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网易阴阳师

15.9万浏览    6540参与
沙Crystal

网易阴阳师手游同人文 青坊主 雪女 无题

p.s 这是N年前写的,那时候青坊主还没改版。

他提供三层效果抵抗的时候,我的个人脑补剧情。


11月17日。雪山之中来了一位男人。
准确地说,是一位妖怪。
他没有像普通男人一样穿着御寒的服装,

一身布衣,并且手上戳着一根法杖。

是妖怪,妖怪居然会来到这深邃的雪山之中。

我准确地感知到了这点,直接将本体现在他的身前。

“男人,请你回去,这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他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我,眼神清澈无比。

从他的身上,我感觉到了无比通透的能量。

然而,这依旧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我再警告你一遍,男人,请你回去。”我说。

“暴风雪的妖怪,就是你?”他问道。

“没错,我就是冰......

p.s 这是N年前写的,那时候青坊主还没改版。

他提供三层效果抵抗的时候,我的个人脑补剧情。


11月17日。雪山之中来了一位男人。
准确地说,是一位妖怪。
他没有像普通男人一样穿着御寒的服装,

一身布衣,并且手上戳着一根法杖。

是妖怪,妖怪居然会来到这深邃的雪山之中。

我准确地感知到了这点,直接将本体现在他的身前。

“男人,请你回去,这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他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我,眼神清澈无比。

从他的身上,我感觉到了无比通透的能量。

然而,这依旧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我再警告你一遍,男人,请你回去。”我说。

“暴风雪的妖怪,就是你?”他问道。

“没错,我就是冰雪的化身,这座深山的主人,雪女。”妖怪之间的沟通向来很简单,简单粗暴,不需要掩饰什么。

“我听说,这个深山之中,有很多为了采雪莲而来的男人都迷失了,但是我不是来采雪莲的。”

他看了看我,“我是来向你,弘扬佛法的。”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我的指尖抚着下唇。
“比起妖怪,你身上有一股人类的气息。”我对他说。

“是的,我曾经是人类。我是青坊主。”他回答。

“…所以?你是堕落到妖道开始向妖怪宣扬佛法来了?很抱歉,我没有兴趣,请你离开这里。”我再一次警告他。
他依旧不为所动,用清澈的眼神看着我。

不知深浅的男人。
“呼啸吧!暴风雪!”

瞬间,无数的冰晶砸向他,整个雪山上空,大气的气流都在旋动。

云层的形状改变了。
我抬起头,看着大气上空。

恐怕,人们又要对雪山说三道四了,说是什么我魅惑众生,让无数男人在雪山之中失踪,又有人因此殒命,一类的闲话吧。但是此刻,我必须赶走他。
我并不在意人类来到雪山之中,但是,我绝对不欢迎妖怪。
妖怪来到这雪山之中,只能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所以,无论是平安京自称最强的妖怪,第二强的妖怪,吹嘘自己的妖怪,会反伤的妖怪,会自己回血的妖怪,呼唤着暴风的妖怪,我都无一例外的把他们全部冻住了。
做成冰雕,再送到雪山外面去,等着太阳晒到冰雪自己融化。

一阵雪的粉尘散开后,我盯着那个男人站立的位置。
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那个男人还是以清澈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拍了拍自己袖子上的雪。
他竟然,没有被冻住。

是出了什么差错吗?
“呼啸吧!暴风雪!将不属于雪山的存在,全部赶出去!!!”
我加强了我的力量,开始了第二轮的攻击。

然而,一阵雪尘散开后,依旧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那个男人伫立在原地不动。

……

“哈……哈……”几回合过后,我气喘吁吁。

那个男人——不,那个妖怪并没有攻击我,但是我的冰雪控制效果对他来说一点用也没有。

我觉得自己的视线开始发黑。
要败在这个男人脚下了吗?

那个男人看看我。

“我今天先回去了,是你赢了,雪女。”
他转头就走。

“你等等!”我叫住了他。

这个人——不,这个妖怪到底在搞什么?

