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羊陆

33302浏览    259参与
七月在野
跨年啦 祝大家新年快乐平安健康...

跨年啦


祝大家新年快乐平安健康~

跨年啦


祝大家新年快乐平安健康~

奶油芝士卷

酒酿圆子

*背景是《是谁偷吃了鲜奶泡芙》的室友设定,它真的变成了一个美食栏目x

*内含:姜钟+一点点荀郭荀+羊陆+疯狂被秀的杜武库

久违的更新,祝大噶新年快乐> <


=========以下正文=========


近几天,气温骤降,天气变冷得猝不及防。


难得的一个假期,杜预选择窝在公寓里放空自我,出门闲逛的心情终究是抵不过家里的暖气的。而羊祜去接陆抗了,陆抗在附近加班开会。会议在下午结束,羊祜就想着把人带回来一起吃个晚饭。


至于姜维和钟会,没有论文和作业的两人跑去给隔壁刚搬进小区来的荀彧教授和郭嘉教授帮忙了。这两位颍川大学商学院...

*背景是《是谁偷吃了鲜奶泡芙》的室友设定,它真的变成了一个美食栏目x

*内含:姜钟+一点点荀郭荀+羊陆+疯狂被秀的杜武库

久违的更新,祝大噶新年快乐> <



=========以下正文=========


近几天,气温骤降,天气变冷得猝不及防。

 

难得的一个假期,杜预选择窝在公寓里放空自我,出门闲逛的心情终究是抵不过家里的暖气的。而羊祜去接陆抗了,陆抗在附近加班开会。会议在下午结束,羊祜就想着把人带回来一起吃个晚饭。

 

至于姜维和钟会,没有论文和作业的两人跑去给隔壁刚搬进小区来的荀彧教授和郭嘉教授帮忙了。这两位颍川大学商学院的镇院之宝同出身于颍川,和钟家有多年的交情,是看钟会长大的,平日里也对他照顾有加。论起辈分,荀彧还算是钟会的叔祖。

 

既是如此,钟会免不了要去帮忙搬家的。而姜维自然是跟着他去刷好感值。和恋人的长辈打好关系总是没错的,起码以后上门见家长的时候,大家心里都有个底,也省去了自我介绍的功夫。

 

虽然说他现在还只能以室友的身份出现。

 

荀彧和郭嘉对他们的到来热情地表示了欢迎。只是进了门之后,郭嘉的视线一直不动声色地在他们之间游移,脸上一副探究的表情,好似发现了什么新大陆。

 

他抛给钟会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跑去和荀彧咬耳朵,“哎,文若,士季带来的那孩子真不是你们家的什么亲戚吗?”

 

“不是啊,奉孝为何有此一问?”

 

“因为你们长得太像了嘛,“郭嘉摊开双掌,觉得自己说得非常有道理,”刚开门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还有一个我没见过的弟弟或者是侄子呢。”其实要说是你儿子我也是信的。

 

荀彧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屈起手指在郭嘉前额上轻轻一敲,“哪有的事儿,净胡思乱想。”

 

郭嘉没有反驳他,只是露出一口小白牙,对着他嘿嘿地傻笑。

 

那头钟会却被郭嘉刚才那道饱含深意的眼神吓了一跳,这会儿又看见他的两位长辈在说悄悄话,一颗心紧张得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他的这位世叔向来敏锐,难保不会被对方察觉到他与姜维之间的情意来。

 

思及此处,他往旁边挪了挪,和姜维保持安全距离,心想当下还是谨慎为上。

 

姜维发觉身边人的动静,于是抬眼望过去。他和钟会相处久了。只凭脸上的表情,也能将对方弯弯绕绕的心思摸透七八分。他趁无人注意,伸手去捏钟会后颈上的软肉,“士季,放轻松。”

 

钟会立马就炸了毛,回头正要发作,却正好对上姜维一双盈盈笑眼。俊朗的青年站得笔直,如翠竹劲松,唇角上扬朝他翘起一个温暖的弧度。这下他心里气已消了一大半,且又顾忌着不远处的长辈们,最后别别扭扭地挤出一句“你不要闹我”。

 

到底是来干活的,结束了进门时的小插曲,四个人就忙碌开来。直到收拾好了房子,才一起在客厅坐下聊天。当然,干坐着聊天也是不行的,于是郭嘉说要不要开瓶酒庆祝一下。

 

本来是正常的提议,但他说话时频频给钟会递眼色。想来是他最近又被荀彧禁了酒,所以想趁这个好机会来解解馋罢了。

 

他的小算盘打得响,然而荀彧温温柔柔的一句话就把他堵了回去,“好久没喝过士季泡的茶了。士季,能麻烦你去泡一壶黄山毛峰来吗?”

