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罗伊娜

1451浏览    37参与
Chest
摆摊那天的摸鱼,全家出动(

摆摊那天的摸鱼,全家出动(

摆摊那天的摸鱼,全家出动(

black-boxer
搬运自外网:https://w...

搬运自外网:https://www.pinterest.com/pin/376824693797497600/

原作者:未知

【未获得原作者授权,若侵权则删除并致歉】

这套书签我也想要啊,可惜找不到来源了

搬运自外网:https://www.pinterest.com/pin/376824693797497600/

原作者:未知

【未获得原作者授权,若侵权则删除并致歉】

这套书签我也想要啊,可惜找不到来源了

鸽子画手白桐梓
来点大大大罗伊娜和邻家小妹阿萨...

来点大大大罗伊娜和邻家小妹阿萨姆之间的小合照(画的好烂我哭了😭)

来点大大大罗伊娜和邻家小妹阿萨姆之间的小合照(画的好烂我哭了😭)

透明小鱼渣

-你的名字里有我。

-I am in your name.


(自己p的)

-你的名字里有我。

-I am in your name.

 

 

 

 

 

 

 

 

 

 

(自己p的)

Chest
《关于异世界高中生在放学路上会...

《关于异世界高中生在放学路上会干些什么》

《关于异世界高中生在放学路上会干些什么》

black-boxer

【两个人的休息室】请假条

赫尔加X罗伊娜,含一点GGSS,吐槽一下恋爱后依然迟钝的狮子

——

PS:这个场景本来是为了佐证HH和RR的友谊而设计的,

刚设计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违和之处,然而,然而!

然而动笔准备写鹰獾友谊的时候,突然发现不妥——于是友谊变爱情、

于是就改成了百合......其实我对百合没什么感觉......排雷慎入。

——


【两个人的休息室(上)】


自从戈德里克和萨拉查好上了之后,他们就不像从前那样经常出现在公共休息室了——没别的理由,就因为罗伊娜专门写了篇论文,详细论述了他们平时有多么腻歪,对旁观者又造成了多大的心理伤害——尤其是对她和赫尔加这种单身人士。


对此,两位男士...

赫尔加X罗伊娜,含一点GGSS,吐槽一下恋爱后依然迟钝的狮子

——

PS:这个场景本来是为了佐证HH和RR的友谊而设计的,

刚设计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违和之处,然而,然而!

然而动笔准备写鹰獾友谊的时候,突然发现不妥——于是友谊变爱情、

于是就改成了百合......其实我对百合没什么感觉......排雷慎入。

——


【两个人的休息室(上)】


自从戈德里克和萨拉查好上了之后,他们就不像从前那样经常出现在公共休息室了——没别的理由,就因为罗伊娜专门写了篇论文,详细论述了他们平时有多么腻歪,对旁观者又造成了多大的心理伤害——尤其是对她和赫尔加这种单身人士。


对此,两位男士都很无奈,于是戈德里克和萨拉查就大方地表示,这间休息室从此就归女士们使用,而他们另外找地方展开两人世界。


于是,两对双人组就这么相安无事了几个月——


这天,完成了霍格沃茨上午繁重的教学任务后,戈德里克没像平时那样回到萨拉查那边午休,反而转道去了公共休息室——他在课堂上被学生的问题给难住了,因此他决定跑去请教罗伊娜——这位智慧的女巫一直都是他们四人当中最聪明的。


格兰芬多没有敲门的习惯——因此他直接推开了门——


戈德里克愣住了。


午后的阳光洒入屋内,休息室的沙发上,罗伊娜正惬意地躺着,一本书籍漂浮在空中,好像展翅的蝴蝶。书本正对着她的脸,随着她手指勾动,书页便懒洋洋地翻折过去,露出下一页的内容。黑发女巫的眼睛半眯着,似睡似醒,而书页却在几秒间不断翻动……


原来午休的同时也能读书读得这么快吗!戈德里克感受到了来自学霸的恶意。


不,等等,这不是重点!格兰芬多甩甩头,再度审视面前的这一幕场景——


只见罗伊娜一边翻书,一边微微张嘴,于是赫尔加就把新出炉的小蛋糕喂进她的嘴里,罗伊娜腮帮鼓动,灰色的眼睛里溢出了甜蜜的笑意……啊,他抓住重点了!


