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罗碧

3439浏览    301参与
Luniverso.
“青云山飞过燕,你飞过我指尖。...

“青云山飞过燕,你飞过我指尖。”

  

  

终于又画画了(。)

“青云山飞过燕,你飞过我指尖。”

  

  

终于又画画了(。)

六牙
  “拯救公主的,也有可能是国...

  “拯救公主的,也有可能是国王”

  是间谍过家家在城堡玩营救任务那一集的弹幕

  (不会画猛男Ծ‸Ծ

  “拯救公主的,也有可能是国王”

  是间谍过家家在城堡玩营救任务那一集的弹幕

  (不会画猛男Ծ‸Ծ

浮光跃金

【镜月】满江红 11

“欸,下周局长儿子结婚,你打算随多少钱?”姚明月躺床上玩手机,“我看底下人都凑着随一个红包了,咱俩的身份总不能还跟他们一样随吧?”

“看着给吧。”罗碧穿衣服,隆起的肌肉山壑一般,红色的血痕蜿蜒其上,“你随多少?”

“你随多少我随多少,我又不去。”她卷进被子里,无聊地扣着手上款式新颖的穿戴甲。

“你不去?”

姚明月嗤笑一声,道:“人家是结婚,咱俩一离婚的去好吗?”

“我约了做头发,你要去就把我那份子钱一起带着,记得叫人家分开写。”

“那天无心的学校有活动,我也去不了,本来还想叫你给我带的。”

“啧,顶头上司的儿子结婚你都不去,不想混了?”

“……那我叫风逍遥给我俩带红包吧。”罗碧...

“欸,下周局长儿子结婚,你打算随多少钱?”姚明月躺床上玩手机,“我看底下人都凑着随一个红包了,咱俩的身份总不能还跟他们一样随吧?”

“看着给吧。”罗碧穿衣服,隆起的肌肉山壑一般,红色的血痕蜿蜒其上,“你随多少?”

“你随多少我随多少,我又不去。”她卷进被子里,无聊地扣着手上款式新颖的穿戴甲。

“你不去?”

姚明月嗤笑一声,道:“人家是结婚,咱俩一离婚的去好吗?”

“我约了做头发,你要去就把我那份子钱一起带着,记得叫人家分开写。”

“那天无心的学校有活动,我也去不了,本来还想叫你给我带的。”

“啧,顶头上司的儿子结婚你都不去,不想混了?”

“……那我叫风逍遥给我俩带红包吧。”罗碧拿起手机,给风逍遥打电话。

“喂?哦,罗碧啊。啊?是今天办婚礼啊?你?这个……不是不是,婚礼它出了点状况……呃呃反正你俩不来也没事啦反正也办不下去了,新郎官都进医院了,来吃酒都要办案真是……不知道份子钱还给不给我们兄弟几个退……”

罗碧沉重地挂了电话,看着面露无辜的姚明月,道:“谁跟你讲是下周办婚礼的?”

  

(风逍遥:所以那天出事时只有我这一个警官在忙活/加班[跪了][跪了][跪了])修补銧改柯的六月新娘杀人事件里苍狼结婚镜月没来的bug

浮光跃金

【镜月/史萱】满江红(中秋特辑)

       中秋节。雪山银燕看植物大战僵尸的游戏直播时不小心下滑了,然后下一秒热辣劲舞占据屏幕他跳起来眼珠子都掉出来大叫婶婶。见忆无心往这边探头他赶紧滑了下一个直播间遮掩过去。忆无心点点头,继续回厨房帮她大妈的忙了。

  “我刚刚好像看见婶婶在……”

  “在跳擦边舞。”后面戮世摩罗拆月饼包装拆得头也不抬,随口说到。过节史艳文也不着家,但被人送的礼倒是很多。戮世摩罗和弟妹们拎了一堆月饼礼盒和名酒到刘萱姑的家里。

  “可是她不是警察……苗疆难道不管?”

  戮世摩罗眯着眼睛瞅月饼口味,道:“苗疆对于这方面审核比较松...

       中秋节。雪山银燕看植物大战僵尸的游戏直播时不小心下滑了,然后下一秒热辣劲舞占据屏幕他跳起来眼珠子都掉出来大叫婶婶。见忆无心往这边探头他赶紧滑了下一个直播间遮掩过去。忆无心点点头,继续回厨房帮她大妈的忙了。

  “我刚刚好像看见婶婶在……”

  “在跳擦边舞。”后面戮世摩罗拆月饼包装拆得头也不抬,随口说到。过节史艳文也不着家,但被人送的礼倒是很多。戮世摩罗和弟妹们拎了一堆月饼礼盒和名酒到刘萱姑的家里。

  “可是她不是警察……苗疆难道不管?”

