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罗莎

9687浏览    3956参与
青色烟雨

【莎燕/日记系列】日记.①

*日记形式

*cp为莎燕

*注意避雷


July 25th   2020    Fine

(2020年  5月25日   晴)


Today, I transferred to China. I don't feel like Taihang Mountains. I don't know anyone...


(由于本人英语不好,所以来自百度翻译:今天,我转到中国来了,感觉不太好,没有认识的人。)


July 26th   2020    Fine


Ah, met...

*日记形式

*cp为莎燕

*注意避雷


July 25th   2020    Fine

(2020年  5月25日   晴)


Today, I transferred to China. I don't feel like Taihang Mountains. I don't know anyone...


(由于本人英语不好,所以来自百度翻译:今天,我转到中国来了,感觉不太好,没有认识的人。)


July 26th   2020    Fine


Ah, met a girl, she taught me to speak Chinese, maybe she is a good girl, she looks very cute, maybe we can become friends.


(啊,遇到一个女孩,她教我说中文,也许她是个好女孩,她看起来很可爱,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July 27th   2020    Fine


Oh, that girl is so cute. She's so cute. I love her so much.


(啊,那个女孩实在是太可爱了,她真可爱,我很爱她。)


July 28th   2020    Fine


Oh, my God, I love her so much,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there are a lot of people who like her, boys and girls. She taught me how to speak Chinese and I wanted to say "I love you" to her. Oh, this is ridiculous. Rosa, Rosa, all you have to do is love her and protect her.


(哦,老天啊,我真的很爱她,但是,不止有我一个,有很多人喜欢她,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她教会了我说中文,我多想对她说一句“我爱你”。哦,真是可笑。罗莎啊罗莎,你只需要爱着她,保护她,就足够了。)


July 29th   2020    Fine


AH, couldn't resist kissing her, Rosa, Rosa, you should have known you were a closet case. But I kissed her anyway. It's a shame, but, you know, I love her, and that's okay, even with all the competition.


(啊,克制不住想要亲吻她的感觉,罗莎啊罗莎,你早就该料到自己是个深陷柜中的女孩。

但是,我还是吻了她。很羞耻,但是,我爱她,就行了,哪怕有那么多情敌。)


July 29th   2020    Fine


God, Rosa, what did you do? You kissed her. But... Her lips were so soft, and there was a faint aftertaste ...... ! Oh, my God, Rosa, what are you thinking!


(天呀,罗莎,你干了什么,你居然亲了她!

但是......她的嘴唇是那么软,还有淡淡的余香......哦,天哪罗莎你在想什么!!)


July 30th   2020    Fine


But I love her, and I hope I never have to part with her, even after.


(但我爱她,我希望不会和她分离,即使是以后。)


July 31th   2020    Fine


Oh, my God! Oh, my God! Oh, my God! Rosa! What have you done! I can't believe you just confessed your love like a spring swallow !! Oh, my God! Shame on you!


(天啊天啊天啊!!罗莎啊!你到底干了什么啊!你居然像春燕表白了~!!天啊~!太羞耻了!!)




But I love her.


(但我爱她)





我磕的cp都是冷圈的,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QAQ

凉❀

再塞一点摸鱼图,挤挤还是有的

再塞一点摸鱼图,挤挤还是有的

我行其野え

应该是婚纱

摸女孩子真好


p3是大头,不过因为纸质的原因上色废了就算了~


应该是婚纱

摸女孩子真好


p3是大头,不过因为纸质的原因上色废了就算了~


逾卿

【APH/Dover】玫瑰与鸢尾

是娘塔dover,我流ooc

英国小玫瑰一定会与法国最美的香根鸢尾长长久久。


罗莎最喜欢的花是玫瑰。

事实上,罗莎本人就像玫瑰一样美丽,骨子中透出一股傲气,身上的刺仿佛像在说着生人勿近。


弗朗索瓦丝最喜欢的花是香根鸢尾。

她的身上总是喷着鸢尾香水,她就和她头上的皇.冠一样,她们像香根鸢尾一样优雅。

不过法国人总是多情的。如果你正好与她对视,她就会对你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用好听的声音说着“Bonjour”,然后走过来给你一个贴面礼。这时她的唇或许会有意无意碰到你的脸颊,但就算你羞红了脸,弗朗索瓦丝也会笑着看着你。


在弗朗索瓦丝和罗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她就...

