萬年魂獸的,那怕是九十九萬年的。天夢清楚感受到這力量是過了十萬與百萬之間的阻礙。

 

「不!像,但不是。」伊老搖頭,這力量和他巔峰時相若,但不是神,如果要說的話,王秋兒和王冬所發過的更像是。

 

大量的魂力被送進王秋兒的體內,只是大家也不抱太樂觀的態度,霍雨浩只能緊握著秋兒的手,心中祈禱:「如果真的有神的話,請救她,我願意放棄一切,只為她。」

 

也許真的有奇蹟,王秋兒的身體開始和暖,突然她張開了眼睛,望向霍雨浩。一股力量湧向身體,不及分清,就因王秋兒要起來而忘記。

 

「秋兒,你還好嗎?」王秋兒虛弱地笑了笑,讓霍雨浩被提得高高的心慢慢落下。

 

這樣,霍雨浩八人分作兩批人作修煉,因為霍雨浩和王秋兒都沒進行試煉,所以自行修煉,而唐雅等人和不知為什麼會被選上的雪帝一同進行考核。霍雨浩和秋兒曾幾次察看他們的情況,只見除了雪帝外,眾人的情況都不太好,二人又不能幫助他們,只能在精神上為他們多加油。

 

而霍雨浩和王秋兒就好多了,在浩冬之力的幫助下讓他們的修為能保持一定的水平,再加上不知是出於內疚還是其他,奧純讓居民一直給予二人幫助,加上環境優美,令二人原來因被強行帶到這的心情好轉。

 

只是,他們不知道現在斗羅大陸,嚴格來說是史萊克的處境是怎樣。


碧天雪皚

絕世唐門改編----------49

它的飛行速度很快,不久,他們就離開了大陸的範圍。從窗戶中,大家見魂導器離開了大陸,都覺得奇怪,「究竟目的地是那裡?」「不會是日月大陸吧!」


如是,兩三個小時後,眾人都看見陸地了,是一個彎月形的島,直徑足足有四百里,被藍色包圍的翠綠顯得十分美麗。而在月彎的地方有一個島中島,它的最高處,有一座金光的建築物,莊嚴且華麗,而且帶給霍雨浩非常熟悉的感覺。


隨著魂力的消耗,飛行魂導器終於停下了,大眾人紛紛走下來,看到這與世無爭的小島,不由感慨萬分,原來還有這樣一個樂土。


一個身穿紫袍的人走過來,「你們是史萊克學院的人?」


貝貝作為史萊...

它的飛行速度很快,不久,他們就離開了大陸的範圍。從窗戶中,大家見魂導器離開了大陸,都覺得奇怪,「究竟目的地是那裡?」「不會是日月大陸吧!」

 

如是,兩三個小時後,眾人都看見陸地了,是一個彎月形的島,直徑足足有四百里,被藍色包圍的翠綠顯得十分美麗。而在月彎的地方有一個島中島,它的最高處,有一座金光的建築物,莊嚴且華麗,而且帶給霍雨浩非常熟悉的感覺。

 

隨著魂力的消耗,飛行魂導器終於停下了,大眾人紛紛走下來,看到這與世無爭的小島,不由感慨萬分,原來還有這樣一個樂土。

 

一個身穿紫袍的人走過來,「你們是史萊克學院的人?」

 

貝貝作為史萊克的代表上前回答,「是!我們都是來自史萊克的,請問這兒是…」

 

紫袍人顯然沒有太多耐性,「這兒是海神島。」就沒再回答了。

 

海神島?!這個名和學院裡的海神閣有什麼關係?!大家心中同時湧上這一個疑問。

 

紫袍人帶著學生來到兩個大山洞前,指一指,「一個是男的,一個是女的,你們自己分配,食物和水遲些會送到。」一說完,就走了。

 

眾人無語,作為史萊克的學生,他們何曾受過這樣的待遇,不過現在他們寄人籬下,也不能多說什麼。

 

在這兒,大家休息了一晚,補足了精神,在第二天早上跟隨另一個紫袍人往島中心去。

 

他們一行人的速度都不慢,但還是走了足足三個時辰,眾人到時看到一座宮殿矗立在一座島中島的上,它的外形…

 

