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罪梦者同人

1399浏览    9参与
谢必安

【罪梦者】非典型意识流

好多年前一瞬间上头写的,我自己看着都云里雾里,大概是林季子在大仇得报后跳海自杀然后重生这么一个事,当时咋想的忘了。

[图片]


好多年前一瞬间上头写的,我自己看着都云里雾里,大概是林季子在大仇得报后跳海自杀然后重生这么一个事,当时咋想的忘了。


维斯普的海苔

9232公里

我叫林本川

林季子的哥哥

和情人


我回到了那个十年前的地方,在德国的法兰克福买了栋别墅,别墅后面的花园里种满了矢车菊


卢卡说矢车菊是德国的国花,这么好的花园不能被白白浪费,要种一些有意义的东西。卢卡是我的管家,除了种花,他做的苹果塔应该无人能比了。


“林,该吃药了”卢卡端着水敲了敲门


白色的胶囊散落在桌子上,像是雪地里零零星星的鲜血。我把他们全部抓在手掌中,一口气全部放进嘴里。


卢卡一直不赞同我吃药,他觉得药都是骗人的,但如果没有这些药,我可能连仅仅的几个小时都没办法入眠。


自从卢卡发现我私自加大服用安眠药的剂量时,他就把药全部收起来了,每天定时定量的给......

我叫林本川

林季子的哥哥

和情人


我回到了那个十年前的地方,在德国的法兰克福买了栋别墅,别墅后面的花园里种满了矢车菊


卢卡说矢车菊是德国的国花,这么好的花园不能被白白浪费,要种一些有意义的东西。卢卡是我的管家,除了种花,他做的苹果塔应该无人能比了。


“林,该吃药了”卢卡端着水敲了敲门


白色的胶囊散落在桌子上,像是雪地里零零星星的鲜血。我把他们全部抓在手掌中,一口气全部放进嘴里。


卢卡一直不赞同我吃药,他觉得药都是骗人的,但如果没有这些药,我可能连仅仅的几个小时都没办法入眠。


自从卢卡发现我私自加大服用安眠药的剂量时,他就把药全部收起来了,每天定时定量的给我。


每次吃完药之后,我总会做梦,梦到十年前的德国和林季子


我第一次见到季子的时候,是父亲带他回来的,父亲和我说“小川,以后季子就是你的弟弟了”


那个时候的季子穿着一件黑色的半袖,他笑着歪了歪头,黑色的瞳孔被阳光照的有些刺我的眼


“哥,我是林季子。”


父亲从不和我说他生意上的事情,我也不在意这个弟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从那之后我和季子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家里的人都很喜欢季子,说他聪明,懂礼貌,讨人喜欢。还有他那标志性的歪头笑。


父亲好像不喜欢季子,但是我喜欢,因为只有季子会陪着我。


德国这个地方很不友好,哪怕我是富豪的儿子,也总会有人因为我的肤色而歧视我,他们骂我是胆小鬼,是懦夫。我不敢出声,只能用力的攥紧手里的书包。


但只要季子在,我就能平安。


没有人敢再来找我要钱,因为季子每天都会带着小刀。每次把那些人打跑之后,他都会用湿巾把手上的血擦干净,然后拉着我的手歪着头笑着和我说“哥,不用害怕,我会保护你”


我开始变得依赖他,外国人的眼里我们是要好的亲兄弟。


但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们还是情人,或者说是恋人。


每晚他都会咬着我后脖颈的皮肤,让我叫他的名字。有时候我也会报复性的咬他的肩膀,但只会遭到更猛烈的反击。


季子喜欢穿黑色的衬衫,我喜欢穿白色的衬衫,家里的衣柜单调的只有这两种色彩,那之后的十年好像都是如此。


于是在十年后,我决定从德国回到中国台湾


再次见到季子的时候,他轻拍着我的后背安抚着我“哥,不要害怕,你做的很好了”


我知道这是我偷来的十年,我也知道季子的那些秘密。


当季子把刀放在我脖子前面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惊讶。他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爱人,我可以原谅他做的一切。


和我们第一次的遇见一样,他笑着向我歪了歪头,我想抬起头吻他,可是刀划的我有点痛


当我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墨尔本的一家医院里了。医生告诉我,差一点我就没命了,刀距离我的喉管只有那么几厘米。


