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缇娜

3197浏览    113参与
文渣梓瞳

新晋指挥官的日常

原手游封印战记

主要是各封印者跟指挥官你的小故事

背景是原世界背景

主要是尤莉x你,缇娜x你

ooc可能有吧……

能接受下滑


正文

尤莉x你

怀中抱着一堆书籍快步穿过走廊从身边经过不少工作人员,眯了眯眼皱起眉头咬紧牙关

“啧,上任第一天就迟到,这不明摆着要给那些封印者说闲话嘛!”

你是Union近日收入的新人指挥官,在经历层层培训和考核最终入选的优秀者,也不知为何上面的人将刚失去指挥官的黑羊小队塞到了你的手上。

推开门第一眼就是看到坐在沙发的少女,而本应该同样在的少年却不见踪影。

注意到你的来到少女站起身朝你打招呼脸上挂着...

原手游封印战记

主要是各封印者跟指挥官你的小故事

背景是原世界背景

主要是尤莉x你,缇娜x你

ooc可能有吧……

能接受下滑













正文

尤莉x你

怀中抱着一堆书籍快步穿过走廊从身边经过不少工作人员,眯了眯眼皱起眉头咬紧牙关

“啧,上任第一天就迟到,这不明摆着要给那些封印者说闲话嘛!”

你是Union近日收入的新人指挥官,在经历层层培训和考核最终入选的优秀者,也不知为何上面的人将刚失去指挥官的黑羊小队塞到了你的手上。

推开门第一眼就是看到坐在沙发的少女,而本应该同样在的少年却不见踪影。

注意到你的来到少女站起身朝你打招呼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

“指挥官你好!我是黑羊小队的队员尤莉!那个……我可以问一下指挥官你的名字吗?问了不会被处罚吧~”

少女咧嘴露出的笑容感染了你,你点了点头将名字告诉少女只见少女嘴撇了撇露出了些许思索的表情然后又转变回原来的笑容

“真是奇怪的名字诶……啊,我没有说不好听哦!”

听着对方的话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奇怪厌恶的表情,只是微微合眼然后转头睁开眼睛往外面看,直到休格警告有大量次元兽入侵才回过神来。








缇娜x你

前段时间你接手了黑羊小队,在西城区遇到了这个“恶灵”——帕切斯底下红狼小队的缇娜。

“缇娜,可以先从冰箱里面出来么……”

今天你一如既往地准备为手下的队员们提供点心而打开冰箱,当然你也一如既往地看到了呆在冰箱里的缇娜。

炎炎夏日,缇娜呆在冰箱里面的原因一直都很简单,因为外面天气太热如果呆在外面机体运作过热会烧毁,当然还有一个缘故就是缇娜怕热。

“指挥官,缇娜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你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看向那个坐在沙发上咬着冰淇淋的小姑娘,听着她的话摇了摇头

“不。缇娜,我跟你说,我是新手指挥官,第一次就接手了这黑羊小队,然后就遇到了你。尽管我的知识在丰富但我对很多很多事情都还是不明白,人生在世不都是从不懂到懂,从给别人添麻烦到别人麻烦你。每一天都是在进步,人也是,机器也是,我们也是。”

缇娜看着你那带着笑容的脸一本正经地讲着自己的大道理,心中不由得对这个指挥官产生了好感,点了点头站起身朝外跑去

“是,缇娜这就去更新系统!”


赛尔娜

幻世录—重逢(5)似是故人来

豚太郎快递公司里,堆放了大大小小的箱子。缇娜换上了紧身的黑色制服,带上一顶棒球帽,正和琳分拣着眼前的包裹。

琳看着四周投来的目光,大多都是冲着缇娜来的,她敢打赌就算对方身上穿的全是地摊货,放在人群里也绝对是最打眼的一个。

“缇坦姐姐,你有男朋友吗?”

“嗯?”缇娜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么一个问题,“没有,怎么,你想小杰了吗?”

“你在说什么呀,”琳娇斥道,“哦,对了”,她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包糖,“这是小杰之前给我的,我们把它吃掉吧。”

包装打开后,里面是红色的糖果,闻起来有一股果香,“咦?怎么有蓝色的,是新口味吗?缇坦姐姐你尝尝。”

缇娜拿起蓝色的糖看了看,放入口中,一股薄荷味弥漫到整个...

