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罗志祥

39.7万浏览    5198参与
漏洞BUG

鸡条学院系列,

人设(ˉ▽ ̄~) 

绵羊(尽管已经是小狐狸了,但我还是喜欢叫小绵羊):表面上人畜无害,但是有点小腹黑,喜欢唱歌跳舞。是校草哦。虽然比碧石纸箱小一级,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好。

碧石: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心机girl。基本上是学校里男生的女神级人物,但是她跳的舞总是被调侃是广场大妈舞,困扰了她很久。(双胞胎妹妹)

纸箱:昵称小猪,学渣一个,喜欢唱跳Rap篮球(不是。和碧石相比,在学校基本上没有什么知名度。总是被碧石吐槽是不是他把舞蹈天赋分走了(双胞胎哥哥)

ps:其他兄弟也会陆续画好的!以后会开一些小剧场,趁现在还没开学(`・ω・´)ノ

鸡条学院系列,

人设(ˉ▽ ̄~) 

绵羊(尽管已经是小狐狸了,但我还是喜欢叫小绵羊):表面上人畜无害,但是有点小腹黑,喜欢唱歌跳舞。是校草哦。虽然比碧石纸箱小一级,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好。

碧石: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心机girl。基本上是学校里男生的女神级人物,但是她跳的舞总是被调侃是广场大妈舞,困扰了她很久。(双胞胎妹妹)

纸箱:昵称小猪,学渣一个,喜欢唱跳Rap篮球(不是。和碧石相比,在学校基本上没有什么知名度。总是被碧石吐槽是不是他把舞蹈天赋分走了(双胞胎哥哥)

ps:其他兄弟也会陆续画好的!以后会开一些小剧场,趁现在还没开学(`・ω・´)ノ

墨槿尘

Machine killer(二)

对音乐和舞蹈有着偏执的热爱的人对于舞台也常有着热烈的渴望,


也因为这样,每每到周末张艺兴就会拉着他小猪哥软磨硬泡的想要跟着罗志祥出去见见世面,


可每次罗志祥刚要答应下来孙红雷就会出面打消他的念头,


孙红雷是最宠张艺兴的一个,也是最见不得他受伤害的一个。


他不希望自己生活里出现的这个干干净净懵懵懂懂的小孩过早地接触社会,但总归每个人都要长大。


于是这周末出现了罗志祥联合黄磊一起偷孩子的戏剧性的一幕。


张艺兴像往常一样穿着学生装背着书包,从正在苦恼于自己着装的罗志祥手里要了两颗糖,又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往正在看电视的孙红雷手里塞了一颗,


孙红雷被他的动作搞得一...

对音乐和舞蹈有着偏执的热爱的人对于舞台也常有着热烈的渴望,


也因为这样,每每到周末张艺兴就会拉着他小猪哥软磨硬泡的想要跟着罗志祥出去见见世面,


可每次罗志祥刚要答应下来孙红雷就会出面打消他的念头,


孙红雷是最宠张艺兴的一个,也是最见不得他受伤害的一个。


他不希望自己生活里出现的这个干干净净懵懵懂懂的小孩过早地接触社会,但总归每个人都要长大。


于是这周末出现了罗志祥联合黄磊一起偷孩子的戏剧性的一幕。


张艺兴像往常一样穿着学生装背着书包,从正在苦恼于自己着装的罗志祥手里要了两颗糖,又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往正在看电视的孙红雷手里塞了一颗,


孙红雷被他的动作搞得一愣,用一双深邃迷人的小眼睛盯着他,隐藏不住的笑意铺红了整张脸,“艺兴,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啊你,自从你跟了老狐狸你是越来越贼了啊。”一边笑着盯着张艺兴白白净净的脸,一边把他刚刚给自己的那颗糖收进口袋里,


艺兴微微一笑挎着他的胳膊,“哎呦喂,红雷哥,我今天跟师父出去可能会晚点回来,就把这块糖给你咯。”


“艺兴,走了。”黄磊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艺兴给他红雷哥吃了一剂定心丸,走到门口穿上鞋向着屋子里摆了摆手跟着黄磊下楼了。


小猪晚了他们二十分钟下来打了辆出租车去今天罗志祥表演的酒吧。


罗志祥刚一下车就看见了老熟人,开心的迎过去,“好久不见啊迅哥”


罗志祥和王迅握住彼此一只手轻轻抱了一下对方。


“小猪啊今天这场子可是特意给你备的。”王迅这人戴着一副眼镜,开口说话总会露出两颗松鼠牙,一副老实憨厚的样儿。


罗志祥伸手拽了一把艺兴,让他和自己站个并排,“迅哥,这是我弟弟艺兴。”


