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罗素

5080浏览    472参与
存档灵魂

[图片]
普遍的混乱必然要引起道德的败坏更甚于智识的衰退。

延绵了许多世代的动荡不宁,尽管能够容许极少数的人有着极高度的圣洁,

但它确乎是敌视体面的公民们的平凡的日常德行的。


当你的一切储蓄明天就会一干二净的时候,

勤勉就似乎是无用的了;

当你对别人诚实而别人却必然要欺骗你的时候,

诚实就似乎是无益的了;

当没有一种原则是重要的或者能有稳固的胜利机会时,

就不需要坚持一种原则了;

当唯唯诺诺混日子才可以苟全性命与财产的时候,

就没有需要拥护真理的理由了。


一个人的德行若是除了纯粹的现世计较而外便没有别的根源;

那么如果他有勇气的话,他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就会变成一个冒...


普遍的混乱必然要引起道德的败坏更甚于智识的衰退。

延绵了许多世代的动荡不宁,尽管能够容许极少数的人有着极高度的圣洁,

但它确乎是敌视体面的公民们的平凡的日常德行的。


当你的一切储蓄明天就会一干二净的时候,

勤勉就似乎是无用的了;

当你对别人诚实而别人却必然要欺骗你的时候,

诚实就似乎是无益的了;

当没有一种原则是重要的或者能有稳固的胜利机会时,

就不需要坚持一种原则了;

当唯唯诺诺混日子才可以苟全性命与财产的时候,

就没有需要拥护真理的理由了。


一个人的德行若是除了纯粹的现世计较而外便没有别的根源;

那么如果他有勇气的话,他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就会变成一个冒险家,

如果他没有勇气的话,他就会只求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怯懦的混世虫。


属于这个时代的米南德说——

       我知道有过那么多的人,

       他们并不是天生的无赖,

       却由于不幸而不得不成为无赖。

这就总结了公元前三世纪得到的特点,只有极少数的人才是例外。

甚至于就在这些极少数的人里面,恐惧也代替了希望;

生命的目的与其说是成就某种积极的善,还不如说是逃避不幸。


形而上学隐退到幕后去了,

个人的伦理现在变成了具有头等意义的东西。

哲学不再是引导着少数一些大无畏的真理追求者们前进的火炬:

它毋宁是跟随着生存斗争的后面在收拾病弱的伤残的一辆救护车。


—— 罗 素 《西方哲学史》

无用良品

王小波:智慧与国学(三)

我有位阿姨,生了个傻女儿,比我大几岁,不知从几岁开始学会了缝扣子。她大概还学过些别的,但没有学会。总而言之,这是她唯一的技能。我到她家去坐时,每隔三到五分钟,这傻丫头都要对我狂嚎一声:“我会缝扣子!”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想让我向她学缝扣子。但我就是不肯,理由有二:其一,我自己会缝扣子;其二,我怕她扎着我。她这样爱我,让人感动。但她身上的味也很难闻。

我在美国留学时,认得一位青年,叫做戴维。我看他人还不错,就给他讲解中华文化的真谛,什么忠孝、仁义之类。他听了居然不感动,还说:“我们也爱国。我们也尊敬老年人。这有什么?我们都知道!”我听了不由得动了邪火,真想扑上去咬他。之所以没有咬,是因为想起了傻...

我有位阿姨,生了个傻女儿,比我大几岁,不知从几岁开始学会了缝扣子。她大概还学过些别的,但没有学会。总而言之,这是她唯一的技能。我到她家去坐时,每隔三到五分钟,这傻丫头都要对我狂嚎一声:“我会缝扣子!”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想让我向她学缝扣子。但我就是不肯,理由有二:其一,我自己会缝扣子;其二,我怕她扎着我。她这样爱我,让人感动。但她身上的味也很难闻。

我在美国留学时,认得一位青年,叫做戴维。我看他人还不错,就给他讲解中华文化的真谛,什么忠孝、仁义之类。他听了居然不感动,还说:“我们也爱国。我们也尊敬老年人。这有什么?我们都知道!”我听了不由得动了邪火,真想扑上去咬他。之所以没有咬,是因为想起了傻大姐,自觉得该和她有点区别,所以悻悻然地走开,心里想道:妈dy的!你知道这些,还不是从我们这里知道的。礼义廉耻,洋人所知没有我们精深,但也没有儿奸母、子食父、满地拉屎。东方文化里所有的一切,那边都有,之所以没有投入全身心来讲究,主要是因为人家还有些别的事情。

