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罗莎.柯克兰

949浏览    72参与
九万nine

【aph】《茶梗》(娘塔利亚Rosa第一视角)

  真糟糕,我的手提包不见了。亚蒂也出差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他从没有出差过这么久,我担心他在路途中发生什么不幸。

  伫立于窗边,擦拭手中的茶具,我期盼着望见一个熟悉身影。

  “Olivia,你知道Oliver去哪里了吗?我已经一个上午没见到他了。希望他没有去残害我院中那些可怜的玫瑰们。它们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阳光。”

  我放下手中的茶杯,转头望向沙发上端坐的可人儿。

  她那双宛如印着星砂的蓝眸注视杯中的红茶,良久,指尖划过杯檐。

  “亲爱的Rosy,你瞧,杯子...

  真糟糕,我的手提包不见了。亚蒂也出差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他从没有出差过这么久,我担心他在路途中发生什么不幸。

  伫立于窗边,擦拭手中的茶具,我期盼着望见一个熟悉身影。

  “Olivia,你知道Oliver去哪里了吗?我已经一个上午没见到他了。希望他没有去残害我院中那些可怜的玫瑰们。它们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阳光。”

  我放下手中的茶杯,转头望向沙发上端坐的可人儿。

  她那双宛如印着星砂的蓝眸注视杯中的红茶,良久,指尖划过杯檐。

  “亲爱的Rosy,你瞧,杯子里的茶梗立起来了。”

  “那又如何?”

  我抱臂有些不满地开口。

  “听说茶梗竖起来会带来好运。well,收起你古板的想法,先别急着否定它!毕竟曾经还有人试图通过杯底的茶渍来预测未来呢。那群没有魔法的人们总想通过一些方式来表现自己的‘不平常’。”

  “会有什么好运?最近我可是糟糕透了!亚蒂今天也没有回家。上帝啊,难道他会从柜子里钻出来吗?”

  我忍不住冲天翻了个白眼。噢,这可不该是淑女的做法。原谅我实在忍不住了。


  “Surprise!”

  一位绅士从衣橱里钻了出来,旁边跟着一位笑得灿烂的“草莓骑士”(批注:via起的可爱昵称,我可不会起这样的名字)。

  那是我日思夜想的身影。如同绿宝石般的双眸闪烁在我的眼前。

  “噢!亚蒂,这可不是一个有趣的joke!”

  我被吓得跳了起来,Olivia嘲笑我活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这一定又是Oliver出的幼稚主意。真没想到亚蒂会跟他一起胡闹。

  调整好情绪,我转身去给他准备下午茶。

  醇香的茶水从壶倾泻入杯中,夹杂细小的茶叶与茶梗。

  余光所及处,我瞥见了自己的手提包。

  原来它被我扔到衣橱深部去了。

  回过神,视线再度落于茶杯。


  ——嘿,瞧啊,茶梗立起来了。


June 22, 2020.

Rosa

自家闺女~~捏的罗莎,还没完工,准备把灰模弄好了再统一上贴图~~本来不觉得好看的,但看久了还觉得挺顺眼~

自家闺女~~捏的罗莎,还没完工,准备把灰模弄好了再统一上贴图~~本来不觉得好看的,但看久了还觉得挺顺眼~

渡零
*好茶女子组(莎燕) *又双叒...

*好茶女子组(莎燕)

*又双叒是草稿

*服饰纯胡画

*好茶女子组(莎燕)

*又双叒是草稿

*服饰纯胡画

Rosa

居然翻出了初中时候画的黑桃设,罗莎太可爱了~~紧急摸鱼!!!(我好像就没有进步过orz……)

居然翻出了初中时候画的黑桃设,罗莎太可爱了~~紧急摸鱼!!!(我好像就没有进步过orz……)

今天依旧没有粮.北海(龟速爪巴更)
@prescription-木...