“迅哥好。”张艺兴手足无措地微微鞠个躬,求助般的看向黄磊,


“我徒弟。”黄磊突然插进来一句,露出狡黠的笑,“迅啊,咱俩见过吧。”


“哎,是是是,黄磊老师嘛,老相识啦。”王迅轻轻皱眉,神情倒是稍显喜悦,“艺兴这孩子小时候我也见过一面,里面坐里面坐啊。”


罗志祥把黄磊和张艺兴送到楼上的最靠近舞台的位置,又跟着王迅下楼,在后台换上了一套压箱底的演出服。


“小猪啊,这个是上次渤哥给你结的钱。”王迅把五百块交到罗志祥手里,


罗志祥没接那钱,往王迅怀里推了推“上次没怎么表演,只走了个过场,这钱还是还给渤哥吧。”


“诶,那哪行啊,渤哥特意交代的。”王迅又把钱放在罗志祥手心里紧了紧,“上场和这场一起结,这总行了吧,再说以后渤哥说不定还有什么事得找你帮忙呢。”


“什么啦,我哪帮得到渤哥,不添麻烦就很好喽。”罗志祥摆摆手,用表演天分把这你来我往的对话搪塞过去,


“哎呀,这些事哪有准啊。”王迅撂下一句话急急忙忙出去了。


王迅是第一个愿意留下罗志祥在酒吧工作的老板,也算是罗志祥的恩人,包括后来王迅对他捡到的艺兴也十分照顾,所以只要王迅这有场子找他,他就会二话不说的赶过来,之后罗志祥又突然听说王迅和黄渤是旧识,两个人之间有着十多年的兄弟情,所以如今罗志祥接的场子有一大部分都是他们俩的。


偏分的奶茶色头发,干净利落的舞蹈动作,每一个节拍都刚好敲击在张艺兴的心上,


“师父,小猪哥好帅啊。”张艺兴激动得扬起声调,一副在和黄磊安利他的偶像的模样,


不过反观黄磊毫无波澜又略带了些小骄傲的表情就知道黄磊绝不是第一次看罗志祥表演了。


而张艺兴这孩子才看过两次他哥的舞台,第一次还是在他刚跟着罗志祥到酒吧的那天在罗志祥睡觉的小黑屋的窗口那儿踩着个小凳子扒着门偷看的,


“你到时候得比这还帅。”黄磊看着五颜六色的灯光下张艺兴的迷弟样儿仿佛看见了几年后他的徒弟站在更广阔的舞台上享受着万众瞩目的样子,“走,咱们吓吓你小猪哥。”


黄磊把东西装好,带着不知所措的张艺兴离开了酒吧。


“迅哥,你看见我弟弟了吗?”罗志祥换好平常穿的衣服兴高采烈地跑过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整个酒吧都逛了一遍只看见了坐在前台的王迅。


“他们走了吧。”他探探头,又重新对上罗志祥的眼睛,“小猪你放心,磊哥能照顾好艺兴。”他抿了一口咖啡又把罗志祥叫住,“对了,渤哥说他一会来找你。”


“啊,好。”罗志祥答应一声直往门外走,到了大门口才拨通了黄磊电话。


“哎,猪啊。啊?回家了。。。。。。。。。哇!”黄磊猛地跳出来吓得才听见他们回家了把心放回肚子里的小猪喊出了好几个颤音。


“哈哈哈哈哈哈,小猪哥,哈哈哈哈哈哈,哎呦喂,我肚子疼。”


“哈哈哈哈哈哈,猪啊,你这么不经吓啊。”


“鹅鹅鹅鹅鹅,你们好幼稚哦,磊哥你不要带坏我弟弟啦。”


三个人笑作一团,和酒吧的风格却是格格不入。


“哎,猪啊,艺兴可和我夸了你好久,是不是得。。。。。。嗯?”黄磊使了个眼神罗志祥还是一脸懵,艺兴倒是凑了过来,“小猪哥,吃个饭啊。”


罗志祥刚刚的热情瞬间熄灭了大半,“那个。。。。磊哥啊,你拿着这个钱带艺兴去吃点,我一会还有事情要忙。”


“没事,猪,我们等你呗。”黄磊揉揉小猪的脑袋,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这俩孩子他都愿意宠着。


“不用啦,艺兴也累了,早点回去吧,我要不了多久就回家啦。”罗志祥毫无预兆的靠上了黄磊的肩膀,“磊哥,你们先回去。”黄磊点点头,拉着张艺兴先走了。


他们前一分钟刚走,黄渤就来了,


“小猪啊,喝一杯啊。”黄渤把罗志祥请到特殊包间里,门却敞开着,外面吵吵嚷嚷的好不热闹。


“小猪啊,帮哥个忙。”黄渤放下手中的杯子隔着墨镜盯着罗志祥。


他的眼神也立刻黯淡下来,给了个不算自乱阵脚的反应,


“渤哥的事我哪插得上手。”


“小猪啊,你觉得你的底细在我这儿能藏住吗。”


QIZI

【伦祥】一封短信一首情歌

稍稍修改了一下。

——————————————————————

1. 


