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缺心眼

20268浏览    398参与
闻香识玄学

睡不着,吐槽一下我缺心眼的双排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但还是……

  

前排提醒:

  没有说他人不好等等一系列意思,只是想让他或者和他一样的同志好好保护个人信息。

  

  

  应该不会被认出来吧,认出来我可就私密了嘻嘻。

  

  

  

  

  

  

  

  我和我双排,打游戏碰见认识的,认识半年多,但他一直住校一个月回来一次所以我们基本上也没排过多久,而且刚开始还是意识流双排,连麦也才连过几次,聊天记录都是问来不来排位没有多余内容。

  

  所以我自认为我和他算不上熟悉只是有几个共同爱好的同好而已。

  

  真的算不上熟。

  

  过年第一次连麦他的话突然变多我感觉换...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但还是……

  

前排提醒:

  没有说他人不好等等一系列意思,只是想让他或者和他一样的同志好好保护个人信息。

  

  

  应该不会被认出来吧,认出来我可就私密了嘻嘻。

  

  

  

  

  

  

  

  我和我双排,打游戏碰见认识的,认识半年多,但他一直住校一个月回来一次所以我们基本上也没排过多久,而且刚开始还是意识流双排,连麦也才连过几次,聊天记录都是问来不来排位没有多余内容。

  

  所以我自认为我和他算不上熟悉只是有几个共同爱好的同好而已。

  

  真的算不上熟。

  

  过年第一次连麦他的话突然变多我感觉换了一个人一样突然社牛,事情就是从这里开始不对劲的。

  

  他说反正我是网络朋友,也认不到他

  

  是,确实,我和他一百条不到的聊天记录,我就已经知道了他的年龄,他的学校,他的名字(知道怎么读但不确定字),他的班级等等包括他一些私人的事。

  

  他甚至把他学校表白墙推给我了。

  

  真的要找找你很难吗?很简单好吧大哥?

  

  虽然我不会去找你信息什么的,但你是对自己私人信息一点保护意识也没有还是很信任我是个好人?

  

  谢谢你信任但是你这种自爆聊天我挺担心的朋友,谁知道会不会有不怀好意的人啊。

  

  因为都是看小说的嘛,他给我推文还把他jj号给我了。

  

  jj号是什么啊,是手机号啊大哥!

  

  大哥!

  大哥!!

  大哥!!!

  手机号啊大哥!

  

  你他妈是真牛逼啊,手机号知道了能干的事情就多了啊大哥。

  

  我现在对他的印象就是成绩好技术好的缺心眼傻白甜。

  

  也没有嫌弃他说他不好的意思,就是希望他好好保护个人信息,希望他以后遇见的都是好人。

  

  和他一样有点缺心眼的宝贝,都好好保护自己个人信息好吗?

  

圈儿内些事
台词记不住哭戏哭不出,赵丽颖因为“缺心眼”出演晴儿?
台词记不住哭戏哭不出,赵丽颖因为“缺心眼”出演晴儿?
儒林外史
将才韩信“缺心眼”?错杀两人,如果这2人不死,刘邦不敢杀他
将才韩信“缺心眼”?错杀两人,如果这2人不死,刘邦不敢杀他
陈谜

26章:得救

对不起姐妹们,更晚了,小年快乐!

“我们先出去吧”心兰无缺一脸羞涩,连忙起身。

可是一个转身,就被抓个现行。

一个身型娇小的女子搀扶着潭来到,潭声音又柔和的像个女子。他挥了挥手,“给我抓住他们!”

几个糙汉迎面袭来,无缺一手把心兰护在身后,拿出扇子挥舞,一人难敌四手,又加上身上的迷药残余,被糙汉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腰间一条绣着丁香花的素色手帕散落在地上,心兰掏出腰间的匕首,向糙汉刺去,糙汉一把闪过,正挥动了拳头准备打去。

潭酌红了眼,“住手!都给我住手!”

糙汉们立马停住。

潭拿起地上的手帕,手微微颤抖着,泪流满面,声音立即粗狂了起来,哭涕哽咽,嘴里嘶吼着,“素娘!”

一会又站了...

对不起姐妹们,更晚了,小年快乐!

“我们先出去吧”心兰无缺一脸羞涩,连忙起身。

可是一个转身,就被抓个现行。

一个身型娇小的女子搀扶着潭来到,潭声音又柔和的像个女子。他挥了挥手,“给我抓住他们!”

几个糙汉迎面袭来,无缺一手把心兰护在身后,拿出扇子挥舞,一人难敌四手,又加上身上的迷药残余,被糙汉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腰间一条绣着丁香花的素色手帕散落在地上,心兰掏出腰间的匕首,向糙汉刺去,糙汉一把闪过,正挥动了拳头准备打去。

潭酌红了眼,“住手!都给我住手!”

糙汉们立马停住。

潭拿起地上的手帕,手微微颤抖着,泪流满面,声音立即粗狂了起来,哭涕哽咽,嘴里嘶吼着,“素娘!”

一会又站了起来,招呼奴婢把无缺和心兰扶起来,面善起来说道:“多有得罪!我不知道你们说素娘的人。”

心兰:“即使我们不是素娘的人,那也不能这样吧?”

无缺:“无碍!但公子怎会有这种症状?”

