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罪梦者同人

96浏览    4参与
妄想人

罪梦者:秋风掠山川

番外:林季子(下)


  从那之后,张木再也没给我打过电话。

  林本川依然存在于我的脑海里,时常想起,挥之不去。仇已经报了,我也离开他了,可以真真正正的做回王小秋了。可是为什么忘不了他……

  8月21号,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

  晚上九点十五分,妈妈来敲我的门,语气很着急。我急忙给她打开,只见她面带歉意的看着我。

  “怎么了?”

  “对不起,小秋……”

  我看着她扭捏的样子,心中有些烦躁“到底怎么了?”

  “我刚才看见李阿姨家的那只大狗把你的玩具给叼走了……”

  我无奈的看着她,知道她又犯病了。

  “妈,你半夜不睡觉看什么院子啊?回去睡吧,玩具不要了。”

  她慢慢的转过身去,喃喃道:“...

番外:林季子(下)


  从那之后,张木再也没给我打过电话。

  林本川依然存在于我的脑海里,时常想起,挥之不去。仇已经报了,我也离开他了,可以真真正正的做回王小秋了。可是为什么忘不了他……

  8月21号,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

  晚上九点十五分,妈妈来敲我的门,语气很着急。我急忙给她打开,只见她面带歉意的看着我。

  “怎么了?”

  “对不起,小秋……”

  我看着她扭捏的样子,心中有些烦躁“到底怎么了?”

  “我刚才看见李阿姨家的那只大狗把你的玩具给叼走了……”

  我无奈的看着她,知道她又犯病了。

  “妈,你半夜不睡觉看什么院子啊?回去睡吧,玩具不要了。”

  她慢慢的转过身去,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妈妈太胆小了,妈妈明天再给你买一个……”

  妈妈太胆小了……

  “她让我告诉你,对不起,她很胆小,总是比你胆小……”

  “怕吗?”

  “弟弟不要怕……”

  “我的小情人……林本川”

  “他需要我,他爱我,我怎么能不满足他,我肯定猛干他啊……”

  “林关中舍不得那三亿……”

  这都是什么?谁在说话,滚啊!

  脑子混乱一片,不断有光影闪过,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下来。我摸了摸脸颊,怎么会流泪……

  再次恢复意识时,是躺在卧室的地板上。

  我感觉我好像疯了……

  我拿出手机,给张木打了过去。

  “喂,谁啊?大半夜的打电话。”是那个小黄毛接的。

  “我这边是清晨。”

  “操,林季子?你他妈的怎么会有木的电话?”

  “你怎么在他床上?”

  “你他妈的滚!”

  “我找张木。”

  “王小秋?”听动静,张木好像把电话夺了过来。

  “我打你的那天,小川给你说了什么?”就算是我疯了,他们肯定不会疯。

  “翻译了几句话而已……”

  “什么话?”

  “忘了。”

  “你在说谎……张木,随便透露几句话就行……算我求你……”我很平静,感觉我就是疯了,希望就是我疯了……

  他怔了怔,随后道:“我的小情人~哎呦喂太难为情了,他需要我,他爱我,我要他死,他怎么活……”

  “别说了!”我把手机狠狠的扔到墙上。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三个月后,我把妈妈送进了医院,回了柏林。

  我好像一直都是错的,天佑说的对,我才是大雄。那十年的温情不是我予他的,是他给我的。

  “我只是想让我们好好的……”他说过他只是想让我们好好的,我怎么就那么扔下他了呢。

  随手给了自己几巴掌,王小秋,你该怎么面对他?

  看着手上的蓝色矢车菊,迟迟不敢走进去。

  或许,或许没有我他会生活的更好……

  可是我有私心了,我不能没有他……

  他瘦了许多,我就知道他照顾不好自己。他慌乱的朝我扔东西且慢慢后退,他后退一步,我的心就裂一分。

  都是我的错,是我把我们变成这个样子的……

  Joe打我时,我没有还手,这是我应得的。

  从医院醒来时,我怕极了,我怕他心灰意冷,我怕他悔不当初,我怕他不要我了。

  但是他没有,还带我回了家。

  “小川,值得么?”

  他怔了怔,随后轻声道:“值得。”

  “哪里值得?”

  “哪里都值得。”

  他的声音不大,我却听的清清楚楚。刹那间,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如同蝼蚁在噬咬着我,从皮肉到骨血一样都不肯放过。

  我的小川啊,这份深情你给谁不好,偏偏给了我,我怎么配?

  我缓缓拥住面前单薄的身子,他笑了笑“怎么了?”

  “小川……”

  “嗯?”

  我吻向他,吻向这个我永远对不起的人。

  从眼睛一直往下,直到脖颈。

  “疼吗?”