是娘塔dover,我流ooc

英国小玫瑰一定会与法国最美的香根鸢尾长长久久。



罗莎最喜欢的花是玫瑰。

事实上,罗莎本人就像玫瑰一样美丽,骨子中透出一股傲气,身上的刺仿佛像在说着生人勿近。


弗朗索瓦丝最喜欢的花是香根鸢尾。

她的身上总是喷着鸢尾香水,她就和她头上的皇.冠一样,她们像香根鸢尾一样优雅。

不过法国人总是多情的。如果你正好与她对视,她就会对你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用好听的声音说着“Bonjour”,然后走过来给你一个贴面礼。这时她的唇或许会有意无意碰到你的脸颊,但就算你羞红了脸,弗朗索瓦丝也会笑着看着你。


在弗朗索瓦丝和罗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她就亲上了罗莎的脸颊。虽然她本人的解释是不小心,但是谁又知道呢?毕竟这么可爱的罗莎谁不想亲一口。

而我们的小玫瑰当时脸比盛放的玫瑰还要红。而鸢尾还是笑盈盈的看着她。

小玫瑰害羞得很,最后跑去自己的表妹艾米莉吐槽刚刚遇到的那个奇怪法国女人。

“那个女人真是奇怪,竟然亲我...当然...其实也没那么糟糕...因为她长得很好看...当然比起我来差多了!”


这就是她们单方面不和的开始。

因为每次都是鸢尾一看到小玫瑰就双眼发亮, 而小玫瑰总是不屑于去看鸢尾,甚至偶尔还会跟着艾米莉嘲讽弗朗索瓦丝一句。


哎呀,虽说是这样,不知道每次弗朗索瓦丝发言的时候听得最认真的是谁。

记得有一次弗朗索瓦丝正在发言,而艾米莉就在旁边和王春燕吵吵闹闹,罗莎就直接瞪了一眼她的美国甜心表妹示意她安静。然后又收回视线一直注视着在发言的鸢尾。


但是她们没告诉对方的是,弗朗索瓦丝在见到罗莎的第一天就移走了院子里的一些香根鸢尾,在鸢尾丛里种上了最美丽的英国玫瑰。

而罗莎也在她们相遇的那天,在窗台上种了一朵法国的香根鸢尾。

荇菜
尝试下新的环境色吧:D

尝试下新的环境色吧:D

尝试下新的环境色吧:D

Rosa

居然翻出了初中时候画的黑桃设,罗莎太可爱了~~紧急摸鱼!!!(我好像就没有进步过orz……)

居然翻出了初中时候画的黑桃设,罗莎太可爱了~~紧急摸鱼!!!(我好像就没有进步过orz……)

🐑卡娅绵羊球゜

重拾手绘,画画就是会很开心

是罗莎宝贝

重拾手绘,画画就是会很开心

是罗莎宝贝

晚杉.
尝试板绘,果然男体还是苦手

尝试板绘,果然男体还是苦手

尝试板绘,果然男体还是苦手

aBc

有缘细化的几张草稿

我真的考完再画了!!!

这么晚应该没人 标签满天飞

有缘细化的几张草稿

我真的考完再画了!!!

这么晚应该没人 标签满天飞

啊嗚無。

英/式/讽/刺

写作“这可真是帮了大忙了”,读作“我觉得你这里有问题”。=PPP

英/式/讽/刺

写作“这可真是帮了大忙了”,读作“我觉得你这里有问题”。=PPP

枫荻(置顶扩同好)

摸了米英情头qwq是罗莎和艾米丽——

请无视我狗s一样的上色技术…………

摸了米英情头qwq是罗莎和艾米丽——

请无视我狗s一样的上色技术…………

刘安君

罗莎小姐姐‎|•'-'•)و✧

罗莎小姐姐‎|•'-'•)و✧

晚杉.
临摹,图源p站(ID在画上)...

