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罗纳克

14.1万浏览    440参与
焦哈尔·卡夫纳(挑战一百粉丝)

【永远的七日之都】罗纳克同人填词:归乡

【永远的七日之都】罗纳克同人填词:归乡

野十五

之前提问箱里点的图


我喜欢在一些阴间时间里发图,不介意的话头像什么的自取就好……感谢喜欢感谢关注!

之前提问箱里点的图


我喜欢在一些阴间时间里发图,不介意的话头像什么的自取就好……感谢喜欢感谢关注!

焦哈尔·卡夫纳(挑战一百粉丝)

罗纳克同人填词歌:目光坚毅的骑手

罗纳克同人填词歌:目光坚毅的骑手

焦哈尔·卡夫纳(挑战一百粉丝)

【渣作】罗纳克:冬不拉

始终脱离也不了原曲,等那天再做一个吧

原曲 

【渣作】罗纳克:冬不拉

始终脱离也不了原曲,等那天再做一个吧

原曲 

花栗鼠
“Dog days are o...

“Dog days are over”

画了我最爱的七都老反派们

“Dog days are over”

画了我最爱的七都老反派们

旳
“The lovers” (1...

“The lovers”

(1928)Rene Magritte


-19:00-

上一棒: @Buckwheat 女指安

下一棒: @膤輕 彼男指

“The lovers”

(1928)Rene Magritte


-19:00-

上一棒: @Buckwheat 女指安

下一棒: @膤輕 彼男指

云溪

永远的7日之都拍立得有人想拼团嘛!大部分角色余量充足!想拼的可以进群~

永远的7日之都拍立得有人想拼团嘛!大部分角色余量充足!想拼的可以进群~

猫会失眠吗

【盾女指】雪迹(尾声)

·我肯定又被限流了

·如果有踩到雷区的地方,请立刻退出结束阅读

  

  

  

  繁复的几何图形在地上层层叠叠的展开,将负隅顽抗的怪物定在原地,随后,在无声卷起的风中爆炸。

  没有巨大的声响,也没有四处飞溅的碎裂躯体,怪物便无影无踪。

  半空闪烁着一点细小的光芒,利箭一般射到指挥使的手中——不死结晶。

  “抽离……成功。”指挥使在结晶带来的后坐力中倒下。

  罗纳克丢下了手中的盾,冲到了指挥使身边。

  很不可思议,本该在病房里动弹不得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罗纳克是既欣喜又悲伤的。

  他知道这种力量要付出代价的。

  “指挥使,...

·我肯定又被限流了

·如果有踩到雷区的地方,请立刻退出结束阅读

  

  

  

  繁复的几何图形在地上层层叠叠的展开,将负隅顽抗的怪物定在原地,随后,在无声卷起的风中爆炸。

  没有巨大的声响,也没有四处飞溅的碎裂躯体,怪物便无影无踪。

  半空闪烁着一点细小的光芒,利箭一般射到指挥使的手中——不死结晶。

  “抽离……成功。”指挥使在结晶带来的后坐力中倒下。

  罗纳克丢下了手中的盾,冲到了指挥使身边。

  很不可思议,本该在病房里动弹不得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罗纳克是既欣喜又悲伤的。

  他知道这种力量要付出代价的。

  “指挥使,指挥使……”

  他把指挥使抱了起来,两人的体格差太明显,显得指挥使非常娇小,她在罗纳克怀里堪堪露出笑容。

  “我成功了……”她举起了不死结晶。

  “嗯。”

  “别哭啊……”

  “我没有。”

  指挥使轻笑,抬手抹去罗纳克眼角闪烁的泪花,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吧。

  螺旋桨的声音越来越大,降落在废墟里稍微平坦的地方,李若胤把杜兰达尔当拐杖使,一瘸一拐地走过去,一辆小电驴从远处疾驰而来,赛斯穿着睡衣,扛着羽蛇神杖打了个漂亮的漂移。

  “你就是需要急救的神器使吗?”眼镜一挑,头发已经被风刮的向后翘起的赛斯自然觉得自己很帅。

  “赛斯神官,下次能不能不要弄出那么大的烟尘?咳咳咳!”

