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罗比

41072浏览    868参与
怜月染
【第五人格·六一...

【第五人格·六一篇·上】马上六一了,回忆了一下我小时候,画成一张小短漫~


【第五人格·六一篇·上】马上六一了,回忆了一下我小时候,画成一张小短漫~


YIZAYA
救…救命 放心不是排位(dog...

救…救命


放心不是排位(doge)


二挂下来就开始日墙QAQ,掉线回来直接全给我摸满了,九百网速我还可以……佛了叭(ฅ•﹏•ฅ)

救…救命



放心不是排位(doge)



二挂下来就开始日墙QAQ,掉线回来直接全给我摸满了,九百网速我还可以……佛了叭(ฅ•﹏•ฅ)

looen
“神啊,真希望那是个能为国家带...

“神啊,真希望那是个能为国家带来富裕的王子…让他拥有陶瓷一样白皙的皮肤,天空一样湛蓝的眼睛,黄金一样灿烂的头发吧!”许下愿望的国王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不要细看很粗糙 

“神啊,真希望那是个能为国家带来富裕的王子…让他拥有陶瓷一样白皙的皮肤,天空一样湛蓝的眼睛,黄金一样灿烂的头发吧!”许下愿望的国王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不要细看很粗糙 

KUMA青本
Honey, we'll be...

Honey, we'll be together forever♡


猜猜旁边的头颅是谁?

Honey, we'll be together forever♡



猜猜旁边的头颅是谁?

蒂娜可可(康康孩子吧)

是……私设罗比……

要图自取,不用问我了

不可商用哦

不然(头给你打歪哦)

咕咕咕

是……私设罗比……

要图自取,不用问我了

不可商用哦

不然(头给你打歪哦)

咕咕咕

是星黎哦
快乐第五√ 还是给朋友的害,不...

快乐第五√

还是给朋友的害,不可拿

快乐第五√

还是给朋友的害,不可拿

墨魈不吃鬼潇潇
你说什么...?需要我把你的脑...

你说什么...?需要我把你的脑袋扣进杜松树根下么。


你说什么...?需要我把你的脑袋扣进杜松树根下么。


祁涬咕咕咕

日常吐槽

刚刚打排位,用的爱哭鬼,插眼在遗产机旁边用鬼火阴了一手舞女。包括后面守尸,咒术来救人我用鬼火打的他,然后赛后......

咒术:我有一个疑问

舞女:我也有

结果他们就问了怎么掉血的?

我这赛季才开始打监管排位(以前主求生),你们二阶一求生好歹也是上赛季三阶掉下来的,这.......这......


以后多看看角色简介,好歹要了解每个角色技能是什么不是吗,爱哭鬼他虽然冷门但也是个屠夫啊!(不是。也算是对队友负责。

就小小吐槽,是罗比太冷门了吗,抱膝

刚刚打排位,用的爱哭鬼,插眼在遗产机旁边用鬼火阴了一手舞女。包括后面守尸,咒术来救人我用鬼火打的他,然后赛后......

咒术:我有一个疑问

舞女:我也有

结果他们就问了怎么掉血的?

我这赛季才开始打监管排位(以前主求生),你们二阶一求生好歹也是上赛季三阶掉下来的,这.......这......


以后多看看角色简介,好歹要了解每个角色技能是什么不是吗,爱哭鬼他虽然冷门但也是个屠夫啊!(不是。也算是对队友负责。

就小小吐槽,是罗比太冷门了吗,抱膝

是甜辰吖
你永远是我心中的演绎之星❤❤❤

你永远是我心中的演绎之星❤❤❤

你永远是我心中的演绎之星❤❤❤

第五时报

第五课堂开课啦!

一起来做罗比吧!

感谢作者@DITTO

第五课堂开课啦!

一起来做罗比吧!

感谢作者@DITTO

羊·狼
快乐漫展ps 驱魔人太帅了……...

快乐漫展ps

驱魔人太帅了……我的

快乐漫展ps

驱魔人太帅了……我的

织田作之助再发刀就掐死你

求恸哭号

作为一个罗比毒唯我错过了最好看的皮肤我肠子都悔青了我TAT,有没有退坑的正好有罗比号啊不用其他的有罗比恸哭就行啊TAT,我手搓安卓官网邮箱,如果有不是官网的我另下一个第五也可以TAT,天价勿扰TAT

如果有的话wx   q2544321189877495

拜托了孩子真的馋,罗比是信仰啊TAT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小男孩呢那么可爱

作为一个罗比毒唯我错过了最好看的皮肤我肠子都悔青了我TAT,有没有退坑的正好有罗比号啊不用其他的有罗比恸哭就行啊TAT,我手搓安卓官网邮箱,如果有不是官网的我另下一个第五也可以TAT,天价勿扰TAT

