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缘尽世间

591浏览    31参与
SaraKale
【仙剑混剪】缘尽世间丨友情篇丨...

【仙剑混剪】缘尽世间丨友情篇丨此生有幸与你结为挚友 [2019籼米影业第三届大赛]


烟灯良景,把酒言欢,旅途路上与你初见,

我们曾患难与共、笑看风云,在生死同归战火下盟海誓,

知我者良友也,此生有幸与你结为挚友,

兄弟、姐妹,多谢了。

人生有一知音朋友,难能可贵,感恩一路上有你。


在线观看: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4567000

A站:https://www.acfun.cn/v/ac12574397

youutbe:https://youtu.be/__0qtVuajRA


这个视频...

【仙剑混剪】缘尽世间丨友情篇丨此生有幸与你结为挚友 [2019籼米影业第三届大赛]


烟灯良景,把酒言欢,旅途路上与你初见,

我们曾患难与共、笑看风云,在生死同归战火下盟海誓,

知我者良友也,此生有幸与你结为挚友,

兄弟、姐妹,多谢了。

人生有一知音朋友,难能可贵,感恩一路上有你。


在线观看: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4567000

A站:https://www.acfun.cn/v/ac12574397

youutbe:https://youtu.be/__0qtVuajRA


这个视频是参加2019籼米影业第三届大赛的参赛作品,现上传单品供大家欣赏~原地址av70564906

视频上传的是重新制作的版本,对友情篇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加入了1-6代,希望大家喜欢~

P1是重制版本

P2是参赛版本

也感谢授权配音的制作组给予最大的帮助,还有喻南松CV柳川鱼也衷心感谢~

缘分真的很奇妙~!谢谢大家的支持!

很荣幸能与最优秀的两位队友合作,过程十分愉快!也提高了自己的水平,真的是太感谢了!

也推荐给大家看我们洛天依小组其他两位队友的作品,他们也做得很棒!欢迎去观看呀~!点击下面链接即可~

【强烈推荐缘尽世间系列姊妹篇】

亲情篇丨离聚无悔尽是缘 UP主:尘水伊阁

爱情篇丨爱叹云兮终无悔 UP主:天赋哓哓


素材:历代游戏录制 新仙剑OL及各手游素材

授权配音:仙剑三/仙三外传制作组 CFC工作室

部分CV配音:喻南松——柳川鱼【星之声中文配音组】

录制/题字/制作:雪团SaraKale

感谢:天赋哓哓 尘水伊阁 籼米影业 魔月 月冷川寒 CFC工作室 以及众多支持的观众们

祝籼米们新春快乐!

若有缘

若能重来,定要搅个天翻地覆。

不会再凡事留一线了,太傻太天真了,呵~

若能重来,定要搅个天翻地覆。

不会再凡事留一线了,太傻太天真了,呵~

呜呜怪

昭梦茕奚(缘尽世间翻填 读昭奚旧草有感)

男:“我与梦中的小小姑娘说,等她长大了,便带她去看悬崖上的红花、海底的白珠,欢喜她欢喜到打仗吃酒读书抚琴都忍不住带到身边,山高水长过一辈子。” 

女:“然后呢?”

男:“然后,她死在了长大嫁人的那一日。”


浊影现 阖眼月浅眠

惜风露灼眉朦胧她笑颜

泼墨指尖剜心葬婚笺

入梦已是三百年


海浪抚白珠 红花漫山涧

踏歌沧笙孤影笑独眠

三十三城路回望多远

朝朝暮暮不再相见


梦有知 泛我心湖三千漪涟

山河秋水盈盈恰似你眉眼

回头看漫天星光汇成一片

映下你岁月不朽的脸


女:“从此他让她住在他的心上,走到哪里便带到哪里,记忆有多长,她便有多么长寿。”...

男:“我与梦中的小小姑娘说,等她长大了,便带她去看悬崖上的红花、海底的白珠,欢喜她欢喜到打仗吃酒读书抚琴都忍不住带到身边,山高水长过一辈子。” 

女:“然后呢?”

男:“然后,她死在了长大嫁人的那一日。”


浊影现 阖眼月浅眠

惜风露灼眉朦胧她笑颜

泼墨指尖剜心葬婚笺

入梦已是三百年


海浪抚白珠 红花漫山涧

踏歌沧笙孤影笑独眠

三十三城路回望多远

朝朝暮暮不再相见


梦有知 泛我心湖三千漪涟

山河秋水盈盈恰似你眉眼

回头看漫天星光汇成一片

映下你岁月不朽的脸


女:“从此他让她住在他的心上,走到哪里便带到哪里,记忆有多长,她便有多么长寿。”


醉酒抚琴唱 泠然拨断弦

乔木成植本应可参天

三十三城路回望多远

朝朝暮暮不再相见


梦有知 泛我心湖三千漪涟

山河秋水盈盈恰似你眉眼

回头看漫天星光汇成一片

映下你岁月不朽的脸


梦有知 一丝执念可为转圜

打仗吃酒抚琴带你在身边

回头看漫天星光汇成一片

雕琢你岁月不朽的脸


莫伏仙Stella Morin

“缘分尽了就是尽了。或是天命,或是人为。有些人,再见不如不见。大家活在彼此的记忆里,就是最美的曾经。这个道理他们都懂了,你怎么就是不懂呢。”

“缘分尽了就是尽了。或是天命,或是人为。有些人,再见不如不见。大家活在彼此的记忆里,就是最美的曾经。这个道理他们都懂了,你怎么就是不懂呢。”

百里明枫

武藤游戏接受了亚图姆提出的挑战,就一直在沉默着。
人们对于心爱之物总是舍不得放手的,可是有时候不是你想要留住就能留住的,尤其是最想珍惜的人。
游戏知道自己对千年积木有着特殊的感情,因着千年积木的关系,他结识了3000年前的法老王——亚图姆。
对于刚知晓另一个他有可能是法老王时,他曾经逃避过,害怕过,犹豫过。如果另一个他的真实身份真的就是那个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埃及法老王的话,那就代表着他迟早有一天会离开他……
好不容易他和他相遇了,并且有了比较良好的感情,就要面临分别,他有点不能接受……
为此,游戏逃避了亚图姆是法老王身份的事实,打断了另一个他的话,而那个时候的亚图姆为了安抚住他,就说出了自己都有点不忍心...

