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罗索奥特曼

2573浏览    40参与
秦微之

奥特日常2【凑家亲情向】

◎ooc预警,有私设

◎没想到这一篇会拖这么久才和大家见面。

◎朝阳一家的tag不知道怎么打,就随便打了,知道应该打哪个可联系我。

◎原本是要把四家亲情和在一篇里但是没想到会写这么长,于是就分开放出来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勇海一个搞宇宙考古学的会晓得怎么做香水!我不知道!

◎祝各位食用愉快


朝阳一家

勇海坑哥的属性体现在各个方面,无论是在战斗上还是日常生活里。

“喂,勇海——”活海双手掐腰,对着在屋子里乱转的弟弟,“你不要拿着那个水晶体乱转,会打到人的。”

“诶呀,哥哥--我在做实验啊,是很重要的那种。可以让人变得特别有魅力的药剂哦。”勇海头也不回的应付着。

“唔?这么...

◎ooc预警,有私设

◎没想到这一篇会拖这么久才和大家见面。

◎朝阳一家的tag不知道怎么打,就随便打了,知道应该打哪个可联系我。

◎原本是要把四家亲情和在一篇里但是没想到会写这么长,于是就分开放出来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勇海一个搞宇宙考古学的会晓得怎么做香水!我不知道!

◎祝各位食用愉快


朝阳一家

勇海坑哥的属性体现在各个方面,无论是在战斗上还是日常生活里。

“喂,勇海——”活海双手掐腰,对着在屋子里乱转的弟弟,“你不要拿着那个水晶体乱转,会打到人的。”

“诶呀,哥哥--我在做实验啊,是很重要的那种。可以让人变得特别有魅力的药剂哦。”勇海头也不回的应付着。

“唔?这么厉害的吗?”活海急忙凑过去,好奇的用手捣了一下,“但是……在战斗中有什么用呢?”

“哥哥!你不要乱摸啦”勇海急忙用手护住水晶体,“万一碎了怎么办?!至于有什么作用呢,来,我慢慢给你解释,你看哈……”

“你们两个小子!快去帮忙!在这里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凑潮从身后给这两个人一人一个脑壳崩。

“诶呦!爸爸!”勇海单手揉着自己的脑袋,“很疼的啦,就不能轻一点的嘛。”

“快乐!”朝阳蹦蹦跳跳地从门里进来,将糖果一人一个塞到三人手中,“今天可是妈妈的生日啊,活海哥和我是要去买寿喜锅的原料的。所以,家里的卫生就拜托给爸爸和勇海哥了!”

“但是,我还是好奇,勇海你发明这个干嘛?”

“?哥哥你不知道吗?前些日子不是有个闹得沸沸扬扬的黑暗魅惑嘛。于是我就想着能不能降低药效,把它变成一种可以应用到其他人身上的那种,增强魅力的香水,”勇海眼中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没想到,我竟然做出来了诶!虽然没有尝试过,但效果一定很好……”说到这里,勇海开始激动的自己开始说个不停。

活海尝试插嘴,试了好几次也没有成功,只好放弃地叹口气,小声嘟囔着:“勇海你不是……学宇宙考古学的嘛……”

“诶呀诶呀,活海哥,”朝阳笑眯眯的拉起活海的手,“我们要快一点去买食材了!爸爸,你和勇海哥要快一点打扫卫生的啦。一定要快一点哦!”

说着边拉起活海的手,向门外跑去。

“诶诶诶!朝阳!你慢一点--”活海被朝阳拉的一个趔趄,急忙转头冲凑潮和勇海挥挥手,“爸爸,勇海!我们走了。诶!朝阳!绊住腿了,绊住了--”

“路上小心啊。”凑潮目送着兄妹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头也不回的对勇海说,“好了,勇海。接下来就是我们的show time!快点收拾了,要在妈妈回来之前收拾干净。”

“好的!爸爸,来干活吧!”勇海将手中的水晶体往桌子上随手一放,撸起袖子,开始打扫卫生。

三十分钟过去了……

“爸爸,这个东西放着这里不会摔坏的吧。”

“不会的,你放在那里就好了,”凑潮头也不抬的回答道,“勇海,你快一点啊,不要总是磨磨唧唧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知,道,了——爸爸,”勇海敷衍的应了一声,转过身,靠在桌子上,“爸爸你也真是……”

“啪”地一声脆响,打断了勇海的话,也成功打断了勇海的思维。

“勇海?你把什么弄掉了?真是的,本来就很不好收拾了,不要再添麻烦了啊,“凑潮一脸不悦地转过身,缺看见了面如土色的勇海,“勇海?你,怎么了?”