  他愣住了,久久没有回答我。

  我尽量抑制住哽咽,眼泪却一直往下掉。

  “我后悔了……那天……我后悔了……”



(番外,没太过详细,简单粗暴!

让季子知道,我觉得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这整篇文都是我的脑洞,其实,我只是想要一个好的结局。

谢关注,谢喜欢,谢陪伴。

不出意外可能还会有番外,)


妄想人

罪梦者:秋风掠山川

第二十九章

  手上的血随着他的走动滴落在地,他就这样缓缓的走过来,走过一地的杂乱。

  “小川,好看吗?”他把那术蓝色矢车菊捧到我面前,微微笑着,一如往年那个干净的少年。只不过,这次他眼中含着我看不透的情绪,似心疼,似懊悔,似不舍……

  我眼中噙着泪,低头不再看他。我们,怎么变成这样了呢?他回来了,他都已经回来了,我还在矫情什么?

  “操,林季子你他妈还敢来找小川!”

  Joe和Lucas突然出现在门口,Joe快步走过来拽着秋的领子往地上猛摔。地上全是碎瓷,可是Joe还在打他,他没还手,紧紧抓着那束花。

  “Joe!”我想过去拉住他,却被Lucas拖住。

  “Lucas...

第二十九章

  手上的血随着他的走动滴落在地,他就这样缓缓的走过来,走过一地的杂乱。

  “小川,好看吗?”他把那术蓝色矢车菊捧到我面前,微微笑着,一如往年那个干净的少年。只不过,这次他眼中含着我看不透的情绪,似心疼,似懊悔,似不舍……

  我眼中噙着泪,低头不再看他。我们,怎么变成这样了呢?他回来了,他都已经回来了,我还在矫情什么?

  “操,林季子你他妈还敢来找小川!”

  Joe和Lucas突然出现在门口,Joe快步走过来拽着秋的领子往地上猛摔。地上全是碎瓷,可是Joe还在打他,他没还手,紧紧抓着那束花。

  “Joe!”我想过去拉住他,却被Lucas拖住。

  “Lucas,你干什么?”Lucas没回答我,只是禁锢着我缓缓捂住了我的眼睛。

  “林季子!五年了?你他妈的这时候回来什么意思?”

  一时间,拳脚声,秋的闷吭声,Joe的咒骂声全部清清楚楚的尽收耳中。

  我猛的踩了Lucas一脚,从他的禁锢中逃离。

  重新获得视觉,眼前的景象让我的心猛的颤了颤。秋蜷缩着身子,脸上青紫一片,手中的花凋零不堪,Joe正一脚一脚朝他踹去……

  我抱住Joe,哭着喊道“别打了,Joe别打了,他受不了的,我求求你……”

  “小川……”Joe想说些什么,但被Lucas拽到一边,轻声劝慰:“够了,打都打了。”

  “木……”

  “别在让他伤心了。”

  我跪在地上去查看他的伤势,他疼的身子打颤,看到我后,却努力给我微笑。他缓缓坐起来,松开了那束花,紧紧抱住我。

  他哽咽着在我耳边说了几句话,我还没听清是什么,身上一股重力传来,压的我差点倒地,他昏过去了。

  Lucas载着我们去了医院,安排好一切便离开了。

  看着病床上他昏睡的面容,五年来朝思暮想的面容,我伸出手,慢慢描摹。从额头,眉目,再顺着高挺的鼻梁,直到嘴唇。

  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不知道是否是我弄到他脸上的淤青的问题,他微微皱了皱眉,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不说话,就这么一直看着我,又抓住我的手,像是怕我跑了。

  “秋……你昏过去之前说的什么?”我轻声问他。

  他怔了怔没回答,起身紧紧抱住我“小川……对不起对不起……”

  他哭了,泪水滴在我脖子上,却滑入我心底。

  “我后悔了……小川……我爱你……我后悔了……你带我回家好不好……求求你……你别不要我……”

  是谁不要的谁啊?

  王小秋,你怎么能这样呢?

  我沉默了好久,他也抱了我好久。

  罢了罢了,一场爱恨而已,终是抵不过对他的深情。

  晚上入睡时,他抱住我,像是从未离开过。

  他轻声喊我“小川……”

  “嗯。”

  “你不是问我昏过去之前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

  他把头埋在我颈窝里沉默了许久,我能感受到,他又哭了。

  “小川……我做了一个梦,我好像把你弄丢了……”

  我愣住了,随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梦而已,我不是还在这里么。”

  五年了,我不是还在这里等你吗?