武藤游戏接受了亚图姆提出的挑战,就一直在沉默着。
人们对于心爱之物总是舍不得放手的,可是有时候不是你想要留住就能留住的,尤其是最想珍惜的人。
游戏知道自己对千年积木有着特殊的感情,因着千年积木的关系,他结识了3000年前的法老王——亚图姆。
对于刚知晓另一个他有可能是法老王时,他曾经逃避过,害怕过,犹豫过。如果另一个他的真实身份真的就是那个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埃及法老王的话,那就代表着他迟早有一天会离开他……
好不容易他和他相遇了,并且有了比较良好的感情,就要面临分别,他有点不能接受……
为此,游戏逃避了亚图姆是法老王身份的事实,打断了另一个他的话,而那个时候的亚图姆为了安抚住他,就说出了自己都有点不忍心的话:“就算没有记忆也没关系,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听到这样的话,任谁都会为之动容的吧……
游戏心里好过了点,可是他明白,一时的安慰,始终是假的,终究有一天还是会破碎……
如果,另一个他真的为了他而停下自己的脚步,他反而会不安,会内疚……
缘分终有时,任何人都要面临分别,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失去而有所温柔以待。失去最重要的朋友,最喜欢的人那又如何?如果真的为了他好 ,就要把对他的感情深埋于心。走自己该走的,过自己该过的。
每一个人都有他(她)要承受的,无论是好的,坏的,开心的,不开心的。如果不学会成长,对彼此都不好。
游戏慢慢的想清楚了自己的责任是什么,那就是负责将王的灵魂送往冥界。
死者不能再人世徘徊,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影射?死者就是死者,生命已经停止了,没有任何方法能够打破这一定律。
“为了你和我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伙伴,请务必接受我的挑战!”如果在这场决斗的仪式中,赢了身为伙伴的半身,那么他就能够留下,他一直都想留在伙伴身边,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这么想的。今后的想法依旧不会改变……

“我明白了!另一个我,我接受你的挑战!”游戏微笑着接受了最后的仪式之战。
决斗的过程中,游戏笑得很开心,谢谢你能尽全力来和我一战,另一个我。我知道你其实是不想失去和我,和大家在一起的这段缘分。也许今后起,我们都会很寂寞,那也是没办法的。人的生命终究是有限的,我们终究还是会分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我们之间所隔着的不仅仅是3000年时光的距离,更重要的是你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你的灵魂在世间如此徘徊,得不到安息可不行啊,为了能让你的灵魂安息,我
必须要在这场决斗之中夺过你手上的剑,我发誓!!!
其实,对于能够展现自己全部实力的游戏,亚图姆露出欣慰的微笑。能够与伙伴一战,不但没有感到悲伤,反而很高兴。赢了,就能够留下,输了就前往未来。为了留在伙伴的身边,他拼尽全力去对付他的伙伴,只是最后还是被游戏预料到了。他用手上的死者复苏,让天空龙复活时,没想到他的伙伴打开了被封印的黄金柜,而柜子里放着的就是【死者苏生】,这张卡同时也意味着死者终该回到他本该回去的地方。是啊,他的生命早就停止了,不该停留在现世,他的伙伴很好的告诉了他答案。他还有什么好不舍的呢?他的伙伴,终于能够摆脱对他的依赖,能够自信的站在他的对面和他一战。这样的事情,真的很好,他是真的可以放心的离去了。
“伙伴,我输了!”这一刻他败得从容,朝着胜利的游戏走去,扶起他的肩膀:“站起来,胜利者跪在地上怎么行?如果我是你……是不会流泪的……”
虽然赢了亚图姆,可是却无法阻止心里那股悲伤的情绪,游戏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抽噎着道:“因为我……是个懦弱的人……对我……来说……你一直是我的目标,我想变得和你一样强……一直都是……”
赢了,却跟个失败者一样的姿态,实在是有点不好。亚图姆只是皱了下眉,依旧温和的安抚着游戏:“你一点都不懦弱……你一直拥有不输给任何人的强大力量……”
继续说:“那是叫做【善良】的强大力量……是你教会我的。搭档……”
“……呜……”含泪看着亚图姆,说不出话来。
“搭档,你接受战斗仪式的勇气……”扶起游戏站了起来,双手轻搭在游戏的肩膀上:“为我指示出应当前往的道路……”
“另一个我……”游戏呢喃了几声。
亚图姆微笑着放开游戏:“我已经不再是另一个你了……而你……也不是任何人,你就是你自己,名叫【游戏】的……在这个世上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嗯!”从今往后,你将永远的活在我的记忆之中。一生都无法忘怀的存在。
人的一生有许多不得不放下的东西,失去你,虽然会难过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最起码,这一生有你陪着走过一段最唯美的旅途,也没什么遗憾。
珍惜自己所珍惜的,留住自己所能留住的,就算最后的结果是不好的,只要我们相遇过,你将永远存在我心中,我会带着这份最美好的回忆生活下去。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谁少不了谁,就活不下去,只要自己的心放开,不拘束于一片狭小的世界里,何处不是光明大道?
另一个我,你且看着,我会好好的活出自己的一片天地,这样我才对得起你!

客我

【百日非良第八十六日】


糙+真的不虐。大家新年快乐!

BGM:伦桑&萧忆情-缘尽世间

素材:秦时明月系列;天行九歌。

禁二传二改。

【百日非良第八十六日】


糙+真的不虐。大家新年快乐!

BGM:伦桑&萧忆情-缘尽世间

素材:秦时明月系列;天行九歌。

禁二传二改。

咩酱

嗯,原唱是snh48,没错www

主要是听了那谁和那谁的那一版如今听来很虐的西皮歌(咦?)

真的很好听啊!!!

反正最近一直在LOOP古风……

嗯,原唱是snh48,没错www

主要是听了那谁和那谁的那一版如今听来很虐的西皮歌(咦?)

真的很好听啊!!!

反正最近一直在LOOP古风……

一只阿宸

【蔺靖】缘尽世间·拾

拾·死生契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说的好听。”

听到对面斜着靠在坐榻上,仿佛没有骨头一样的人,骤然望着云雾说出这句话,着绛色长衫的人蓦然抬眼,不明喜怒的低低哼笑一声,将手中的棋子落了下来。

“你不跟我回金陵,这句话就不算数。”

“我可不想再去一次金陵。”

一身浅蓝色云朵的琅琊阁主,闻言立时像是火烧了眉毛,忽的一下坐起身来,持扇子半是抱怨半是无奈道:“那边现下可是歌舞升平的,不需要我这个蒙古大夫,我还不如去南境待着呢——况且我都出外五年了,好容易在阁中得几日清闲,着实是不想劳动身子骨啊~”

低头仔细看着棋局的人,这一回连头都没抬,只低低的嗤...