如果有的话wx   q2544321189877495

拜托了孩子真的馋,罗比是信仰啊TAT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小男孩呢那么可爱

哈鲁酱

穿越到动森 part6

 part 5直通

~~~~~~~~~~~~~~~~~~~~~~

久等了,我觉得我有时候可以不咕咕咕。开更吧

——————————————————————

“啊!这不是ht和罗比吗!”“幸会幸会”“幸会…个鬼啦!你们为什么也在这啊!”“上一集不是说了吗?”甚至连罗比都无语了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规则吧。”雷格西说到

“首先,你要赚钱,这个岛上最值钱的叫矛尾鱼,要疯狂钓这种鱼,还清房贷,懂?”

反倒ht知道的比雷格西多。空气当场陷入了尴尬。

“啊,这样吧”ht大叫道“我们来比赛吧!就比…谁先把贷款换还清!”“好啊,不过,真的换的清吗?”

雷格西看了看旁边...

 part 5直通

~~~~~~~~~~~~~~~~~~~~~~

久等了,我觉得我有时候可以不咕咕咕。开更吧

——————————————————————

“啊!这不是ht和罗比吗!”“幸会幸会”“幸会…个鬼啦!你们为什么也在这啊!”“上一集不是说了吗?”甚至连罗比都无语了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规则吧。”雷格西说到

“首先,你要赚钱,这个岛上最值钱的叫矛尾鱼,要疯狂钓这种鱼,还清房贷,懂?”

反倒ht知道的比雷格西多。空气当场陷入了尴尬。

“啊,这样吧”ht大叫道“我们来比赛吧!就比…谁先把贷款换还清!”“好啊,不过,真的换的清吗?”

雷格西看了看旁边的ht,但是,ht早就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犹豫就会败北啊!雷格西!”

“小春!我们也不能输!快走啊!”前面魁梧的狼拉着小小的一只兔子跑。“雷格西你给我停下!!!”

墨冥

【疯人院记事/蜥勘】(五)完结

*完结撒花🌸有一些细节我会补一下番外的

*假装很正经的写起了克苏鲁和各国的奇怪神话——乱炖勿喷
*这是诺顿的协助逃跑生涯~(๑>ڡ<)☆
*主蜥勘,副蛛机、园医等,微黄占

—————————Go!———————————

5.5
『最后的晚餐』
诺顿走在空荡荡走廊上,熟悉的拐角,悲伤过度后的沉闷终于被唤醒。罗比就是在这儿被抓住的。
但是在这场关于生命的逃脱游戏中,必须表现出不顾一屑,他现在是乐天派,不应该惊惶和失措。可是……他笑不起来。
最后的夜晚,将会过去。
晚餐显得惨淡而柔和,烛光摇曳映射的倒影缓缓遮盖着阴霾,诺顿品尝着教会的人带来的精致晚餐。面包柔软并且蓬松,香味儿诱人,牛奶非常的新鲜。在和卢基...

*完结撒花🌸有一些细节我会补一下番外的

*假装很正经的写起了克苏鲁和各国的奇怪神话——乱炖勿喷
*这是诺顿的协助逃跑生涯~(๑>ڡ<)☆
*主蜥勘,副蛛机、园医等,微黄占

—————————Go!———————————

5.5
『最后的晚餐』
诺顿走在空荡荡走廊上,熟悉的拐角,悲伤过度后的沉闷终于被唤醒。罗比就是在这儿被抓住的。
但是在这场关于生命的逃脱游戏中,必须表现出不顾一屑,他现在是乐天派,不应该惊惶和失措。可是……他笑不起来。
最后的夜晚,将会过去。
晚餐显得惨淡而柔和,烛光摇曳映射的倒影缓缓遮盖着阴霾,诺顿品尝着教会的人带来的精致晚餐。面包柔软并且蓬松,香味儿诱人,牛奶非常的新鲜。在和卢基诺眼神确认过可以放心的吃他们后,诺顿动起了刀叉,调皮的玩弄着叉子,刀小心翼翼的把面包大卸八块。
晚餐吃早餐的东西,这可真的是太有意思了。诺顿目不斜视看着盘子里的面包,其实已经将周围的一切纳入眼中:信徒排开在两边的走廊阴影处;校长恰才吃完晚餐,站在一旁;那个教会的走狗——诺顿哼了一声,他正在给一只鸟儿顺毛。鸟儿半眯着眼,紧紧盯着诺顿。
看样子那个家伙注意到自己了。诺顿不带一丝心虚的抬头盯着这个走狗,然后——裂开嘴做了一个最为恶心的笑容,想必是卢基诺也会别开头去。可是那个家伙没有,反而递来友善的微笑。
眼罩下是什么样子的呢?凶神恶煞?但现在的克拉克先生看起来人畜无害。
胡思乱想着吃完晚餐,诺顿走过克拉克身边,走上熟悉的通往卧室的走廊。
『布置最后的晚餐,有人将会被出卖』
最后的晚餐,最后的夜晚。诺顿长叹一口气,现在只需要等待卢基诺的消息。他紧紧攥着手中的两瓶药剂——致幻和昏迷——这将是最后的两张保命符。
他想起来愉快的,在外面草地上的生活。
还是正常的小特欢乐的操控着机械玩偶给他们端茶,艾玛轻轻打开礼盒,在艾米丽的笑声中拿出米糕和甜甜圈。诺顿就倚靠在树下,看着阳光的余晖洒落到他们身上。上帝的恩泽。

