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罗伯斯庇尔

16.3万浏览    648参与
-元阿涧-

一些群友点梗以及自由发挥。

一些llg中学生

一些群友点梗以及自由发挥。

一些llg中学生

金妙妙
罗老师。 主题是人与自然和谐共...

罗老师。


主题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一些夹带私货的参赛作品👉👈。学校留的美术作业(草)

罗老师。


主题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一些夹带私货的参赛作品👉👈。学校留的美术作业(草)

参商
把之前看lrf的画发一下,是俺...

把之前看lrf的画发一下,是俺们法革知名三角(x)感觉可爱死🥺🥺🥺

把之前看lrf的画发一下,是俺们法革知名三角(x)感觉可爱死🥺🥺🥺

scbrvodn
既然某些“圣”“粉”认为,“圣”是斐扬派,布里索派,丹东派,被热月党误杀的平原派,那圣就只是个被误杀而死的人了。那圣也就不是烈士了,某些“圣”“粉”“傍”了个假“大款”。
既然某些“圣”“粉”认为,“圣”是斐扬派,布里索派,丹东派,被热月党误杀的平原派,那圣就只是个被误杀而死的人了。那圣也就不是烈士了,某些“圣”“粉”“傍”了个假“大款”。
拼搏百日我要上LLG

圣鞠斯特锐评法革同行,1791版

全部摘自《法兰西革命与宪法精神》论出版自由的一章,选了一些大家的老熟人,知名度不高的就没选。

法语水平欠佳,放出中法对照供各位参考


-


对德穆兰:


“卡米耶·德穆兰,不论他的风格是多么的热烈而富有激情,都只能被这样一些人恐惧——这些人值得被告知,有人正在反对他们。那些反复他的人们在其他的方面都是值得尊敬的(没看出来他想表达什么)他们使那些从讲坛上传出来的呼声更为人信服了。(不知道他的意思是夸这些反对兰的人还是说这些人反对兰才更佳确定了兰说的是对的)他(兰)要么是那些为审查制度所害怕的人们的朋友,要么就是个容易上当受骗的人。”


“Camille ......

全部摘自《法兰西革命与宪法精神》论出版自由的一章,选了一些大家的老熟人,知名度不高的就没选。

法语水平欠佳,放出中法对照供各位参考


-


对德穆兰:


“卡米耶·德穆兰,不论他的风格是多么的热烈而富有激情,都只能被这样一些人恐惧——这些人值得被告知,有人正在反对他们。那些反复他的人们在其他的方面都是值得尊敬的(没看出来他想表达什么)他们使那些从讲坛上传出来的呼声更为人信服了。(不知道他的意思是夸这些反对兰的人还是说这些人反对兰才更佳确定了兰说的是对的)他(兰)要么是那些为审查制度所害怕的人们的朋友,要么就是个容易上当受骗的人。”


“Camille des Moulins, quelles que soient l’ardeur et la passion de son style, ne put être redouté que par des gens qui méritaient qu’on informât contre eux ; l’orateur, d’ailleurs estimable, qui le dénonça, justifia le cri des tribunes, il était ami ou dupe de ceux qu’épouvantait le censure.”


德穆兰人家比你小七岁都知道你容易被骗了你反省一下吧要不


对马拉:


“马拉要是生在古波斯帝国,一定会是个赛西亚人。他常能深入地调查人们哪怕是最细微的行动,而此刻他的洞察力则又是惊人的。他的灵魂固然富有感情,但有点太过躁动不安。”


“Marat eût été un Scythe à Persépolis ; sa pénétration fut ingénieuse à chercher de la profondeur aux moindres démarches des hommes ; il eut une âme pleine de sens mais trop inquiète.”


对丹东:


“丹东坚定的意志比他的雄辩更令人钦佩。”


“Danton fut plus admirable par sa fermeté que par ses discours pleins de force.”