“我感觉到了你对我的防备心和敌意,我本来不是这个目的,对不起,冒犯了,有缘再见。”

他回过头,盯着我的眼睛说。

居然有眼神如此清澈的妖怪。

我看到的妖怪,一个个,都是带着复仇的怒火,要么就是意乱情迷,要么就是一脸寂寞,从来没有像这样,眼神清澈见底,心如透明水晶一样的妖怪。

“我感觉,你还没有完全堕落成妖怪,你的身上还有着一丝人类的气息。”我对他说,“你为何,要选择这条路?妖道艰难险阻,妖怪被各种各样的感情所侵扰,所控制,已经远远不像人类那样,拥有温暖的感情了,不久之后,你大概也会像那群妖怪一样——”

“你这是,在安慰我吗?”本来背过身要有的他,突然回过头来看我。
“越是艰难,越是有挑战的必要,况且,堕入妖道,也并非我自己的选择,人类对我的信仰越少,我身上妖怪的气息就越浓,这并非我能掌控的东西,我唯一能掌控的,只有我的心。”他闭上眼睛,摸了摸胸前挂着的佛珠。

“心——”我重复着这个字。

他看了看我,眼神中不带一丝波澜。

“可怜,被那些妖怪的能量所沾染,所伤害,所以让你的防备心变得这么的强。”他的视线仿佛能穿透我。

心中突然传来一股刺痛。

怎么可能,被冰冻住的心,应该已经没有鼓动了才对。怎么会觉得刺痛呢。

“我不会再来了,这是属于你的地方,我承认这点,我尊重你。”他背过身去。
“或许在某个时空点,在某处,我们还会再度相遇,我们的缘分还会持续,我有这种感觉。但愿你的被冰冻的心能得到些许的融化,被冰冻的少女。”他留下了这句话,便远行了。

他离开了雪山。

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重新融入到暴风雪之中。

再次见面,是在晴明的阴阳寮里了。

我被当做初始式神被召唤过来,而后,过了很久,晴明已经奠基下他自己在阴阳两界的位置后,某天,随着金光闪耀,法阵中,出现了这名妖怪。

我已经感觉不到他身上有半点人类的气息了,他已经成为了十足的妖怪。

“好久不见了,青坊主。”我抬起头对他说。

难得地,他对我笑了笑,“我们又见面了,雪女。”

或许是传扬佛法不成功吧,才让他堕落成一个完全的妖怪。
明明当人类是那么的快活。可以娶妻生子,经历生老病死,亦或悲痛,亦或温暖,那些都是我不懂的感情,他为什么选择了妖怪这条险道呢?我不明白。
但也许是因为曾是人类的关系,他和晴明很聊得来,经常一起讨论一些事情。

“我感觉不到你对我的敌意了,雪女。成为式神,也让你产生了些许的变化。”青坊主的笑容变多了,他经常对着我笑。和他还是半人半妖的时候不一样了。
他现在看起来,很快乐。

“虽然改变你的那个人不是我,但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很开心。”他又笑了。
我和他,一起坐在倒塌的粗树干上,看着阴阳寮其他妖怪正在操练。

“你才是,虽然堕落成妖,却比那个时候看起来开心不少。或许你的选择是正确的,我小看你的内心了,青坊主。”我并没有看他,却感觉到他平稳的呼吸中透出一股欣喜。

我虽然不明白人类的感情,却能轻易感知到妖怪的情绪。
这大概也是,妖怪之身给我的能力——亦或是诅咒吧。

“你至今,依旧坚信是我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吗?”他看着我。
我并没有看他,因为觉得根本没有回答的必要,本来事实,就是如此。

“你真是个奇妙的妖怪,”他闭上眼睛,又笑了,“虽然自封不懂人心,不懂感情,但是你却比任何一个人,都能看穿我的心灵。”

我并没有接他的话,但是我听进去了。

阳光透过树叶打过来照耀在我们身上。
金黄色、舒适而又耀眼。

我们两个妖怪只是静默地坐在树桩上,看着周围吵闹的妖怪。

妖与妖之间,并不需要互相理解。
妖道上,净是些魑魅魍魉。

这样的乌合之众聚集在一起,这就是妖道。

但是青坊主,这个妖怪,一定是个好伙伴吧,至少他是我的好伙伴。

因为现在此刻,我们本能地,心意相通。

已经,无需太多言语。

一切,回归静默。


hsfl

复活节彩蛋

(恶魔蛇×天使须,根据群友提供脑洞改编,依旧海棠户口)