霍雨浩想到什麼似的,趕忙翻出一塊手帕,正是王冬臨走前給他的。上面以海洋為背景的神廟和眼前的宮殿…「真是太像了!」霍雨浩不禁喃喃自語。

 

其他人也伸頭過去一看,「哇!真的好像!」江楠楠、唐雅、蕭蕭等人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惟有王秋兒的臉色越來越白,她的腦中出現了一些圖片,模糊不清,每當她想看仔細一點時,腦就劇痛一次。

 

「秋兒,你怎麼了?」霍雨浩留意到王秋兒那個慘白的臉色,心中一痛。

 

王秋兒強行笑道,「沒什麼。」她不想霍雨浩擔心。

 

這時,一道紅色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眼前,那人擁有一張絕美的臉,不同於史萊克的女生的是他那莊嚴的氣質。不錯,是他,胸前一片平坦,加上喉結,他是一個男生。

 

巨大的反差讓眾人一下反應不及,但明顯,這人已習慣了。只見他輕咳一下,喚醒眾人,「我是海神島的大祭司,奧純。你們的事史萊克的人已給我們反映過,基於海神的命令,我們才會幫助你們。現在你們有兩個選擇,一是安靜待在這裡,二就是接受我們來自海神的考驗。」


碧天雪皚

絕世唐門改編----------48

為了這一切的事,海神閣開了多個會議,雖然他們擁有龐大的實力,但是再有實力也不是這樣消耗法,加上史萊克長年作為鬥羅和日月兩塊大陸的首位,不知有多少的勢力想拉它下馬,取而代之,而且相信絕不是少數。


過了幾天,老師把所有還在學院的學生都聚在一起,由於大多數的學生已被家族的人召回,還在學院的學生不到十分之一,所以所有人都聚集在操場上。


「不知道現在情況如何?」王秋兒低聲向霍雨浩問道,事實上,在學生眾多說話聲下,用平常的聲量說話也沒有多少人會聽到,但基於話題敏感的原因,王秋兒把音量放輕了。


霍雨浩搖頭:「我也不清楚。」


唐雅伸頭過來...

為了這一切的事,海神閣開了多個會議,雖然他們擁有龐大的實力,但是再有實力也不是這樣消耗法,加上史萊克長年作為鬥羅和日月兩塊大陸的首位,不知有多少的勢力想拉它下馬,取而代之,而且相信絕不是少數。

 

過了幾天,老師把所有還在學院的學生都聚在一起,由於大多數的學生已被家族的人召回,還在學院的學生不到十分之一,所以所有人都聚集在操場上。

 

「不知道現在情況如何?」王秋兒低聲向霍雨浩問道,事實上,在學生眾多說話聲下,用平常的聲量說話也沒有多少人會聽到,但基於話題敏感的原因,王秋兒把音量放輕了。

 

霍雨浩搖頭:「我也不清楚。」

 

唐雅伸頭過來:「現在的情況相當不樂觀,不知學院會怎應對。」作為唐門的門主,她的情報網比霍雨浩等人更靈通。

 

一陣腳步聲傳來,一班老師走上臺上,馬小桃、淩落哀(宸)、王言等熟悉的臉孔也在臺上。

 

馬小桃等舊的史萊克七怪在不久以前都成了老師,每人最少六十級的魂力已足夠讓外門的學生仰視。剛接任不久,加上最近一連串的事,她最近只能和雨浩吃晚飯時聚一聚,之後又急急走了。

 

在臺上馬小桃等人的臉色不好,眼中露出疲憊的神色,能讓這些最少是魂帝的人能出現這一種神色,明顯這不是一件小事。霍雨浩有一點擔心他們的身體,不過這些現在也顧不上了。

 

「咳咳!」玄老站在臺上,望住台下一個個天之驕子,毫無疑問,只要稍加琢磨,他們每一個人都會發出奪目的光采,所以,就算要拼了一切,也要盡力留下他們的未來,這是昨日海神閣的最後決定,也是所有老師所認同的。

 