“爸爸,我好像……”勇海僵硬地转过身,趴在桌子上,看见了乖乖巧巧地躺在地面上,已经成功拦腰断开的药剂,发出一声惨叫,“啊——我的实验!”

“什么?勇海——”凑潮无奈的叹口气,“早知道是这样,就应该让你去陪朝阳买菜的。现在可是越来越乱了。”

勇海颤抖地用手把碎成两半的药剂捡了起来:“只剩这一点!呜,我的实验啊。”

“好了好了,”凑潮拍拍勇海的肩膀以示安慰,又递给他一个一次性的塑料杯,“还有一点,没事的,装在杯子里,放在门口那边的那个桌子上。那里我收拾过了,不会去那边收拾的。”

“但是,爸爸,它无色无味,会不会被误认为水啊?”

“放心,贴上标签就可以了,”凑潮转身撕下一张便利贴,在上面写上“非饮用品”后递给了勇海,“快一点吧,妈妈就要回来了。”

“好叭。”

傍晚,火红的霞光亮彻西边的天幕,群鸟也四散回巢。外出购物的活海和朝阳也赶了回来。

“啊——好渴啊,”活海满头大汗的挪进房门里,在看见放在桌子上的水后,眼睛“刷”一下亮了起来,把东西忘桌子上一堆,伸手拿过水杯,“有水啊!给我留的吗?虽然有点少,但我还是不客气啦!”

“什么?”勇海听见这话,愣了一秒,而后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的实验,边从衣架后面跑出来边喊,“哥哥!别!”

可惜为时已晚。

“什么?别?别什么?我把它喝完了诶。”活海迷惑地眨眨眼,而后将杯子倒过来示意给勇海看。

勇海再一次僵在原地。

“哥哥,你下次做事的时候,能先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提示语吗?”好半天,勇海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有气无力地说,“但愿不会有什么效果吧。”

活海将杯子转了个圈,而后看见了上面的标签,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这,这,这不会是,不会是……”

勇海沉重地点了点头。

看到勇海的动作,活海只感觉胸口压了几百头庞顿,一时间喘不上来气。

“不过,我没有感觉哥哥你的吸引力变强了,甚至还有一点嫌弃的冲动,应该是实验失败了吧。”

“但愿吧。”活海只感觉心累,什么也不想说。

“轰——”不远处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

兄弟二人急忙冲出店门。

“勇海,那是什么?”

“阿里蓬塔,蛾超兽阿里蓬塔!”

“嗯好,该我们上了。”

“染上我的本色吧,罗布!”

“哥哥,怪兽朝你那里去了!”

“好嘞,正好拿来给我出气!看我的烈火爆球击!”罗索搓(?)出一个火球,朝阿里蓬塔扔了过去,“耶!中了。”

罗索和布鲁两奥相互击掌庆祝。

“接下来,一口气解决他。”

“好嘞!”

“罗索奥特曼,跃水形态。”

“布鲁奥特曼 烈火形态。”

“喷溅爆弹!”“烈火爆冲!”

看着弥漫开来的雾气,兄弟二人开始庆祝。

“活海哥!勇海哥!小心背后!”

“什么?”布鲁没有听清朝阳喊了什么,身体向前倾了一下。

而本应该消失的阿里蓬塔此刻确出现在布鲁身后,一脚踹了出去。

“啊!站不稳了,要倒了——”慌忙之中,布鲁拽住了站在身侧摆出起手式的罗索。

“勇海!不要拽我啊!”

就这样,在两人的惊叫中,双双坠地。

“勇海!”罗索揉了揉摔痛的腰,“都说了不要拽我了!”

“谁会想到它会突然出现嘛,”布鲁也不甘示弱,“这都是,不可抗力嘛。”

“喂!勇海,阿里蓬塔过来了。”

“好,那我们先闪开。”

两奥分开向旁边侧翻,站定后,形成对阿里蓬塔夹击的局面。

“?哥哥?为什么阿里蓬塔又去找你了?”

“我怎么知道!它怎么又过来了!”

“会不会是,我的实验!”勇海脑中灵光一闪,“它对人类和奥特战士都没有效果,但对怪兽有效果,哥哥,你先不要动,我确定一下这个结论。”

“什么?勇海!”罗索推开黏过来的阿里蓬塔,“我不是小白鼠!”

“诶呀,哥哥,就试一下嘛,就一下下!”

“这种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好的吧!”

“哥哥,大不了这一星期的卫生我包了!”

“一星期的卫生就能让我当小白鼠吗?你哥我像是那种人吗?”

“那就,一月!一个月的!”

“……”

“三个月!”

“……”

“六,六个月!”