  你可不要再扔下我了。

  你还要给我做饭吃呢。

  一辈子,可不要说话不算话。

(感谢一路支持,感谢喜欢,感谢不离不弃。虽然被封号了一次,但是挺过来了。有些事情没交代清楚,比如季子那五年。莫慌,莫急。咱还有番外。(小甜饼不能少。))

妄想人

罪梦者:秋风掠山川

第二十一章

      那里好像是专门休息的地方,用一道珠帘与外界隔开。

  秋穿着他离开时的衣服,只不过头发是有些炸起来的,像是个不良少年。

  这应该是他的伪装吧。

  他坐在沙发上抽烟,时不时和坐在对面的人说说笑笑。

  我有些看不清,又往前走了走,却被Joe一把拉住。

  他背对着那边挡在我面前,低声道“放心,我的背影他肯定认不出的,你偷偷的看。”

  “谢谢你Joe。”

  “啧,那你可别忘了在木面前说我的好话。”

  我没再搭话,目光全然定在了秋所在的方向。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男人和一个穿白色大衣的短发女人。...

第二十一章

      那里好像是专门休息的地方,用一道珠帘与外界隔开。

  秋穿着他离开时的衣服,只不过头发是有些炸起来的,像是个不良少年。

  这应该是他的伪装吧。

  他坐在沙发上抽烟,时不时和坐在对面的人说说笑笑。

  我有些看不清,又往前走了走,却被Joe一把拉住。

  他背对着那边挡在我面前,低声道“放心,我的背影他肯定认不出的,你偷偷的看。”

  “谢谢你Joe。”

  “啧,那你可别忘了在木面前说我的好话。”

  我没再搭话,目光全然定在了秋所在的方向。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男人和一个穿白色大衣的短发女人。

  那个女人身姿很漂亮,有一种专属于女人的魅力。

  如果没看错的话,她就是白兰。

  那坐她旁边的那个男人就是万有青了。

  秋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突然起身,看起来是要离开。

  我匆忙的拉着Joe往外跑。

  不能让他看见我,不能功亏一篑。

  我拉着Joe一直跑一直跑,直到跑到了另一条街才停下来。

  我大口的喘着气,脑子里全都是他刚才的笑颜。

  “好了好了,川,他看不到的。”Joe拍了拍我的肩。

  他拦了辆出租车,我们得回去了,Lucas应该也回来了。

  我望向窗外,看着街边的景色一直倒退。

  “川,那个白兰长的也还行吧,就是那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大叔真不咋滴,按你们中国的老话来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Joe笑着跟我搭话。

  “他是万有青。崇和帮的老大……”我突然感到不对劲“你不是背对着他们吗?怎么看的到白兰?”

  “你拉着我跑的时候,我回头暼了两眼。”

  “你……那秋……”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放心吧,他正忙着和那两位道别,根本没看见我。”Joe笑嘻嘻的,邻家大男孩的气息溢满了整个车厢。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看着窗外。

  回到住所后,一进门便看见Lucas在客厅一脸凝重的喝着咖啡。

  “去哪了?”Lucas缓缓开口,心情似乎不好。

  Joe没敢说话,场面一度尴尬。

  “我们去找白兰了。我让Joe带我去的。”我朝Lucas扯了扯嘴角,想给他一个笑容,但似乎有点怪异。

  Lucas叹了口气“怎么样,见到了吗?”

  “见到了,还见到了那个林季子。”Joe见Lucas松了口气,拿起Lucas的杯子就喝,完全不顾Lucas看他的眼神。

  “那你们有没有……”听到了秋的名字,Lucas有些担心。

  “没有,没有看到我们。”我安慰他道。

  “那就好。”

  Lucas让我坐下等他,转身去了书房,似乎要拿什么东西。

  只见他只拿了一些照片回来递给我。

  上面的人很熟悉,是潇洒和丁常全。

  “我今天不只见到了潇洒,还见到了丁常全。”

  “那你们说什么了没有。”我有些急切的问他。

  “我扮成去监狱收集资料的心理学家和他们闲聊了几句。”Lucas皱了皱眉“潇洒,很桀骜,不好对付。利用他牵制住白兰,除非采用一些极端手法。丁常全,本就是在等待死刑的人,没必要对付。但是,感觉他似乎还有挂念,越狱的几率很大。”

  “是,他还有个儿子。”我把照片放到桌上。

  “有了家室还杀人,自己作死呗。”Joe拿起照片不屑的笑了笑。

  “Lucas,真的很谢谢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卧室了。”我起身欲走,不料Joe突然抓住我。

  “川。你看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不过是单方面见了他一面,你……”

  

        我挣开他拉住我的手,慢慢朝房间走去“Joe,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真正的躲过他,从来没有。”

  

        我是那么想见他,又是那么害怕见到他。

(谢谢喜欢,谢谢关注。)

妄想人

罪梦者:秋风掠山川

第十八章

  

      平平稳稳又过了几日,说实话,我很满足这种安稳。

  但是,这种安稳度日的感觉还是未能长久。

  秋的情绪变的不太稳定。

  虽然言行举止与往常无异,但我能感受到他在犹豫着什么,期待着什么。

  昨天,他打电话的次数比往常要多。

  我问他是不是公司发生了什么事,他也只是笑着跟我说没什么事,只是有点忙,让我不要瞎想。

  你这个样子,让我如何不瞎想?

