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绝世千金

22040浏览    137参与
灯轻轻

什么玛丽苏霸道王爷?这tm明明是晋江在逃小皇叔!🥺

什么玛丽苏霸道王爷?这tm明明是晋江在逃小皇叔!🥺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番外)

自从归隐以来,一家五口过得很好。

昔日的小皇子如今是可上战场可入朝堂,是万人之上的圣上。


转眼又到了春节,圣上便邀请钟无寐等五人来盛京过节。

于是五人收拾收拾,便赶往盛京。


盛京城内处处张灯结彩,很是热闹。

到了皇宫,钟无寐带着其他四人前往圣上寝宫。

圣上刚想叫人,才发现来的人是自家皇叔,便扑到钟无寐怀里,叫道:“皇叔!您真的来啦?”


钟无寐宠溺地笑一声,道:“怎么,不想让皇叔来啊?”

圣上:“不是,皇叔来了,侄儿高兴还来不及呢,皇叔,侄儿让人准备好了房间,您们就在皇宫住一晚,明日春节,侄儿带您们上街逛逛。”


钟无寐:“好。”

圣上看到了缩在顾湘后面的曹客轩...

自从归隐以来,一家五口过得很好。

昔日的小皇子如今是可上战场可入朝堂,是万人之上的圣上。


转眼又到了春节,圣上便邀请钟无寐等五人来盛京过节。

于是五人收拾收拾,便赶往盛京。


盛京城内处处张灯结彩,很是热闹。

到了皇宫,钟无寐带着其他四人前往圣上寝宫。

圣上刚想叫人,才发现来的人是自家皇叔,便扑到钟无寐怀里,叫道:“皇叔!您真的来啦?”


钟无寐宠溺地笑一声,道:“怎么,不想让皇叔来啊?”

圣上:“不是,皇叔来了,侄儿高兴还来不及呢,皇叔,侄儿让人准备好了房间,您们就在皇宫住一晚,明日春节,侄儿带您们上街逛逛。”


钟无寐:“好。”

圣上看到了缩在顾湘后面的曹客轩,问道:“皇叔,那个小男孩是谁啊?”

钟无寐:“曹客轩,是阿行的妹妹的孩子。”


钟无寐:“轩儿,来。”

曹客轩:“我不,不要去找钟伯伯。”

温客行看到这一幕,笑得特别开心,道:“轩儿,你钟伯伯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什么?”


曹客轩:“不要!伯伯和钟伯伯一样,都不是好人!”

顾.兄控.湘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道:“乱说什么呢,你伯伯可好了。”

曹蔚宁只能看着他们在那里聊。


曹客轩:“娘亲~”

顾湘:“轩儿乖,相信娘好吗,听娘话,去钟伯伯那里。”

曹客轩只好撇撇小嘴,不情不愿地去了钟无寐那里。


圣上也不怒,道:“小弟弟好可爱。”

钟无寐:“轩儿认生,又是第一次出远门,有些不适应,你多担待。”

圣上:“侄儿明白。”


入夜了,五人离开圣上寝宫,去了圣上安排好的房间。

第二日一早,五人便纷纷起来。

早饭过后,圣上带着五人上街了。


身为圣上,排面是不能少,但是有温客行这尊大佛在,他怕什么,自己又不是没有武功。可是现在看来温客行好像不大靠谱的样子,这人怎么一到街上就像个小孩似的?莫名还有点可爱是怎么回事?


圣上满脑子问号,这真的是那个敢为自己皇叔挡箭,敢单挑十几个刺客的温客行???不会是假冒的吧???


温客行要是知道圣上在想什么,肯定要说,看在你是圣上,又是阿寐唯一的侄儿,不跟你计较。但是要吃遍你盛京的美食!

春节过去了,他们也该回去了。


盛京城门。

圣上:“皇叔,元宵还能来吗?”

钟无寐:“看情况吧,能来的话提前给你送信。”

圣上:“好,皇叔慢走。”

——————完——————

……我感觉我写了个脑残圣上?……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结局篇


这时,顾湘的夫君曹蔚宁出来了。

曹蔚宁:“阿湘,弄好了吗?”

顾湘:“嗯,你自己来拿。”

曹蔚宁看到了温客行和钟无寐。

温客行:“阿湘,以后他要是欺负你,就跟我说,我护着你。”

顾湘:“公子,他对我很好的,谢谢公子关心。”

温客行:“你啊。”

顾湘:“嘿嘿。”

钟无寐:“咳咳!”

温客行听到钟无寐的咳嗽声,马上到钟无寐旁边,道:“阿寐,你怎么了?”

钟无寐:“阿行,你都不理我了。”

温客行:“我这不是理你了吗?”

钟无寐:“我竟然比不上一个小丫头吗。”

温客行:“阿湘是我从小带大的,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我关心自己妹妹有错吗?”

钟无寐:“阿行,等小...

结局篇


这时,顾湘的夫君曹蔚宁出来了。

曹蔚宁:“阿湘,弄好了吗?”

顾湘:“嗯,你自己来拿。”

曹蔚宁看到了温客行和钟无寐。

温客行:“阿湘,以后他要是欺负你,就跟我说,我护着你。”

顾湘:“公子,他对我很好的,谢谢公子关心。”

温客行:“你啊。”

顾湘:“嘿嘿。”

钟无寐:“咳咳!”

温客行听到钟无寐的咳嗽声,马上到钟无寐旁边,道:“阿寐,你怎么了?”

钟无寐:“阿行,你都不理我了。”

温客行:“我这不是理你了吗?”

钟无寐:“我竟然比不上一个小丫头吗。”

温客行:“阿湘是我从小带大的,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我关心自己妹妹有错吗?”

钟无寐:“阿行,等小皇子继位了,我们便隐居在这里,好吗?”

温客行:“好。”

十年后,小皇子及冠,同年继承皇位,钟无寐也如愿和温客行隐居山林。

温客行:“轩儿,过来。”

轩儿是曹蔚宁和顾湘的儿子,叫做曹客轩。

曹客轩:“舅舅!”