“……”

“一年。”勇海说到这里有一种想哭的既视感,一年的卫生啊,可以直接去死了。

“好!一口价,成交!一年的卫生你包了,说吧,要我做什么。”

“……”布鲁充满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罗索,默默嘟囔了一句,“没想到,哥哥你真是这样的人,早知道我就不喊一年了。”

“哥哥,你就站在那里别动,让阿里蓬塔过去就好了。”

“哦。”

罗索站在原处一动不动,眼灯都暗淡了几分。

“哥哥!快看!它没有攻击你,还很喜欢你呢!”

“我知道我知道,”罗索趔趄了几步,稳住因为阿里蓬塔的乱蹭而站不稳的身体,“现在收集够了吧,赶紧想办法把它弄走了!”

“别啊,哥哥,一年的卫生啊能买到好多东西呢,我还有很多数据都没有记录呢。”布鲁笑眯眯的看着罗索,把罗索看的后背发毛。

“活海哥!勇海哥!”朝阳在地面上蹦哒着挥手,“你们太大了,不能长时间带在地球的!”

“勇海!听见没有!朝阳在催了!”

“好吧好吧好吧,那我们就先去月球吧!”

布鲁推开阿里蓬塔,拽上罗索直奔月球。

半小时后……

诺大的家里只有凑潮和凑澪坐在椅子上看着冒着热气的寿喜锅。

月球

“朝阳!哥哥闪红灯了!”

“嗯,好的,勇海哥。”

“喂喂喂!”


鸠笛斩音·迷离
渣渣画作 不想颓了(&acut...

渣渣画作

不想颓了(´°̥̥̥̥̥̥̥̥ω°̥̥̥̥̥̥̥̥`)


果然还是不习惯奥体

我对不起这两只小可耐

(இ▲இ )

渣渣画作

不想颓了(´°̥̥̥̥̥̥̥̥ω°̥̥̥̥̥̥̥̥`)


果然还是不习惯奥体

我对不起这两只小可耐

(இ▲இ )

冬夜冻雨
迷雾之中奔来一只喵🐱 什么时...

迷雾之中奔来一只喵🐱 

什么时候京津冀有兄弟俩的见面会呢,我肖想哥哥的猫耳很久了

(腰真难掰啊,果然我的玩具只适合盒子里放着,手机有没有什么好用的抠图软件,我描出来都是毛边……)

迷雾之中奔来一只喵🐱 

什么时候京津冀有兄弟俩的见面会呢,我肖想哥哥的猫耳很久了

(腰真难掰啊,果然我的玩具只适合盒子里放着,手机有没有什么好用的抠图软件,我描出来都是毛边……)

夜染不想更新

六一庆祝篇 幼稚园 1

让我皮!私设,幼体,ooc正常…… 我本来是想六一发的,但是我懒得,就今天发了,六一不发了

————————————————————————————

六一儿童节——
捷德宝宝、布鲁宝宝和罗索宝宝在玩游戏,可惜的是,罗索宝宝和布鲁宝宝配合极为默契,一直欺负捷德宝宝。

捷德宝宝委委屈屈,瞪着两个始作俑者。

“哇”得一声哭出来:“呜呜呜……爸爸…我被欺负了……呜呜呜……”

隔壁黑暗势力幼稚园的贝利亚老师默默的丢掉手上的钓鱼竿,翻墙而过,抱起拼命哭的捷德宝宝:“怎么了?”眼睛看着布鲁宝宝和罗索宝宝,两个宝宝被吓哭了:“呜呜呜呜有黑炭呜呜呜……”

捷德宝宝看着小伙伴哭了,懵了一下,打...

让我皮!私设,幼体,ooc正常…… 我本来是想六一发的,但是我懒得,就今天发了,六一不发了

————————————————————————————

六一儿童节——
捷德宝宝、布鲁宝宝和罗索宝宝在玩游戏,可惜的是,罗索宝宝和布鲁宝宝配合极为默契,一直欺负捷德宝宝。

捷德宝宝委委屈屈,瞪着两个始作俑者。

“哇”得一声哭出来:“呜呜呜……爸爸…我被欺负了……呜呜呜……”

隔壁黑暗势力幼稚园的贝利亚老师默默的丢掉手上的钓鱼竿,翻墙而过,抱起拼命哭的捷德宝宝:“怎么了?”眼睛看着布鲁宝宝和罗索宝宝,两个宝宝被吓哭了:“呜呜呜呜有黑炭呜呜呜……”

捷德宝宝看着小伙伴哭了,懵了一下,打了个哭嗝,止了哭,然后反拍了下贝利亚:“爸爸,不准奇虎我的朋友…”眼睛还带着泪,软萌软萌的,看得贝利亚心头一软:“不欺负。”谁叫你是我儿子,如果不是,谁管你。

止了哭的捷德宝宝,拉起布鲁宝宝的手手,布鲁宝宝好奇的看着他,罗索宝宝也看着他,就见捷德宝宝笑了,一口啃了下去。

布鲁宝宝:!?