我在医院休息了一年,之后回到了德国。德国和台湾的距离是9293公里,我和季子的距离是10年。


每当我闭上眼睛,这10年总像走马灯一样在我眼前播放,或许我活着比我死了还要痛苦。脖子上的伤口早已经好了,但因为伤口太深,留下了永久的疤痕。


睡不着的时候我也在想,除了复仇,或许季子是不是也真的有那么一点喜欢我。但没有人能回答我,我只能在以后痛苦的日子里寻找答案了。


那时候季子很喜欢看哆啦A梦,我凑在他身边枕在他的腿上和他说,他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机器猫,而我是那个没有用的大雄。可大雄不能没有哆啦A梦,哆啦A梦也不能失去大雄。


“林,邮箱里有一封你的邮件”卢卡说着递给了我。


我打开邮件,上面没有署名,只有一句话

“矢车菊的花语是遇见和幸福”


我慌忙的拿着邮件打开门跑到后院,卢卡说的没错,这么好的花园不能被白白浪费,要种一些有意义的东西。


“我叫林季子,是林本川的弟弟”

蜉蝣

发一个我爱的小川

彭千祐又有新剧了哦,爱奇艺国际版,大家可以支持一下呢,我爱的小川这次一定有个好的结局。


彭千祐又有新剧了哦,爱奇艺国际版,大家可以支持一下呢,我爱的小川这次一定有个好的结局。




威猛甜胖儿

【罪梦者】我从未爱过你

林季子视角

       德国很大,大到来往的人群里没有一个同种族的人;德国很小,小得只剩下我,小川和其他人。

       德国的种族歧视很严重,小川软弱温顺,总有人去找茬,我护着他,他就躲在我的身后,拉着我的衣角,不住地抽噎。我总会用我手上唯一没沾上血的地方轻柔地擦去他眼角的眼泪,然后把他拥进我的怀里,像林老板强行事后拥住我母亲那样。

       母亲是木讷的,小川不一样...


林季子视角

       德国很大,大到来往的人群里没有一个同种族的人;德国很小,小得只剩下我,小川和其他人。

       德国的种族歧视很严重,小川软弱温顺,总有人去找茬,我护着他,他就躲在我的身后,拉着我的衣角,不住地抽噎。我总会用我手上唯一没沾上血的地方轻柔地擦去他眼角的眼泪,然后把他拥进我的怀里,像林老板强行事后拥住我母亲那样。

       母亲是木讷的,小川不一样,他爱我,他会回抱我,像所有情侣一样,安抚地吻我的嘴角,牵着我回家。

       他真好骗,一点都看不出来我有多恨他,他以为我也爱他,真是可笑至极。


       小川很依赖我,不止在生活里,还在欲望上。……………………………………(此处省略一大段,发不出来,去围脖看:威猛甜胖儿) 看吧,林本川他跟我母亲一样可怜,在人身下承欢,甚至还荒唐地以为他爱他/她,我怎么可能会爱他,他该死,他就该爱上我然后痛苦地死去。


        他回国了,我找了全哥,他们答应再绑架一次,只不过这次终于绑对人了。小川这么胆小,他会吓哭的吧。我没有等很久,他来了,他抱住我,说他尿裤子了,我安慰他没事了。是啊,没事了,你终于经历了这迟了是十年的绑架,还能有什么事呢。你的人生该结束了,林本川,我的小情人。

       我拿着刀,刀片很亮,映出我脸上的泪痕,我怎么会哭,那是开心的泪水,我终于要结束林本川的生命了。我捏上他的脸颊,他冲我笑,我也朝他笑。………………………………………………………………………………………………………………

       他死了,我对着他的尸体弹琴,他很喜欢这首曲子,我想他一定走得很开心。


       天佑问我有口袋但不会死的机器猫和没有口袋但会死的机器猫我会选哪个,我说不管哪个我都会选会死的那个。他问我为什么,我回答他,因为死了才能重新开始啊。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我哭了,怎么可能,我没爱过你,你不过是我复仇的玩具,何谈爱呢。爱是多么荒谬的东西啊,你看看我的母亲,她爱林老板,那是爱吗?不是!她疯了,活生生被逼疯的,怎么能被说成爱…


