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羊妈

12140浏览    198参与
༄烤ོ࿆肉ོ࿆丝   ⃒⃘⃤
画个羊妈和衫(友情) (文案什...

画个羊妈和衫(友情)

(文案什么的,以后再补吧()

画个羊妈和衫(友情)

(文案什么的,以后再补吧()

卡伦_026
嘶…… 目测是最后一次更新了,...

嘶……

目测是最后一次更新了,因为这周日就要开学,,,

手书咋办?我尽量去画……我们那个亲爱的校长就说啥。。因为疫情原因,所有学生在学校干饭,我真的,//我淦你教育局神逻辑人数还没清零就赶着开学敢顶嘴你就能给我压热搜是吧我真的thank you😇和这学生的命也不是命是吧

嘶……

目测是最后一次更新了,因为这周日就要开学,,,

手书咋办?我尽量去画……我们那个亲爱的校长就说啥。。因为疫情原因,所有学生在学校干饭,我真的,//我淦你教育局神逻辑人数还没清零就赶着开学敢顶嘴你就能给我压热搜是吧我真的thank you😇和这学生的命也不是命是吧

阿姆你又在摸鱼哦
听“喜剧”画的 妈!!!!

听“喜剧”画的

妈!!!!

听“喜剧”画的

妈!!!!

一
曙光之下的一个小故事

曙光之下的一个小故事

曙光之下的一个小故事

灵玖
@lightmous 家的羊妈...

@lightmous 家的羊妈。背景是用水粉涂的,好久没有用,手都生了。还有我要在催一下lightmous你的人设立绘。

@lightmous 家的羊妈。背景是用水粉涂的,好久没有用,手都生了。还有我要在催一下lightmous你的人设立绘。

一

曙光之下设定

关于设定我还没有完善好,特别是福,设定只能靠剧情看了


这是羊妈

[图片]


关于设定我还没有完善好,特别是福,设定只能靠剧情看了






这是羊妈


昍日明喵
奇怪的AU增加了 一个毛茸茸的...

奇怪的AU增加了

一个毛茸茸的没有刀子的au

cp向是衫福和羊猹,注意避雷

之后再慢慢补充设定吧

奇怪的AU增加了

一个毛茸茸的没有刀子的au

cp向是衫福和羊猹,注意避雷

之后再慢慢补充设定吧

一

曙光之下

[图片]

由于本人第一次做所以很糟,这也是我第一次手绘画的也不好,嗯,大家就随便看看啊,渣渣画的,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图片]


那个她来了是小羊说的


剧情和人设一起出,因为某些事,大家凉解啊

由于本人第一次做所以很糟,这也是我第一次手绘画的也不好,嗯,大家就随便看看啊,渣渣画的,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那个她来了是小羊说的




剧情和人设一起出,因为某些事,大家凉解啊

༄烤ོ࿆肉ོ࿆丝   ⃒⃘⃤
是羊妈(@Toriel )小马...

是羊妈(@Toriel )小马化!!

抱歉,最近要考试只能糊了个头(›´ω`‹)@一个沙雕的脑叶主管 @一条香小鱼 @Dreamed @xiaozhuzi 

是羊妈(@Toriel )小马化!!

抱歉,最近要考试只能糊了个头(›´ω`‹)@一个沙雕的脑叶主管 @一条香小鱼 @Dreamed @xiaozhuzi 

Mr_Axe

【传说之下|无因之果】第一章 初醒

   *那个东西过来了!

      *快!没时间了…啊!


      *………


      *………


      *你来了

      *为什么,一次又一次...


   *那个东西过来了!

      *快!没时间了…啊!


      *………


      *………


      *你来了

      *为什么,一次又一次

   


      *算了

      *很好玩,不是吗,这一切…不过是你的一场游戏


      *………


      *让我们直入主题吧


……


———————————————


      "孩子,醒醒"


      "保持你的决心"


……


      再次感受到心脏的跳动时,已不知在地穴里沉睡了多久。Frisk缓缓从布满黄花的地面上座起 。

       身上套着一件堪堪御寒的毛衣,裤腿上沾满了灰尘,一切都是那么陈旧,但又熟悉…

       眼前还是一片迷离…


       她撩开盖住面庞的黑发,刚想抬起手,一簇寒光突然窜出。

       紧接着,她的瞳孔骤缩 —— 一把刀出现在她的手中,带有一股不可名状的恐惧。

      伴随着心中的震悚,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脑袋里蓦地剧疼,像是被抽走了什么…

      [这里到底是哪里?我怎么不记得了…]

      撕掉了粘在手上的黄色花瓣,靠着黑暗穴壁,本能地迈动着双腿。

      还没走出两步,土穴的中央,一根粗壮的茎破土而出,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开出了一张笑脸。这是一株植物,明黄花比人的脸还要大。

       Frisk下意识地握紧了刀,别在背后。

      “干嘛藏着掖着?”那张脸笑了笑。“我都看见了。难道不认识我Flowery了?”