馬小桃憂傷地看了霍雨浩一下,不知下次再見會是多久以後,什至…可能沒再有機會再見了。馬小桃一向很疼這一個和自己沒血緣關係的弟弟,什至更勝於愛惜自己。這一次學院的決定,馬小桃她是第一批贊成的老師,因為她想為自己贖罪。雖然因為她成了邪魂師後,第一個的攻擊目標是史萊克,所以實際她傷害過的人不多,但是對於一個至少被教育邪魂師等於邪惡的人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玄老注視住台下學生:「所有在場的學生都會被送去學院的試煉之地,不得二議。」說完,就下臺了,同時臺上的老師紛紛跳下來,現出武魂,六個七個魂環的到處都是,而八個的也不少數,玄老的魂力壓制更是讓學生們喘不過氣,明顯,老師打算不管學生意願,強行把他們帶到那所謂的試煉之地。

 

霍雨浩當然不會甘心在這種時間被丟到一旁,他要參戰,他開出了自己的冰碧帝皇蠍武魂,在極致武魂的幫助下,他受到的壓制立即減少了不少。身旁的王秋兒也開出了自己的昊天錘,曾有大第一武魂的昊天錘可不能小看。貝貝等人也露出了自己的武魂,還有一些抱相同看法的學生,他們全部人的武魂都相當不錯,好像次一級的秦軒和徐淼的武魂都是萬中無一的級數。

 

那些較低級五六十級的老師輕易把那些不作抵抗和只有二三十級的學生綁好,丟到飛行魂導器上,這個飛行魂導器正是霍雨浩、和菜頭和其他人合作研發,能一次運送大批的物資和沒有魂力的人,通過對重力的控制減低魂力的消耗。

 

馬小桃一眨眼來到霍雨浩身前,儘管二人都是極致武魂,但是魂力的等級壓制還是強的。「姐,讓我留下來幫你好嗎?」霍雨浩誠懇的說,他真的真的很想留下來幫助大家,就算結局是滅頂之災。

 

馬小桃摸一摸雨浩,「雨浩,加油,好好對待秋兒,好好活下去。」在霍雨浩一走神的同時,一股魂力束縛著霍雨浩,把他扔上魂導器。霍雨浩暗中叫苦,早知道就不作這個魂導器出來。

 

馬小桃眨眼間來到唐雅身前,用魂力按下唐雅的,輕輕說:「現在的你還不是上戰場的時候。」唐雅不解。

 

馬小桃嘆道:「當初我和你都走上了邪魂師這一條路,雖然都回歸了,但也是犯下彌天大錯。你身邊還有貝貝會一直支持你,可是我又有誰呢?這是我惟一贖罪的機會。」

 

唐雅反駁:「你還有雨浩!」

 

馬小桃搖頭:「他是屬於秋兒的,而且…」她停了一下,「所以你一定要生存下去,就算只是為了你那個他。」

 

唐雅還在想馬小桃的話,就和貝貝一起被丟上魂導器,不久,和菜頭、蕭蕭、徐三石、江楠楠等人一一被拋上去。在地上苦苦掙紮的,只剩下王秋兒一人,武魂真身和雙生武魂的幫助下,她能比其他人多支持一會,但幾分鐘後,她同樣在魂導器上了。

 

由玄老等多名八九十級的強者所提供的魂力不是一般能比擬的,而且這又是一架少見定裝的飛行魂導器,當王秋兒被送上去後就自動向目的地前進。


-----------------------------------

有人喜歡這文嗎?

魂導器都被我定義為機器了

大家猜猜他們會去哪裡?

碧天雪皚

絕世唐門改編----------47

侍神一脈,這一個名字在魂師中也沒多少人知道,但對於各國的王室,以及各大的宗派或是傳承過萬年的史萊克學院來說就是如雷的一族,他們是一個永遠中立的門派,不管是之前與邪魂師的戰爭、國家之間的戰事、連之前兩塊大陸的爭鬥,這一脈一直也沒有表明自己的立場。據說這家出現於萬年前,為了服侍神明而成立,而惟一可以命令他們的就是神諭,他們可以為了一個口令而犧牲所有的人,但其他的事,就是人類滅亡也不關他們的事。


從蕭蕭的雙生武魂,大家也想到她的背景不平凡,但千萬也想不到她竟是這樣來歷。


「那你為什麼會來這裡就讀?」王秋兒很好奇,據她所知,這一脈的人不會出來活動,有不少的族人到死時...