复活节到了,今年轮到了天使须佐之男给每户人家派发彩蛋。


这是项繁琐又劳累的工作,须佐之男不停地在天空飞来飞去,甚至顾不得休息一下。


奔波了很长时间,终于只剩下最后一颗彩蛋了。可惜在他向最后一户还没收到彩蛋的人家飞去时,不幸“嘭”的一声和什么东西撞在一起,彩蛋一下子飞了出去,砸落在地上。


须佐之男认识这个撞到自己的家伙,是八岐大蛇,一个不老实在地狱待着而总喜欢去天堂和人间捣乱的混蛋恶魔。


“因为你的莽撞,我的彩蛋被摔坏了。”须佐捡回那个被摔碎了壳的彩蛋,冷着脸说,“八岐大蛇,你必须想办法补救。”......

(恶魔蛇×天使须,根据群友提供脑洞改编,依旧海棠户口)


复活节到了,今年轮到了天使须佐之男给每户人家派发彩蛋。


这是项繁琐又劳累的工作,须佐之男不停地在天空飞来飞去,甚至顾不得休息一下。


奔波了很长时间,终于只剩下最后一颗彩蛋了。可惜在他向最后一户还没收到彩蛋的人家飞去时,不幸“嘭”的一声和什么东西撞在一起,彩蛋一下子飞了出去,砸落在地上。


须佐之男认识这个撞到自己的家伙,是八岐大蛇,一个不老实在地狱待着而总喜欢去天堂和人间捣乱的混蛋恶魔。


“因为你的莽撞,我的彩蛋被摔坏了。”须佐捡回那个被摔碎了壳的彩蛋,冷着脸说,“八岐大蛇,你必须想办法补救。”


八岐大蛇并不觉得一个碎了壳的蛋有什么重要意义,但还是答应了会修补这颗受伤的彩蛋,不过——“修补彩蛋需要容器,天使大人,你能提供给我吗?”八岐大蛇询问。


天堂确实有一个专门的容器,用来制造和修补彩蛋,可须佐之男并没有随身带着。现在赶回去修补彩蛋已经来不及了,他必须在复活节当天把所有彩蛋派发完毕。


剩下的想发出来不可能了,建议afd:溅血惊尘

或者企鹅群:766928113

灵魂滚烫
阴阳师卖号,考研事情有点多想专...

阴阳师卖号,考研事情有点多想专心准备,实在是没有时间了,给钱就卖,vivo渠道服,上架交易猫走正规渠道。可私聊或加x17734431877聊

阴阳师卖号,考研事情有点多想专心准备,实在是没有时间了,给钱就卖,vivo渠道服,上架交易猫走正规渠道。可私聊或加x17734431877聊

贺玺

【宣娃】

帅气甜品师~

名字:荒糕糕

20cm正常体

属性:阴阳师荒

vd:对月耳语

状态:已送样星空正在先入

不限圈!拜托五十团只差8个了!

全员特典:出生证+粒牌

先入特典:泡泡贴

特典图可以加群看哦

裙号748/620/128

【宣娃】

帅气甜品师~

名字:荒糕糕

20cm正常体

属性:阴阳师荒

vd:对月耳语

状态:已送样星空正在先入

不限圈!拜托五十团只差8个了!

全员特典:出生证+粒牌

先入特典:泡泡贴

特典图可以加群看哦

裙号748/620/128

凮仩羽

【修帝/修释】狂(ABO+DS)(18)

(18)

或许是参加这种活动让人无比疲乏,也或许是止痛片的副作用,帝释天开始昏昏沉沉起来。

“对不起,我说了太多,是不是感觉无聊了?”光明天停下说话,一脸温柔地看向帝释天。

“或许昨晚没有休息好,没有大碍。”

“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可以去我的房间休息。”光明天拿出一张房卡。

看着帝释天警觉起来的表情,他继续补充道:“你可以自行去休息,我不会跟进去。”说着把卡递到帝释天面前。

“……谢谢。”

帝释天接过卡,正准备站起身,却感到一阵眩晕,又跌回到沙发上。

“这么疲乏,半路睡过去可要怎么是好。”光明天说着,架起帝释天。“我送你过去吧。”

“不用……”帝释天想要推开他,身上却没有力气,......