罗索宝宝:!?

贝利亚看着三个奥宝宝玩得开心,就翻墙回去,准备钓兔子了。

罗索宝宝好不容易把弟弟的手手从捷德嘴里解放出来,自己的手手就被啃了。

罗索宝宝:“弟弟!救我呜…”

布鲁宝宝看着自己糊满了口水的手,眼泪汪汪, 满脸都是对捷德宝宝的控诉。

等布鲁宝宝洗干净手回来,他哥委委屈屈:“我不和你们玩啦!我去找妹妹!”

格丽乔宝宝好奇的看着三个别扭宝宝,扑向罗索宝宝:“哥哥~”

布鲁宝宝蹭到旁别:“你为什么不先抱我!”语气委屈。

被忽视的捷德宝宝抱住布鲁宝宝:“抱抱~”

布鲁宝宝:“……”窝要妹妹抱,才不要你。

罗索宝宝抱着格丽乔宝宝:“捷德抱抱”

捷德扑了上去,布鲁宝宝眼睛一亮,看着罗索宝宝被捷德压在下面,也扑了上去。

罗索:!?

格丽乔宝宝get到了哥哥们的玩法,跟着扑了上去

最底下的罗索宝宝卒,委委屈屈,哭了出来。

吓得上面的三个宝宝滚到一旁。

——
事后,四个奥特曼宝宝都被好好教导了一遍。

————————————————————————————

脑洞篇,别拍我就是了

Ourea乌瑞亚

撒娇(表亲组/兔虎)

偷懒混更。内含布鲁X罗索。本来是大纲但是完全不想扩写,所以就这样吧嗯


泰迦最近跟布鲁走的很近。

泰迦和布鲁都是撒娇的一把好手。

但是泰迦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撒娇技能。

他发现布鲁向罗索撒娇时罗索总会一脸头疼地答应下来——总之就是答应了。

诶,这个技能好啊。

学会向哥哥撒娇什么的。然后自己的要求就会被答应了——然后他就可以和赛罗一起去出任务一起去玩然后约会了!

刚刚跟自家表哥确定关系的小泰迦心动了。

他开始缠着布鲁。

他想让布鲁教他撒娇。

布鲁:……你现在不是正向我撒着娇吗?

总而言之,布鲁还是答应了。

然后布鲁发现泰迦撒娇的功力比自己强,估计是遗传的。

俩奥最后成...

偷懒混更。内含布鲁X罗索。本来是大纲但是完全不想扩写,所以就这样吧嗯


泰迦最近跟布鲁走的很近。

泰迦和布鲁都是撒娇的一把好手。

但是泰迦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撒娇技能。

他发现布鲁向罗索撒娇时罗索总会一脸头疼地答应下来——总之就是答应了。

诶,这个技能好啊。

学会向哥哥撒娇什么的。然后自己的要求就会被答应了——然后他就可以和赛罗一起去出任务一起去玩然后约会了!

刚刚跟自家表哥确定关系的小泰迦心动了。

他开始缠着布鲁。

他想让布鲁教他撒娇。

布鲁:……你现在不是正向我撒着娇吗?

总而言之,布鲁还是答应了。

然后布鲁发现泰迦撒娇的功力比自己强,估计是遗传的。

俩奥最后成了好朋友。

一起吐苦水在背地里说着自家哥哥的坏话。

赛罗看不下去了。

他不知道刚刚跟自己在一起没多久的小男朋友为什么突然跟别的奥特曼好上了。

赛罗找到了罗索。

罗索了然:都是弟弟嘛,有共同话题。要不我俩也一起唠唠嗑?

赛罗同意了。

没一会儿,罗索后悔了。

为什么别人家的弟弟那么乖?!

赛罗忽然发现布鲁某些方面跟自己挺像的。比如皮(划掉)。

他有了危机感。

上次见泰迦好像是……三个月前?

他受不了聚少离多移情别恋了?

还是找了个替身?

脑补了一堆狗血剧情的赛罗不淡定了。

他借着对练的借口把布鲁揍了一顿。

突然被针对的布鲁一脸懵。

泰迦一看势头不对,使出了撒娇大法,希望赛罗能够停手。毕竟人家布鲁又没干什么。

好嘛,真好上了。

赛罗沉着脸一个飞踢。

最后被路过的雷欧一阵教训。

晚上,泰迦一边给赛罗上药,一边絮絮叨叨吐槽他今天下手太重。

“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找布鲁去。”

泰迦懵了。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赛罗别别扭扭地将那一出自个儿脑补出来狗血大戏告诉了泰迦。

泰迦:“……”你是不是傻?