温客行:“轩儿真乖,你娘呢?”

曹客轩:“娘和爹在屋里呢。”

温客行:“好,那我们等着。”

半个月后,山上那间小屋里日日欢声笑语,曹蔚宁、顾湘、曹客轩、钟无寐、温客行五人在这里永远住下,不问世事。

——完结——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第十九篇


第二天一早,钟无寐如约下令允许温客行自由出入渊政王府,然后便去了温客行的房间。

温客行房门前,钟无寐敲了敲门,问道:“阿行?起了吗?”

温客行:“起了,你进来吧。”

得到了温客行的允许,钟无寐才推门进入温客行的房间。

温客行正在书台上写着什么,钟无寐走近一看,问道:“阿行,你在写什么?”

温客行:“随便写写,你想看便看吧。”

钟无寐走到温客行旁边,抱住了温客行。

温客行:“你干什么?”

钟无寐:“阿行……你昨晚就那么丢下我了……”

温客行:“……阿寐。”

钟无寐:“阿行……不要走好不好……”

温客行:“你不用去上早朝吗?”

钟无寐:“不想去……”

温客...

第十九篇


第二天一早,钟无寐如约下令允许温客行自由出入渊政王府,然后便去了温客行的房间。

温客行房门前,钟无寐敲了敲门,问道:“阿行?起了吗?”

温客行:“起了,你进来吧。”

得到了温客行的允许,钟无寐才推门进入温客行的房间。

温客行正在书台上写着什么,钟无寐走近一看,问道:“阿行,你在写什么?”

温客行:“随便写写,你想看便看吧。”

钟无寐走到温客行旁边,抱住了温客行。

温客行:“你干什么?”

钟无寐:“阿行……你昨晚就那么丢下我了……”

温客行:“……阿寐。”

钟无寐:“阿行……不要走好不好……”

温客行:“你不用去上早朝吗?”

钟无寐:“不想去……”

温客行:“快去,要不然圣上怪罪下来,你我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钟无寐只好暂时放开温客行,不情不愿地去了早朝。

……

一年后。

靖远王的阴谋在温客行和钟无寐联手下揭发,温老爷因事情暴露被斩首,靖远王不甘而死,圣上病危,钟无寐不得已,只能在皇宫中替圣上处理政务,留温客行一人在渊政王府。

鬼谷那边,这一年里,温客行将鬼谷封了谷,让那些人自生自灭,也再也没有鬼谷谷主陈客渊。

顾湘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真爱,温客行将她风风光光地嫁了出去。

这一年里,钟无寐和温客行又举办了一次盛大的婚礼。

……

温客行见钟无寐这么多天没回来,便做了一些钟无寐爱吃的菜,准备入宫探望。

温客行顺利入宫,在一位奴才的引导下找到了钟无寐。

温客行将饭盒放在桌子上,对钟无寐说道:“阿寐,我做了一些你爱吃的菜,快来尝尝。”

钟无寐浅浅一笑,道:“好,本王就尝尝爱妃做的菜。”

温客行:“你别乱叫。”

钟无寐:“没有。”

说着,钟无寐坐在了桌子旁,温客行将饭菜摆到钟无寐面前,又道:“还热乎着,阿寐,趁热吃。”

钟无寐:“阿行,来,坐我旁边。”

温客行坐在了钟无寐旁边。

钟无寐吃着,还不忘给温客行夹点吃。

一顿饭下来,搞得温客行脸红心跳的。

钟无寐:“阿行,要不你今晚就在宫中睡下吧,如果你不习惯,我派人护送你回去。”

温客行:“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阿寐,你安好我便放心了,我武功高,普通人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钟无寐:“好吧,那你一路小心。”

温客行点头,然后就出了宫,钟无寐不放心,还是派了人去保护温客行。

半个月后,圣上终究还是没撑住,念在小皇子尚且年幼,钟无寐已是民心所向,便下旨让钟无寐继位,待小皇子长大成人,再还政于小皇子。

钟无寐继位当天也带了温客行去,钟无寐继位后便更忙了,但是每天都会抽出至少一个时辰陪着温客行。

钟无寐:“阿行……我好累啊……”

温客行:“阿寐,你辛苦了。”

钟无寐:“阿行……我能来你这里批奏折吗……”

温客行:“好,随你。”

自从入了宫以来,温客行再也没有见过顾湘。

温客行:系统……

〈你还知道找我?〉

温客行:……我想见阿湘。

〈你就放心吧,顾湘好得很,要是再过上几个月的,没准连娃都有了。〉

温客行:……我说我想见她

〈……好吧,等下我把去她家的地图给你。〉

温客行:多谢。

拿到了地图,温客行便立刻跑去帮钟无寐批奏折。

钟无寐:“没想到我们阿行于政事还有天赋啊。”

温客行:“你别小瞧我,我知道的事多着呢。”

钟无寐:“嗯,我们阿行最厉害了。”

在二人共同努力下,终于在五天后完成了所有的新旧奏折,钟无寐也同意和温客行一起去看望顾湘。

顾湘这里。

顾湘正在择菜,一抬头便看到了正在向这边走来的温客行和钟无寐。

顾湘:“公子?王爷?”

温客行走近顾湘,用扇子敲了一下顾湘的头,道:“这位可不是之前的渊政王爷了,是当今圣上。”

顾湘:“这不重要,可是……可是公子你是怎么找来的?”

温客行:“怎么?我连知道自己丫鬟去哪里的权利都没有吗?”

说着就要上手扭顾湘的耳朵,但是被顾湘躲开了,钟无寐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每次他的阿行扭他都那么疼,原来是拿这小丫头练的。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第十八篇


钟无寐带人把那人带到了圣上面前,然后便又凑到了温客行旁边,直接从温客行后面抱住温客行。

钟无寐:“阿行。”

温客行:“干嘛?”

钟无寐:“嗯……谢谢。”

温客行:“?谢什么?”

钟无寐:“谢谢你又救了我……”

温客行:“钟无寐,你……又发什么神经?”

