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罗马

49203浏览    5670参与
青木

问题:罗马为什么叫大秦


答:反正不是最后一张说的。


输入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很多,只有在百度才会第一时间出现最后那种答案(照片在上,不信自己搜)

但哪怕是百度,只要再往下一点就是多个答案。


各种答案我不想分析了,大家自己看。

我只说为什么不是最后一种,也不详细介绍,只针对一点。汉并不赞美秦。这个大家都知道吧。过秦论学过吧。汉对秦的批判随便翻翻书就知道了。就算是百度也多翻翻下面的答案啊。

那么最后那张的答案正误很分明了吧。


反正我不会再做科普了,别人说错什么也与我无关了。我只会啊,对对对。


问题:罗马为什么叫大秦


答:反正不是最后一张说的。



输入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很多,只有在百度才会第一时间出现最后那种答案(照片在上,不信自己搜)

但哪怕是百度,只要再往下一点就是多个答案。


各种答案我不想分析了,大家自己看。

我只说为什么不是最后一种,也不详细介绍,只针对一点。汉并不赞美秦。这个大家都知道吧。过秦论学过吧。汉对秦的批判随便翻翻书就知道了。就算是百度也多翻翻下面的答案啊。

那么最后那张的答案正误很分明了吧。





反正我不会再做科普了,别人说错什么也与我无关了。我只会啊,对对对。


Feanaro

罗马壁画上的阿努比斯,来自庞贝的伊西斯神庙。

说真的看图二埃及风完全没感觉到不对劲,就很自然。但是这个罗马风格的让人san值狂掉但是邪典爱好者狂喜,感觉是动作神态太像人类了!好适合恐怖片的造型啊……


图一摄于国立古物博物馆图密善特展,

图二摄于帝王谷某位法老的墓室(我真的忘了是谁!)

罗马壁画上的阿努比斯,来自庞贝的伊西斯神庙。

说真的看图二埃及风完全没感觉到不对劲,就很自然。但是这个罗马风格的让人san值狂掉但是邪典爱好者狂喜,感觉是动作神态太像人类了!好适合恐怖片的造型啊……


图一摄于国立古物博物馆图密善特展,

图二摄于帝王谷某位法老的墓室(我真的忘了是谁!)

冬眠之夜来到
罗马来了 这俩天感冒了,好想摆...

罗马来了

这俩天感冒了,好想摆烂啊

[躺平]


下期预告:智利

罗马来了

这俩天感冒了,好想摆烂啊

[躺平]


下期预告:智利

NLD专栏

意甲第38轮焦点对决,都灵vs罗马,罗马锁定欧联资格

意甲第38轮焦点对决,都灵vs罗马,罗马锁定欧联资格

Feanaro

密涅瓦の猫头鹰,这只有种迷之西游记里的大鹏怪的沙雕即视感,再也不是蠢萌蠢萌的雅典银币上的小猫头鹰了(悲

似乎是眼睛不够大不够圆导致的?

来自图密善建在阿尔班山上的别墅(中文是该说别墅?)Villa of Domitian

罗马皇帝图密善很喜欢密涅瓦,他在位期间,密涅瓦的形象频繁出现在货币上,建筑上,还有一个军团也以密涅瓦命名。

摄于莱顿古物博物馆,图密善特展。

密涅瓦の猫头鹰,这只有种迷之西游记里的大鹏怪的沙雕即视感,再也不是蠢萌蠢萌的雅典银币上的小猫头鹰了(悲

似乎是眼睛不够大不够圆导致的?

来自图密善建在阿尔班山上的别墅(中文是该说别墅?)Villa of Domitian

罗马皇帝图密善很喜欢密涅瓦,他在位期间,密涅瓦的形象频繁出现在货币上,建筑上,还有一个军团也以密涅瓦命名。

摄于莱顿古物博物馆,图密善特展。

李璟明
Roman gold ring...

Roman gold ring with a cameo bust of Minerva made from chrome chalcedony, 1st century CE.

Getty Museum 

Roman gold ring with a cameo bust of Minerva made from chrome chalcedony, 1st century CE.

Getty Museum 

NGC3327
这个图片批的很有勇气

这个图片批的很有勇气

这个图片批的很有勇气

橘猫大鸡腿子
520 是古罗马与汉王朝 冷到...

520


是古罗马与汉王朝

冷到不知道该怎么打tag(。

520


是古罗马与汉王朝

冷到不知道该怎么打tag(。

Feanaro
可可爱爱的古罗马算命广告牌!救...

