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缺舟一帆渡

51030浏览    682参与
颓不流
先生先生!(灬´...

先生先生!(灬´ ˘ `灬)

表面喊先生内心叫嘟嘟

先生先生!(灬´ ˘ `灬)

表面喊先生内心叫嘟嘟

三条鱼丫
稿子噢❤️❤️ 新年快乐!!

稿子噢❤️❤️

新年快乐!!

稿子噢❤️❤️

新年快乐!!

颓不流

【元缺】品茗(下)

※明天就是除夕了,霉运和病痛会随旧年一起消失的!

※食用注意+上篇请点击 

※放飞自我

————————————————

————————————————

《品茗》下

……

“哦?帝鬼?算还有一点架势,但,不足为患!”绝命司面对帝鬼,不屑道。

此时圣光大作,久违的谪仙身影翩然到来,手持天人笛,背扶文殊剑,缺舟散出熠熠光芒,扬起黄沙纷飞。

“千年共修,缺舟一帆。无边沉沦,法海渡航。”

“缺舟一帆渡……”绝命司心中一惊,有种强烈不安的预感。

“不只在下,还有……”缺舟微微转身。

殃云聚集,一道魁梧身影自空中降临,撼动四方。元邪皇缓步上前,无形的威压震住全场。...

※明天就是除夕了,霉运和病痛会随旧年一起消失的!

※食用注意+上篇请点击 

※放飞自我

————————————————

————————————————

《品茗》下

……

“哦?帝鬼?算还有一点架势,但,不足为患!”绝命司面对帝鬼,不屑道。

此时圣光大作,久违的谪仙身影翩然到来,手持天人笛,背扶文殊剑,缺舟散出熠熠光芒,扬起黄沙纷飞。

“千年共修,缺舟一帆。无边沉沦,法海渡航。”

“缺舟一帆渡……”绝命司心中一惊,有种强烈不安的预感。

“不只在下,还有……”缺舟微微转身。

殃云聚集,一道魁梧身影自空中降临,撼动四方。元邪皇缓步上前,无形的威压震住全场。

“绝命司,本皇就允你的愚蠢。”

绝命司看着包围着自己的历代BOSS,崩溃了。

“等一下,这场有发你们的通告吗?剧本!剧本呢?导播,大侠啊!我是欠你们多少钱啦?这样玩我???”

……

“Aniki呜呜呜……”结束了这一场戏后的安倍博雅委屈地赖在剑无极身上哭诉。

“欸好啦好啦。”剑无极无奈,拍拍安倍的背。

不远处,缺舟照例泡了一壶茶,元邪皇也照例拒绝了。两人还没换下戏服,加上古色古香的桌椅,仿佛仍在戏中。

导演偷瞄了一眼,怎么感觉这两人感情越来越好了,明明相处模式没什么变化。硬要说点不一样,大概就是邀请和拒绝越来越顺手了。

缺舟不知道说了什么,元邪皇居然笑了出来。这一笑,就像柳枝吐芽,送冬迎春,把两人的氛围从客客气气变成了其乐融融。元邪皇也抛开闭目养神的状态,跟缺舟聊了起来。

嚯,是我眼瘸,还以为没什么变化。导演默默移开眼,重新投入到手头的工作上。


自缺舟发送好友申请以来,两人有空没空就会约出来聚聚。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

缺舟锲而不舍地带着各种茶叶甚至一整套茶具前去赴约,而元邪皇则意志坚定地推开邀约之人递来的茶杯,这几乎成了两人聊天开头的标配。


已是腊尾,温暖的阳光与寒冷的空气交融,冰冷的建筑物映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除了路灯上挂着的中国结灯,这座城市好似跟平常没什么区别。

两条人影并肩从其中一栋大厦中走出,缺舟抬手看了眼手表,笑着对元邪皇说:“正好饭点,邪皇,一起吃顿饭如何?”

“自然可以。”


想不到缺舟会邀自己来到一家西餐厅。

“缺舟?”

“主随客愿。”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呢。

元邪皇和缺舟在落地玻璃一侧坐下。

“你喝酒吗?”