        林本川,如果重新来过的话,你不要再遇见我了。



林本川视角


       爸爸送我去了德国,和季子一起。我很害怕,还好有他在。他总护在我身前,身上被打得没有一块好地,可他还是用唯一的干净手掌擦我眼角的泪。他不是看上去那个样子的,他很温柔,待我也很好,我愿意爱他,哪怕他是爸爸的养子。


       季子喜欢…………………………………我都顺着他,哪怕我知道他一定会把视频泄露出去,我也从来没有拒绝过他,因为我爱他。


       他让我回国,我知道他要    我,可我还是回去了。我被绑架了,意料之中。我见到他了,我告诉他我尿裤子了,他抱着我安抚我的情绪。他还是爱我的,他没有嫌弃我,也没有嘲笑我,他还愿意抱我。

        季子拿着dao 坐在我的面前,我冲他笑,他也笑。他笑起来那么温柔,用dao 的手法也很温柔。我的脖子好疼,我的血在一点点往出冒,衣服都被染红了。怎么办,临死前他看到的我一点也不好看。他哭了,我想跟往常一样给他擦擦,可我的手抬不起来。他捏着我的脸和我接吻,可我的脖子好僵硬,我回应不了。

       我好像死了,隐约有琴音响起,大约是他在弹我最喜欢的那首曲子。看吧,他爱我,可他就是不承认,他总是这样,自欺欺人。


       林季子,如果重新来过的话,我还是会选择爱上你。



END




甜胖儿废话多:看了罪梦者,虽然黑帮大哥们把我迷得要死,虽然他杀了我喜欢的阿鬼和潇洒哥,虽然我恨他,但我还是写了他和林本川。林季子啊林季子,你有没有一分钟是爱过他的。如果重新来过的话,我希望你们不要再遇见了,好好地各自生活叭。




皮卡皮卡

假如

我一直在思考,假如我和杰德间没有夹杂着那么多的仇恨,怨怼,我们能不能更加相爱一点……

我以为我可以勇敢,可以不害怕,可是真的太痛了……太冷了……

假如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杰德,你还会恨我吗?


爷的本川,我21年一脚踩进去,真的出不来了,实在是意难平,林季子你没有心!!!

双重生

我一直在思考,假如我和杰德间没有夹杂着那么多的仇恨,怨怼,我们能不能更加相爱一点……

我以为我可以勇敢,可以不害怕,可是真的太痛了……太冷了……

假如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杰德,你还会恨我吗?


爷的本川,我21年一脚踩进去,真的出不来了,实在是意难平,林季子你没有心!!!

双重生

秋风逐水

罪梦者:秋风掠山川

番外:林季子(下)


  从那之后,张木再也没给我打过电话。

  林本川依然存在于我的脑海里,时常想起,挥之不去。仇已经报了,我也离开他了,可以真真正正的做回王小秋了。可是为什么忘不了他……

  8月21号,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

  晚上九点十五分,妈妈来敲我的门,语气很着急。我急忙给她打开,只见她面带歉意的看着我。

  “怎么了?”

  “对不起,小秋……”

  我看着她扭捏的样子,心中有些烦躁“到底怎么了?”

  “我刚才看见李阿姨家的那只大狗把你的玩具给叼走了……”

  我无奈的看着她,知道她又犯病了。

  “妈,你半夜不睡觉看什么院子啊?回去睡吧,玩具不要了。”

  她慢...

番外:林季子(下)


  

  从那之后,张木再也没给我打过电话。

  林本川依然存在于我的脑海里,时常想起,挥之不去。仇已经报了,我也离开他了,可以真真正正的做回王小秋了。可是为什么忘不了他……

  8月21号,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

  晚上九点十五分,妈妈来敲我的门,语气很着急。我急忙给她打开,只见她面带歉意的看着我。

  “怎么了?”

  “对不起,小秋……”

  我看着她扭捏的样子,心中有些烦躁“到底怎么了?”

  “我刚才看见李阿姨家的那只大狗把你的玩具给叼走了……”

  我无奈的看着她,知道她又犯病了。

  “妈,你半夜不睡觉看什么院子啊?回去睡吧,玩具不要了。”

  她慢慢的转过身去,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妈妈太胆小了,妈妈明天再给你买一个……”

  妈妈太胆小了……

  “她让我告诉你,对不起,她很胆小,总是比你胆小……”

  “怕吗?”