对罗伯斯庇尔:


 “至于拉芒什、米拉波、还有罗伯斯庇尔,那就更不必提了。他们的智慧,能量,以及做出的表率,都为新的理念注入了了许多力量。”


“Je ne parle point des Lameth, des Mirabeau, des Robespierre, dont l’énergie, la sagesse et l’exemple donnèrent beaucoup de force aux nouvelles maximes.”

橙子水果挞🍊

捏的罗和圣(现在的捏脸模版都良心到有三色花了啊啊啊)(私心打个圣罗tag)

捏的罗和圣(现在的捏脸模版都良心到有三色花了啊啊啊)(私心打个圣罗tag)

头痛患者

胡言乱语

【猫塑+童话+罗老师】

[图片]


【猫塑+童话+罗老师】


杞檀樨

【代餐】

最近为了自己的小说在找一些1794时期法庭审判流程的参考资料,然后朋友推了法朗士的《诸神渴了》。3小时速刷看完了(我看中文一向能拉得很快)。

然后本人看《诸神渴了》be like:

《诸神渴了》x

加穆兰和小爱的爱情故事x

罗埃代餐✓


不过这本无论是法朗士还是译者都非常值得吐槽,我过几天吐槽

最近为了自己的小说在找一些1794时期法庭审判流程的参考资料,然后朋友推了法朗士的《诸神渴了》。3小时速刷看完了(我看中文一向能拉得很快)。

然后本人看《诸神渴了》be like:

《诸神渴了》x

加穆兰和小爱的爱情故事x

罗埃代餐✓


不过这本无论是法朗士还是译者都非常值得吐槽,我过几天吐槽

法耶

一些脑洞

想看困在神奇大橘子里的圣鞠和白萝卜里的罗伯斯庇尔散步,萝卜丝掉河里了,绿衣服狗勾河神德穆兰出现问圣鞠你掉的是这个胡萝卜(1789萝卜丝)还是这个白萝卜(法革电影罗),圣鞠刚张嘴狗勾兰就贱兮兮地说别想了掉我河里就是我的然后抱着两个萝卜丝美滋滋遁了

或者兰问法革罗伯斯能不能表演一下那个,就是那个(1789广场舞)(兰一边笑一边模仿演示)而萝卜丝一脸问号

(1789萝卜丝跳广场舞的时候能不能给圣鞠安排一个观众席位)(一起跳也不是不行,,,我要看面瘫帅哥在沉默中尬舞)

脑了德穆兰偷偷建立吸罗俱乐部

圣鞠斯特光明正大进去准备传教吸罗

罗伯斯听说有这个东西后乔装前往看看有没有什么阴谋

然后,热...

想看困在神奇大橘子里的圣鞠和白萝卜里的罗伯斯庇尔散步,萝卜丝掉河里了,绿衣服狗勾河神德穆兰出现问圣鞠你掉的是这个胡萝卜(1789萝卜丝)还是这个白萝卜(法革电影罗),圣鞠刚张嘴狗勾兰就贱兮兮地说别想了掉我河里就是我的然后抱着两个萝卜丝美滋滋遁了

或者兰问法革罗伯斯能不能表演一下那个,就是那个(1789广场舞)(兰一边笑一边模仿演示)而萝卜丝一脸问号

(1789萝卜丝跳广场舞的时候能不能给圣鞠安排一个观众席位)(一起跳也不是不行,,,我要看面瘫帅哥在沉默中尬舞)

脑了德穆兰偷偷建立吸罗俱乐部

圣鞠斯特光明正大进去准备传教吸罗

罗伯斯听说有这个东西后乔装前往看看有没有什么阴谋

然后,热闹的俱乐部里三个人沉默地面面相觑(。)

丹东:我要建立吸丹东俱乐部!人人都爱丹东!


我不太了解他们的性格,ooc致歉

没饭吃要饿死了!

