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续写蛋糕寓言

1643浏览    201参与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近期刷网考察国际友人精神状态有...

近期刷网考察国际友人精神状态有感,与时事无关。

近期刷网考察国际友人精神状态有感,与时事无关。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Break the crow...

『Break the crown』

『击碎王冠』

我从未觉得独战是什么“虐梗”。

图是早就画好了的,别和我扯什么时事,不要把几百年前的东西联系起来。

二编:干,旗子乱刷的,图层合并了没法改了,谢罪。


『Break the crown』

『击碎王冠』

我从未觉得独战是什么“虐梗”。

图是早就画好了的,别和我扯什么时事,不要把几百年前的东西联系起来。

二编:干,旗子乱刷的,图层合并了没法改了,谢罪。


Madame Bovary
六月份的草稿七月份勾完 已经一...

六月份的草稿七月份勾完

已经一辈子没画过画了一样的烂

六月份的草稿七月份勾完

已经一辈子没画过画了一样的烂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HB to 🇧🇾。 【期末...

HB to 🇧🇾。

【期末考苟命要紧/爬走】

阴谋论时间:图其实都是白俄画的我只是个代发和填字翻译。

HB to 🇧🇾。

【期末考苟命要紧/爬走】

阴谋论时间:图其实都是白俄画的我只是个代发和填字翻译。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08】

这回写文案俩小时画人十分钟【目移】。

p2地狱笑话花絮【?】。

【08】

这回写文案俩小时画人十分钟【目移】。

p2地狱笑话花絮【?】。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07】 首先这系列不是科普,...

【07】

首先这系列不是科普,其次我没弃坑,第三画死我了。

【07】

首先这系列不是科普,其次我没弃坑,第三画死我了。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奥匈。 想起这么一号人物,二十...

奥匈。

想起这么一号人物,二十分钟摸个。

【我现在的草稿怎么丑成这样是不是创人玩意搞多了反噬了】

奥匈。

想起这么一号人物,二十分钟摸个。

【我现在的草稿怎么丑成这样是不是创人玩意搞多了反噬了】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世界观(补正1)

各自有各自台面上的身份。

只要zf正常运转不停摆,这帮人的身体健康都不会受啥影响,也没必要整天参与zf工作。

CN是正正经经全勤打卡上班人,基本上行程跟着中央圈层走。根据以前苏大强的劝告她一般全隐形,不是特殊场合不会显形。

俄心情好去外卖上两天班,用摆烂的态度送外卖用真情实感的态度插入街头醉酒斗殴,偶尔路过野外和真熊走一段路。心情不好去军队转转。

俏贼鹰被五角大楼检测到了存在,所以得定期在白房子打卡,台面上是一个总被忘记脸的姓史密斯的文秘,白房子备忘录里似乎还有其不同时期的逸事。

约翰是伪装成上议院议员,为了溜进上议院餐厅考察伙食顺便吃比外界便宜还有补贴的炸鱼薯条。平时就看心情在伦敦...

各自有各自台面上的身份。

只要zf正常运转不停摆,这帮人的身体健康都不会受啥影响,也没必要整天参与zf工作。

CN是正正经经全勤打卡上班人,基本上行程跟着中央圈层走。根据以前苏大强的劝告她一般全隐形,不是特殊场合不会显形。

俄心情好去外卖上两天班,用摆烂的态度送外卖用真情实感的态度插入街头醉酒斗殴,偶尔路过野外和真熊走一段路。心情不好去军队转转。

俏贼鹰被五角大楼检测到了存在,所以得定期在白房子打卡,台面上是一个总被忘记脸的姓史密斯的文秘,白房子备忘录里似乎还有其不同时期的逸事。

约翰是伪装成上议院议员,为了溜进上议院餐厅考察伙食顺便吃比外界便宜还有补贴的炸鱼薯条。平时就看心情在伦敦某公寓或者乡村某平房之间来回。

高卢就自称正常议员,有的时候穿得太花里胡哨了还会被小小地注意一下——不过这可是巴黎。

苏大强还活着的时候一般全隐形,除了一些重大的会议场合基本见不到面。她会路过那些房子,轻轻把头贴在门上,听听里边的人究竟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汉斯装成德铁或者邮政工作人员,平时工作不忙就瘫在广场上有太阳的地方看看书。