蝙蝠倒立在窗外的枝丫上,诺顿无心观看。他现在侧着身子,以可以最快起床的姿势灵敏的听着走廊上的动静。
“咯吱——”这是信徒在拖着十字镐。
“咯吱——咔哒。”诺顿几乎可以肯定他听见了什么,非常细微的,像是木条被踩碎的声音。但是枯燥的咯吱声继续盖过转瞬即逝的声音。
紧绷着的身子一下子又放松下来。
措不及防的,有人直接打开了房间的铁门!但绝对不是卢基诺!
卢基诺从来都是先把尾巴凑进来的。
眯着眼,诺顿可以看到门口的人儿提着油灯,一脸无辜和纯真。
克拉克抿了抿嘴,含蓄的笑了几下,低声问道:“坎贝尔先生还醒着吗?”
诺顿装睡,任由灯光糊在自己的脸上,甚至还装模作样的拉了拉被子。
“迪鲁西教授他——”克拉克特意拉长了调子,很高兴的看到诺顿打挺坐了起来。
但是诺顿一下子就后悔了。对方是敌是友?虽然有模糊的预感,克拉克先生可能没有那么坏。
“好啦好啦。”克拉克扯去诺顿的被子,看见了日常的装束,“原来你们睡觉不换睡裤的呢——还是准备——逃跑?”克拉克轻声念着最后的两个字,诺顿一个冷机灵。
诺顿还是决定不装傻,腔正字圆的,浑然就是正常的小孩子:“大半夜的,什么事?”
火光之下,克拉克的眼神逐渐犀利,脸庞严肃下来:“今晚必须离开。”
未等诺顿缓过神,已经被克拉克拉着走了大半个走廊,期间模模糊糊可以听到他念叨着“依莱”“吾主”一些没听过的词汇。
大概就是,依莱是黄衣之主的最高执行官,但是他不习惯看这个“神明”所做的事情——杀人、研究、战争、死亡、鬼魂……所以决定要帮助一些人离开。当然是背着主的。
大门边有个身影,倚靠着墙扶着手臂,周围散落着一堆破烂的衣衫,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都是那些信徒的。星星点点的淡蓝液体洒落的到处都是,可卢基诺手臂上的鲜红更为刺眼。
诺顿抛开依莱的手,奔向卢基诺,仔仔细细看着卢基诺的伤,忍不住心疼:“发生了什么卢基诺!”
卢基诺摆摆手:“无大碍。这位先生愿意帮助我们,已经把所有的剩下的孤儿全部都转移出去了……”
这么说——现在就只剩下他和卢基诺了。
一瞬间,他仿佛可以看透这所“疯人院”,可以看见那古老的钟滴滴答答响着……儿童房间里的木马吱溜溜摇着……大礼堂的钢琴的琴键无人自动的弹着……血红色的房间闪着未知的光芒……监控室的大屏幕咔拉一下自己打开……
一切就和梦一样。就和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罗比一样。
罗比不像是罗比了。原来是脑袋的地方被黄色的布料鼓起来,长长的袍子拖在身上,手中拿着——安息松上的树枝。
他现在长大了,像个死神了。
“罗比……想……”
诺顿凑过耳朵,但卢基诺把他扯在身后:“他不是他了。”
“罗比……想……姐姐……”低沉的,死气沉沉的嘶哑声音,回荡在大厅。
突然一步冲向前,罗比挥舞着斧头般锋利的树枝砍向诺顿的方向,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道:“还我姐姐!”
卢基诺又硬抗了一斧头,哼了一声。宽大的背影后,诺顿可以看到卢基诺的血已经逼近自己的脚边。
诺顿立刻扒开两瓶药剂的瓶盖,三两下扑向罗比,直接把他扑个措不及防摔倒在地。依莱见状一呼哨,那只漂亮的夜枭抓过斧子扔到了一旁,然后津津有味看着诺顿给“罗比”灌下了两瓶药剂。顿时身下的人直抽搐,一阵乌黑硝烟云散,只剩下一片破破烂烂的土黄布料。瓶子滚落在一旁。
“他已经不是人了。”依莱走向前拉起长跪在布料上的诺顿,不带感情色彩的陈述着。
卢基诺抱起诺顿,不顾手上的伤。但是伤口不知不觉中已经结痂。
卢基诺走出大门,不再回头看这所相伴许久的疯人院,逐渐落入新日的耀光中,消失。
依莱拉了拉兜帽,笑着转身:“吾主这回可是愿意见我了?”
—————————ending——————————
ps:如此草率的了结over~(o▽o)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