重点是——罗伊娜的头正枕在赫尔加的大腿上,两人一高一低,俯仰间相视一笑。空气中蛋糕的浓甜香气此刻腻得发慌,几乎把戈德里克给熏晕过去。


他瞪大了眼睛,茫然开口:“……罗伊娜?”


两个女巫同时看向他,脸上都闪过少许惊慌。


但戈德里克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他直觉有什么不对,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女士们的关系一向比男士们要亲密,这似乎没什么……于是他傻乎乎地问了个问题,得到了罗伊娜的解答后,就乖巧地离开了。


公共休息室里沉默了片刻。


罗伊娜和赫尔加对视。


“你说……戈德里克什么时候才会发现?”罗伊娜依然躺在赫尔加的腿上,朝她勾起一个坏笑。


赫尔加低垂的眼睫颤动着,嘴角露出了梨涡:“最好不要发现。”


她低着头,温柔地注视着黑发女巫的灰眼睛。


“为什么?”罗伊娜失神地盯着赫奇帕奇的微笑,她看得太专注,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这世上……居然还有你不知道答案的问题?”赫尔加没有直接回答,她略带调笑地又喂了她一个小蛋糕,堵住了罗伊娜想要反驳的嘴。


“唔。”罗伊娜赶紧把食物咽下去,不满道:“我这不是懒得思考嘛……虽然我聪明,可我的大脑也需要休息啊!”——其实是因为光顾着看赫尔加了,大脑转不动了。想到这,她有些心虚地扁了扁嘴。


赫尔加笑了。


“罗伊,答案其实很简单的……”


她俯下身轻轻在罗伊娜的眉心印下一吻,为她解惑:


“因为我不想被打扰……”


“因为我想一直这样看着你啊……”


【END】

black-boxer

HP火焰杯改写【记者梗】

——


敲门声打断了哈利的思绪。


是科林。他挤进教室,冲哈利笑笑。


“有事吗?”斯内普问。


“教授,我要带哈利·波特上楼去。”


斯内普瞪着科林,笑容渐渐消失。


“波特还要熬制半小时的魔药,”斯内普冷冷地说,“等上完课他会上楼去的。”


科林涨红了脸。


“教——教授,是巴格曼先生找他的,”他紧张地说,“所有的选手都得去,我想他们是要照相……


说真的,要是他能阻止科林说出这最后几个字的话,哈利会为此付出任何代价。他时不时瞟向罗恩,可罗恩在专注地盯着天花板。


“行了,行了。”斯内普打断他,“波特,把东西留在这,我希望你别忘了下来...

——


敲门声打断了哈利的思绪。


是科林。他挤进教室,冲哈利笑笑。


“有事吗?”斯内普问。


“教授,我要带哈利·波特上楼去。”


斯内普瞪着科林,笑容渐渐消失。


“波特还要熬制半小时的魔药,”斯内普冷冷地说,“等上完课他会上楼去的。”


科林涨红了脸。


“教——教授,是巴格曼先生找他的,”他紧张地说,“所有的选手都得去,我想他们是要照相……


说真的,要是他能阻止科林说出这最后几个字的话,哈利会为此付出任何代价。他时不时瞟向罗恩,可罗恩在专注地盯着天花板。


“行了,行了。”斯内普打断他,“波特,把东西留在这,我希望你别忘了下来检测你的解毒药剂。”


“教授——他必须把所有东西都带走。“科林小声地说,“所有选手——


“够了!”斯内普喝道,“波特,拿上书包,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哈利把书包往肩上一甩,起身朝门口走去。当他穿过斯莱特林的课桌时,“波特臭大粪”发出的光从四面八方地向他射来。


哈利一关上门,科林就开始说话:“哈利,太令人惊讶了,不是吗?你居然被选为勇士了!”


“是啊,真的太令人惊奇了。”哈利沉重地说。他们沿阶梯向门厅走去。“科林,他们为什么要拍照?”


“我想是给《预言家日报》发表吧。”


“哦,”哈利闷闷不乐,“可我真的需要更多的关注吗?”