拾·死生契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说的好听。”

听到对面斜着靠在坐榻上,仿佛没有骨头一样的人,骤然望着云雾说出这句话,着绛色长衫的人蓦然抬眼,不明喜怒的低低哼笑一声,将手中的棋子落了下来。

“你不跟我回金陵,这句话就不算数。”

“我可不想再去一次金陵。”

一身浅蓝色云朵的琅琊阁主,闻言立时像是火烧了眉毛,忽的一下坐起身来,持扇子半是抱怨半是无奈道:“那边现下可是歌舞升平的,不需要我这个蒙古大夫,我还不如去南境待着呢——况且我都出外五年了,好容易在阁中得几日清闲,着实是不想劳动身子骨啊~”

低头仔细看着棋局的人,这一回连头都没抬,只低低的嗤了一声:“说白了,就是懒。”

“嘿,你小子说谁懒呢,啊?”

蔺少阁主闻言面色一变,抬手用扇子敲了他一下,自己却绷不住勾起唇来。

“我要是懒,就不给你做好吃的了。”

“万一我母妃要见你呢?”萧景琰早就料到他会有这一下,轻轻偏头没让他敲中,目光在烛火下分外澄明清澈,显然问话的时候很是认真,“你去,还是不去?”

蔺晨听到他这么问,面上笑容一瞬微妙,眯起眸子看了他良久,看的萧景琰忍不住偏过头,错开他的眼神之后,方才听见他慢悠悠回答:“若是静妃娘娘相邀,那自然和平日不同。”

话音未落,白棋落入棋盘之中,天蓝的袖摆如云般,随着那只手散落,指尖在几颗黑子上指了指,要将被没气的黑子收走。

“嗳,这几颗棋归我了。”

萧景琰低头一看,骤然握住他手腕,阻止他收棋的动作:“等等。”

“做什么?”

蔺晨眼看着他将自己的白棋,挑着捡起来扔进了棋盒里,又将他自己下的黑棋收回,复又盯着那盘棋思索起来,面上的神色当真无比自然,好似半途悔棋的人不是他一样:“方才那一步下错了,待我再思索一会。”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就顾着我愿意让着你,是不是?”

蔺晨被他捏着手,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几乎要气笑了。

“没良心。”

萧景琰看着他虽然嘴上说的厉害,说完这一句话后又躺回去,明显是不想跟他计较的模样,眼底隐约浮现几分淡淡笑意,自桌案下端出一只青花瓷盘,放在了他手边不远处:“喏。”

低头瞅了一眼,看见其中的东西,蔺晨倒是真的惊讶了:“榛子酥?”

从萧景琰的口中,居然还能留下榛子酥,且还是给他的!

虽然只是一枚,但也真是难得——

想到此处,蔺晨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捻起那块榛子酥左看右看,竟然有些不敢下口:“殿下居然能省下榛子酥,我当真是受宠若惊啊。”

“剩下最后一块,母妃从金陵送来,那么多次你都不在,这一次你既然在,总要让你尝尝。”

见他不吃只看,棋盘对面的人低哼一声,伸出手要拿回来:“不吃拿来。”

“全给你,这可不成——”

蔺晨看着他手指伸过来,忙身子一侧躲开他的手,顺势将那小小的榛子酥,掰成了一大一小之状,比对了一会之后,才故作肉痛的将那块小的给他:“一人一半。”

“……蔺晨!”

萧景琰一看那一小块,还没有指头大的糕点,眼底顿时燃起光亮来,也不管面前的棋盘了,快步绕过要从他手上夺,下一刻却见那人勾唇一笑,将两块榛子酥都填进嘴里,用力一拉他搂在怀里,抬起头吻住那人抿着的唇。

两个人在桌案边上滚了一圈,各自鬓发衣衫都乱成一团,好容易七皇子殿下挣扎出来,那双鹿眸里仿佛蕴着水光,神色却是极为得意的,蔺少阁主四肢敞开躺在他身边,摸了摸自己被咬破的唇角,眼底全是笑意的抬起手,指了指外间翻涌的云海。

“你看,外面好像下雨了。”

萧景琰听他说下雨了,便顺着他的手指看去,谁知道还没看清楚,下一刻就觉得身上一重,再度被人扑倒在了桌边:“……做什么?”

蔺少阁主眯着眼睛,一副月朗清风的模样,手下却一点都耽误,说话的份上已扯下外衫,抬手一挥扔到了廊外:“如此阴冷潮湿,我怕殿下得了风寒,自然是要让殿下,好好运动一番啊~”

“蔺晨,你……”

 

檐下的铜铃被风拂动,雨雾的气息涌入鼻端,身着玄色帝服的人立在门边,背影愈发显出莫名孤独,一旁的内侍想要提醒他身上的伤,但看见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终究还是将口中的话咽了下去。

直到远处影影绰绰的,显出一个身披铠甲,神情晦暗的人影来,内侍方才发现,立在门边的帝皇,眼光蓦地完全暗了下来。

犹如黑暗天穹上的星子,乍然被乌云遮住光辉。

 

在真正看见列战英跪在面前,耳边听到那人死讯的那一刻,他起先并没有觉得痛。

就像是第一次见面时,他崩裂开来的伤口。

一点都不疼,待这一口气屏住,就能装作不存在。

但就在他静立了许久,正准备抬步转身之时,胸口却像是被人,乍然从中间活生生剖开,鲜血瞬间蔓延到全身,滚热之中却彻骨冰冷,他想要开口说出一个字,张了张嘴却吐不出来,只发出了如某种动物,垂死之前的悲鸣之声。

身旁仿佛有着影子在闪,视线内已然一片模糊,他死死的扣着门框,剧烈喘息着跪坐在地,却固执的不肯让泪落下,额角跟着迸出条条青筋——

不知过了多久时间,他眼前仿佛出现了虚影,想要睁大眼睛的时候,却怎么都看不清楚,耳边跟着嗡嗡响起杂音,褪去血色的唇开阖之间,喷出的却是一口鲜血。

“陛下!”

列战英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内侍的惊呼,知道陛下不好了,快步跑上了台阶,却见萧景琰喷出一口血,却并没有昏过去,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死死的瞪着面前,目光中却没有任何焦点——

列战英看着他的神色,只觉得心惊肉跳的,还不如他直接昏过去,试探着开口道:“陛下……”

“……没事……”

不知过了多久,那双眼骤然闭上了,帝皇紧扣着门框,一点点站起身来,脊背依旧挺直,声音嘶哑又含混。

“我有些累……要歇息,你们下去。”

列战英不敢违抗他,只好和内侍一同退下去,而听着脚步声远去的人,再度睁开了眼睛,带着些茫然的望着前方,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一时间竟什么都看不见。

他一步步走向宫殿深处,那没有尽头的黑暗里。

眼前越来越黑,脚步声响在耳边,什么都看不见。

直到他蓦地脚下一绊,整个人重重落了地。

在坠落的那一刻,他禁不住眨了眨眼,仿佛瞧见了光影。

纯白的,如一只白鸽。

完全展开翅膀的模样,柔软的羽毛自指尖掠过,转瞬之间却消失无踪。

谁的白鸽?