可可爱爱的古罗马算命广告牌!救救,猫头鹰女士和阿波罗抢算命生意了!

猫头鹰白眼.jpg

很缝合的怪东西!埃及风格+古希腊语铭文+在罗马,不过想想挺合理(

是公元2世纪的文物,在罗马发现的。

座下的铭文是古希腊语,大意为:Archates Patrios算命师,4个阿斯(一种货币)算一次命。

博物馆没有给出这个文物和you-know-who女士的联系,毕竟只有特定品种的猫头鹰(纵纹腹小鸮)才能代表她,但是我可以瞎脑补!

摄于国立古物博物馆(莱顿)


可可爱爱的古罗马算命广告牌!救救,猫头鹰女士和阿波罗抢算命生意了!

猫头鹰白眼.jpg

很缝合的怪东西!埃及风格+古希腊语铭文+在罗马,不过想想挺合理(

是公元2世纪的文物,在罗马发现的。

座下的铭文是古希腊语,大意为:Archates Patrios算命师,4个阿斯(一种货币)算一次命。

博物馆没有给出这个文物和you-know-who女士的联系,毕竟只有特定品种的猫头鹰(纵纹腹小鸮)才能代表她,但是我可以瞎脑补!

摄于国立古物博物馆(莱顿)


tintosblancos

朴实无华的古罗马诅咒铅板,又名【浴场里女神的许愿池会收集到什么样的美丽愿望呢☆】,来自英国苏利斯圣泉遗址。

“Docimedis衷心祝愿偷了他手套的人变疯变瞎”

“偷了老子六个银币的賊去死好吗”

“啊啊啊啊哪个偷了我的斗篷!!!”

“有人把我的套头衫和斗篷全都偷了!!!请密涅瓦女神大人狠狠折磨TA!!!”

“偷我戒指的xx,祝你字面意义上的肝脑涂地,肠子肚子被分而食之😈”

“我的女朋友Vilbia酱和别的男人走了!请让那个男人化 成 血 水——”

朴实无华的古罗马诅咒铅板,又名【浴场里女神的许愿池会收集到什么样的美丽愿望呢☆】,来自英国苏利斯圣泉遗址。

“Docimedis衷心祝愿偷了他手套的人变疯变瞎”

“偷了老子六个银币的賊去死好吗”

“啊啊啊啊哪个偷了我的斗篷!!!”

“有人把我的套头衫和斗篷全都偷了!!!请密涅瓦女神大人狠狠折磨TA!!!”

“偷我戒指的xx,祝你字面意义上的肝脑涂地,肠子肚子被分而食之😈”

“我的女朋友Vilbia酱和别的男人走了!请让那个男人化 成 血 水——”

破疆
占tag致歉 真的没人搞罗的o...

占tag致歉


真的没人搞罗的oc吗……我又想找同好又菜的抠脚所以一直不发……

这是我家的oc,维斯帕先治下来自米利都的小奴隶,先工作于苏布拉。数学和斗嘴天才,却缺乏远见。基本只会说希腊语,拉丁语语法烂的一批,目前所有句子单词全用阳性主格单数,动词全是第一人称现在时(手动狗头)

占tag致歉


真的没人搞罗的oc吗……我又想找同好又菜的抠脚所以一直不发……

这是我家的oc,维斯帕先治下来自米利都的小奴隶,先工作于苏布拉。数学和斗嘴天才,却缺乏远见。基本只会说希腊语,拉丁语语法烂的一批,目前所有句子单词全用阳性主格单数,动词全是第一人称现在时(手动狗头)

3111775

众古国在天堂的日常

在天堂的是资本主义的中国。


观看的是社会主义的中国。


到天堂,资本主义的瓷也不管什么,领土会不会连在一起了,到处搞殖民地。


总的来说就是看众古国的互怼加欺负小国的日常。


一切都是私设!


这个系列可能会出很多,毕竟我是非常喜欢古国的。


当然,本人杂食党,有什么喜欢的cp可以跟我说。除了国耻,我都会写,毕竟也是真的,没有什么想写的了。


对了,在天堂,古国也研究出了一个跟联差不多的东西。


“各位爹,我跟天堂上的魂聊了一下,咱们看一下他们日常都在干什么?所以大毛你把那瓶伏特加放下,还有美丽卡,把枪收回去,很危险的。英格兰和法兰西别吵啦!祖宗们...