      Frisk猛地一惊,嘴唇微张,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

      “你不是一直一副苦瓜脸吗?怎么了,今天居然露出了表情,真是叫人不适应…”

     双眉微簇的她,盯着Flowery,一动不动。

      “这么紧张干嘛?无需担心。”Flowery一副苦恼的神情。

      “这次,我是不会那样做的。”刚才的表情消失不见,Flowery的脸可怕得夸张,眼睛似乎要从眼眶里掉出,两排牙齿摩擦着,发出嘶哑的响声。

      “你…是什么?”

      Frisk不由得打了个趔趄

      “什么?……哦!我知道了,如果是这样就更好办了,我的朋友,你只需要相信我!”

    “你…”

      

      “咚…”

      “咚咚咚…”

      (一道脚步声不知从何处传来,打断了对话)

      Flowery回头望了望,脸上的表情又变了惊讶“该死,朋友,我们等下次再见吧。下次,就让我们谈论些愉快的事情。”

      一瞬间,Flowery消失了。随后,墙角传来了脚步声,穿着长袍的身影出现在Frisk的身前。

      那是一个怪物,山羊的面庞,却有人一样的体格。她身着黑色的长袍,洞穴里太黑,看不清她的脸庞。

      “哦,孩子!是你吗,Chara?”

      来不及反应,她蹲下,双手紧紧的搂住了Frisk。

       “唔…”

       这种感觉对Frisk并没有不适,一点过去的情感涌入她的脑海,Frisk也伸出了双臂,抱住了她。

    […Toril]

      “你…原来不是Chara吗…长的真像。”

       “怪物”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孩子,脸庞上流露出了一丝转瞬即逝的失落…,似乎是整理好了心情。她站起来,牵住了Frisk的手。

      “孩子,这里不太安全。跟我回家吧,我刚刚烤好了肉桂派。”

       两人站起身,携着手,一同向地穴深处走去

       洞穴里,泛着蓝光的花朵掩映在墨绿的叶片之间,偶尔出现的一道道断壁残垣上,蝙蝠和青蛙和鸣。

    熟悉的场景,但她却不知自己在哪里见过。记忆就像是被上了一把锁,她只能通过锁孔略窥一二,但她心中却没有一丝焦急,没有一丝被剥夺记忆的恐惧。对此,似乎只有两种可能,一:她的潜意识排斥着曾经的记忆,二:这段记忆本就不属于她。

      Frisk四处张望着,想寻找一些她记得的东西。一路上,两人一言不发,所幸路途并不遥远,一幢房子出现在道路尽头。

      “我们到家了。”Toril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指了指了房门。

      Frisk呆呆的站着,若有所思。

    [我来过这间房屋]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还沾着几片花瓣。再看了一眼,花瓣又消失了。

[看错了吗?好奇怪]


      “孩子,跟我进来吧。“


剧情:Axe   文:Yuanx


——————————


附:这是作者第一次小说更新,大家可以多提一些意见吗?QAQ

Mr_Axe

【传说之下|无因之果】第二章 幻梦

      “孩子,我们到家了。”

      “不过,在你进屋之前,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来地下世界吗?”

      “我不知道,我好像…失忆了”

      “真是可怜的孩子…跟我进来吧。”


      ———————...


      “孩子,我们到家了。”

      “不过,在你进屋之前,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来地下世界吗?”

      “我不知道,我好像…失忆了”

      “真是可怜的孩子…跟我进来吧。”


      ———————

       一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Toriel家的客厅。

      实木的地板和墙壁被壁炉里的跳动火簇映成暖暖的红色。墙上靠着一个书架,书架上挤满了一本本书。书架旁,摆着一张小小的沙发。

      “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

      不知为何,眼前的东西模糊起来,藏在袖子中的刀子不安分的抖动着…

        “好困啊…”

      【在厨房里!

      【什么声音!】

      【…杀了他们!快!

      【谁!?】

      血,全是血…不知是哪里,地板上,墙上,一簇簇血液喷涌着,蔓延着。猩红的伤痕张开,其中黑血吐着蛇信子钻出来…

      荆棘爬上了她的全身,一根根尖刺扎进她的身体,贪婪地吸食着她的血液,丰富的营养让芽尖膨大,里面胀满了鲜红的液体…催生着,促使着开出了一朵朵娇艳欲滴的花…

      【…】

      【……】

      【………】



     “保持你的决心

        ——————————

      “孩子!”

      “孩子!醒醒!”

      “唔……啊!”