他倒在冰冷的回廊上,突然低低的笑出声来,笑声之中是满满苍惶。

白鸽已经飞走,终其一生,再也不能听见。

 

皇帝自那一日之后,生了重病,发着高烧卧床不起,连药都喂不进去了。

他胸口的伤只割破皮肉,很快就愈合的没有痕迹,而心上被割开的伤痕,只能埋入尘土腐烂到底,剩下的半生难以痊愈。

昏迷到了第三日,在太后低低的泣声里,沉睡在榻上的人,终于缓缓睁开眼睛,那双眼睛依旧和以往一样,澄明又清澈,但陪在他身边的静太后,分明发现那双眼里,少了一抹亮色的光。

“母亲……”三日不进水米,他能发出的只有气音,低低的近乎不闻,“我没事……”

“你看你这副样子,怎么会没事!”静太后见他这样,满心都是哀伤,握紧了他的手,低声喃喃着道,“早知道当年……当年母亲就不该叫你回来!”

“母亲……您没有错。”

他挣扎着侧过身,吃力的发出声音,这样说着的时候,唇角逸出一点微笑,眼底却蒙上蒙蒙水雾,薄薄的仿佛一触即散。

“我已经忘了……没事的,您信我。”

 

这一场大病之后,坐在帝皇之位的人,除了比以往更加沉默,其他不管行动还是神色,都几乎没有一丝变化,仿佛一切还如从前般。

目睹蔺晨离去的列战英,心里都还一阵阵难受,有时候忍不住想说什么,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直到一个月后的夜晚里,内侍望着皇帝换上旧衣,低头蹲在太后还是静妃时,所住宫殿内的几株梅树下,就只用手认真的挖着什么。

待到终于看见那泥土之中,露出酒坛淡色的封蜡时——

他突然垂下头来,脊背一点点弯下,整个人蜷缩起来。

月光洒下。

泣不成声。

---------------------------------------------------------------------------- 

记忆之中,唯余模糊。

自他脑海中,自他记忆里,自他心底的柔软,自他艰涩的喉间,一点点碾过——

那个人,那杯茶,和那个笑容。

-----------------------------------------------------------------------------

我其实码到泣不成声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还是QAQ了,反正……这其实就是视频的那个be结局了,我现在也被虐的心肝颤,真的QAQ

这一篇的题目,是自诗经中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一句来。

一只阿宸

【蔺靖】缘尽世间·捌

捌·沁血路


被母妃的信急召回金陵之前,萧景琰已然做下了决定,哪怕终身被帝皇所控制,只能呆在南境这样的战场之中,他也一定要与蔺晨在一起,就在他有些忐忑的走进宫门,不知该怎么跟母妃解释之时——

刚一进芷萝宫中,就迎面对上了静妃,难以掩去的担忧神色。

“你可算是回来了,若不是我几封急信,你是打算扎根在琅琊阁了,是不是?”

萧景琰低身跪了下来,一边行礼一边低声道:“母妃莫要生气,是儿臣动作慢,怪不到琅琊阁头上。”

“你啊……”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儿子,静妃想到今日要对他说的事,眼底闪过一丝愁色,快步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就知道说好话,也不知这好话是为了琅琊阁,还是...

捌·沁血路

 

被母妃的信急召回金陵之前,萧景琰已然做下了决定,哪怕终身被帝皇所控制,只能呆在南境这样的战场之中,他也一定要与蔺晨在一起,就在他有些忐忑的走进宫门,不知该怎么跟母妃解释之时——

刚一进芷萝宫中,就迎面对上了静妃,难以掩去的担忧神色。

“你可算是回来了,若不是我几封急信,你是打算扎根在琅琊阁了,是不是?”

萧景琰低身跪了下来,一边行礼一边低声道:“母妃莫要生气,是儿臣动作慢,怪不到琅琊阁头上。”

“你啊……”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儿子,静妃想到今日要对他说的事,眼底闪过一丝愁色,快步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就知道说好话,也不知这好话是为了琅琊阁,还是为了琅琊阁里的人?”

萧景琰想到蔺少阁主,面上有点发热:“母妃……”

“我急着叫你回来,却正与这琅琊阁有关。”

静妃看着他出神的样子,不由握紧了手指,蓦地开口问道:“你可知晓,悬镜司掌镜使今日上奏,参琅琊阁十一条大罪,陛下正打算借此机会,派兵踏平了琅琊阁?”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并未想过母亲急着唤自己回来,竟是为了这样的事情,萧景琰泛红的面颊失了血色,眉宇之中霎时满是怒意,挥袖就要朝着芷萝宫外走。

“悬镜司……当初他们害了小殊和祁王兄不够,现下又要去害琅琊阁么?!不行,我要去见父皇,决不能——”

静妃看见他要走,忙一把拉住了他,看了一眼早已遣退奴婢,只剩下母子两人的宫殿,轻叹一声接着说道:“你以为,这件事没有你父皇的默许,悬镜司掌镜使敢如此大胆?”

“这是一个局啊,景琰。”

与儿子满是震惊的双眼对视,静妃极轻极缓的摇了摇头,声音原本很是轻柔,一字字却像要钉入萧景琰心中。

“如今你父皇的病情越重,对膝下的皇子起了试探之心,你父皇让掌镜使以琅琊阁做幌子,其一是他一直对琅琊阁抱有杀心,其二则是要测你这几位皇兄,谁能将琅琊阁这块难啃的骨头拿下!”

“琅琊阁身在江湖,从来不涉朝堂之事,父皇为什么容不下!”

他立在静妃不远处,听到这番话后,只觉得浑身发冷,眼前不由闪过多年前,那冲天火焰与鲜血,还有笑着离去,却再也没有回来的人,话语嘶哑中带着尖锐:“就算他再想要继承人,也不能用琅琊阁,当做皇太子的投名状!”

“景琰!”

静妃骤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你失言了。”

修长手指不自觉,一点点握紧剑柄:“母妃……儿臣不管如何,都要护住琅琊阁,儿臣必须要去见父皇!”

静妃这一次没有拉他,而是看着他的背影,蓦地沉声道:“你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皇子,就算见了你父皇又能如何?!”

