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羊猹

62307浏览    620参与
Cherrita_白
摸了Chara王子妃的脑洞 猹...

摸了Chara王子妃的脑洞

猹无性 没有子嗣

但是地下世界依旧爱戴这样的王子妃

因为TA足够果断冷静强大

和他们未来的王如漆似胶 性格互补

羊猹两人的感情也不会因为养孩子扯皮(羊哪里舍得凶猹

怪物比人成长的更快(私设)

如果他们能正常长大 就会是大大的一只宠妻羊和小小的一只炸毛猹

他们会在这里生活地很幸福很快乐


所以 他们为什么没有好好长大啊.._:(´_`」 ∠):_ …

摸了Chara王子妃的脑洞

猹无性 没有子嗣

但是地下世界依旧爱戴这样的王子妃

因为TA足够果断冷静强大

和他们未来的王如漆似胶 性格互补

羊猹两人的感情也不会因为养孩子扯皮(羊哪里舍得凶猹

怪物比人成长的更快(私设)

如果他们能正常长大 就会是大大的一只宠妻羊和小小的一只炸毛猹

他们会在这里生活地很幸福很快乐












所以 他们为什么没有好好长大啊.._:(´_`」 ∠):_ …

过往云烟

chara的转世轮回

主角就是chara转世忘却了一切,但是他的灵魂还是能够想起艾斯利尔他最好的朋友

ooc请注意一大片!没问题的话请往下看


我这是在哪儿?

你抬起头,却看到了四周都是岩壁,只有头顶上的亮光。

哦,我好像,想去采药,结果从山上掉下去了。

 不过,这座山是不是有点怪?好像有个奇怪的传说就是。这个山底下有怪物?呵呵,不会吧!

 这么想着你走进了大门。

"你好啊,我是小花一朵名叫小花的花。"

"等等,你回来了!我真的没想到在你死去了这么多年以后你居然回来啦!哼,我真的是太高兴了。狗屁!你丢下我这么多年你还想我对,你有什么感情吗?...

主角就是chara转世忘却了一切,但是他的灵魂还是能够想起艾斯利尔他最好的朋友

ooc请注意一大片!没问题的话请往下看




我这是在哪儿?

你抬起头,却看到了四周都是岩壁,只有头顶上的亮光。

哦,我好像,想去采药,结果从山上掉下去了。

 不过,这座山是不是有点怪?好像有个奇怪的传说就是。这个山底下有怪物?呵呵,不会吧!

 这么想着你走进了大门。

"你好啊,我是小花一朵名叫小花的花。"

"等等,你回来了!我真的没想到在你死去了这么多年以后你居然回来啦!哼,我真的是太高兴了。狗屁!你丢下我这么多年你还想我对,你有什么感情吗?给老子滚!"

这朵花一边大叫着,一边拿着藤条来抽你。

*你感觉这朵花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突然这朵花被一团火球击飞了出去

"哦,真是一个残忍的家伙,竟然这么折磨一个弱小无助的孩子。别怕孩子,我是托利尔遗迹的守护者。等等."

*你以为他也要发疯了,就赶紧像外跑去

她拉住了你的手

"不要怕孩子,我可能是太想他了,出了点幻觉走吧,我的孩子!"

*你半信半疑地跟着上

托丽尔为你讲解了谜题,奇怪的是你好像以前听过,而且解的还非常好。甚至你还拉这托丽尔来到了她的家。

*你感到熟悉,也感到非常奇怪,自己明明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孤儿,为什么自己会了解这一切?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琳·dawn

BR⚠︎官方同人(?)

羊猹和衫福

BR⚠︎官方同人(?)

羊猹和衫福

素色木羽

花下秘言 第一章 吊兰

*underparadise第二章开始填坑啦!真实佛系填坑

*基本正片都没糖,每一篇都是不同的人物出场吵架,本篇主要角色羊猹

*感觉场场有雷点,呃,标注一下,女猹怀孕开场

*吊兰:无奈却给人希望

  

  “Chara,我不明白。”Asriel的声音显得非常委屈,他的耳朵和眼角一样低垂着,乞怜一般的眼神望着身边女性。

  “够了。”明显已经不耐烦的女性转过头,双手交错在胸前偏过头,“我们说过这个话题很多遍了。”

  “你求婚都答应了!更何况你都怀孕…”怪物试图再努力一下的声音很快被打断。

  “住口!Asriel,你知道我勉强不来!”

  “我…是、我不勉强你,那你至少给我一...