  “弟弟不要怕……”

  “我的小情人……林本川”

  “他需要我,他爱我,我怎么能不满足他,我肯定猛干他啊……”

  “林关中舍不得那三亿……”

  这都是什么?谁在说话,滚啊!

  脑子混乱一片,不断有光影闪过,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下来。我摸了摸脸颊,怎么会流泪……

  再次恢复意识时,是躺在卧室的地板上。

  我感觉我好像疯了……

  我拿出手机,给张木打了过去。

  “喂,谁啊?大半夜的打电话。”是那个小黄毛接的。

  “我这边是清晨。”

  “操,林季子?你他妈的怎么会有木的电话?”

  “你怎么在他床上?”

  “你他妈的滚!”

  “我找张木。”

  “王小秋?”听动静,张木好像把电话夺了过来。

  “我打你的那天,小川给你说了什么?”就算是我疯了,他们肯定不会疯。

  “翻译了几句话而已……”

  “什么话?”

  “忘了。”

  “你在说谎……张木,随便透露几句话就行……算我求你……”我很平静,感觉我就是疯了,希望就是我疯了……

  他怔了怔,随后道:“我的小情人~哎呦喂太难为情了,他需要我,他爱我,我要他死,他怎么活……”

  “别说了!”我把手机狠狠的扔到墙上。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三个月后,我把妈妈送进了医院,回了柏林。

  我好像一直都是错的,天佑说的对,我才是大雄。那十年的温情不是我予他的,是他给我的。

  “我只是想让我们好好的……”他说过他只是想让我们好好的,我怎么就那么扔下他了呢。

  随手给了自己几巴掌,王小秋,你该怎么面对他?

  看着手上的蓝色矢车菊,迟迟不敢走进去。

  或许,或许没有我他会生活的更好……

  可是我有私心了,我不能没有他……

  他瘦了许多,我就知道他照顾不好自己。他慌乱的朝我扔东西且慢慢后退,他后退一步,我的心就裂一分。

  都是我的错,是我把我们变成这个样子的……

  Joe打我时,我没有还手,这是我应得的。

  从医院醒来时,我怕极了,我怕他心灰意冷,我怕他悔不当初,我怕他不要我了。

  但是他没有,还带我回了家。

  “小川,值得么?”

  他怔了怔,随后轻声道:“值得。”

  “哪里值得?”

  “哪里都值得。”

  他的声音不大,我却听的清清楚楚。刹那间,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如同蝼蚁在噬咬着我,从皮肉到骨血一样都不肯放过。

  我的小川啊,这份深情你给谁不好,偏偏给了我,我怎么配?

  我缓缓拥住面前单薄的身子,他笑了笑“怎么了?”

  “小川……”

  “嗯?”

  我吻向他,吻向这个我永远对不起的人。

  从眼睛一直往下,直到脖颈。

  “疼吗?”

  他愣住了,久久没有回答我。

  我尽量抑制住哽咽,眼泪却一直往下掉。

  “我后悔了……那天……我后悔了……”



  

(番外,没太过详细,简单粗暴!

让季子知道,我觉得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这整篇文都是我的脑洞,其实,我只是想要一个好的结局。

谢关注,谢喜欢,谢陪伴。

不出意外可能还会有番外,)


秋风逐水

罪梦者:秋风掠山川

第二十九章

  手上的血随着他的走动滴落在地,他就这样缓缓的走过来,走过一地的杂乱。

  “小川,好看吗?”他把那术蓝色矢车菊捧到我面前,微微笑着,一如往年那个干净的少年。只不过,这次他眼中含着我看不透的情绪,似心疼,似懊悔,似不舍……

  我眼中噙着泪,低头不再看他。我们,怎么变成这样了呢?他回来了,他都已经回来了,我还在矫情什么?

  “操,林季子你他妈还敢来找小川!”

  Joe和Lucas突然出现在门口,Joe快步走过来拽着秋的领子往地上猛摔。地上全是碎瓷,可是Joe还在打他,他没还手,紧紧抓着那束花。

  “Joe!”我想过去拉住他,却被Lucas拖住。

  “Lucas...