拼搏百日我要上LLG

很担心Morton老师的精神状态

J.B.Morton,史学界毒唯之光,戒橘所终身会员,潜在性兰圣兰嗑学家,罗伯斯庇尔辱骂bot🙏🏼🙏🏼🙏🏼🙏🏼


Saint-Just p.190,讲的是Break with Danton

Morton:“罗伯斯庇尔写了一本《丹东的一生》,里面详细记载了丹东这辈子干的所有缺(美)德事。这本书带有很强烈的私人情绪,而且把许多谣言当了真。于是,圣鞠斯特,或许是由于不知其所以,只得把罗伯斯庇尔写的东西,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抄了下来。他甚至把罗伯斯庇尔,指控丹东是德穆兰的假朋友,这一条,也抄了下来,并将其作为一项最为严重的罪行。不过我很好奇,......


J.B.Morton,史学界毒唯之光,戒橘所终身会员,潜在性兰圣兰嗑学家,罗伯斯庇尔辱骂bot🙏🏼🙏🏼🙏🏼🙏🏼



Saint-Just p.190,讲的是Break with Danton

Morton:“罗伯斯庇尔写了一本《丹东的一生》,里面详细记载了丹东这辈子干的所有缺(美)德事。这本书带有很强烈的私人情绪,而且把许多谣言当了真。于是,圣鞠斯特,或许是由于不知其所以,只得把罗伯斯庇尔写的东西,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抄了下来。他甚至把罗伯斯庇尔,指控丹东是德穆兰的假朋友,这一条,也抄了下来,并将其作为一项最为严重的罪行。不过我很好奇,当罗伯斯庇尔写下“假朋友”的指控时,会不会想起自己曾修改过《老科德利埃报》前两期?(这里是指罗老师有次在雅各宾俱乐部还是哪里抨击兰的报纸,兰跳出来说他妈的,罗伯斯庇尔,我写报纸的时候她妈的给你看过还以友谊之名让你提意见修改,结果你倒打一耙做不做人啊。)”


(J.B.Morton,,,你嗑的好邪门,,,你笑死我得了!)


Morton:(继续)“圣鞠斯特之所以要协助罗伯斯庇尔干这个缺德事情!是因为他被欺骗了!!!罗伯斯庇尔利用了他!因为他知道圣鞠斯特识大体!!不会让他们两个之间出现open quarrel,哪怕不得不昧了自己的良心!!!!”


(…摸老师,您精神状态还好吗(出示戒橘所工作证

橙子水果挞🍊
再捏一个 大概是......女...

再捏一个

大概是......女装罗(?

再捏一个

大概是......女装罗(?

金色飞贼(雅各宾版)

【圣罗】迟来的断头台

*私设圣鞠在阿尔萨斯不知道巴黎的事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


“安托万!”勒巴看着窗外,“安托万!”

“啊?”圣鞠斯特睁开眼睛。

“醒醒!快到巴黎了!”勒巴显得异常兴奋。

“巴黎!”圣鞠斯特清醒过来。

“这次我们在外省是不是待得有点久?我昨天听他们说巴黎发生了很多事……”

“他们?”

“从巴黎来的人。”

圣鞠斯特皱了皱眉。

“这个月巴黎那连一封信也没有。该不会出事了吧?”

“别多想!”勒巴安慰他。

到了巴黎,最先去找他的不是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也不是库东和其他雅各宾派。圣鞠斯特收拾房间时有人敲门,他打开门,居然是科洛。

“你怎么……”

“很遗憾,但我还是......


*私设圣鞠在阿尔萨斯不知道巴黎的事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


“安托万!”勒巴看着窗外,“安托万!”

“啊?”圣鞠斯特睁开眼睛。

“醒醒!快到巴黎了!”勒巴显得异常兴奋。

“巴黎!”圣鞠斯特清醒过来。

“这次我们在外省是不是待得有点久?我昨天听他们说巴黎发生了很多事……”

“他们?”

“从巴黎来的人。”

圣鞠斯特皱了皱眉。

“这个月巴黎那连一封信也没有。该不会出事了吧?”

“别多想!”勒巴安慰他。

到了巴黎,最先去找他的不是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也不是库东和其他雅各宾派。圣鞠斯特收拾房间时有人敲门,他打开门,居然是科洛。

“你怎么……”

“很遗憾,但我还是想说一声,下午记得去民族广场啊!”