豚太郎快递公司里,堆放了大大小小的箱子。缇娜换上了紧身的黑色制服,带上一顶棒球帽,正和琳分拣着眼前的包裹。

琳看着四周投来的目光,大多都是冲着缇娜来的,她敢打赌就算对方身上穿的全是地摊货,放在人群里也绝对是最打眼的一个。

“缇坦姐姐,你有男朋友吗?”

“嗯?”缇娜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么一个问题,“没有,怎么,你想小杰了吗?”

“你在说什么呀,”琳娇斥道,“哦,对了”,她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包糖,“这是小杰之前给我的,我们把它吃掉吧。”

包装打开后,里面是红色的糖果,闻起来有一股果香,“咦?怎么有蓝色的,是新口味吗?缇坦姐姐你尝尝。”

缇娜拿起蓝色的糖看了看,放入口中,一股薄荷味弥漫到整个口腔,“好甜……哎,我记得之前有个诗人是怎么说的来着,‘爱情的味道,如花一般芬芳,如蜜一般甜美’,甜不甜?’”

琳抡起小拳头做势要打过去,缇娜笑着躲着一旁,“好啦好啦,不要生气了。”

“对了,今天我们是要去哪个区域?”

“成人国度,今天的东西八成都是小姐们的化妆品吧。”

缇娜忽然来了兴趣,“就是那个传说中,把男人视为下等生物的潘朵拉女王的领地?”

琳点了点头,“不过女王的脾气可不小。”

缇娜对成人国度非常好奇,尤其是对潘朵拉女王,同为女性统治者,她心里总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那我们赶紧…………”缇娜的声音忽然中断了,像是猝不及防地被人捂住了嘴。

琳发觉到了缇娜的异样,转过头看着她。

缇娜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我不能说话了”,她的嘴唇在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琳是从她嘴型的变化读出来的。

“怎么会这样!”琳的惊呼引来了周围人的侧目,缇娜比了一个噤声的姿势,把她拉到一旁,指了指之前的糖果。

琳不解地说,“是糖有问题吗?可是我并没有……”她恍然大悟,“啊!我知道了,小杰这个混蛋!那颗蓝色的糖是哑巴喉糖。”

缇娜露出疑问的表情,琳急忙拍拍她的肩,“缇坦姐姐你不要担心,这个糖吃了之后会有一段时间不能说话,大概几个小时吧,时间一过就会恢复的。”

“都怪我啦!那天我和小杰打赌,说如果输了的话任他处罚……我就是说他没事献什么殷勤,果然没安什么好心!”琳在一旁摩拳擦掌,一副恨不得要把杰瑞打成残废的样子。

缇娜挽住琳的手,对着她笑了笑,对方很快就明白过来,“放心吧,在你恢复之前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们先把这些东西处理完再找小杰算账。”


铁与绣的花园地如其名,四周都是冷冰冰的钢铁,空气中散发出一股金属被腐蚀的味道。地面由钢板铺就而成,铁锈色的水顺着管道流到蓄水池中。

“琳,今天有我的东西吗?”安吉翻了翻放在地上的箱子。

“安吉姐,我们不能进去看看女王吗?”琳问道。

“琳,你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你知道的,任何人想要见女王都需要批准的。”安吉明显有点不耐烦。

“小气。”琳低声对缇娜说道,“大不了下次我让弗莱德偷偷带我们进去。”

缇娜对此并不在意,她花了一些时间打量这里,花园四周没有窗户,照明全靠室内的灯光,光线落在锈迹斑斑的金属上,只反射出些许微光,整个空间昏暗而嘈杂,时不时还会传来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她顺着通道向上看去,上层入口处站着两个骑士。

缇娜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混沌之光的骑士。听琳说,全大陆只有骑士团还穿着这些笨重的盔甲,就像过气电视剧里的卫兵一样。

她发现骑士团的盔甲跟法鲁西翁常见的盔甲制式非常相似,虽然制作材料看起来似乎更加先进,但外观无一不烙印着冷兵器时代的风格。她非常好奇,作为全大陆最有名的警卫力量,为什么在一个已经可以精准控制火药的时代,还恪守着如此传统的作战方式。

缇娜眼角的余光看到不远处有人往入口处走来,她转过头去,只看了一眼,目光便再也无法从对方身上移开。

来人穿着长长的风衣,黑色的靴子在地上踏出清脆的声响,腰上系着长剑,尽管戴着剑鞘,缇娜也能感觉到剑身散发出的淡淡寒光。他有着栗色的头发,松散而随意地垂落到宽而平的肩膀上,他的五官如雕刻的大理石像一样,线条挺拔俊朗,左颊有一道刀疤特别引人注目。