那是将醒未醒时发生的事, 梦里的闪光灯让他不敢在现实中睁开眼睛,人言如同淅沥沥的雨沁入他的脑壳,他呻吟一声,右手颤颤巍巍地去摸台灯的开关,然而最终摸见的却是床头咖啡杯的把手。


闹钟显示着五点二十分,又梦了一宿的周杰伦揉揉脑袋,下床去打开窗帘,外面半阴半明,泛着点寂静的白,冬天的台北称不上暖和,街道上空无一人。 


他陷入了一种空虚的无聊中,他想也许他可以走到自己的钢琴间,随便用手指弹点什么,又觉得哪怕是一个音符,都会破坏他沉浸着的情绪。


周杰伦打开手机,惊奇地发现那上...

稍稍修改了一下。

——————————————————————

1. 


那是将醒未醒时发生的事, 梦里的闪光灯让他不敢在现实中睁开眼睛,人言如同淅沥沥的雨沁入他的脑壳,他呻吟一声,右手颤颤巍巍地去摸台灯的开关,然而最终摸见的却是床头咖啡杯的把手。


闹钟显示着五点二十分,又梦了一宿的周杰伦揉揉脑袋,下床去打开窗帘,外面半阴半明,泛着点寂静的白,冬天的台北称不上暖和,街道上空无一人。 


他陷入了一种空虚的无聊中,他想也许他可以走到自己的钢琴间,随便用手指弹点什么,又觉得哪怕是一个音符,都会破坏他沉浸着的情绪。


周杰伦打开手机,惊奇地发现那上面的白光与窗外的一致,他现在改用手指在这电子的东西上敲击了。 


‘我醒了…’ 


删掉删掉。 


‘我最近…’


嗯,还是删掉。 


“我想单独见你一面。”


周杰伦叹了一口气。谁会在这时候联系别人啊,也太瞎了,更何况,他也无法想象收到的人会打出什么词句,极大可能便是翻个白眼,没有回复。


他的心在胸腔下一跳一跳,但怎么也无法抖落心上那台北从未有过的雪。这一年明明一切还好,有约着一起打球,天知道他们有多久没有赤裸着肩膀让汗水碰在一起;他们若无其事地在别人面前提起对方:他有看见有听见,罗志祥在遥远彼岸的电视里念他的名字,台北也收得到信号;他们更有在朋友面前好好地打招呼,微笑着拍照,分享着同一片冰冷的电子像素。


像是在一件一件在备忘录上打勾,只差没有再单独相处过了,周杰伦自顾自地笑起来,都什么年代了,大家谁不是呼朋唤友,置身于人群之中哈哈大笑,两个人,单独,难不成是谈恋爱吗?更别提,是他们两个人—— 


他们两个人,这正是这些日子,这些年以来分外令人纠结的地方,两个人之中渐渐多了好多人,仿佛要奋力呼喊才能听得到另一头回应那样的远,若是二十年前这样的冬日,他们是不用如此费劲的,他们此时此刻,也许会在更北的某个地方进行他们无聊的旅行,罗志祥会忽然之间坏笑着扑过来,用一条围巾盖住两个人,让他的心脏措手不及,他们呼出的白气会交织在一起,仿佛那里正烘烤出一只热烘烘的红薯,烘得人脸都热了。 


不过到头来,所谓的一群人,现在也不过是两个人,以前一头黄毛金灿灿的少年只要站在楼下,大大喊一声“阿福”,再大大对他笑一下,两个人立马就会肩并肩走在一起。此时和彼时又有什么区别呢?叫一声也不会绕地球一圈。


只是他们三四十年的人生中曾有好大的一块,被成功亦或空白填满,再隔开他们。好像两个人所有时光和努力就全是为了创造出这么一块,导致现在这么无望的大。也不容易哩,两个人为此吵了不少架,当然没明着来,暗地里你疏远我,我疏远你,连火药味都不屑点燃,彼此还洋洋自得,我今天比你往这怒火里多添了点柴呢!若这就是他们年少时曾向往的,那不得不说,他们彼此都干得漂亮。 