  戮世摩罗眯着眼睛瞅月饼口味,道:“苗疆对于这方面审核比较松啦,不像中原。婶婶肯定是中秋放假,才开直播的,反正她和叔父离婚了也不用走亲戚。”

  “二哥你淡定过头了吧?”

  “因为上一个案子的凶手就是婶婶的金主啊,好像是榜八吧。被警察带走的时候还大叫月亮代表我的心什么的。”

  他整理好月饼,码在一边。塞一个月饼到小弟手里说你喜欢的蛋黄月饼,再塞一个给忆无心说你要的冰皮月饼,然后给忙活的刘萱姑拆了一个玫瑰月饼递到她嘴边。刘萱姑左手把嘴里咬着的月饼拿下来,右手锅铲不停,道:“叫你给奶奶送礼,有没有去?”

  “去了,送了奶奶吃得动的月饼,奶奶给我们仨都包了红包。”

  刘萱姑点点头,然后叫他出去别黏在这碍手碍脚。正巧门铃响了,史仗义就去开门了。

  一开门就撞进一对波涛汹涌,戮世摩罗闷得呼吸不上来,鲜红的手指甲刮在他脸上刺得他寒毛倒立,头上还有蛇蝎美人娇柔的声音:“哟,我的乖侄子,欢迎婶婶吗?”

  “妈妈!”忆无心从厨房里飞出去。姚明月这才放开憋红了脸的戮世摩罗,她抬眼看看系着围裙的女儿,嫌弃道,“少这么亲热,一身油别蹭脏我衣服了。”

  她眼睛看一看刘萱姑,把身后的月饼礼盒丢给戮世摩罗,笑道:“冒昧来访真是不好意思,嫂嫂不会介意妹子在这蹭顿饭吧?”

  “怎么会,今天过节就是该一块嘛。”刘萱姑笑笑,“饭快好了。无心你陪你妈去吧,剩下的大妈来就行了。”

  忆无心卸下围裙,总算能坐到她娇艳的妈妈身边。姚明月扳着她肩膀,道:“看你穿得土里土气的。”

  “妈妈,这是校服。”

  “我知道!你穿什么都土里土气的!”姚明月撇撇嘴。随后忆无心感到脖子上凉凉的,不是被尖尖的指甲划过的凉意,是某种条状的冰凉东西。她低头一看,一条闪着银光的项链环在脖子上,吊坠是一颗小巧的心。

  “谢谢你,妈妈。”她摸着那条项链就要抱姚明月。

  姚明月一把推开她,扬着眉毛,道:“不必了不必了,你想恶心死我吗?”她末了又得意地说:“这不比你爸给你买的那玉葫芦好看!”

  罗碧虽迟但到。

  “叔父你跟婶婶的月饼买重了,一样的款。”戮世摩罗道。

  雪山银燕道:“叔父和婶婶不会是一起去买的吧?”

  罗碧沉声说巧合而已,姚明月正眼也不看前夫。雪山银燕看见婶婶就悄悄滑到之前的直播间,发现还在热辣劲舞,冷不防被姚明月抓住了,说:“原来银燕也看婶婶啊,今天跟婶婶回家住,婶婶……”

  银燕吓得蹿到另一个沙发上躲她,道:“不不不,我我……”

  姚明月笑得很开心,这三兄弟里她最喜欢逗雪山银燕这种老实人了。罗碧和久不见面的女儿坐一块也很开心。被父母一左一右包围的忆无心更是开心,虽然左右总是动不动就讥讽彼此,但忆无心觉得这正是他们独特的亲密方式。

  史仗义看看窗外,刘萱姑端菜上桌说你在看什么。史仗义说没什么。

  “不是说精忠和你爸爸去办案了?不会来了。”刘萱姑毫不在意。

  “谁看他们了。这是他们的家吗?橘子才是他们家!”史仗义帮着布置碗筷,把那瓶从史艳文酒柜里薅来的名酒倒给婶婶。

  吃完饭,忆无心一家人向他们告别,老远还听见姚明月醉醺醺地说自己是打车来的,忆无心一手拉着姚明月一手拉着罗碧的手说爸爸爸爸我们就载妈妈一程吧求你啦。头上月亮亮得跟路灯似的,把他们影子拉得老长。

  饭后俩兄弟洗碗,雪山银燕听见门铃的声音,洗洗手去开门。一看是刚刚走的叔父,问道:“叔父怎么回来了?是落东西了?”