当然,他没说出来。

但赛罗还是能从小男朋友的目光中看出几分这个意思的。

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过两天去向他们赔罪。”

然后他记起了重点:“所以你们为什么走得那么近?”

泰迦被赛罗盯得心虚,别别扭扭地开始低声解释。

学撒娇?

赛罗笑了,告诉泰迦他有他父亲遗传的撒娇技能就够了。

泰迦不服气。

赛罗干咳一声表示:你怎样我都会答应的不用向我撒娇……(虽然我也喜欢看你向我撒娇。)

俩小年轻又开始待一块打打闹闹腻腻歪歪。

顺理成章滚到了一块。

赛罗发现泰迦撒娇功力真的见长了。

泰迦却很不开心。

明明说好怎样都会答应的。

他撒了一晚上的娇也没见赛罗那股兴奋劲下去。

泰迦后悔了,但是没用。

看着泰迦委屈巴巴的样子,赛罗觉得他又可以了。

上官灼烨
【罗索X佐菲】 两个哥哥讨论如...

【罗索X佐菲】

两个哥哥讨论如何带弟弟妹妹的日常,都是两个温柔的大哥。

罗索无论是本体还是后来的凑活海,都是一个尽力护着弟妹的好哥哥,本体在弟妹的成长中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而凑活海则是在母亲离开后辍学支持弟弟上大学,帮助父亲一起撑起这个小小的温暖的家,就算弟弟一直坑他(变成奥特曼以后尤为显著),也还是想方设法的护着弟弟,无论是小说还是Tv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佐菲从小父母双亡,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所幸被奥特之父和奥特之母收养,感知到家的温暖的他对亲情格外重视,在昭和TV剧里更是一次又一次的帮助几个弟弟,哪怕关心则乱,几次没搞清楚敌方的情况就直接上,导致败绩,但不可否认他对弟弟们真的非常关...

【罗索X佐菲】

两个哥哥讨论如何带弟弟妹妹的日常,都是两个温柔的大哥。

罗索无论是本体还是后来的凑活海,都是一个尽力护着弟妹的好哥哥,本体在弟妹的成长中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而凑活海则是在母亲离开后辍学支持弟弟上大学,帮助父亲一起撑起这个小小的温暖的家,就算弟弟一直坑他(变成奥特曼以后尤为显著),也还是想方设法的护着弟弟,无论是小说还是Tv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佐菲从小父母双亡,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所幸被奥特之父和奥特之母收养,感知到家的温暖的他对亲情格外重视,在昭和TV剧里更是一次又一次的帮助几个弟弟,哪怕关心则乱,几次没搞清楚敌方的情况就直接上,导致败绩,但不可否认他对弟弟们真的非常关心。


于是,我给他们安排了这次见面,两个温柔的哥哥一定有很多共同语言吧。(*^▽^*)

璃酱。行走的奧特曼櫥窗

【奥特曼、长篇】赛罗奥特曼-真正的力量(06)

※防雷预告,有私设,OOC是我,角色都圆古

※本文乙女向,但更重友情向+亲情向

※此篇有凑家三兄妹,世界观大杂烩,请随意看待#

※作者是长篇控,基本一章三千字起跳,请注意电量(?)


  △ 正文开始 △


  诸星真现在很想死。

  他很久没有来地球,也很久没有和人类相处,所以早就忘了到底人类的生活方式是怎麽一回事,自然也忘了人类是要「穿衣服」的。

  

  「真君,你看这件衣服,应该很适合你。」

  

  又来了!

  这句话他已经听了第一百次了!

  会不会他今天要听这句话听两万次啊!


  「不用再试了吧?妳已经拿很多...



※防雷预告,有私设,OOC是我,角色都圆古

※本文乙女向,但更重友情向+亲情向

※此篇有凑家三兄妹,世界观大杂烩,请随意看待#

※作者是长篇控,基本一章三千字起跳,请注意电量(?)



  △ 正文开始 △



  诸星真现在很想死。

  他很久没有来地球,也很久没有和人类相处,所以早就忘了到底人类的生活方式是怎麽一回事,自然也忘了人类是要「穿衣服」的。

  

  「真君,你看这件衣服,应该很适合你。」

  

  又来了!

  这句话他已经听了第一百次了!

  会不会他今天要听这句话听两万次啊!