有那么一刹那,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在意识到这不是在做梦的时候,她冲了出去,用尽全身力气奔向入口,呼喊着对方的名字,“雷!雷……停下,停下……不!不!不要走……”

竭尽全力的呐喊化作细细的气音,消散在空气中,她绝望地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了入口中。

“对不起!这里是私人领地,你不能进入。”入口的骑士拦住了她。

缇娜愤怒地想要推开他们,却发现刚才的奔跑和呼喊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退后一步,将手伸向了腰间的皮套。

一只手按住了她,“缇坦姐姐,你怎么了?”

入口的骑士拔出了剑,“再不离开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琳把缇娜拉到一边,“缇坦姐姐,这里是混沌之光骑士团在负责守卫,我们最好不要跟他们起冲突,如果你想要进去的话,我想……我们先回去找小杰比较好。”

缇娜不甘心地看了看入口,决定和琳回去再做打算。


赛尔娜

幻世录—重逢(4)八卦新闻

“最近3个月,我们接到的委托比上一个月减少了20%,而遭到的投诉却多了30%。投诉内容包括费用不合理,没有如常完成委托人的任务,还有一些人抱怨我们的骑士太粗鲁,另外,监察会控告我们滥用职权,说骑士团经常凭主观臆断就随意抓人。”

伊利亚翻了翻手中的报告,“上个月举行博览会时,无尽之都某市民因涉嫌扰乱治安,被骑士团逮捕后拘留了几天,估计是因为这事引起了监察会的注意,他们一直想要限制我们的权利,拿到这么个题目他们还不翻出花来,对吧团长?”

伊利亚没有得到原本期待中的回答,他发现团长好像根本没听到他说的话。

“团长……”,伊利亚试着换回雷欧纳德的注意力。

“抱歉……”雷欧纳德回过神来,“你把未...

“最近3个月,我们接到的委托比上一个月减少了20%,而遭到的投诉却多了30%。投诉内容包括费用不合理,没有如常完成委托人的任务,还有一些人抱怨我们的骑士太粗鲁,另外,监察会控告我们滥用职权,说骑士团经常凭主观臆断就随意抓人。”

伊利亚翻了翻手中的报告,“上个月举行博览会时,无尽之都某市民因涉嫌扰乱治安,被骑士团逮捕后拘留了几天,估计是因为这事引起了监察会的注意,他们一直想要限制我们的权利,拿到这么个题目他们还不翻出花来,对吧团长?”

伊利亚没有得到原本期待中的回答,他发现团长好像根本没听到他说的话。

“团长……”,伊利亚试着换回雷欧纳德的注意力。

“抱歉……”雷欧纳德回过神来,“你把未完成的委托统计出来,我要确切的知道是谁负责执行任务以及谁负责指派人员,问题出在哪儿我想你看了应该就会明白,该扣薪的扣薪,该训练的训练,如果我们完成委托的质量不高,委托的数量下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至于监察会那帮人,暂时不用管他们,但是你们记住一点,如果有人胆敢违背骑士团的信条,我一定会亲手将他们送上法庭,告诉他们不要心存侥幸。”

雷欧纳德站起身,“另外,骑士团需要招募新人,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说完,雷欧纳德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议事厅。

伊利亚察觉到团长最近似乎有什么心事,这几次他前来做简报不是找不到人,就是在报告时发现对方有点儿心不在焉。

“伊利亚,你知道吗?”坐在他身边的艾玛凑了过来神神秘秘地说道,“上个月在悔恨之塔举行的拍卖会,我看到团长去参加了。”

艾玛是骑士团的财务总监,负责审计整个骑士团的财务。

“拍卖会?是什么拍卖会?”伊利亚有点儿惊讶,团长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对艺术品感兴趣的人。

“珠!宝!拍卖会”,艾玛特刻意拉长了语调,然后用发现大八卦的表情看着他,"你绝对不会想到,团长居然买了一枚戒指。"

“戒指?”伊利亚觉得今天得到的消息简直可以算得上骑士团的头条新闻了。

“哇!你说会不会,会不会,团长要向潘朵拉女王求婚了。”艾玛一脸兴奋的表情,好像被求婚的会是她一样。

伊利亚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我赌一杯酒,你的猜测不靠谱。”