 

钟会连忙应下,起身去煮茶。路过郭嘉时,他瞥见解禁失败的郭祭酒耷拉着脑袋,活像是淋了雨的金毛。而他小叔祖暗戳戳地用手臂搂过去,似在安慰对方。

 

咳咳,君子非礼勿视。钟会默默地把视线移开。

 

钟会离开客厅之后,配荀彧和郭嘉聊天的任务就交给姜维了。社交小能手姜维表示毫无压力。只是钟会心里也有些忐忑,留下姜伯约一个人真的好吗?

 

呼——钟会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的思绪同被温水冲开的茶叶一样飘散,飘向客厅的一端。交谈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已是不甚清晰,他只能依稀从中听出几分交谈者的笑意。心底不禁泛起好奇的涟漪,伯约到底和小叔祖他们说了什么啊?

 

事实证明,姜维的社交能力真是点满了五颗星,完全不需要他担心。刚进门的时候这人还是恭恭敬敬地称呼着“荀教授”和“郭教授”,现在则是左一句“荀伯伯”右一句“郭叔叔”,喊得亲切又顺口。哄得他叔祖还握着人家的手说“平时真是麻烦你照顾我们家士季了”。

 

钟会从端着茶回来之后到他和姜维要回家之前,脑子都是懵的。怎么他不过是去煮了壶茶,回来姜维都比他大一个辈分了?

 

荀彧和郭嘉亲自把他们送出门口。说是来帮忙的,可临走前荀彧还塞给钟会几本书和两个香囊。郭嘉从门后递出一个保温桶,提起来很有分量,“这是我和文若做的酒酿圆子。天气冷了要吃点暖身子的,记得要全部吃完哦~”门后一张脸笑得明媚。

 

于是他们空手而来,却满载而归。

 

从暖和的公寓里走出来,冬季风迎面拂过。钟会瑟缩了一下。姜维解下自己的围巾,给他戴上。两个人挨得很近,姜维闻到了他身上香囊的香味,是能安心定神的味道。

 

“伯约,你瞒着我和叔祖他们聊了什么啊?”钟会突然开口问道。

 

“也没什么,不过说了些日常琐事。”

 

钟会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他哼哼唧唧地吐露出自己的真实意图:“然而你却不能称呼小叔祖为‘伯伯’,这样你就比我老了一辈。”听起来你就是在占我的便宜啊。

 

可我也不能跟着你一起叫叔祖啊。姜维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委屈。而且你叔祖他年纪和我老师相近,本来就是我伯伯辈的嘛。

 

“好啦,别生气,”他用空闲手揽过钟会的肩膀,“回去晚上给你欺负回来好不好,嗯?”他的尾音拖得很长,非常容易让别人联想到某些脸红心跳的事情。

 

闻言,钟会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却没有挣开他的怀抱。哼,谁要欺负你。

 

***

 

在姜维和钟会提着一堆礼物回来之前,羊祜已经接到了陆抗,又一起去蛋糕店买了大家都喜欢的芝士慕斯蛋糕,回到了公寓。

 

在玄关换鞋时,陆抗的目光一下就被鞋柜里摆的整整齐齐的三双毛绒动物拖鞋吸引住了。

 

其实他们一共有四双毛绒拖鞋,剩下的一双目前正被杜预穿着。拖鞋是某天室友四人组队逛商场的时候买的,当时商场举行促销活动,买二送一。

 

姜维买了圆滚滚的柴犬款,又哄着钟会接受了他给挑的可爱的灰猫;杜预果断地选择了唯一的大型食肉动物——狼;羊祜看看左边的绵羊,再看看右边的梅花鹿,有点纠结不定,最后还是拿走了小鹿样式的。

 

“先穿我的吧。”羊祜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那双拖鞋,放在陆抗脚边,示意他换上。

 

陆抗蹲下去捏捏鞋上软乎乎的鹿角,弯弯眼睫,“叔子,真没想到你也会喜欢这么可爱的东西。”

 

“还好吧,”羊祜一边换鞋一边应道,“跟他们一块儿在商场买的。”