“嗯……可以一试。”

……

结果,从来没有喝过酒的缺舟先生一杯便醉,白皙的脸上浮起一层薄薄的红雾。

“见笑了。”缺舟支起手扶住头,尝试保持清醒的状态。

“你还好吗?”

“无碍,过一会就好。”

缺舟把头转向玻璃窗,外面飘起了小雪,行人拢紧围巾,加快了回家的脚步。回过头来,他们坐下时已把外套脱下,正对面的元邪皇拿着酒杯,暖色的灯光笼罩着两人。

“邪皇过年有什么打算吗?”

“跟往常一样,陪晴儿回福利院一趟,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晴儿?是那个你几年前领养的孩子吧。”

“嗯,他正在读高中,学业紧张,自己主动要求住校,放假才回家。”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大概是因为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晴儿很坚强,也很独立。”

“有机会我一定得和晴儿见见面。”

元邪皇笑笑,看着缺舟的手不住地摩挲酒杯杯壁,餐厅里悠扬的音乐飘啊飘,脑中和缺舟聚会的一件件事情也飘啊飘,突然有一个想法飘进了心里。

他放下酒杯,坐直身子,眼睛直视对面的人:“缺舟,有意和我们一起过年吗?”

“嗯?”缺舟似是酒没醒,还没反应过来。

“多一人多一分热闹,同我还有晴儿一起过年吧。”

缺舟停下手上的动作,也坐正了身子,面上更添了几分温暖——

“好。”


——

元邪皇和缺舟面对电视坐在红木沙发上,晴儿捣弄着手机,茶几上三杯茶只动了一杯。

“邪皇,多谢你邀请我和你们一起过年。”

“何必言谢,我也说了,人多才有过年味。”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准备好迎接新的一年到来了吗?倒计时,10,9,8……”

“缺舟,以后,我们一起过年吧。”

“3,2,1——新年快乐!”

电视里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欢庆气息,透过了荧幕,透进了人心。

“新年快乐!”晴儿放下手机对着两个提前步入老年生活的人大喊道。

“好。”

缺舟嘴角带笑,把自己那一杯续上,推到元邪皇面前,换掉了已经冷了的一杯。

元邪皇摸了摸茶杯,看着晴儿和缺舟——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颓不流

【元缺】品茗(上)

※迟来的小年快乐!(差了几分钟)

※鬼途奇行录还没看完就跑去看了假如金光这样演,看到缺舟先生和蟹黄像是朋友那样一起出来内心就激动不已,还有一小段并肩,然后我就忍不住自己产粮了。

※下戏后,短小,下篇不定时发送

※cp只有元缺。没有暗恋,就是投缘

※元邪皇偏好西餐厅,缺舟偏好中餐厅

※有bug请无视,纯属自娱自乐

——————————————————

——————————————————

《品茗》上

“喝茶吗?”缺舟正在一旁泡茶,淡淡清香浮散。

“不了。”元邪皇抬手整理了一下满是灰尘的战甲,今天他刚刚结束了最后一场戏,正式杀青。

自从下戏,缺舟一直在研究茶艺,还报了个班。每...

※迟来的小年快乐!(差了几分钟)

※鬼途奇行录还没看完就跑去看了假如金光这样演,看到缺舟先生和蟹黄像是朋友那样一起出来内心就激动不已,还有一小段并肩,然后我就忍不住自己产粮了。

※下戏后,短小,下篇不定时发送

※cp只有元缺。没有暗恋,就是投缘

※元邪皇偏好西餐厅,缺舟偏好中餐厅

※有bug请无视,纯属自娱自乐

——————————————————

——————————————————

《品茗》上

“喝茶吗?”缺舟正在一旁泡茶,淡淡清香浮散。

“不了。”元邪皇抬手整理了一下满是灰尘的战甲,今天他刚刚结束了最后一场戏,正式杀青。

自从下戏,缺舟一直在研究茶艺,还报了个班。每隔一段时间,这位先生就会跑来找元邪皇试茶,问原因——缺舟笑笑,大概是投缘吧。

即便元邪皇没有一次答应请求,他也不生气。

毕竟,缺舟的脾气可是全剧组闻名的好啊。

有人问元邪皇拒绝的原因——元邪皇很直截了当,他不喜欢喝茶。

今天自然也是如此。

缺舟被拒绝了也不说话,只是拿起木质茶杯慢慢抿着。

元邪皇瞟了一眼,觉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刚开口,便被打断了。

“前辈。”拾掇完自己的雪山银燕跑了过来。

“何事?”