“民族广场?那不是……”圣鞠斯特想让他说得更清楚一些,但科洛只是笑了笑,离开了。

他没有见到罗伯斯庇尔。他去问勒巴,没消息;杜普莱家敲不开门;绿厅里也没人愿说;雅各宾俱乐部里几乎看不到人。

“怎么回事?下午?民族广场?”圣鞠斯特重复着这几个词,百思不得其解。

“马克西姆……马克西姆……”圣鞠斯特又敲开了勒巴家的门。

“安托万!”勒巴连忙打开门。

“菲利普,你还没见到马克西姆吗?”

勒巴愣了一下。

“没有啊!我还没出门呢,伊丽莎白倒是出去转了一圈。”

伊丽莎白端着两杯茶走过来,与菲利普交换了一个眼神。

圣鞠斯特注意到了这一切。“伊丽莎白,听到什么风声了吗?”

伊丽莎白犹豫了一下,走出房间,带上了门。

“安托万,”勒巴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挤出一句话,

“今天下午,民族广场,处决罗伯斯庇尔反革命及其同党。”

“什么?菲利普,这样开玩笑恐怕不太好吧!”

勒巴摇摇头。

“不是玩笑……我们走的这几个月巴黎情况不妙……马克西姆应该给你写过信,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没有收到……我觉得是科洛他们不让人往阿尔萨斯送信,要不然我们肯定会提前回来……”

“不……不要……”圣鞠斯特一下子瘫在椅子上,“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

勒巴双手捂着脸。圣鞠斯特仿佛失去了意识,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念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们没有等太久。几个小时后,窗外的人渐渐多起来。

圣鞠斯特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门外挪去。

“安托万!”勒巴冲过去扶住他。

他们出了门,被淹没在人海中。

囚车开了过来。圣鞠斯特一边躲闪着,一边焦急地用目光寻找着罗伯斯庇尔。勒巴一边担心地看着圣鞠斯特,一边注视着囚车……

罗伯斯庇尔就在囚车里。圣鞠斯特看到了他,猛地往勒巴身后闪。

罗伯斯庇尔费力地转着头,在人群里寻找着一个身影。圣鞠斯特看着他,轻轻摇着头……

囚车到了断头台前。第一个被推上去的是奥古斯都.罗伯斯庇尔。他向下扫了一眼,对上了圣鞠斯特的目光。他冷笑一声,不再看下面的人群。铡刀落下了。

然后是库东,被两个士兵架着。这次是国民公会商量之后的秘密逮捕,竟然没牵连很多人。接着——接着便是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

大家欢呼起来。罗伯斯庇尔发现了圣鞠斯特。

“安……安托万……”他的嘴唇在绷带下面蠕动着。

“马克西姆!”圣鞠斯特张开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欢呼声越来越大,一束束鲜花被扔到断头台上。罗伯斯庇尔用失神的目光盯着圣鞠斯特。圣鞠斯特打了个趔趄,往后裁去;勒巴连忙扶住他……

罗伯斯庇尔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圣鞠斯特仿佛要用目光把这时的场景刻在心里……

————分割线————

勒巴第二天便把伊丽莎白送出了巴黎。

“最近形势越来越紧张,你又不能拿她和孩子的命去冒险。”圣鞠斯特听说后显得异常冷静。

在罗伯斯庇尔被杀之后,圣鞠斯特待在房间里的时间越来越长,去办公室越来越晚。勒巴曾劝他把罗伯斯庇尔的画像和信件都销毁,但圣鞠斯特显然没这么做。勒巴简直可以想象到当那些东西被发现时会是什么样子……

这天晚上,勒巴骑着一匹马狂奔到圣鞠斯特家门口。

圣鞠斯特正在自己的房里看信。“安托万!”勒巴发现是三个月前罗伯斯庇尔寄给圣鞠斯特的信,显得更慌了,“你私藏这些东西的事,有人告发你了……现在销毁还来得及!”