(18)

或许是参加这种活动让人无比疲乏,也或许是止痛片的副作用,帝释天开始昏昏沉沉起来。

“对不起,我说了太多,是不是感觉无聊了?”光明天停下说话,一脸温柔地看向帝释天。

“或许昨晚没有休息好,没有大碍。”

“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可以去我的房间休息。”光明天拿出一张房卡。

看着帝释天警觉起来的表情,他继续补充道:“你可以自行去休息,我不会跟进去。”说着把卡递到帝释天面前。

“……谢谢。”

帝释天接过卡,正准备站起身,却感到一阵眩晕,又跌回到沙发上。

“这么疲乏,半路睡过去可要怎么是好。”光明天说着,架起帝释天。“我送你过去吧。”

“不用……”帝释天想要推开他,身上却没有力气,东倒西歪的样子在别人看来或许是醉了酒。

这股无力感与发情热不同,更像是吃过安眠药后身不由己的疲乏。

光明天架起帝释天,拖着他离开会场,前往高层的套房。

“放开……”帝释天感觉到身体逐渐沉重下去,像是被灌了铅一般。

“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虽然这么说着,光明天揽在帝释天腰间的手却开始不安分起来。

进入房间的光明天终于卸下了伪装,将帝释天扔在床上。

“听说你的信息素很危险的样子,我可想了好多办法。”他伸出手,勾起帝释天额前的发丝,玩弄着。

“你是很特别的omega,没有办法给你下发情药让你好好沉醉于和我的欢愉中,真是遗憾。”

“混蛋……”帝释天软绵绵地骂道,身体却没有任何力气。

“这可是我特意为你买的好东西,虽然我喜欢挣扎的猎物,不过对你……还是享受你绝望的表情更快乐一些。”

光明天伸手,摘掉绑住帝释天脖颈的项圈。

帝释天后颈的伤痕还未消退,光明天看到这些痕迹,感到无比恼火。

“是谁??是谁标记的你??”他掐住帝释天的下巴,逼迫他看向自己。“你们父子可真会骗人,嗯?”

“怎么,父亲没有说,我是个喜欢勾引alpha的SH?”帝释天轻笑一声。

“明明看着是个高岭之花,骨子里却如此YD。”光明天的手又紧了几分。“早知道这样,就不用花费这么多功夫了。”

他的手逐渐向下,撕扯开帝释天的白金色衬衫,看向他身上一片片青紫的痕迹。

“啧啧啧,原来你喜欢这种玩法。”

“是啊……我比较喜欢……刺激的玩法。”

“呃唔唔唔!!”

一缕鲜血顺着帝释天唇角流出,他毫不在意地舔了一下唇角,收紧手中握住的光明天的领带。

“可惜,我也喜欢欣赏别人绝望的表情。”

“区区omega!!!”

光明天扯着领带,头部向后顶,撞向绕在他身后的帝释天的下巴。

“唔嗯……”

帝释天松了手,光明天趁机转过身掐住他的脖子,将他压在身下。

“果然还是会挣扎的猎物更让人兴奋啊。”光明天舔了舔唇,解开自己的裤子。

“唔……”

帝释天抬起腿,膝盖狠狠撞向光明天的腰部。

“呃啊!”

光明天吃痛松开了手,帝释天趁机握住他的两只手腕,额头撞向他的额头。

光明天捂住额头滚到一边,帝释天也趁机爬起身。

小腿上的伤不合时宜地崩裂开,浅色裤子的裤腿处一片触目惊心的赤色。

“唔……”

疲乏的身体被疼痛刺激,略微清醒了一些,帝释天拖着受伤的腿,不断向门口移动。

此时光明天站起身子,鲜血顺着额头流下来。

“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们全家付出代价!”

他摇晃着身体,向帝释天走过去。

“如果你现在乖乖让我睡,我可以考虑刚才的事情不再追究。”

帝释天放在门把上的手停顿了一下,终于还是打开房门,一瘸一拐地扶着墙走出去。

“不知好歹!”