“这些日子,多谢前辈的照顾了!”

“无需言谢,举手之劳罢了。”元邪皇说完抬手拍了拍后辈的肩膀。

“缺舟先生,您也在这!”

“银燕,”缺舟点了点头,“喝茶吗?”

“啊不用了,我……”

“银燕,你在这边做什么!”剑无极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边说话一边拉着牛,心里还嘀咕:这只笨牛,没看到刚才元邪皇明显有话要跟缺舟说吗!

“剑无极,你……!”

“走啦走啦,大家都在等你。”

剑无极推推搡搡,把一边道歉一边被迫移动的雪山银燕给拉走了。

“真是有活力的年轻人啊。”缺舟又抿了一口茶。

元邪皇看人走了,嘴还没打开,突然一股寒气袭来——是万雪夜。

“缺舟,导演让我们两人过去,说一下今年新春特辑的事。”

“好。”缺舟转头对元邪皇说,“抱歉,失陪一下。”

“无妨。”


日头一点点向西山倾斜,转眼黄昏。

元邪皇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手臂挽着黑色的西装外套,人影挺拔,眺望着夺目的晚霞。金红的日光披散在他身上,像是一场无声的落幕礼。

“久等了。”

元邪皇转过身来,看向来人。缺舟手上拿着名为“天人”的白玉笛,一身白色休闲衣装也掩不了由内而外的翩仙气质。

“你这笛子当真从不离身。”

“有空我再吹给你听听?”

“嗯……”

元邪皇想起未尽的话,“缺舟先生,一起吃顿饭如何?”

“邪皇有意,缺舟自是接受。”


缺舟有些讶异,因为元邪皇带他来了一家茶餐厅。

“邪皇?”

“主随客愿。”

这家茶餐厅远近闻名,环境和菜色都是不用多说的。

两人进了一间包厢,服务员随即递上了菜单。时间在纸张时不时的翻页声里慢慢流逝,缺舟和元邪皇终于定下来一些菜肴。

“普洱可以吗?”

“随意,你喝就好。”元邪皇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不喜欢的从不会去尝试。

“好。”缺舟不在意,把菜单还给了服务员。

接下来,该进入主题了,元邪皇想。

“其实,在片场我两次想跟你说话,结果都被银燕和雪夜打断了。”

不承想先开口的是缺舟。

“哈,我也是,刚刚你也截了我一次。”元邪皇笑道,“我居然都看不出来,你的修养真是让人赞叹。”

“很多后辈们也这么说过。”

“缺舟先生,你其实不必每次都找我试茶,这么久了你也知道我的原则。”

“我只是感觉你我很投缘。”

“投缘也不一定要通过试茶来体现。”这是元邪皇在经历过雪山银燕的犟脾气后第二次想要扶额。

缺舟谢过服务员盛上来的茶水,倒了一杯给自己,也帮元邪皇倒一杯,推了过去。

元邪皇没有拒绝,但也没接。

“我只是好久没有这种和同辈一起聊天的感觉了。”缺舟突然说道,“难得能遇上投缘又是同辈的人。”

缺舟温文尔雅,脱俗的气质与不凡的才华吸引了一大堆晚辈跟随,却少有同辈和他一起行走。元邪皇在片场也看出来了,除了工作关系,缺舟的同辈朋友少得可怜。

元邪皇觉得自己和缺舟有一些相似的地方。一个人站在顶峰久了,就算有再瑰丽奇伟的景色也弥补不了沉于内心的寂寥。

他抬头,看着嘴角带笑的缺舟。

“所以邪皇,愿意和我做个朋友吗?”