@prescription-木凡青 

劳斯

这……

(我画残了www)

我觉得北方茶组友情向szd了XD

【占tag歉!】

@prescription-木凡青 

劳斯

这……

(我画残了www)

我觉得北方茶组友情向szd了XD

【占tag歉!】

Eve
Go back *半夜一小时半...

Go back


*半夜一小时半自嗨产物


*人类设娘塔,米英,后文如果持续更的话会出现国设米英走龙套


*含有部分暴力词汇


---其实开头是戏剧性并且小清新的一幕,移民美国的罗莎在雨中碰见了她以恶作剧作为见面礼的糟糕的卷发邻居。


(真该死我在开学前想到自认为美妙无比的文章设定,在开学和补作业的夹缝中死里逃生凌晨三点多写了这第一章。后天开学,随缘更吧,大致文章走向我是想好了的。可能会更挺久?第一-次写,试试看吧。)

Go back


*半夜一小时半自嗨产物


*人类设娘塔,米英,后文如果持续更的话会出现国设米英走龙套


*含有部分暴力词汇


---其实开头是戏剧性并且小清新的一幕,移民美国的罗莎在雨中碰见了她以恶作剧作为见面礼的糟糕的卷发邻居。


(真该死我在开学前想到自认为美妙无比的文章设定,在开学和补作业的夹缝中死里逃生凌晨三点多写了这第一章。后天开学,随缘更吧,大致文章走向我是想好了的。可能会更挺久?第一-次写,试试看吧。)

卿初

彼为吾日(小小姐真实ne结局)

彼为吾日(《小小姐》后续,不虐,很平淡的ne,仏英,米是工具人)

  萨凡纳的任何一家太太都知道,我的母亲罗莎.柯克兰.琼斯太太的挚友是声名狼藉的老姑娘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小姐,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萨凡纳最受人尊敬的太太之一。

  我的父亲是母亲的表哥 从小与母亲青梅竹马,指腹为婚。但在我的记忆里,他们从来没有特别亲密的时候,我的父亲总有大半年在外游历,剩下的时间,也是陪我和弟妹们居多。

  对于母亲来说,她主持早餐,去教堂做礼拜,给仆人的孩子做弥撒,给孩子们缝衣服,举办宴会,到晚上祷告,父亲在不在家,她都一样做,父亲在...

彼为吾日(《小小姐》后续,不虐,很平淡的ne,仏英,米是工具人)

  萨凡纳的任何一家太太都知道,我的母亲罗莎.柯克兰.琼斯太太的挚友是声名狼藉的老姑娘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小姐,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萨凡纳最受人尊敬的太太之一。

  我的父亲是母亲的表哥 从小与母亲青梅竹马,指腹为婚。但在我的记忆里,他们从来没有特别亲密的时候,我的父亲总有大半年在外游历,剩下的时间,也是陪我和弟妹们居多。

  对于母亲来说,她主持早餐,去教堂做礼拜,给仆人的孩子做弥撒,给孩子们缝衣服,举办宴会,到晚上祷告,父亲在不在家,她都一样做,父亲在家的时候,就是多准备一副餐具,床上多放一个枕头而已。

  他们处在一起,似乎就是为了生孩子。算上我那被伤寒夺去了生命的可怜的小弟(愿上帝保佑他),他们一共生了五个孩子。

  虽然这么说有点悖逆,但是我似乎也明白为什么父亲不喜欢和母亲待在一起。

  我的母亲现年32岁,十七岁生下我,我是她的长女,但她也没有对我特别亲近或宠爱,母亲仪态优雅,容色甚美,举止文静,但总感觉缺了那么一点温度 。她那双翠绿的眼睛像翡翠一样璀璨,也像翡翠一样冰冷。从小到大,我与母亲的交谈几乎都是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除了我做错什么事的时候,她几乎都不怎么和我说话。不只是我,她对我的弟弟妹妹们也是这样,似乎我们根本不是她生的,就连我那可怜的小弟去世的时候,她也没有掉一滴眼泪。她活得就像她珍藏的那套清国茶具,美丽,精致,却又坚硬,冰冷。