*underparadise第二章开始填坑啦!真实佛系填坑

*基本正片都没糖,每一篇都是不同的人物出场吵架,本篇主要角色羊猹

*感觉场场有雷点,呃,标注一下,女猹怀孕开场

*吊兰:无奈却给人希望

  

  “Chara,我不明白。”Asriel的声音显得非常委屈,他的耳朵和眼角一样低垂着,乞怜一般的眼神望着身边女性。

  “够了。”明显已经不耐烦的女性转过头,双手交错在胸前偏过头,“我们说过这个话题很多遍了。”

  “你求婚都答应了!更何况你都怀孕…”怪物试图再努力一下的声音很快被打断。

  “住口!Asriel,你知道我勉强不来!”

  “我…是、我不勉强你,那你至少给我一个理由啊,你都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说好的事情为什么要突然反悔?”

  “我之前不知道怪物的仪式是那样的!”

  “我答应你婚礼不邀请任何外人,只不过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仪式,而且我和爸妈都明确过这样的契约绝对不会伤害你我,也不会对孩子造成影响。”

  “……”Chara只是偏过头沉默,Asriel眉头紧锁,几次三番没有进展还是使得现在的怪物总理很有压力,他最终问出了一直以来不敢问的问题。

  “我以为我们彼此之间已经没有什么秘密了,和我说实话Chara,是因为契约会交换记忆吗,你是有什么事情不想被我知道吗?”

  “我都说了我不想谈这个事情!”Chara一抬手狠狠拽了小羊的耳朵,吃痛的Asriel索性顺势把脑袋倒在Chara的大腿上,耳朵贴上Chara的小腹,原本紧张的气氛又似乎缓和了一些。

  “Chara…”Asriel自知现在这样无法从对方口中挖出任何东西,最后只是搂住了人类的腰肢,像个孩子一样无助的蹭蹭。

  他并不意外的感受到Chara无声的叹息,人类的手轻柔的抚摸着羊形怪物的耳朵,让Asriel颇有些犯困。

  “抱歉,Azzy,我只是没做好准备。”Chara低眸凝望着Asriel半眯起双眼的脸,“我知道有些事我的确该告诉你,等我真的想好了,我自然会说的。”

  

  年后的这段时光对于Dreemurr家真是一件事连着一件事,总算把Asriel之前给Chara的惊喜求婚搞定,然后又是一个晚上的派对,本来计划好的2月份结婚,Chara却又临时反悔。虽然说这个事情自然是没多少人知道,毕竟两人基本不对外发表相处的进度,但观望或者说期盼着两人进展,想要八卦或者吃瓜的人一抓一大把。一下子让Asriel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这样和Chara软磨硬泡简直是近一段时间每天的常态,本以为婚前恐惧对于Chara这样的家伙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几番努力只是起到反效果,让总理先生很是无奈。

  人类和怪物的孩子这样的存在似乎还是第一次,因此整个羊家都有些紧张。Asgore照看人的技术不怎么样,隔三差五送吃的倒是从未间断,Toriel就更别提了,若不是Asriel极力反对,就差请个大假住过来了。各方各面的压力让两人都有点喘不过气,Chara最终还是提出了请一个长期产假,索性躲在新家避嫌起来。

  其实这倒也不错,本就不喜欢人多的Chara也算是得到了片刻的休息,正好把多余的经历都拿出来整顿一下近在咫尺的巧克力工厂。反正照这个架势真等到肚子大起来起码还有好几个月,安静下来的时间让Chara终于得以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

  反倒是Asriel一时之间非常不适应,虽然对于两人之间的疑问压力随着时间消去一些,但是失去金牌辅助的怪物总理就好像瘸了一条腿一样,最开始简直是小事故不断。晚上两头赶暂且不提,过完了年先前说好的和谈就马不停蹄的开始,让本在休息的Chara都得随时开着语音远程上班。

  于是开始被迫环游世界的Asriel和Chara开始了一段短暂的异地恋。别的不提,每个国家给Chara带的礼物还真是不少,各种巧克力是自然的,有消息灵通又想要交好的国家,甚至连小婴儿的衣服都送了一套。让事实上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做爸爸的Asriel颇有些尴尬。

  本想着这段时间过了之后,说不定家里的娇蛮女友也待得无聊松口了呢?然而事情总是不会向着Asriel渴望的方向发展,因为,他又带回来一个拖油瓶。

  

  “……事情就是这样,Chara,呃,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暂时接替你做我秘书的Camellia,她是从A国来和Frisk友好交换的。”

  Asriel语气很是犹豫,小心翼翼的样子甚至都不敢抬头看向坐在办公桌前Chara。大有如果不是外人在就要跪下的样子。

  毕竟是工作场合Chara也不好不给Asriel面子,她只是皱了皱眉头,目光从书桌上的吊兰转移到Camellia身上。

  棕褐色的短发,白皙的皮肤,唇红齿白笑靥如花,竟是有几分Chara几年前的感觉,却是少了些许眼底的阴霾。

  “知道了,正好这段时间我不会离开新家,Asriel就拜托你了。”秉持公事公办毫无感情的语调,Chara低头翻起资料,“你有我联系方式吧?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问我就好。”