钟无寐:“没有。”

温客行:“你放开。”

钟无寐:“我不。”

温客行:“什么条件,说吧。”

钟无寐:“不是……你让我抱抱嘛……”

温客行:“好吧。”

游船会结束后,二人回了渊政王府。

这次温客行没有躲开钟无寐想要扶着他的手,任由钟无寐扶着。

钟无寐:“阿行,天还早,我带你在渊政王府逛逛吧。”

温客行...

第十八篇


钟无寐带人把那人带到了圣上面前,然后便又凑到了温客行旁边,直接从温客行后面抱住温客行。

钟无寐:“阿行。”

温客行:“干嘛?”

钟无寐:“嗯……谢谢。”

温客行:“?谢什么?”

钟无寐:“谢谢你又救了我……”

温客行:“钟无寐,你……又发什么神经?”

钟无寐:“没有。”

温客行:“你放开。”

钟无寐:“我不。”

温客行:“什么条件,说吧。”

钟无寐:“不是……你让我抱抱嘛……”

温客行:“好吧。”

游船会结束后,二人回了渊政王府。

这次温客行没有躲开钟无寐想要扶着他的手,任由钟无寐扶着。

钟无寐:“阿行,天还早,我带你在渊政王府逛逛吧。”

温客行:“我逛过了。”

钟无寐:“我再带你逛逛。”

温客行:“……好吧。”

于是钟无寐就带着温客行在渊政王府内闲逛。

逛到一个拐角,钟无寐顺势将温客行压在墙上。

温客行:“你干什么?”

钟无寐:“阿行,我喜欢你,真的。”

温客行:“你……”

钟无寐:“阿行,我没有骗你。”

温客行:“钟无寐,我……我……我……我是信你的,但是,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钟无寐:“阿行,你喜欢过我吗?”

温客行:“我……可能吧……”

温客行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受了钟无寐,包容着钟无寐脆弱的一面,并保护钟无寐。

钟无寐:“我要一个准确的答案。”

温客行:“我……嗯……可能是从那次你守了我一夜开始吧……”

钟无寐:“哪一次?”

温客行:“离开温府那次吧……”

钟无寐:“阿行,那你为何……”

温客行:“你这么擅长算计人,万一你是算计我怎么办。”

钟无寐:“不会的。我保证,不会骗你。”

温客行:“嗯……我信你。那……我能叫你阿寐吗?”

钟无寐:“当然可以。以后阿行想要的,我都满足。”

温客行:“真的吗?”

钟无寐:“嗯,阿行想要什么?”

温客行:“能不能……让我自由出入渊政王府啊?”

钟无寐:“好,明早我便下令。”

温客行:“谢谢阿寐。”

钟无寐:“不必。以后不用谢我。”

温客行点头。

钟无寐趁这时在温客行脸上亲了一下。

温客行的脸唰地红了。

钟无寐:“嗯?这是害羞了???”

温客行:“钟无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钟无寐趴到温客行耳边,道:“我在做身为夫君应该做的事。”

说完,钟无寐打横抱起温客行,回了自己的寝室。

温客行:“钟无寐,你又做什么?”

钟无寐:“你欠我一个洞房花烛。”

温客行:“!不是……非得今日吗……”

钟无寐:“那阿行想何时?”

温客行:“我……不知……”

钟无寐:“反正早晚都要还,早还晚还都要还。”

温客行:“不……”

钟无寐:“那阿行叫几声夫君听听,我高兴了今天就不还。”

温客行表示他头一次这么委屈。

温客行小声叫道:“夫君。”

钟无寐:“什么?我没听见。”

温客行:“夫君……”

钟无寐:“嗯?什么?”

温客行:“你别得寸进尺啊。”

钟无寐:“嗯?”

温客行上手扭住钟无寐的耳朵,并开始使劲拧。

钟无寐:“疼,阿行,别扭了。”

温客行放开钟无寐的耳朵,道:“好吧,那我回房了。”

钟无寐:“哦……”

被扭了耳朵的钟无寐满脸的不开心,媳妇太难制服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第十七篇


温客行自认是拿这个王爷没办法,便道:“钟无寐……我还想要你陪呢……”

钟无寐:“你说什么?”

温客行:“没什么,你……到底怎么了?”

钟无寐:“没事……”

温客行:“那我走了……?”

钟无寐:“嗯。”

温客行离开了钟无寐的房间。

两日后,到了游船会的日子。

钟无寐带着温客行上马车准备去游船会,盯了温客行半路。

温客行突然回头,道:“看够了吗?”

钟无寐:“阿行的美色永远都看不够。”

温客行笑道:“是吗?”

钟无寐:“那是,我们阿行可好看了。”

温客行:“那就请王爷怜香惜玉,放小可一马吧。”

钟无寐:“好东西要自己藏着才好嘛,阿行这么好看,当然要留...

第十七篇



温客行自认是拿这个王爷没办法,便道:“钟无寐……我还想要你陪呢……”

钟无寐:“你说什么?”

温客行:“没什么,你……到底怎么了?”

钟无寐:“没事……”

温客行:“那我走了……?”

钟无寐:“嗯。”

温客行离开了钟无寐的房间。

两日后,到了游船会的日子。

钟无寐带着温客行上马车准备去游船会,盯了温客行半路。

温客行突然回头,道:“看够了吗?”

钟无寐:“阿行的美色永远都看不够。”

温客行笑道:“是吗?”

钟无寐:“那是,我们阿行可好看了。”

温客行:“那就请王爷怜香惜玉,放小可一马吧。”

钟无寐:“好东西要自己藏着才好嘛,阿行这么好看,当然要留着,自己欣赏才好。”

温客行翻个白眼,不再理会钟无寐。

钟无寐在想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惹温客行生气了。

到了船边,二人下了马车,钟无寐拉住温客行的手,温客行想挣脱,但是看在有这么多人的份上,还是随着钟无寐去了。

一番寒暄之后,游船会开始了,正是在这时候,温客行察觉又有人来刺杀了,他庆幸这次自己带了扇子,手一翻,打开扇子。

钟无寐:“你干什么?”