  母亲就像一片湖,风平浪静。唯一能让她泛起涟漪时,就是弗朗索瓦丝阿姨到我们家做客的时候。

  我不知道我的母亲和弗朗索瓦丝阿姨怎么会成为朋友的,她们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是塞纳河的春水,一个是泰晤士河的冬雪,一个自由一个保守,一个热情似火一个寒冷如冰。

  弗朗索瓦丝阿姨的名声并不好,因为她不肯结婚。本来,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是有的,太太们对她们也颇为怜悯,但弗朗索瓦丝显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听太太们扯闲话,弗朗索瓦丝阿姨从十三岁开始就是宴会上绝对的女主角,所有男人都整着为她献殷勤。她十四岁的时候,就有漂亮的男孩子向她求婚。大家都以为她是矜持,但她一拖就拖到了三十四岁,对别人的闲话毫不在意,在舞会上,依然有大把的男人请她跳舞,她来者不拒,她调情,接吻,跟16岁的姑娘一样,但是她仍然不肯结婚。

  不仅如此,她还跟着哥哥弗朗西斯四处游历(她哥哥也没有结婚,是姑娘们眼里的黄金单身汉),“女人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像琼斯太太一样持家才是上等女人该做的,成天往外跑,像个什么样子?”卡里埃多太太来喝下午茶的时候说道。

  母亲只是微微一笑,没承认也没否认,但弗朗索瓦丝阿姨从法国回来,身上是法国最时兴的装扮,带着礼物来我们家时,母亲还是很高兴。

  我从小就发现,只要我做出像弗朗索瓦丝阿姨的行为,母亲就会对我稍微温情一点。所以我特别喜欢和弗朗索瓦丝阿姨在一起,学习她的一举一动。

  弗朗索瓦丝阿姨发现后哭笑不得:“奥莉维娅,你才这么大点,别跟我学坏了,你妈妈会不让我进你们家的门的。”

  彼时八岁的我摇摇头:“不会的,我越像你,妈妈就对我越好。”

  弗朗索瓦丝阿姨后来说了什么我记不清了,但是我还记得,斜阳下她脸上那个我看不太懂的神情。

  我一直都不太明白我的母亲和弗朗索瓦丝阿姨之间奇怪的氛围,每次弗朗索瓦丝阿姨来我们家,我母亲都很高兴,甚至亲自下厨(其实我觉得这完全没必要,放过我吧),但几乎每次都会不欢而散,我不淑女的时候听过几次墙角,听到了什么母亲说“结婚”什么的字眼。

  我去问弗朗索瓦丝阿姨,她只是笑着摇头:“没什么,你妈妈是担心我不结婚没有孩子,以后没有人照顾而已,她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不知怎么,我从她的话里面听到了咬牙切齿的意味,于是我说:“那你为什么不结婚呢?”

  弗朗索瓦丝阿姨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芒:“我从来没想过要结婚,结婚了一堆琐事会把我摧残得不成样子,会让我失去自由,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让我愿意踏进婚姻的坟墓。”

  “那你就和他结婚啊,谁能抵挡你的魅力?”

  弗朗索瓦丝看着我,无奈地撇撇嘴:“很遗憾,她和别人结婚了。”

  于是我住嘴了,在我的想象里,弗朗索瓦丝阿姨一定受过一段情伤,让她玩世不恭却不再动嫁人的念头,我叹了一口气,弗朗索瓦丝阿姨真可怜。

  后来我发现,事情真的跟我想象差不离了,只是其中细微的差别,却是永远不可跨过的天堑。

  那天中午,弗朗索瓦丝阿姨从纽约回来,到我们家做客,母亲照例招待了她。午饭过后,我回到卧室午休,想到下午的宴会睡不着,在那件绿棉布衣裳和黄塔夫绸裙子里面纠结不定,准备溜到我的二妹艾米丽房间去,却发现母亲的房门没关,我准备去给她关上。