 

陆抗踩着拖鞋和羊祜往客厅里走,又频频回头看鞋子后面缀着的毛球尾巴。羊祜看着他小孩子似的转来转去,心想果然是十分可爱——当然这句可爱指的是陆幼节。

 

客厅里只有杜预一个人,他靠在沙发上,低头翻阅着一本书。羊祜不用猜,也知道他手上那本书一定是《左传》。他见到羊陆二人,表情似乎很惊讶,“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

 

“早吗?这不是赶着回来吃饭嘛。”羊祜把买来的蛋糕放在桌子上。虽然他特意放轻了动作,但在桌上蜷成一团休息的消食片还是惊醒了。麒麟猫喵喵呜呜地跳起来,发现是熟悉的两脚兽,于是安下心,开始绕着蛋糕盒子打转。

 

“我以为你们会去下馆子呢,”杜预合上书页,起身去给他们倒水,“幼节,来了还带礼物,多见外啊。”

 

陆抗挨着羊祜落座,他温和地笑笑,“反正也是顺路,当作饭后甜点也不错。”

 

那边消食片绕着盒子转了两圈,并没有找到什么好玩的东西。它打了个哈欠,准备继续趴着睡觉,一转头却看见沙发上多了个陌生的身影。自诩为一家之主的猫顿时来了兴趣,迈出大佬的步伐,打算会一会这位新客人。

 

它在陆抗的脚边来回踱步。陆抗弯下腰摸摸它的脑袋,柔软的触感让他有点爱不释手,“它就是叔子你提到过的消食片吧?我可以抱一下吗?”

 

“当然可以,我们家消食片和别的猫不一样,特别粘人。不像猫,倒像狗。”杜预的回答中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话音未落,消食片就已经迫不及待地窜进了陆抗的怀里。陆抗被扑了个措手不及。“唔,好沉,你们平时是不是喂得有点多?”消食片在他怀里翻了个身,丝毫不觉自己的体重又双叒叕被吐槽了。

 

羊祜和杜预认真地思考了几秒钟。其实他们平时投喂猫粮精准到克,每天带猫出门运动,按理说它应该不存在长胖的苦恼。然而消食片总喜欢凑到他们跟前撒娇索要小鱼干,在无限制的小鱼干面前,体重激增什么的也很正常了。

 

羊祜和杜预同步抚额作痛苦状,我们怎么就管不住这投喂的手呢?

 

于是等姜维和钟会回到家时,看到的就是陆抗坐在沙发上撸猫,而他们的两个室友一脸苦大仇深地盯着猫的奇妙场景。

 

钟会先和陆抗打了招呼,然后一个爆栗敲在杜预头上,“元凯,你做什么一直盯着人家看呢?”

 

杜预在重击后回过神来,他捂着脑袋抗议:“我看消食片而已,你怎么只敲我不敲叔子?”

 

钟会露出一个理所当然的笑容,“因为你好欺负呀。”毕竟叔子的男朋友就坐在对面嘛。

 

靠,这还有没有人管了?杜预把目光投向正在和陆抗聊天的姜维,麻烦过来认领一下这位捣乱的钟士季好么?

 

“士季,时间不早了,不如先吃晚饭吧?”姜维心领神会,替杜预岔开话题。

 

可是晚饭还没有着落呢。一直没说话的羊祜举起了手。

 

这不是来了么?姜维笑笑,从背后掏出郭嘉给的保温桶,在大家面前晃了一圈。

 

哇哦。

 

“真好吃——唔唔——就是酒味重了一点,士季,你叔祖人真好,去帮忙还管饭。”

 

五个在餐桌前端着碗坐好,迫不及待地要瓜分眼前这一桶园子。杜预率先舀了一碗,一边品尝一边发出赞美的声音。

 

“那当然,”钟会挑挑眉,替荀彧收下这张好人卡,“不过酒味浓大概是因为这一份是奉孝叔叔做的吧。”

 

钟会也低头咬了一只,圆子软糯,入口留香,酒糟用的似乎是秋日酿的桂花酒,味道甜美。可惜他不太喜欢酒精的味道,于是只尝了几口,就开始暗戳戳地把自己碗里的塞给姜维。

 

“吃的习惯吗?”羊祜忙着给大家切蛋糕,自己顾不上吃,倒关心陆抗吃没吃好,“你们家这个日子平时会吃什么?”

