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绝勇之剑

西门

绝勇之剑「原创」

          没人知道我叫什么。

          那天赤堇山又合,若邪溪重覆,天地间金灵之光扫荡一空,雨师雷公诺诺而退,托炉的蛟龙潜入水底,无影无踪,炉旁一人抚摸着我新生的身躯,缓缓地倒了下去——再也没能站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欧冶。

       ...

          没人知道我叫什么。

          那天赤堇山又合,若邪溪重覆,天地间金灵之光扫荡一空,雨师雷公诺诺而退,托炉的蛟龙潜入水底,无影无踪,炉旁一人抚摸着我新生的身躯,缓缓地倒了下去——再也没能站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欧冶。

         冶金铸剑的开山鼻祖,受天之托,耗尽整整十年的时间,以盘古开天地后世间弥留之灵气,铸造了五把剑,最后耗尽精气神力,为剑而亡。

       


         当天有好事者请来薛烛,指点剑运。

         天下第一相剑师傲慢清高,面若覆霜,只会用眼角看人。那个老头看我的时候皱了一下眉头,第一句话就是:

        “此剑天生有灵。”

        “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 。”

          旁边一位老者问:“大师难得相剑,不如为这五把神剑命名?”

          薛烛左瞧右看,玄乎其玄地比划着说:“鱼肠。”

         “为何?”

         “你看它剑身花纹,曲折婉转,凹凸不平,形似鱼肠,更神似鱼肠。”

          多年以后,我总觉得薛烛的一句“鱼肠”包含着很多深不可测的含义,绝不止剑身上的花纹那么简单。

          可是那时的我刚刚出世,纯粹懵懂,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薛烛早已化作一抔黄土随欧冶去了。

          于是随着相剑大师的陨落,再没人为我解答,何为“鱼肠”。


          我获得新生后,纵身往红尘中一滚。受到过吹捧和冷落,经历过颠沛流离和锦衣玉食——哦,剑灵不能吃东西。

          我以为我也就这样了,在不断的转手与掠夺之间消耗掉所有的灵气,最后顶着“叛道之剑”的名号,像轩辕夏禹那样,被时间淘汰,沉睡在亘古不变的黄土之下。顶多是作为大师欧冶所出,在史册列传里成为他传奇的一部分。


          直到我被越国进献给吴国。

          今天我的主人叫公子光。

          桀骜不羁的年轻人狞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得到了这样的神剑,必然是天公给他的暗示,他的宏图大业必是时运所济。

          我冷笑着瞟了他一眼,用剑柄想都知道这野心勃勃的小子在想些什么。

          公子光的父亲诸樊本是吴国国主,诸樊不知抽什么风,认为自己的四弟季子札贤德有才,硬是要把自己的王位传兄弟不传儿子,寻思着等二弟三弟挂菜了,吴国自然到了季子札手上。可季子札这个奇葩,大概是看破了红尘还是怎么样,居然死都不肯接受大哥专门为他准备的传国玉玺。等到众臣一窝蜂找上门来的时候,此人已经不知躲到哪个深山老林去了。

          大臣们没有办法,只好立了季子札的儿子王僚作王。

          对没错,上代国主诸樊的亲侄子。作为亲儿子的公子光反倒成了将军。

         煮好的鸭子眼看给了别人,我估计他打那以后满脑子都是叛经离道,做梦都想着篡权夺位。

       “那怎么能叫篡权夺位呢?”他说,“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相剑大师说我适合杀亲弑友,公子光想要弄死他的表兄,也不怪乎他大言不惭说天命所归。

         真是蛇鼠一窝。


         忽一日乘车路过街坊,马车外传来凶狠的咒骂声,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两个壮汉在互揪着领子对骂,其中一个看上去比另一个威猛的多,眼看这位的拳头就要落到对方的鼻子上,一场血飞四溅打斗即将开始!

        “专诸——”是一位女子娇弱的声音。

         顷刻间,热血沸腾的勇士放下了拳头,看也不看惊魂未定的对手一眼,径直向女子走去。

         ……瓜子都准备好了你倒是给我打啊!

         公子光事不关己的马车停下了。

         伍员急忙跳下车赶上那个男人,开口第一句话无遮无拦:“我看你打架挺厉害的,怎么就屈服于一位女子之下呢?”