“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就为了那一个位置,争权夺利着去害别人!”

萧景琰脚步一顿,蓦地回过身来,目光翻卷黑沉漩涡,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已经失去小殊和祁王兄……我不能再失去别的了。”

 

“若想要保住琅琊阁,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可以万无一失——只是你,不一定会愿意做。”

萧景琰听到这话,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面容白的惊人:“母妃——”

“夺嫡。”

静妃立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回过身不敢再看儿子此刻表情,话语中隐隐压着心痛,却知晓这话此时不得不说。

“如今倘若你不去争,到最后让你的兄长,你的弟弟踏上皇太子之位,就算没有了陛下,他们第一个要杀的,依旧是那位琅琊阁主——想要保住琅琊阁的办法,只有你坐上那至尊之位,令朝堂中不敢再有这个主意!”

“若是如此——你争,还是不争?!”

话音落下,芷萝宫内殿中,死一样的静寂。

昏暗的殿宇内不知沉默了多久,到静妃都忍不住有些心慌,想要回身看他之时,那道她无比熟悉的声音,却乍然在静寂中响起。

“我争。”

待听到他真的如此选择,静妃心中满是不忍,虽然早在知晓这消息后,就能肯定他会如此决定,可仍是心疼自己的儿子,忍不住回过身低声唤:“景琰……”

“母妃的话说的没错。”逆着光安然立着的人,脊背依然挺直,握着剑的手却松了,“其实我已有预感……自母妃说出悬镜司时,我就知道……”

“你若是……”

“母妃,我不会觉得勉强,也没有什么为难。”

不等静妃将这句话说完,萧景琰突然扯了扯嘴角,乍然露出一个微笑来。

静妃心中剧烈疼痛起来,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臂,垂下头来再没有说话。

“当年祁王兄和小殊因我没有力量,而惨死在我面前时——我就曾经发过誓,从今以后再也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事情以任何方式,伤害我在意的人。”

知晓母亲是用这样的方式,无声的安慰着他,萧景琰唇角愈发弯了,眼底不由蒙起一层水雾。

“而我如今在意的人,除了母妃,就只有他。”

 

宁粉身碎骨,也百死不悔。

 

“夺嫡并没有那样容易,何况你的处境如此艰难,想要最终踏上那座龙椅,说不准会付出难以预料的代价。”

母子两人互相依靠许久,昏暗的殿宇之中,方才再度传来静妃的声音,柔和之中带着坚定:“景琰,你既然已经决定,母亲会尽力帮你的。”

萧景琰垂下头,低低应:“多谢母亲。”

 

时至初春。

琅琊山上,微风拂过,雨雾蒙蒙。

蔺晨正低身誊抄卷宗,耳边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头也不抬就含笑说道。

“回来了,今天厨房做了粉子蛋,你可不许再跟我抢,当心我跟你翻脸——”

说罢这话,却没听到熟悉的回答,他手下的笔微微一顿,抬起头来看着立在门边,却不迈步进来的人。

“怎么不说话?”

昏暗的室内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到那人低哑声音:“我今天来,是与你道别的。”

“道别?”蔺晨觉得有些不对劲,方下手中的笔,一边朝着他走过去,一边要握住他的手,“刚回来就道别,景琰你开玩——”

“我不是开玩笑。”

看着那只手伸过来的时候,萧景琰强自压抑住想伸出手,握住那人手指的冲动,垂下眼睫轻声说道。

“我已经开始参与夺嫡了。”

屋内的烛火晃了一下,落下一滴浅红烛泪。

“——你说什么?”

脚步骤然停下,黑暗之中,声音霎时嘶哑。

“你——”

“那个位置。”

 萧景琰一点点抬起头来,那双本来清澈的眸子,此刻深不见底,他唇角挂着一丝笑,神色中却没有笑意。

“我要得到它。”

“我看见了你放在书房的信笺,知晓你被静妃娘娘叫去,也就没有多想什么。”蔺晨定定看了他许久,突地叹息一声,目光幽暗下来,“现下看来,是静妃娘娘对你说了什么?”

“母妃虽然说了。”

萧景琰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桌案上放着的信,一时间只觉得有些刺眼,但却不知道为何觉得刺眼,他的吐字很慢却十分坚定。

“可是夺嫡,是我自己的决定。”

“嘿,你小子这话……”

蔺晨见他神色不对劲,知晓他又是钻了牛角尖,抬手复要去抓他,却再度被他躲了过去。

“过来坐下。”

“不必了,我回来,只是为了告诉你这个。”

萧景琰不等将这话说完,挥袖转身就朝外走去,衣袖在半空中划过弧度,背影显得有些单薄,看的蔺晨心中一阵翻涌。

“说完了,我就该走了。”

“你站住。”

定定看着那道背影,蔺晨脸色沉了下来。

“琅琊阁昨日就传来线报,说是悬镜司的人参了琅琊阁一本,照我看应是皇帝默许,你现下又这样……这件事看来八九不离十。”

萧景琰早已料到以琅琊阁之能,手眼通天必然是能知晓此事,闻言垂下头来轻声说道:“悬镜司的事情你知道最好,代我向老阁主道别,景琰这段时日叨扰琅琊阁,还望蔺少阁主和老阁主海涵。”

“萧景琰,你给我站住!”

眼看着他话没说完就要走,好似还准备一去不回头,蔺晨心中一股闷气涌上来,跟着动了真火,猛然走到台阶边上沉声道:“当初是谁说过,绝不会参与夺嫡的?!”

“当初说不会夺嫡的人是我,现在想要夺嫡的人也是我。”

萧景琰脚下步子一顿,手指死死握住了剑柄,唇角逸出几分笑容,眼眶却骤然红了。

“我这么说,少阁主可满意?”