第二十九章

  手上的血随着他的走动滴落在地,他就这样缓缓的走过来,走过一地的杂乱。

  “小川,好看吗?”他把那术蓝色矢车菊捧到我面前,微微笑着,一如往年那个干净的少年。只不过,这次他眼中含着我看不透的情绪,似心疼,似懊悔,似不舍……

  我眼中噙着泪,低头不再看他。我们,怎么变成这样了呢?他回来了,他都已经回来了,我还在矫情什么?

  “操,林季子你他妈还敢来找小川!”

  Joe和Lucas突然出现在门口,Joe快步走过来拽着秋的领子往地上猛摔。地上全是碎瓷,可是Joe还在打他,他没还手,紧紧抓着那束花。

  “Joe!”我想过去拉住他,却被Lucas拖住。

  “Lucas,你干什么?”Lucas没回答我,只是禁锢着我缓缓捂住了我的眼睛。

  “林季子!五年了?你他妈的这时候回来什么意思?”

  一时间,拳脚声,秋的闷吭声,Joe的咒骂声全部清清楚楚的尽收耳中。

  我猛的踩了Lucas一脚,从他的禁锢中逃离。

  重新获得视觉,眼前的景象让我的心猛的颤了颤。秋蜷缩着身子,脸上青紫一片,手中的花凋零不堪,Joe正一脚一脚朝他踹去……

  我抱住Joe,哭着喊道“别打了,Joe别打了,他受不了的,我求求你……”

  “小川……”Joe想说些什么,但被Lucas拽到一边,轻声劝慰:“够了,打都打了。”

  “木……”

  “别再让他伤心了。”

  我跪在地上去查看他的伤势,他疼的身子打颤,看到我后,却努力给我微笑。他缓缓坐起来,松开了那束花,紧紧抱住我。

  他哽咽着在我耳边说了几句话,我还没听清是什么,身上一股重力传来,压的我差点倒地,他昏过去了。

  Lucas载着我们去了医院,安排好一切便离开了。

  看着病床上他昏睡的面容,五年来朝思暮想的面容,我伸出手,慢慢描摹。从额头,眉目,再顺着高挺的鼻梁,直到嘴唇。

  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不知道是否是我弄到他脸上的淤青的问题,他微微皱了皱眉,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不说话,就这么一直看着我,又抓住我的手,像是怕我跑了。

  “秋……你昏过去之前说的什么?”我轻声问他。

  他怔了怔没回答,起身紧紧抱住我“小川……对不起对不起……”

  他哭了,泪水滴在我脖子上,却滑入我心底。

  “我后悔了……小川……我爱你……我后悔了……你带我回家好不好……求求你……你别不要我……”

  是谁不要的谁啊?

  王小秋,你怎么能这样呢?

  我沉默了好久,他也抱了我好久。

  罢了罢了,一场爱恨而已,终是抵不过对他的深情。

  晚上入睡时,他抱住我,像是从未离开过。

  他轻声喊我“小川……”

  “嗯。”

  “你不是问我昏过去之前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

  他把头埋在我颈窝里沉默了许久,我能感受到,他又哭了。

  “小川……我做了一个梦,我好像把你弄丢了……”

  我愣住了,随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梦而已,我不是还在这里么。”

  五年了,我不是还在这里等你吗?

  你可不要再扔下我了。

  你还要给我做饭吃呢。

  一辈子,可不要说话不算话。

(感谢一路支持,感谢喜欢。虽然因为我太皮被封号了一次哈哈哈哈哈哈哈)

秋风逐水

罪梦者:秋风掠山川

第二十一章

      那里好像是专门休息的地方,用一道珠帘与外界隔开。

  秋穿着他离开时的衣服,只不过头发是有些炸起来的,像是个不良少年。

  这应该是他的伪装吧。

  他坐在沙发上抽烟,时不时和坐在对面的人说说笑笑。

  我有些看不清,又往前走了走,却被Joe一把拉住。

  他背对着那边挡在我面前,低声道“放心,我的背影他肯定认不出的,你偷偷的看。”

  “谢谢你Joe。”

  “啧,那你可别忘了在木面前说我的好话。”

  我没再搭话,目光全然定在了秋所在的方向。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男人和一个穿白色大衣的短发女人。...