——

未完待续。


灵言灵言哎

没有啥想法的拍图,因为看到大家都在拍,镜头之下倒是真的看得更清楚,他风采不减当初刚来时,开心而且幸福 ,提前祝大家新春都能有好的际遇,心想好事都能成,开心而且幸福 

没有啥想法的拍图,因为看到大家都在拍,镜头之下倒是真的看得更清楚,他风采不减当初刚来时,开心而且幸福 ,提前祝大家新春都能有好的际遇,心想好事都能成,开心而且幸福 

紫米(自闭中
真的好土啊(土味画手不请自来...

真的好土啊(土味画手不请自来

两位神韵我永远画不出来

真的好土啊(土味画手不请自来

两位神韵我永远画不出来

Sefarieus

缺鱼合体

虽然画艺不精但是我真尽力了…缺舟先生他世界第一好…(持续理性蒸发

估计半年后回头再看会发现诸多问题到时候再改

P2名句截图,日常嫉妒俏俏

缺鱼合体

虽然画艺不精但是我真尽力了…缺舟先生他世界第一好…(持续理性蒸发

估计半年后回头再看会发现诸多问题到时候再改

P2名句截图,日常嫉妒俏俏

上官清唳

【雁俏】北疆晴雪 第四十九章

微博上的更新比lof提前两章https://www.weibo.com/1914625231/IoSXLclGx?ref=home&rid=0_0_8_30717009

微博应该没审核完。。。随缘,佛系


第四十九章 善缘

见到俏如来,鸩罂粟反而松了一口气,原本他就不想与上官鸿信同流合污欺瞒别人,现在这个包袱他可以卸下了。

“俏如来,抱歉。”

俏如来道:“无事,药神前辈,我并无怪罪之意。”

他知道上官鸿信和药神两个人都是为他好,一个顾惜他的身体,一个顾念他的心情。

上官鸿信“阴谋”败露仍旧一派坦然,看俏如来的神色就知道他已心有定论,不会轻易动摇。

有几分无奈...

微博上的更新比lof提前两章https://www.weibo.com/1914625231/IoSXLclGx?ref=home&rid=0_0_8_30717009

微博应该没审核完。。。随缘,佛系


第四十九章 善缘

见到俏如来,鸩罂粟反而松了一口气,原本他就不想与上官鸿信同流合污欺瞒别人,现在这个包袱他可以卸下了。

“俏如来,抱歉。”

俏如来道:“无事,药神前辈,我并无怪罪之意。”

他知道上官鸿信和药神两个人都是为他好,一个顾惜他的身体,一个顾念他的心情。

上官鸿信“阴谋”败露仍旧一派坦然,看俏如来的神色就知道他已心有定论,不会轻易动摇。

有几分无奈,但也有几分按捺着的其他情感。

他提醒:“你想保住舍利胎?即使要为此付出代价,除了身体上的痛苦,还有你的名誉。”

俏如来攥着佛珠的手有轻微的发抖,乍一听见自己怀孕的事的确令他震惊,难以接受。但他不是没有心理准备。

心细如他,岂能真的对自身的异常变化毫无感觉,再联系近来上官鸿信和鸩罂粟的微妙反应,他多少有些猜到这个石破天惊的可能。

只不过在听到鸩罂粟下的结论之前,他只能自欺欺人。

现在听到最后的定论,他反而感到轻松了。

上官鸿信对他的心态确实把握得很准。他没有动过哪怕一个念头想扼杀自己身怀的怪胎。

“对,我要保住舍利胎。”

俏如来再抬头,一手虚扶在小腹上,已经是保卫的姿态。

鸩罂粟去看上官鸿信,上官鸿信则紧紧盯着俏如来。他上前一步握住俏如来双肩,“你真的考虑清楚了?”