艾玛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谁不知道,团长是唯一一个可以自由出入枯萎蔷薇宫殿的男人,我才不信他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

“你们女人就是想太多,简单复杂化。”伊利亚不打算争辩下去,他把桌上散落的资料整理在一起。

“反正我是不会相信这些毫无根据的谣言,说不定团长只是单纯喜欢这枚戒指呢。”

“哈!如果哪天团长带上这枚戒指,我就辞去总监的职务“,艾玛端起咖啡杯打算离去,”喂,伊利亚,中午一起吃饭吗?“

伊利亚摇了摇头,“不了,我要赶紧去找汉娜他们准备招募的事情,下次吧。”

艾玛看着伊利亚离去的背影,心想男人果然心思简单。


CodeAign
向河cy学习然后学崩了我都不知...

向河cy学习
然后学崩了我都不知道我在干啥
这图的线稿参了立绘活动拿了11票 我很开心^ ^

向河cy学习
然后学崩了我都不知道我在干啥
这图的线稿参了立绘活动拿了11票 我很开心^ ^

赛尔娜

幻世录—重逢(2)学以致用

    闹哄哄,凌乱但又充满活力,这是缇娜对流亡者之家的第一印象。“你可想清楚了,流亡者在愚者大陆可不是什么受欢迎的人,要是哪天你恢复记忆想回到以前组织,后悔也没用的。”

杰瑞一边说一边领着缇娜往前走。缇娜回味了一下杰瑞的话,目前她至少得到了两个消息,第一,她所在的地方叫愚者大陆,第二,这片大陆上应该是由大大小小的组织构成,而流亡者,也许是没有任何组织归属的人。

“所以,你是流亡者吗?”缇娜问。杰瑞做了一个那还用问的姿势,缇娜又看向琳,“你也是吗?”琳摇了摇头,“我是豚太郎快递的。”“快递?那是什么……”缇娜继续发出疑问。杰瑞叹了口气,“你这个失忆不...

    闹哄哄,凌乱但又充满活力,这是缇娜对流亡者之家的第一印象。“你可想清楚了,流亡者在愚者大陆可不是什么受欢迎的人,要是哪天你恢复记忆想回到以前组织,后悔也没用的。”

杰瑞一边说一边领着缇娜往前走。缇娜回味了一下杰瑞的话,目前她至少得到了两个消息,第一,她所在的地方叫愚者大陆,第二,这片大陆上应该是由大大小小的组织构成,而流亡者,也许是没有任何组织归属的人。

“所以,你是流亡者吗?”缇娜问。杰瑞做了一个那还用问的姿势,缇娜又看向琳,“你也是吗?”琳摇了摇头,“我是豚太郎快递的。”“快递?那是什么……”缇娜继续发出疑问。杰瑞叹了口气,“你这个失忆不是一般的严重啊。”

琳用手肘碰了碰杰瑞,示意他不要再刺激缇娜了,“快递,就是给别人送东西的服务啊,比如你有什么东西想寄给谁,就可以交给我们快递员啊。”听起来跟邮差差不多,缇娜又问,“那……这么说你会骑马咯?”琳一头雾水,“马?不不,我们这里几乎没人用这个,现在很少有人骑马了?”

“那……你们都是怎么……我是说用什么方式加快行程呢?”缇娜有点疑惑,从1个小时以前,他们就一直在走路,他们好像特别喜欢走路,无论去哪儿都要走着去。琳想也没想就自豪地说,“我的脚程很快,所以我一直是公司的金牌快递员哦!”

缇娜用手扶了扶额,实在是太奇怪了,她心想,这里的运输系统竟然还只停留在完全靠人脚力的时代,如果打起仗来,情报和后勤岂不是一塌糊涂。琳又想了想,“我的老板有一辆车,下次我找他借来试试,不过小杰,我们去了那么多地方,为什么从来没想到要用车呢?”杰瑞难得陷入了沉思,“……被你这么一问我也觉得很奇怪。”

现在,缇娜很想知道他们口中的车会是什么样的东西。


 当天晚上,缇娜终于见到了这个世界的车。在一个小小的黑色匣子里面,一个会发声会产生幻影的黑匣子。

缇娜一开始非常惊讶,以为这个世界的魔法水平已经可以恒定声音和幻象了。但是她发现,流亡者之家几乎每个房间都有这个装置。

“你不会失忆到连电视都不会用了吧?”杰瑞看着缇娜惊异的眼神,“如果真是这样,那你这叫失智,不叫失忆。”缇娜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看着杰瑞和琳不说话。杰瑞发出一声哀嚎,接着开始教缇娜怎么使用电视机。