在天堂的是资本主义的中国。


观看的是社会主义的中国。


到天堂,资本主义的瓷也不管什么,领土会不会连在一起了,到处搞殖民地。


总的来说就是看众古国的互怼加欺负小国的日常。


一切都是私设!


这个系列可能会出很多,毕竟我是非常喜欢古国的。


当然,本人杂食党,有什么喜欢的cp可以跟我说。除了国耻,我都会写,毕竟也是真的,没有什么想写的了。


对了,在天堂,古国也研究出了一个跟联差不多的东西。




“各位爹,我跟天堂上的魂聊了一下,咱们看一下他们日常都在干什么?所以大毛你把那瓶伏特加放下,还有美丽卡,把枪收回去,很危险的。英格兰和法兰西别吵啦!祖宗们!"


最后联直接播放了视频,《汉的声音先传了出来:“各位才子,将军,想好下一次在哪搞殖民地了吗?”


罗马看后,微微扶额:‘’赛里斯,虽说我也耗战,但咱们前天才完成了一场长达一个月的战争,记得吗?当时你甚至把人家的头摁在了酒里,用武力手段被人家签下了不平等条约。”


汉见事情败露,直接用自己的年龄把他给压了下来:“大秦,大人的事小孩别插嘴。乖一点。‘’


此时,因为被古罗马灭国而怀恨在心的古埃及在一旁默默补刀:“说起来,罗马比汉小一辈啊!汉,换个男票吧!这在天堂这么多国,拟真说喜欢谁?有几个能拒绝呢?况且,他比你年纪小,子孙还最多。私生活问题堪忧啊!所以,换一个吧。‘’


古印度一脸不怕事大的说:“你也别这么说,毕竟罗马的子孙还是很好的。就比如,把他们的祖宗绿了。这也算是个好消息,是不是?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古希腊在一旁偷笑,并给120打了电话,万一罗马一会儿气上不来,真没了怎么办,古希腊正在拨号的手停了下来:罗马要是没了,那就说明他的土地空出来了。汉和他还没结婚,那就说明到时候他们可以把土地瓜分吃掉。很完美,就这样吧!


古巴比伦在那里半睡半醒的说道:“各位,一会儿还要开会呢,有什么事在会上再说吧!我现在很困,需要睡觉!”》


瓷坐在那里默默安慰自己:没事,真没事,这代表他祖宗在天堂混的不错,至少不会可怜兮兮遭人攻打。(爹爹你确定不是他打别人吗?)


俄看完之后沉默了。要是罗马比汉小一辈的话,自己岂不是离瓷又远了一步?俄刚开始知道自己是雌瓷的重重孙子事,心都凉透了,结果现在告诉他,可能是重重重孙子时,俄突然发现,重重孙子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整个五常只用美丽坚这个200多岁的小屁孩捕捉到了三个字,曾经让她受尽屈辱,还导致自己喜欢上了自己的养父的字——殖民地。


于是美利坚一脸复杂的问瓷:“你不是搞社会主义吗?你不是一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发展中国家吗?你不是向往和平,从来不搞什么殖民地吗?还有你不是活着呢吗,为什么他会在天堂?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可怜的美丽坚已经陷入了疑问中,瓷怜悯的看了一眼这个孩子,随后扭头问英格兰:“那个,这孩子你当初都教了点啥呀?我记得之前我给你当老师那段时光没有这么教你啊!美利坚是怎么回事?”


英格兰心虚的扭过了头:“你也别太惊讶,你之前不是说过要叫一个人这件事情的精髓吗?所以我就把我之前的学到的一些本质的东西都交给他了。"


瓷被英格兰气的说不出话:“所以现在你才会养出这么一个流氓,我是让你叫别人精髓,但不是这种连绅士的皮都懒得混蛋!!!我当时怎么教你的?"


此时,说起墙角可怜兮兮的联说了话:“那个,瓷你也别太急,下一次就是看你之前是怎么叫英格兰和法兰西的了。也正好让他们重温一下过去学到的东西。”


此时的瓷感觉自己像是从珠穆朗玛峰上直接跳下来一样,心情起起落落落落落。


他可是还记得当时汉是怎么教他们两个的?那简直可以说的上是恐怖。要是真让别的国家知道,是他把英格兰和法兰西教成那副样子的。怕是再也没有人会信他是发展中国家了。


虽然现在也没人信,但最起码有那层皮,他能在私底下干出很多像流氓那又不是流氓的事情,还可以堂而皇之的说自己只是为了发展。


瓷突然觉得自己表演这么久,努力把自己装作一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样子的大戏要泡汤了,算了,到时候他们要是真知道了,自己就死不承认,大不了把他们杀了灭口。


嗯!就怎么办!这是一个很完美的计划,恰好到时候自己还可以统一全地球!