  “还不是华仔让我赶紧过来,不然就扣我工资,害我从教会急匆匆跑出来,我才刚醒啊!”

  “我要是不叫你,你肯定又会睡到日上三竿。”晏华手里拿着狙击枪从直升机中走出,看那架势又要准备架枪了。

  “诶别别别!我这不是来了嘛!”赛斯尴尬地笑了两下,随后发现气氛不对了。

  安托涅瓦呢?

  他没问出口,他已经从爱缪莎绯红的眼角得到了答案。

  羽蛇神杖重重地敲击着地面,一下又一下,声响一次比一次大,柔和的幻力如湖面的波纹荡漾开,世间的声音都被湮没在敲击声中,敲响丧钟一般,将这个令人唏嘘的消息传向远方。

  论坛一时间安静了,停在了200000L。

  海面波光粼粼,将期盼已久的太阳完全托起,咸涩的海风吹拂着大地,飞鱼竞相跃出水面,映出斑斓色彩。

  “她永远守望着这座城市。”

  爱缪莎在论坛发了这样一句话。

  

  

  “早安,指挥使。”李若胤手持杜兰达尔,守在中央庭门口。

  “早安。”指挥使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匆匆打完招呼就往大厅走。

  “指挥使,和服很好看哦!”爱缪莎从工位上站了起来,拿起工作证像是要下班。

  “谢谢,这是又要过去了吗?”

  “嗯……去看看她。”

  

  安托涅瓦最后被葬在了海里。

  晏华把安托涅瓦的遗体从海里捞起,送去火化,骨灰用一个白色的木盒子装着。

  中央庭的工作人员无一缺勤,看着晏华将安托涅瓦带进了她的办公室,又带着她出来。

  安托涅瓦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她的办公桌上还摆着她没有处理完的工作,她把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央庭。

  爱缪莎穿着鲜少见过的黑色礼服,从晏华手中抢过骨灰盒,崩溃地哭着。

  “爱缪莎小姐,请节哀……”李若胤抓着爱缪莎的一只手,但没怎么用力,只是抓着。

  晏华没什么反应,只是使了股巧劲,把骨灰盒从爱缪莎手中夺了回来。

  天空阴云密布,似乎马上就要下起倾盆大雨。晏华就这么抱着骨灰盒,在中央庭众人的簇拥下,从宽阔的大道走到高校学园,学园里的学生们都站在路边,有的站在教学楼上,目送队伍离开。

  昔日喧闹的中央城区也陷入了安静,队伍在城市里穿行着。

  队伍到了海湾侧城,海湾侧城的修复工作还在有序地进行中,直升机停在特意清理出来的平坦地方,晏华带着骨灰盒登机。

  螺旋桨启动,激起一阵沙尘,在空中划出笔直的线,随后在空中盘旋。

  那是安托涅瓦坠落的地方。

  盒盖打开,骨灰洋洋洒洒的落下,落入包罗万象的大海……

  


  “我陪你一起去吧。”指挥使将文件里递交人事部,就挽着爱缪莎的手,驱车前往海湾侧城。

  海湾侧城已经修复得差不多,人们也能迁回继续居住,靠海的那端立了一块碑,人们每次路过都会鞠躬,并诉说着话语。

  “安托涅瓦,今天的海湾侧城也很和平哦!”

  “涅瓦姐姐,我这次考试考了一百分!”

  “安托涅瓦,今天的天气不错哦。”

  ……

  “我们的神之头脑先生也会向这块碑倾诉吗?”