潭:“在这里给姑娘公子赔个不是。”“其实,我有癔症。我的癔身为女,但这个癔身心狠手辣。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个我会在切换过程中s人,只是一阵昏迷。”

心兰:“你和那个素娘又是什么关系?”

潭:“素娘是个住在林间的医者,人如其名,温婉善良,和她同住的是她双腿瘫痪的母亲。一次我外出办事驰马回来的过程中,误落猎人的圈套,坠马晕厥在树林,被采药的她救回家中。她每天喂我喝药,我对她早已日久生情。但我又只是柳楼的办事伙计,我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我又贪恋她的一席温暖。我向她道别,又在她家不远处拿出一把匕首捅伤自己,假装被伤,回去找她。她很紧张,我歇斯底里地向她倾诉我的心意,没想到她也对我有意思。那晚我们便……”

“事后,我向她道别,说我还会回去找她。可是一别数月,再次回到那里的时候,我的癔身出现了,我s了她的母亲”

“她目睹了一切,她在死去的母亲一旁,她没有怕我,想捅我,但在那时我恢复了,她的刀刺向我,把我送给她的丁香花香囊扔在我面前,我以为她死了,我恨我自己,恨我癔身,我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渐渐被癔身掌控。”

心兰听着就很气,说道:“素娘怎么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

潭:“我自知罪恶多端,但我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死”

潭<女>:“我要杀了你们!”潭极力抑制,“你们快走!”

……

轿车驰骋有力,一路城南。

心兰:“我着实想不通这个素娘,既然那个潭都对她这样了,为什么还要让我们送手帕给他!”

无缺:“幸许是想唤醒潭心里的那点善”

夜深迷离,竹林狼声声声不断,轿车里心兰靠在无缺身上睡得正香,无缺无眠,此时,没有江湖的尔你我诈,只有美人在怀。

心兰睁开眼睛,望向无缺,没有比此刻更美好。

心兰开口:“无缺,以后你有什么事情能不能跟我说了再行动!”“我无畏无惧,但我怕你受伤”

无缺把心兰拥在怀里,月色入车,景称人更美,无缺吻上她的额。


忘川档案
勇士从独眼巨人生活的岛上逃走,却因一时装X,又送了命
勇士从独眼巨人生活的岛上逃走,却因一时装X,又送了命
陈谜

第二十五:搭救

夜色暗淡,屋内灯色斑驳,伴着窸窸窣窣的蜗声。无缺闭着眼睛 ,坐在那帮捆绑的椅子上,一点也不失翩翩公子的风气。心兰乔装打扮,身着一袭村妇的衣服,一身朴素,手拿一个竹篮。

:“给我站住!干什么”

心兰微笑示意:“二位爷好,天色欲晚,宋娘子差我来送些吃的,供爷饱腹”说着,便将掏出腰间一块白錠塞给他们。宋娘子现在可是潭主眼中的红人 。

:“原来是卫娘子! 把东西放下吧”

……

他们开始吃起来。

心兰:“我等二位爷吃完,我再把剩下的收走。”她一直望着屋子,隔着竹墙,她再也按捺不住,“爷,我给里面送点吃的”

:“不行,我来送!”一位爷又抢过了她手中的食物。

心...

夜色暗淡,屋内灯色斑驳,伴着窸窸窣窣的蜗声。无缺闭着眼睛 ,坐在那帮捆绑的椅子上,一点也不失翩翩公子的风气。心兰乔装打扮,身着一袭村妇的衣服,一身朴素,手拿一个竹篮。

:“给我站住!干什么”

心兰微笑示意:“二位爷好,天色欲晚,宋娘子差我来送些吃的,供爷饱腹”说着,便将掏出腰间一块白錠塞给他们。宋娘子现在可是潭主眼中的红人 。

:“原来是卫娘子! 把东西放下吧”

……

他们开始吃起来。

心兰:“我等二位爷吃完,我再把剩下的收走。”她一直望着屋子,隔着竹墙,她再也按捺不住,“爷,我给里面送点吃的”

:“不行,我来送!”一位爷又抢过了她手中的食物。

心兰:“宋娘子叫我来 ,无非是潭主的吩咐,你们竟敢阻挡我不成。”

他们顾虑几分,只好妥协。“同为共事,那请在娘子面前美言几句。”

心兰:“自然。”话落,便进门。

“我不是让你不要来吗”无缺冷漠之言,难掩心里期盼。

“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抓。”

说完,便给无缺卸了绑。无缺沉重的身上落在心兰身上,她一时之间扛不住,把心兰压在身下,她涨红了脸,他似笑非笑

易水寒船

就,还挺有意思的。

我应该没误人子弟吧?

就,还挺有意思的。

我应该没误人子弟吧?

陈谜

二十四章:围局生巧

心兰刚混进花楼,就被姑娘们团团包围。姑娘们捂着嘴,嘻嘻哈哈的讨论着,“公子长得真俊俏”


有些说着抢着说,“让我来吧,包公子满意!”


心兰欢心窃喜,,没想到自己男儿身的模样如此吃香。鞠着躬,一本正经说道:“还请姑娘们自重!”


老嬷:“自重的姑娘哪里来得这楼,公子也不用拘着了。看中那个带上楼吧”


心兰望了这些姑娘,挑了一个体型纤弱的姑娘上了楼。


房门刚闭,姑娘缓缓坐在床边。


心兰:“唉,姑娘,你……你不要脱。身体发肤授之于父母,怎么可以如此让他人轻贱。”


姑娘望着他,“轻贱?!公子既然来了这是非之地,就无须跟我说正经话。”


心兰:“那你有没有想过,来...