温客行看钟无寐这样子,是没感觉到有人来刺杀。

温客行曾经在鬼谷熬过了二十年,这机敏性要高出常人几倍。

温客行:“让其他人小心一点,有人来刺杀。”

钟无寐:“你怎知?”

温客行眨巴眨巴眼,道:“我骗过你吗?”

钟无寐:“好,你自己小心。”

温客行:“嗯。”

钟无寐去向圣上禀告,圣上差人悄悄围住船,确保船上众人安全。

然后钟无寐便回到温客行身边。

钟无寐:“我来了。”

温客行:“你自己小心。”

温客行话音刚落,几个黑衣人便冲上船来,其中有人直冲钟无寐而去,温客行迅速到钟无寐旁边,将那人一扇毙命。

温客行:“废物。”

温客行和船上的士兵一起攻击来刺杀的人。

不多久,刺杀的人纷纷跳下船,温客行扇子一飞,那些人便都死了,剩最后一个的时候,温客行将要杀,钟无寐这时赶来,道:“阿行,留个活口。”

于是温客行收起扇子。

温客行:“听你的,留个活口,至于怎么处置,就交给你了。”

钟无寐:“真帅。”

温客行:“多谢夸奖。”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第十六篇


钟无寐亲自将晚膳送到温客行房里。

温客行:“你来干嘛?”

钟无寐答:“给你送晚膳。”

温客行:“这些事让下人来做就好。”

钟无寐:“他们送我不放心。”

温客行:“算了,你爱咋办咋办吧。”

钟无寐:“那个……我能叫你阿行吗?”

温客行:“随你。”

钟无寐:“那就这么叫了,阿行。”

温客行:“你还有事吗?”

钟无寐:“额……那个……阿行,过两天有游船会,你去吗?”

温客行:“还要陪你演是吗?”

钟无寐:原来……他从未真正的把我当做他的另一半……

温客行:“钟无寐,我不想再演了,也请你不要再这样演下去了,我烦了。”

钟无寐:“阿行,我没有演。”

温客行:...

第十六篇


钟无寐亲自将晚膳送到温客行房里。

温客行:“你来干嘛?”

钟无寐答:“给你送晚膳。”

温客行:“这些事让下人来做就好。”

钟无寐:“他们送我不放心。”

温客行:“算了,你爱咋办咋办吧。”

钟无寐:“那个……我能叫你阿行吗?”

温客行:“随你。”

钟无寐:“那就这么叫了,阿行。”

温客行:“你还有事吗?”

钟无寐:“额……那个……阿行,过两天有游船会,你去吗?”

温客行:“还要陪你演是吗?”

钟无寐:原来……他从未真正的把我当做他的另一半……

温客行:“钟无寐,我不想再演了,也请你不要再这样演下去了,我烦了。”

钟无寐:“阿行,我没有演。”

温客行:“滚。”

钟无寐:“那好,一会儿饭就凉了,抓紧吃。”

说完,钟无寐就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温客行主动去找钟无寐。

钟无寐:“阿行,你来啦,快进来。”

温客行:“不了,王爷的屋子,小可进不起!小可只是来告诉王爷一声,游船会,小可跟着王爷去,演,小可跟着王爷演。”

钟无寐:“阿行,你怎么了?你之前不会这么叫我的,是不是有人给你说了什么?”

温客行:“小可的意思带到了,先走了。”

钟无寐抓住了温客行的手:“阿行。”

温客行:“王爷可还有事要吩咐小可?”

钟无寐顺势把温客行拉入怀中:“阿行,别走。”

温客行:“放开我。”

钟无寐将温客行抱得更紧了:“不要……不要离开”

温客行:“你……怎么了?”

钟无寐:“你进来,我告诉你……”

于是温客行被钟无寐“骗”进了屋里。

温客行:“我进来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钟无寐:“阿行,你实话实说,你心里,可曾有过我?”

温客行:“我……我不知道……”

钟无寐:“那便是没有了……那你那天,为何要救我?”

温客行:“我本来是想先把那箭扇到一边,然后去抓那个人的,哪曾想没有带扇子……”

钟无寐:“你那扇子?”

温客行:“很好用。”

钟无寐:“那你抓那个人做什么?”

渊政王爷不愧是渊政王爷,真的很会抓重点。

温客行:“我不知道,那时候就真的想把那个人抓住,一点、一点、一点地折磨死……我温客行想护着的人,谁也别想伤害!”

温客行说着,手上的力道也在加重。

钟无寐:“所以……你是护着我?”

温客行:“……别多想,你要是不在了,我该怎么办,谁陪着我啊。”

钟无寐:“我看你那丫鬟就不错。”

温客行:“阿湘?她啊,也就那性子,我也不怎么管她,当妹妹养的。”

钟无寐:“哦。”

温客行:“你不要多想。”

钟无寐:“嗯?”

温客行:“我要走了。”

钟无寐:“阿行,别走好不好……”

温客行:“钟无寐!你别得寸进尺。”

钟无寐:“我只是……想找个人陪着我。”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第十五篇


钟无寐:“很好,陈客渊,你要是不想让鬼谷被灭,就给本王乖乖待着。”

温客行:“好哇,前提是……不能招惹我们。”

钟无寐:“成交。还有一事,可否帮本王查一件事?”

温客行:“何事?”

钟无寐:“几日前,有人欲刺杀本王,本王希望你能查出此人。”

温客行:“皇室是没人了吗?”

钟无寐:“这件事本王想保密,若是上报朝廷,便是中了刺杀者的计。”

温客行:“王爷此话有理,本座尽力为之吧。”

钟无寐:“不知谷主可否带本王参观一下鬼谷?”

温客行:系统,素闻钟无寐记性好,可是真的?

〈…是的。〉

温客行:“王爷见谅,外客不能入鬼谷内部,在大殿已是极限。”

钟无寐:“那好...