  “指挥使,你就别拿我打趣了。”晏华穿着立领风衣,梳着往常一般精致的大背头,站在碑前。

  “当时的葬礼,指挥使没有来参加吧。”爱缪莎把指挥使带到碑前,“好好地跟涅瓦说说话吧。”

  

  那会儿的指挥使还躺在病房里,雷切尔得到了不死结晶都不舍得放开,还是罗纳克瞪了他一眼,他才着急忙慌地去准备仪器给指挥使治疗。

  黑死则负责后续的恢复治疗,指挥使那几天出乎寻常的安分,到葬礼那一天赖着黑死放她出去。

  答案当然是不行,不仅黑死觉得不行,就连中央庭的众人也觉得不行——怕指挥使过度悲伤昏过去。

  指挥使表示绝对不会,自己已经预见结局,最后的方舟之力也被自己挥霍得一干二净。

  于是黑死就让指挥使在窗口瞧瞧。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指挥使抚摸着那块碑,上面刻着安托涅瓦的名字以及生命的起止日期。

  “一位守望者沉睡于此”。

  还刻着这样一行小字。

  她守望着交界都市,守望着中央庭,守望着指挥使,也守望着过去与未来。

  


  “话说,你和罗纳克怎么样了?”

  回去的路上,爱缪莎突然问道。

  “这个嘛……”

  罗纳克在回到部族的时候,那些会整活的族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几个五百响的鞭炮,从东方古街的入口直接打到族群驻扎地,惹得雯梓过来一顿臭骂,那几个族人也知道做的过火了,乖乖地挨骂。

  温泉旅馆已初具规模,引得东方古街的人们很是期待,频频出入部族周围,一来二去,两方的人也混熟了,交流也比以往更加方便。

  “诶!那边的小哥!”

  “您有事儿吗?”

  “能帮我修个屋顶吗?你看我一把老骨头了,实在是……”

  “没问题。”

  部族的人一向身强力壮、血气方刚,特别是年轻的小伙子。久而久之,东方古街的建筑工事都交给了这帮年轻人,老一辈的负责指导。

  “小伙子,你看我家闺女……”

  “爷爷!”年纪尚小的璐璐差点没一巴掌呼过去。

  “您老人家说笑了。”族人修完屋顶匆匆走了。

  


  在举办完安托涅瓦的葬礼后,过了两个多月,罗纳克突然宣布要迎娶中央庭的指挥使,族人们倒是不意外。

  “终于……呃,城里人是怎么说来着?”

  “好像叫什么官宣?”

  “对对对,就是那东西。”

  指挥使近乎痊愈的那段时间,被罗纳克接到了部族疗养。

  房子的主人回来了,可惜花期过了。

  “没事,明年再看也不迟。”指挥使这么说着,被罗纳克披上了一件大衣,就往房子里走。

  明明从建成起就无人居住的房子,意外的没有太多灰尘,古朴的家具静静地沉睡在这一方天地,等待着有人来使用它们。

  指挥使的房间在入门走廊尽头,这里的风小一些,指挥使不容易着凉,罗纳克就住在对门。

  “罗纳克?”

  在一次夜里,指挥使莫名其妙地就醒了过来。她蹑手蹑脚地走向对门,轻轻敲了敲门。

  “罗纳克?”

  她轻声喊道,见无人吭声,便拉开门走了进去。

  月光潮水般漫进了室内,透过木质的窗棂,撒在了罗纳克坚毅的脸庞上。

  进入梦乡的罗纳克没有平时难以靠近,像只打盹的大猫,让人好奇他的梦里会不会出现小鱼干。

  “罗纳克?”

  她又靠近了一些,措不及防地被大猫拉了过去,搂在怀里。

  “夫人怎么不睡?”

  “……只是突然醒了。”

  “夫人没做噩梦吧?”

  “……没有。”

  “夫人……”

  “打住。”指挥使在胸前比了个叉,“能不能……换个称呼?”

  “为何?”

  “听着……怪别扭的。”

  罗纳克睁开了眼,突然不说话了。指挥使抬起头看他,与之对视。

  “你知道这个称呼意味着什么。”

  两人相对无言,良久,指挥使直起身子,在罗纳克的脸颊落下一吻。

  “我知道,先生。”

  ……

  


  “夫人!夫人!”