  “好的,谢谢!”而新来的小姑娘倒也落落大方,似乎这微妙的空气与她完全无关,“Dreemurr小姐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帮助也不必客气。”

  Chara嘴角扬起玩味的笑容,“那现在麻烦你从我家出去。”

  小姑娘倒也不介意,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不敢说话的Asriel转身出门了。

  Chara一转眼盯得总理大人浑身一毛,他缩了缩脖子摸了摸耳朵,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开口。

  “我一开始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原本意思上只是我先回来,然后Frisk要多留一段时间正好深入了解一下他们情况,你也知道这一趟和A国的事情就是最多最复杂的,她说要留下也正常,没想到A国就来这一出,非要我带上她回来交流,然后他们也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消息,可能也看到你现在不在,而且那个外交部长后来都私下找我,言下之意如果不同意,前面好不容易谈的一系列都白搭,而且我现在真的需要有人搭把手,她也就来这么三个月时间,我保证盯紧了不出事,在你回来之前就把她打发了!”

  Chara保持这一如既往的笑容,没有开口的意思。

  “不、不然我现在就把她送回去?其实也不是不行…反正现在回来了…呃…”Asriel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Chara突然扑哧笑了一声,下意识捂着嘴。慌慌张张的Asriel这才发觉对方只是在耍自己。

  “Chara!!!”恼羞成怒的怪物总理跺了跺脚,毫不意外的迎来一场大笑。

  “怎么,你觉得我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吗?”Chara只是挑了挑眉,慢条斯理地把之前的文件理完,“不过你是要防着一点,那姑娘看上去不简单,指不定背后有什么计划。”

  “这我自然知道…”Asriel放松下来,索性上前一把把人类抱起来放在腿上自个儿窝在工作椅上,脑袋往Chara肩膀上一搁撒起娇来,“想你了,Chara现在感觉好难得见你一次。”

  “明明出差前你每天都会跑回来,本来不必如此。”Chara倒也不反抗,眯着眼任由毛茸茸的磨蹭,Asriel暖融融的大手抚摸着人类微微隆起的小腹,让Chara感到很是放松,“主要是政府那边鱼龙混杂,人类也多,这段时间真的不想出事情。”

  “我明白……”Asriel张口又把想法卡在了喉咙里,只是尾巴不安稳的来回摆动着,“总之,别太勉强自己,好好休息。”

  “那是自然,比每日跟在你后面收拾烂摊子轻松多了,总理先生。”感觉到对方的不安,Chara把自己的手附上对方的大手,“放心,Azzy,等小家伙出生了,我们再好好聊聊好吗?”

  “嗯,”怪物温和的吻拂过人类的额角,“我会等你的Chara,你知道的,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努力。”

  书桌上的吊兰,兀自摇曳着细长的草叶。

  

  多年之后,当Asriel又一次回忆起这个时刻,他依然会忍不住唏嘘。那时的他们谁也不知道,一场危机正在悄无声息的降临,而曾经埋下的隐患也终将被点燃。

  这个世界也许不是杀与被杀,也不是拯救与被拯救,但是这个世界是一面镜子,所作所为,必有因果。

summerfoam
花~环~ 上课摸鱼差点被老师逮...

花~环~

上课摸鱼差点被老师逮到

花~环~

上课摸鱼差点被老师逮到

螃果

晚上好!520过了明天就是521乐!( ・ω・)=つ❤️

呜啊我愿意用我自己一辈子单身换我喜欢的cp在一起aa!

晚上好!520过了明天就是521乐!( ・ω・)=つ❤️

呜啊我愿意用我自己一辈子单身换我喜欢的cp在一起aa!

杏仁
潦草地摸了💦就算忙成狗也要交...

潦草地摸了💦就算忙成狗也要交520党费!

潦草地摸了💦就算忙成狗也要交520党费!

漫漫长夜且独行

520快乐!

这次是US的大家!虽然画的很水就是了(捂脸)

bug太多了我也没办法,因为我不会画(ಥ_ಥ),错误一堆,比如羊的左右手我就前后矛盾……

其实有看到群里的活动但是因为自己太菜了怕拉跨就不参加了(ಥ_ಥ)毕竟群除我佬

顺便发个牢骚,羊猹那么香怎么就那么冷啊😱我都怀疑是不是进错tag了

520快乐!

这次是US的大家!虽然画的很水就是了(捂脸)

bug太多了我也没办法,因为我不会画(ಥ_ಥ),错误一堆,比如羊的左右手我就前后矛盾……

其实有看到群里的活动但是因为自己太菜了怕拉跨就不参加了(ಥ_ಥ)毕竟群除我佬

顺便发个牢骚,羊猹那么香怎么就那么冷啊😱我都怀疑是不是进错tag了

知影酱
520摸鱼小短漫 是自家AU请...