  「不用再试了吧?妳已经拿很多衣服放进购物车裡了……」他看着手中推着的车子,裡面满坑满谷的衣服。

  「你起码要在地球待两个月到三个月,现在是冬末,很快地就要春天了,当然要买换季的衣服啊。」长谷倖理所当然道。

  诸星真抓抓头,一脸苦恼,不知道该怎麽制止她,「那个啥,买衣服是要钱的吧?我身上也没钱,就不买了吧……」

  「没关係。」长谷倖一本正经道,「我有的是钱。」


  这句话让诸星真差点想要变回软胶公仔型态。


  不过,长谷倖怎麽可能放诸星真,他再次被推进试衣间,从一开始的手忙脚乱到现在已经知道怎麽穿人类的衣服了。

  一两分钟后,诸星真一脸无奈地走出试衣间,虽然表情不是很甘愿,却隐藏不了他出色的外貌。

  他这副脸孔就像是当年的诸星弹──当然,髮型比较现代,英俊又潇洒,若不是脸上的表情那样彆扭,肯定还会更出色几分。

  「呀!果然很好看!」长谷倖的脸上绽出绝美的笑容,「好!这套也买了!」

  这突如其来的笑颜,让诸星真愣了一下,心跳彷彿漏了一拍。

  「真君?」长谷倖不解地看着他,「怎麽了?」

  「痾、啊,没事。」他撇开视线,尴尬的抓抓头髮,实在不知道该怎麽解释心裡这种奇怪的感觉。


  有一种,她好耀眼,的感觉。

  不是等离子火花塔的耀目,而是一种他难以言喻的感觉。

  似乎这个光芒,远比等离子火花塔还要让人感到治癒和强大。


  长谷倖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兴高采烈地去结帐,店员看见这堆满购物车的衣服,也开心地刷条码,欢庆今天的营业额达标,甚至热心的问她需不需要找快递帮忙送回去。

  不过,有一个诸星真在,举起多重的东西都不是问题,因此他们两人就拎着好几大袋的衣服回到了长谷倖的车上,然后填满了她的后车厢。

  「该回去了吧?」诸星真好不容易盖上后车厢,问着一脸思考中的长谷倖。

  「有个地方,我想去一下。」长谷倖想了想,「那里也有好看的衣服。」

  「妳已经买得够多了吧?」诸星真哀号,「我的衣服真的够了,不用再买了。」

  「不不不,这家衣服很受宇宙人的欢迎喔。」长谷倖对他摇了摇手指,一脸遗憾,「来地球走一遭却不带几件他们的衣服回去,是非常可惜的。」

  「啊?」诸星真还在发愣,长谷倖已经启动车子,往商店街的方向而去。



        *



  「倖姐姐!」

  两人才踏进店裡,一个高中少女就扑进了长谷倖的怀裡。

  「下午好,朝阳。」长谷倖笑着抱了抱怀中的少女,「我又来买衣服了。」

  「太好了!爸爸和哥哥们一定很开心的!」少女──凑朝阳开心的笑着,对着店裡后头喊着,「爸爸!活海哥!勇海哥!倖姐姐来了!」

  没过多久,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穿着红色西装外套的男子从店铺后头走出,也对她露出了爽朗的笑。

  「妳好!我们又有出新产品了喔!」中年男子,──凑潮自信的双手叉腰大笑,双手拿着好几件崭新的上衣,「一定包妳满意!」

  「啊呀爸爸,那几件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啦!」红西装少年──凑活海赶紧拦下自家爸爸,然后对着长谷倖歉笑,「倖姐,最近有好看的披肩,可以选一下唷!」

  「两位好,又来打扰了。」长谷倖笑着打招呼。

  这时候,另一个睡眼惺忪的蓝外套少年也从店后走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外星侦测机,看见熟人,一边打呵欠一边打招呼,「倖姐,早……欸?」


  此时此刻,他们同时注意到了长谷倖身后的诸星真。

  

  「欸!该不会是倖姐姐的男朋友吧!」凑朝阳突然大惊,「好狡猾!倖姐姐居然比我先交到男朋友了!」

  长谷倖苦笑着想要解释,但她都还来不及开口,凑家的三个男人已经脸色大变,赶紧把自己女儿、自家妹子给拎了回来,开始跟她晓以大义。

  「朝阳,爸爸知道妳很受欢迎,但先不要交男友,好不好?QQ」来自女儿控凑爸爸。

  「朝阳我跟妳说,交男朋友这种事不要急,要先好好认识对方熟悉对方,万一对方有不良嗜好之类的怎麽办对不对?」来自第一妹控凑大哥。

  「朝阳,是不是捷德那个臭小子?我下次一定要把他打到银河的尽头去!」来自第二妹控凑二哥。

  