        “我看你仪表堂堂,怎么脑子也这么不清醒?”那个男人疑惑道,走向妻子的脚步却不曾停歇,“夫屈一人之下,必伸万人之上!”

      


        ——夫屈一人之下,必伸万人之上。

        思想中有一根早已松脱的弦狠狠地绷紧!

       一股金戈铁马的浩然正气在胸口中翻涌,鞘中的剑刃发出阵阵嗡鸣!剑身上的花纹迸发出灵光!

       “嗡——!啪!”

         弦断了。

        “逆理不顺,不可服也……”

        “闭嘴……”

        “臣以杀君……”

        “闭嘴啊!!!”

        你不行的。

        逆天道而生,不详之剑。

        别妄想了,鱼肠。


        战火纷飞的春天,楚平王逝世,楚国上下缟布素衣。吴王僚抓紧时机,派他两个弟弟盖余、属庸前去包围楚国之城,不料被倒打一耙,断绝了后路。

        多年前被伍员推荐加入公子光的专诸见此情景,说:“王僚大势已去,可杀也。”

        公子光冷笑:“王僚,你也配跟我斗。”

       “鱼肠……我们终于要赢了。”


       当晚,公子光准备酒食宴请王僚。吴王戒备心强烈,甲胄从王宫一直排到了公子光家门口,台阶两旁是带来的亲信,王僚自己身着三层盔甲带着左右侍卫前来赴宴。

        稀奇,吃饭吃得跟打仗一样。

        很早以前就听伍员说过王僚喜食鱼,从那时开始专诸就开始练习烧鱼,就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可我实在不晓得王僚这么大阵仗,除了道上一等一的刺客,还有谁杀得了他。

        “专诸,我能否重夺吴国王位,就全看你了。”公子光装作腿部有疾的样子跌入地下室,从怀中摸出一柄短剑交付与专诸。

        一室潜藏的暗兵像雕塑一样静默着。

        专诸剖开早已烧好的鱼肚子,将公子光给他的短剑藏入其中。

        “定不辱使命。”

       


         ……等一下。

         什么鱼?为什么要把我放在鱼肚子里?

         眼前一片黑暗。

         电光火石间我就想明白了他们要干什么。

         “专诸!!停下!!”

         “王僚身边那么多护卫,他死了你也活不成!!”

         可惜他听不见。

         就是听见了,大概也听不进去。


        “噗嗤——”锋利的剑刃破开三层盔甲刺入心脏。

         吴王僚,卒。

        专诸被他身旁的侍卫一枪捅进了胸膛,一双眼睛临死前睁得大大的,亮得可怕。

        我愣住了。泪眼婆娑中我看见公子光的军队里三层外三层包围了王僚的亲信。

        彗星袭月。灾难降临。吴国易主。

        吴王阖闾,专诸,鱼肠。这三个词如同被串在一起一样,传遍了整个中原。不少人惊叹于这场忠勇与叛道共存的谋杀。


       “夫屈一人之下,必伸万人之上。”

         伍员在舆论后面推波助澜,专诸的这句名言终于人尽皆知。

         于是人们给了我一个我从不敢妄想的名号——

        “绝勇之剑”。

         绝处之勇,万夫莫敌。

       

         

        

         公元2019年。S市警察局刑侦大队。

        “……嫌疑人已被抓获。各部门收队。”

        局子里老局长正训斥一名面容冷淡年轻人。

        “白给你升职了!每次都不管不顾往前冲,嫌疑人身边那么大颗炸弹你丫眼挫看不见么?!!”

        年轻人的脾气执拗得像块石头:“可是人质也在嫌疑人手上,一旦爆炸……”

        “这就是你不听指挥擅自行动的理由?!还敢给我顶嘴……你就给我待着好好反省,有点作为刑侦队队长的思想觉悟!”

         老局长骂的满脸通红,摔门而去。

         年轻人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皱了皱眉什么也没说。

         “哎,不是我说你啊老于。”旁边一个年纪更小的警员说,“王局说的没错啊,你别总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哎你手腕上那个胎记怎么回事?”

         姓于的年轻人定睛一看,左手内侧手腕那个神似短剑的胎记正冒着莹莹的灵光。

         拉过衣袖遮掩,他说:“这是勇气的勋章,你懂个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