在学会使用电视之后,缇娜的眼里就再也看不见其他东西了。她发现这个东西实在太有意思了,包罗万象,像是一本巨大的百科书,她心中的许多疑问似乎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

她看了几个钟头后,发现电视节目大致可以分成几类。第一是知识类,传播文化知识。第二是信息类,告诉人们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三是娱乐消遣类,用于打发时间。这个世界的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知道离自己几千里外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拉尔斯有这样的信息传播技术,那政令的下达和民意的反馈都会快上几十倍,政府的运转效率将会高出很多。缇娜开始把频道锁定到所有知识类的节目上,如果神让她来到了这里,她一定不能空手而归。

连续几天,缇娜除了偶尔表现出对房间内的供水系统有兴趣外,大部分的时间她就盯着电视一动不动地看,直到电视泛出白色的雪花。之后就开始埋头研究托琳带回来的各种书籍。

杰瑞有个大胆的猜想,“菲利普,雨衣生化研究所不会又在搞什么奇怪的研究吧,是不是电视制造商的电视都卖不出去了,要弄一个电视成瘾症?”菲利普动了动机械手臂,“天要下雨,老汉要嫁人。”“对啊,不知道她失忆前生活在哪个乡下地方,连电视都没有吗?这样下去我的电费谁来给我报销啊。”

不过杰瑞抱怨归抱怨,但他从来没有关掉电视,而且每次到饭点的时候还会把泡面都送到缇娜面前,“大小姐,该吃饭了。”

“咦?”缇娜难得把注意力转到他身上,“你这是在叫我吗?”

杰瑞叹了口气,“不是你是谁,琳交待过,要我好好照顾你。”

她抿嘴一笑,“所以每餐都是泡面吗?”

杰瑞发现,才过了几天时间,就已经不能用高效方便又好吃的理由来说服她泡面是个又贵又好的东西了。

缇娜搅了搅杯里的面条,不紧不慢的说,“你和琳的感情真好。”杰瑞差点打翻手里的杯面,“你这样乱说话可是很危险的,我随时都可以让菲利普把你送到雨衣生化研究所,改造成植物人。”

缇娜依旧笑盈盈地看着他不说话,杰瑞做出投降的姿势,“算啦,我不跟脑子不好的人计较。”

就这样过了几周,缇娜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定的认知了。

“认识陌生事物最重要的一个方法就是融入进去,去看,去听,去体验。”这是她的老师,学士亚里士教她的话,她一直铭记在心。

“小杰,你有钱吗?”杰瑞几乎从凳子上弹起来,“哇,大小姐,你有没有搞错,你已经在这儿白吃白喝很久了,要钱的不应该是我吗?”

“我对你所作的一切都心怀感激”,缇娜又问了一次,“所以,你有钱吗?”

“你以前该不会是混沌之光的骑士吧,这么喜欢钱”,小杰下定决心要保住自己的钱袋。

“混沌之光?”缇娜好像记起了什么,“噢!他们就是那个……电视上说的要保护大家吃饭睡觉的骑士?”

“让你玩得开心!睡得放心!”小杰补充道。

“对对对!”缇娜点了点头,”这是他们的口号。“

”这是他们的广告!“小杰纠正道。

”嗯……“缇娜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小杰,你是靠什么赚钱的呢。“

“当然是靠我的聪明伶俐和能说会道啦!”

“明明是坑蒙拐骗好么”,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缇坦姐姐,你留在这里不好吗,反正有我们照顾你。”

“是我,不是我们,还有,你这样只会让她永远也记不起来自己是谁!是时候让大小姐出去寻找她的过去了!”杰瑞觉得有必要让缇娜想起自己的口粮要自己去赚的道理。

琳做了个鬼脸,“小气鬼”,小杰原封不动回敬一个鬼脸。”

缇坦姐姐,要不你跟我去快递公司吧,我们经常招兼职哦。”

还没等缇娜回答,杰瑞欢呼起来,“我举双脚赞成!对了,我在无尽之都刚好有个地方可以给你用……”杰瑞用笔写了个地址,“这个房间一直空着,你如果不方便回来的话就住那里吧。”