光明天见罢,抹了抹额头的血迹,也踉跄着身体追上去。

走廊上无比寂静,两个人的喘息声听得分明。

帝释天拖着腿向电梯方向移动,光明天紧跟其后,两人的距离越来越短。

这时,有脚步声从楼梯间传来。

“前后夹击,看来淘气的小猫咪是跑不了了。”光明天舔了舔唇,得意地笑起来。“虽然有点便宜我的保安,不过久违地来个3P也不错。”

帝释天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加快步伐想要走向电梯,却因为受伤的小腿与逐渐失力的身体被地毯绊倒,整个人扑到地上,撞到了没有完全恢复的肋骨。

“唔嗯……”

帝释天挣扎着要站起身,一双皮鞋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身后的光明天也追上他,停下脚步。

“抓~到~你~了~”

光明天蹲下身,正准备拽起他,一双皮手套却率先揪住帝释天的头发,狠狠掐住他的脖子。



前尘诛月_秋寒

星河未眠 第一章 异象

〇新来的宝贝务必先看简介再看文!


大海上黑漆漆的庞然大物“呲呲”地喷出几串蒸汽,齿轮不断咬合的嘎吱声慢下来,随后彻底消失,在彻底安静下后,它宣告报废。

水中出现三条人鱼的影子,一上岸鱼尾就化为双腿,其中一人走在最前,在庞然大物的屏幕上检查报废原因和最后剩余的矽和液态冰有多少。

但报废的机器都不会剩多少矽和液态冰,有,也只是一点点。

“琳西长官,这是第七百架报废的储存器了”身后一人说。

“没办法了”被称为琳西的人说,“储存器接连报废,很快矽和液态冰的储存就会不够,到时候我们连仗都打不了”她紧皱眉头,看向远方的地平线。

“向总部发送申请,整顿兵力,安顿好所有居民后全力向目标星系进攻...

〇新来的宝贝务必先看简介再看文!


大海上黑漆漆的庞然大物“呲呲”地喷出几串蒸汽,齿轮不断咬合的嘎吱声慢下来,随后彻底消失,在彻底安静下后,它宣告报废。

水中出现三条人鱼的影子,一上岸鱼尾就化为双腿,其中一人走在最前,在庞然大物的屏幕上检查报废原因和最后剩余的矽和液态冰有多少。

但报废的机器都不会剩多少矽和液态冰,有,也只是一点点。

“琳西长官,这是第七百架报废的储存器了”身后一人说。

“没办法了”被称为琳西的人说,“储存器接连报废,很快矽和液态冰的储存就会不够,到时候我们连仗都打不了”她紧皱眉头,看向远方的地平线。

“向总部发送申请,整顿兵力,安顿好所有居民后全力向目标星系进攻,通讯部和侦查部先行,申请收集剩余所有矽用于充足军备”。

身后的助手迅速拟好一份报告,“不用给我看了,立刻发送,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随着太阳消失在地平线,海底灿烂的灯光逐渐显现出来,这里是逐汐人最开始的家。

可现在他们不得不放弃这里,朝着遥远的星系出发。


一队星舰正向京都前进,遥遥望去还能看到威严的源氏家徽,舰队中最大的主舰内富丽堂皇的大厅中心坐着源赖光,一旁的鬼切斜靠在沙发扶手上,正刷着手机。

“鬼切,手机给我”源赖光想起他还要和晴明联系,便向鬼切伸手,鬼切一个翻身,“很快”。

源赖光就看着鬼切玩手机,心道这东西自出来就一直在祸害自控力不好的小孩。

主舰终于接入京都的降落轨道,随着一阵几乎无感的震动过去,舰队正式着陆。

源赖光一把捞起惬意的鬼切,拿回自己的手机,打开信息一看,晴明果然给他发了一堆信息,还有几条酒吞的夹杂其中。

“源赖光你到了没,磨磨唧唧的”。

酒吞一副嘲讽的嘴脸。不过大江山离京都更远,源氏就在京都隔壁,结果酒吞都到了,源赖光没到。

源赖光不想回复他,打开另一个对话框。

“是不是又没走传送阵过来?源氏离京都这么近其实没必要开舰队”。

源氏是当年家大业大的源氏家族为京都更加适应成为一个“星球”造的小行星,因为几乎“紧挨”京都,所以建造了用阴阳术改造的传送阵,毕竟距离太近开星舰速度甚至不一定快过地面的车。