临摹,图源p站(ID在画上)

为了不对比出来我画的有多丑,我就不放原图了╮( ̄▽ ̄)╭

(因xz想起来还有个老福特号。。。)

临摹,图源p站(ID在画上)

为了不对比出来我画的有多丑,我就不放原图了╮( ̄▽ ̄)╭

(因xz想起来还有个老福特号。。。)

垃圾临子需要垃圾箱

同样都是联五,为什么法姐姐不配拥有姓名(bushi

因为这个模板,,,没有美丽法姐姐的发型(TдT)


捏她真是个好物啊,嘿嘿嘿。(拒绝痴汉笑

同样都是联五,为什么法姐姐不配拥有姓名(bushi

因为这个模板,,,没有美丽法姐姐的发型(TдT)


捏她真是个好物啊,嘿嘿嘿。(拒绝痴汉笑

Monsieur. 野

[皆大欢喜]第四章 司机与厨子

阿尔弗雷德穿着一件牛皮的短外套,风风火火地闯进图书室时,刚好撞上站在台灯旁翻着一本小多莉丝的法国人。弗朗西斯显然无心和他多聊,美国人自顾自倒了一杯冷掉的红茶仰头喝尽,小声嘟囔了一句“借过”,出门之前脚步顿了顿,又回头问弗朗西斯,“你见到亚瑟了么?”

“找亚瑟?他出去了,梅森的农场有点事。”弗朗西斯看着书慢悠悠道。

“哦。”阿尔弗雷德站在原地仿佛思考了两秒,“他骑马去的?我可以开车去接他。”

“他散步过去的。”弗朗西斯终于合上书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还会开车?”

“我喜欢研究新事物。我刚刚带罗莎兜风回来;她上楼休息了。”阿尔弗雷德走到弗朗西斯跟前,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弗朗西斯表亲,你知道...

阿尔弗雷德穿着一件牛皮的短外套,风风火火地闯进图书室时,刚好撞上站在台灯旁翻着一本小多莉丝的法国人。弗朗西斯显然无心和他多聊,美国人自顾自倒了一杯冷掉的红茶仰头喝尽,小声嘟囔了一句“借过”,出门之前脚步顿了顿,又回头问弗朗西斯,“你见到亚瑟了么?”

“找亚瑟?他出去了,梅森的农场有点事。”弗朗西斯看着书慢悠悠道。

“哦。”阿尔弗雷德站在原地仿佛思考了两秒,“他骑马去的?我可以开车去接他。”

“他散步过去的。”弗朗西斯终于合上书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还会开车?”

“我喜欢研究新事物。我刚刚带罗莎兜风回来;她上楼休息了。”阿尔弗雷德走到弗朗西斯跟前,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弗朗西斯表亲,你知道柯克兰的车棚在哪儿吧?帮我指个路,我不想惊动贝森和罗莎。”

弗朗西斯看了看高他半头的美国人,消化着那句刚带罗莎兜风回来,不知道他是刻意炫耀还是确实不解内情。片刻法国人爬上梯子,将书放回第二层,“你就这么热衷当司机?”

“我只是一个热情又贴心的客人。”阿尔弗雷德摊开双手,这次弗朗西斯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法国人扶着梯子,阿尔弗雷德逆着光的蓝眼睛闪烁着雄心勃勃的光;弗朗西斯一把抓住他的左手,将美国人尾指上淡淡的一圈痕迹举到两人眼前,“这是什么?”