缇娜温柔地握住杰瑞和琳的手,“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忙,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无法表达我对你们的感激之情。”

“你可以的!只要你付给我……”话还没说完杰瑞的嘴就被琳捂住,“缇坦姐姐不要客气,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好了。”

杰瑞有种不详的预感。“嗯……”缇娜绕着杰瑞走了几圈,对着他上下打量。

“做……做什么”杰瑞被看得有点毛毛的,“我是不会卖身的!”缇娜停下脚步,指了指杰瑞腰上的皮套,

“这是枪吧,请教我,我想要学会用枪。”

杰瑞举起右手食指晃了晃,“不不不,大小姐,这么危险的东西可不是说学就学的,我劝你先把指甲刀用会了再说。”

“是吗?”缇娜露出遗憾的表情,走到电话边拿起听筒,“我记得危险的武器是被混沌之光骑士团管制的,他们的电话号码是……”缇娜翻了翻随身携带的本子,“有了……”

杰瑞冲过来啪的一声挂上电话,“我现在就教你!”




每次搬运都要重新调排版,真是痛苦……

有兴趣的可以移步我的公众号“风卷葡萄带”,里面已经更新到19章,lofter这边我会慢慢搬运过来~

赛尔娜

幻世录—重逢(1)初来乍到

缇娜觉得自己像连续穿了好几天的重甲一样,浑身酸痛不已,泥土和青草的芬芳扑面而来,周围传来一男一女的交谈声。

“小杰,怎么会有人躺在这儿呢。”

“你问我,我去问谁,走啦,人家喜欢睡地板你管不着。”

缇娜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趴在地上,她坐了起来,晃了晃头,模糊的景象渐渐变的清晰,眼前有两个人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哇……”男子惊叹一声,一旁的女孩敲了敲他的头,“你这样子看着别人很不礼貌诶!”

“干嘛说我,你不也在看吗?”

“女孩子看女孩子有什么好奇怪的!”

“首先,你不是女!孩!子!其次,女人看女人才更奇怪好吗!”这个被称呼为小杰的男子伸出手在缇娜眼前晃了晃,“喂!你还好吗?做什么这...

缇娜觉得自己像连续穿了好几天的重甲一样,浑身酸痛不已,泥土和青草的芬芳扑面而来,周围传来一男一女的交谈声。

“小杰,怎么会有人躺在这儿呢。”

“你问我,我去问谁,走啦,人家喜欢睡地板你管不着。”

缇娜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趴在地上,她坐了起来,晃了晃头,模糊的景象渐渐变的清晰,眼前有两个人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哇……”男子惊叹一声,一旁的女孩敲了敲他的头,“你这样子看着别人很不礼貌诶!”

“干嘛说我,你不也在看吗?”

“女孩子看女孩子有什么好奇怪的!”

“首先,你不是女!孩!子!其次,女人看女人才更奇怪好吗!”这个被称呼为小杰的男子伸出手在缇娜眼前晃了晃,“喂!你还好吗?做什么这么想不开要睡大街?”

好奇怪的衣服,好奇怪的人,缇娜心里想着,不过总算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这里是破碎丘陵啊……你不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这里也不是什么风景名胜,所以你为什么会睡在这里,是失恋了还是喝醉了?”

“你好,我叫琳。”女孩一把将缇娜扶了起来,“他是杰瑞,叫他小杰就可以了”。

杰瑞在一旁抗议,“请不要随意代替我做自我介绍。”

琳继续忽视杰瑞,“你叫什么名字呢?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可以告诉我们噢。”

杰瑞再次抗议,“是你,不是我们。”

“我叫缇……”,她顿了顿,“我叫缇坦,还有,你们知道去拉尔斯怎么走吗?”

杰瑞和琳面面相觑,“什么乡下地方,从来没有听说过。”

缇娜心里咯噔一下,“乡下地方?”

法鲁西翁大陆不会有任何一个地方不知道拉尔斯的存在,难道是在大陆之外?她的脑海里飞速滑过一张张地图,得益于拉尔斯顶尖的测绘技术,皇室手中掌握了大大小小的地图信息,缇娜早就对各个国家的地理分布烂熟于胸,莫非自己是到了世界最北端的国度?

“那……”,她小心翼翼的开口,“法鲁西翁总该听说过吧?”