心兰刚混进花楼,就被姑娘们团团包围。姑娘们捂着嘴,嘻嘻哈哈的讨论着,“公子长得真俊俏”


有些说着抢着说,“让我来吧,包公子满意!”


心兰欢心窃喜,,没想到自己男儿身的模样如此吃香。鞠着躬,一本正经说道:“还请姑娘们自重!”


老嬷:“自重的姑娘哪里来得这楼,公子也不用拘着了。看中那个带上楼吧”


心兰望了这些姑娘,挑了一个体型纤弱的姑娘上了楼。


房门刚闭,姑娘缓缓坐在床边。


心兰:“唉,姑娘,你……你不要脱。身体发肤授之于父母,怎么可以如此让他人轻贱。”


姑娘望着他,“轻贱?!公子既然来了这是非之地,就无须跟我说正经话。”


心兰:“那你有没有想过,来了的人不一定都是你想的一样”


姑娘:“我卫莹见识过的人太多了……”


心兰在桌子上倒了两杯茶水,挥了挥衣袖,递过来给了姑娘一杯,“姑娘莫这样,其实大千世界,什么都有。饮一杯解气”


姑娘一杯饮尽。


心兰立即换了副面孔,“多有得罪!”


随即姑娘倒地,心兰换上了她的衣服,出了门。她闯到后院里,阴差阳错听到厨子责怪送餐小娘子的话。


厨子:“你说说你,不知死活!既然敢去和潭主要的人搭话。”


小娘子低着头,十分委屈,细声说:“我看那个公子十分可怜,明明清俏的很,虽然一袭白衣,却也能瞧出是个贵公子。”


厨子皱着眉,“这……这叫什么话,你竟然敢跟潭头抢喜欢的人,今晚的饭你不要去送了,潭头自会安排别人去。”


小娘子气得面红耳赤,“凭什么?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


厨子:“凭什么?凭你会去送人头。还不下去。唉(招招小娘子),你可莫要和他人说喜欢那个书生,不然等会都不知道身首会在何处。”


小娘子:“知道了知道了。”


心兰灵机一动,似有了主意。

陈谜

二十三章:大梦初醒

待无缺醒来,已是深夜,他被绑坐在椅子上。

隔幕前面 ,是两个黑色人影。

无缺晃晃绳子,试图解开,把身边的酒杯给撞倒,差点就惊醒了看门的两人。

“狗奴才,叫你们看门,你们到睡起来了。”只听门口叽叽喳喳。

门开了。

明明是一个男人为什么穿着男装。

“你就是那个白面小生。”开口却是女人的声音。

无缺看呆了。

那个似男非女的人笑了,靠近他的耳朵轻轻地说,“公子,奴家这样有没有吓着你吧。”

无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姑娘不必自畏”

“你怎么知道我是个姑娘? 我也是个公子。”

无缺:“抱歉”

那人撩过无缺的发丝,“不然公子做我的九室

如何?你也可以三妻四妾,...

待无缺醒来,已是深夜,他被绑坐在椅子上。

隔幕前面 ,是两个黑色人影。

无缺晃晃绳子,试图解开,把身边的酒杯给撞倒,差点就惊醒了看门的两人。

“狗奴才,叫你们看门,你们到睡起来了。”只听门口叽叽喳喳。

门开了。

明明是一个男人为什么穿着男装。

“你就是那个白面小生。”开口却是女人的声音。

无缺看呆了。

那个似男非女的人笑了,靠近他的耳朵轻轻地说,“公子,奴家这样有没有吓着你吧。”

无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姑娘不必自畏”

“你怎么知道我是个姑娘? 我也是个公子。”

无缺:“抱歉”

那人撩过无缺的发丝,“不然公子做我的九室

如何?你也可以三妻四妾,只要你从了我。”

无缺:“谢谢好意。我心已有归属,望你成全。”

那人激怒起来,怒目圆睁,冒出了另一种声音,“你去死吧,竟然敢忤逆我的意思”

门口的奴婢赶紧进来,“快把潭主送回去!”

……

这许久未归,心兰早以四处寻找。她扮起俊俏公子模样,进入了花楼。

陈谜

二十二章:缠死柳楼

心兰与无缺自来到晋城,就赶往姑娘所指之地找人。

寻寻觅觅,终寻得一处。没想,竟是烟花柳巷地。

心兰毫不顾忌,便想往内闯。

无缺一脸认真地看向心兰,说道:“此乃烟花柳巷之地,你一个姑娘,不宜进去。心兰,你且在附近客栈等我。”

心兰担心着说道:“可是……里面都是姑娘,你进去,万一……”“万一……被缠上怎么办”

无缺:“不会。我向来不喜烟花柳巷地,再说我是你…… 你在客栈等我。”

说完,被进了去。

心兰不舍离开了。

刚进去,无缺就被一群姑娘围住。

姑娘们缠着,扰着,嘻笑着,说着“公子,长得真标准”

无缺执扇鞠躬:“还望姑娘们自重,我想打听一位姓潭的公子”

在里面走来一...

