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续写

29654浏览    6368参与
小白

归途(7)—【夜色尚浅】

“我……”宫子羽自知技不如他,口舌上自不便多逞能,但奈何云为衫还在水牢中,事情的前因后果他还没搞清楚。

  这一趟角宫他不能白来。

  “我亲自去水牢审问过云姑娘了,她说那份信封是从上官姑娘的房间里搜到的。所以我今日才来你的角宫,问上官姑娘,宫尚角,这件事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查!”

  宫尚角轻笑一声,看了眼上官浅,“可我刚刚只看到,你要带走我的新娘。”

  “二位公子不要争执了,都是我的错。执刃大人也是看我太虚弱,拿不起药才会来帮我的,”上官浅眼看他们胶着下去对自己没什么好处,还不如由自己打破这个僵局。

  “至于那封信,我之前从未见过,不知道云姐姐为什么要说是我的,”她轻咳几下,抖......

“我……”宫子羽自知技不如他,口舌上自不便多逞能,但奈何云为衫还在水牢中,事情的前因后果他还没搞清楚。

  这一趟角宫他不能白来。

  “我亲自去水牢审问过云姑娘了,她说那份信封是从上官姑娘的房间里搜到的。所以我今日才来你的角宫,问上官姑娘,宫尚角,这件事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查!”

  宫尚角轻笑一声,看了眼上官浅,“可我刚刚只看到,你要带走我的新娘。”

  “二位公子不要争执了,都是我的错。执刃大人也是看我太虚弱,拿不起药才会来帮我的,”上官浅眼看他们胶着下去对自己没什么好处,还不如由自己打破这个僵局。

  “至于那封信,我之前从未见过,不知道云姐姐为什么要说是我的,”她轻咳几下,抖着身子看了眼宫子羽,“执刃大人若是不信,可以带我回羽宫审问。”

  宫尚角睥睨地盯着她,全程的目光都在她自己身上,“不劳羽公子费心了,上官浅我已经审过了。”

  下一秒,盯着宫子羽不屑的说道:“她确实不是无锋细作,而云为衫证据确凿,不日处死。”

  “好,宫尚角。你最好保证云姑娘是无锋的人,否则我查明真相,你就是污蔑,到时候如果没有说法,那就家规处置。”

  宫子羽拂袖而去,走之前还安慰性的看了看上官浅。

  这间屋子静的令人汗毛竖立,门外的秋风瑟瑟吹起。

  上官浅知道,他绝对不信她不是无锋,宫尚角眼里揉不得沙子。她反而觉得释然,因为答案是确定的,不用去猜忌,也不用担心。

  “宫二先生为何如此生气?执刃大人怀疑我,我当然要自证清白,让他审问。”

  宫尚角眼神里毫无怒色的盯着她,但上官浅知道,他很生气,极度生气。

  果不其然,他迅速走上前,大手钳制住上官浅的下巴,逼迫她直视自己。

  “你心里在想什么,我都清楚。上官浅,我劝你老老实实呆在角宫,我兴许心情不错,饶你一条命。”

  他力气并没收着,所以上官浅的下巴痛的不行,但她还是脸色不变,对上他深渊般的双眸,“宫二先生拿着从云为衫那里搜来的信封来嫁祸给我,这就是您查无锋细作的方式?”

  上官浅早就收起了那副虚伪的脆弱,她明白这一套对宫尚角来说根本不管用。

  上一世她输的够彻底,这一世她绝不会重蹈覆辙。

  “或许,我们可以打赌。赌你能不能搜到我是细作的证据。”

  宫尚角不自觉加大手上的力度,却见她疼得蹙了眉,又急忙收手。

  他直起身,恢复了过去的不可一世,垂下眼眸看她,“好啊,那你说赌什么?”

  “若是我输了,角公子可随意处置我,那若是角公子输了……”

  上官浅挑眉看向他,“那就放我自由,不要娶我。如何?”

  宫尚角看着她出了神,这是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次次针锋相对,她密不透风。心里不由得衍生出一个想法,或许,她也有着记忆?

  “宫二先生?”

  宫尚角并未回她的赌约,而是举起手里的玉佩,说道:“你怎么会有这块玉佩?”

  却未曾想,她只是淡然的抬头看了一眼,就迅速移开了视线,“早年在路上捡的,公子若是觉得眼熟,那可能就是公子掉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