假如我那位傻大姐学会了一点西洋学术,比方说,几何学,一定会跳起来大叫道:人所以异于禽兽者,几稀!这东西就是几何学!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确没有哪种禽兽会几何学。那时她肯定要逼我跟她学几何,如果我不肯跟她学,她定要说我是禽兽之类,并且责之以大义。至于我是不是已经会了一些,她就不管了。我的意思当然不是说她能学会这东西,而是说她只要会了任何一点东西,都会当做超级智慧,相比之下那东西是什么倒无所谓

由这件事我想到超级知识的本质。这种东西罗素和苏格拉底都学不会,我学起来也难。任何知识本身,即便烦难,也可以学会。难就难在让它变成超级,从中得到大欢喜、大欢乐,无限的自满、自足、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那种品行。这种品行我的那位傻大姐身上最多,我身上较少。至于罗素、苏格拉底两位先生,他们身上一点都没有。

傻大姐是个知识的放大器,学点东西极苦,学成以后极乐。某些国人对待国学的态度与傻大姐相近。说实在的,他们把它放得够大了。《拉封丹寓言》里,有一则《大山临盆》,内容如下:大山临盆,天为之崩,地为之裂,日月星辰,为之无光。房倒屋坍,烟尘滚滚,天下生灵,死伤无数……最后生下了一只耗子中国的人文学者弄点学问,就如大山临盆一样壮烈。当然,我说的不止现在,而且有过去,还有未来

正如迂夫子不懂西方的智慧,也能对它品头论足一样,罗素没有手舞足蹈的品行,但也能品出其中的味道——大概把对自己所治之学的狂热感情视作学问本身乃是一种常见的毛病,不独中国人犯,外国人也要犯。他说:人可能认为自己有无穷的财源,而且这种想法可以让他得到一些(何止是一些!罗素真是不懂——王注)满足。有人确实有这种想法,但银行经理和法院一般不会同意他们。银行里有账目,想骗也骗不成;至于在法院里,我认为最好别吹牛,搞不好要进去的。远离这两个危险的场所,躲在人文学科的领域之内,享受自满自足的大快乐,在目前还是可以的;不过要有人养。在自然科学里就不行:这世界上每年都有人发明永动机,但谁也不能因此发财。顺便说一句,我那位傻大姐,现在已经五十岁了,还靠我那位不幸的阿姨养活着。

无用良品

王小波:智慧与国学(二)

物理学家海森堡给上帝带去的那两道难题是相对论和湍流。他还以为后一道题太难,连上帝都不会。我也有一个问题,但我不想向上帝提出,那就是什么是智慧。假如这个问题有答案,也必定在我的理解范围之外。当然,不是上帝的人对此倒有些答案,但我总是不信。相比之下我倒更相信苏格拉底的话:我只知道自己一无所知。罗素先生说,虽然有科学上的种种成就,但我们所知甚少,尤其是面对无限广阔的未知,简直可以说是无知的。与罗素的注释相比,我更喜欢苏格拉底的那句原话,这句话说得更加彻底。他还有些妙论我更加喜欢:只有那些知道自己智慧一文不值的人,才是最有智慧的人。这对某种偏向是种解毒剂

如果说我们都一无所知,中国的读书人对此肯定...

物理学家海森堡给上帝带去的那两道难题是相对论和湍流。他还以为后一道题太难,连上帝都不会。我也有一个问题,但我不想向上帝提出,那就是什么是智慧。假如这个问题有答案,也必定在我的理解范围之外。当然,不是上帝的人对此倒有些答案,但我总是不信。相比之下我倒更相信苏格拉底的话:我只知道自己一无所知。罗素先生说,虽然有科学上的种种成就,但我们所知甚少,尤其是面对无限广阔的未知,简直可以说是无知的。与罗素的注释相比,我更喜欢苏格拉底的那句原话,这句话说得更加彻底。他还有些妙论我更加喜欢:只有那些知道自己智慧一文不值的人,才是最有智慧的人。这对某种偏向是种解毒剂