“这是我的手,弗朗西斯。”

很好,他终于不再加那个肉麻又尴尬的表亲了。“你昨晚对亚瑟做的小动作我都看见了,阿尔弗。如果你也是‘他们’的一员,就不要去打扰罗莎。”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阿尔弗雷德移开目光。

“不,你懂。”弗朗西斯看着比自己还高的年轻人,心想他和格兰厄姆伯爵真不知算登对还是孽缘。

“好吧。”阿尔弗雷德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善意地给弗朗西斯肩上来了一下,“你要是敢报警,我保证把你那只漂亮鼻子打歪。”

尽管他相信美国人只是捶他一拳表示友好,弗朗西斯仍然踉跄了一步,而且肩膀隐隐钝痛了半天。

这次阿尔弗雷德坐下了,往半凉的红茶里加着他手头所有的糖和奶,不同寻常地磨蹭道,“依你之见……我是说,你是不是听说过什么……亚瑟他手上那只戒指……”

“他是gay。”弗朗西斯非常直接地打断年轻的富商,“他可比你明显多了,别紧张。”

“是吗。”阿尔弗雷德嘿嘿笑了两声,“你怎么看出来的?”

“看看我,阿尔弗。”弗朗西斯耐心地坐在他对面,双肘撑在膝盖上,“每一个正常的纨绔子弟早都找过十几个情人了,你们两个还满脸写着‘我是处男,女人的吊带袜长什么样?’”

“咳,咳咳……”阿尔弗雷德被奶茶呛了半天,“不敢相信欧洲人还指控美国人说话直白……但,我是指,你确定吗?我不想……你知道,我不想闹出这种不愉快。亚瑟看上去是个正直死板的人。”

“只要稍微打听,在巴黎都能听到这位发誓不娶的伯爵的大名。”弗朗西斯看着阿尔弗雷德,“而且他是剑桥出身,你知道布鲁斯伯里圈子,福斯特,凯恩斯……能有一个直的都难。”

“哦……”阿尔弗雷德已经彻底把弗朗西斯当成了他的老鸨,完全忘记了法国人的目的是铲除自己面前的一大情敌,“亲爱的表兄,好弗朗西斯,我要怎么才能……不唐突地……告诉他?”

弗朗西斯神秘一笑,“那你可算问对人了。”


阿尔弗雷德开车去农场找亚瑟后,罗莎顶住女仆一遍遍的通报,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午饭,只希望楼下的那个法国人也能早点打道回府。估计耐不住弗朗西斯的威逼利诱,不断有仆人硬着头皮无可奈何地来敲罗莎的门。等到可怜的小男仆小女仆都无所适从了,女管家亲自敲响了罗莎的门时,罗莎终于向法国人漫长的阵地战投降,懒懒地走进图书室,希望能打发走赖在自己家的法国人。

不请自来的弗朗西斯使唤仆人把红茶换成了咖啡,桌上还放着不少饼干和甜点,法国人正翘着腿,舒舒服服地看着一本英文书。罗莎出现在门口时,可怜的老贝森向她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一刻不肯多留地掩上门出去了。弗朗西斯像是后脑勺长眼睛一样,用他的母语发出大提琴一般的漂亮音色,“睡醒了,罗莎小姐?”

“你知道兜风是很累人的。”罗莎也用法语回答,“不过没有应付不速之客更令人疲倦。”

“太对了。”弗朗西斯占据了语言上的优势,游刃有余地回答,“所以我帮你打发走了那位叽叽喳喳的美国客人----免得他把你累坏。”

“……”罗莎近乎无奈地坐在沙发上,拿了一块司康,“阿尔弗雷德是个好小伙子,你不要把他带坏了。”

弗朗西斯知道罗莎没吃午饭,起身拿来热好的茶壶,“他也就是个小伙子;比你哥哥还小一岁吧?”

罗莎心安理得地让弗朗西斯献殷勤,喝了口茶将司康饼送下去,“比他小几个月。不像你;你比我老了六岁还多,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比你大了这么多啊。不过我还不到老头子的地步吧,亲爱的罗莎?”

“不要叫我亲爱的罗莎;你这样听上去像我的鳏夫叔叔。”

弗朗西斯失笑,修长的食指轻点书本封面,“勃朗特女士就喜欢成熟的男主角。罗切斯特有什么不好?”