天色渐渐亮了,躺在指尖那条讯息没有发出去,与屏幕之间那微小的空隙,停留得过久,似乎要产生些小小电流,代替周杰伦的手,操控他的思维,发出去!不过,那信息最终还是和无数陈旧的版本一样,躺在了草稿箱里。 


罗志祥喜欢他的告白气球。


骄傲的周杰伦就是忽然想到这个。在他们还没有开始这暗流涌动的“再互动”的时候,那时罗志祥还不太愿意念起他的名字,那首歌却已潜移默化地变成他口中常常提到的一个笑话,在他噙着笑意的嘴角似真似假地流落出来。


那是一首绽放在法国巴黎的歌,这首歌本不是为他写的,只是唱给他听,那也很好。


一个少年人,周杰伦偶尔驻足街边,透过老旧的玻璃窗,从陌生人肩膀上望过去,在别人的iPad上见过那张脸,一个少年人。并不是故意偷窥隐私,只是屏幕里少年对面那金色的头发触动了久远的记忆。小少年一腔热血上了头,抱着轻重不分的梦想和一把吉他,这首歌就这样被唱给他听了,周杰伦真怕再看到那时罗志祥那分明屏着一口呼吸的笑脸,分明是想转过头去的神情,这个笑话被他轻易地悬挂,从他的嘴里那么容易地吐露了出来,在那危险地晃荡着,周杰伦要的不是这个,他要的是接住他,让他们两个人都结结实实地碰到地面,不像他如今这样空虚。


一条新的短信被发送出去了。



 2. 


这真像是擦肩而过。


罗志祥想着。 


他躺在自家的床上,眨巴着眼睛打哈欠。无数的信息流和吵闹的音乐声划过他不愿迎接太阳的卧室窗帘,他觉得自己现在已足够狡诈,在不同的社交媒体上——当然,谁都知道,周杰伦没太多私人账号——若有若无地提起某个人的名字,收到回应的人只会为自己万里无一的幸运感到欣喜,而所谓的某个人,关注不到也看不到。


也不能责怪他罗志祥没有说呀! 


要说他没有期盼,倒也不是,每次颤抖着打出字,闭上眼睛一狠心发送的时刻,不得不说心上仍有着揪紧的酸疼。但如果那询问真要来了,他却也会手足无措的,他没敢真的迎接这个,他一切的期待都是以没有期待为前提的。


要是被人问起,就当作是顺口一提吧,罗志祥一天在网络上会散播五百个梗。这么多不清不楚的思维和感情借由他的手掌被散播到那光怪陆离的网络世界里,谁又会去挖掘其中的某句话,某个单词,是否是被小心翼翼发出的呢? 


这几年,他想让自己的天空开阔一点,事实上也真的开阔了许多,参加的综艺节目就像是参加一场新的社交舞会,见一见那些只闻其名的陌生人。说真的,什么人都有呢!拍戏的导演的唱歌的跳舞的,新人旧人影帝偶像,上海北京韩国日本亚非拉美利坚加麻大,他就像是宇宙中的一颗小恒星,biubiubiu地往外发射自己的热力光波,再与无数陌生人的光芒在半空中相遇,这里面又有好多跟他合契的,创作才子?其实也没那么稀罕。


其实还是挺稀罕的。


你看,他早已有了随时转身,抛弃一切的权利和底气,只是他还没有,他没有完全背对那一片空白和冷寂的地方,他和周杰伦在过往二十多年里往里扔了不少核武器。他还有着妄想,妄想那一片废弃的地方又能渐渐地在被修补,被阳光充满,他去过广岛,现在不也还能看?


说起日本,以前也跟人去过的,年少胆子大,什么玩笑都敢开,说亲也就亲上去了,究竟抱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认真,他现在倒也快说不上来,总觉得反正能一直在一块的,亲一下,又怎样?不能吗!


“怎么现在偏偏不敢呢?”他扔掉手机喃喃自语,天不怕地不怕的罗志祥,单独怕了这么件简单的事,毕竟一次一次,折腾来折腾去,他可也只有一颗心脏。人,别说人了,动物都知道不能重蹈覆辙呢,都知道要从往日的失败中汲取经验,他罗志祥是有多笨,不明白这个道理?他踌躇了,以往那么多年,他都没主动哈喽一声,现在两个人才假模假式好了几天,就想着往上送了,再说那周杰伦不也——


信息提示发出叮咚的一声。 


“是哪里?哈?电子邮件?谁还在用这么古老的东西? 我罗志祥又是为什么还开着它的提醒?谁还存着我邮件啊,在这儿等什么呢!”


————————————————


诶,罗志祥


我新录了一首歌,你要不要听?


————————————————


一副商量的口吻,但歌曲却被霸道地附上了,似乎吃定了他。 


“又搞什么啦?”罗志祥皱着眉头分析良久,“商业合作?” 