  皑皑白雪如期降临在交界都市,银装素裹的世界对于部族的人来说不算稀奇,但对于刚在这座城市降生的婴儿,无疑是充满魅力的。

  穿着雪蓝色和服的指挥使对这呼唤视若罔闻,撑着油纸伞站在屋顶上,看着底下的人干着急。

  “哎呀,夫人这是去哪了?前辈,您倒是来帮忙啊。”

  “无心插柳柳成荫嘛,说不定你不去找,夫人就自己出现了呢。”

  “哪有这样的道理啊?!”

  新来的侍卫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找完这里又翻那里,愣是找不着,又去了其他地方。

  “要我说,是这新兵蛋子太笨,还是夫人您太聪明呢?”老侍卫坐在廊下,捧着杯热茶。

  “这届侍卫不行啊,想当年,您老可一下就找到了。”

  指挥使一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样子,引得老侍卫发笑,眼睛一闭,凝神一听,就识趣的退下了。

  “夫人,屋顶冷。”

  熟悉的浑厚嗓音传入耳中,指挥使将伞合上,往积雪里一扔。往后退了几步,又往前冲了两步,奋力一跃!

  接的正好。

  “孩子们还在等着你的祝福。”

  “好。”

  大雪压枝,树梢的积雪簌簌落下,行走的足迹被雪掩盖,雪融后无影无踪,不变的是回家的路。




给你一束芥麦花
*同人向无人区系列周边 *有意...

*同人向无人区系列周边

*有意可扫码入群购买

*同人向无人区系列周边

*有意可扫码入群购买

猫会失眠吗

【盾女指】雪迹(十)

·如果有踩到雷区的地方,请立刻退出结束阅读

  

  

  

  “罗纳克,我们正前往安托涅瓦坠落的地方,李若胤会和你一同抵御活骸。”

  晏华架起了狙击枪,耳麦传出螺旋桨的嘈杂声,军绿色的直升机像餐桌上的苍蝇,只需一瞬声响,便销声匿迹。

  “收到。”耳麦里又传来了李若胤的声音,罗纳克和他对视了一眼。

  它挣扎着从海里起身,挥动剩余的翅膀,结晶扑簌簌地掉落,就像枯叶从树上凋零一样自然。

  “希罗……在哪里……”

  它无视罗纳克,向中央庭的方向走去。

  “不会让你过去的!”

  又是一记撞击,罗纳克手上肌肉绷起,将盾牌狠命砸向了它。

  它身体一晃...

·如果有踩到雷区的地方,请立刻退出结束阅读

  

  

  

  “罗纳克,我们正前往安托涅瓦坠落的地方,李若胤会和你一同抵御活骸。”

  晏华架起了狙击枪,耳麦传出螺旋桨的嘈杂声,军绿色的直升机像餐桌上的苍蝇,只需一瞬声响,便销声匿迹。

  “收到。”耳麦里又传来了李若胤的声音,罗纳克和他对视了一眼。

  它挣扎着从海里起身,挥动剩余的翅膀,结晶扑簌簌地掉落,就像枯叶从树上凋零一样自然。

  “希罗……在哪里……”

  它无视罗纳克,向中央庭的方向走去。

  “不会让你过去的!”

  又是一记撞击,罗纳克手上肌肉绷起,将盾牌狠命砸向了它。

  它身体一晃,眼看又要栽倒下去,却用两条纤细的手撑住了庞大的身躯,头顶聚起了菱形的物体,然后向周围四散。

  强劲的幻力覆盖在地面,向上释放着庞大的幻力,要碾碎一切生灵。

  它缓慢地起身,又被罗纳克打了回去。

  盾牌的一角深深插进了它的身体,罗纳克手上渗着血,但他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只是一下又一下的重复着攻击的动作。

  “罗纳克先生,小心!”