Feanaro
阿耳戈斯女王的立绘来辣!!!...

阿耳戈斯女王的立绘来辣!!!

评论区抽一位关注我的人送一本《古希腊散文选》

并不符合史实的穿搭,精罗浓度过高,但我就是要硬精(

庆祝一下@破疆 终于不当鸽子精,把成品给画出来这件事

然而人都没了立绘才出来就很好笑(

阿耳戈斯女王的立绘来辣!!!

评论区抽一位关注我的人送一本《古希腊散文选》

并不符合史实的穿搭,精罗浓度过高,但我就是要硬精(

庆祝一下@破疆 终于不当鸽子精,把成品给画出来这件事

然而人都没了立绘才出来就很好笑(

君士坦丁

当古代国家穿越到现代8【国家意识体】

本章主角:大汉、罗马、中世纪天团f5

本章cp:罗马/汉  

      在熙熙攘攘的联合国餐厅,人声鼎沸,由于众多国家穿越的特殊原因,今天的食堂格外拥挤。

      不过很奇怪的是,尽管食堂的座位几乎被坐满,但在接近食堂中央的位置,有张桌子却是空荡荡的只有一人下坐。

       无他,只因为坐在这张桌子上的人散发的可怕气场,足以让任何想要在此入座的国家退避三舍。...


本章主角:大汉、罗马、中世纪天团f5

本章cp:罗马/汉  

      在熙熙攘攘的联合国餐厅,人声鼎沸,由于众多国家穿越的特殊原因,今天的食堂格外拥挤。

      不过很奇怪的是,尽管食堂的座位几乎被坐满,但在接近食堂中央的位置,有张桌子却是空荡荡的只有一人下坐。

       无他,只因为坐在这张桌子上的人散发的可怕气场,足以让任何想要在此入座的国家退避三舍。

      汉面色略微阴沉的夹着菜,小口的咀嚼,冷冷的注视周边的国家。对于他来说,一下子看见这么多的国家在他身边飘,多多少少让汉有些不适。

      在得知自己的帝国江山只存在407年后汉的心情就一直不是很美妙,而周围不断晃荡的赤白人更是让他心烦意乱。

      汉承认自己有些傲慢,但汉也确实有这个资格,不过这绝不算自负。

       汉看人有标准,对于游牧盛行的地区,汉向来是看不上眼的,也不想将这些地区的人群变成中国人,汉帝国对游牧人群的基本政策便是软硬兼施,以坚持、固守两个世界间的分隔线。但相反的,对于对于灌溉农业盛行的地区,如滇国、朝鲜、南越等地,汉会认为他们是知礼尚义的国度,因而对他们的政策便是努力将其地变成华夏之域,将其人化为华夏之民。

       其次便是社会组织,特别是“统于一君”与“无君”社会之差别,“无君”这种社会结构在汉看来无疑是相当野蛮而落后的,而他也会尊重所有“有君”的国家。

       但是,他的这些传统观点在穿越后变的都不适用了,而汉也知道,这是因为自己与这个时代相差太远了。

       虽然汉已经有了准备,但感受着这个时代似是而非的一切,还是不禁的产生了非同的荒谬感,倭国和日本、天竺和印度,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在穿越后一直环绕着他。

     “赛里斯,想什么呢?”


      一道人影大大咧咧的坐到了汉的边上,亲热的搭上了汉的肩膀,看的周边一直偷偷观察的国家一阵咋舌,腹诽这是哪位勇士竟然如此大胆。


     “大秦兄,我无碍,只是有些……不适应。”汉深深地叹了口气。


      得嘞,又是一个祖宗级人物,而且这位“大秦”对他们这些欧洲国家可谓是降维打击,根本惹不起,本还想偷听看热闹的家伙连忙把头埋低。

     

       “嗯~确实,开始我也有这种陌生的感觉,不过后来我就看开了,管他呢,起码这个时代的美食真的很好吃。”古罗马眯眼一笑,手指在空中划了划。“对了,你酱肉分我点呗。”

      汉不禁莞尔,微微一笑道:“秦兄所言极是,我确实不应该在乎这种本身无意之事,是我想岔了。”边说,汉边将他右手边的酱牛肉推了出去。“这块肉没切开,我吃起来费劲,给你吧。”

      “这多不好意思——”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罗马却是一点都没客气,拿起餐刀一片一片的切起了酱肉。

      “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明明我们认识也才一天而已。”汉笑着调侃道。

      “哼哼~我俩谁跟谁,可谓神交已久,在你们那特别好的朋友怎么说?”