“他风流成性,双目失明,而且没有钱。”罗莎笑着和他斗嘴,“要是我,我就嫁给年轻俊美的约翰神父了。就算要去殖民地传教,至少他是个英雄。”

“well……”弗朗西斯顺着她的话笑着自嘲,“至少我还有两只眼睛?”

罗莎笑了两声,“可惜是个法国人。”

“可惜!”弗朗西斯假装生气,“这是个加分项,罗莎。”

“这可不好说。”

“ça dépend!”弗朗西斯重复了一便罗莎的法语,“你说法语有点巴黎口音,很好听。”

“嗯,如果你从小长大身边就有一个严厉古板的法国女家庭教师,这点巴黎口音就是唯一的好处了。”

“我们小时候也有个英国老修女教英语。后来我去上男校,她的绝活就传给索娅了。”

“她比你说得好多了。”

“你现在听上去和我的家庭教师一模一样。”

罗莎再次被逗笑。

“怎么不吃了?”弗朗西斯看看没再染指桌上的舒芙蕾,饼干和馅饼的罗莎,“你没吃午饭吧?”

“太甜腻。”罗莎翻开弗朗西斯放下的《简·爱》,“这只书签真别致。你在法国买的吗?”

“不。前些年我去了一趟摩洛哥,买了不少珍奇的小玩意儿。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

“哦,我可不习惯夺人所爱。”

“其他的英国小姐肯定不是这么想的。”弗朗西斯含着笑意,奉承罗莎魅力的成分从他流畅低沉的法语中漫溢出来,“不如让厨房做点三明治,免得腻到。”

罗莎摆摆手,“你已经把我家的佣人累坏了。明天他们集体辞职,我一定让波诺弗瓦做客造成的英国家庭灾难见报。”

“下午也到他们的休息时间了。”弗朗西斯同意颔首,站起身,“我去给你做吧。”

罗莎惊讶地起身,“你?去楼下做饭?”

“怎么了?”弗朗西斯低下头,用他那张该死的如同希腊雕塑的脸,在一个该死的诱惑的俯视角度冲着罗莎微笑,“抢那些厨师的工作是有些残忍,不过这也算是我的爱好。”

“你毕竟是客人……”

弗朗西斯手掌轻轻抵着罗莎的后背,保持着礼貌距离推着她向外走,“这就是格兰厄姆的魅力。美国司机,法国厨子,这不是真正的英国贵族生活么?”

这下罗莎捂住了嘴,笑得肩膀都抖动起来。


阿尔弗雷德在梅森农场找到亚瑟的时候,穿着棕色外套的格兰厄姆伯爵正坐在草垛上,和白发苍苍的老农夫喝着啤酒。两个人低低地说着话,梅森用大掌时不时地抹一下眼角。

走出农场后,亚瑟面色淡然,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美国小伙快步走着跟上脚步又急又大的年轻伯爵,“车子停在梅森那里了,我们先去酒馆吃点东西,然后我捎你回家?”

亚瑟点点头。

“今天还顺利吗?”

“还好。”亚瑟顿了顿,“梅森没有子女,老了干不动农活。我给他在庄园附近找了一栋小屋,他可以搬进去养老。至于他的农场……他说可以租给别人。”

“你这样做……很善良。”

“他的家族世世代代为格兰厄姆耕种,我只能为他做这么点事而已。”亚瑟摸了摸手心留下的污渍,“梅森的儿子是在南非战争中牺牲的。母亲走得早,我已经记不住了。父亲是我成年后没多久去世的……在这之前,我父亲也在尽力照管他。”


两人并肩走进Molly‘s。粗壮的红脸老板认出亚瑟来,将他们引到角落一张安静的小桌子上。亚瑟在农场吃了一点,只要了一只苹果派。阿尔弗雷德点了一扎啤酒,一大块烤牛肉,然后也要了一块派。亚瑟看着埋头苦吃的阿尔弗雷德,不禁轻轻咬住了自己的舌头。

毕竟这些酒馆的饭量是为农民和工人设计的;包括那些大腹便便的在内,恐怕全英国的上层社会里都找不出一个比阿尔弗能吃的人来。

阿尔弗雷德将酥脆离散的苹果派捏起来,全部塞进嘴里,用烤牛肉蘸干净最后一点浓咸的酱汁,在它滴下来之前一口咬住。亚瑟神色复杂地盯着美国人,咽了咽唾沫。

“你没吃饱么?”阿尔弗雷德像不用咀嚼一般毫不含糊地用手帕擦着嘴,“要再来点吗?”