520摸鱼小短漫

是自家AU请注意!

有CP向注意避雷!

主羊猹,有一点点杉福。

由于是十分钟摸出来的画风超渣请注意~(手机指绘什么的…是真的不擅长)

平时喜欢逞强的Chara有时也有温柔的一面呢。

“Asriel,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


520摸鱼小短漫

是自家AU请注意!

有CP向注意避雷!

主羊猹,有一点点杉福。

由于是十分钟摸出来的画风超渣请注意~(手机指绘什么的…是真的不擅长)

平时喜欢逞强的Chara有时也有温柔的一面呢。

“Asriel,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


水柴
好了,渣渣本渣(╥ω╥`)

好了,渣渣本渣(╥ω╥`)  

好了,渣渣本渣(╥ω╥`)  

夜行鸟

【sf】Before the death(1.0)

·第二篇sf√中间包含有羊猹以及人类组友情向。

·ooc是必须有的,不ooc是不可能的/摆手

·应该是个HE,中间可能会有刀?

·中长篇,应该不是很长

·是无ut设定下的人怪大战的背景,人类和怪物共同占有地表

·私设有,并且很多。

·求评论啊quq如果有什么地方有问题请指出,我会改的

·这章是设定科普章,会有点无聊,下章就好了quq下一章我尽量让Sans活在字里行间而不是想象中√

ooc预警,如果能接受的话,那就开始——


这个世界上分为两类生物,一类...

·第二篇sf√中间包含有羊猹以及人类组友情向。

·ooc是必须有的,不ooc是不可能的/摆手

·应该是个HE,中间可能会有刀?

·中长篇,应该不是很长

·是无ut设定下的人怪大战的背景,人类和怪物共同占有地表

·私设有,并且很多。

·求评论啊quq如果有什么地方有问题请指出,我会改的

·这章是设定科普章,会有点无聊,下章就好了quq下一章我尽量让Sans活在字里行间而不是想象中√

ooc预警,如果能接受的话,那就开始——

 

这个世界上分为两类生物,一类是再普通不过的人类和怪物,而另一类是被称作“索斯”(Souls)的人类和怪物。在人群中若是随机抽样,索斯被抽到的概率可谓万分之一。

 

他们唯一的区别,或许就是眼睛。一般未成年的索斯与普通人类和怪物并无差别,而成年后的索斯若是注视他们的眼睛,你能看到有微弱的蓝光在他们的眼底闪烁。

 

因为这种特性,索斯又被称作“蓝星”。

 

索斯名字的来源,其实非常简单。“Souls”,很容易就能看出,这类人是与灵魂有关。就像之前很流行的“灵魂伴侣”一样,索斯的伴侣们往往也是索斯,但他们不同的是,索斯在成年之前,于手臂上,会出现一个倒计时。这意味着,索斯们必须要在倒计时结束前找到自己的那个索斯。每个索斯倒计时开始的时间不同,长度也不同,除了“灵魂伴侣”之间的倒计时,“灵魂伴侣”之间的倒计时是相同的。

 

若是倒计时归零前还没有找到那个是自己“灵魂伴侣”的索斯的话,两个索斯就会相继散魂,无论人类亦或怪物,都将进入往世,直到他们找到彼此。当他们遇到彼此的那刻,倒计时将会停止,这也是他们唯一能鉴别的方法。直至真正的结合后,倒计时才会彻底消失。

 

很幸运,却又不幸的,Frisk就是一个索斯。但是在她出生为止的十八年中,从未有人类甚至怪物能够让她的倒计时减缓哪怕一分钟。她的倒计时还剩一年,最后一年的期限。

 

每当她看见自己左手臂上的倒计时在一秒一秒减少,无助和绝望就会席卷这个女孩。

 

“为什么是我?”她这样想。明明还有那么多的地方她尚未踏足,有那么多的幸福她尚未感受,有那么多的事情她还没去做……

 

于是,她只能把自己的情绪完美的伪装起来,以至于连Chara都没有发现她的不对。等到身边的人们回神时,Frisk已经是一个他们眼里“看着她就仿佛充满了决心”的孩子了。

 

她的人生,还有十二个月。

 

最后的十二个月,保持我的决心。她低声念着,仿佛是最后的护身符。

 

————————回到现在的分割线————————

 

“嘿,Chara,跑慢点,你即使赶不上你的‘王子’也会等你的。”Frisk看着前方全力冲刺的Chara,隐约察觉到了些什么。

 

“别呀我的小Frisk,你真应该加强锻炼了!马上就是Azzy回学校拿东西出来的时间了,我们一定要给他一个surprise!他也一直说想见见你呢!”Chara甩了甩自己手里的巧克力,边吃边跑边回答Frisk。

 

就在Asriel出来的前十分钟,Frisk和Chara终于赶到了学校。这所学校名为Ebott,据说是因为校长野餐常去的地方也叫Ebott,所以这个学校才取了这样古怪的名字。(当然后来校长本人辟谣了,这个名字的来源也一时变得众说纷纭。)

 

虽然是一所人类和怪物的比例大概是1:5的学校,但是人才济济,不比任意一座人类的高中弱,这就是Asriel就读的学校了。






结尾仓促了_(:з」∠)_主要是想早点写到下一章让衫衫赶紧出场呜呜呜quq

(Sans:还没有让我和Frisk见面,你是否想来一点骨头?