      “莫逆之交。”

      “对,我们就是莫逆之交。”

       听着罗马用别扭的声调说着“莫逆之交”,汉抿了抿嘴角,也随声附和。“我们莫逆之交。”

       “哈哈,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赛里斯你的性格会是这样的,我还以为你性格会非常严肃呢。”

       “我也如此。”汉在此前是真的没想过罗马的性格会是这么的活泼,跳跃。

        汉说完,罗马却没有搭话,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汉。

        突然,两人同时开口。

       “平和度日,永无战争,人口众多,幅员辽阔,充满智慧,法律严明,充满正义,物资丰富。  ”   

        “有类中国,诸国仰之如周京,居然大一统之势,都城高峻,黄金之地,香木为梁,疆土四辟。”

       二人说罢,不约而同的都笑出了声。


———————————————

(拜占庭已经醒来了)

      “话说你和你长辈关系好吗?我总觉得罗马不喜欢我。”拜占庭颇为好奇的向唐问道。

      还没等唐开口,法兰克便举手抢答:“败仗庭,你看看你的文化是什么东西,与其说是罗马,不如说是骡马,已经完全希腊化了,罗马能给你好脸色看?”

      “你丫闭嘴,蛮子没有资格参与谈话!”拜占庭咬牙切齿。

        “哼哼,你再怎么说,最多也只是1/2的罗马而已,傲什么,连阿拉伯都打不过。”法兰克出口挑衅。

         拜占庭被法兰克的无耻震惊了,这不是连自己也骂进去了吗,他半饷说不出一句话来。

         看着拜占庭震惊的样子,法兰克更加来劲了。“反正我又没有历史包袱,我打不过情有可原,当年罗马都没放到眼里的阿拉伯把你整的这么惨,你让罗马情何以堪?”

        “欸欸欸!这话我不爱听啊,再怎么说我也是当时世界最强二国之一。”阿拉伯敲了敲法兰克的脑袋。

        “好痛!”法兰克抱头叫道。

         “好了,别闹了,赶紧去吃饭吧,别搞了半天食堂大家没位子坐了。”唐催促道。“汉跟我的关系……一言难尽吧。”

         吐蕃撇了撇嘴“都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你们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不不不,这是两个东西,得分开说,文明是一方面,性格又是另一方面,在几天的相处下,我很确定他非常不喜欢我。”唐嘴角抽搐,想起了昨天的经历。

—————————(时间到一天之前)

       “你是中原王朝吗!我看你天天和蛮夷混在一起挺开心的,我最看不起的就是游牧了,文用汉、武用胡,这一套你玩的挺溜呀,蛮夷习气严重,你看你有中原的样子吗?”汉冷冷的盯着唐。

      “呵,宦官乱政、后宫干政、外戚侵权、诸侯分封、门阀世家,荒淫无度,你又怎么好意思说我。”唐抱胸,一脸嘲讽的看着汉。

       “二位,冷静,不如让我们坐下探讨探讨,都是中华一份子,莫要伤了和气……”宋笑着举起折扇,劝解的说着。

     “闭嘴!”

     “闭嘴!”

       两人异口同声的吼道,显然宋在这里不太被待见。

       瓷凌乱的看着客厅的一切,内心早已麻木,都是祖宗帮哪个?这根本是个送命题。


      汉其实说的不算错,唐朝继承于隋朝,隋朝建立于南北朝。南北朝时期的北方,这导致的结果就是,中原文化与各少数民族的文化交汇很多,所以无论是隋朝还是唐朝,其实权力架构都是带有一些少数民族的习气的。唐朝的节度使制度,都护府制度,其实归根到底就是分权制,所以汉说唐蛮夷,也确实是这个道理。

        而这种制度的优势在于,可以大幅提升地方的实力,在对抗外患、进行扩张等方面非常给力,但是弱点就是,容易造成肢强干弱。所以,虽然唐朝表现出来的军事强大,但其代价就是——唐朝亡于地方割据。