  里面隐隐穿出争吵声。

  “又是结婚,我为什么要结婚,我的小小姐,你管的也太多了吧?”是弗朗索瓦丝阿姨的声音。

  “你都快35岁了,以你的本事当然再拖几年也嫁的出去,但是你现在嫁人,还能生几个自己的孩子,晚了就来不及了!”母亲从来没用这么焦急的语气跟我们说过话。

  “我为什么要生孩子?你想看到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生一堆孩子然后慢慢腐朽吗?一噢亲爱的我当然不是说你,你什么时候都是最美的,但我是自由的,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我可以和任何人调情,但我想结婚的人只有一个!”

  “你是在指责我吗?我有什么办法,我们一起受千夫所指吗?”

  “现在你应该放心了,琼斯太太。我一个人受指责就够了。”

  “够了!我不想你受指责,所以我请求你结婚,可以吗?”

  然后我听到了瓷器碎裂的声音,里面的争吵又杂又乱,我躲进了门背后,过了一会,弗朗索瓦丝阿姨气冲冲地离开了。

  我悄悄走进母亲的房间里,看见她最珍爱的清国瓷器碎了一地,她正在收拾,我那从不流泪的母亲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瓷器的碎片上。

  “她应该不会来了,毕竟我这么伤她的心。”母亲喃喃道。

  “妈妈,”我感觉自己嗓子像堵住了一样,还不容易把什么东西咽了下去“你和弗朗索瓦丝阿姨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是不洁的,是罪恶的,是为世人不容的,我以为母亲会解释,但是她只是淡淡地望着我,眼里似乎很空,又似乎充满了内容。

  “彼为吾日。”

  我听到我母亲缓慢而坚定的声音。

拉斯

不太像罗莎的罗莎,p2小私心

不太像罗莎的罗莎,p2小私心

嘀嗒TickTock
上网课的时候摸的英娘 比例好像...

上网课的时候摸的英娘

比例好像不太对的亚子 不管了(?)

上网课的时候摸的英娘

比例好像不太对的亚子 不管了(?)

木偶にんぎょぅ 猫は毛

非常草的黑塔摸鱼w(-̩̩̩-̩̩̩-̩̩̩-̩̩̩-̩̩̩___-̩̩̩-̩̩̩-̩̩̩-̩̩̩-̩̩̩)

非常草的黑塔摸鱼w(-̩̩̩-̩̩̩-̩̩̩-̩̩̩-̩̩̩___-̩̩̩-̩̩̩-̩̩̩-̩̩̩-̩̩̩)

弗莱维娅今天翻车了吗?

欢迎收看《京城芥子的花式翻车之如何做到车体空翻两周半2》

没错因为图太多所以出2了!

接上一条节目,是技术特别低的Q版教程。

上半部分传送门:

https://gloriabraginskaya.lofter.com/post/1fd510d6_1c7fcf42f

欢迎收看《京城芥子的花式翻车之如何做到车体空翻两周半2》

没错因为图太多所以出2了!

接上一条节目,是技术特别低的Q版教程。

上半部分传送门:

https://gloriabraginskaya.lofter.com/post/1fd510d6_1c7fcf42f

弗莱维娅今天翻车了吗?

欢迎收看《京城芥子的花式翻车之如何做到车体空翻两周半》

一个技术很低的Q版教程。

下半部分传送门:https://gloriabraginskaya.lofter.com/post/1fd510d6_1c7fcdd47

欢迎收看《京城芥子的花式翻车之如何做到车体空翻两周半》

一个技术很低的Q版教程。

下半部分传送门:https://gloriabraginskaya.lofter.com/post/1fd510d6_1c7fcdd47

我系程程吖
简单摸了个罗莎(上色好难💦)

简单摸了个罗莎(上色好难💦)

简单摸了个罗莎(上色好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