我:别别别衫哥冷静!冷静!下一章尽量让你出现……在文字里?

Sans:Burning in Hell.)

凑合看看叭,我是个辣鸡quq

炭烤小山竹
如果两人能顺利长大,,那就太好...

如果两人能顺利长大,,那就太好磕了……青梅竹马日久生情…(胡言乱语)

如果两人能顺利长大,,那就太好磕了……青梅竹马日久生情…(胡言乱语)

夜行鸟

【sf】Before the death(0.5)

·第二篇sf√中间包含有羊猹以及人类组友情向。

·ooc是必须有的,不ooc是不可能的/摆手

·应该是个HE,中间可能会有刀?

·中长篇,应该不是很长

·是无ut设定下的人怪大战的背景,人类和怪物共同占有地表

·私设有,并且很多。

·求评论啊quq如果有什么地方有问题请指出,我会改的

·这篇比较短,算是个序幕吧。下一篇我会尽量长一点。

ooc预警,如果能接受的话,那就开始——


“呼……”放下笔的那一瞬间,Frisk感觉到了无比的轻松。...

·第二篇sf√中间包含有羊猹以及人类组友情向。

·ooc是必须有的,不ooc是不可能的/摆手

·应该是个HE,中间可能会有刀?

·中长篇,应该不是很长

·是无ut设定下的人怪大战的背景,人类和怪物共同占有地表

·私设有,并且很多。

·求评论啊quq如果有什么地方有问题请指出,我会改的

·这篇比较短,算是个序幕吧。下一篇我会尽量长一点。

ooc预警,如果能接受的话,那就开始——

 

 

“呼……”放下笔的那一瞬间,Frisk感觉到了无比的轻松。交卷,整理东西,离开这个不会再来的地方,Frisk走出了考场。

 

“heya!Frisk!考得怎么样!”

 

“唔,勉勉强强吧,一般般。”现在挂在Frisk身上的大号人形玩偶是Chara,她们自小一起长大,然而性子却截然不同。Chara步入高中以后逐渐成为了假小子,平常和Frisk走在一起的时候还常常被路人称赞“好般配的情侣”。Frisk则相反,到了高中以后愈发文静,跟同学们都聊不太来,多亏了Chara才避免了每天不用说话的情形。

 

“哇塞,你都说一般般那我不是更考不上好大学了?对了!我跟你说了今天要去我的兄弟家做客!一起来吧!他人可好了!”

 

Chara的这个兄弟Frisk早有耳闻,为数不多的怪物学校中的重点高中第一名,因为母亲是学校的校长常常被揶揄地叫做“小王子”,虽然是个怪物但却“人缘”和“怪缘”都超好,十项全能,是学校里所有女生的“白羊王子”,不少女生都希望能变成将来的“王子妃”,因而在学校里差点为了争夺“宠爱”而打群架,足可以见出这个“王子”是多么的有魅力。

 

她能知道这些,还多亏了Chara自从认识他——Asriel——后每天都在自己耳边念叨:“诶Frisk我跟你说Azzy今天……”,“Azzy今天又……”……简直一天三句离不开她的“Azzy”,这让Frisk不禁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塑料姐妹”。

 

“好啊,一直等着你给我介绍介绍你的‘Azzy’呢。”

 

“好诶!走走走,他的学校在这个方向,我们比他考完的早,先去在路上堵他,吓他一跳哈哈哈!”

 

 然而,Frisk有一件事情一直困扰着她,甚至比高考都要重要。

 

她的时间不多了。


She will be in the arms of death.

 

 



深夜发文√

咳,这只是一个小开头,至于Frisk为什么说自己时间不多了。。。下篇揭晓,我会尽量快更的(咕咕咕)

Sans还没出场,应该还要个几篇的样子,不过私心把tag打上辣(别捶我)

别催更我鸭,后天我就要去英语高考惹quq求评论

HuailuoSheepmew

P1羊猹羊 摸

23 放飞自我

P1羊猹羊 摸

23 放飞自我

🆁🅰🆁27

【RAR27Tale番外】灾难

*故事发生在RAR27Tale真正PE之后

(RAR27表示迟早会把正文肝完的 在联动结束后)

*Asriel和Chara已经被拯救  年龄20左右

*迫真装甲车(开车警告 确信)


  月色如期而至,静谧的夜晚,伊波特镇是一如既往的美丽。怪物和人类大部分都回到家里,灯光和星光在乡村编织了一曲属于乐园的赞歌。


  是情人节了,让年轻男女的心怦然悸动的日子。也是让他们久怀慕蔺的日子。


  Asriel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毛茸茸的手似乎让指纹解锁十分困难。五次尝试失败了,他有...