“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圣鞠斯特笑了笑。

“菲利普,你最好快走,这事牵连不上你。”

“安托万!”勒巴很震惊,“你怎么……”

“菲利普,快走吧!你犯不着因为这个丢了脑袋。”

又是一阵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

“安托万,”勒巴突然开口,“罗伯斯庇尔也是我的盟友……没有赶上政变已经很遗憾了,你以为,你们都走了,我会苟活在这世上吗?”

“菲利普!”

宪兵们没费多少工夫就搜出了圣鞠斯特房内的信件。它们都在一个小匣子里,看样子被保存得很好,其中一封还有着人体的混度。

圣鞠斯特把嘴唇贴到罗伯斯庇尔的肖像上,痛苦地闭上眼睛。画像被粗暴地夺走了。

“永别了,安托万!”勒巴在宪兵抓住他的前一刻,把手枪抵在下巴上,扣动了板机……

第二天,圣鞠斯特孤身一人出现在革命法庭中,然后是囚车中,最后是断头台上。

大家还是一如既往地欢呼着。圣鞠斯特抬起头,最后一次看了看天空,眼前浮现出那天罗伯斯庇尔走上断头台的情形……

“马克西姆,对不起,我来晚了……”

刀刃落下了。

在最后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在自己房中亲吻画像的那段时光。不过在他唇下的再也不会是冰冷的肖像画了……

楷垣昇轼

一點和Glo(@Milianna )的口嗨我閒得沒事畫出來了(滾

一點和Glo(@Milianna )的口嗨我閒得沒事畫出來了(滾

山雀65290

画了四只头部可以拆卸的法革套娃,事实上除了小圣全部来自音乐剧《1789: 巴士底狱的恋人》


最后一张那是,试图让圣罗兰捏大胯(?

画了四只头部可以拆卸的法革套娃,事实上除了小圣全部来自音乐剧《1789: 巴士底狱的恋人》



最后一张那是,试图让圣罗兰捏大胯(?

Asti

就摸这一次

下次不丢人了

(今日美德-1)

就摸这一次

下次不丢人了

(今日美德-1)

鸮

So glad we've almost made it
So sad they had to fade it


不理解BBC在干甚么

把不理解画了出来


没有道理的血源AU

So glad we've almost made it
So sad they had to fade it


不理解BBC在干甚么

把不理解画了出来


没有道理的血源AU

高纯度杂质
交个党费 学校摸的鱼,放假再描...

交个党费

学校摸的鱼,放假再描改上色


交个党费

学校摸的鱼,放假再描改上色


Asti
关于热月九日晚上的那一枪究竟是...

关于热月九日晚上的那一枪究竟是谁打的


误打误撞在一本和法革完全无关的书里淘到了宝,关于热月九日的那一枪


虽然相关内容只有6页,但是看到了非常详细的验伤报告,在中文这一块这是我目前看到最详细的(其实就是书读得不够多🙇🏻‍♀️)


作者最后的结论更倾向于是罗伯斯庇尔开的枪


里面还提到了不少口述与报告,也提到了出处,我想试着找一下原始材料,但是没找到,可能是我能力还不足吧😂


因为是1933年的老书,竖体排版我就只放报告这一部份了,全部放字体就太小了


出处

傅舲博士著;李树峻译,《历史研究法》[M],北平立达书局,1933.10

The Writing......

关于热月九日晚上的那一枪究竟是谁打的


误打误撞在一本和法革完全无关的书里淘到了宝,关于热月九日的那一枪


虽然相关内容只有6页,但是看到了非常详细的验伤报告,在中文这一块这是我目前看到最详细的(其实就是书读得不够多🙇🏻‍♀️)


作者最后的结论更倾向于是罗伯斯庇尔开的枪


里面还提到了不少口述与报告,也提到了出处,我想试着找一下原始材料,但是没找到,可能是我能力还不足吧😂


因为是1933年的老书,竖体排版我就只放报告这一部份了,全部放字体就太小了


出处

傅舲博士著;李树峻译,《历史研究法》[M],北平立达书局,1933.10

The Writing of History : An Introduction to Historical Method , Fred Morrow Fling , Ph.D.


只转了关键6页的pdf,如果有人对全书感兴趣我再弄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