     而在唐玄宗时期,唐朝的官员选拔,按照文用汉武用胡的方法选择,就是运筹帷幄用汉人,决胜千里用胡人,这种就业制度体现在唐代太宗时期。以对人才的洞察力而闻名的李世民就非常喜欢胡人,他认为天生勇武无比的胡人都是将帅之才,所以任命了大批勇敢擅长战斗的胡人,大大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

        但缺点是,尽管胡人勇敢而善于战斗,但他们很容易忽视命令而且难以控制。唐玄宗继承后,虽然他继承了唐太宗的这种策略,但他只知道皮毛,无法完全控制胡人。

       唐朝著名宰相,口蜜腹剑李林普曾经说过:“文人不应该是将军,因为他们太懦弱而无法承担责任。如果使用胡人,他们将有很大的优势。他们不仅勇敢,而且在朝廷上根深尚浅,不参加党内斗争。他们是担任将军的最佳人选。”

        然后唐玄宗信了他的鬼话,并大力实行了这一政策。

        文用汉,武用胡这一政策在其期间盛行无比,唐代玄宗从未猜疑过胡人,并且没有任何预防措施任命他们。以至于出现了高仙芝、哥舒翰等一些将军,毫无戒备的心态使其自食苦果,安禄山就是其中代表,他在巅峰时期几乎控制了唐朝三分之一的军队并且权倾朝野,到了后来,这位由唐朝玄宗亲自培养的将军发动了著名的安史之乱,并重新书写了唐代的历史。

———————————————

      “所以还是你们好!”唐感慨的的对阿拉伯等人说道,看的阿拉伯他们是一脸懵逼,不知道唐突然是怎么了。

       “没事,我们走吧。”唐向众人招了招手,大不迈向食堂。

       “慢点,慢点。”法兰克快步更上。

        “别挤我。”

  

————————————————

      咽下酱牛肉,罗马好奇的对汉问:“以前你应该有机会来找我吧,为什么不过来,我家的商人都去过你的首都。”

       “秦兄,你有所不知,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在公元97年,我西域都护的班超派遣甘英去找你,希望能够和你取得直接的联系。甘英一路上经过了条支、安息一带,一直到达了“西海”。”汉顿了顿,颇为遗憾的说道。

        “当时安息的商人告诉甘英: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若遇迟风,亦有二岁者,故入海者皆赍三岁粮。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

      “啥玩意,已经过两河了?哎呀,你已经离我很近了,什么“西海”,那就是波斯湾,波斯人忽悠你的,甘英如果能够得到正确的指引,完全可以走陆路到达地中海一带,然后坐船到达罗马城,太可惜了。”罗马忿忿的说道。

       “波斯的事总是这么糟糕,狡猾的波斯人,都怪波斯,缺德仔。”罗马恶狠狠的咬下一块肉。

      “事已至此,不必再提。”汉摸了摸下巴,突然目光一凝,沉声说道。“一个讨厌的家伙来了。”

        罗马顺着汉的视线望去,咂吧咂吧了嘴。

  ———————————————

        “诶,那边这么多空位怎么都不坐啊。”当唐一行人来到食堂拿完午饭后,发现他们好像来晚了,没有什么空位了,在食堂周边转了几圈也没找到一个空的桌子,就在一行人打算席地而坐,就地解决午餐时,眼尖的吐蕃发现了在食堂中间有一张没什么人的桌子。

        “别傻了,到明显的位置眼不瞎都看得见,看看坐在那边的两人是谁,要不然我们早就去那吃饭了。”阿拉伯冷笑一声,嘲讽的说。

       话音刚落,现场进入了莫名的沉默,阿拉伯看见在场的人都用神情复杂看着他。

        “我们都是大瞎子。”唐幽幽的吐槽道,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早说嘛,这算什么,直接去坐,他们又不会吃了人。”社交牛逼症患者法兰克如是说道。

       “清醒点。”阿拉伯拉住了正要往前走的法兰克。“那边坐的两人是汉与罗马,刚才你也听到了吧,不管是唐汉,还是罗马拜占庭,关系都不好,去那边坐不会很尴尬吗,哪有朋友一起吃饭和家长坐在一起的道理,而且西罗马是你覆灭的吧,你个法兰克日耳曼人凑上去干什么。”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我就要去。”法兰克理直气壮的耍起了混蛋。

      “你tm!”阿拉伯深吸了一口气。“你是不是读不懂气氛,你看他俩坐在那边腻歪的样子,要说他们没一腿我还真不信,我们去当电灯泡干什么,吃狗粮吗?”