如果说我们都一无所知,中国的读书人对此肯定持激烈的反对态度:孔夫子说自己知天命而且不逾矩,很显然,他不再需要知道什么了。后世的人则以为:天已经生了仲尼,万古不长如夜了。再后来的人则以为,精神原子弹已经炸过,世界上早没有了未解决的问题。总的来说,中国人总要以为自己有了一种超级的知识,博学得够够的、聪明得够够的,甚至巴不得要傻一些直到现在,还有一些人以为,因为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博大精深的文化遗产,可以坐待世界上一切寻求智慧者的皈依——换言之,我们不仅足够聪明,还可以担任联合国救济署的角色,把聪明分给别人一些。我当然不会反对这样说:我们中国人是全世界、也是全宇宙最聪明的人。一种如此聪明的人,除了教育别人,简直就无事可干

马克·吐温在世时,有一次遇到了一个人,自称能让每个死人的灵魂附上自己的体。他决定通过这个人来问候一下死了的表兄,就问道:你在哪里?死表哥通过活着的人答道:我在天堂里。当然,马克·吐温很为表哥高兴。但问下去就不高兴了——你现在喝什么酒?灵魂答道:在天堂里不喝酒。又问抽什么烟?回答是不抽烟。再问干什么?答案是什么都不干,只是谈论我们在人间的朋友,希望他们到这里和我们相会。这个处境和我们有点相像,我们这些人现在就无事可干,只能静待外国物质文明破产,来投靠我们的东方智慧。这话梁任公一九二〇年就说过,现在还有人说。洋鬼子在物质堆里受苦,我们享受天人合一的大快乐,正如在天堂里的人闲着没事拿人间的朋友磕磕牙,我们也有了机会表示自己的善良了。说实在的,等人来这点事还是洋鬼子给我们找的。要不是达·伽马找到好望角绕了过来,我们还真闲着没事干。从汉代到近代,全中国那么多聪明人,可不都在闲着:人文学科弄完了,自然科学没得弄

马克·吐温的下一个问题,我国的一些人文学者就不一定爱听了:等你在人间的朋友们都死掉,来到了你那里,再谈点什么?是啊是啊,全世界的人都背弃了物质文明,投奔了我们,此后再干点什么?难道重操旧业,去弄八股文?除此之外,再搞点考据、训诂什么的。过去的读书人有这些就够了,而现在的年轻人未必受得了。把拥有这种超级智慧比做上天堂,马克·吐温的最后一个问题深得我心:你是知道我的生活方式的,有什么方法能使我不上天堂而下地狱,我倒很想知道!言下之意是:忍受地狱毒火的煎熬,也比闲了没事要好。是啊是啊!我宁可做个苏格拉底那样的人,自以为一无所知,体会寻求知识的快乐,也不肯做个“智慧满盈”的儒士,忍受这种无所事事的煎熬

无用良品

王小波:居住环境与尊严

我住在一座高层建筑里。从一楼到十七楼,人人都封阳台,所用的材料和样式各异,看起来相当丑陋。公用的楼道上,玻璃碎了一半,破了的地方用三合板或纤维板堵住;楼梯上很脏,垃圾道的口上更脏。如果它是一座待拆的楼房,那倒也罢了,实际上它是新的,建筑质量也很好,是人把它住成了这样。至于我家里,和别人家里一样,都很干净,只是门外面脏。假如有朋友要见我,就要区别对待:假如他是中国人,就请他到家里来;要是外国人,就约在外面见面。这是因为我觉得让外国人到我家来,我的尊严要受损失。

假设有个外国人来看我,他必须从单元门进来,爬上六层,才能到达我家的门口。单元门旁边就是垃圾道的出口,那里总有大堆的垃圾流在外面,有鱼头...

我住在一座高层建筑里。从一楼到十七楼,人人都封阳台,所用的材料和样式各异,看起来相当丑陋。公用的楼道上,玻璃碎了一半,破了的地方用三合板或纤维板堵住;楼梯上很脏,垃圾道的口上更脏。如果它是一座待拆的楼房,那倒也罢了,实际上它是新的,建筑质量也很好,是人把它住成了这样。至于我家里,和别人家里一样,都很干净,只是门外面脏。假如有朋友要见我,就要区别对待:假如他是中国人,就请他到家里来;要是外国人,就约在外面见面。这是因为我觉得让外国人到我家来,我的尊严要受损失。