  见自己根本插不上手,李若胤就一直在旁边待命,他跟不上罗纳克的攻击节奏。

  通常,脚是庞大生物的弱点,就算是活骸,也不可能摆脱重力。被卸了两只翅膀,本就不稳,被罗纳克一顿痛打,站都站不起来。

  当然,变小了就不一样了。

  

  刺目紫光闪现,待到罗纳克视野恢复清明,它早就溜了。

  “罗纳克先生,这里!”

  罗纳克循声望去,一群小人围在李若胤身边。不,应该说是李若胤强行把它们聚集到了一起。

  “那怪物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变成了一个个小人。”小人蛮力殴打着李若胤,他有些招架不住了。

  人在后头,盾牌先至。那面足以把人砸得四分五裂的巨大盾牌飞旋而来,李若胤心里一颤,将杜兰达尔打向地面,借力弹起。

  盾牌落地,溅起一地尘土,小人发出咿咿呀呀的乱叫,被淹没在沙尘中。

  一只大手拍在李若胤肩膀上,他觉得自己快要骨折了。

  “罗纳克先生,不管怎么说,这样也太……”

  李若胤的嘴巴像有个拉链,被拉上了。

  罗纳克的脸色依然不好看……

  


  “还没找到安托涅瓦吗?!”晏华向耳麦吼了一声。

  “我就在你旁边!能不能别那么大声!”爱缪莎有些耳鸣了。

  塔罗牌在手中飞旋,忽然向下冲去,在海面上激起了小小的涟漪,随后,海面下荡漾着光亮。

  安托涅瓦在周身裹着薄薄的力场,腹部的伤口已经被结晶止住了血,这才能让她多活一会儿。

  “往下点!再往下点!我抓不住她!”爱缪莎也开始吼,哪里还管得着晏华在旁边骂骂咧咧。

  数张塔罗牌插入海中,连接成为链子,准备将安托涅瓦拖出海底。

  “晏华,拉着!”

  爱缪莎将由幻力铸成的链子递给晏华,两个人就跟拔河一样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愣是拉不动。

  “别费力气了。”安托涅瓦相当平静,似乎早就做好了面对死亡的心理准备,腹部的结晶以塔罗牌为媒介,吸收着爱缪莎的幻力,并迅速在安托涅瓦体内蔓延。

  她的指尖轻轻一点,链子断开了。

  “拉上来了!”直升机上的两人兴奋极了,不停地往上拉。

  拉了个寂寞。

  “安托涅瓦!”晏华向下吼着。

  但安托涅瓦已经听不到了。

  希望方舟最后的力量,能够帮到大家啊……

  力场溃散,在海面上形成了小小的漩涡,安托涅瓦的躯体自漩涡中心慢慢浮起。

  她脸上还带着笑容。

  


  “哎呀,这可真是……”雷切尔刷着论坛,看居民们激烈的讨论。

  105248L:海湾侧城那边声响贼大!

  105249L:我看到中央庭的直升机了,果然是出事了吧[图片]

  105250L:希望我家不要被炸掉

  105251L:楼上不用担心,安托涅瓦会拯救我们的!

  105252L:快点结束吧

  ……

  ……

  ……

  雷切尔准备去给自己续杯咖啡,还问了问黑死要不要,拿着两个咖啡杯走出医务室。

  “啪嚓!”杯子碎片溅落一地。

  “黑死,你的病人不见了!”雷切尔知道黑死只关心病人的事,特地加上了“你的”。

  黑死蹭地一下就从椅子上站起,赶到病房门口。

  窗户大开,仪器设备散落一地,风吹进来,将窗帘荡起,床上的人无影无踪。

  


  “嘻嘻嘻……”

  尘土渐渐散去,耳边传来诡异的笑声,那几个小人还在活蹦乱跳,袖中抽出一段带刺的藤蔓,向两人打去。

  罗纳克来不及收回盾牌,只能让李若胤用杜兰达尔挡着。刺本就不长眼,蛮横地往李若胤脸上招呼,抽出一道道血痕。

  “少年,不要慌张。”罗纳克看出了李若胤想要打退堂鼓,“看准了。”

  “我……”李若胤没那个勇气,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怪物,没吓尿裤子都不错了,还要他正面刚,怎么遭得住啊?