  闻言,诸星真忍不住开口了,「臭小子,那是我的台词,谁准你用了?」

  

  长谷倖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凑家四个人突然看向诸星真,四双眼睛瞪得老大。

  「各位,这是赛罗奥特曼。」长谷倖忍着笑,「啊,人类的名字是诸星真。」

  「欸!赛、赛罗桑吗?」凑朝阳大惊,「是我啊!我是格丽乔!」

  「我、我是罗索奥特曼!还记得我吗?」凑活海跑了过来指着自己。

  「我是布鲁奥特曼!之前我们都见过的啊!」还没睡醒的凑勇海已经完全醒了。

  「欸?」诸星真也是一呆,「竟然是你们?」

  「因为一点事情,所以他现在会有几个月的时间待在地球上。」长谷倖露出一丝几不可见的坏笑,「因此,我要来帮他採购一点衣服。」

  此话一出,凑潮眼睛都亮了。

  「太好了,客人来来来,本店有很多适合您的衣服,今天一定可以让您收穫满满,哈哈哈!活海啊勇海啊来帮忙!」

  诸星真都还来不及说些甚麽,就已经被拖进店裡,无比开心的凑潮开始拿起一堆衣服往诸星真身上比画着,诸星真虽然还是很无奈,却也没抗议。

  「倖姐姐,所以赛罗桑是妳的男朋友吗?」凑朝阳还没放过这个问题。

  「他不是,我只是刚好救下他。」长谷倖苦笑,「今天来找妳,是有事情想请妳帮个忙。」

  「是需要治疗他吗?」凑朝阳思考了一下,「我感觉得出来,他很虚弱,而且能量严重不足,所以才只能勉强维持人类的型态。」

  「对,我今天来这边,就是想看看妳能不能有办法治癒他。」长谷倖说着说着,有点陷入了恍惚,「其实,我也不太确定自己希不希望这样……」

  「倖姐姐?」凑朝阳疑惑的看着她,没听清楚她说了甚麽。

  「啊,没事。」长谷倖立刻回神,「麻烦妳了。」

  「好的。」凑朝阳点点头,双手比出了六的手势,一个小小的光球在她的双手前端乍现,朝着诸星真的方向一推,「HAPPY!」

  光球往前飞出,本来以为会入了诸星真的体内,没想到却在碰触到他之前就消散了。

  「欸?怎麽会这样?」凑朝阳一呆,长谷倖也是一呆。

  但诸星真本人却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还是被凑家兄弟和凑家爸爸推来推去的试穿衣服。