侍神一脈,這一個名字在魂師中也沒多少人知道,但對於各國的王室,以及各大的宗派或是傳承過萬年的史萊克學院來說就是如雷的一族,他們是一個永遠中立的門派,不管是之前與邪魂師的戰爭、國家之間的戰事、連之前兩塊大陸的爭鬥,這一脈一直也沒有表明自己的立場。據說這家出現於萬年前,為了服侍神明而成立,而惟一可以命令他們的就是神諭,他們可以為了一個口令而犧牲所有的人,但其他的事,就是人類滅亡也不關他們的事。

 

從蕭蕭的雙生武魂,大家也想到她的背景不平凡,但千萬也想不到她竟是這樣來歷。

 

「那你為什麼會來這裡就讀?」王秋兒很好奇,據她所知,這一脈的人不會出來活動,有不少的族人到死時也未離開過家族。

 

蕭蕭搖頭,「我也不知道,我父親只說了句天機不可洩漏,也許是什麼神諭吧!」

 

神諭!這個熟悉而陌生的詞彙浮上大家的心上,大家的心有種不安的感覺。

 

蕭蕭看到眾人嚴肅的表情,連忙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真的有問題的話我父親是不會讓我出來的,我始終是大祭司的繼承人後補之一。」在心中偷偷補上「也許」兩個字,因為蕭蕭比任何人更理解家族對神諭的執著。

 

「說的也是,執著這些對我們也不會有什麼幫助。」霍雨浩想了想,也釋然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查清各大門派反常表現的原因和冽玉那邊的事,還有打理唐門的事,在各人的努力下,唐門開始以一個年輕的宗門抬頭,但比起那些老牌的宗門,還不相比。

 

唐雅伸了一下腰,「對啊!還有唐門的事要處理。」說時沒精打采,始終唐雅的專長不在於處理宗門的大小事,讓她一想到這,心就煩了。

 

貝貝笑住說,「我幫你吧!小雅,兩個人一起做會快多了。」

 

唐雅興奮的抱住貝貝,「貝貝,你最好了~~」

 

於是,笑鬧聲又開始,他們沒想到,就是最後一次他們有這樣放鬆的聚會了。(作者:應該是…)

 

「家主,真的要這樣做?!」一個看似僕人的人抱著一條屍體向冽逆再三請示,但冽逆毫不動搖,「快去!還在說什麼廢話!」

 

僕人有一點不忍心,但在家主的威嚴下也只好照辦。

 

第二天,各大學院、家族都收到了一塊肉塊和一封信,信的處名是冽逆,內容是說他的女兒冽玉無故被史萊克所殺,士可殺不可辱,他們要集合各大派的人,一起聲討史萊克。隨信的肉塊就是他的女兒屍身的一部份。

 

這封信轟動了整個鬥羅大陸,連日月大陸的民眾都知道了這件事,令史萊克的名譽下降了不少。

 

雖然史萊克立即發出聲明和證據表明冽玉的死和史萊克無關,但是這件事的主導人不再在史萊克身上,冽逆正式向史萊克宣戰,要聯同盟友,血洗史萊克,以慰冽玉在天之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體宗向全大陸發出聲明,說史萊克扣押了他們的子弟和下任宗主的繼承人,若史萊克不立刻放人,他們亦會向史萊克宣戰,不惜任何代價。

 

在這個節骨眼上,平常和史萊克友好的國家、宗門都沉默,除了唐雅所領的唐門表示會一直支持史萊克外,史萊克被其他的勢力孤立了。


碧天雪皚

絕世唐門改編---------45

霍雨浩從修煉中醒來,只感到全身舒暢,經脈裡的魂力更凝聚,精神也提升了不少。望向床那兒,發覺秋兒一早從盤膝的姿勢變成在睡覺的姿勢,一副海棠春睡的樣子,讓雨浩的心心動,不由得輕吻了她的額,起身,輕輕關上門,去打點早飯。霍雨浩沒有看到,王秋兒閉緊的兩眼裡,一隻映著海藍,一隻則是深邃的玄黑。


提著兩個飯盒,霍雨浩腳步有點急,生怕王秋兒那一份會變冷了。一轉彎,就看見闊別了一星期的貝貝和唐雅,想打招呼,但看到二人都很差的臉色腳下又不由得一頓,那臉色不比當時唐雅離開貝貝時,貝貝的臉色好。二人急促地往海神閣的方向跑去,看到這一幕,還是不要先去找他們,霍雨浩心想。


回到房間,...