心兰与无缺自来到晋城,就赶往姑娘所指之地找人。

寻寻觅觅,终寻得一处。没想,竟是烟花柳巷地。

心兰毫不顾忌,便想往内闯。

无缺一脸认真地看向心兰,说道:“此乃烟花柳巷之地,你一个姑娘,不宜进去。心兰,你且在附近客栈等我。”

心兰担心着说道:“可是……里面都是姑娘,你进去,万一……”“万一……被缠上怎么办”

无缺:“不会。我向来不喜烟花柳巷地,再说我是你…… 你在客栈等我。”

说完,被进了去。

心兰不舍离开了。

刚进去,无缺就被一群姑娘围住。

姑娘们缠着,扰着,嘻笑着,说着“公子,长得真标准”

无缺执扇鞠躬:“还望姑娘们自重,我想打听一位姓潭的公子”

在里面走来一位花枝招展的,有些许岁数的老姑娘,应该是里面的头牌,摇着扇,说着:“哟,我当是谁,找潭公子?怎么,是姑娘们服侍不周?”

无缺答:“我有事找潭公子,还望姑娘行个方便?”

她一阵思虑,“那 请公子随我来。”

大约刚进屋内不久,便晕倒在地。桌子上迷香泛泛,老姑娘一声嘻笑,自语:“呵,不自量力。”摸了摸无缺的脸,“真可惜你不是个姑娘,不然潭主肯定喜欢。”

陈谜

二十一章:傍事

先是花无缺开了门,心兰跟在其身后。


路经寺庙前庭,一阵阴风吹迷了心兰的眼。


心兰抓住了花无缺的腰裙一角,细剩说道:


“无 …… 无缺,我眼睛入了沙睁不开了。”


花无缺回头看向心兰,背后突然一顿婆娑,花无缺环住心兰的腰靠在一旁。


“你是何人?”


蒙着素纱的姑娘开口,“当然是救你之人”


花无缺看着她,“怎么是个姑娘?小二说的是个公子。”


姑娘:“在这乱世生存,受它逼迫,扎起头发便是公子,散下青丝便是姑娘。有又何不可?”


花无缺先是作揖一躬,表示感谢


“姑娘约无缺来此做甚?”


姑娘:“不为何事。既然我救了你们,你们...

先是花无缺开了门,心兰跟在其身后。


路经寺庙前庭,一阵阴风吹迷了心兰的眼。


心兰抓住了花无缺的腰裙一角,细剩说道:


“无 …… 无缺,我眼睛入了沙睁不开了。”


花无缺回头看向心兰,背后突然一顿婆娑,花无缺环住心兰的腰靠在一旁。


“你是何人?”


蒙着素纱的姑娘开口,“当然是救你之人”


花无缺看着她,“怎么是个姑娘?小二说的是个公子。”


姑娘:“在这乱世生存,受它逼迫,扎起头发便是公子,散下青丝便是姑娘。有又何不可?”


花无缺先是作揖一躬,表示感谢


“姑娘约无缺来此做甚?”


姑娘:“不为何事。既然我救了你们,你们便要帮我一个忙。”


花无缺看看心兰,


“姑娘请讲?”


姑娘:“我看公子也是个正人君子,你可否替我去一趟晋城找一个姓潭的人拿些东西,到时还是在这里见面。”


“公子也不必问是何物,肯不肯帮我 一句话便是。”


花无缺:“我答应你 ”


说完,便挽上了心兰要走。


心兰眼睛已经难过得流着泪水,花无缺为她拭去泪水,吹了吹她的眼,擦了擦。她才勉强挣开了眼。


心兰睁开的第一眼便看见眼前的花无缺。


花无缺:“眼睛可疼?”


心兰摇摇头,又忧心忡忡地补上一句:


“无缺,你真的要帮那个不知来处的姑娘办事 我们有不知她是敌是友,况且 …… 况且”


花无缺:“那个姑娘救了我们,滴水之恩 当涌泉相报”“你留在这里,我去去就来”


心兰有些生气,说道:“你又要弃我于不顾!”


……



忙里偷闲,嘻嘻嘻,偷偷回来更个文。

致歉啦,实在是学业繁忙,感谢读者们的不离不弃!

陈谜

二十章:拭伤初醒

为什么搜索不到tag?

各位看官久等啦!


心兰和无缺同躺在一张床上。

心兰乍起,直冒冷汗,望了望身边的花无缺心安了不少。

花无缺也醒了,他望了一眼心兰,坐了起来。

心兰想起花无缺那晚之后的作为便要下床,花无缺抓住了她的手,说:

“你身上还有伤,我出去。”

说完,就从下了床,奔向了屋外。

屋外 熙熙攘攘 楼下皆是满客。

和他擦肩的一个小二递给了他一碗药,说道:“公子,这是那位公子让我交给你的。”

花无缺道:“哪位?”

小二:“他说约你等会在棋禄寺相见”“请公子务必将药给里头的姑娘服下”

花无缺将药端入屋内,用勺子舀起,嗅上一嗅,尝上几口,一刻之后再...

为什么搜索不到tag?

各位看官久等啦!


心兰和无缺同躺在一张床上。

心兰乍起,直冒冷汗,望了望身边的花无缺心安了不少。

花无缺也醒了,他望了一眼心兰,坐了起来。

心兰想起花无缺那晚之后的作为便要下床,花无缺抓住了她的手,说:

“你身上还有伤,我出去。”

说完,就从下了床,奔向了屋外。

屋外 熙熙攘攘 楼下皆是满客。

和他擦肩的一个小二递给了他一碗药,说道:“公子,这是那位公子让我交给你的。”

花无缺道:“哪位?”