所以才会出现比酒吞还慢的情况。

“着陆了,天剑二十四号刚建造完成,顺便测试测试”源赖光向晴明发信息。

天剑系列大型星舰担当着源氏家主出行的重任,不过前二十三号都被彻底改为作战型星舰而非作出行用。

宴会上的晴明拿出手机,正好被酒吞看到,想起自己没多久前给源赖光发的信息,现在也该回了,打开手机一看却什么都没有。那边的晴明却说“源赖光已经着陆了,现在正在赶来”。

不用猜,肯定是故意不回的。

正准备放下手机的酒吞转眼瞥见星熊的信息,还连续好几条。这次宴会只能算是各星球的重要人物碰个面,所以酒吞没有拉上星熊。

“大江山周围出现流星,但检测不到,我怀疑是不明飞行器,我亲自去找了,但没找到”。

“我觉得其他地方也会有这种情况,注意消息”。

酒吞反手把信息发给源赖光,他坐星舰过来很有可能发现过。奇特的是源赖光很快回了,答案却是否定的。

星熊口中的寻找肯定是开星舰利用雷达,他们都找不到很正常,但从地面观察天空,只要没有光污染和天气因素影响,真有可能看见无法探测的不明飞行物。

迅速理完思路后,酒吞联系了照常没有参加的帝释天。此时随着源赖光的落座,宴会已经开始,推杯换盏中酒吞却愈加烦躁,连平常爱喝的酒都没喝多少。这次他好不容易没有带上茨木,想让他好好休息,现在自己开始担心起他来了。

天域因地域特殊,成为星球后正常的探测手段无法搜寻,而它离大江山不远,虽然不排除星熊所说的流星出现在背向天域那一面,但帝释天还是很有可能知道的。

“不是刚刚,挺早的,阿修罗告诉我有天人发现大江山方向有流星,但如果真的检测到流星靠近肯定会有通知和方便,可现在没有,所以很多天人上报了此事,我没有派星舰搜寻,但正常的巡视中并没有发现不明飞行物”。

酒吞不安地抬头,却看到天上划过一群流星。




第一章苟了好久才出来字还少非常抱歉≥﹏≤,中间剧情我设计太久了反而没想好开头咋写,后面我会尽量提高速度的(以及有些人设我发现还是需要分析的太容易崩了Ծ‸Ծ)


Noflower—CP雙日直參
#狗崽#创城创到脑子疼OTZ补...

#狗崽#
创城创到脑子疼OTZ
补一个迟到的冬天后续——关于打雪仗这件小事

#狗崽#
创城创到脑子疼OTZ
补一个迟到的冬天后续——关于打雪仗这件小事

凮仩羽

【修帝/修释】狂(ABO+DS)(17)

(17)

帝释天伸出手,狠狠压向被纱布包裹的伤口。

“唔……”

白色的纱布逐渐泛红,从中心晕染开绯色的雾。

“帝释天!你在做什么?”

端着一碗莲子羹的阿修罗一进门就看见帝释天正在折磨自己的伤处。

“阿修罗……你没有出去啊?”帝释天收了手,摆出一副抱歉的姿态。“我以为它快好了……可是又裂开了……”

“你这么弄怕是永远都好不了。”

“永远好不了的话,阿修罗是不是就会永远陪着我了?”

“说什么疯话。”阿修罗叹了口气,将莲子羹放到床头柜上,帮他重新包扎伤口,然后继续说道。“我出去有事,你好好修养。”

帝释天微笑着。“什么时候回来?”

“今晚……不回来。”

阿修罗看向帝释天凝固了......

(17)

帝释天伸出手,狠狠压向被纱布包裹的伤口。

“唔……”

白色的纱布逐渐泛红,从中心晕染开绯色的雾。

“帝释天!你在做什么?”

端着一碗莲子羹的阿修罗一进门就看见帝释天正在折磨自己的伤处。

“阿修罗……你没有出去啊?”帝释天收了手,摆出一副抱歉的姿态。“我以为它快好了……可是又裂开了……”

“你这么弄怕是永远都好不了。”

“永远好不了的话,阿修罗是不是就会永远陪着我了?”

“说什么疯话。”阿修罗叹了口气,将莲子羹放到床头柜上,帮他重新包扎伤口,然后继续说道。“我出去有事,你好好修养。”

帝释天微笑着。“什么时候回来?”