假设有个外国人来看我,他必须从单元门进来,爬上六层,才能到达我家的门口。单元门旁边就是垃圾道的出口,那里总有大堆的垃圾流在外面,有鱼头鸭头鸡肠子在内,很招苍蝇,看起来相当吓人。此人看过了这种景色之后,爬上一至六层的楼梯,呼吸着富含尘土的空气,看到满地的葱皮、鸡蛋壳,还有墙上淋漓的污渍。我希望他有鼻炎,闻不见味。我没有鼻炎,每回爬楼梯时我都闭着气。上大学时,我肺活量有五千毫升,现在大概有八千。当然,这是在白天。要是黑夜他根本就上不来,因为楼道里没灯,他会撞进自行车堆里,摔断他的腿。夜里我上楼时,手里总拿个棍儿,探着往上爬。他还不知扶手不能摸,摸了就是一手灰。才搬来时我摸过一把,那手印子现在还印在那里,只是没有当初新鲜。就这样到了我的门外,此时他对我肯定有了一种不好的看法。坦白地说,我在美国留学时,见到哪个美国同学住在这样的房子里,肯定也会看不起他。

要是个中国人来看我,看到的景象也是一样。大家都是人,谁也不喜欢肮脏,所以对这种环境的反感也是一样的。但他进了我家的门,就会把路上看到的一切都忘掉。他对我这么好,除了同胞情谊之外,还因为他知道楼道里这么脏不能怪我;所以我敢把他请到家里来。

因为本文想要谈尊严问题,就此切入正题。所谓尊严(dignity),是指某人受到尊敬,同时也是个人的价值所在。笔者曾在国外居住四年,知道洋鬼子怎样想问题:一个人住在某处,对周围的一切既有权利,也有义务。假如邻居把门前和阳台弄得不像话,你可以径直打电话说他,他要是个体面人就不会不理。反过来,假如你把门前弄得不像话,他也会径直打电话来说你,你也不能不理。因此,一个地方住了一些体面人,就不会又脏又乱。居住的环境就这样和个人尊严联系在一起。假如我像那些洋人想象的那样,既有权利,又有义务,本人还是个知识分子,还把楼房住成了这样,那我又算个什么人呢。这就是我不敢让洋人上家里来的原因。

但你若是中国人,就会知道:我有权利把自己的阳台弄成任何一种模样,别人不会来管,别人把家门外弄成任何一种样子,我也没有办法。当然,我觉得楼道太脏,也可以到居委会反映一下,但说了也没有用。顺便说说,我们交了卫生费,但楼梯总没有人扫。我扫过楼道,从六楼扫到了一楼,只是第二天早上出来一看,又被弄得很脏;看来一天要扫三遍才行。所以我也不扫了。我现在下定了一种决心:一过了退休年龄,就什么都不干,天天打扫楼道;现在则不成,没有工夫。总而言之,对这件事我现在是没有办法了。把话说白了,就是这样的:在我家里,我是个人物,出了家门,既没有权利,又没有义务,根本就不是什么人物,说话没有人理,干事情没人响应,而且我自己也不想这样。这不是在说外国人的好话,也不是给自己推卸责任,而是在说自己为什么要搞两面派。

中国这地方有一种特别之处,那就是人只在家里(现在还要加上在单位里)负责任,出了门就没有了责任感(罗素和费孝通对此都有过论述,谁有兴趣可以去查阅)。大家所到之处,既无权利,也无义务;所有的公利公德,全靠政府去管,但政府不可能处处管到,所以到处乱糟糟。一个人在单位是老张或老李,回了家是爸爸或妈妈,在这两处都要顾及体面和自己的价值,这是很好的。但在家门外和单位门外就什么都不是,被称作“那男的”或是“那女的”,一点尊严也没有,这就很糟糕。我总觉得,大多数人在受到重视之后,行为就会好。

*载于1996年第2期《辽宁青年》杂志

Wenxiang

一头猪,

你喂它食。


每一次你来,

都喂它食。


于是,

每一次你来,


它都雀跃,

饭来张口。


最后一次你来,

不是喂它。


最后一次你来,

你宰了它。

一头猪,

你喂它食。


每一次你来,

都喂它食。


于是,

每一次你来,


它都雀跃,

饭来张口。


最后一次你来,

不是喂它。


最后一次你来,

你宰了它。

无用良品
在社会伦理的领域里我还想反对无...