小二:“他说约你等会在棋禄寺相见”“请公子务必将药给里头的姑娘服下”

花无缺将药端入屋内,用勺子舀起,嗅上一嗅,尝上几口,一刻之后再给心兰服下。

心兰刚将药服下,花无缺提起脚又要走。

铁心兰:“花无缺……你又要抛下我?现在我只有你了,也只剩下你了”

花无缺:“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办,你留在客栈”

铁心兰掀开被褥,站在无缺面前。

“我已经好了,我可以和你一块去。”

那唇白憔悴的模样,那坚决果断的模样,叫他花无缺是个什么办法。

铁心兰手握着剑尾随在花无缺身后。

花无缺止步于街,问了问摊贩:“老伯,且问棋禄寺在何处”

摊贩指着村口,说:“往那边棋禄村山上走,看见一寺庙便是了”

走了不久,就到了。

棋禄寺寺门紧闭,门上掩着好几层灰。

铁心兰本想推开门,花无缺拦住了她,从胸前掏出玉笛来递给铁心兰,“进去之后,若有事,吹响它,我就会出现。”

铁心兰点了点头,心里乐开了花。

TaoTao

纵横天下逍遥游 二十四

小鱼儿目瞪口呆地站着不说话,大夫左右看看只得问无缺:“我去写个药方,每日喝上两次就好,不喝也没什么问题,不要再动气就好。”

无缺忙拱手道:“多谢大夫,我让人随您去写方子抓药。”接着转头对清漪道:“带上诊金随大夫去抓药,回来速速煎了送去。”

清漪马上跟着大夫去了,我看着突然鸦雀无声的亭子,抬手按了按额头问道:“小鱼儿,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小鱼儿脸上白一阵红一阵,自顾坐到桌边倒了一杯茶道:“实话告诉裴烟呗,她要还想嫁,我难道还能跑了不成。”

我手心一阵发痒,直想一巴掌糊过去,还来不及说话,榻上的苏樱已跳起来哭道:“那我呢?你就不管我了?”

小鱼儿趴在桌上懒洋洋地道:“怎么不管了?你好好...

小鱼儿目瞪口呆地站着不说话,大夫左右看看只得问无缺:“我去写个药方,每日喝上两次就好,不喝也没什么问题,不要再动气就好。”

无缺忙拱手道:“多谢大夫,我让人随您去写方子抓药。”接着转头对清漪道:“带上诊金随大夫去抓药,回来速速煎了送去。”

清漪马上跟着大夫去了,我看着突然鸦雀无声的亭子,抬手按了按额头问道:“小鱼儿,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小鱼儿脸上白一阵红一阵,自顾坐到桌边倒了一杯茶道:“实话告诉裴烟呗,她要还想嫁,我难道还能跑了不成。”

我手心一阵发痒,直想一巴掌糊过去,还来不及说话,榻上的苏樱已跳起来哭道:“那我呢?你就不管我了?”

小鱼儿趴在桌上懒洋洋地道:“怎么不管了?你好好养身体把小小鱼生下来,难道我还养不起了?”

苏樱大哭起来,无缺沉声道:“不要胡闹了,你赶紧去把那个裴烟的事解决掉。”

“我能怎么解决?一刀把她杀了灭口?”

苏樱道:“可以啊!难道你还舍不得吗?”

我看无缺衣袖拂动,忙一把抓住他的手道:“你们自己去解决,不要闹出人命,不要违背江湖道义,其他事情我们也管不了了。”

无缺握紧我的手也道:“碧血照丹青已送去万剑山庄,若无其它事情,我和心兰打算绕去铁宅看看就回移花宫了。”

我又惊又喜,他竟愿意陪我回家,什么时候定下的也不告诉我一声。

无缺看着我眸光柔和:“本来打算此间事情处理了再告诉你的,既然准备要走了,少不得要告诉岳父早几日去和我们会合。”

我心里一甜,不觉笑道:“你什么时候传书给爹爹的,也不告诉我?”

他转头看小鱼儿一眼,牵着我边走边说:“出宫前我就让人去打探岳父的消息,本来想要晚几日过去,既然苏樱怀孕了,那我们就可以早些过去,省得岳父牵挂你。”

我笑起来,随即又皱眉道:“小鱼儿这事几日怕是解决不了,我们不好丢下他们的。”

无缺朗声道:“不出意外的话,半月内肯定就定下来了,三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我点头,无缺已道:“最近事情多,你练武也耽误了不少时间,今日我就考教你一番。”

我头皮发麻,我这空有内力,招式也只学了移花秘籍的两式,他今日怎么突然又想起来了?