第二十一章

      那里好像是专门休息的地方,用一道珠帘与外界隔开。

  秋穿着他离开时的衣服,只不过头发是有些炸起来的,像是个不良少年。

  这应该是他的伪装吧。

  他坐在沙发上抽烟,时不时和坐在对面的人说说笑笑。

  我有些看不清,又往前走了走,却被Joe一把拉住。

  他背对着那边挡在我面前,低声道“放心,我的背影他肯定认不出的,你偷偷的看。”

  “谢谢你Joe。”

  “啧,那你可别忘了在木面前说我的好话。”

  我没再搭话,目光全然定在了秋所在的方向。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男人和一个穿白色大衣的短发女人。

  那个女人身姿很漂亮,有一种专属于女人的魅力。

  如果没看错的话,她就是白兰。

  那坐她旁边的那个男人就是万有青了。

  秋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突然起身,看起来是要离开。

  我匆忙的拉着Joe往外跑。

  不能让他看见我,不能功亏一篑。

  我拉着Joe一直跑一直跑,直到跑到了另一条街才停下来。

  我大口的喘着气,脑子里全都是他刚才的笑颜。

  “好了好了,川,他看不到的。”Joe拍了拍我的肩。

  他拦了辆出租车,我们得回去了,Lucas应该也回来了。

  我望向窗外,看着街边的景色一直倒退。

  “川,那个白兰长的也还行吧,就是那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大叔真不咋滴,按你们中国的老话来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Joe笑着跟我搭话。

  “他是万有青。崇和帮的老大……”我突然感到不对劲“你不是背对着他们吗?怎么看的到白兰?”

  “你拉着我跑的时候,我回头暼了两眼。”

  “你……那秋……”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放心吧,他正忙着和那两位道别,根本没看见我。”Joe笑嘻嘻的,邻家大男孩的气息溢满了整个车厢。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看着窗外。

  回到住所后,一进门便看见Lucas在客厅一脸凝重的喝着咖啡。

  “去哪了?”Lucas缓缓开口,心情似乎不好。

  Joe没敢说话,场面一度尴尬。

  “我们去找白兰了。我让Joe带我去的。”我朝Lucas扯了扯嘴角,想给他一个笑容,但似乎有点怪异。

  Lucas叹了口气“怎么样,见到了吗?”

  “见到了,还见到了那个林季子。”Joe见Lucas松了口气,拿起Lucas的杯子就喝,完全不顾Lucas看他的眼神。

  “那你们有没有……”听到了秋的名字,Lucas有些担心。

  “没有,没有看到我们。”我安慰他道。

  “那就好。”

  Lucas让我坐下等他,转身去了书房,似乎要拿什么东西。

  只见他只拿了一些照片回来递给我。

  上面的人很熟悉,是潇洒和丁常全。

  “我今天不只见到了潇洒,还见到了丁常全。”

  “那你们说什么了没有。”我有些急切的问他。

  “我扮成去监狱收集资料的心理学家和他们闲聊了几句。”Lucas皱了皱眉“潇洒,很桀骜,不好对付。利用他牵制住白兰,除非采用一些极端手法。丁常全,本就是在等待死刑的人,没必要对付。但是,感觉他似乎还有挂念,越狱的几率很大。”

  “是,他还有个儿子。”我把照片放到桌上。

  “有了家室还杀人,自己作死呗。”Joe拿起照片不屑的笑了笑。

  “Lucas,真的很谢谢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卧室了。”我起身欲走,不料Joe突然抓住我。

  “川。你看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不过是单方面见了他一面,你……”

  

        我挣开他拉住我的手,慢慢朝房间走去“Joe,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真正的躲过他,从来没有。”

  

        我是那么想见他,又是那么害怕见到他。

(谢谢喜欢,谢谢关注。)

秋风逐水

罪梦者:秋风掠山川

第十八章

  

      平平稳稳又过了几日,说实话,我很满足这种安稳。

  但是,这种安稳度日的感觉还是未能长久。

  秋的情绪变的不太稳定。

  虽然言行举止与往常无异,但我能感受到他在犹豫着什么,期待着什么。

  昨天,他打电话的次数比往常要多。

  我问他是不是公司发生了什么事,他也只是笑着跟我说没什么事,只是有点忙,让我不要瞎想。

  你这个样子,让我如何不瞎想?

  

       是夜,我有些冷,去寻他的怀抱,落了空。

  我猛的睁开眼睛,旁边却是...