他嘴里抱怨着,可心里却不可避免地想到了以前,以前两个人要是想聊天,比不上电子时代方便,有时候电话都不打,直接上门,带点饼干,再买些饮料,笑哈哈地踹踹门,另一个人就来开了。要搞这么一通,两个人才能聊上天,还要擦擦钢琴上的尘土…不对,那时候没有尘土的,他记岔了,那时候他可以穿背心,露肩膀,坐着也好躺着也好,怎么舒服怎么来,管另一个人是不是要在那里为谁弹一首歌……现在世界多么简单,只需要隔着网络传一份文件。一份文件!没道理简单的事做不到,听听又会怎么样! 


旋律叮铃叮铃地响了起来,夹杂着他绝不会认错的嗓音。


告白气球。 


新录的歌?这分明是几年前的歌。可是也是这一首歌,罗志祥曾翻来覆去,在不为人知的时刻,或有意或无意地听过许多遍,他暗地里缩成一团,抱着被子轻轻地跟着哼唱过,眼睛透过黑暗看向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一个很远很远的,记忆里的过去,他真希望那是日本。


此刻回响的这一首,他很清楚地知道,并不是在录音室被机械地刻录下来的,也不是某一场,面向数万人的盛大的演出,这是…… 


这是新唱的,只发给了一个人的,只发给了自己的。


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时刻,五六年前,他生日的时候,拉着一群他从未认识过的人,凑了个小乐团唱着奇怪的生日歌,周杰伦的把戏还真是没有变过;再往前,十年十年地往前数,在他还一直一直为他编撰更多更多奇怪的歌的时候,他的阿福,其实一直都是一样的。


他鼓起勇气回复了,“很好听。” 


他想了想,又加上一句,“Baby,想不想再去约个会?”


似乎还嫌弃份量不够,“我请你喝奶茶!”



3. 


罗志祥曾经有过想象,他们这一职业,被人为地称作明星,他也便想象自己是一颗星星,或者最开始形成星星的那粒尘土,在年少时便与周阿福相遇了,那之后,引力也好,斥力也罢,他们在寂静又灿烂的宇宙里不受控制地旋转,若即若离地飘来又飘去。或者单纯只是两颗体量巨大的星星自身那硕大的半径,让他们不再见了也就说一声拜拜。现在他们却想要撞在一起,给无聊的观众看一场焰火吗? 


可是如果不真正见一面,只是两个人面对面地相望,谁知道这两颗星星到底会怎么样? 


远远地,他看见昔日的友人为他举起一杯奶茶,褐色的珍珠暖融融地在太阳底下摇晃。 


黑色的口罩下面,便因此,不由自主地绽出一个笑来。


END

阿祥的红豆冰要加曲琦

摸鱼。

阿祥太妖了,他在A爆和妩媚之间有一个完美的平衡。

摸鱼。

阿祥太妖了,他在A爆和妩媚之间有一个完美的平衡。

晨曦锁心

我知道(羊猪)

完结下

    伤员觉得这恩爱秀得是在没眼看,就干脆转过身屏蔽这画面。

    军医见夫人红着一双眼睛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也赶紧赶过去,就看见了将军肩上连血都不流的伤口。那么多伤员,气都不打一处来,面上却不敢。

     “夫人,这没事,养一个月就好了。不过,您连这都看不出来,也……”

    “对不起,师傅,是徒儿过于担心心急才造成的,枉费师傅的栽培。”

    “嗯,伤员增多...

完结下

    伤员觉得这恩爱秀得是在没眼看,就干脆转过身屏蔽这画面。

    军医见夫人红着一双眼睛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也赶紧赶过去,就看见了将军肩上连血都不流的伤口。那么多伤员,气都不打一处来,面上却不敢。

     “夫人,这没事,养一个月就好了。不过,您连这都看不出来,也……”

    “对不起,师傅,是徒儿过于担心心急才造成的,枉费师傅的栽培。”

    “嗯,伤员增多,重伤的有很多,老夫抽不开身,请夫人照顾下将军。还有别叫我师傅了,您只是从我这学了些技术,师傅称不上。”罗志祥不知御医也很心碎,要不是当年和人许下诺言早收下这个聪慧的徒弟了。

    “好,…诶?”人已经走了,冒出了超小声一句:“师傅。”

    张艺兴已经披好衣服,见罗志祥委委屈屈的:“好了,他是宫里最好的御医了,只收两个徒弟,绝不再收,他教你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乖。我认识一个民间的,和他是‘死对头’但确实医术比他好,这么喜欢学医的话,我让他教你。”吻了吻罗志祥的发。