  

       是夜,我有些冷,去寻他的怀抱,落了空。

  我猛的睁开眼睛,旁边却是...

第十八章

  

      平平稳稳又过了几日,说实话,我很满足这种安稳。

  但是,这种安稳度日的感觉还是未能长久。

  秋的情绪变的不太稳定。

  虽然言行举止与往常无异,但我能感受到他在犹豫着什么,期待着什么。

  昨天,他打电话的次数比往常要多。

  我问他是不是公司发生了什么事,他也只是笑着跟我说没什么事,只是有点忙,让我不要瞎想。

  你这个样子,让我如何不瞎想?

  

       是夜,我有些冷,去寻他的怀抱,落了空。

  我猛的睁开眼睛,旁边却是空无一人,我急忙下床去找他。

  “秋?你在吗?”我打开客厅的灯,没有他。

  卫生间,没有。书房,没有。阳台,没有。厨房,没有。客卧,没有。

  公寓里各个房间的灯被我一一打开,都没有找到他。

  直到……直到我打开琴房的灯,他就坐在钢琴前面,叼着烟,手放在琴键上面,可是并没有弹奏。

  他脚边落了很多烟蒂,不知道在这儿待了多久。

  “小川,我给你弹一曲吧。”声音喑哑,他知道我来了。

  “好。”我并没有走过去,靠在门上,静静的听他弹奏。

  一曲完毕,他依旧闭着眼睛,仿佛深陷其中。

  “回去睡吧。”我过去扯他的衣袖,他却顺势紧紧抱住我。

  过了好一会儿,他轻声问我:“小川,你爱我吗?”

  “爱。”我紧紧抱住他。

  “你帮我个忙好不好?”他轻抚着我的头发。

  我的心猛的一沉。

  我缓缓开口“好。”

  “帮我演场戏。”

  不想要的还是来了。只不过不是来年盛夏么,为什么提前了?

  

       秋,你等不及了么?

  你等不及要我的命了么?

  

      “好。”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紧紧抱住我“我定了明天上午的机票,我得先回……”

  “嗯,我们先去睡觉吧,详细的过程你明天再告诉我吧。”我打断他的话。

  他愣了愣“小川都不好奇我到底想要干什么吗?”

  “只要你好就可以了。”我安慰他道。

  秋,如果所有的仇恨都泯灭,你是不是就会纯粹的爱我?

  他牵着我的手,把各个房间里的灯一一关掉,最后回到卧室。

  我知他一夜未眠,我也未曾合眼。

  

       第二天早上,像平常一样给我做好早饭。只不过早饭期间没有往日的嬉笑,只有关于我“被绑架”的内容。

  他走之前交代好了一切。

  只不过,这次我没留下他安排的保镖。

  “小川,他们会保护你的……”他见我拒绝,劝慰道。

  “秋,你知道我不喜欢被人监视的感觉。即便是保护也不行。”我看他是有些犹豫,便又开口“等我下了飞机,让他们在机场等我就好。”

  他想了想,对我粲然一笑“好,听你的。小川要乖哦,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见面的。”

  他不让我去机场送他,说是外面冷。

  

       他走了,与往常一样走之前不忘吻我。

  他走之后这屋子冷的很,我去酒柜旁倒了杯酒,试图暖一下身子。

  

       “喂,Lucas.机票定了吗?”我拿出手机给Lucas打了个电话。

  “订好了。今天下午三点的航班。林先生……怎么这么匆忙?”

  “事出突然。”我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下午一点,Lucas来找我。

  我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不,应该是看着他俩。

  Joe也跟来了。

  “Joe也跟着去么?”

  “对啊,我可是木的最佳拍挡。放心吧,川。相信我。”

  我对他笑了笑,也没再问什么。

  毕竟论资质Joe也是个得力的助手。

  

       检查了一遍该带的东西之后,我随着他们去往机场。

  登机之后,路上一直没说话的Lucas突然开口:“林先生,你可要想清楚了。”

  “我想的很清楚。”

  “是啊,川。要我说啊,你可真豁的出去。那个王小秋这么好吗?我看也就一般般吧。”坐在Lucas旁边的Joe说道。

  “你们不懂的。”

  

       你们没有尝过被心爱之人亲手了结的滋味。

  你们没有亲眼看着心爱之人慢慢死去却无能为力的感受。

  你们没有……没有……

  你们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爱他。

  我赌过一次了,我赌他不会杀我,可是我输了。

  但是我还想再赌一次,我不赌他不会杀我,我赌他爱我。

(谢谢阅读,谢谢喜欢,谢谢关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