“今晚……不回来。”

阿修罗看向帝释天凝固了的笑容,补充道:“我会尽量明早回来。”

帝释天继续笑着。“阿修罗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阿修罗有些狐疑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最终收回了视线。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帝释天收起了笑容,眼神再次变回对什么都没有兴趣一般的冰冷样子。

手机不断闪烁着,帝释天点开消息,里面是一条又一条令人窒息的催促。

“不要忘记后天的晚会。”

“明天就是日子了,你在哪里?不要忘记答应过我的事。”

“如果你今晚不出现的话……你知道后果。”

息屏的手机中倒映出帝释天的脸,没有喜与悲,像一尊没有感情的雕像。

他走下床,被小腿传来的疼痛绊了一下,摔到地上。

只得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从中拿出止痛药,就着莲子羹塞了一把进入嘴里。

过了一会儿,药似是起效了,帝释天扶着床慢慢站起来。

“对不起……阿修罗。”

帝释天换好衣服,抽屉中剩下的几板止痛药与抑制剂都被他塞进口袋里,出了门。

偌大的别墅冰冷无比,帝释天一言不发,穿上准备好的精致礼服,像是一具人偶。

脖子上戴着一个皮制的黑色粗项圈,遮挡住伤痕的同时也向别人告知着自己omega的身份。

他扯了扯项圈,发觉不适感并不会因为调整位置而消失,便放下了手,不再管它。

帝释天很讨厌omega项圈这种东西,它就像是一道锁链,把他捆在omega这个身份里。

“有人说omega颈圈是为了omega好,戴上了它,就不会担心别人标记自己。阿修罗也这么认为吗?”高中的帝释天躺在医务室的床上,刚打过抑制剂的身体虚弱无力。

阿修罗正在床边照顾他,听到这句话,有些不解地看向他。“如果alpha连自己的欲望都控制不了,不如给他们戴上嘴套。”

帝释天听罢,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随后了然一般轻笑起来。“不愧……是阿修罗。”

帝释天从回忆中醒过神来,又塞下一把止痛片。

晚会现场。

“你好,我叫光明天,其实我以前在别的晚会上见过你,那个时候就想认识你一下,今天终于有机会了。”一身正装的拾添财团继承人向帝释天伸出了手。

“你好。”帝释天礼貌性地笑着,与他握了手。

一边的光明天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什么,帝释天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他仿佛置身于认识阿修罗前的高中生活,枯燥,乏味,却不得不维持表面的关系。

周围的一切喧嚣又寂静,帝释天想起那个烈日的午后,在拥挤的人群中偷偷勾起小指的两个人。

“帝释天?”光明天叫了一声,帝释天回过神来。

“怎么?”

“你看起来不太舒服的样子,要不要喝点水?”光明天递过来用高脚杯乘着的高档矿泉水。

“谢谢。”

帝释天接过水,一饮而尽。



崇祯十七年
黄泉之境里,奄奄一息的鬼切问源...

黄泉之境里,奄奄一息的鬼切问源赖光。

他问,源赖光,你看着我,看看被驯化之前的【我】,看看这鬼角,看看这妖纹……这一切不属于【人类】的特质,告诉我,即使是这样你也爱我吗?

源赖光无端想起来很多年前那个无风无月的夜晚。

刚化形的小妖怪躲在树后遥遥向他招手,他们像很多次一样,坐在树干上眺望远方。

彼时一切都还很遥远,少年阴阳师跟小妖怪可以心无芥蒂做完许多美梦,唯一需要担心的,不过是被族中巡夜的侍卫发现。

被捉到也不怕,他早早就认定了——我看中的人,绝不会有错。

黄泉之境里,奄奄一息的鬼切问源赖光。

他问,源赖光,你看着我,看看被驯化之前的【我】,看看这鬼角,看看这妖纹……这一切不属于【人类】的特质,告诉我,即使是这样你也爱我吗?

源赖光无端想起来很多年前那个无风无月的夜晚。

刚化形的小妖怪躲在树后遥遥向他招手,他们像很多次一样,坐在树干上眺望远方。

彼时一切都还很遥远,少年阴阳师跟小妖怪可以心无芥蒂做完许多美梦,唯一需要担心的,不过是被族中巡夜的侍卫发现。

被捉到也不怕,他早早就认定了——我看中的人,绝不会有错。

法外狂兔AiKi
给朋友画我老婆,水印很多请勿盗...