在社会伦理的领域里我还想反对无趣,也就是说,要反对庄严肃穆的假正经。据我的考察,在一个宽松的社会里,人们可以收获到优雅,收获到精雕细琢的浪漫;在一个呆板的社会里,人们可以收获到幽默——起码是黑色的幽默。

就是在我待的这个社会里,什么都收获不到,这可是件让人吃惊的事情。

看过但丁《神曲》的人就会知道,对人来说,刀山、剑树、火海、油锅都不算严酷,最严酷的是寒冰地狱,把人冻在那里一动都不动。假如一个社会的宗旨就是反对有趣,那它比寒冰地狱又有不如。在这个领域里发议论的人总是在说:这个不宜提倡,那个不宜提倡。仿佛人活着就是为了被提倡。要真是这样,就不如不活。

罗素先生说,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

在社会伦理的领域里我还想反对无趣,也就是说,要反对庄严肃穆的假正经。据我的考察,在一个宽松的社会里,人们可以收获到优雅,收获到精雕细琢的浪漫;在一个呆板的社会里,人们可以收获到幽默——起码是黑色的幽默。

就是在我待的这个社会里,什么都收获不到,这可是件让人吃惊的事情。

看过但丁《神曲》的人就会知道,对人来说,刀山、剑树、火海、油锅都不算严酷,最严酷的是寒冰地狱,把人冻在那里一动都不动。假如一个社会的宗旨就是反对有趣,那它比寒冰地狱又有不如。在这个领域里发议论的人总是在说:这个不宜提倡,那个不宜提倡。仿佛人活着就是为了被提倡。要真是这样,就不如不活。

罗素先生说,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弟兄姐妹们,让我们睁开眼睛往周围看看,所谓的参差多态,它在哪里呢?

by 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

巴比妥自动贩卖机

#哲学扫盲笔记part. 4#

今天也是想念虚构文学(尤其是小说)的一天,die了

古代哲学剩下的伊壁鸠鲁啊斯多葛啊普罗提诺啊之类的。天主教哲学开了个头。不管了我投奔里尔克去了!

#哲学扫盲笔记part. 4#

今天也是想念虚构文学(尤其是小说)的一天,die了

古代哲学剩下的伊壁鸠鲁啊斯多葛啊普罗提诺啊之类的。天主教哲学开了个头。不管了我投奔里尔克去了!

巴比妥自动贩卖机

罗素站科学站得太死,有时候挺偏激的。但我喜欢他对怀疑论的批驳,不仅是对怀疑的怀疑……『怀疑论』的惰性啊。深陷其中的无意义的痛苦我已经尝够啦。

罗素站科学站得太死,有时候挺偏激的。但我喜欢他对怀疑论的批驳,不仅是对怀疑的怀疑……『怀疑论』的惰性啊。深陷其中的无意义的痛苦我已经尝够啦。

巴比妥自动贩卖机

哲学扫盲笔记part.3

想起高中时候得知哲学这一追求永恒真理的学科激动不已,但是《苏菲的世界》就没读出过洛克,非常残念。

今天主要是亚里士多德和犬儒学派。明天会搞完古代哲学,但我觉得真正的工程在后面的近现代哲学,经院哲学肯定超无聊……想想每天研究耶稣是被几根钉子钉死的就可怜这群人 🐛

干巴爹啦!

哲学扫盲笔记part.3

想起高中时候得知哲学这一追求永恒真理的学科激动不已,但是《苏菲的世界》就没读出过洛克,非常残念。

今天主要是亚里士多德和犬儒学派。明天会搞完古代哲学,但我觉得真正的工程在后面的近现代哲学,经院哲学肯定超无聊……想想每天研究耶稣是被几根钉子钉死的就可怜这群人 🐛

干巴爹啦!

巴比妥自动贩卖机

哲学扫盲笔记part. 2

脑子渐渐不够用,试图用一天参透柏拉图的各种学说😖有些按照自己理解总结的,不一定对……讲真最后一条我压根没看懂,罗素讲着讲着就忍不住介绍自己的观点,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极其严重的干扰……

哲学扫盲笔记part. 2

脑子渐渐不够用,试图用一天参透柏拉图的各种学说😖有些按照自己理解总结的,不一定对……讲真最后一条我压根没看懂,罗素讲着讲着就忍不住介绍自己的观点,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极其严重的干扰……