但他背对着蔺晨说出话的时候,声音里竟然没有一丝颤抖。

“萧景琰!你——”

雾气翻涌卷着一点点雨,蓦地飞下万千细丝。

失去血色的唇开阖时,隐约可见其上深深牙印:“蔺少阁主,你就当做当初的那个萧景琰,已经死了吧。”

就在他准备朝前走时,背后又骤然传来那淡淡的,比初见之前还要冷漠,竟让他觉得即便春天,也依旧脊背发寒的语调:“选择也罢,放弃也好——这都是你的决定。”

“只我奉劝七皇子殿下,有些路一旦走了,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他闭了闭眼睛,再度朝前走去。

“多谢琅琊阁主,景琰铭记在心。”

哪怕一路白骨鲜血,我也决然不会回头。

蔺晨一直望着他远走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那片衣角,方才骤然回转身体朝内走去,他犹如雕刻般的面容纯然冷峻,修长手指再度拿起那管青竹笔,落笔之时却划破雪白宣纸,凝固出一条长长的伤痕。

本就摇摇欲坠的烛火,霎时在黑暗之中熄灭。

“随便吧。”

---------------------------------------------------------------------------

为了将这一句随便吧放上去,我会说我费了很大劲么,我才不会说呢哼╭(╯^╰)╮,其实这一章有点赶,但是我实在是不愿看见他俩撕逼_(:зゝ∠)_所以我擅自缩减了字数,还有就是发现合鸟主好喜欢三个字,所以我当初拿三个字当题目没有错hhhhhh,今天也是虐虐的一章呢眨眼,吞玻璃愉快哟~

哦对了告诉你们一件惨事,明天我开学所以……没更,你们懂得【微笑】别打我,我不接受刀片,谢谢→_→

一只阿宸

【蔺靖】缘尽世间·叁

#楼诚衍生##蔺靖#昨天终于找到了本初大大在乐乎的号 @本初 我要再a一次2333333,然后就是昨天承诺的更新,写论文太晚了我实在熬不住了,再加上昨天伪更了一下,伪更也算是更嘛【大雾】
--------------------------------------------------------------------------
叁·与君绝

长剑一点点滑出鞘外的时候,并不刺目的阳光投射而下,映亮了一张有些苍白的俊容。

蔺晨抬起手来将密道关闭,一剑将木质的机关斩成两半。

从此之后,这条密道,就此封死。

这琅琊山上除了他,再不会有人知晓,阁中的人带着密件...

#楼诚衍生##蔺靖#昨天终于找到了本初大大在乐乎的号 @本初 我要再a一次2333333,然后就是昨天承诺的更新,写论文太晚了我实在熬不住了,再加上昨天伪更了一下,伪更也算是更嘛【大雾】
--------------------------------------------------------------------------
叁·与君绝

长剑一点点滑出鞘外的时候,并不刺目的阳光投射而下,映亮了一张有些苍白的俊容。

蔺晨抬起手来将密道关闭,一剑将木质的机关斩成两半。

从此之后,这条密道,就此封死。

这琅琊山上除了他,再不会有人知晓,阁中的人带着密件,已然离开前往云南。

足够了。

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蔺晨不再留恋的回过身,目光一寸寸的掠过面前,黑暗之中层层叠叠,微风一过扬起铜铃轻响,数百年前己建起的琅琊阁,唇边的笑容终于放下了。

这里存留着他这半生,最珍贵,最温暖,最不能放弃的记忆。

然而再过一瞬,他要亲手将之毁灭。

乌压压的众军行进无声,领头着轻甲之人握紧马缰,任猩红的披风在风中扬起,刚渐渐接近琅琊阁的方向,背后就有人惊呼道。

“陛下,起火了!”

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马上的人骤然抬起头来,顺着身边人指向的地方看去。

琅琊阁建在丛林之间,烧起来的那一刻,就像是和琅琊山一起,火光映亮半边未明的天,微风拂过还隐隐能听见,未曾烧毁的铜铃泠泠作响,但下一刻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分明是春天了。

萧景琰就那样盯着那片红,任由面容被火光映出颜色,也一动不动的定在原地。

但真冷。

冰凉彻骨。

渐渐临近琅琊山后的悬崖下,抬目就瞧见一道白影,正在那一片火光之中舞剑。

萧景琰以前,没有见过蔺晨舞剑,他只见过蔺晨杀人。

蔺晨武功极高,常在江湖行走,因为琅琊阁的名头,和他高超的医术,很少有人得罪他,他又是个惫懒性子,虽然性情桀骜不驯,还有些轻佻爱美人,但是这些无伤大雅,江湖人有时候小心眼,有时候也特别大度。

他们包容了蔺晨,蔺晨也包容了他们。

所以蔺晨很少杀人。

但他有幸见过一次。

剑出的那一刻,亮的如同白虹,刺目耀眼的一闪,血珠自长剑而下。

那个时候他站在不远处,看着蔺晨面无表情的脸,以及垂下的雪亮剑尖——

而那个要杀的人,已然死了。

听到耳边隆隆的声响压过,崖上的白衣人身形一转,手中长剑轻轻入鞘,发出雨水打叶的声响。

他回过身来,俯视着崖下黑压压的众军,以及众军之前,那正策马凝望他的身影,蔺晨的神色无比平静,手中长剑泛出泠泠冷光。

他背后灼烧着熊熊烈火,将黑暗的天穹照亮,白衣乌发翻飞火焰之中,衬得那张脸冰一般冷硬。

“入朝堂为鹰犬,却碍于江湖之事,消息不尽不实,是为不忠;朝廷与我之间,尚有杀父之仇,若入则负父亲,是为不孝;琅琊阁主有诫,不得私涉朝政,若为私心而入,是为不仁;琅琊身在江湖,为江湖平民而鸣,若反害于平民,是为不义。”

崖下的人听到他的话,一阵嗡嗡的议论声。

跟在萧景琰身后的列战英,听到这一段话时,不由担心的看了一眼不远处,挺直脊背坐在马上的萧景琰。

他还没有犹豫着开口,就听到萧景琰的声音,一瞬间盖过那嗡嗡的议论,沙哑低沉自喉间而出。

“你忠于你的琅琊阁,你孝顺你的父亲,你对平民抱有仁慈,你对江湖不失信义。”

黑暗之中,灼灼火光映亮的,又何止是那道白影。

“琅琊阁主,你忠,你孝,你仁,你义——”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有一瞬的停顿,脊背仿佛弯了一下,下一刻却仍旧挺直,仿佛刚才的那一瞬,是一个错觉。

“那么你,把我放在哪里?”

----------------------------------------------------------------------------
今天一早起来就先写的更新,慰劳你们昨天白等了_(:зゝ∠)_,怎么办最近迷凌李迷得不要不要的,这个cp有毒啊有毒,我有点忍不住想写凌李,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快表扬我】

我好像有点短小,这是我的错觉么【一定是错觉恩】这一章怎么说……本来我想写到合鸟主弃剑,然后被逼着押进牢中那一段的,但是最后写到景琰这一句,突然觉得应该断章了,就让现实停留在最剑拔弩张的那一刻,回忆浸染一切不是更带感么【你只是想虐而已吧喂】

对了差点忘了,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这么虐的背景之下真的不会被人打么】

【我开始后悔当初是不是应该要献天缘而不是缘尽世间_(:зゝ∠)_】

一只阿宸

【蔺靖】缘尽世间(伪更,新加蒙太奇小彩蛋)

#蔺靖#楼诚衍生##觉得自己码字好慢啊,然后脑袋里的构思很满,为了让你们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决定多加一个小彩蛋,让你们知道我的脑洞【眨眼】,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更……不过要是有的话会晚一点_(:зゝ∠)_,关于这个蒙太奇小彩蛋……先捂紧胸口准备吞玻璃碴,喜欢的话记得小红心小蓝手哟(づ ̄ 3 ̄)づ
-----------------------------------------------------------------------------
缘尽世间

萧景琰

蔺晨

一段难以忘却的思恋。

他端起面前的瓷碗,试探的尝了一口,蓦然眼睛一亮,鹿眸直视身边的人:“这是什么?”