答案是杰瑞仿佛看到白痴的眼神,以及琳同情的目光。

缇娜感到一阵晕眩,如果连法鲁西翁都没人知道,那唯一的答案是她可能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法鲁西翁,没有拉尔斯,没有任何她所熟悉事物的世界。

如果这是神的旨意,那他一定满怀恶意。

缇娜垂下头,沮丧的用双手捂住脸,尽量设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你……没事吧?”琳关切的问道。

几秒钟之后,缇娜抬起头来,“我想……我大概是失忆了。”

赛尔娜

幻世录—重逢(序章)不了情

前言

这是一篇关于幻世录的同人小说,源于作者长达20年的执念——这个该死的游戏竟然一直没有续篇,今年看到授权手游里堪比小学生水平的剧情,只能默默的叹口气,所谓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虽然作者的塑料文笔也不值一提。但,反正是服务于自己,开心比较重要。

   关于此同人小说的食用方式,最佳效果是配合《幻世录1》和奥汀的另一款游戏《异域狂想曲》一起食用。如果只玩过《幻世录1》当然看起来也没有问题,但因为故事背景是放到了异域的愚者大陆上,没有相关背景看起来容易出戏。如果有人要问我一个类似中世纪的时代为什么都是现代设备,请去玩《异域狂想曲》。如果只玩过《异域狂想曲》可能看...

前言

这是一篇关于幻世录的同人小说,源于作者长达20年的执念——这个该死的游戏竟然一直没有续篇,今年看到授权手游里堪比小学生水平的剧情,只能默默的叹口气,所谓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虽然作者的塑料文笔也不值一提。但,反正是服务于自己,开心比较重要。

   关于此同人小说的食用方式,最佳效果是配合《幻世录1》和奥汀的另一款游戏《异域狂想曲》一起食用。如果只玩过《幻世录1》当然看起来也没有问题,但因为故事背景是放到了异域的愚者大陆上,没有相关背景看起来容易出戏。如果有人要问我一个类似中世纪的时代为什么都是现代设备,请去玩《异域狂想曲》。如果只玩过《异域狂想曲》可能看起来会更出戏,因为主要视点是围绕《幻世录1》的男女主以及部分原创角色展开,异域的角色戏份并不太多。如果两者都没玩过,可以果断右上点叉关掉,不要浪费时间。


———————————————————————————————

序章

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把屋内的人影拉的长长的。艾格特正擦拭着酒杯,准备迎接无尽之都又一个夜晚的降临。这时,酒吧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抱歉,我们还没开始营业“,艾格特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甚至没抬头看一眼。

夜未眠酒吧只在晚上7点开始营业直到凌晨1点,他从不打破自己订下的规矩——钱是赚不完的,开心最重要。

来人似乎压根儿没听到老板的逐客令,解开外套往椅背上一搭,在旁边的高脚凳上坐了下来,“你这儿就这个点才清净。”艾格特一抬眼,“原来是你,怎么,过来收保护费吗?”

雷欧纳德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说,“今天我休假。”

艾格特转过身,踩在一个矮凳上,从酒柜高处拿下一个棕黑色的酒瓶,“还能喝几次,算你有口福”,接着他拔出瓶塞,小心翼翼的把酒倒进杯子里,酒香悠远绵长,沁人心脾。

雷欧纳德拿着酒杯晃了晃,“这酒什么名字?”“情人的眼泪,搁了不少年份呢,我敢说,愚者大陆上就我这里独一份。”

雷欧纳德缓缓的晃着酒杯,环视了一下酒馆,吧台的角落里立着一个长型的木制匣子,上面连着一个醒目的金色喇叭,像花儿一样向外张开。

“不错吧,我好不容易淘来的,这东西在旧货市场要价可高了。”艾格特自豪的说。

“这是什么?”

“唱片机,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了,新产的机型都没有以前的好。”艾格特走到角落,抽出一张唱片,轻轻地放到唱针下,“听听,你一定会爱上它的。”

随着唱针的滑动,低沉而隽永的声音传来。“忘不了你的泪,忘不了你的笑……”

雷欧纳德没来由的征了一下,心绪仿佛被拉到千里之外,想起无数个腥风血雨过后的柔情时刻,想起离别时那双眼眸欲说还休的目光。他很想知道她现在在哪儿,过得好不好,又是否会常常想起自己。