第十八章

  

      平平稳稳又过了几日,说实话,我很满足这种安稳。

  但是,这种安稳度日的感觉还是未能长久。

  秋的情绪变的不太稳定。

  虽然言行举止与往常无异,但我能感受到他在犹豫着什么,期待着什么。

  昨天,他打电话的次数比往常要多。

  我问他是不是公司发生了什么事,他也只是笑着跟我说没什么事,只是有点忙,让我不要瞎想。

  你这个样子,让我如何不瞎想?

  

       是夜,我有些冷,去寻他的怀抱,落了空。

  我猛的睁开眼睛,旁边却是空无一人,我急忙下床去找他。

  “秋?你在吗?”我打开客厅的灯,没有他。

  卫生间,没有。书房,没有。阳台,没有。厨房,没有。客卧,没有。

  公寓里各个房间的灯被我一一打开,都没有找到他。

  直到……直到我打开琴房的灯,他就坐在钢琴前面,叼着烟,手放在琴键上面,可是并没有弹奏。

  他脚边落了很多烟蒂,不知道在这儿待了多久。

  “小川,我给你弹一曲吧。”声音喑哑,他知道我来了。

  “好。”我并没有走过去,靠在门上,静静的听他弹奏。

  一曲完毕,他依旧闭着眼睛,仿佛深陷其中。

  “回去睡吧。”我过去扯他的衣袖,他却顺势紧紧抱住我。

  过了好一会儿,他轻声问我:“小川,你爱我吗?”

  “爱。”我紧紧抱住他。

  “你帮我个忙好不好?”他轻抚着我的头发。

  我的心猛的一沉。

  我缓缓开口“好。”

  “帮我演场戏。”

  不想要的还是来了。只不过不是来年盛夏么,为什么提前了?

  

       秋,你等不及了么?

  你等不及要我的命了么?

  

      “好。”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紧紧抱住我“我定了明天上午的机票,我得先回……”

  “嗯,我们先去睡觉吧,详细的过程你明天再告诉我吧。”我打断他的话。

  他愣了愣“小川都不好奇我到底想要干什么吗?”

  “只要你好就可以了。”我安慰他道。

  秋,如果所有的仇恨都泯灭,你是不是就会纯粹的爱我?

  他牵着我的手,把各个房间里的灯一一关掉,最后回到卧室。

  我知他一夜未眠,我也未曾合眼。

  

       第二天早上,像平常一样给我做好早饭。只不过早饭期间没有往日的嬉笑,只有关于我“被绑架”的内容。

  他走之前交代好了一切。

  只不过,这次我没留下他安排的保镖。

  “小川,他们会保护你的……”他见我拒绝,劝慰道。

  “秋,你知道我不喜欢被人监视的感觉。即便是保护也不行。”我看他是有些犹豫,便又开口“等我下了飞机,让他们在机场等我就好。”

  他想了想,对我粲然一笑“好,听你的。小川要乖哦,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见面的。”

  他不让我去机场送他,说是外面冷。

  

       他走了,与往常一样走之前不忘吻我。

  他走之后这屋子冷的很,我去酒柜旁倒了杯酒,试图暖一下身子。

  

       “喂,Lucas.机票定了吗?”我拿出手机给Lucas打了个电话。

  “订好了。今天下午三点的航班。林先生……怎么这么匆忙?”

  “事出突然。”我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下午一点,Lucas来找我。

  我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不,应该是看着他俩。

  Joe也跟来了。

  “Joe也跟着去么?”

  “对啊,我可是木的最佳拍挡。放心吧,川。相信我。”

  我对他笑了笑,也没再问什么。

  毕竟论资质Joe也是个得力的助手。

  

       检查了一遍该带的东西之后,我随着他们去往机场。

  登机之后,路上一直没说话的Lucas突然开口:“林先生,你可要想清楚了。”

  “我想的很清楚。”

  “是啊,川。要我说啊,你可真豁的出去。那个王小秋这么好吗?我看也就一般般吧。”坐在Lucas旁边的Joe说道。

  “你们不懂的。”

  

       你们没有尝过被心爱之人亲手了结的滋味。

  你们没有亲眼看着心爱之人慢慢死去却无能为力的感受。

  你们没有……没有……

  你们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爱他。

  我赌过一次了,我赌他不会杀我,可是我输了。

  但是我还想再赌一次,我不赌他不会杀我,我赌他爱我。

(谢谢阅读,谢谢喜欢,谢谢关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