意呆看心情成分挺大的,从美院混子到食品公司员工到艺术家到导游甚至流浪光杆乐队,什么都行。

斯维诗,不出意外,应该是银行保密人员之类的,有的时候喜欢隐形进保险柜看看都是些什么东西。

加喜欢往人稍微多一点的地方去,一般会装成小学老师或者幼儿园老师之类的混在小孩子中间。

嗯毛斯就是普通一开餐馆卖卖烤肉冰淇淋之类的。

至于其他人具体情况到时候再说,一般都自称公职相关或者震智活动家。

*整理一下之前小窗口嗨的大致内容:检测到俏贼鹰存在的技术来自当时逃到美丽卡的德德德科学家;带英曾经为了混进宫廷吃了不少苦头最后受不了傻白跑去当了海盗;法王当时被当成众多在凡尔赛宫醉生梦死的皇亲贵戚之一。

*设定是吉祥物可以选择现身或者隐形,不论如何在第二天就会被见过其面孔的普通人遗忘,但是相关接触的文字和图像资料有可能保存下来【如果没有被吉祥物本人刻意抹去的话】。

*吉祥物在普通人眼里就是个没有羽毛也没有飞机耳的普通人,但是普通人会有种直觉比方说“这家伙不对劲”“尽管如此还是不要问她好了”“不论如何得按照她说的做”。如果非吉祥物本人主动吸引注意或造成破坏,一般普通人会自动无视吉祥物的行为。为了自身行动方便吉祥物会利用这种特性为自己伪造不同的假身份。

*吉祥物,为了伪装人类的活动,亦或出于习惯,有的时候会吃喝或者假装生病吃药入院治疗。这种行为无意义,对于其实体也无损害。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啊哈哈哈创人玩意啊不旗袍来咯。...

啊哈哈哈创人玩意啊不旗袍来咯。真阿宅就应该画媚宅。

【画兔少的原因是我经常被CN拟人刻板印象创】【既然如此我也创人得了,呵嗨嗨!】

啊哈哈哈创人玩意啊不旗袍来咯。真阿宅就应该画媚宅。

【画兔少的原因是我经常被CN拟人刻板印象创】【既然如此我也创人得了,呵嗨嗨!】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以后口嗨不打标题了反正也没人看

1.鸡鸽和维希同一张脸同个发色【气质完全不一样是吧】,鸡鸽非常恼火。

2.DDR的眼镜是史塔西【我个照搬自己设计思路的屑女人】。

3.被我吞了的一个设定是其实鸡鸽力气挺大的(表面上看不出),能和人吵着吵着徒手把桌劈了。

4.东西罗挑染镜像对称没人有意见罢(话说红配金真的不好看,啧)。

5.根据我粗浅的知识我倾向于把阿卡德人和波斯人的震权都设定成狮子(从巴比伦到亚述到波斯),反正也没人画。

6.那这么看闪族(犹太/阿拉伯)可谓解释了语言和信仰的参差有多可怕。

7.……嗯,我如果作死泥库尔德人(有人关心吗)的话也是狮子,个人感觉应该和波斯人关联比较大。

8.白象以前还没独立的时候教育...

1.鸡鸽和维希同一张脸同个发色【气质完全不一样是吧】,鸡鸽非常恼火。

2.DDR的眼镜是史塔西【我个照搬自己设计思路的屑女人】。

3.被我吞了的一个设定是其实鸡鸽力气挺大的(表面上看不出),能和人吵着吵着徒手把桌劈了。

4.东西罗挑染镜像对称没人有意见罢(话说红配金真的不好看,啧)。

5.根据我粗浅的知识我倾向于把阿卡德人和波斯人的震权都设定成狮子(从巴比伦到亚述到波斯),反正也没人画。

6.那这么看闪族(犹太/阿拉伯)可谓解释了语言和信仰的参差有多可怕。

7.……嗯,我如果作死泥库尔德人(有人关心吗)的话也是狮子,个人感觉应该和波斯人关联比较大。

8.白象以前还没独立的时候教育巴羊:“你问你从哪来的?你是我脑瘤变的。”

9.硬要说的话戴胜应该是1880-1890s(锡安主义)左右有了独立躯体。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是的描改的原图就是你想的那个鼠...