  “你若真没那个勇气,又为何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要拦住它们。”

  “我抓住了!”

  罗纳克话音刚落,李若胤就拽着杜兰达尔,剑上缠着数条藤蔓,藤蔓另一头的小人气得跳脚,也拽着藤蔓,像拔河似的。

  “喝!”罗纳克不抓剑柄,直接握住剑刃,用力往后一拽,小人被拽得腾空。

  罗纳克俯冲过去,拔盾,转身,冲回,防御,一气呵成。

  但小人没有如预想中撞上盾牌。

  它的嘶吼再次回荡。

  

  “难缠……”李若胤跌坐在地上,他早撑不住了,只是杜兰达尔总带着他行动。

  它的躯体已经残破不堪,翅膀全折了,站立不能,几乎是蠕动着向前,即便如此,它的攻击也威力不减。

  理智告诉罗纳克,已经不能再使用神器使的力量了,双手已经渗满血,盾牌的握柄也松动了。

  他握住盾牌的边缘,举了起来。

  他铁了心要终结这怪物。

  


  他步伐不稳,走得摇摇晃晃的。近距离攻击活骸,也会受到活骸化的影响,不知道是不是罗纳克的身体太强悍,身上连点结晶的影子都没有。

  他的视野开始模糊,他似乎看到怪物停了下来,他似乎看到怪物面前有个人,他似乎看到那个少女的身影……

  指挥使?!

  罗纳克甩了甩头,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

  指挥使站在怪物身前,棕色的秀发在风中凌乱,裙摆飞扬,她回头,看到了罗纳克,脸色依旧苍白,结晶刺破腰部的衣服,还是那么突兀。

  她勾起唇角,笑了。

  那笑容竟然和安托涅瓦有几分相似。

  

  随后,她转过头。

  怪物在她面前吼着不成句的词字,她在怪物面前抬起手。

  “给安托涅瓦陪葬吧!”




野十五

出去写生的时候做的一个梦……(因为去的是藏族自治州所以梦见了盾叔???)有参照着旳太太画的盾叔画的,虽然但是我真的完全画不出来盾叔的气质,泪目


(画的不好,不要骂我,泪)


不过有一说一,高反真的好难受,半夜头疼直接给疼醒了……害呀

出去写生的时候做的一个梦……(因为去的是藏族自治州所以梦见了盾叔???)有参照着旳太太画的盾叔画的,虽然但是我真的完全画不出来盾叔的气质,泪目


(画的不好,不要骂我,泪)


不过有一说一,高反真的好难受,半夜头疼直接给疼醒了……害呀

猫会失眠吗

【盾女指】雪迹(九)

·如果有踩到雷区的地方,请立刻退出结束阅读

  

  

  

  午夜,突兀的开门声在中央庭寂静的走廊响起。

  “指挥使已经睡下了。”

  安托涅瓦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神色有些疲惫。

  “罗纳克先生深夜造访是有什么事吗?”

  身材魁梧的男人环抱着的双臂放了下来,吐了口气,膝盖向地面缓缓下落。

  “不必如此。”

  安托涅瓦眼疾手快地把罗纳克扶了起来。

  “就算你不这样做,我也会尽全力救她的。”

  


  爱缪莎把一张又一张塔罗牌砸在墙上。

  “我劝你赶紧招了,别想着有人救你。”

  达尔维拉还是保持沉默,被爱缪莎锁在牌阵内,对任何威胁无...

·如果有踩到雷区的地方,请立刻退出结束阅读

  

  

  

  午夜,突兀的开门声在中央庭寂静的走廊响起。

  “指挥使已经睡下了。”

  安托涅瓦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神色有些疲惫。

  “罗纳克先生深夜造访是有什么事吗?”