俏如来被盯得双目有些微失焦,接着回过神来,俊脸浮起一抹微红,慷慨而天真地说:“身体上的痛苦,天下的女子都受得,我身为男子又有何畏怯。至于名誉……俏如来岂敢将虚名置于人命之上。”

俏如来这个人流芳千古或是遗臭万年,他其实并不很关心,甚至可以说虚名这种东西,任何时候都不在他考量范围内。

最后,他对上官鸿信说:“其实你也想留下他们吧。”

鸩罂粟讶然看向上官鸿信。

上官鸿信首次游移了目光,字斟句酌地慢慢道:“对舍利胎的出现,我不否认我……很欢喜。”

但,喜爱和现实的考虑是可以完全割裂的。感情不能代替理性来做最终决定。

“……我也一样。留下它不是出于不忍,而是,它毕竟是你我……共同的……”

后面的话,俏如来羞于说完。微微垂头,想起他和他那些荒唐的夜晚,藏在鬓发里的耳廓染上薄红。

这是他们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会不要呢。

舍利胎的到来是天赐的缘,这缘究竟是善缘还是孽缘,皆在一念之间。

上官鸿信的脑中一瞬间闪过许多,最终他低头在俏如来雪白的长发上印下一个叹息般的吻。

“很好……很好,俏如来。”

他收拢双臂抱紧怀里的人,低声道:“现在,我们有孩子了。”

从此,高飞的征鸿有了归程。

鸩罂粟受不了眼前这缠绵悱恻的气氛,转身离去留他们独处。

 

真相大白的不止这一件事,感性过后理性回归,俏如来对上官鸿信详加盘问,并威胁以“否则去问鸩罂粟”,上官鸿信面对这样的逼供者,不得不如实招供,承认他双脚已经毒发的事实。

俏如来微微笑着道:“没想到,雁王阁下还有这等默默隐忍的情操,俏如来真是失敬。”

他虽然在笑,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这会儿是真生气,笑也是冷笑。

上官鸿信却道这样会生气会冷笑的俏如来,比在来雁镇初识时那样无悲无喜、通透豁达如得道高僧的俏如来可爱多了。他是聪明人,知道东窗事发后说什么也于事无补,最明智的选择是避其锋芒,以退为进,兵法有云,示敌以弱嘛。

于是他神情痛苦地叹了口气。

俏如来果然道:“你怎么了?”

“脚痛。”

俏如来立刻就要俯身为他脱靴:“让我看看。”

上官鸿信扶住俏如来,高深莫测地摇摇头:“给你看也是于事无补,我已经习惯。”

他说着起身,用断云石变化出手杖,拄着手杖微微跛着脚扬长而去。

俏如来看着他背影,明知道他有演戏的成分在,却还是忍不住心疼了。

罢了,他选择隐瞒也是不想他知道了难过,他又怎忍心苛责。

确定走出俏如来的视野,上官鸿信立刻就把断云石手杖收了起来,脚也不跛了。笑话,这点痛苦还不足以让他像个残废一样。他掸了掸衣上的灰尘,正正衣冠,举步前往霓霞城最大的酒楼,打算订一桌宴席送到云外青乌,庆祝羽国王室有了未来储君。

 

千雪孤鸣近来日子过得平静安稳。

自从他加入地门以后,居住在一处小茅屋中,虽然家徒四壁,却是安贫乐道,因为他活得很有意义,有价值。现在雪灾不止,他在地门中时常运用自己的医术救治那些或冻伤或跌伤、砸伤的地门同修们,救死扶伤不是发财的路子,现在赚的银钱不多,可内心很宁静喜乐。

而且他还有妻有女,妻子银娥温柔贤惠,女儿七巧活泼可爱,她们都很支持他行医的事业,心甘情愿陪着他一箪食、一瓢饮、不改其乐。一家三口无忧无虑,与世无争,隐居的小日子过得有如神仙般逍遥自在。

如果那个缺舟一帆渡不要总是来烦他,那就更美好了。

小院的篱笆外,走来一名白衣剑者,其丰神俊朗如神祇下凡,饶是在院中玩耍的七巧还是个小女孩,见了他也忍不住害羞。

“缺舟哥哥你来啦!我帮你去喊阿爹出来。”

缺舟对着幼小女孩也是礼数周全,躬身优雅一礼:“多谢七巧。”

七巧连蹦带跳去房后找千雪孤鸣,“爹亲!爹亲!”

千雪孤鸣正在翻晒药材,闻言道:“怎么啦七巧?”

七巧道:“缺舟哥哥来了!”