是的描改的原图就是你想的那个鼠鼠。

苏丹:“你所热爱的就是你的疆土!”【啥】

【怎么你和破.站.二.刺.螈适配度那么高】

以下为包含大量个人私货的设定补充,非阴间产品爱好者最好润。


1.一直画在奥斯曼飞机耳右耳(破了洞)上边的耳坠确实是人道主义灭拜后直接从耳朵上拽下来戴上的(可能感染,不建议模仿)。姑且可以把它想成君士坦……伊斯坦布尔。

2.奥斯曼右手食指有鸽子蛋的那个戒指同上(你没有自己的收藏吗非得薅羊毛.jpg)。穆斯林文化里左手不洁所以左手不戴贵重物。

3.见到拜之前的奥斯曼蓄现在毛斯那种短发(话说老罗家头发都挺让人羡慕的啧啧不管是长度还是发量)。以及我不好评价后面奥斯曼...

是的描改的原图就是你想的那个鼠鼠。

苏丹:“你所热爱的就是你的疆土!”【啥】

【怎么你和破.站.二.刺.螈适配度那么高】

以下为包含大量个人私货的设定补充,非阴间产品爱好者最好润。


1.一直画在奥斯曼飞机耳右耳(破了洞)上边的耳坠确实是人道主义灭拜后直接从耳朵上拽下来戴上的(可能感染,不建议模仿)。姑且可以把它想成君士坦……伊斯坦布尔。

2.奥斯曼右手食指有鸽子蛋的那个戒指同上(你没有自己的收藏吗非得薅羊毛.jpg)。穆斯林文化里左手不洁所以左手不戴贵重物。

3.见到拜之前的奥斯曼蓄现在毛斯那种短发(话说老罗家头发都挺让人羡慕的啧啧不管是长度还是发量)。以及我不好评价后面奥斯曼开始编辫子是不是也有这种影响还是说单纯闲的。

4.嗯嗯结合一下传说中奥斯曼(人类)梦到的戒指上的宝石就是君士坦丁堡,非常确定奥斯曼(地皮人)一直视奸和觊觎拜……的家产(什么结论)。

5.无关紧要但是拜比奥斯曼高半个头并且奥斯曼有点婴儿肥(你流左位一概如此)(主要是看脸和姿势又容易被搞错,可恶)(能指望鼠鼠多伟岸啊)(这回我说的不是那个鼠鼠)。

6.另一个无关紧要的:图里配文的意思是,毛斯这张啥话都敢讲的嘴大概率遗传自奥斯曼(悲)(随意口嗨不可取,请勿模仿)。

7.综上所述这是一个自称毒唯梦女实际上只想把正主家洗劫一空霸占房产以及把正主抹脖子吃了的缺德强盗和没落皇孙正主的故事【假】。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大约从你把这副东西挂在那堆苏...

“大约从你把这副东西挂在那堆苏丹画像边上开始,奥斯曼就已经在复活提刀赶来的路上了。”

“哦,未尝不算好事。”


所以说不要改奇怪的术曲曲绘【会这么搞是因为还在斟酌中东姐贵要不要塞个死人进……/闭嘴】【这么看ww1四怨种只有奥匈没脸了,啧啧】。

“大约从你把这副东西挂在那堆苏丹画像边上开始,奥斯曼就已经在复活提刀赶来的路上了。”

“哦,未尝不算好事。”


所以说不要改奇怪的术曲曲绘【会这么搞是因为还在斟酌中东姐贵要不要塞个死人进……/闭嘴】【这么看ww1四怨种只有奥匈没脸了,啧啧】。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Wie folgt