    罗志祥轻轻点了下头。

    随后就是战后的事宜,清点了下战后物资,何况京中传来消息要他们去签约。就只好在这里多带些时日,人已经派过去了,还好物资还够两个月的,够挥霍的。

    罗志祥无语,哪有打仗还剩下好多的,一般不都是打一半就缺的吗?可见皇帝的宠,最好的御医都带过来了。

    “兄弟们,开庆功宴吧。反正不能回去。”军营一反以前能减再减的常态,大肆挥霍起来。一片热闹。

    罗志祥很长时间没让张艺兴碰他,饭都是罗志祥喂得。已经宠到除了动自己的胳膊和亲嘴什么都允许的节奏。

    恰好,外交官也回来了,宴席在今晚就办了。

    罗志祥拆开纱布好了很多放了些心:“这书不拆开看看,万一有什么不妥?”

    “不用,仗都打完了,不关我事了。”

    “那你出去?”

    “出去什么出去,我得和夫人一同啊。”

    罗志祥看了他一眼,他今天应先前的要求,要跳舞。张艺兴偏要帮他描眉,笨拙的手不小心就画歪了。

    “算了,我自己来吧,照你这速度,不知何时才能画好。”

    张艺兴就只能帮罗志祥梳理长发,而且他只会梳头戴发冠,不会盘髻。在罗志祥用口红纸前亲了罗志祥一口。这么多天,终于亲到一次。

    罗志祥搭着张艺兴的手一起出场。底下议论纷纷:

    “夫人没化妆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着妆这是要人命啊!”

     罗志祥表演的开场,表演完毕掌声雷动。下去换装了,回来有些不自在,要他自己走到那个位置上。

     不过很快,张艺兴发现并不用他自己走到位置上,因为张艺兴离席,直接把他接了过去。

    罗志祥从没睡这么晚过,作息规律的人已经是哈欠连天了。张艺兴见罗志祥迷迷糊糊的,紧扣住了罗志祥的手。罗志祥打了个激灵,清醒了几分,感受到了手心的温度。

    “快结束了。要象征性的总结一下。若是困了,倚着我睡会也无妨。不担心,都是兄弟,会理解的。”

    罗志祥依言靠在了张艺兴身上,他的将军身上有他求而不得的温暖。很快没有了意识。

    罗志祥再醒来就是敬酒环节了。

    张艺兴端起酒杯:“战事胜利,我张艺兴有幸与你们同甘共苦,出生入死,全靠你们的英勇奋战才取得成功。我先干为敬。”张艺兴感觉肩上没了重量。

    军士干了之后,有个代表出来了:“军中无聊的紧,夫人还给我们解闷,还把这里治理的如此井井有条,我们敬夫人一杯。”

    “那个,他不会喝酒,一杯就不省人事了。”

    士兵腹诽,您也没好到哪去。

    “这时刻,你们都干了,我不喝也不好。”罗志祥按住了张艺兴,“喝一杯,无妨。”

    离得近的张艺兴看见眸中的一丝撒娇,别过头去,微微有些脸红。算是默许了。

    “夜深了,大家好好睡一觉,明日启程,回家!”

    张艺兴看果然不省人事的罗志祥,精致的小脸红扑扑的,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张艺兴无奈,还好人都被他赶走了:“小猪哥,还知道我是谁吗。”

    罗志祥努力辨认着:“唔,是艺兴。再喝一杯。”

    张艺兴哪能架住小猪哥的撒娇,还好手边还有一壶,“就一杯。”张艺兴斟漫一杯,送到罗志祥唇边。罗志祥到听话,喝完酒便不吵了。

    张艺兴肩还不能太用力,扶着罗志祥走回去了,罗志祥一沾床,快速把衣服脱了,要脱到亵衣时张艺兴按住了,“可以了,睡吧。”

    他小猪哥真的醉了?

    第二天,罗志祥果然没起来,张艺兴就只能抱罗志祥进马车了。这真的不是公然撒狗粮!

    回城路上,特意经过那农家,留下好些礼,道了谢,告别。回了阔别已久的京城。

    罗志祥交代张艺兴重视右肩的伤口。

    果然,回朝皇帝大为赞赏,张艺兴平步青云。

    罗志祥又回了青楼,老鸨看他久久不归,以为逃跑了,自己要担多大的罪啊。罗志祥回来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了下来,不过这眉目含春的样子,倒像是开了桃花了。

    不久,皇帝退位,云游天下去了。不出所料,九皇子登基。

    鸟语花香,青山绿水,天下安定。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除禁牢中的人,全被恢复自由。

    没等罗志祥提,老鸨进来,没有任何条件,自动放罗志祥自由。她感激罗志祥的坚持和信念帮了青楼:“走了要好好过啊,知道你不愁,总有人愿宠你的。”

    只是又出了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新皇要立罗志祥为后,当年伙计自是支持的,但只是少数。有一位老臣上奏:“不可,皇上,您刚登基又刚弱冠,不宜立后。”

    张艺兴奇怪:“不是你们让朕娶妻的吗?”