千雪孤鸣没好气道:“叫什么‘缺舟哥哥’,叫他‘杯杯’就好了,他年纪绝对比我大得多。”

“可是叫‘阿伯’没有‘哥哥’听起来好看。”

“厚,我看他只有一张脸比较占便宜了,脑袋似乎有病,就像那个谁,谁来着……”

“爹亲你快去嘛!缺舟哥哥在等你。”

七巧死命推搡着千雪孤鸣,千雪孤鸣无法,只得前去见客。

“我说缺舟啊,我拜托你放过我可以吗?总是问那些奇怪的问题,我真的很难回答耶。”

千雪孤鸣让缺舟一帆渡在院中石桌边坐下,倒了一杯粗茶给他。不等缺舟开口,他就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什么鳞族之人,‘鳞族’和‘人’这两个概念首先就很矛盾好不好?还是说你要找的这个人是条鲤鱼成精啊?!”

缺舟静静聆听千雪孤鸣抱怨了一车,开口时依然温雅有礼:“是在下冒昧,但是你应该见过此人。他身量较我矮些,面如冠玉,清俊端庄,瞳色与我相近……”

千雪冷不防道:“连你都夸俊的人,是有多俊啊。”

缺舟微微一怔,然后浅笑颔首,道:“是啊,很俊。”

那张脸从千年前俊到如今没有变过。

千雪孤鸣问:“我的记忆里真的没有这么一个人,你干嘛死咬着我不放?我还这么年轻,没可能老年痴呆,我说没见过就是没见过。”

缺舟的双目定定直视千雪孤鸣,四目相对,缺舟语气沉沉,一字一句道:“你见过他。”

千雪孤鸣只觉眨眼间的一晃神,像是被谁拨动了脑袋里的某一根弦,对这句话有了响应:“……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还真有点印象……”

缺舟收回目光。在封印千雪孤鸣过往记忆之后,他不能轻易再动那些被尘封的记忆,免得千雪孤鸣恢复记忆,不愿再留在地门。但他也确实需要千雪孤鸣帮他回忆一个特定的人,因此只能加以轻微的引导,让千雪自己有的放矢地想起,告诉他线索。

一开始强行扣下千雪孤鸣,正是因为他在千雪的记忆里看到一个蓝衣人影,那是他历经千年遗忘后好不容易想起,并苦苦寻觅七年的人,无论如何他都要找到他……

周遭景象突然褪去,像是切换了一个梦境一样,千雪孤鸣和小院消失不见,缺舟瞬间置身于光明殿中。

念荼罗正在殿中打坐。

缺舟语调平静地提出抗议:“请不要再干扰我的情绪,我只答应你找到人。”

念荼罗没有开口,悠长苍老的声音仿佛透着苦修千年后的无尽疲惫:“我即是你,我之情绪亦是你之情绪。”

缺舟道:“我们各自独立,各司其职,这是早就约定好的,我不强行干涉你,也请你勿再干扰我。”

“痴儿……”

千雪孤鸣冥思苦想着说:“不知道是不是被你死缠烂打久了,我对你说的这个鱼精总算有了那么一点点印象……我记得他好像是……做官的吧?”

缺舟道:“是吗?”

千雪继续回忆:“感觉我和他好像交集不多……不过话说回来,我只是个乡村医生,怎么会和做官的人有交集啊?”他自说自话道。

缺舟问:“这个人,他现在在哪?”

千雪无奈摊手:“我连他的模样、他是何人都想不起来,怎会知道他在哪?你也太强人所难了。”

“那请你继续回忆。”

“那我只能是尽力而为喔。”

千雪皱眉抱头苦思了一阵子,忽然有了点突破:“对了,他既然是做官的,那你不如去朝廷寻访他的下落啊!”

缺舟没有回答,因为他已经找过了,中土帝国朝廷里根本没有那个人。

但千雪孤鸣的话给他提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人的气息当初是消失于中土帝国,又存在于作为王爷的千雪孤鸣记忆里,那中土之主应该知晓关于他的事。

“这是个办法。”

千雪孤鸣祸水东引,如释重负:“所以你快去找别人吧,不要再来找我了,我被你搞得头都大了。七巧,快来帮爹亲送客!”