 

陆抗作为江浙沪人士,对酒酿圆子再熟悉不过了。他举起勺子喂到羊祜嘴边,示意他张嘴,“啊——江浙一带都会煮圆子啊,虽然我们家更喜欢汤圆。”

 

“我爹还会烤汤圆呢。”陆抗如是说道。

 

羊祜切蛋糕的手一顿,又回想起那天他亲眼所见的东吴人民神奇的烧烤架和出神入化的烧烤技术,心想你们江东还有什么不能烤的吗?

 

***

 

五个年轻人轻轻松松地就把餐桌上的晚餐一扫而空,面对眼前堆叠起来的碗筷,姜维和羊祜同时伸出了手。

 

其实室友们是有家务安排表这种东西的,今天刚好轮到羊祜洗碗。但姜维正好想进厨房办点私事,刚好又能让羊祜和陆抗偷闲谈个恋爱,顺水推舟,何乐而不为呢?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接了一会儿,羊祜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颔首致意,便带着陆抗出门散步,然后送人回家。姜维则愉快地左手托着碗,右手牵着钟会进了厨房。

 

被留下来的杜预觉得此刻真是“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心头感慨万千。好吧,你们都谈情说爱去吧,我一个人回房间拼乐高还不行吗?

 

厨房里,钟会虽然很奇怪姜伯约这家伙又和羊叔子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要把他拖进来,但还是轻车熟路地开始操作洗碗机。有了洗碗机,就算是公认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钟小公子,也可以担起洗碗的重担。

 

姜维却制止了钟会的动作,他把挂在墙上的围裙摘下来,“士季,先别急着洗碗,咱们先干点别的。想吃什么?”

 

“嗯?这不是才刚吃完晚饭?”钟会心里更是疑惑,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是啊,是才刚吃过,不过某位英才只吃了几口就把东西丢给我了,”姜维抬手刮了刮钟会的鼻尖,没好气地说道,“你那能叫吃饭吗?”

 

没办法嘛,你知道我不喜欢闻酒味的。钟会表示自己也很委屈。

 

“对啊,所以就趁现在给你开个小灶嘛。帮我把围裙的带子系一下。”姜维熟练地开始洗锅,开煤气,点火,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等待油滚开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姜维安静地看着锅里不断地翻滚出的泡泡,盘算着要做点什么好。

 

钟会像影子一样贴在姜维身后,看着对方的侧脸发呆。姜维专注的神情特别好看,长而卷的睫毛扑闪,眼睛里泛着光,时至今日他仍然要叹一句美色误国。他虽然不会直接把话说出口,但确实承认姜维这张脸他怎么看怎么喜欢。

 

姜维见油快烧好了,便低声提醒正站在自己身后的钟会,让他当心一些:“士季,你不要站得这么近,小心会被油溅到。”

 

耽于美色的钟会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自然没能听见这句提醒。姜维提着锅铲回头一看,唉,怎么在自己背后发起呆来了?

 

姜维用手捏捏钟会近在咫尺的脸,“怎么了?想什么呢?”

 

那厢钟会才刚刚回过神,姜维这么一问,他嘴上没半点犹豫,心里的话就顺着道直白地吐出来了:“想你这么好看,果然是本英才喜欢的人啊。”

 

一句话听起来像是赞扬又像是自夸,但细细一品,这确实是钟英才式标准的告白。

 

糟、糟糕了,话一出口,钟会的意识就回笼了。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绯红一路从他的脖子窜上脸颊,心里的小人急得跳脚。他说什么来着?美色误国,美色误国啊。他红着一张脸,想悄咪咪抬头看看姜维的表情,但又觉得过于羞耻,最后还是生生地止住了动作。

 

突然被男朋友表扬表白的姜伯约此刻脑海里炸起了烟花,差点连手里的锅铲都拿不稳。他调整了一下呼吸,暗示自己冷静下来,不就是一句喜欢我嘛,虽然士季平时从来没有这么直接地说过,但我现在也一点都不激动。

 

才怪。

 

一切的心理暗示都是徒劳,姜维本能地抱住自己的心上人,磕磕绊绊地回应道——

 

“维、维也心悦你啊!”



-END-

抚剑独行游

【笔友组/友谊向】三国春晚相声篇 3.0

相声:拆伙

表演者:曹丕 孙权


丕:各位朋友们好久不见!