  身材魁梧的男人环抱着的双臂放了下来,吐了口气,膝盖向地面缓缓下落。

  “不必如此。”

  安托涅瓦眼疾手快地把罗纳克扶了起来。

  “就算你不这样做,我也会尽全力救她的。”

  


  爱缪莎把一张又一张塔罗牌砸在墙上。

  “我劝你赶紧招了,别想着有人救你。”

  达尔维拉还是保持沉默,被爱缪莎锁在牌阵内,对任何威胁无动于衷。

  “爱缪莎,出来一下。”晏华叩响了审讯室的门,揉了揉眉心。

  为了帮助雷切尔寻找拯救指挥使的方法,晏华勒令所有的工作人员回来加班,正是万籁俱寂的时候,中央庭却灯火通明。

  雷切尔把“战场”转移到了中央庭的实验室,却没了那么大的声响,晏华偶尔会在走廊碰到出来透透气的黑死,听到他喃喃自语。

  “不对……这场交响乐的终章不该如此……”

  


  直到熹微的晨光映射窗前,中央庭彻夜的灯火终于熄灭,所有人都在工位上睡得不省人事,此起彼伏的呼吸声衬得这个早晨格外宁静。

  除了那几个人……

  参差不齐的脚步声在地下的廊道回响,渐渐的,混杂着棋子碰上棋盘的声音。

  “哎呀,能惊动三位一同前来,我还真受欢迎。”希罗气定神闲地自己跟自己下棋,仿佛被抓起来的人不是自己。

  “我们没空和你开玩笑,你应该知道,有价值的情报,可以从我们手里换回你的性命。”晏华不拐弯抹角,眼神犀利。

  “让我猜猜……”

  希罗审视着在场的人,而罗纳克的脸更黑了,他对这个表情相当深恶痛绝。

  希罗当时就是用这幅表情,说出蛊惑人心的话语。

  “别猜了,你如果现在交代出解除活骸化的方法,我不是不能考虑放你一马。”

  罗纳克还没来得及让晏华他们别听希罗胡说,晏华就直接挑明了目的,额上的青筋跳了跳。

  为了拯救指挥使而彻夜不眠的人,可不止那些工作人员。

  希罗意外地睁大了眼,随后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爱缪莎心情同样不好。

  “不要着急,好戏快要开始了。”希罗又开始下棋,悠哉的模样像是个退休的老大爷。

  “嗝哒。”

  棋盘上的棋子无一震了一下。

  


  看着人们陆陆续续地冲出酒吧,正在调酒的维尔特一脸疑惑。

  “老板,你不跑吗?”有位客人刚跑出去又回来拉开了门,向维尔特招了招手。

  口袋里的终端一直不停地震动,维尔特打开终端,论坛的消息已经飙到了上万条。

  

  1L:海湾侧城有海啸啊!!!

  2L:真的假的?一楼别骗人啊……

  3L:一楼没骗人,我就住在海湾侧城,不说了先逃命了ヾ(༎ຶД༎ຶ)ノ"

  4L:楼上的发张图片呗

  ……

  ……

  ……

  15804L:海湾侧城的居民快跑啊!!!海啸越来越近了!!!

  ……

  维尔特拨了通电话过去,但晏华没接,于是他打算拍张照片发过去。

  “这海啸不正常,若是正常海啸,这时候已经淹没半个交界都市了。”

  海面上鼓起了一个巨大的包,体积还在不断增大,像是给气球充气,依稀能从顶上近乎透明的部分看到一张脸。

  维尔特放大了相机的镜头,想看得更清楚一些,他微微睁大了眼……

  

  20586L:海啸那里……好像有个人啊?!

  

  与此同时,晏华也终于收到了维尔特的信息。

  看着晏华越来越黑的脸,希罗带着笑意轻叹了一声:“才意识到吗?”