*故事发生在RAR27Tale真正PE之后

(RAR27表示迟早会把正文肝完的 在联动结束后)

*Asriel和Chara已经被拯救  年龄20左右

*迫真装甲车(开车警告 确信)



  月色如期而至,静谧的夜晚,伊波特镇是一如既往的美丽。怪物和人类大部分都回到家里,灯光和星光在乡村编织了一曲属于乐园的赞歌。


  是情人节了,让年轻男女的心怦然悸动的日子。也是让他们久怀慕蔺的日子。


  Asriel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毛茸茸的手似乎让指纹解锁十分困难。五次尝试失败了,他有点心烦地输入密码。看了一下时间,然后又塞回口袋。


  “18:55了,Chara应该在等我了。”Asriel在宾馆二层的回廊里,开始来回踱步。他双手搭在背后,心型巧克力包装盒的冰冷质感从毛梢直直地传到那颗颤抖着的灵魂上。


  他尽力控制着脚步声,最后,站在了203号房间门口。左手拿着那盒巧克力,他单手梳理着自己的毛发,拭去额头上的汗。

  “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的火焰可以烧到自己的内心?” 

  Asriel有点着急,青涩地想着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问题。

   “加油,王子陛下。不过是一次约会,不过一起过一晚上啦。有什么好怕的?”

  

   闭上眼,Asriel深吸一口气。然后在缓缓的吐息中,这样鼓励着自己。


  既然来了,只好这样做了。而且,这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么?


  他下定决心,悄悄推开了门。


  绿色的眼眸紧紧注视着眼前的景象,Asriel感到心口涌动着激烈的情感。


  Chara像只小猫一样,蜷缩在床上。依旧是老套的绿黄条纹衫穿着,还有挂坠。月色透过没有窗帘的玻璃窗,直直地为少女盖上了一层银色被子。


   她静静地躺着,衣物和床上有着皱褶。似乎是等了一段时间,睡着了?既然如此,Asriel决定等着她醒来,而不是直接叫醒。那可不是以前的自己会做的直男行为了。


  又是蹑手蹑脚地关上门,Asriel像缓缓走过雷区一样,悄悄走到Chara身边。看着躺着的她,Asriel转过头,抑制了去摸一下,感受温暖的想法。他轻轻地把巧克力放在了床头柜,然后看着窗外的月夜美景。


  当然,他注意不到树梢上的流浪者科技提供的微型旋翼无人机。某个同族长辈又觉得自己行了。


  忽然,Asriel感到身子僵了一下。随即的,一股电流般的感觉从尾巴一直传到背脊。温柔的触感从毛尾传来,那是手掌的温暖体温。


  “Chara...你。”Asriel尽力把尾巴从少女的手上挣脱,那是自己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冷汗染湿了自己的条纹衫衣领。


  “嘘...我就知道。”Chara从床上下来,赤色的眼眸中不带一丝朦胧。她松开了抓着Asriel尾巴的手,从身后缓缓走向他。


   Asriel转过头去,想从自己熟悉的那双眼睛中读出什么。但此刻,思绪已经很难稳定下来了。


   “别说话。”Chara笑了笑,猛地扑在了Asriel的怀中。

    钻入熟悉的毛茸茸中,她微微眯着眼,往怀抱中又蹭了蹭。羊绒的质感比起宾馆的床单要好多了。

     Asriel的双手在本能中,也加紧了搂着她的力度。愈发紧密的怀抱让Chara感觉有点喘不上气。


   “我知道的,你总是那么守时。”Chara抬起手,轻轻抚着年轻怪物的脸颊。


   Asriel轻轻叹息了一声,“Chara,巧克力在那边。”


    “你...”少女的语气中似乎附着了一丝不悦,看着Asriel眼神中漾起的温暖涟漪,最终压下了这一丝不和谐。


     “我说过了,Azzy,别说话。”


      月色朦胧,在Asriel的意识做出回应的时候,他能感受到的,只有和Chara浅浅亲吻时候留下的一切。

         一个唇齿间温柔的,暧昧的,也是难忘的浅触。来自未婚妻,也是最好的朋友的。脸上的红晕,还有那种湿热的空气正拥抱着这个夜晚。Asriel和Chara维持着一个紧密,静谧,又长久的怀抱。

        “她亲了我...”这是Asriel当时唯一的,在意识中循环的一切。Chara只是又像一只依人的小猫,在自己的怀抱中微微蹭着。


-----------

宾馆外的街道上


“niiiiiiice!”