无缺脚下一点,折下两根木枝,随手一拂,树枝上的细刺与枝桠已纷纷落地,我苦着脸接过来,心里默念着口诀,一剑向他刺去。

他屹然不动,只剑到眼前突然在我剑身上一点,我反手挑去,他一只手已在我肩上拍了一下。

我颓然看过去,他摇头道:“剑之一道,万变不离速度与力量,从今日起你每日挥剑一千下,三个月后我们再练招式。”说完,抬手一剑从左上划到右下。

“照这个姿势先挥剑五百,然后另一个方向再五百。”

我张口结舌看向他,他只看着我身后的树,眼光避开我,人已向外走去,边走边说:“一会荷露自会来盯着你,你不要偷懒。”

“无缺,你回来。”我张开喊道,只见一道身影掠过去,他竟施展轻功一跃而起。不一会,荷露进来道:“夫人,公子让我看着你不要偷懒。“

我脸上一红道:“他在我也不会偷懒啊。“

荷露抿着唇笑道:“公子怕是不忍心夫人吃苦吧。“

我认命地开始挥剑,只二百下手臂已酸痛不已,五百以后只觉整个手已抬不起来,荷露给我揉捏了一下,我又开始从另一个方向挥剑。

等一千下结束,我已经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我把树枝抛下,刚坐下喝了一口水,只听外面吵吵嚷嚷声传来:“出什么事了?怎么敢有人来移花宫所在闹事?“

荷露看我一眼道:“我出去看看。“我抬手让她出去,还未说话只见一宫女进来道:”夫人快去看看,那个裴烟姑娘带着人和聘礼,说来给江小鱼公子下聘呢!“

我急忙向大厅跑去,刚到门口见无缺已在里面,小鱼儿和苏樱正在拉扯不住,裴烟一身水蓝色的衣服,笑吟吟地坐在桌旁喝茶,彷佛一切和她无关一般。

见我进去裴烟已站起来笑道:“这会儿人齐了,我就再说一次,我水云坊今日来给江小鱼下聘,望江公子信守承诺,尽快与我成亲。“

小鱼儿已道:“哪有女方家来男方这里下聘的,裴烟你这是什么意思?“

裴烟坐着不吭声,她身旁一三十多岁的女子已道:“男子既能三妻四妾,女子为何不能给男子下聘?我水云坊不止给你下聘,往后你可是要住到坊里去的。“

我转头看无缺,他微微摇头示意,我也坐下不吭声了。

 

陈谜

5.地窖情缘

纯属虚构


老尹:“我看呐,让无缺当你头儿算了”


铁心兰嘟了嘟嘴,“凭什么,论资历我也还不差”


老尹:“唉唉唉,就这么定了。”“以后跟着无缺好好干!”


心兰:“我……”


崖子:“报告,一荒废多年的地窖发现一具焦尸”


心兰:“走!”


走近o村,略带阴森。


村里的大妈们看着陌生的人,无数双瞳孔对视着他们。


心兰晾出警件,说道:“你好,我是警察。我想问一下那个焦尸”


本来聚在一块的大妈听见,都急急忙忙跑开了。


心兰硬是拽着一个大妈问。


大妈不得已,说:“我跟你们说啊,那个地窖是人鬼冥婚所。所里有个三婆,专门管的。我走了啊,别拽我别...

纯属虚构


老尹:“我看呐,让无缺当你头儿算了”


铁心兰嘟了嘟嘴,“凭什么,论资历我也还不差”


老尹:“唉唉唉,就这么定了。”“以后跟着无缺好好干!”


心兰:“我……”


崖子:“报告,一荒废多年的地窖发现一具焦尸”


心兰:“走!”


走近o村,略带阴森。


村里的大妈们看着陌生的人,无数双瞳孔对视着他们。


心兰晾出警件,说道:“你好,我是警察。我想问一下那个焦尸”


本来聚在一块的大妈听见,都急急忙忙跑开了。


心兰硬是拽着一个大妈问。


大妈不得已,说:“我跟你们说啊,那个地窖是人鬼冥婚所。所里有个三婆,专门管的。我走了啊,别拽我别的我不知道了。”


松了胳膊,大妈匆匆跑了。


心兰和无缺打着电筒,沿着梯子摸索下去。


地窖阴暗寒冷,咔嚓一声窖门被关了。


这个密封的地方,除了手机没信号,连只耗子都飞不出去。


无缺安慰心兰:“明天崖子肯定会来找我们的。”


他们继续往前走,看见一个吊死的新娘,旁边坐着个低头的新郎。


心兰害怕地抓住了无缺的胳膊,无缺遮住她的眼,

“不要看!”


心兰:“我们今晚还要和他们过一夜呢”


无缺:“你怕了?”


心兰又松开了他的胳膊,说道:“怎么可能”


再前面,是一堆白骨。


天越来越暗了,入夜的地窖里冷了不少,心兰


倦缩在一角,抱膝而坐,冷得发抖。


无缺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


她虽冷冷一句“谢谢”,可心里却掀起了狂火,炽热卷袭。


时间跨移,转眼 


半夜时分


铁心兰做起噩梦,她轻泣,她说着梦话


“不要……爹……”


无缺摇醒了她,她一把扑进无缺怀里哭。


无缺问她怎么了?


她说:“我梦见我爹被人杀死了”


无缺:“你爹在医院,不用担心”


她又说:“梦里,我们都穿着你初来的古装,在一个有铃声的庙里,那个人用剑刺入我爹的身体,我爹直吐血,我又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无缺安静了,他没有再问,说不定他在道观树林误杀了铁战……

陈谜

十九章:血溅妖城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更新了,下个星期要考试呢,赶不赶得回来更新,还不知道呢


“心兰!”


心兰被一掌劈倒在地,口吐鲜血。


花无缺将铁心兰拥在怀中,“我不是让你不要出来!”


铁心兰:“我怕你有事。”


花无缺拭去铁心兰止不住的血。


铁心兰:“我没事,就是少了一条命,死不了。”


未等他们缓来,邀月又出手了。


荷露:“少主!”