给朋友画我老婆,水印很多请勿盗用商用,仅供观赏🦋只不过会有流量吗…

给朋友画我老婆,水印很多请勿盗用商用,仅供观赏🦋只不过会有流量吗…

Аякс.
《高天原过家家》 进行一个活的...

《高天原过家家》

进行一个活的整…

“天羽羽斩(?没有妈妈好寂寞——”

(×)

《高天原过家家》

进行一个活的整…

“天羽羽斩(?没有妈妈好寂寞——”

(×)

凮仩羽

【修帝/修释】狂(ABO+DS)(16)

(16)

阿修罗一夜未眠。

身边的帝释天像是在不断做着噩梦,睡得很不安稳,口中不断呢喃着什么,眼泪沾湿了垫着的枕头。

“帝释天……我在这里。”

阿修罗像是哄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将帝释天搂入怀中,轻轻抚摸着他的头。

帝释天终于睡得安稳了一些,呜咽着将身体靠得更近一些。

印象中帝释天从未有过如此无助的样子,再次相遇之后,他总是用一种疯狂的姿态将真正的自己隐藏在其中。

五年,可以让一个人改变得如此彻底吗?

阿修罗不知道答案。

或许在帝释天眼中,如今的自己也已经变成另一副样子。

天边逐渐泛红,六点一到,帝释天就像被上了发条的闹钟一样准时睁开了眼。

帝释天挣扎着坐起身,不断大口喘......

(16)

阿修罗一夜未眠。

身边的帝释天像是在不断做着噩梦,睡得很不安稳,口中不断呢喃着什么,眼泪沾湿了垫着的枕头。

“帝释天……我在这里。”

阿修罗像是哄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将帝释天搂入怀中,轻轻抚摸着他的头。

帝释天终于睡得安稳了一些,呜咽着将身体靠得更近一些。

印象中帝释天从未有过如此无助的样子,再次相遇之后,他总是用一种疯狂的姿态将真正的自己隐藏在其中。

五年,可以让一个人改变得如此彻底吗?

阿修罗不知道答案。

或许在帝释天眼中,如今的自己也已经变成另一副样子。

天边逐渐泛红,六点一到,帝释天就像被上了发条的闹钟一样准时睁开了眼。

帝释天挣扎着坐起身,不断大口喘息着,紧捂住嘴,因为过呼吸而全身发抖。

“帝释天?怎么了?”阿修罗想要安抚他的情绪,却发现帝释天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

“帝释天!看·着·我·!”

阿修罗没有办法,只能强制让帝释天转移注意力。

“呼……唔……”

帝释天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转向他,症状却并没有减轻。

生理性的眼泪不断从眼角流下,消失在金色的发丝中。

阿修罗索性掰开帝释天捂住嘴的手,扶着他的后脑,舌头强行撬开他的嘴,帮他平复呼吸。

两个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翻搅着口腔,帝释天的呼吸终于逐渐平复下来。

“哼……唔……”

阿修罗松开帝释天,一滴滴血顺着分开的舌尖落下。

“对不起……阿修罗……”帝释天有些无措地掰开阿修罗的嘴,看向他被自己咬出血的舌头。

“疼不疼?”

未等阿修罗回复,他便再次吻了上去,轻轻吮吸起阿修罗的舌头。

阿修罗揽住他的腰身,两人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boss,医院说要办一下手续……”

过了好一会儿,阿修罗才打开门。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迦楼罗看向嘴唇又红又润,还带着一丝血迹的上司,开始后悔刚才敲门的举动。

阿修罗去办手续,他便继续守在门口,顺便琢磨刚才那件事会不会让上司把自己加在暗杀名单中。

离开医院时,帝释天不愿意坐在轮椅上,执意让阿修罗抱着他离开。

在众小弟低下头大气不敢喘的氛围里,帝释天轻飘飘地开了口:“昨天真是抱歉,我以为你们是坏人……”

其他人不敢开口,迦楼罗只好硬着头皮干笑着回复道:“也怪我们昨天没有提前解释,误会解开就好。”

“让你费心了。”帝释天看向迦楼罗,特意强调了费心两个字。

迦楼罗感到一阵恶寒,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原来自己被加入的不是上司的暗杀名单,而是眼前这位美人omega的暗杀名单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