  一只羊型怪物激动地捧着一块无人机操控pda,双手在微微颤抖着,两眼放光。他正透过那架微型旋翼无人机将一切尽收眼底。


   “哎...开录像。按错了,不是热成像。”

   因为激动,他甚至差点按到无人机的一键自爆上。能有多少事可以这么刺激呢?


    那可是自己的同族,而且还是自己的后辈。能在这边用测试无人机的借口来做这种事,要是让同事们知道了,估计不是带着会心的笑容,就是一句“不愧是你。”


    Azte知道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于是,他没有和以前那样在某个靶场里喝到彻底醉去。反而是和老同事打个招呼,借上一架无人机,找到了那对自己挺熟悉的情侣。


     虽然这种潜行任务十分快乐,在玻利维亚,他也有过拍摄名人丑闻的任务。但是,一想到那个后生,此刻也都找到了心爱之人,这让Azte有点想潸然泪下的冲动。


     “为什么,为什么我单身了两个世纪,而...那个家伙,就没几年,就找到对象了。我...哎”

     Azte想泯一口伏特加,却发现自己背包两侧空荡荡的,似乎忘在靶场了。他本能地皱了皱眉,却是一个无奈的叹息来消愁。

       “算了...”


      他专心地注视着pda上的画面,为了看到细节,他甚至还调到了4倍放大。

-----------

     低哑的,急促的喘息交错,汗水染湿了床单和Asriel洁白的毛发。


      Chara紧紧抓着床单,而Asriel只是偶尔会习惯性地为自己的冲动道歉。然后,继续下去。

   

     “轻...轻一点...Azzy”


        ...


     “啊。停一下,停..Azzy,求求你.....啊,别....别那么着急...”

      .....


       “哼啊 那边不可以...啊......温.....求...Asriel,求求你.....温柔一点”


   “抱歉,Ch...Chara”


      “呜....呜啊....快点.....再搞快点....Azzy...”


       “...好的!Chara.”


       “啊 还是慢一点吧...别....Asriel!我错了...呜”

  

         ....看来

是个挺漫长的夜晚。


---------


     “Niiiiiice,全部录下来!我要上传给云端服务器”

        Azte此刻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那是所有男性在某个特殊时刻都会显露出的。一想到把这段传给某些人的反应,他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尾巴轻轻上下摇着。


   “等等...”他的眼眸瞬间死死盯着屏幕,“这是...空夜她们的研究所服务器...。”他自嘲似地笑了笑,看来自己太激动了。

   “没事,到时候再传几份。”


       他把羊绒上的汗水拭去,紧盯着屏幕。忽然,一种被注视的感觉从背后涌来。让这个羊型怪物感到本能的危险。


       一个黑影,似乎在身后。


     “转过身,看着我。”


         那是个低沉的声音,让Azte感觉自己的毛一根根立了起来。战栗,还有尴尬爬上了他的背脊。从尾巴到手臂,似乎都僵住了。


          “什么嘛,原来是Sans。晚上散步嘛,多锻炼锻炼。”

          Azte尴尬地,挠着头,看着月亮说道。


          “你个好家伙,把我跑步机的档调到最高了,对吧?” Sans皮笑骨不笑地看着Azte,惊得后者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啊哈,看,今天晚上的太阳好大呀。”

  Azte背着手,把Pda藏到身后。他本能地觉得,Sans看到那些后,会用Gaster Blaster把自己给烤了,可能还会加点孜然。


     “好了,不用藏着掖着。我都知道了。”

Sans冷笑着,注视着,仔细端详着眼前那个家伙。然后,慢慢走上前去。


     “啊,Sans,我错了,我再也不去拍他们俩的这种场面了....”


     “好啊,那你去道个歉?”


    “啊这,好吧,好吧。”


     “不,我说,现在就去。”


    Sans把手搭在Azte腰上,因为够不到肩膀。他只是保持着那个微笑,然后,左眼发出蓝黄光芒,他猛地挥下左手。


     蓝光一闪,Azte感到周边环境瞬间变化。他此刻...居然....处在Asriel和Chara的那个房间里。


     Sans似乎在瞬移后的瞬间,又不知道去哪了。把Azte留在了那个宾馆房间里。


   “这下,可真是尴尬呢...”


-----------

       

        “啊....Azzy,不要停下来.....啊!”Chara感到Asriel停下了节拍。然而,现在正是欲火焚身的时刻,怎能这样停下呢。她感到抓着自己的毛茸茸的手也收了回去,引得自己有些冷。


       她放开了抓着床单的手,缓缓睁开了有点迷离的双眼,感受着运动带来的余韵。


       然后,她就愣住了。眼前的Azzy也是。


       在反应过来时候,她和Azzy都差点惊叫起来。赶紧那床单遮住私密部位,死死盯着门口那个,突然出现的羊型怪物。


       那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出现在这里了。

     

       “额...抱歉,我可能不小心进错....额....我的意思是...”