花无缺抱住心兰躲过邀月一掌。


花无缺将心兰放在一旁的边上,拔出剑,走到邀月面前。


邀月:“哦,你想杀了我?”


花无缺没有理会,跪在了邀月的面前,将剑架在身上,划了三道很深的口子,血流不止。


强忍着痛楚,说道...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更新了,下个星期要考试呢,赶不赶得回来更新,还不知道呢


“心兰!”


心兰被一掌劈倒在地,口吐鲜血。


花无缺将铁心兰拥在怀中,“我不是让你不要出来!”


铁心兰:“我怕你有事。”


花无缺拭去铁心兰止不住的血。


铁心兰:“我没事,就是少了一条命,死不了。”


未等他们缓来,邀月又出手了。


荷露:“少主!”


花无缺抱住心兰躲过邀月一掌。


花无缺将心兰放在一旁的边上,拔出剑,走到邀月面前。


邀月:“哦,你想杀了我?”


花无缺没有理会,跪在了邀月的面前,将剑架在身上,划了三道很深的口子,血流不止。


强忍着痛楚,说道:“我敬你为我姑姑,这三道口子当是我还姑姑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邀月:“你就没想过杀了我为你那个贱人的娘和你爹报仇?”


花无缺:“我不会动手。”


邀月:“哼,好啊”“你不杀我可我也不会放过你”


又是一掌席来,花无缺没有躲,任她邀月在他胸口打出血来。


邀月:“哼 哼 哼,你为什么不躲?”


花无缺昏倒在地的最后一句,仍不忘叫她:


“姑姑!”


怜星也在此刻赶到,喊道:“姐姐!”


邀月血红的眼望向了怜星,“谁放你出来的?!”


怜星:“姐姐,你莫要再执着了。当年是他江枫,又不是他花无缺。他也是无辜的……”


邀月(歇斯底里)轻泣:“无辜……?!”


又伸出手,掀起衣袖,指着那处被无数条银针镇压着痛苦连着心的伤,继续说道:“若不是当年他爹,我又何时会成为我今日这般?”“当年若没有他,你我岂会反目,岂会练不就明玉功?”“不要忘了今日的花无缺也必会成当年的江枫。”


一掌 确被怜星领收下了。


怜星:“姐姐,莫要再让仇恨蒙蔽了眼。”


一语刚落,她昏了去,昏死在了这妖城。


怜星一脚刚入阴府,后脚邀月便死于影落之手。


影落一沾了阴阳血气的匕首刺入邀月体内,“你杀了陛下我便杀了你”


“没想到吧邀月,你是万人之上,却也败在我手”


……


此一战之后,妖仙两败俱伤,群龙无首。


一阵黑影掠过,带走了花无缺和铁心兰。

陈谜

4.收案

我可能写得不好,承蒙姐妹们的厚爱,我会多加学习的。

“报:死者已知道是谁,是那栋楼的清洁工张晓。”


崖子:“心兰姐,老师傅已经发现,他……死了。”


铁心兰:“莫不是意识到自己杀了人,自行了断了。”


花无缺观察着老师傅的脖子,尸体还是热的。脖子上的肋痕红得发紫,绝不是上吊这么简单,更像是


花无缺说,“有人在背后硬勒死他。”


崖子:“哎你就不要瞎猜猜了,等老右来看看”


等老右检查完毕,说道:“确实是被人勒死的。”


崖子:“心兰姐,老尹来电话了。说,又发现一嫌疑人:张玟”


铁心兰:“回去。”


警察局


审嫌疑人的是心兰,而无缺则拿着报告...

我可能写得不好,承蒙姐妹们的厚爱,我会多加学习的。

“报:死者已知道是谁,是那栋楼的清洁工张晓。”



崖子:“心兰姐,老师傅已经发现,他……死了。”


铁心兰:“莫不是意识到自己杀了人,自行了断了。”


花无缺观察着老师傅的脖子,尸体还是热的。脖子上的肋痕红得发紫,绝不是上吊这么简单,更像是


花无缺说,“有人在背后硬勒死他。”


崖子:“哎你就不要瞎猜猜了,等老右来看看”


等老右检查完毕,说道:“确实是被人勒死的。”


崖子:“心兰姐,老尹来电话了。说,又发现一嫌疑人:张玟”


铁心兰:“回去。”


警察局


审嫌疑人的是心兰,而无缺则拿着报告站在其后。


心兰:“张玟,你的舅妈已经死了。”


张玟毫无波澜地望着心兰,说道:“死了就死了,生的时候总是寻死,现在死了岂不正好。”


心兰站起来,很生气望着张玟,伸手给了他两巴掌。


“你舅妈都死了,希望你能尊重死者。”


张玟:“我凭什么尊重她,呸,她对我怎么样。”


心兰:“不用查了,我看你就是杀人凶手。”


花无缺坐了下去,“你先出去。”


花无缺:“一个星期前的一个晚上,你和你的舅妈起了争执,你怀恨在心,于是把他杀害,你伪装成食堂师傅给她所在的楼弄了个下马威,油炸人肉。却被真正的老师傅看见,顺势你就把他杀了,又伪装成他自杀的模样。”


张玟紧张站起来,“你凭什么诬陷我”


花无缺:“你内心慌乱,手从刚才进来一直在颤抖”


张玟从兜里掏出一把收缩刀,逞着无缺背着他,要往无缺刺去。


无缺耳朵一动,躲过了刀。


审门外进来了人,把张玟拘了起来。


张玟对此案供认不讳。

陈谜

高考必胜!