  面前人叹一口气,缓缓道:“存孝。”

  雪山银燕瞪大眼,手一推把史艳文推门外,他探出脑袋小声道:“爹亲,你千万别进来,二哥在洗碗,要是看到你就坏了。”

  他从一边抓一把月饼塞史艳文手里,真诚地握了握,郑重道:“中秋快乐,爹亲。”

  然后干脆利落地关门了。

  楼道里只有橙黄色的灯孤独的照着史艳文,然后啪得一下灭了,一切重归黑暗。史艳文重新摸亮了灯,低头看手里捧着的六七个老牌五仁月饼——以存孝的心性不会是故意,大抵是仗义把所有月饼都拆了分类堆一块,这才被存孝随手抓到了。

  “史艳文?”

  “啊,萱姑。”

  倒垃圾回来的刘萱姑看见他,神色除了一开始的惊讶以外就恢复如常。

  你怎么来了?

  今天过节,想来看看你们。

  哦。精忠呢?

  案子还有些尾声,他在处理。

  这样啊。吃过了没有啊?

  还没。

  家里没有饭了,这个点外面的饭馆应该还开着,你去吃吧。

  她走近房门,掏出钥匙来,看见他怀里一堆寒酸的五仁月饼,笑道:“怎么只有这个?家里月饼很多,我给你点吧。就是被仗义拆的不成样子了,希望你不要弃嫌。”

  她进门后门扉半掩,没有要请他进去的意思。那道半遮掩的门缝透出来的光里,有他温柔体贴的妻子,有他调皮捣蛋和敦厚老实的孩子,他见妻子打发难缠的孩子去洗澡,见她随手收拾了孩子没有照顾到的桌子卫生,连空气里的灰尘都是温柔的家的气息。末了她拎出一袋塑料袋,里面装了许多口味各异的新奇月饼。

  “这些是给精忠的,”她笑笑,“他今天没来真是可惜,改天叫他来,我蒸螃蟹给他吃。”

  “我会的。”他亦微笑。

  已经没话可说了,于是彼此告了别,说再见。

  再见。

  再见。

浮光跃金

【镜月】满江红 7

to1545,感谢高柱让我代餐!

  姚明月当年以及现在都是苗疆警局一枝花,从刚进橘子的新人到老人,她能勾搭个遍。颢穹孤鸣厅长觉得这样不行,正巧橘子里也有位风头正盛的少年人罗碧,为正橘子风气,于是做了个媒,把这俩人拉一块了。姚明月本来就和罗碧互看不顺眼,又不好拂上司面子,勉强在一块聊聊天应付一下,比起滚进婚姻的坟墓,他们先滚进被褥里。一来二去地姚明月觉得这男的还行吧,主要是在女人身上确实不错。罗碧也觉得这女的够水够辣,男人嘛,对女人还有什么其他追求呢。现在回想,罗碧只觉得当初都是年少轻狂,姚明月这种女人天生就不是过日子的料!

  吃过喜酒,这俩新人还在橘子里横眉冷对,你呛过来我呛过去。在某...

to1545,感谢高柱让我代餐!

  姚明月当年以及现在都是苗疆警局一枝花,从刚进橘子的新人到老人,她能勾搭个遍。颢穹孤鸣厅长觉得这样不行,正巧橘子里也有位风头正盛的少年人罗碧,为正橘子风气,于是做了个媒,把这俩人拉一块了。姚明月本来就和罗碧互看不顺眼,又不好拂上司面子,勉强在一块聊聊天应付一下,比起滚进婚姻的坟墓,他们先滚进被褥里。一来二去地姚明月觉得这男的还行吧,主要是在女人身上确实不错。罗碧也觉得这女的够水够辣,男人嘛,对女人还有什么其他追求呢。现在回想,罗碧只觉得当初都是年少轻狂,姚明月这种女人天生就不是过日子的料!

  吃过喜酒,这俩新人还在橘子里横眉冷对,你呛过来我呛过去。在某天的案发现场,姚明月还没走近就呕起来。给一旁的白日无迹吓一跳,说你吃坏东西了?姚明月白他一眼,又转头呕个天昏地暗。白日无迹说你要不先去医院看看吧。记得挂妇产科。他又这样补充。

警局里同事们本来都开赌他们几个月离婚。结果这对夫妇没过多久就搞出人命来,还生下来了。罗碧手里托着个蓝眼睛的女娃娃,粉雕玉琢的,见人就笑讨喜得狠,上至警局厅长颢穹孤鸣,下至警察小七,苗疆警局本来不是鳏夫就是单身,好不容易生个孩子,没人能拒绝,都抱来抱去的,亲亲摸摸捏捏,更有甚者,已经准备好红包要做人孩子干爹干妈了

  …………

  警车呜呜地赶到现场,身材火辣的女警官从车上下来,统一的制服她偏偏不好好扣扣子,领口打开,露出一片风光。举着毛茸茸的证件,熟练地单手打开,涂得鲜红的嘴唇一开一合:

  “警察!”