“祝你好运,哈利!”到了右边的房间时,科林和他告别,哈利敲敲门,走了进去。


这个教室很小,大部分的课桌都被移到后面空出一大片地方。其他三位勇士早就坐在那里等待了。一块长长的天鹅绒布盖住了黑板,铺着天鹅绒布的课桌后面放着五把椅子。卢多·巴格曼坐在其中的一把上,他们在和一个穿天蓝色袍子的女巫说话。哈利以前从没见过那个女巫。


威克多·克鲁姆和平时一样,神情阴郁地独自待在角落,不与任何人说话。塞德里克在和芙蓉聊天。哈利从来没见过芙蓉这么兴奋,她时不时甩一下头发,好让它们引人注目。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男人举着一个冒起飘渺轻烟的黑色摄像机,正偷偷用眼角去看她。


巴格曼突然看见了哈利,他迅速站起,跳到前面来:“啊哈,他来啦!”


“四号选手!进来吧,哈利,进来吧,没什么好怕的,魔杖检测而已,其他裁判很快就到了。”


“魔杖检测?”哈利紧张地重复了一遍。


“我们必须检查一下,确保你们的魔杖一切正常,没什么毛病。”


“要知道,它可是你们完成接下来任务的重要工具。”巴格曼说,“专家们现在正在楼上,和邓不利多一起。我们还要照张相。这位是瑞雯·克劳女士。”他加了一句,朝蓝袍女巫做了个手势,“她会为《预言家日报》写篇有关三强争霸赛的小报道。”


“不如说是研究报告,卢多。”克劳女士的视线停留在哈利身上,“关于在霍格沃茨开展这种高危竞赛的不必要性。”


她乌黑的长发落在肩头,和她白皙的脸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衬得她五官深刻。她戴了副朴素的黑框眼镜,这让她过分犀利的眼神有所淡化,但依旧令人生畏。她的手很干净,瘦削的指尖正勾着一个看不出材质的黑色皮包。


“在开始之前,我是否可以和哈利先聊几句?”她问巴格曼,灰色的眼睛仍盯着哈利,“年龄最小的选手,意外的中选……一个危险性的示范案例。”


“呃,当然可以。”巴格曼本想拒绝,忽然对上她严厉的眼神,“哈利不反对吧?”


“我——”哈利犹豫了,他并不想被当成“典型案例”登报。


“波特先生。”瑞雯·克劳眯起了眼睛,“请你相信,我是来帮助你的。”她不容置疑地说。这位身材高挑的女士只是站在那就能给人莫大的压力。


“好吧……”哈利觉得,他要是不答应,恐怕这位女士会直接冲到校长室要求暂停比赛。


“那么请跟我来,我们需要一个安静些的地方。”瑞雯·克劳带他来到房间外面,经过最近的一扇门,“唔,扫帚壁橱?不行,我们需要宽敞些的……”她拍了拍手。


哈利惊讶地看到,像是对她的回应,原本空荡荡的墙壁上多出了一扇门。


她推开门走进去,不忘回头催促:“波特先生,请你快点过来,我们时间很紧。”


“噢。”哈利发现他们进入了一间特别的休息室。壁炉前摆放着两张舒适的扶手椅,室内布置得很像格兰芬多塔楼,他不由放松下来。


“来吧,请坐。”瑞雯·克劳像主人一样请他在温暖的炉火前坐下。她挥挥手,黑色的皮包里就蹿出一支鹰毛笔和一卷羊皮纸,悬浮在空中。


这难道是无杖魔法?哈利眨了眨眼,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克劳女士只是个记者……学者?


另外,校长会知道克劳女士在学校里新发现了一间休息室吗?


“好了,波特先生,我要开始问问题了。”她双手交握,示意哈利集中注意力。


“首先,”瑞雯·克劳放缓了语气问:“请你详细讲述一下你被选为第四位勇士的过程,详细些。”


她关切地注视着哈利,哈利意识到她跟他想象中那些打探八卦的记者不同。


“我——”哈利觉得自己的回答要让她失望了,因为他什么也不知道,“我没有报名,我也没有把我的名字投进火焰杯,我什么都没做。”他委屈地说。


鹰毛笔开始在纸上滑行:“年仅14岁的霍格沃茨学生,哈利·波特从未报名过三强争霸赛。值得探究的是,波特先生是在他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了火焰杯的候选名单。”


“很好。”瑞雯·克劳鼓励道,“就是这样,孩子。说出真相,调查事实——这很重要,因为你的安全正遭受威胁,你需要面对它。”


克劳女士大概是想安抚他,可哈利感觉自己的心悬了起来:“威胁,这听上去像是阴谋……


瑞雯·克劳平静地看着他,灰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彩。


他目瞪口呆地追问:“克劳女士,难道您、您认为这不是一场意外?”