  巨大的海包前,安托涅瓦的身影被清晰地映入了相机中。

  她回头看向将要成为一座空城的海湾侧城,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涅瓦……涅瓦……”

  海包终于膨胀到极限,爆裂出的大量海水立刻淹没了整个海湾侧城,又被顷刻间竖起的屏障挡了回去。

  “……零。”

  巨大的白色怪物舒展着庞大的身躯,翅膀极致地伸展着,像是一具美丽无暇的雕塑,身上的结晶随着翅膀的抖动不断掉落,美中不足的是,这具雕塑的脸部被毁了大半,已经看不出来它原本的样子。

  “希罗在哪里?”

  它似乎并不着急寻找,只是单纯的询问。

  “零,我希望你能帮助我。”

  安托涅瓦也并没有进攻,但屏障的范围在不断缩小。

  “……如果我不帮呢。”

  “那我只能动手了。”

  瞬间,它的翅膀断了一只。

  “涅瓦……!”

  不同于刚才的平静,这回的声音不仅慌张还稚嫩,发出抑制不住的痛呼。

  安托涅瓦有些不忍地别过头,但仍然凝聚起幻力准备发动下一次攻击。

  “抱歉,零……但我必须这么做。”

  另一只翅膀已经被幻力包裹起来,它极速冲向安托涅瓦,又用那不符合外表的稚嫩声音呼喊。

  “涅瓦!涅瓦!”

  “……真正的零不会这么做。”安托涅瓦双手一合,它的翅膀又折断了一只。

  屏障不断缩小,向安托涅瓦所在的地方收拢,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体。

  “我不想折磨你,零。在我的幻力立场里,所有攻击都是逃不开的。”安托涅瓦伸出了手,“交出不死结晶,我们会想办法救你的。”

  它的身影停滞了几秒,随后高举双手,释放幻力对整个立场进行攻击。

  “希罗说的异常,原来是这个。”

  


  指挥使能意识到残余率的存在,希罗又何尝不能?

  为了便于零更好的指明下一步该如何做,希罗将残余率里闪过的片段一一告诉了零。

  当然,零也积累了残余率,只是回忆起来没有希罗那么清晰和敏感。

  唯一的变数,就是指挥使的穿越。

  希罗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对手会穿越十几年的时空来到这里。

  


  “呐,安托涅瓦。”

  病房里,正在削水果的安托涅瓦听到了指挥使的轻声呼唤。

  “你知道……不死结晶……吗?”

  经指挥使这么一提,安托涅瓦的脑海里瞬间有了印象,但非常模糊。

  “我没有见过这个东西,可是我好像看到它了……”安托涅瓦的语言中枢暂时产生了混乱。

  “你确实没见过……这个时空的你……没见过……”

  去见零吧,她会告诉你答案,那个程度的爆炸不足以毁灭她,或许你见到她的时候,她也已经不是她了。

  求生意志会催化幻力,而过度使用幻力的神器使,都会变成活骸,想必到那时,她已经快被它吞没了。

  这是指挥使昏迷前对安托涅瓦说的话,结果也不出指挥使所料。

  


  “啪嚓。”

  屏障上出现了裂痕。

  “我不能让你活着。”它如此说到,将屏障内的幻力浓度增强了几倍,裂痕也越来越大。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希罗说了,方舟是除指挥使之外最大的变数。”

  它将紫黑色的结晶扔向安托涅瓦,趁安托涅瓦因幻力浓度陡然增强、无法呼吸的间隙,结晶穿透了她的腹部。

  “呃啊——”

  安托涅瓦不可避免的向海里坠落,屏障也在这一瞬间破裂。

  它用残余的翅膀,自海面滑翔到岸上,嘶吼贯穿了苍穹,使整个大地都为之震颤。

  “希罗……在这里吗……”

  它注意到了一面盾牌,不知何时插在了一栋楼的屋顶上,但那面盾很快就消失了,它也没太在意。

  随后,它庞大的身躯就被一记猛烈的撞击,打回了海里。

  罗纳克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