第十五篇


钟无寐:“很好,陈客渊,你要是不想让鬼谷被灭,就给本王乖乖待着。”

温客行:“好哇,前提是……不能招惹我们。”

钟无寐:“成交。还有一事,可否帮本王查一件事?”

温客行:“何事?”

钟无寐:“几日前,有人欲刺杀本王,本王希望你能查出此人。”

温客行:“皇室是没人了吗?”

钟无寐:“这件事本王想保密,若是上报朝廷,便是中了刺杀者的计。”

温客行:“王爷此话有理,本座尽力为之吧。”

钟无寐:“不知谷主可否带本王参观一下鬼谷?”

温客行:系统,素闻钟无寐记性好,可是真的?

〈…是的。〉

温客行:“王爷见谅,外客不能入鬼谷内部,在大殿已是极限。”

钟无寐:“那好,本王给你十日,十日后,本王再来一次。”

温客行:“本座等着王爷下次光临。”

钟无寐离开后,温客行吩咐几只小鬼去查这件事,然后又匆匆离开,

在外面卸了易容,换了衣服,又匆匆赶回渊政王府,从后门进去,又管系统要了新的锁和钥匙,把后门锁上,装作没事人的样子。

钟无寐回到渊政王府的时候,碰巧看到了正在“闲逛”的温客行。

钟无寐叫住了他:“温客行!”

温客行向外看去,看到钟无寐向他这边走来。

钟无寐:“你怎么出来了?”

温客行:“屋里闷,出来逛逛。”

钟无寐:“伤怎么样?”

温客行:“好很多了,多谢关心。”

温客行对钟无寐的看法已经有了改变,钟无寐就是个嘴硬心软的主儿,有的时候虽然是句句带刺,但是心里还是会关心人的。

钟无寐:“你在外面多久了?”

温客行:“应该……有两个时辰了吧……”

钟无寐:“冷吗?”

温客行:“不冷。”

钟无寐:“那也回去,一会叫人给你送晚膳。”

温客行:“嗯。”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第十四篇

钟无寐把温客行照顾得很好。

几日后,钟无寐再次出发前往鬼谷,走之前去了一趟温客行的房间。

温客行:“你要去鬼谷?”

钟无寐:“有问题吗?”

温客行:“没有,路上小心。”

钟无寐:“好,你好好待着。”

温客行:“嗯。”

钟无寐离开渊政王府后,温客行拿着扇子出门,却被守门的侍卫拦住了。

侍卫:“王爷吩咐,他未回来之前,任何人不得出入渊政王府。”

温客行:“那你们跟着我总行了吧?”

侍卫:“不行。王爷吩咐,您只能在王府内活动。”

温客行:“……”

温客行:系统,渊政王府有后门吗?

〈有。但是不确定有没有封。〉

温客行:去试试。

系统带着温客行到了渊政王府的后...

第十四篇

钟无寐把温客行照顾得很好。

几日后,钟无寐再次出发前往鬼谷,走之前去了一趟温客行的房间。

温客行:“你要去鬼谷?”

钟无寐:“有问题吗?”

温客行:“没有,路上小心。”

钟无寐:“好,你好好待着。”

温客行:“嗯。”

钟无寐离开渊政王府后,温客行拿着扇子出门,却被守门的侍卫拦住了。

侍卫:“王爷吩咐,他未回来之前,任何人不得出入渊政王府。”

温客行:“那你们跟着我总行了吧?”

侍卫:“不行。王爷吩咐,您只能在王府内活动。”

温客行:“……”

温客行:系统,渊政王府有后门吗?

〈有。但是不确定有没有封。〉

温客行:去试试。

系统带着温客行到了渊政王府的后门,门被锁住了。

温客行:有钥匙吗……

〈没……应该在钟无寐那里。〉

温客行:那就只能不客气了。

温客行扇子一转,把锁劈开,出了渊政王府后,立刻运起轻功前往鬼谷。

温客行在鬼谷外易了容,换上一身红衣,入了鬼谷。

众鬼:“鬼主归来,诸邪避退,诸鬼归位!”

碰巧就在这时,钟无寐赶到了。

钟无寐:“鬼主好大的排面啊!”

温客行转身,对钟无寐道:“王爷来得好巧啊,怎么,想来看看本座是如何处置下人的吗?”

钟无寐:“鬼主想必是误会本王了,本王只是来看看,没有其他意思。”

温客行:“难道我堂堂鬼谷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吗,你将我鬼谷当做什么地方!?”

钟无寐:“陈客渊!是你说的要归顺盛京,怎么,要反吗?”

温客行:“本座反了又如何?”

——————————————

感觉再写下去就要be了……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第十三篇

温客行吃完东西,出去找钟无寐。

钟无寐在门口等着,见温客行出来,道:“吃完了?”

温客行点头。

钟无寐带着温客行在盛京城闲逛。

温客行:“你……就只是带我出来逛逛?”

钟无寐:“温客行。”

温客行:“我在。”

钟无寐:“你觉得,盛京怎么样?”

温客行:“一国之都,繁华之城,天下之中。”

钟无寐:“那圣上呢?”

温客行:“不敢妄议。”

钟无寐:“没事,你说。”

温客行:“钟无寐,你究竟什么意思?”

钟无寐:“温客行,你又是什么意思?”

两人杠起来,就在这时,一支箭朝钟无寐射去,温客行本来不想管,但是想到钟无寐怎么说也是当朝渊政王,心一狠,转到钟无寐身后准备...

第十三篇

温客行吃完东西,出去找钟无寐。

钟无寐在门口等着,见温客行出来,道:“吃完了?”

温客行点头。

钟无寐带着温客行在盛京城闲逛。

温客行:“你……就只是带我出来逛逛?”

钟无寐:“温客行。”

温客行:“我在。”

钟无寐:“你觉得,盛京怎么样?”

温客行:“一国之都,繁华之城,天下之中。”

钟无寐:“那圣上呢?”

温客行:“不敢妄议。”

钟无寐:“没事,你说。”

温客行:“钟无寐,你究竟什么意思?”

钟无寐:“温客行,你又是什么意思?”