    “可他是男的,没有子嗣,又大您十二岁,还是罗府余孽,世家子弟玩玩就可以了,陛下别被他迷了双眼。”

    张艺兴咬牙听着,后来忍不住了,拍板,一甩袖子,几张纸落在地上,明黄色的朝服映着少年愠怒的脸庞:“混账。朕早调查清楚。你,栽赃嫁祸罗府。罗家忠心耿耿却落得满门抄斩,有你的几份功劳吧。你勾结他人,徇私枉法,搜刮民脂民膏,还碍朕立后,证词在前,有何可辩!爱卿想要朕怎么赏你呢?”

   “这……”

    “拉下去,关入大牢,听候发落。”

    大臣被脱了下去:“众卿有何可议?无事便退朝吧。”

    罗志祥一大早醒来就被人接进宫里,听张艺兴上早朝了,坐在那里等他。这房间设置和他的房子一样,只是更大些,东西应有尽有。宫女把罗志祥的东西搬过来,让罗志祥换了件衣服,红色的,很适合。

    宫里散播消息极快,罗志祥知道发生的事情。张艺兴脱了朝服,兴高采烈的去找罗志祥,看见罗志祥在哪里等他。好看的眼睛瞪着他,张艺兴知道罗志祥生气了。

    “张艺兴!你是要怎样?调查我家不说。刚登基就斩杀前朝老臣,这怎能让人信服你,为你卖力。你说,你要干嘛?”

    罗志祥深知自己呆在这里的后果,也明白张艺兴的个性,而且他也有自己的私心,不想待在这里受约束;也怕他因为自己没有子嗣;也怕看到他妻妾成群,儿孙满堂。他会妒忌的,他会难过的,他相信张艺兴对他的喜欢。

    借助张艺兴许他的自由,那抹红衣走的决绝。

    张艺兴知道已经晚了。他想去找罗志祥,他也了解罗志祥。也许,你知道他的行踪,知道他平安,知道他在你身边,但,绝不能去找他。不然,他会离你越来越远。

   “快,快传太医。”丞相不顾礼仪上前,叫侍卫走了。百臣下跪。

    张艺兴醒了,黄渤在旁边,他知道黄渤定是有话要对他说的。

    “陛下,他托臣给您带话,他有两个要求,当个好皇帝,育一个好皇帝。”

    “朕知道了,对了,这事半分不要传到他耳里。”

    躺在锦绣中,却有股寒意。翻身,轻轻合眼,不易察觉的泪隐在布料中。罗志祥,你好狠的心。

    民间评价当朝皇帝:年少伶俐,文武全才。登基后,光听言路,察纳雅言,体察民情。一年后纳了位妃子,太子出生。名寄思。此后在位十年,共纳五位妃子,膝下三儿三女,未立后。在位期间,百姓安居乐业了,风调雨顺,边境无叛乱。太子九岁继位,丞相黄渤摄政,皇帝退位,被尊太上皇。

    他们不知道的是 在这十年,每年都有一人给皇上送些小东西,皇帝也在盼着这些东西。

    罗志祥还被人记得,是士兵,将他们的故事传给下一个小士兵。他们仍清晰记得,那时,张艺兴骑马归来,雄姿英发。罗志祥于营门等候,寒风吹的头发飞舞。将军夫人,两人绝顶容貌,周围雪景失色,世间只此二人。

    当年小孩,真的成了将军,率领千军万马,见过众多美人,他忘不了的,仍是罗志祥的笑容。

    张艺兴退位后。出了宫门,黄渤已经等候:“陛下,三月初三,他在后山等您。”

    还有三天,张艺兴度日如年,日子数的和三年一样。三月初三一大早张艺兴便上了山。

    罗志祥一身白衣,站在凉亭中,感到一股风刮过来,暖洋洋的,身上多了少许重量,想是张艺兴来了,把衣服披到他身上,笑着转头,看见了许久不见的恋人的模样。

    “山上凉,为何这么早上山?”