  「倖姐姐……我觉得不太对劲。」凑朝阳低语,「我感觉到……有一股黑暗的力量。」

  说着,凑朝阳缩到了她的身后,有些害怕的揪着他的衣服。

  「!」长谷倖赶紧牵紧她的手,「不怕,有我在呢,还有妳的哥哥们都在。」

  凑朝阳深呼吸一口气,怯怯道,「倖姐姐,我觉得好像有一个奇怪的人附身在赛罗桑的身体裡。」

  「一个人?」长谷倖一惊,努力的不动声色,「妳能感觉到是谁吗?」

  「我不知道……与其说是一个人,好像是一个……」凑朝阳吞吞口水,小声道,「是一个意识,很黑暗,又冰冷的意识,所以我的糖果一点用都没有。」

  「连妳的治癒光线都无法击退他吗?」格丽乔的治癒能力相当强大,如果连她的光芒都无法应对,那能帮上忙的可能只剩奥特之母了。

  长谷倖顿时有点后悔来找凑朝阳,万一把她牵扯进去就糟糕了。

  「我没办法……我没有自信能够完全驱逐他。」凑朝阳深呼吸一口气,「如果加上倖姐姐的光线,也许可以试试看。」

  「……先不要。」长谷倖拦住了她的手,「我不能让你们陷入险境。」

  「可是,倖姐姐……」凑朝阳有些着急,「我想帮你们的忙。」

  「谢谢妳,朝阳。」长谷倖温柔一笑,「有需要我一定会找妳,不用担心我,好吗?妳知道谁都伤不了我的。」

  「那、那妳一定要小心喔!」凑朝阳抱紧了长谷倖,闷声道,「如果我再更强大就好了。」

  长谷倖苦笑,先不论奥特之母这个开外挂的,只要格丽乔自称治癒第二,恐怕没人敢自称第一的。

  「先别告诉妳的哥哥们,我会多找几个人商量,决定好怎麽做就跟妳说,好吗?」长谷倖戳戳她的鼻子,逗得凑朝阳笑了出来。

  「你们那边如果聊完了,可以来救我吗?」

  远处的诸星真终于开始哀号,两人看过去,只见凑家兄弟一个拦着自家爸爸一个帮忙挡在诸星真面前。

  「这位帅哥,你一定可以成为我们凑家的活招牌,怎麽样?帮忙来当模特儿如何?」凑家爸爸的眼睛已经闪亮亮,整张脸都快贴到诸星真脸上。

  「爸爸!不要勉强人家啊!」凑活海挡在诸星真面前,死命阻挡,「赛罗桑也不会在地球上待太久啊!」

  「就是啊,爸爸冷静点啦!」凑勇海死命拉住自己爸爸,「不要吓到人家啦,而且赛罗桑很贵的啦!」

  「啊?很贵?」凑活海一愣。

  「对啊,赛罗桑在宇宙很受欢迎吧?身价一定很贵啊。」凑勇海一脸理所当然。

  「什麽什麽?赛罗桑在宇宙很受欢迎吗?」凑朝阳也跑过去参与话题。

  「长这麽帅,应该是很受欢迎吧?欸欸小子,交过几个女朋友啊?」凑家爸爸也被转移了话题。

  「等一下,什麽交女朋友,我没有听说过啊!」诸星真手上还捧着一大堆被塞过来的衣服。

  「唷西!这样吧!今天你们留下来一起吃晚餐,就吃寿喜烧!等澪酱下班就一起吃!」凑家爸爸立刻就下了决定,「好久没有大家一起吃晚餐了。」

  「那我去买豆腐和葱!」凑朝阳开心的举手。

  「好!那我去买牛肉,勇海去买米!」凑活海也开始分配工作。

  「欸──我还有研究还没做完啊。」凑勇海嘀咕着,但也没敢抗议得太大声。

  「那我打电话给澪酱,叫她早点下班!」凑家爸爸开开心心得拿起手机,跟电话那头的老婆开始絮絮叨叨。

  诸星真看着他们从忙碌到一哄而散,脑子还反应不过来,长谷倖倒是已经习惯,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准备迎接凑家的问候吧。」


  于是,诸星真被半强迫跟着凑家兄弟去商店街,长谷倖则陪着凑朝阳一起去了超市。

  「倖姐姐,那这段时间裡,赛罗桑要睡在哪裡啊?」凑朝阳一边选着豆腐一边问。

  「痾……」这个问题点醒了长谷倖一个很重要的事情,「糟了,这个问题我还没想过。」

  「欸?倖姐姐家裡有几个房间啊?」凑朝阳偷笑,「还是倖姐姐希望跟赛罗桑一起睡觉?」

  「才、才没有!」向来冷静的长谷倖难得一慌,结结巴巴的辩解着,「我、我家的沙发好像可以拉长一张沙发床,就让他睡那里好了。」

  「倖姐姐口是心非喔!」凑朝阳眨眨眼睛,「好羡慕倖姐姐啊,我也想要遇到帅哥呢!」

  「这样我会很担心那个帅哥的生命安全。」长谷倖笑了出来,「妳可是凑家的小公主,妳的爸爸和哥哥们绝对不会允许其他男人接近妳的。」

  就连捷德奥特曼,也就是朝仓陆这样的好男孩都被列入黑名单,看来很少有男人可以通过凑家好女婿的那一关。

  虽然话题一整个被带偏了,但长谷倖内心却一直翻滚着关于「诸星真要跟她住同一个屋簷下」的这件事。

  当初救下他,是也没特别想过他会变回人间体,更没想过他会以人间体的姿态与她同住的这件事。

  

  但现在,想起了这件事,却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也有着一丝丝,她不愿意承认的期待。




  ─待续─



不好意思两个月没更新(趴

最近都在准备考教甄,没有什麽心力写文了

我会努力更新,只是有点缓慢QQ

谢谢各位的等待(比心


蓬•Pong
畫可愛三兄妹 給朋友的生賀!不...

畫可愛三兄妹

給朋友的生賀!不能用喔!!!!!

畫可愛三兄妹

給朋友的生賀!不能用喔!!!!!

平安O-50
因为很心水这张所以就悄悄扔出来...

因为很心水这张所以就悄悄扔出来了

是初代罗布兄弟

他们真好我又可以了

因为很心水这张所以就悄悄扔出来了

是初代罗布兄弟

他们真好我又可以了

窥屏箱箱
给列表超级大可爱的哥哥【 我好...

给列表超级大可爱的哥哥【

我好喜我这位新列表///

给列表超级大可爱的哥哥【

我好喜我这位新列表///

电车人

害,虽然变穷了,但是就挺开心的

害,虽然变穷了,但是就挺开心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