霍雨浩從修煉中醒來,只感到全身舒暢,經脈裡的魂力更凝聚,精神也提升了不少。望向床那兒,發覺秋兒一早從盤膝的姿勢變成在睡覺的姿勢,一副海棠春睡的樣子,讓雨浩的心心動,不由得輕吻了她的額,起身,輕輕關上門,去打點早飯。霍雨浩沒有看到,王秋兒閉緊的兩眼裡,一隻映著海藍,一隻則是深邃的玄黑。

 

提著兩個飯盒,霍雨浩腳步有點急,生怕王秋兒那一份會變冷了。一轉彎,就看見闊別了一星期的貝貝和唐雅,想打招呼,但看到二人都很差的臉色腳下又不由得一頓,那臉色不比當時唐雅離開貝貝時,貝貝的臉色好。二人急促地往海神閣的方向跑去,看到這一幕,還是不要先去找他們,霍雨浩心想。

 

回到房間,看到王秋兒一臉焦急的神色,霍雨浩不由得心中一動,帶點痞笑:「秋兒,想我嗎?」

 

看到霍雨浩的王秋兒兩眸登時一亮,但就裝成氣鼓鼓的:「才沒有!」

 

看到她的表現,霍雨浩不由得看到王冬當時常露出、被其他人稱為傲驕的神情,心中一暖,好像回到當時除了努力學習外不用顧慮其他事的日子,露出淡淡的微笑:王冬,不論你是叫王冬還是王秋兒,我要定你了。

 

被看得不好意思的王秋兒白了霍雨浩一眼,「看什麼?快點吃。」

 

霍雨浩得意地笑了一下,「唔。」

 

二人??吃完早飯,就往鬥魂區那兒去,這些日子,他們一有空就到那兒比試,點到即止。

 

一到達那兒,意料之的人都在那兒,「小雅老師!還有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四師姐、五師姐,你是秦軒和徐淼?你們都來了?」

 

唐雅和貝貝的臉色比今早看到的時候好多了,唐雅苦笑著:「一切也沒問題了。」

 

那個帶苦澀的笑容讓霍雨浩和王秋兒心中感到一絲不對勁,霍雨浩問:「發生什麼事?小雅老師。」

 

唐雅正想說什麼,就被貝貝一揮手打斷了,貝貝平淡地說:「沒什麼,我只是被逐出宗門了。」

 

他說得簡單,但其他人的臉色都一變,被逐出門了,可以說是對一個家族子弟來說,這可是一個極重的懲罰。

 

貝貝一點也不介意其他人的目光,伸手緊緊地摟住唐雅的腰:「最少,我現在能和小雅一直下去,已經足夠了。」

 

不是第一次聽貝貝這樣說,但唐雅依舊紅了眼睛,她比任何人更清楚藍電霸王龍的宗門在貝貝心目中的地位,但他一次又一次選擇了自己,又叫唐雅如何不感動呢!「我也是,貝貝,你是最重要的。」以只有二人才聽到的聲音,唐雅又再一次在彼此的心中立這一個誓言。

 

貝貝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更加用力地抱緊這一個他會痛惜一輩子,愛護一輩子的女人。

 

當大家差不多從貝貝那震撼的消息中回神,徐三石又扔下一杖「炸彈」:「貝貝你果然是個烏鴉嘴,你當初說我們會是難兄難弟,應驗了。哎!」

 

大家呆了一下,猛然醒覺徐三石話中的意義,「三師兄,你也被逐出了你的家族?!」蕭蕭難以置信,身為天之驕子的二人,竟然都被逐出家族,難道現在的長老們都胡塗了嗎?