艾格特看着发愣的雷欧纳德,指了指酒杯,“可以了。”雷欧纳德浅浅地喝了一口,红色的液体滑入喉咙,杯中的香气如玫瑰般在口中绽放开,细腻绵密,如丝绒铁拳一般有穿透力。

唱片机还在咿咿呀呀的转着,女声渐入佳境,歌手积压已久的情感喷薄而出。

“这份深情难舍难了……已不见你暮暮与朝朝……”

雷欧纳德拿着酒杯的手顿在了空中,歌声一下、又一下地扣在他心上,到后来竟如密不透风的拳头一样敲击着他,像不断逼近的汹涌河水,就要决堤。

千般往事涌上心头,他突然觉得痛苦的有些喘不过气。

“爱你怎么能了……”

雷欧纳德一仰头,将整杯酒一饮而尽。

他的思念如同手中的美酒一般,随着时日渐增,越发浓烈,悠长,萦绕不散。

艾格特从酒柜上又拿出一瓶酒,桃红色的液体在夕阳的光照下闪烁出漂亮的颜色,

“你这么喝实在太浪费了。”他重新为雷欧纳德斟上酒,“今年新酿的,这一杯算我的。”

艾格特走到唱片机旁,取下了唱针,女声戛然而止。

雷欧纳德还在看着手中的酒发呆,仿佛置身在另外一个世界。

艾格特随手用吧台上的遥控器按开了上方的电视机。“大家好,这里是愚者新闻快报,据热心观众爆料,位于流亡者之家东南面的结晶祭坛,前段时间曾出现过不同一般的能量波动。”

“魔法者协会和曙光教团正在祭坛周围监测并采集数据,想要分析这股能量的来源。目前尚未有任何确切的信息。”

艾格特漫不经心的擦着吧台,“不会又要出什么事情吧,上次无尽的黑夜和僵尸我已经受够了。”

雷欧纳德回过神来,啜了一口酒,“搞不好你可以开一个僵尸酒吧。”

“别开玩笑了。”艾格特拿起遥控器切了一下台,“这些家伙喝酒又不会给钱。”

“下面我们将发布下周即将出现在拍卖会上的物品。”电视画面中间出现了一枚戒指,“这枚戒指的工艺非常精美,而它的制造材料更为特殊,据专家鉴定,这是非常非常稀有的……”

艾格特啪的一下转到下一个频道,“有钱人才看这种节目。”

雷欧纳德忽然整个人弹了起来,“切回去,快给我切回去!”

艾格特一脸惊愕,“你怎么了……”

雷欧纳德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遥控器,切换到之前的频道,画面中戒指的特写一闪而过,“接下来是下一个……”

尽管只有短短几秒时间,但已足够看清戒指的样子,金色的戒指镶嵌着一颗红色玛瑙,宝石中心有一个剑盾,周围环绕着双龙,上方是皇冠玫瑰。

这是拉尔斯皇室的图案。

雷欧纳德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心脏狂跳不已,他留下一张钞票放在吧台上,匆匆的离开了。

天真
还未上色,论画功我果然似个扎扎...

还未上色,论画功我果然似个扎扎……

还未上色,论画功我果然似个扎扎……

CodeAign

最后一刻完成了…累死……这次没赶上韩服活动………
虽然画面有很多问题但是终于迈出那一步了……

最后一刻完成了…累死……这次没赶上韩服活动………
虽然画面有很多问题但是终于迈出那一步了……

黑猫红

因为好不容易才有空的( •̀∀•́ )!
然后兴冲冲地去领了一波缇娜的刀!(.......)

于是就摸了条鱼........
不要在意细节。

第二张是加上了喜欢的时装的两只( •̀∀•́ )

因为好不容易才有空的( •̀∀•́ )!
然后兴冲冲地去领了一波缇娜的刀!(.......)

于是就摸了条鱼........
不要在意细节。

第二张是加上了喜欢的时装的两只( •̀∀•́ )

懒神的呼唤
纽特的噩梦:只有那滩黑水和空荡...

纽特的噩梦:只有那滩黑水和空荡荡的椅子…

fb1我还是很吃这对的!虽然2我就bg骨科通吃了(x

背景是复旦太平天金融学院的废墟…好像也算是个网红小景点了…拍完才发现魔杖位置不对,哭唧唧

纽特的噩梦:只有那滩黑水和空荡荡的椅子…

fb1我还是很吃这对的!虽然2我就bg骨科通吃了(x

背景是复旦太平天金融学院的废墟…好像也算是个网红小景点了…拍完才发现魔杖位置不对,哭唧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