      “嘶——慎言啊,你这话说的。”拜占庭听到这觉得有点不对味儿了,看着罗马与汉搂搂抱抱的样子,好像还真有什么猫腻。

      “别扯了,汉与罗马那是网友现奔,有点激动这是正常的,更别说是400多年没见面的网友。”唐扶额解释。

         最后,大家还是劝不住社交恐怖分子法兰克,为了防止法兰克在罗马、汉那边瞎搞,众人也是无奈的跟过去。

————————————

       “汉,这是我的后代,我的二儿子,我们像不像像?”罗马搂着拜占庭脸贴脸向汉问道。

        “ennnn”汉看着罗马的棕发灰瞳,和拜占庭的黑发黑瞳,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最后只能说一句:“挺有你的气质的。”

        在场的其他几个国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拜占庭身材偏瘦,眼睛上挑、较狭长,鹅蛋脸,带有一种妩媚感,但是他的其他五官又很分明利落,有些冷感,看起来高贵又脆弱,冷漠又诱人​,充满古典气息。而罗马宽肩窄腰,长发披颈,外表阳光俊朗,五官深邃立体,雕刻般的脸部线条显得放荡不羁。

      虽然两人都不能说丑,但是长相却天差地别,不能说是一模一样,可以说是毫不相干。

      现在阿拉伯是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拜占庭说罗马不怎么喜欢他,开玩笑,要是自己儿子跟自己长的不一样,他也不喜欢他,没拿刀把他砍了都是算他脾气好。话说他们真的是亲生的吗,要不是知道国家意识体是没法自然诞子的,他都怀疑罗马上脑袋是不是顶着一张帽子。

      “罗马,你抱得有点紧了。”拜占庭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叫爸,不然多生分。”罗马笑眯眯的看着拜占庭,拜占庭感觉背后发凉。

      这小子为什么这么像亚历山大那个混蛋,罗马不止一次的冒出这个念头。

     “爸……”拜占庭的声音有些僵硬。

       “算了,感觉太怪了,你还是叫我罗马吧,不然我总觉得是亚历山大那个混蛋在叫我。”罗马瑶了摇头有些嫌弃的说。

      阿拉伯沉默的吃麦饼,他明白谨言慎行的道理,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可惜有些人就是头铁。

      “罗马你好呀,我是法兰克,日耳曼的后代,还有拜占庭这家伙最后连皇帝的名字都改回巴西琉斯了呢,你说是不是阿拉伯。”

       “你丫作死不要带上我啊艹!”阿拉伯直接把卖饼喷了出去,喷了吐蕃一脸。“这算什么,拱火吗?”

      “嗯~日耳曼部落的后代。”罗马拿法兰克与他熟悉的日耳曼做对比,发现除了服饰有些区别,还是有很大的相似度的。

       罗马一想到这,又是一阵无名之火燃起,所以为什么他儿子拜占庭要顶着一张希腊脸啊淦!

       阿拉伯一脸冷漠的看着这“其乐融融”的一幕,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在这张桌子上,真正的外人只有他自己。


      唐和吐蕃是中原一系的,从刚才开始这两人就一直保持吃瓜的姿势,而法兰克和罗马的矛盾虽然复杂,但严格来说,也算是一种传承关系,至于拜占庭,那就更是根正苗红的罗马一系了,虽然他其实更像希腊人。然后剩下的只有他了。

      在先知的智慧进入阿拉伯土地之前的漫长岁月中,蒙昧的阿拉伯人以及帝国内其他一些后来皈依伊斯兰的民族完全笼罩在古埃及、印度、希腊、罗马与波斯文明的阴影之中。

      如果说日耳曼人在罗马眼中算蛮子的话,那他阿拉伯人在罗马人的眼中,更是蛮子中的蛮子,蛮子中的战斗机。

         

      “所以…巴西琉斯?是奥古斯都不好听还是凯撒怎么你了,以至于让你改这个名字。”罗马“和善”的看着拜占庭,声音十分温柔和阳光,但是现在拜占庭却感觉如坠冰窟。

       “报告,巴西琉斯的意思是,希腊人的皇帝,人家讲希腊语。”法兰克持续拱火。

         “全讲希腊语,挺有意思。”罗马笑道愈发灿烂。

         “法兰克,我恨你。”拜占庭悲催的想。

         “我罗马帝国皇帝有两个专属称号:“奥古斯都”和“凯撒”。奥古斯都本意为“尊贵的”,是为了让屋大维拥有超越其他人的政治地位而创造出来的荣誉称号,这一称号被后续历代罗马皇帝所继承。”