高三的兰缺姐妹们,高考加油❗

以前是别人祝我中考顺利,现在我祝你们高考成功!
[图片]

高三的兰缺姐妹们,高考加油❗

以前是别人祝我中考顺利,现在我祝你们高考成功!

陈谜

十八章:浮生戏

近来老是“补课补课补课”,更新时间漂浮不定。抱歉啦,姐妹们,久等,见谅咯!


花无缺手执剑,走向妖皇。


妖皇临危不惧,“怎么?邀月让你来杀我,你就那么信她的话吗”


花无缺:“自然,她是我姑姑。”


妖皇:“姑姑?”妖皇冷笑着,“你的姑姑是不是跟你说是我杀了你的父母”


邀月:“无缺 你还在犹豫什么,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了吗”


花无缺没有再犹豫,往妖皇一劈,劈掉了她的一角裙边。


妖皇伸手一纵,“你的母亲乃我妖族奴仆,本为我族派去刺杀江枫,却爱上了他。”


花无缺又劈向她,不依不挠。


妖皇又说,“然而邀月竟然因爱生恨杀了你爹娘”


花无缺:...

近来老是“补课补课补课”,更新时间漂浮不定。抱歉啦,姐妹们,久等,见谅咯!


花无缺手执剑,走向妖皇。


妖皇临危不惧,“怎么?邀月让你来杀我,你就那么信她的话吗”


花无缺:“自然,她是我姑姑。”


妖皇:“姑姑?”妖皇冷笑着,“你的姑姑是不是跟你说是我杀了你的父母”


邀月:“无缺 你还在犹豫什么,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了吗”


花无缺没有再犹豫,往妖皇一劈,劈掉了她的一角裙边。


妖皇伸手一纵,“你的母亲乃我妖族奴仆,本为我族派去刺杀江枫,却爱上了他。”


花无缺又劈向她,不依不挠。


妖皇又说,“然而邀月竟然因爱生恨杀了你爹娘”


花无缺:“你胡说。”


花无缺望着邀月,未得答复。


一会,邀月:“无缺,只有你杀了她,杀了她你就算给你爹娘报仇了。不要相信她的鬼话”


花无缺趁此纵身一跨,横行刺去,直中妖皇胸脯,妖皇微微浅笑,吐血倒地。


众妖围在妖皇身边。


邀月哈哈大笑起来,“妖皇,不堪一击。”


花无缺:“姑姑,我爹我娘……”


邀月:“你爹你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我杀的,是我杀的。”


花无缺瞪直了眼睛,说道:“姑姑”“不可能,不可能”


邀月:“怎么不可能……当年我爱你爹如痴如醉,怎奈你娘那个贱人勾引你爹……”


“该死,都该死!”


邀月伸出魔掌,伸向无缺,心兰赶到,挡在无缺面前。


“心兰!”

陈谜

3.迷局

医院


铁心兰:“阿姨,你醒啦!喝口水”


花无缺:“你可还记得昨日中午发生了何事?”


阿姨接过水,说道:“不记得了不记得了。”她的眼神里藏着恐惧。


铁心兰:“阿姨,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若是调查不清楚这件事,恐怕你就要失业了。”


阿姨看着花无缺,欲说无话。


铁心兰:“你先出去,出去。”


阿姨贴近心兰的耳边,“昨天,我吃到了指甲,是人的指甲。”


铁心兰:“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呀?我检查了整栋楼的员工无一缺席。”


阿姨:“不,我真的看清楚了。”


铁心兰:“好,那你好好休息。”


花无缺:“怎么样了”


铁心兰:“毫无进展。”


花无缺...

医院


铁心兰:“阿姨,你醒啦!喝口水”


花无缺:“你可还记得昨日中午发生了何事?”


阿姨接过水,说道:“不记得了不记得了。”她的眼神里藏着恐惧。


铁心兰:“阿姨,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若是调查不清楚这件事,恐怕你就要失业了。”


阿姨看着花无缺,欲说无话。


铁心兰:“你先出去,出去。”


阿姨贴近心兰的耳边,“昨天,我吃到了指甲,是人的指甲。”


铁心兰:“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呀?我检查了整栋楼的员工无一缺席。”


阿姨:“不,我真的看清楚了。”


铁心兰:“好,那你好好休息。”


花无缺:“怎么样了”


铁心兰:“毫无进展。”


花无缺:“查一下那个老师傅。”


说完,往医院门口走去。


铁心兰追上去,“哎,到底你是助理还是我是助理呐?”


崖子:“找不到那个师傅,有人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在一个星期以前。”


花无缺:“不是说他在昨天的时候还在膳房吗”


崖子:“老师傅做菜的时候不喜欢身边有人,于是趁着人少的时候做后就走了。所以可能存在失踪。”


老尹:“可是昨天有人遇见过老师傅 还跟他打招呼了呢”


案件险入迷局。


老尹:“真可惜,也是狂狮铁战在就好了。”


花无缺:“ 狂狮铁战可是心兰之父铁战? ”


老尹:“是啊 当年心兰父亲力挽狂澜破了许多连环奇案,就被局里的人称为狂狮铁战。”


铁心兰:“尹伯,不用跟他说了,查案要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