 

「當然沒有這樣誇張,」徐三石的話剛讓大家放下心,又馬上被提起,「我只是和我的父親斷絕了父子關係而已。」一說完,又馬上看向江楠楠,「楠楠,現在的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不可以拋棄人家~~」加上一副被拋棄的小媳婦的樣子,令大家剛有的一點擔心盡消,而湧上一陣衝動,想打人的衝動。


碧天雪皚

絕世唐門改編-------------44

霍雨浩回到房中,只見到王秋兒在修煉,只是與平常不同,她的武魂露了出來,不是她平常用的光明女神蝶,而是平常不太使用的昊天錘。王秋兒這時身邊也有一陣陣的藍波在盪漾,在正中間的王秋兒,不若平常那謫仙的樣子,但她眉間那英氣反給她另一種美感。


看著這一個王秋兒,霍雨浩心中湧上一種安穩的感覺,她,就是我的心。


安靜地坐到一旁,霍雨浩也定下心神修煉。一進到精神之海,就發現天夢在興奮地跳舞,而冰帝伴著雪帝也露出難得的微笑。


搞什麼!霍雨浩頭上滴下一點的汗水,向?身邊沒什麼變化的伊老問:「發生了什麼事?大家看來很怪異?」


伊老搖頭,沒有回答...

霍雨浩回到房中,只見到王秋兒在修煉,只是與平常不同,她的武魂露了出來,不是她平常用的光明女神蝶,而是平常不太使用的昊天錘。王秋兒這時身邊也有一陣陣的藍波在盪漾,在正中間的王秋兒,不若平常那謫仙的樣子,但她眉間那英氣反給她另一種美感。

 

看著這一個王秋兒,霍雨浩心中湧上一種安穩的感覺,她,就是我的心。

 

安靜地坐到一旁,霍雨浩也定下心神修煉。一進到精神之海,就發現天夢在興奮地跳舞,而冰帝伴著雪帝也露出難得的微笑。

 

搞什麼!霍雨浩頭上滴下一點的汗水,向?身邊沒什麼變化的伊老問:「發生了什麼事?大家看來很怪異?」

 

伊老搖頭,沒有回答他這一個問題,反而叫他:「你自己看看吧!」

 

霍雨浩疑惑地查看自己的身體,一看,他自己也嚇了大跳,他不論是精神力,還是後來才有的極致之冰,力量也被錘鍊,更加穩固。

 

天夢這時才發現雨浩,停止搖動他那龐大的身軀,撲向雨浩:「你做得太好了!!」霍雨浩被這一嚇,連忙閃開,「天夢哥,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天夢還是處於極度的興奮中:「我愛死你了,雨浩。果然,當初選了你這一個小傢夥是我人生最明智的選擇!」

 

冰帝淡淡的聲音替霍雨浩解開了疑惑:「你現在身處的藍光不但對靈魂和精神都有很大的幫助,而且還有很純粹的水之力,和我和那一隻蟲子都有很大的幫助,更有可能,」冰帝停了一下,眼中帶點不可思議,「幫我們突破到百萬年的修為,就是你們所說的百級成神!」

 

「百級成神?!就靠這一些藍光?」霍雨浩難以置信,除了一萬年前的唐三先祖等幾人外,霍雨浩沒有聽過其他人能成神,靠這個,就能成神?

 

感覺出霍雨浩的疑問,伊老輕輕道出,「當然不是這樣就能成神,但在這光的幫助下,成神機會會提高;光中有神之力的存在,不多,但有一絲信仰之力,足以讓你們所說的封號鬥羅頓悟。」

 

天夢這時也過來,壓下了一部份興致,叮囑霍雨浩:「你快點修煉,爭取變強,我們也可以早日出來。」

 

霍雨浩點點頭,他一直也想幫助他們,更何況他也真的需要變強,就定下心來修煉了。

 

天夢他們也收了笑容,雨浩有這樣的機遇他們當然感到開心,只是……「那個叫王秋兒的女子究竟是什麼人?」他們三個,一個是突破百萬界限的魂獸、一個是擁有王者血脈傳承的冰之王者、一個是不屬於這一個世界,擁有近神級的知識和力量的亡靈法師,但是在他們看中的王秋兒依舊是一個迷,和那個叫王冬的人一樣。

 

「你們覺得王秋兒和王冬是否同一個人?」

 

「這事情一點也不重要,你還是安靜一下吧!」

 

「冰冰,你怎能這樣啊!」

 

「誰是冰冰!!」

 

「果然還真是年輕。」


碧天雪皚

絕世唐門改編----------43

要告訴給老師!她現在心中只有這一個念頭。她的動作很快,但冽逆的更快,一伸手,就擋下了她。


「你要到那?」


「父親,你這樣做是不對的,我不可以讓你一錯再錯!」明知道自己的父親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冽玉依然不能對自己說謊。


「冽玉,你又何必這樣固執呢!難道你不想成為這個世界的女王嗎?」這時寶龍好像看到冽玉不夠生氣,故意說道。


聽到這一句,連一直叫自己冷靜的冽玉也忍不住罵了起來:「寶龍,你這一個混蛋!一定是你,父親大人才會變成這樣子!」


寶龍聳肩:「你要這樣想我是沒辦法,不過……」在冽玉的眼睛對上自己的時,寶龍身...