两人杠起来,就在这时,一支箭朝钟无寐射去,温客行本来不想管,但是想到钟无寐怎么说也是当朝渊政王,心一狠,转到钟无寐身后准备用扇子挡,才发觉没有拿扇子,再一看,躲已经来不及了。

钟无寐转身,看到了中箭的温客行,便将他抱进怀里。

钟无寐:“温客行……”

温客行:“钟无寐……你给我记住,以后出来,带着侍卫。”

钟无寐点头,带着温客行回了渊政王府,并为温客行请了太医。

所幸的是并没有什么大事,养几天就好了。

——————————

提前打好的稿子。

小侠说剧
绝世千金团宠上线女主光环呢!上来就领三次盒饭?
绝世千金团宠上线女主光环呢!上来就领三次盒饭?
小侠说剧
绝世千金团宠上线女主光环呢!上来就领三次盒饭?
绝世千金团宠上线女主光环呢!上来就领三次盒饭?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第十二篇

清晨,温客行醒来,看到了趴在床边睡着的钟无寐,来了这么久,他头一次见到钟无寐睡觉的样子。

温客行:他……就这样睡了一夜?

〈……是〉

温客行试图抽出钟无寐抓着的手,不料却把钟无寐惊醒了。

钟无寐:“你醒了?没事了吧?”

温客行:“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钟无寐,你堂堂一个王爷,怎么还沦落到伺候一个富家公子了呢?”

钟无寐:“只伺候你。”

温客行:“不好意思,我身边不缺人。”

钟无寐:“顾湘不在这儿,我给她安排了其他事做。”

温客行:“你……!”

钟无寐:“你饿了吧,我去让厨房给你做饭。”

温客行:这钟无寐是换了个性子?

〈……你重点是不是放错了……〉

温客行...

第十二篇

清晨,温客行醒来,看到了趴在床边睡着的钟无寐,来了这么久,他头一次见到钟无寐睡觉的样子。

温客行:他……就这样睡了一夜?

〈……是〉

温客行试图抽出钟无寐抓着的手,不料却把钟无寐惊醒了。

钟无寐:“你醒了?没事了吧?”

温客行:“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钟无寐,你堂堂一个王爷,怎么还沦落到伺候一个富家公子了呢?”

钟无寐:“只伺候你。”

温客行:“不好意思,我身边不缺人。”

钟无寐:“顾湘不在这儿,我给她安排了其他事做。”

温客行:“你……!”

钟无寐:“你饿了吧,我去让厨房给你做饭。”

温客行:这钟无寐是换了个性子?

〈……你重点是不是放错了……〉

温客行:他说……只伺候我????

〈是哦。〉

温客行:有的时候我感觉你就是个人……而且随叫随到的那种……

〈……随你怎么想,别跑题。〉

温客行:我可以选择跑吗……

〈?去哪?〉

温客行:天涯海角,去哪儿不行?

〈你去钟无寐心里吧。〉

温客行:滚。

某系统委屈。

温客行刚打开门,就看到钟无寐在门口站着。

钟无寐:“你干什么?”

温客行:“我……我听到外面有声音,就想看看。”

钟无寐:“没事,这里很安全。”然后又补了一句,“外面随时有人盯着。”

钟无寐拉着温客行进屋,让他吃东西。

温客行:“你……不会给我下毒吧?”

钟无寐:“我像是那样的人吗?”

温客行:“像。”

钟无寐:“……要吃就吃,要不然就等死吧。”

温客行小声嘟囔道:“还是那么阴晴不定……”

钟无寐似乎听到了,回一句:“真的没下毒,你若不放心,可以叫人试毒。我在门口等你。”

温客行:“等我?”

钟无寐:“快点,不然,就永远都别想出来了。”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第十一篇

第二天回门,到了温府,钟无寐刚想扶着温客行下马车,被温客行躲开了。

钟无寐稍稍靠近温客行的耳朵,道:“温客行,你给我注意着点,别丢了皇室的面子。”

温客行稍稍偏头,对钟无寐说:“可以,前提是,让我在王府内自由活动,放心,只是在王府内,保证不出王府。”

钟无寐:“成交。”

在外人看来,二人的举动就像小情侣在秀恩爱。

两人进了温府,装作很恩爱的样子,看得温老爷直合不拢嘴。

温老爷找了个机会,带着温客行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才说:“阿行,你说实话,你真的喜欢钟无寐吗?”

温客行道:“父亲,我与王爷关系很好,怎么了?”

温老爷:“阿行,你真的想好了,要和钟无寐在一起一辈子?”...

第十一篇

第二天回门,到了温府,钟无寐刚想扶着温客行下马车,被温客行躲开了。

钟无寐稍稍靠近温客行的耳朵,道:“温客行,你给我注意着点,别丢了皇室的面子。”

温客行稍稍偏头,对钟无寐说:“可以,前提是,让我在王府内自由活动,放心,只是在王府内,保证不出王府。”

钟无寐:“成交。”

在外人看来,二人的举动就像小情侣在秀恩爱。

两人进了温府,装作很恩爱的样子,看得温老爷直合不拢嘴。

温老爷找了个机会,带着温客行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才说:“阿行,你说实话,你真的喜欢钟无寐吗?”

温客行道:“父亲,我与王爷关系很好,怎么了?”

温老爷:“阿行,你真的想好了,要和钟无寐在一起一辈子?”

温客行:“父亲……您……什么意思?”

温老爷:“阿行,我有一个计划,但是可能会牵连皇室,既然你和他关系好,那我就周旋周旋,保钟无寐无恙,到那时,你设法带着钟无寐去城外避难,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温客行:“您要谋反?!父亲,您不能这样做,这是要诛九族的罪啊!”

温老爷:“你权当什么都不知道,你是钟无寐府上的人,到时候钟无寐也会护着你的,你和他关系好,钟无寐人也不错,也挺会关心人的,你要珍惜。”

温客行:“所以父亲,您一直都在利用我?利用我夺取圣上信任,夺取皇权?”