哈利的大脑忽然变成一片空白:“您认为——有人想害我,用这场危险的比赛?”


瑞雯·克劳握住了他的手:“别担心,孩子。我和我的朋友们会帮助你的。”


她一挥手,鹰毛笔和羊皮纸就消失了:“事实上,我来找你正是为了这件事。”她的面容严肃起来:“孩子,你正处于危险之中,你需要我们的帮助。”


“可是,我并不认识你们……”哈利脸红了,最近他已经承受了太多非议,这种被陌生人关心的感觉很好,好得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克劳女士轻轻笑了起来,这让她不像一开始那么严厉了,倒像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辈。


“谁说你不认识我们了?”瑞雯·克劳招招手,鹰毛笔和羊皮纸又出现了。


这回,笔尖滑过纸面,那里很快就多出了一行字:“你好,哈利·波特,我是瑞雯·克劳……


……这是个假名字。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罗伊娜·拉文克劳,我的朋友分别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赫尔加·赫奇帕奇和萨拉查·斯莱特林,我们来自千年以前。”


哈利张大了嘴巴。


“嘘——”罗伊娜·拉文克劳把手指抵上嘴唇。


哈利发誓那绝对是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微笑。


——


自从开了四巨头穿越到千年后的脑洞,就停不下来了!尤其是罗伊娜跑去当学者兼职记者这个梗!


真的还想继续写下去,以后有空吧……


求评论!!!

木木柠

是罗伊娜

*ooc了对不起.jpg

是罗伊娜

*ooc了对不起.jpg

透明小鱼渣

占tag致歉,长期征集选角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卑微博主在线求约!娱乐性征集四巨头选角!!!


计划做个四巨头选角视频,但是由于我阅片量太少(或者说看过就忘),现在没有什么人选,故在此长期征集四巨头影视选角,包括但不限于:你心中的四巨头外貌人设、欧美影视作品中的角色、欧美演员(最好带相应作品)……


征集截止时间不定,大概在一年以后,具体时间为我开始剪辑的时候,彼时会修改文案。


感谢大家支持!疯狂求评论和小蓝手!评论评论评论!小蓝手小蓝手小蓝手!谢谢谢谢谢谢!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卑微博主在线求约!娱乐性征集四巨头选角!!!


计划做个四巨头选角视频,但是由于我阅片量太少(或者说看过就忘),现在没有什么人选,故在此长期征集四巨头影视选角,包括但不限于:你心中的四巨头外貌人设、欧美影视作品中的角色、欧美演员(最好带相应作品)……


征集截止时间不定,大概在一年以后,具体时间为我开始剪辑的时候,彼时会修改文案。


感谢大家支持!疯狂求评论和小蓝手!评论评论评论!小蓝手小蓝手小蓝手!谢谢谢谢谢谢!

有七

搞点让我开心的东西

单方性转年操(gb)看tag避雷

搞点让我开心的东西

单方性转年操(gb)看tag避雷

black-boxer
搬运自外网:https://b...

搬运自外网:https://benteja.tumblr.com/post/187907743748/embed

原作者:benteja

【未获得原作者授权,若侵权则删除并致歉】

四巨头在外网也是北极圈啊,大部分作品都是N年以前的了(零几年的有)

然后关于四巨头的形象创作,优质作品也是凤毛麟角。

这就是我翻了两小时才翻出的一张目前为之最好看的!!!

疯狂舔屏ING!!!

搬运自外网:https://benteja.tumblr.com/post/187907743748/embed

原作者:benteja

【未获得原作者授权,若侵权则删除并致歉】

四巨头在外网也是北极圈啊,大部分作品都是N年以前的了(零几年的有)

然后关于四巨头的形象创作,优质作品也是凤毛麟角。

这就是我翻了两小时才翻出的一张目前为之最好看的!!!