  她挨个听不在场证明,余光里瞥到个绿毛,随后就是她那在整个中苗佛海都打出名侦探的名号的好侄子一屁股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

  戮世摩罗讨好地笑笑,说婶婶今天是你来办案啊。姚明月懒洋洋说美人阁区都是我管的你说呢?你在刚好,一会忆无心放学,你给接到你家住一晚。

  你不是跟叔父离婚了?

  哈,是我离婚,我女儿还是我女儿,她爹不还是你叔父吗?哎,你爸妈是怎么回事,你妈和史艳文分居还给他织毛衣啊,啧啧啧。

  婶婶不也离婚还去叔父家过夜?每一次就把无心放我们家里。

  姚明月笑笑说这么喜欢探别人家私事,今晚来婶婶这婶婶给你看更多哦。

  ……

kaen
太过吵闹的话,美好可是会从眼前...

太过吵闹的话,美好可是会从眼前溜走哦?

太过吵闹的话,美好可是会从眼前溜走哦?

凱神

[鏡月七夕24h 16:00]

各位七夕快樂!


p1是夫妻互毆後的衍生作~

p2現代pa

[鏡月七夕24h 16:00]

各位七夕快樂!


p1是夫妻互毆後的衍生作~

p2現代pa

kaen
呜哇!都说了不用了!笨蛋老师!

呜哇!都说了不用了!笨蛋老师!

呜哇!都说了不用了!笨蛋老师!

酹江月_防止重名

【千藏】动机不纯

喝了酒之后发酒疯的产物,很短

现pa,时间大概在21世纪出头


千雪孤鸣在苗疆市中心有一套公寓,大平层,位于商贸区边,来往行人熙熙攘攘,一抬头就能看见有钱人的樊笼倨傲地俯瞰他们,个中滋味不在话下。只可惜有钱人有自己的烦恼,这栋楼建造时期已经不近,审美和设计以现在的眼光看来都土气了些。玻璃面的落地窗配合苗疆八月的太阳,没有中央空调的公寓楼温度也不尽人意。


颢穹孤鸣每次来拜访都要劝说弟弟换一套房,孤鸣家不缺这点换房钱。千雪孤鸣挠着脑袋大笑,目光却落在墙上,拼贴的苗疆地图,中间一个红点是他这栋房的位置。他知道藏镜人住在南边,而无心上的幼儿园更远,在自己这套房的北边,这...

喝了酒之后发酒疯的产物,很短

现pa,时间大概在21世纪出头







千雪孤鸣在苗疆市中心有一套公寓,大平层,位于商贸区边,来往行人熙熙攘攘,一抬头就能看见有钱人的樊笼倨傲地俯瞰他们,个中滋味不在话下。只可惜有钱人有自己的烦恼,这栋楼建造时期已经不近,审美和设计以现在的眼光看来都土气了些。玻璃面的落地窗配合苗疆八月的太阳,没有中央空调的公寓楼温度也不尽人意。


颢穹孤鸣每次来拜访都要劝说弟弟换一套房,孤鸣家不缺这点换房钱。千雪孤鸣挠着脑袋大笑,目光却落在墙上,拼贴的苗疆地图,中间一个红点是他这栋房的位置。他知道藏镜人住在南边,而无心上的幼儿园更远,在自己这套房的北边,这套房的位置总合适藏镜人把女人丢在他这儿。


藏镜人以前为他的大哥做事,经手的货、处理的人,一桩桩一件件足够填满他整个房间,如今藏镜人在中原史家的祠堂里磕了头,但惯习难改,面对史艳文那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脸,总觉得哪哪讨厌,故而还是在苗疆干活。


忆无心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找回来的。


失而复得的女儿,藏镜人很是宝贝。他其实不太信西方教育那一块,但千雪孤鸣和史艳文都说好,他一咬牙,把无心送进了苗疆最北方的幼儿园,又怕忆无心还小,缺乏睡眠,便和忆无心一起住在千雪孤鸣家的客房里。