温老爷:“阿行,别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

温客行:“迫不得已?迫不得已就要拿我做筹码?!”

温老爷:“阿行,以你一人做筹码,以我们温氏的血铺路,换得天下安宁,百姓富裕,值得。”

温客行:“父亲,我不会帮你的,我赌不起,也不可能赌得起。”

温老爷:“阿行,听话,等到成功的那一天,我还会允你和钟无寐在一起。”

温客行:“父亲,您变了……”

温老爷:“不是我变了,是你不理解,权势之争。”

温客行:“好……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相信你,今日,我便与你断绝父子关系,从此天涯路远,再相见,便是敌人!”

说罢,温客行离开了,直冲温府大门去,钟无寐也懒得管,跟着温客行出去了。

马车上。

钟无寐:“你……没事吧?”

温客行:“我想和你谈个条件。”

钟无寐:“什么条件?”

温客行:“我把温老爷的所有计划告诉你,你还我自由。”

钟无寐:“那便是本王亏了,他的计划本王自会查到,这等于本王白白放你出去。”

温客行:“钟无寐……”

钟无寐:“又怎么了?”

温客行:“我没有家了……”

钟无寐:“啊?”

温客行:“温老爷让我在他谋反之日带你去城外避避风头,等风头过了,再回盛京,我知晓他要谋反,他要拿整个温氏的血铺路,拿我做筹码……谋反,毁了盛京王朝,毁了钟氏。”

钟无寐:“你为何要告诉我?”

温客行:“那我还能告诉谁呢?除了你算半个,还有阿湘,其他人我都不信。”

钟无寐:“为什么我算半个?”

温客行:“钟无寐,都到现在了,我已经把他的计划全盘托出,但,算我求你,我和他已经没关系了,钟无寐,到现在为止,我只有渊政王府这个不算是家的家了……不要赶我走好吗……”

钟无寐:“本王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温客行,你听着,渊政王府是你家。”

温客行:“不是,我早就没有家了,从他利用我开始起,他就没把我当做他的孩子,不,应该说,我生来,就一直被他利用着……”

钟无寐:“温客行!”

温客行:“钟无寐,你现在做这副样子给谁看?他将我逼到了绝路上,他从来都没有为亲人想过,他一直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一直都逼着别人走他铺好的那条死路……”

钟无寐:“温客行,别这样。”

温客行:“钟无寐……”

钟无寐:“本王在。”

温客行在车上哭着哭着就睡着了,钟无寐抱着温客行到了他的寝殿,叫人准备水和毛巾,钟无寐给温客行擦脸,守了温客行一夜。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第十篇

温客行:系统君~

〈!你干嘛?〉

温客行:有没有办法,既能让我出去,又不会被钟无寐发现?

〈额……没。〉

温客行:我要你何用?!

〈咳咳,息怒息怒,办法有倒是有,就看你愿不愿意试试了。〉

温客行:什么办法?

〈就……先让钟无寐对你心动,然后你撒个娇,他不就放你出去了嘛。〉

温客行:????出卖我色相啊?

〈谁叫你长得好看……〉

温客行:……

连着两天,钟无寐都没有回来。

温客行趴窗檐上,喊道:“钟无寐!你给我回来!钟无寐!”

在温客行叫得嗓子都要哑的时候,钟无寐来了。

钟无寐:“你喊什么喊,省省力气吧,本王不会让你出来的。”

温客行:“你就看在我们长相相...

第十篇

温客行:系统君~

〈!你干嘛?〉

温客行:有没有办法,既能让我出去,又不会被钟无寐发现?

〈额……没。〉

温客行:我要你何用?!

〈咳咳,息怒息怒,办法有倒是有,就看你愿不愿意试试了。〉

温客行:什么办法?

〈就……先让钟无寐对你心动,然后你撒个娇,他不就放你出去了嘛。〉

温客行:????出卖我色相啊?

〈谁叫你长得好看……〉

温客行:……

连着两天,钟无寐都没有回来。

温客行趴窗檐上,喊道:“钟无寐!你给我回来!钟无寐!”

在温客行叫得嗓子都要哑的时候,钟无寐来了。

钟无寐:“你喊什么喊,省省力气吧,本王不会让你出来的。”

温客行:“你就看在我们长相相似的份上,可怜可怜小可呗……”

钟无寐:“本王问你,你可知你父亲为何要将你送入本王府内?”

温客行:“?父亲他不是不愿我来吗……”

钟无寐:“你当真不知?”

温客行:“不知。”

钟无寐:“你最好不要骗本王。”

温客行:“我哪儿敢啊……”

钟无寐:“你怎么不敢?”

温客行:“你好狠的心啊……我都要饿死了,你不管吗……”

钟无寐:“本王为何要管你?”

温客行:“若是我死在了渊政王府,你觉得,圣上会怎么做?”

钟无寐:“温客行,不要拿皇兄来压本王。”

温客行:“是,以后不会了(我下次还敢)。”

钟无寐:“最好是这样。”

钟无寐:“来人。”

仆人:“在。”

钟无寐:“给他准备饭菜。”

仆人:“是。”

钟无寐:“温客行,你想出去吗?”

温客行:“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不过是等死罢了。”

〈你就装吧〉

温客行:别打岔!

钟无寐:“明天回门,你可以出去走走,两个时辰之内必须回来。前提是先把饭吃了,在外面小心一些。”

钟无寐掏出一个牌子:“这个给你,拿着它你就能出府了。”

温客行:……肯定有阴谋……

〈正确。〉

温客行:他是不是想要看看我想做什么?

〈是。〉

温客行:“我不出去。”

钟无寐:“你不是想出去吗?”

温客行:“现在想想,在这儿也挺好的。”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第九篇

温客行办完事,出了鬼谷,在谷外晒太阳。

这时,钟无寐竟然来了。

钟无寐道:“你便是新任鬼谷谷主?”

温客行睁眼,看到了钟无寐,道:“正是。”

然后起身,带着钟无寐进了鬼谷。

温客行:“说吧,来找本座,有什么事?”