       Frisk缓缓睁开眼,被凑近的那张惊恐的兽脸吓了一大跳。她又望了望四周,才发现Toriel正坐在沙发上,两只毛茸茸大手将自己抱了起来。

      “刚才,是怎么了?”

      “我也不清楚,真把我给吓坏了。你刚进屋就一下子倒在地上,怎么叫都叫不醒…”

      “我可能是,太累了吧?”

      Frisk想把刚刚的事说出,却突然脑袋一空…开不了口。

      Toriel忧心忡忡的看着她惨白的脸,两只大手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她的嘴动了动,但终究没说出什么。

      “孩子,困了吗?那就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她将Frisk放在了那软软的沙发上,走到书架旁,在那厚又陈旧的一本本书中抽出了一集册子。她走了过来,双手顺势撑在沙发上,捧着翻了几页,缓缓地讲起了一个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人类和“怪物”共同生活在地上世界,友好和睦,互通衣食,世界繁荣无比。

      这种情况持续了近几百年。但终于有一天,人类不满足于到手的财富,贪婪战胜了他们的内心。膨胀的欲望使一场战争爆发了…

      人和“怪物”都拥有灵魂,但是,人类的灵魂强大得多,地下世界所有怪物的灵魂相加,也只能等同于一个人类。悬殊的力量,已经暗示了结局。

       这场战役只持续了不到一年,怪物的所有城池便被人类国家刮分,所有怪物都屈倒在人类的铁蹄下。所有怪物被人类封印到了地下世界,所有有关怪物的书籍都被销毁。而“怪物”这个名词的含义也从“心灵圣洁善良的朋友”变成了“幻想中恐怖残暴的生物”。

       至此,怪物从地上完全被抹除,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

       Frisk眼神阴晴不定,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孩子,你知道这故事中封印的入口在哪里吗?”

       “不知道…”

       “在我们的头顶,伊波特山。”

         


风卿笑
板绘第十一天 建议搭配歌曲 催...

板绘第十一天

建议搭配歌曲  催更之人  食用


板绘第十一天

建议搭配歌曲  催更之人  食用


Mr_Axe

肥肠感谢HDC大大为 UEC Sans 画的动态图(。・ω・。)ノ♡

(后续作者会丰富人物和剧情,大家可以多多关注,这个au剧情精彩,反转很多,且同时更新文和漫画)

附:本账号用于转发,保存并管理Axe的创作内容(有时我也会添加一些内容)


肥肠感谢HDC大大为 UEC Sans 画的动态图(。・ω・。)ノ♡

(后续作者会丰富人物和剧情,大家可以多多关注,这个au剧情精彩,反转很多,且同时更新文和漫画)

附:本账号用于转发,保存并管理Axe的创作内容(有时我也会添加一些内容)


星星

一些有趣的游戏记录


“困难”模式(接受那个困难确实挺困难的😢)重开,羊妈还是问了我是否过敏,但最后给我做了奶油糖肉桂派,不给我蜗牛🐌派啦。


我在上轮说喜欢奶油糖,所以庆祝我的到来,做奶油糖派吗?

唔,按理说,你们可是蜗牛的大客户,主人招待客人不应该招待自己最喜欢的食物吗,确实,问客人喜欢什么是挺合理的,但为什么不问我喜不喜欢蜗牛呢?

是因为蜗牛派吃的很多,导致觉得蜗牛派很平常,想来点新鲜的吗?不过如果特别喜欢某个东西的话,哪怕平常吃的再多,我还会特别想推荐他人,尤其是很重视的,第一次见面的人;

还是说有其他人(chara?)很喜欢奶油糖肉桂,让羊妈觉得我也会喜欢;

还是...

一些有趣的游戏记录


“困难”模式(接受那个困难确实挺困难的😢)重开,羊妈还是问了我是否过敏,但最后给我做了奶油糖肉桂派,不给我蜗牛🐌派啦。


我在上轮说喜欢奶油糖,所以庆祝我的到来,做奶油糖派吗?

唔,按理说,你们可是蜗牛的大客户,主人招待客人不应该招待自己最喜欢的食物吗,确实,问客人喜欢什么是挺合理的,但为什么不问我喜不喜欢蜗牛呢?

是因为蜗牛派吃的很多,导致觉得蜗牛派很平常,想来点新鲜的吗?不过如果特别喜欢某个东西的话,哪怕平常吃的再多,我还会特别想推荐他人,尤其是很重视的,第一次见面的人;

还是说有其他人(chara?)很喜欢奶油糖肉桂,让羊妈觉得我也会喜欢;

还是说在这个世界观背景下,奶油糖肉桂是比蜗牛更好的东西?


我还是有点想吃蜗牛派啦,补充的hp多


星星

一些有趣的游戏记录


我还没吃过蜗牛派呢,不知道好不好吃

一些有趣的游戏记录


我还没吃过蜗牛派呢,不知道好不好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