七巧听到召唤赶来:“缺舟哥哥要走了吗?不留下来吃晚饭?”

“没错,你缺舟杯杯还有要事,就不留下来了。”

“什么‘杯杯’啊,明明是哥哥!我看爹亲就是要赶缺舟哥哥走,爹亲真讨厌。”

“嗨呀我是不懂了,到底谁才是你爹亲啊?”

缺舟告辞离去,银娥呼唤丈夫和女儿吃晚饭,刚摆好几样简单的清粥小菜,他们的小茅屋又有人来拜访,这一次是两名因为严寒而手足冻疮的地门百姓。

千雪孤鸣刚拿起的筷子又要放下,笑道:“真是忙咧,我可以效仿周公,一饭三吐哺,一沐三握发了。”他招呼病人坐下,习惯性地吩咐妻子:“银娥啊,你去烧一壶甘草汤,把黄连、黄岑研末,用水银粉、麻油调和;再准备生姜汁……咦,怎么感觉这句话我似乎曾经说过?”

银娥不明所以地望着他:“甘草我倒是知道放在哪里,但黄连、黄岑这些药物,我不太认识……”

千雪也莫名其妙:“你不认识?过往你不是常常帮我准备药材,配合得很好吗?”

说到这,脑海中忽然一阵痛楚袭来,伴随着痛楚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千雪扶额,晃晃脑袋,努力想要看清那人的脸,虽然看不太真切,但是他的潜意识告诉他,那是个很美、很亲切的人。

 


Tbc

dbq笔者是二次元繁殖癌,就喜欢看cp生孩子

本文中缺舟和大智慧就是个恋爱脑而已,概括来说就是霸道高僧追鱼记,绝无内涵



今天单位年会喝得我头晕刚回家,就没有在发之前再修一遍文,如有谬误bhys▄█▀█●

颓不流

绝美嘟嘟先生背影|。・・)っ♡

绝美嘟嘟先生背影|。・・)っ♡

Sefarieus
整一半(大概)了,我 不 会...

整一半(大概)了,我 不 会 画 画

缺舟先生他是完美无缺的,虽然我知道他大概再起不能了,但是他是最好的(理性蒸发

有一说一,我现在只求在回忆里看见他

整一半(大概)了,我 不 会 画 画

缺舟先生他是完美无缺的,虽然我知道他大概再起不能了,但是他是最好的(理性蒸发

有一说一,我现在只求在回忆里看见他

One Punch Miao
灭霸同款肤色的缺舟 被自己气笑

灭霸同款肤色的缺舟

被自己气笑

灭霸同款肤色的缺舟

被自己气笑

Sefarieus
摸鱼,这次我一定画完 缺舟先生...

摸鱼,这次我一定画完

缺舟先生他是完,美,无,缺, 的!!!


摸鱼,这次我一定画完

缺舟先生他是完,美,无,缺, 的!!!


灵言灵言哎

白檀念珠,他的,天人笛,他的,虽然都在情理之中,但是给他的那一瞬间,这些东西就像原本就一直陪着他,从来没离过身的,想起往日见闻,不禁感慨如果他们过得很好,真的会在镜头前,在你面前笑的

白檀念珠,他的,天人笛,他的,虽然都在情理之中,但是给他的那一瞬间,这些东西就像原本就一直陪着他,从来没离过身的,想起往日见闻,不禁感慨如果他们过得很好,真的会在镜头前,在你面前笑的

东方墨

丝毫不怀疑那一刻镜头对他们的偏爱

(粉丝滤镜十万级)


tag不搞了不搞了

丝毫不怀疑那一刻镜头对他们的偏爱

(粉丝滤镜十万级)



tag不搞了不搞了

夜罹li
稿子,禁止使用。 一直忘记放出...

稿子,禁止使用。

一直忘记放出来的缺舟先生

稿子,禁止使用。

一直忘记放出来的缺舟先生

烛星焰

稿
我一定会更加努力进步的!(ง •̀_•́)ง

稿
我一定会更加努力进步的!(ง •̀_•́)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