钟无寐:“本王是当朝渊政王钟无寐。”

温客行:“原来是王爷啊,本座这厢有礼了。”

钟无寐:“你可知本王为何事而来?”

温客行:“请王爷明示。”

钟无寐:“本王来替圣上传话,十日之内,要么自己去归顺,要么本王率兵来剿灭鬼谷。”

温客行笑道:“本座自然是不想多生事端,那便劳烦王爷也替本座传个话,告诉圣上,本座愿意归顺。慢走不送。”

钟无寐:“你最好老实点...

第九篇

温客行办完事,出了鬼谷,在谷外晒太阳。

这时,钟无寐竟然来了。

钟无寐道:“你便是新任鬼谷谷主?”

温客行睁眼,看到了钟无寐,道:“正是。”

然后起身,带着钟无寐进了鬼谷。

温客行:“说吧,来找本座,有什么事?”

钟无寐:“本王是当朝渊政王钟无寐。”

温客行:“原来是王爷啊,本座这厢有礼了。”

钟无寐:“你可知本王为何事而来?”

温客行:“请王爷明示。”

钟无寐:“本王来替圣上传话,十日之内,要么自己去归顺,要么本王率兵来剿灭鬼谷。”

温客行笑道:“本座自然是不想多生事端,那便劳烦王爷也替本座传个话,告诉圣上,本座愿意归顺。慢走不送。”

钟无寐:“你最好老实点。”

温客行:“本座老实得很。”

钟无寐前脚刚走,温客行后脚就跟了出去,绕了一圈,卸了易容后便回了温府。

三日后,温客行和钟无寐成亲,温客行入住渊政王府。

当晚。

钟无寐:“温客行,你什么意思?”

温客行:“?什么什么意思?”

钟无寐:“那日,你为何会出现在盛京城外?”

温客行“……哪日?”

钟无寐:“前日。”

温客行:“我……我就想出去逛逛……”

钟无寐:“只是逛逛?”

温客行:“真的。”

钟无寐:“本王若是不信呢?”

温客行:“那小可也没什么办法了。”

钟无寐:“温客行,为何你要答应……”

温客行:“你不是也答应了吗”

钟无寐:“本王以为你不会答应。”

温客行:“所以,你不愿做的事情,让我来做?”

钟无寐:“非也,换作他人,本王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温客行:“钟无寐,你的良心呢?”

钟无寐:“温客行,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最是无情帝王家?”

温客行:“你会后悔的。”

第二日一早,温客行醒来在王府内逛着。

〈那个,我能说个事吗?〉

温客行:说。

〈你还没见花应迟。〉

温客行:不想见。

〈但是他有用……〉

温客行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人打晕了。

晚上,温客行在房里醒来,钟无寐站在床边。

钟无寐见温客行醒了,道:“谁允许你在府内随意走动的?”

温客行:“为什么不能?”

钟无寐:“先回答本王的问题。”

温客行:“屋里闷,我出去走走,透透气。”

钟无寐:“很好,从今往后,没有本王的允许,你不能踏出这个院子半步!”

温客行:“我若是不呢?”

钟无寐:“那本王便砍断你双腿。”

说完,钟无寐离开了。

温客行:禁足么……

———————————————

等着钟无寐追妻火葬场吧……

鱼跃于渊

钟温:盛世予你

第八篇

回到温府后,系统终于出现了。

〈恭喜完成任务,奖励为:金创药*1,剑*1,钱币*5200。

温客行:还有什么任务

〈别急嘛,还没出。〉

温客行:……

这时,温老爷来了。

温客行:“父亲……”

温老爷:“阿行,你长大了,有自己的决定,圣上赐婚,我也没想到。”

温客行:“孩儿知晓父亲的心思,孩儿无怨。”

温老爷:“要是受了委屈,一定要给我说,不要在自己心里憋着。”

温客行点头。

第二日,温客行匆匆赶出盛京城,易了容回到鬼谷。

鬼谷谷主:“陈客渊,你怎么才回来,去干什么了?”

温客行:“回谷主,属下只是有些累,本想着休息休息便回来,不曾想在路上迷了路,回来晚了,...

第八篇

回到温府后,系统终于出现了。

〈恭喜完成任务,奖励为:金创药*1,剑*1,钱币*5200。

温客行:还有什么任务

〈别急嘛,还没出。〉

温客行:……

这时,温老爷来了。

温客行:“父亲……”

温老爷:“阿行,你长大了,有自己的决定,圣上赐婚,我也没想到。”

温客行:“孩儿知晓父亲的心思,孩儿无怨。”

温老爷:“要是受了委屈,一定要给我说,不要在自己心里憋着。”

温客行点头。

第二日,温客行匆匆赶出盛京城,易了容回到鬼谷。

鬼谷谷主:“陈客渊,你怎么才回来,去干什么了?”

温客行:“回谷主,属下只是有些累,本想着休息休息便回来,不曾想在路上迷了路,回来晚了,望谷主见谅。”

鬼谷谷主:“真的吗?”

温客行:系统,他……不会派了人跟踪我吧……?

〈是的。〉

温客行:!那么,便不能留他了。

温客行:“请谷主明鉴,属下所言句句属实。”

鬼谷谷主:“本座想,你应该知道本座的手段。”

温客行:“知。”

说着,温客行猛地打开扇子,直向鬼谷谷主的脖子去,鬼谷谷主躲开,温客行再发一扇,道:“左右不过一死,我又不是输不起!”

底下聚集了众多小鬼,看到了温客行杀掉鬼谷谷主的全过程。

温客行站在台上,道:“从今日起,唯我独尊!”

底下的小鬼皆惊,跪下道:“参见谷主!”

温客行:“前谷主,派了谁来监视本座?”

其中两个小鬼你拥我桑地互相推脱,说是对方去的。

温客行:“既然你们分不出胜负,不如,本座给你们出个主意,把你们都杀了吧?”

两个小鬼连忙求饶,温客行假意扶起两个小鬼,然后一手掐死一个,道:“以后,背叛本座者,都是这个下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