    “怕你等急了。”这么多年竟是一点没变,还是那张人神公愤的脸,一如初见。

    “我带你去见我母亲。”罗志祥拉上张艺兴的手,张艺兴皱了下眉,“这就是我母亲的墓,我每年都来这看她。”

    四天前还在当皇帝的掌握国家的万人之上的张艺兴竟是一下就跪下了。罗志祥很是惊讶。

    “娘,你好,第一次见您就把您儿子领走了。您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罗志祥噗嗤笑了,还是如此动人心魄。

    张艺兴握住了罗志祥冰凉的手,还是皱眉:“走,下山,我们去成亲。”

    罗志祥脸红,微微点头:“嗯。”

    “小猪哥,你还是那么好看。”

    “我知道。”

    相视一笑,时光重叠,时间未带走什么,反而留下珍贵。

   不需红妆十里,凤冠霞帔。只需我们二人,两盏小酒,红烛摇曳,你嫁于我,余下时光,走到白头。



又是被网课侵占的几天。

托文不好意思(嗯,应该也没什么人在追)

完结了,彻底完啦。

 应该还有番外,开车?开车!

情人节快乐

你们快乐,我和网课过😂

    


    

    

呆七
继续泥爱豆 (ง •̀o•́)...

继续泥爱豆 (ง •̀o•́)ง 

继续泥爱豆 (ง •̀o•́)ง 

遥

三儿真的是男友粉……(一点废话)

啊啊啊入坑太晚了,感觉错过了一个亿。


昨晚看三儿直播,一开始就有人问他“你和罗志祥什么关系?”三儿:“夫妻关系”

然后一阵刷屏“谁是夫谁是妻?

三儿“当然我是夫啦,罗志祥是妻。”


有人问“你和罗志祥是不是有一腿”

“有!”回答得那叫一个利落干脆,声音都比之前大声


后来又有人问他女友标准

三儿“就可爱啊,要真实的可爱……可爱……”

一堆可爱说完,又添了一句“朱碧石可爱,想搞。”我说这发言也太直接了吧……


然后我自己也闲得无聊,翻了三儿点赞的视频。里面有一个纸箱超可爱的视频(可爱到爆炸那种),还有纸箱边和他说悄悄话边玩他耳钉的视频……bgm是欧若拉233……还有一...

啊啊啊入坑太晚了,感觉错过了一个亿。


昨晚看三儿直播,一开始就有人问他“你和罗志祥什么关系?”三儿:“夫妻关系”

然后一阵刷屏“谁是夫谁是妻?

三儿“当然我是夫啦,罗志祥是妻。”


有人问“你和罗志祥是不是有一腿”

“有!”回答得那叫一个利落干脆,声音都比之前大声


后来又有人问他女友标准

三儿“就可爱啊,要真实的可爱……可爱……”

一堆可爱说完,又添了一句“朱碧石可爱,想搞。”我说这发言也太直接了吧……


然后我自己也闲得无聊,翻了三儿点赞的视频。里面有一个纸箱超可爱的视频(可爱到爆炸那种),还有纸箱边和他说悄悄话边玩他耳钉的视频……bgm是欧若拉233……还有一个纸箱表白艺兴的视频,莫名其妙得感觉有点醋……


最后总结,三猪szd





赤弭
之前看到一个立体书教程好想di...

之前看到一个立体书教程好想diy一个 都已经想好了每一页画什么了 但是两个晚上大概只搞定1/15(也或许是1/45 因为有太多想画的了 只是不一定有能力画出来……)

就不放原图了想等我全部做好了放成品视频嘻嘻嘻

我又给自己挖坑了 在前坑想搞的刺绣至今只绣好了一个大头 然后就弃坑了……

之前看到一个立体书教程好想diy一个 都已经想好了每一页画什么了 但是两个晚上大概只搞定1/15(也或许是1/45 因为有太多想画的了 只是不一定有能力画出来……)

就不放原图了想等我全部做好了放成品视频嘻嘻嘻

我又给自己挖坑了 在前坑想搞的刺绣至今只绣好了一个大头 然后就弃坑了……

昵称为空

过客

开个车

好气哦被屏了还要重发

预警:路人(我)X纸箱

走微博

AO3备份

评论石墨保险,我就不信还能屏我

开个车

好气哦被屏了还要重发

预警:路人(我)X纸箱

走微博

AO3备份

评论石墨保险,我就不信还能屏我

燕璃
占tag致歉 又双叒是我

占tag致歉

又双叒是我

占tag致歉

又双叒是我

燕璃
占tag致歉 又双是我 感谢各...

占tag致歉

又双是我


感谢各位的指路

真的越看越喜欢,越了解越觉得入坑也太赚了

㊗️大家元宵康乐

也㊗️小🐷哥元宵节快乐🏮 ​​​

占tag致歉

又双是我


感谢各位的指路

真的越看越喜欢,越了解越觉得入坑也太赚了

㊗️大家元宵康乐

也㊗️小🐷哥元宵节快乐🏮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