要告訴給老師!她現在心中只有這一個念頭。她的動作很快,但冽逆的更快,一伸手,就擋下了她。

 

「你要到那?」

 

「父親,你這樣做是不對的,我不可以讓你一錯再錯!」明知道自己的父親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冽玉依然不能對自己說謊。

 

「冽玉,你又何必這樣固執呢!難道你不想成為這個世界的女王嗎?」這時寶龍好像看到冽玉不夠生氣,故意說道。

 

聽到這一句,連一直叫自己冷靜的冽玉也忍不住罵了起來:「寶龍,你這一個混蛋!一定是你,父親大人才會變成這樣子!」

 

寶龍聳肩:「你要這樣想我是沒辦法,不過……」在冽玉的眼睛對上自己的時,寶龍身上同時出現了四個魂環,妖魅的光線令冽玉一時被吸過去。

 

「來,慢慢放鬆……」

 

聽到寶龍的聲音,冽玉心中暗暗叫苦,這是精神控制的技能。她已沒時想為什麼寶龍會有這一種的技能,只感覺到氣力和自己的意志漸漸地消失。

 

不能這樣!

 

冽玉用力咬在自己的舌上,強烈的痛楚讓她在這一、二秒內回復神志,她毫不猶發動了每一個魂師一生中也只能發動一次的魂技--自爆。

 

本來以冽玉的能力,自爆是會輕易被冽逆阻止,但是現因寶龍的魂技,冽逆的思考速度減慢了許多,才令冽玉有機可乘。

 

「可惡!」冽逆喝道。同時一掌向冽玉的小腹,但阻止不及冽玉的魂力的爆發。

 

冽逆馬上站到寶龍身前,替他擋了這爆炸的威力。

 

冽玉自己同時飛到旁邊,同時,盡自己所有的最後的氣力,她向學院發了一條訊息。在她回來之前,學院向每一個內院的弟子派發了一個由學院魂導系研製的通訊器,能靠著魂力單方的發送訊息。靠住魂力的爆發,冽玉把自己最後的訊息送出,然後倒地,氣絕身亡。

 

冽逆和寶龍因為被冽玉自爆的魂力所影響,察覺不到她最後的動作。

 

而這時,在學院中和王秋兒一同修煉的霍雨浩,察覺到自己的魂導器有魂力的波動,就不禁疑惑,才幾天,就有人送訊息來?!

 

他拿出收發器,因為霍雨浩自己是這一個魂導器的設計者之一,所以他也有一個這樣的總收發器,還有一些在老師和校長的手中。

 

打開一看,裡面只有孤伶伶的一條訊息:小心冽家

 

直覺告訴霍雨浩整事不對勁,他馬上查,知道這訊息是從冽玉傳來的,心中的不安就好像漣漪一樣擴散開去。

 

他馬上回訊息給冽玉,但只得到一個通訊器損毀的通知,令他坐立不安,以冽玉這樣一個對冽家如此忠心的人竟然會有這麼一個的消息,實在是太奇怪了。

 

「秋兒,你在這等我一會,我有些事情要去處理。」霍雨浩一說完,就立即往老師那兒去。

 

王秋兒睜開她那美得令人窒息的隻瞳,看向霍雨浩跑去的方向,心中有一陣陣的騷動,是出自靈魂的騷動。

 

心中同時湧出一把聲音:時間,快到了!她摸摸自己的額頭,咬緊牙關,當到那一個時候,她的選擇,又應該是怎樣?