蔺晨瞅了碗里一眼,...

#蔺靖#楼诚衍生##觉得自己码字好慢啊,然后脑袋里的构思很满,为了让你们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决定多加一个小彩蛋,让你们知道我的脑洞【眨眼】,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更……不过要是有的话会晚一点_(:зゝ∠)_,关于这个蒙太奇小彩蛋……先捂紧胸口准备吞玻璃碴,喜欢的话记得小红心小蓝手哟(づ ̄ 3 ̄)づ
-----------------------------------------------------------------------------
缘尽世间

萧景琰

蔺晨

一段难以忘却的思恋。

他端起面前的瓷碗,试探的尝了一口,蓦然眼睛一亮,鹿眸直视身边的人:“这是什么?”

蔺晨瞅了碗里一眼,暗忖没有拿错,听到他这么问,不由微微眯眼:“你吃不出来?”

萧景琰不明意味的低头,持勺子又喝下一口:“这味道……你什么时候去见过母亲了?”

蔺晨挑眉,勾唇微笑:“你怎么知道我是跟静妃娘娘学的?”

萧景琰轻嗤了一声,看都不看他就回道:“一道百合清酿,我还尝不出来——”

一场撕心裂肺的决裂。

俯视着崖下黑压压的众军,以及众军之前,那正策马凝望他的身影,蔺晨的神色无比平静,手中长剑泛出泠泠冷光。

“入朝堂为鹰犬,却碍于江湖之事,消息不尽不实,是为不忠;朝廷与我之间,尚有杀父之仇,若入则负父亲,是为不孝;琅琊阁主有诫,不得私涉朝政,若为私心而入,是为不仁;琅琊身在江湖,为江湖平民而鸣,若反害于平民,是为不义。”

崖下的人听到他的话,一阵嗡嗡的议论声。

直到另一个声音,沙哑低沉自喉间而出。

“琅琊阁主,你忠,你孝,你仁,你义——”

“那么你,把我放在哪里?”

一个百死不悔的决定。

“男子相恋,悖逆人伦,何况你还是这样的身份,以后说不得要登九五之位——”

老阁主目光复杂的看着他,突然一字一顿的问道。

“你想要的是一时的快乐,还是身后万世的骂名?”

“一时的快乐,起码真真切切。”

萧景琰对这句问话,仿佛早有预料,闻言丝毫不曾迟疑,直视着他笃定回道。

“等我死后,又何必管什么骂名。”

一条难以回头的道路。

静妃立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不敢再看儿子此刻的表情,话语中隐隐压着心痛,却知晓这话此时不得不说。

“如若你不去争,到最后让你的兄长,你的弟弟踏上皇位,他们第一个要杀的,就是那位琅琊阁主!你可知道么?”

“若是如此——你争,还是不争?!”

昏暗的殿宇之中,不知沉默了多久,到静妃都忍不住心慌,想要回身看他之时,那道她无比熟悉的声音,却乍然在静寂中响起。

“我争。”

当我的兄长和挚友,因我没有力量,而惨死在我面前时——

我曾经发誓

从今以后,再也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事情以任何方式,伤害我在意的人。

哪怕我因此,粉身碎骨。

一声全然无憾的诀别

“琅琊阁事,使陛下难,使社稷难,使江湖难——事已至此,全无生机,何必再争?”

长长的白衣铺散青砖上,发丝坠落掩住眉目,却掩不住他的声音,清清淡淡的散出。

一杯薄酒,盛着月光,摇摇晃晃,顷刻即碎。

“蔺晨,拜别陛下。”

一首痛彻心扉的离歌

在听到死讯的那一刻,起先并没有觉得痛。

就像是第一次见面时,他崩裂开来的伤口。

正准备抬步的时候,胸口却像是被人,乍然从中间活生生剖开,鲜血瞬间蔓延到全身,滚热之中却彻骨冰冷,他想要开口说出一个字,张了张嘴却吐不出来,只发出了如某种动物,垂死之前的悲鸣之声。

他的眼前已然一片模糊,却固执的不肯让泪落下,额角上迸出条条青筋,剧烈喘息着跪倒在地,眼前仿佛出现了虚影,却怎么都看不清楚,耳边嗡嗡的响起杂音,褪去血色的唇开阖之间,喷出的却是一口鲜血。

“陛下!”

二零一六年二月

每天下午

最终存留在他记忆里的,也只剩下了模糊的一片。

自他脑海中,自他记忆里,自他心底的柔软,自他艰涩的喉间,一点点碾过——

那只手,那杯茶,和那个笑容。

正在播出,敬请收看

慕子宸著·缘尽世间

--------------------------------------------------------------------------

嘛吞玻璃可还吞的爽,反正我写的是蛮爽_(:зゝ∠)_,另外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我已经决定本文是he了,快表达对我的爱意\(^o^)/~

一只阿宸

关于授权

今天在这里搜索的时候,发现居然还有人要了这篇文的授权,然后……我居然会忘记放授权截图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不要骂我傻我会伤心的_(:зゝ∠)_,那么图片在下面_(:зゝ∠)_话说两篇同样写一个视频的文章,要是结合在一起看好萌怎么办23333


所以事情是这样的,我这个献天缘和缘尽世间傻傻分不清的girl,你们不能抛弃我要更爱我才行哟么么哒(*  ̄3)(ε ̄ *)

今天在这里搜索的时候,发现居然还有人要了这篇文的授权,然后……我居然会忘记放授权截图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不要骂我傻我会伤心的_(:зゝ∠)_,那么图片在下面_(:зゝ∠)_话说两篇同样写一个视频的文章,要是结合在一起看好萌怎么办23333


所以事情是这样的,我这个献天缘和缘尽世间傻傻分不清的girl,你们不能抛弃我要更爱我才行哟么么哒(*  ̄3)(ε ̄ *)

一只阿宸

【蔺靖】缘尽世间·贰

#蔺靖##楼诚衍生#这么高产也是我没有想到的23333没想到写这个,居然如此激发了我的灵感,完全不必多撸视频就写了出来,果然还是合鸟主的捡东西play最能诱发人的爱美之心么【你在说什么鬼】,打这篇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一直hhhhhh的笑个不停完全止不住,好了废话不多说看文~~
-------------------------------------------------------------------------------
贰·相见欢

蔺少阁主从小就喜欢到处捡东西,这简直成了他最难以改掉的癖好。

什么山下溪流里的石子,从树上掉下来的鸽子窝,越长越大捡的越来越多,老阁主实...