疯狂舔屏ING!!!

(╯°□°)╯︵ ┻━┻

今天下午萨麦尔关于皇家恶魔的感想  VR麻醉师终将被全麻(x

今天下午萨麦尔关于皇家恶魔的感想  VR麻醉师终将被全麻(x

木木柠
*是罗伊娜 💎既然无法抽到三...

*是罗伊娜

💎既然无法抽到三星公主,那就成为三星公主(指让罗伊娜来抽卡)✨

*是罗伊娜

💎既然无法抽到三星公主,那就成为三星公主(指让罗伊娜来抽卡)✨

上官影

管风琴的乐章

 谨以此文,致我生命中很重要很特殊的两个人。


       是安静的空荡荡的教堂,窗外阳光夺目,绿草如茵。瘦高的少年在琴凳上静静弹奏管风琴,在淡淡的粉尘和散射过来的光线中有一份漫不经心的耀眼。

        罗伊娜站在萨拉查身旁,目光望向远处。教堂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而萨拉查的弹奏似乎在缓释这份尴尬。

        最终是罗伊娜打破了沉默:“...

 谨以此文,致我生命中很重要很特殊的两个人。



       是安静的空荡荡的教堂,窗外阳光夺目,绿草如茵。瘦高的少年在琴凳上静静弹奏管风琴,在淡淡的粉尘和散射过来的光线中有一份漫不经心的耀眼。

        罗伊娜站在萨拉查身旁,目光望向远处。教堂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而萨拉查的弹奏似乎在缓释这份尴尬。

        最终是罗伊娜打破了沉默:“我想说……”

        萨拉查在管风琴的乐音中辨认出了她的嗓音,他把音量调的很低很低,直至听得见她每一个字句。

        罗伊娜看他有些蹙眉像是在担心她说出什么不可挽回的话来,她忽然扬唇一笑:“你和赫尔加都是我生命中特殊的存在。”

        萨拉查并未显出意外的神色,静静等着她道出下文。

        “你们不会总是陪在我身边。

        “却总会在我最需要你们帮助的时候拉我一把。

        “我想起你们时心中是温暖的。

        “和时间没有关系,和空间没有关系。

        “你看,萨拉查,我们已经三年不见了,但我知道你也是这么看我的。

        “电光火石之间,某一刻我们一定同时在想彼此。”

        萨拉查敲下管风琴最后一个音符,神色莫辨,最终被温柔代替,他轻轻拥住身边的少女。

        夏日的和风吹拂过她的发间,她确信她听见了他低声说出的话。

        “谢谢你……也是这么明白的。”

        随后他放开了她,略退一步,黑眸终于毫不顾忌地看向她的。

        “罗伊娜,我们在一起吧。”

        不是“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只是一句简单的请求。

        罗伊娜恍惚回到了三年以前,他们相逢在一个不能谈“爱”的年纪,他与她一样内敛自持。

        没有办法承担责任时不要给出承诺。这是他们共同的信条,虽然未必为所有人所接受,但是他们彼此明白。可他们一样相信奇迹。

        “好。”

        萨拉查坐下来,又开始弹奏管风琴,而罗伊娜知道这一次他只为她一个人演奏。她在乐声中轻轻走出教堂,蓝天下她看到了一个小巧的风铃塔和信箱。

        她忽然想给赫尔加写一封信。

        天蓝色的信纸,温柔的笔迹。

        “赫尔加,我找到那个人了。在英格兰等我们吧。”

        什么也没说清,但她相信赫尔加都懂。

        寄完信,她望向远方的海岸,系着缆绳的绿色小船,和风像海水的呢喃。管风琴的乐声依旧未停,她恍惚感觉那些音符在天地间纷纷扬扬,直至充满她的整个世界。

北山居海

动物园的创始人们۹(・༥・´)و ̑̑

动物园的创始人们۹(・༥・´)و ̑̑

Ali-星空味的伊夏
……一点随手摸鱼 (也就混个更...

……一点随手摸鱼

(也就混个更x)

……一点随手摸鱼

(也就混个更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