这随了千雪孤鸣的心愿,他生平最爱热闹,也喜欢小孩;苍狼小的时候都是他这个做叔叔的牵着手,一条一条,苗疆的街逛过去,逛到苗疆老城区的边角,用手指着前面的楼和苍狼说:乖苍狼,王叔小时候这里还是大片的草原,这个点巡逻的人刚刚准备出发,骑着高头大马咯。等你长大一点叔叔带你骑马。


苍狼长大了,不能天天呆在他身边,他感到失落,打电话找自己的叔叔哭诉。竞日孤鸣住在山中的疗养院,信号很不好,千雪孤鸣听电话那头时断时续的声音,总要屏息凝神,颇觉自己是条竖着耳朵的狗。


他听了好几遍才听清,竞日孤鸣说,千雪啊,你要是觉得冷清,找个姑娘怎么样。


千雪孤鸣挂了电话,暗暗咂舌,心中有了成算,第二天就极力邀请藏镜人和女儿住进他家。



千雪孤鸣拿了包零食,坐在沙发上,用余光瞅身边的藏镜人。藏镜人洗完澡,头发没有擦干,豪迈地披在肩上,水珠顺着发尖淌下来,把他身上的汗衫浸成透明色。他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反复揉搓手里零食的充气袋:太正式的措辞不太适合它,太随意,他又怕被藏镜人当做玩笑。


“藏仔啊,你要不要干脆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灯光下,藏镜人翻着忆无心的老师写的评语,眉目难得的宁静,有点像他哥。


藏镜人头也不抬地回绝,“我总不能真把你家当我家,我又付不起房租。”


千雪孤鸣没想过自己会被拒绝,撇了下嘴,往嘴里塞了一大把爆米花,借着咀嚼酝酿简单的情绪。


这就让千雪孤鸣难过了,他知道藏镜人没这个意思,但是他听起来感觉生分,原来这里是他的家,不是藏镜人的家。


藏镜人怕自己打鼾,吵到忆无心,到千雪孤鸣的房间里一起睡,但是千雪孤鸣知道藏镜人从不打鼾。


出于某种心态,他没有说,于是藏镜人一直担心自己打鼾,一直和千雪孤鸣睡同一个房间。


可惜藏镜人睡了这张床再久,也从不认为自己也是身下那张床的主人。


“那你知不知道我请你和无心来住动机不纯。”这话脱口而出,千雪孤鸣吓了一跳,给他自己听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还没想好怎么解释话里这个“动机不纯”,藏镜人就笑了,“谁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你就是喜欢小孩,以前想逗你侄子,现在想逗无心。哪天我把我那史仗义那皮猴带来,闹得要上天,保准能治好你这臭毛病。”


哦,这就是我的动机不纯吗?千雪孤鸣应了一声,这一茬就算是过去了。


你要来住就别客气,你永远是我的好兄弟。他最后对着藏镜人说,藏镜人拍拍他的背,像十年前这样。


千雪孤鸣仍然觉得心里有个角落空着无法满足,那种空虚是无论多少遍“你永远是我的好兄弟”都无法填补的,可惜他中学时的语文全科倒数,无论他怎么绞尽脑汁,心里也想不出更贴切的话了。



End (?)

kaen
我们总是穿梭在不同的时间之中

我们总是穿梭在不同的时间之中

我们总是穿梭在不同的时间之中

kaen
可爱小漫又来了 关于小晦宝还没...

可爱小漫又来了

关于小晦宝还没被拐走这件事

以及有私货x

可爱小漫又来了

关于小晦宝还没被拐走这件事

以及有私货x

kaen
游行市井间,听微风拂过萤灯作响...

游行市井间,听微风拂过萤灯作响,看夜阑灯火人生百态

游行市井间,听微风拂过萤灯作响,看夜阑灯火人生百态

kaen
贝莉兹艾特明明有两套啊?! N...

贝莉兹艾特明明有两套啊?!

NO,那套对不上你的体型

(只是想看乐子而已)

贝莉兹艾特明明有两套啊?!

NO,那套对不上你的体型

(只是想看乐子而已)

此声
【三杰短篇辑】日月四时长(篇一...

【三杰短篇辑】日月四时长(篇一、有镜照胆)

主要是以罗碧、千雪为视角或出发点的苗疆短篇随笔。

【三杰短篇辑】日月四时长(篇一、有镜照胆)

主要是以罗碧、千雪为视角或出发点的苗疆短篇随笔。

kaen
在他的眼里,这一切似乎又与众不...

在他的眼里,这一切似乎又与众不同

在他的眼里,这一切似乎又与众不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