#蔺靖##楼诚衍生#这么高产也是我没有想到的23333没想到写这个,居然如此激发了我的灵感,完全不必多撸视频就写了出来,果然还是合鸟主的捡东西play最能诱发人的爱美之心么【你在说什么鬼】,打这篇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一直hhhhhh的笑个不停完全止不住,好了废话不多说看文~~
-------------------------------------------------------------------------------
贰·相见欢

蔺少阁主从小就喜欢到处捡东西,这简直成了他最难以改掉的癖好。

什么山下溪流里的石子,从树上掉下来的鸽子窝,越长越大捡的越来越多,老阁主实在对他没有办法,只好专门给他辟了个屋子装东西,直到有一天蔺少阁主回来,终于捡回了个血淋淋的活人——

老阁主一听到这事,顿时脑袋一懵,抄起板子就朝屋里走,好歹被人死死拉住,没有脑袋充血直接上手,打死蔺晨这个不孝子。

萧景琰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以为眼前还会是那一片乌沉沉,战场上落着血雨的苍穹。

可是没有。

没有鲜血,没有黑暗。

只有淅沥沥的雨声,打过放下的竹帘,天色明净云雾翻滚,草木与泥土的香气,丝丝缕缕的凑到他鼻端。

窗外仿佛传来了一阵模糊的,像是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他却怎么都听不清楚这声音,脑子里只有一片空白,直到沙沙的脚步声临近,带起的风吹响了檐下风铃,一袭白衣自他余光边掠过,一道声音自他耳边响起,带着几分轻佻笑意。

“美人~你醒啦~”

乍然在一片安静之中,听到这样的一道声音,萧景琰下意识就是伸手,准备去摸自己腰间的剑,但是却摸了个空——他身上只穿着里衣,外衫铠甲与长剑,都已经被人褪下拿走。

蔺晨低身坐在他身边,目光自他没有表情的脸上,一点点的划过去。

自他十四岁之后,为了更好掌握江湖局势,经常下琅琊山四处游历,为了解世情也为行医救命。

足足一年时间蔺晨没有回去,就这么一路走一路医治病人,快要抵达琅琊山脚下的时候,却听说南境的大军损伤惨重,有许多重伤员得不到医治,一下战场就死了,连乱葬岗都摆不下尸体,南境环境向来湿润潮热,拖得时间久又引发了瘟疫。

战争,受伤,瘟疫,战争。

不必过多思索,刚过十九岁的蔺晨,自去琅琊山的半途,转道前往了南境。

抵达了南境之后,他才发现所谓的传言,将南境的情形说的,差的几乎十万八千里。

不是夸张了,而是少说了。

自临南境的一道山峦上,从上往下看去,连云彩都是血红的。

深秋的雨倾盆而下,打湿了浸血的土地,放眼望去只有遍地尸体,黑烟散去的时候,只剩下染血的兵戈。

以及刚打了个胜仗,但狼狈的不像是打了胜仗,背后只剩下一小撮人,遥遥朝着营地走去,连面容都被血染尽,看不清模样的七皇子萧景琰。

得知琅琊少阁主入了营中,开始为重伤员治病,萧景琰知道自己应该前去,怎么也要去和蔺晨见一面,这位在江湖之上,大名鼎鼎的琅琊阁少阁主,可谁知道才走了几步,他腰腹上的伤就崩裂开来,鲜血涌出之时他并未在意,直到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他才渐渐觉得有点痛,暂且停下了步伐持剑站稳。

不远处就是摆放伤病的营帐,营帐之前一直燃着篝火,士兵们仍然忙进忙出的,只有一道与这暗色天地,截然不同的一道纯白影子,没有一点血腥气味的,乍然闯进了视线之内。

萧景琰看见蔺晨的背影,第一个反应是惊愕,军帐内居然有穿白衣服,身上还没有血的人,下一瞬就反应过来,这人定然不是军营里的:“那个人……”

列战英没有发现他的异常,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只觉得那白色太干净刺眼睛,忙低下头来不敢再看的应:“殿下,他就是琅琊阁少阁主,蔺晨。”

萧景琰无声的点了点头,沉吟半晌后吩咐道:“你们在此处守着,我自己一个人前去。”

“是,殿下。”

立在原地停了一会,待他觉得眼前不再黑了,才抬步朝着那个白影而去,但还不等他落定步子,那道白影就骤然转身,任由篝火映亮他的侧脸。

那张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眸中却仿佛跳跃着幽暗火光,垂下的黑发遮住了一点脸颊,却愈发显出肌肤瓷器一样的白,神色仿佛能吸慑人的心神——

萧景琰不自觉抿了抿唇,偏过头不敢再直视着他,松开一直握剑的手指,刚准备低身对他道谢时,眼前却蓦然陷入黑暗,还等不及他说一个字,就直挺挺的朝着蔺晨倒了过去。

老阁主终于还是没忍住,虽然板子已经放下了,却还是背着手慢悠悠的,在院子里踱步来回几次,装作毫不在意的走过去,瞧见屋内自己的儿子刚低身坐下,正将熬好的药给刚醒过来,看起来只有二八年岁的少年递过去,又低身对他说了什么话,面上露出一种饶有深意的微笑。

这表情实在太熟悉了,从小到大不知道看过多少遍,看的他都有点麻木了。

就像蔺少阁主小的时候,捡回一块里面剖开,露出白玉的石头时,还有一窝刚刚孵化,扑棱着翅膀的鸽子时,表情和现在一模一样。

兴高采烈却装不在意,有点像找到喜欢的食物,眯起了那双细长眼睛,正准备挑个肉嫩的地方,下口的大尾巴狼。

老阁主不自觉把目光往下看,果不其然的发现——

蔺少阁主,尾巴露出来了。

----------------------------------------------------------------------------

继月半虫它和月半合鸟主之外,蔺阁主的背后又缀上了月半狼的称呼,就算要打我我也不会换的【正经脸】,被莫名其妙拐跑的靖王宝宝心里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