“不……你吃饱了吗?”亚瑟现在非常想看看小琼斯外套下的肚子,有没有把扣子撑开;毕竟他穿什么正式的衣服都有一种绷紧拘束的感觉。

“嗯,吃得很不错。”阿尔弗雷德想和亚瑟说说戒指的事情,但在一个满是农民,充斥着浓郁的熏肉味的乡村小酒馆大快朵颐后,似乎不是一个很浪漫的时间点。于是他犹豫了一下;亚瑟自然地认为是他还没吃饱,但是不好意思开口。

“对了,”阿尔弗雷德转换话题,“弗朗西斯在你家。”

亚瑟有点不习惯管格兰厄姆叫“家”,他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重点,“那只青蛙在格兰厄姆做什么?”


阿尔弗雷德开车,明显低气压的亚瑟坐在后座,让他手套下的双手开始出汗。亚瑟忘记了观察阿尔弗雷德的肚子,满脑子都是谈婚约失败后,弗朗西斯和罗莎再见面的不合时宜。阿尔弗雷德把车停在门口,让家里的司机去停车,跑步追上面前大步流星的亚瑟。亚瑟转头拦住贝森,那神色仿佛要一把抓住他的领子,把可怜的老管家惊了一下,“大人,怎么这么紧张?”

亚瑟一点也没有缓和语气,“弗朗西斯在哪儿?罗莎没在楼上?”

“他们在楼下厨房,大人。”

“楼下?”亚瑟皱起了他浓密的眉毛。

阿尔弗雷德跟着亚瑟走下楼梯,亚瑟一把推开那扇隔着仆人和主人的门,阿尔弗雷德赶紧帮他扶住。他们穿过走廊,旁边是仆人的公共休息室,女管家的茶室和管家独立的休息室。隔着走廊的玻璃,他们看向那间长方形的大厨房。厨房整齐又温馨,巨大的长桌上摆着厨娘为今晚准备的腌鱼,面团,大盆用来炖汤的蔬菜,炉子上放着煮好的红茶。弗朗西斯脱掉了外套,穿着法式衬衫,袖子挽到小臂上,露出苍白流畅的肌肉线条。罗莎穿着一条深粉色的裙子,站在一边看着盖尔芒特伯爵的唯一继承人在锅碗瓢盆前忙活,嘴角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片刻,她绕到他身后,从他手里偷来一块刚刚摆好的三明治,弗朗西斯不知道还在制作什么,但是手上沾满面粉,无力阻止破坏他漂亮摆盘的小偷,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亚瑟站在原地,看了片刻,然后慢慢地转身走出来。阿尔弗雷德在他转身目光交汇的一瞬间,看见了亚瑟眼里的笑意。

“嘘,”柯克兰第一次抓住了他的手腕,阿尔弗雷德的心脏开始微微颤动。亚瑟温凉的手指带着坚决的力道,“别打扰他们。”


------------

100粉了!实际上103了!😘

静音

为何法娘头戴英淑面纱帽(其实不是这么画的)

为何法娘头顶英/国国花(其实也不是这么画的)

一切尽在黑塔利亚女体dover有话说!(其实是因为我太菜了)

主演: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特邀嘉宾:罗莎.柯克兰

动作、台词指导: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亚瑟.柯克兰

导演:威廉姆斯枫糖集团

为何法娘头戴英淑面纱帽(其实不是这么画的)

为何法娘头顶英/国国花(其实也不是这么画的)

一切尽在黑塔利亚女体dover有话说!(其实是因为我太菜了)

主演: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特邀嘉宾:罗莎.柯克兰

动作、台词指导: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亚瑟.柯克兰

导演:威廉姆斯枫糖集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