巴比妥自动贩卖机

#《西方哲学史》阅读笔记part.1#

不管是做人文还是科学研究,都逃不过哲学。但是要注意一下,首先,我买到的这个版本部分译名不够标准,还请大家帮忙查证,其次,罗素本人偏向科学立场,所以也有非常明显的主观评判色彩。但仍然不失为入门哲学的好书。

第一波是苏格拉底前的古希腊哲学,与自然科学联系紧密。主要包括米利都学派、毕达哥拉斯、赫拉克里特、巴门尼德、恩培多克勒、德谟克里特等。

如果能够帮助到大家,希望大家来为我催更,防止阅读笔记夭折喔!(经常在读这种书的时候半途而废)

可以存图但禁止二传www

#《西方哲学史》阅读笔记part.1#

不管是做人文还是科学研究,都逃不过哲学。但是要注意一下,首先,我买到的这个版本部分译名不够标准,还请大家帮忙查证,其次,罗素本人偏向科学立场,所以也有非常明显的主观评判色彩。但仍然不失为入门哲学的好书。

第一波是苏格拉底前的古希腊哲学,与自然科学联系紧密。主要包括米利都学派、毕达哥拉斯、赫拉克里特、巴门尼德、恩培多克勒、德谟克里特等。

如果能够帮助到大家,希望大家来为我催更,防止阅读笔记夭折喔!(经常在读这种书的时候半途而废)

可以存图但禁止二传www

Wenxiang

唯心主义在语言分析之下,

根本就是一种浅显的笑话。


所以罗素对此也没怎么费力气,

就讲的一清二楚。


可是,据我所知,日常中,

特别是诸如我妈这样的,


还根本没意识到文字障的,

大多数人,


对于语言与存在的区别,

根本不能,也未觉察到的人们,


很容易就信仰了那些,

阴谋或阳谋的说法。


所以有什么奇怪吗:

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

唯心主义在语言分析之下,

根本就是一种浅显的笑话。


所以罗素对此也没怎么费力气,

就讲的一清二楚。


可是,据我所知,日常中,

特别是诸如我妈这样的,


还根本没意识到文字障的,

大多数人,


对于语言与存在的区别,

根本不能,也未觉察到的人们,


很容易就信仰了那些,

阴谋或阳谋的说法。


所以有什么奇怪吗:

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

芯慢谷 95304
🇨🇳 🇨🇳 #一九二〇...

🇨🇳 🇨🇳   #一九二〇#   🌏 🌍 


百年前,杜威和罗素在中国讲学

双星相映,促进了我们的进步

百年后,大批洋学生来华求学

天翻地覆,一起推动世界的进步

🇨🇳 🇨🇳   #一九二〇#   🌏 🌍 


百年前,杜威和罗素在中国讲学

双星相映,促进了我们的进步

百年后,大批洋学生来华求学

天翻地覆,一起推动世界的进步

Wenxiang

“这样,由于一种不自觉的同语异义,我们便得到了这个结论:凡是我们所知道的,就必然存在于我们的心灵之内。这似乎就是对贝克莱论证的真正分析,也是他的论证的根本错误之所在。”(罗素《哲学问题》)

“这样,由于一种不自觉的同语异义,我们便得到了这个结论:凡是我们所知道的,就必然存在于我们的心灵之内。这似乎就是对贝克莱论证的真正分析,也是他的论证的根本错误之所在。”(罗素《哲学问题》)

Wenxiang

基于上述事实,
我的第一个建议是:

不期待人与人之间,
有绝对的相同观点。

相应的,第二个建议是:
不强求别人与自己观点相同。

第三个建议:
如果你在乎真相、事实,

请坚持己见,
即便那是很需要勇气的事情。

基于上述事实,
我的第一个建议是:

不期待人与人之间,
有绝对的相同观点。

相应的,第二个建议是:
不强求别人与自己观点相同。

第三个建议:
如果你在乎真相、事实,

请坚持己见,
即便那是很需要勇气的事情。

Wenxiang

观点,在《哲学问题》里,
强调的是空间的,差异的。

不管是什么时候,不同人的观点,
在空间上都不可能是同时且相同的。

如果主观与观点相对应,
那么不同人只可能同时有观点,

而绝不可能同时有相同的观点。
如果再加上,我们承认事物是持续变化着,

那么每个人对于“相同”事物的主观,
就不可能是相同的。

所以,“观点相同”只能是字面意义的,
或者是某种善意,而绝不是精确的事实。

观点,在《哲学问题》里,
强调的是空间的,差异的。

不管是什么时候,不同人的观点,
在空间上都不可能是同时且相同的。

如果主观与观点相对应,
那么不同人只可能同时有观点,

而绝不可能同时有相同的观点。
如果再加上,我们承认事物是持续变化着,

那么每个人对于“相同”事物的主观,
就不可能是相同的。

所以,“观点相同”只能是字面意义的,
或者是某种善意,而绝不是精确的事实。

Wenxiang

时间与空间的区别之一是,

时间可以被事物共享,而空间不可以。


这正合康德们“时间是主观的”一说,

所以,所有与时间有关的事情,


总是要比与空间相关的事情,

更令人纠结。


你的空间不可能同时容纳另一个人,

但要命的是,你的时间可以,


如果你足够贪心,

你甚至可以同时爱上整个世界。

时间与空间的区别之一是,

时间可以被事物共享,而空间不可以。


这正合康德们“时间是主观的”一说,

所以,所有与时间有关的事情,


总是要比与空间相关的事情,

更令人纠结。


你的空间不可能同时容纳另一个人,

但要命的是,你的时间可以,


如果你足够贪心,

你甚至可以同时爱上整个世界。

Wenxiang

单相思

单相思是个悖论,相当于雌雄异体自繁殖。但是悖论并不总是会妨碍行动,就像罗素的理发师,他说将为全镇不自己理发的人理发,实际上他完全可以说完仍然淡定为自己理发。


地球上看见太阳,不管什么时候,看见的其实是八分钟前的太阳。任何时候你看见,你信誓旦旦觉得看到了“那个人”,你一眨眼间,那人已经不再是那人了。或者更悲观,但也更准确的说,你任何时候看到的,都不是“那个人”,或者说,“那个人”并不在那。


我来模仿着写两句情诗:


你看不看,我就在那里;你爱不爱,我就在那里。


准确的说,我在骗你。


可是,这就是爱情,它其实是信仰的一种,与所有你愿意相信的事情一样。


飞蛾扑火,或...

单相思是个悖论,相当于雌雄异体自繁殖。但是悖论并不总是会妨碍行动,就像罗素的理发师,他说将为全镇不自己理发的人理发,实际上他完全可以说完仍然淡定为自己理发。


地球上看见太阳,不管什么时候,看见的其实是八分钟前的太阳。任何时候你看见,你信誓旦旦觉得看到了“那个人”,你一眨眼间,那人已经不再是那人了。或者更悲观,但也更准确的说,你任何时候看到的,都不是“那个人”,或者说,“那个人”并不在那。


我来模仿着写两句情诗:


你看不看,我就在那里;你爱不爱,我就在那里。


准确的说,我在骗你。


可是,这就是爱情,它其实是信仰的一种,与所有你愿意相信的事情一样。


飞蛾扑火,或死于火,或死于寂寞。

想戴035
是神父罗和杰森! 爱了爱了

是神父罗和杰森!


爱了爱了

是神父罗和杰森!


爱了爱了

Wenxiang

我手头这个杯子,
抽掉一切可被观察的,

或者分解成最小量子态,
然后同样全部抽掉,

是否还有一个对应“杯子”的东西存在我手里?
这个问题等于问有没有东西是没有存在状态的存在着的?

贝克莱们和罗素们对此相互鄙视,
各自信誓旦旦。

抽掉了全部属于“杯子”的东西,
为什么不能就否定“杯子”的存在呢?

云散去后,
难道不就是晴空万里了吗?

时空由万物填充着,
此消彼长,对唯心主义的忌惮,恐怕其实是对空虚的忌惮。

人们不承认万物无恒常,
无关理智,只关勇气。

我手头这个杯子,
抽掉一切可被观察的,

或者分解成最小量子态,
然后同样全部抽掉,

是否还有一个对应“杯子”的东西存在我手里?
这个问题等于问有没有东西是没有存在状态的存在着的?

贝克莱们和罗素们对此相互鄙视,
各自信誓旦旦。

抽掉了全部属于“杯子”的东西,
为什么不能就否定“杯子”的存在呢?

云散去后,
难道不就是晴空万里了吗?

时空由万物填充着,
此消彼长,对唯心主义的忌惮,恐怕其实是对空虚的忌惮。

人们不承认万物无恒常,
无关理智,只关勇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