 

霍雨浩走到帆羽那兒,帆羽也正好看到這一條訊息,想找人談談,一見到霍雨浩,就捉住他:「雨浩,你有見到冽玉那一條訊息嗎?」

 

雨浩點點頭:「老師,我正是要為這一件事才過來。」

 

帆羽心中也無定案,最後,他也只能對霍雨浩說:「我先把這一件事告訴給玄老,讓他看看怎麼辦。始終這樣一個的訊息不能證明什麼。」

 

霍雨浩心中有不好的預感,但他也不能說什麼,畢竟史萊克的力量太多,一動,不少的勢力就將被及;「老師,也許先監視冽家?」

 

帆羽想了一下:「也好。」小心些總沒錯。


碧天雪皚

絕世唐門改編---------------41

霍雨浩和王秋兒一驚,「藍素素,你說什麼?!」霍雨浩很難相信這一場大賽會突然中止。


藍素素以肯定的眼神重申:「班長,你沒有聽錯,大賽取消了。」


「為什麼?」


「不太清楚,只知道是日月帝國突然宣佈。」這一屆的大賽正是由日月帝國主辦。


霍雨浩心中一動,之前他在日月那兒,曾聽過聖靈教,難不成和他們有關?! 


不論如何,現在第一件事是先去找老師問清楚。「秋兒,我們去找老師問清楚。」霍雨浩立即叫上秋兒去瞭解整件事。對霍雨浩一直全心支持的秋兒當然沒說什麼,但腦袋裡不禁浮現出她臨走前,自家叔叔對自己所說的話:...

霍雨浩和王秋兒一驚,「藍素素,你說什麼?!」霍雨浩很難相信這一場大賽會突然中止。

 

藍素素以肯定的眼神重申:「班長,你沒有聽錯,大賽取消了。」

 

「為什麼?」

 

「不太清楚,只知道是日月帝國突然宣佈。」這一屆的大賽正是由日月帝國主辦。

 

霍雨浩心中一動,之前他在日月那兒,曾聽過聖靈教,難不成和他們有關?! 

 

不論如何,現在第一件事是先去找老師問清楚。「秋兒,我們去找老師問清楚。」霍雨浩立即叫上秋兒去瞭解整件事。對霍雨浩一直全心支持的秋兒當然沒說什麼,但腦袋裡不禁浮現出她臨走前,自家叔叔對自己所說的話:

 

「秋兒,在這一萬年裡,大陸被注入各種不安的種子,現在也差不多時間爆發了。我們並不想太限制你,但是現在不論是魂獸、邪魂師,還是日月大陸那兒,各個勢力都在蠢蠢欲動,而你身上又有一個令所有人都心動的東西,懷璧其罪,我們也不想你有事。」

 

王秋兒事實上不知道那一個玉實際上是什麼,她只知道是一任何人也無法忽略的東西。她也一直跟著叔叔們的指示,隱藏著自己的秘密,而這一次,她的直覺告訴她,也許這一個秘密就是所有的關鍵。

 

二人來到言少哲的辦公室,才發現大家也到了,明顯的,大家也希望知道事情的真相。

 

可惜,言少哲也不能告訴他們什麼事,只能告訢他們保持心理準備,預備之後發生的事。

 

這時,各大家族中都收到了一些風聲,令他們不約而同下達要求成員回族的命令。

 

就是在史萊克學院中,也有七八成的學生接到通知,貝貝、徐三石、蕭蕭都收到通知,連霍雨浩都收到來自父親的信,信中隱約地告訴他,現在的情況不好,讓他自己先行回避。

 

不安的氣氛漫遍整個的校園,老師的話都不能幫助他們,而且他們現在也自顧不暇,貝貝他們根本不想在這個時間離開校園,無奈家中的長輩沒有理會他們的想法。

 

只好,他們約好一星期後回到校園想商量之後應該做的事。唐雅跟著貝貝、徐三石扯住江楠楠、蕭蕭和和菜頭三個組合都離開了校園,留下霍雨浩和王秋兒,他們互相看了一眼,看到對方眼中都是滿滿的擔憂,尤其是霍雨浩,他知道就是當年日月大陸來犯,各大家族也沒有這麼大的反應,究竟現在是怎麼啦。

 

--------------------------------------------

由這兒開始就和原著走上不同的路線........................(其實一早就不同)

不過我覺得這是個梃大的分歧點

喜歡的人給個心好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