DDR:您这么做是不对的。

BRD:(小声)喂,Osten……

DDR:于我们的人民还是全人类来说,都不该这么做!你不要拉着我,West,我很清楚我在干什么。

BRD:你会被打的,Osten,我这是在保护你。你看,我们这么瘦弱,而那个人的拳头……

DDR:我不管,如果一直噤声日子就会好过,那为什么这几年的日子越来越没有盼头,是什么东西错了,你回答我。

BRD:这个我没法回答你,其实我有个想法,关于以后……

DDR:以后的事,只有现在斗争了、头破血流了,活下去,才有空肖想。

BRD:你是这么想的啊。


BRD:……


BRD:算了,让她出头作死。他们不会怕我,但是会惧怕她羽......

DDR:您这么做是不对的。

BRD:(小声)喂,Osten……

DDR:于我们的人民还是全人类来说,都不该这么做!你不要拉着我,West,我很清楚我在干什么。

BRD:你会被打的,Osten,我这是在保护你。你看,我们这么瘦弱,而那个人的拳头……

DDR:我不管,如果一直噤声日子就会好过,那为什么这几年的日子越来越没有盼头,是什么东西错了,你回答我。

BRD:这个我没法回答你,其实我有个想法,关于以后……

DDR:以后的事,只有现在斗争了、头破血流了,活下去,才有空肖想。

BRD:你是这么想的啊。


BRD:……


BRD:算了,让她出头作死。他们不会怕我,但是会惧怕她羽翼丰满。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画中东姐贵一周收获:粉丝净增长负十个,伊斯兰PTSD,以及弔图灵感。

谁是谁自己合集上翻,性格设定 。

顺便表情包只代表我个人平时嘴臭风格,不要自来熟地评价,谢谢。

画中东姐贵一周收获:粉丝净增长负十个,伊斯兰PTSD,以及弔图灵感。

谁是谁自己合集上翻,性格设定 。

顺便表情包只代表我个人平时嘴臭风格,不要自来熟地评价,谢谢。

Shegel Hohlraum

就要看俗的

所以我想看朗鸽拿自己外套代替锡纸给叙披着,然后叙拂了拂头发看着朗鸽,“安全区了,对吧。”

朗鸽“啧”了一声,“就爱穷讲究。”把一面半旧不新的小圆镜递给叙。

“习惯了,这片土地送走过这么多『我们这样的‘人’』,不差我一个。”叙慢慢悠悠地把花掉的妆清理了,伤痕累累的脸看起来苍白而疲惫,头发一绺一绺地贴在额头上。

“你拐杖呢?”

“刚才有个榴弹在我身边炸开了,估计是没了吧。”

叙轻轻按着耳朵,大概还有嗡鸣声消散不去。

朗鸽看了看周围,拉着叙一只手,慢慢地走过因为战火变得崎岖而陌生的街道,走过几十年前繁华而美丽的城市的尸骸。远处是炮火轰鸣。


另外,狮子应该算大猫……【禁止无端发散】

所以我想看朗鸽拿自己外套代替锡纸给叙披着,然后叙拂了拂头发看着朗鸽,“安全区了,对吧。”

朗鸽“啧”了一声,“就爱穷讲究。”把一面半旧不新的小圆镜递给叙。

“习惯了,这片土地送走过这么多『我们这样的‘人’』,不差我一个。”叙慢慢悠悠地把花掉的妆清理了,伤痕累累的脸看起来苍白而疲惫,头发一绺一绺地贴在额头上。

“你拐杖呢?”