        Azte感到自己尴尬地耳根都红了,他一边慢步向门后退,一边支支吾吾地看着床上一人一羊。


       “啊,这是....Azte。为什么,你会...”Asriel一边用床单遮着,一边单手拉起裤子。


       “天啊!!!Azzy!”Chara面红耳赤,似乎比刚刚在床上的反应还要更激烈。她似乎都有一把抓起真刀冲上去的想法了。


       “啊哈,我发誓,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两位,情人节愉快?额...还是...早生贵子?”

         Azte感觉气氛愈发尴尬,羊猹情侣的眼神似乎如同一把匕首一般,显露着锋芒。冷汗不停地滴下。


         他感到自己已经离门很近了,伸手向门把手碰去。


       烧灼的感觉从毛梢传来,让他本能地收手。Asriel似乎在门上施了一丝魔法。


        “喔,为了防止有人推错门,我在把手上放了一些火焰魔法。”

          Asriel脸红着,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


         Azte条件反射地收手,但是不小心手抖了一下。手上的无人机操控pda摔在了地上。


          “哦...达瓦里希.真是Cyka 的..”Azte感到内心似乎有什么碎裂的声音。微微颤抖着,慌张着。让Azzy和Chara都有点一头雾水。


          Chara迷惑地看向地板上那块Pda,然后...

少女的叫声划破了这个静谧的夜晚,似乎要将月光都扭曲。


           Asriel也看了一下,发现那个pda上显示的自己和Chara,以及那个左上角的REC标志。他明白了一切,瞬间有一种想要召唤无尽雷霆或者混沌之刃的冲动。


... ...

一分钟后


     “我错了,这就删除...别...Chara小姐,别拿刀架着我了。

喂...Asriel,你...你拿着火球想干什么啊。我好歹也是你的长辈...诶...别别别,我随口说的...哈啊”


     “啊,完了,太紧张了。不小心转发给几十个人了...”


  “... ...”


-----------------


      Azte被绑在了一个椅子上,嘴上贴着封条。他挣扎着,但一切似乎都注定木大(白费)。此刻,他趁着宝贵的清醒意识,诅咒着Sans,还好奇着为什么羊猹约会要带着绳子和这些,玩捆绑吗...


      Asriel在他眼前,和Chara又是轻轻一吻,深沉地注视着对方。那如同贤者时间后的注视,似乎让他们忘记了一切,只是沉醉在伊波特夜晚的银色气氛中。


        Chara仍旧依人地在Asriel毛茸茸的怀中蹭了蹭。


       “亲爱的Azzy,这些道具本来是...”


        “哦,Chara,我知道了。但是现在,我们要怎么处理呢?Azte先生似乎占用了这些...”


         一人一羊带着鬼魅的笑容,缓缓看向椅子上挣扎着的Azte,又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Azte试图使用火焰魔法来烧断绳子,却发现了个恐怖的事实。这好像是耐热的,不是自己那个酒精灯水平火焰烤得断的...


         他踢着地板和椅子,挣扎着表示抗议。


           “亲爱的Azzy,让他赔偿回来不就好了吗。”Chara轻轻抚摸着Asriel的耳朵,引得Asriel脸又红了几分...

             “哦对了,你们王级怪物哪里最敏感?”


              “啊这,应该是耳朵,角还有尾巴了。”Asriel闭着眼,思索了一下,然后轻轻抚摸着Chara的发丝...


               “救命,救命!#=%=#%*/的Sans!我今天就不该去%##%?#”

                 Azte看着走向自己的羊猹,最后思索的是这些。然后,Chara似乎用封条绑住眼睛了,什么都看不到了。然后,自己的尾巴似乎也被Asriel拿绳子捆住了...


               然后,他似乎感到意识有点模糊,什么都不记得了....

   

---------------


第二天,Azte在赶来的几个朋友的帮助下,被扶出了旅馆。


            “哦,我的天。这是受了什么刑?”

              “太可怕了...”

              “这打了多少个死结?”

               “气抖冷,这可是退伍老兵啊...”


几个认识他的人纷纷交头接耳道。


Sans还是那个老样子,站在人群后,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远去的,扶着一支拐杖的Azte,眨了下左眼,然后,是一个标志性的笑容。


Asriel则为Chara递上了一杯热水,似乎想要缓解下她的痛... 


“抱歉,Chara。昨天晚上好像我做的有点过了...”


 “嘘,Azzy....别说话哦。”


一个轻吻,在晨光之下,比以往的更加长久...

    

   

  

summerfoam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哦(&acu...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哦(´-ω-`)

羊猹向注意

爬了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哦(´-ω-`)

羊猹向注意

爬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