        拜占庭感觉太阳穴上冒出了冷汗。

         “凯撒的称号,则来自于屋大维的养父、前任独裁官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凯撒的名号在今天的欧洲依然是无人不晓,屋大维继承他父亲的名号,也是强调其统治罗马的合法性。”

       罗马的声音,似乎比以往柔和上了那么一两分。

       拜占庭的脊背,感觉比平时寒冷下了那么一两分。

     “你丢弃了奥古都斯这个古老的称号,这个象征罗马辉煌的称号,改称自己为巴西琉斯,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已经全盘希腊化,不再以罗马为荣,放弃了重铸罗马荣光的使命。”罗马的声音不止温柔,甚至开始从温柔朝着诡异的方向转变。

       “是这样吗,我很好奇呢,拜~占~庭~”

        拜占庭捏着餐刀的手稳定了下来,他抬眉看了眼装作在吃肉排实则竖起耳朵并且完全不打算介入解围的阿拉伯,以及幸灾乐祸看着自己的混蛋法兰克,和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吃瓜的唐、吐蕃。突然间感觉内心一阵宁静。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然而只有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成年人从来就知道根本就没得选!

      拜占庭放下刀叉,举起盛满了度数最多不超过二十度葡萄酒的橡木酒杯,一饮而尽。

      “这酒挺醇厚的。”他如此说道,然后“吧唧”一声一头撞到桌子上,就这么醉过去了。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相信自己喝醉了。

       

  ——————————

君士坦丁:罗马与汉哪个在右没想好,同样的,中世纪五人组CP也没想好,评论区可以探讨一下Ծ‸Ծ

     

东乐泡影
战功显赫的罗马将军,只能投身为奴,角斗场生死决斗
战功显赫的罗马将军,只能投身为奴,角斗场生死决斗
琅嬛·箪笥

爱德华吉本表示

只有一任罗马emperor是没有好~~友滴!

爱德华吉本表示

只有一任罗马emperor是没有好~~友滴!

小张爱叨叨

不死不休(屋大维娅视角)

严重ooc,女主有点偏执,小短篇

         从小所有人都告诉我要听话,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的荣耀。我要顺从父亲,因为他是一家之主,我要讨好屋大维,因为他是未来的继承人。我时常想,我要是屋大维该多好。不用去那虚情假意的聚会,不用为了得到谁的青睐而谄媚。


        屋大维的感情我一直是知道的,可是我并不会捅破这层窗户纸。因为这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对他的好,教他背诗,与其说是在讨好他,不如说是他在臣服我。...


严重ooc,女主有点偏执,小短篇

         从小所有人都告诉我要听话,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的荣耀。我要顺从父亲,因为他是一家之主,我要讨好屋大维,因为他是未来的继承人。我时常想,我要是屋大维该多好。不用去那虚情假意的聚会,不用为了得到谁的青睐而谄媚。


        屋大维的感情我一直是知道的,可是我并不会捅破这层窗户纸。因为这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对他的好,教他背诗,与其说是在讨好他,不如说是他在臣服我。


        可我高估了他对我的爱,他是凯撒的儿子,是阿波罗的化身,终将被众人景仰。我是尤里乌斯家的女儿,政治筹码是我的归宿,而他在权力与我之间,必然会走向权力,我们早已疏离。


        我嫁给过很多人,也有许多情人。他不知道我为何对他们这样好,纵使我们的关系不算温馨。我变得像母亲一样,开始维系着家族的虚荣和奢华,我不再是那个会拉着琴共他起舞的屋大维娅。


        有时候我会怀念他躺着我怀里叫我的名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再也没有叫过我姐姐。也是,我们哪像一对正常的姐弟呢?

        他用希腊语念诗的时候看着我的眼睛,我竟有一刻恍了神,我们如果不是姐弟多好,也许我们能成为夫妻,即使是一段短暂的婚姻。不过,这样也挺好,我们可以纠缠一生,至死方休。后人回忆他的生平,只会提一嘴他的姐姐,没人知道我们的爱。


(喜欢的话记得点赞💗哦,谢谢支持,用爱发电)

李璟明
“Men did not lo...

“Men did not love Rome because she was great. She was great because they had loved her.” 

- G.K.Chesterton

Rome Italy.🇮🇹

“Men did not love Rome because she was great. She was great because they had loved her.” 

- G.K.Chesterton

Rome Ital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