“刚才有个榴弹在我身边炸开了,估计是没了吧。”

叙轻轻按着耳朵,大概还有嗡鸣声消散不去。

朗鸽看了看周围,拉着叙一只手,慢慢地走过因为战火变得崎岖而陌生的街道,走过几十年前繁华而美丽的城市的尸骸。远处是炮火轰鸣。


另外,狮子应该算大猫……【禁止无端发散】

Shegel Hohlraum

因为没写对话也没啥性格描述

黎和叙:

黎思想比较开明现代化,还颇喜欢小资情调,因为长期躺枪已经养成了什么地方都能泡个茶包或者咖啡的乐子人个性。

叙之前是有名的美人,不管搞成什么样都注意捯饬。另外还有些坏水(指和周围人引火到黎身上),爱开地狱玩笑。


毛斯:

闭嘴美女开口震碎三观,直球外加已经形成了逻辑闭环,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啥。至理名言“你抓不住冰淇淋的样子真好笑”。


塞浦:

南希望当和事佬大家好好过日子,并且因为自己算发达行列有那么点优越感,更不愿意破坏和平日子。

北算是缩减版的毛斯,说话没那么欠揍但拒绝配合一切工作,喜欢耍刀子胜过讲理。


阿黛尔:

生意场上和气生财生意场下睚眦必报,相信铁拳...

黎和叙:

黎思想比较开明现代化,还颇喜欢小资情调,因为长期躺枪已经养成了什么地方都能泡个茶包或者咖啡的乐子人个性。

叙之前是有名的美人,不管搞成什么样都注意捯饬。另外还有些坏水(指和周围人引火到黎身上),爱开地狱玩笑。


毛斯:

闭嘴美女开口震碎三观,直球外加已经形成了逻辑闭环,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啥。至理名言“你抓不住冰淇淋的样子真好笑”。


塞浦:

南希望当和事佬大家好好过日子,并且因为自己算发达行列有那么点优越感,更不愿意破坏和平日子。

北算是缩减版的毛斯,说话没那么欠揍但拒绝配合一切工作,喜欢耍刀子胜过讲理。


阿黛尔:

生意场上和气生财生意场下睚眦必报,相信铁拳胜过神明。有时伪善一把。平时把假笑焊脸上,基本不发火——安息日容忍值为零。


朗鸽:

直脾气不输毛子,有话直说的暴躁老哥,容易发火,话比表面看起来多得多,经常借着面纱掩护做不屑的表情。意外地还算包容。

Shegel Hohlraum

会不会

朗鸽:呃,你好了没?

叙:就化个妆,眼线口红啥的。

朗鸽:你们骆驼本身睫毛就扇子似的没必要化吧。

叙:你帮我看看两边对不对称。

朗鸽:对对对对对,对称对称。你就非得这个时候涂蔻丹胶?

叙:应景嘛,紫外线灯晒晒很快的啦。

朗鸽:真主啊,我的生命和我的耐心一样在飞速消逝……

叙:至少你也学学隔壁那戴胜假笑呗,这个火药桶脾气。

朗鸽:你别和我提那臭鸟,我可不会笑着笑着捅人一刀。

叙:世道就这样。

朗鸽:我说啊,臭美的毛病也适可而……

叙:你也知道我们民族是一向爱美的,波斯人。

朗鸽:……


朗鸽:……


朗鸽:今天阿舒拉节啊大哥,咱们上街往身上挥铁链又不是购物的啊!搞...

朗鸽:呃,你好了没?

叙:就化个妆,眼线口红啥的。

朗鸽:你们骆驼本身睫毛就扇子似的没必要化吧。

叙:你帮我看看两边对不对称。

朗鸽:对对对对对,对称对称。你就非得这个时候涂蔻丹胶?

叙:应景嘛,紫外线灯晒晒很快的啦。

朗鸽:真主啊,我的生命和我的耐心一样在飞速消逝……

叙:至少你也学学隔壁那戴胜假笑呗,这个火药桶脾气。

朗鸽:你别和我提那臭鸟,我可不会笑着笑着捅人一刀。

叙:世道就这样。

朗鸽:我说啊,臭美的毛病也适可而……

叙:你也知道我们民族是一向爱美的,波斯人。

朗鸽:……


朗鸽:……


朗鸽:今天阿舒拉节啊大哥,咱们上街往身上挥铁链又不是购物的啊!搞得花枝招展,等会不一样还是要挂彩回家的吗!

TID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仅代表我本人对扯头花的评价。

仅代表我本人对扯头花的评价。

仅代表我本人对扯头花的评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