权:过年好!

丕:我在这里携我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孙权一起给大家拜年了!

权:祝大家——等等,我是你的谁?

丕: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

权:异父异母,怎么还能亲兄弟?

丕:我父亲是这么说的,生子当如……

权:嗯?

丕:……那个谁嘛。我们家里弟弟们都叫我三哥,就是因为二哥的位置一直给你留着,大过年的,二哥,要常回家看看啊。

权:谁是你二哥!

丕:我们这是情比金坚,虽非兄弟,更胜兄弟。

权:没有人要和你更胜兄弟,好好拜年。

丕:那我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福如赵子龙,寿比孙仲谋!

权:又有我什么事儿!

丕...

相声:拆伙

表演者:曹丕 孙权


丕:各位朋友们好久不见!

权:过年好!

丕:我在这里携我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孙权一起给大家拜年了!

权:祝大家——等等,我是你的谁?

丕: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

权:异父异母,怎么还能亲兄弟?

丕:我父亲是这么说的,生子当如……

权:嗯?

丕:……那个谁嘛。我们家里弟弟们都叫我三哥,就是因为二哥的位置一直给你留着,大过年的,二哥,要常回家看看啊。

权:谁是你二哥!

丕:我们这是情比金坚,虽非兄弟,更胜兄弟。

权:没有人要和你更胜兄弟,好好拜年。

丕:那我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福如赵子龙,寿比孙仲谋!

权:又有我什么事儿!

丕:这是吉祥话,笔友你可能不是很有文化所以不清楚…

权:你才没文化,不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吗?

丕:我这不是为了加一些三国的元素嘛,咱们可是三国曲艺社。

权:没听说过。

丕:我给各位解释解释,福如赵子龙,因为赵子龙幸运EX。

权:他运气特别好吗?

丕:众所周知,自古枪兵幸运E!

权:是这样。

丕:赵云作为一个枪兵,居然可以寿终正寝,这绝对是EX的幸运值。

权:我怎么觉得很牵强…

丕:这我小声和你说,你别告诉别人,就是因为找了一圈发现咱们三国实在没谁比较幸运,所以才…

权:那又不缺长寿的!

丕:笔友你是长寿中最出名的,名人里最长寿的。

权:少来,你那相好的司马懿活得比我长还比我有名。

丕:但是先生的名字和赵子龙不押韵。

权:我怀疑你在针对我。

丕:怎么会呢,咱们是情胜兄弟的笔友啊。

权:我迟早得和你拆伙。

丕:拆伙?诸位听听,他倒好意思先说拆伙,我都还没说什么呢,想不到你是这样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笔友。

权:不是,又怎么了?

丕:你知道别人是怎么说咱们的吗?

权:怎么说的?

丕:曹丕和孙权,虚假的笔友组。

权:那谁是真的?

丕:你那侄外孙和他的跨国恋男友,那才是真正的笔友组。

权:等会儿,谁和谁?

丕:我男朋友的女婿和他的跨国恋男友啊。

权:我怎么更不明白了?

丕:陆抗和羊祜,羊大将军和陆大司马,明白了吗?

权:你早说清楚不就成了。

丕:人家,真正的笔友组。

权:凭啥呢?

丕:你还好意思问,你看看别人,两军阵前相安无事,又是送药又是送酒,有来有往的,这才是真正的“君住长江南,我住长江北,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啊,就不知道有没有真的效仿华元夜登子反之床……诶诶诶笔友你干嘛呢?

权:给伯言打电话!

丕:孩子谈恋爱,笔友就别棒打鸳鸯了。

权:还不是你先提起来的。

丕:我提还不是因为你对我太不厚道!

权:我有吗?

丕:你说说,别人留下了“羊陆之交”这样的成语,咱们这个笔友组留下个什么?

权:咱们留下了……无数欢笑?

丕:笔友,这几年的情爱与时光,终究是错付了……那年杏花微雨,你说你要把儿子给我,或许一开始便都是错的……

权:桓桓,拿错剧本了。

丕:笔友,想不到你也爱看这个。

权: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

丕:正经的,人家是惺惺相惜,咱们是搞笑团体,怎么争笔友组这个名字啊。

权:有一说一,咱们争不过人家,你我都有责任。

丕:咱们不是“狠心渣男脚踏两只船辜负痴情笔友”的剧情吗?

权:你自己说,要是我像陆抗一样给你送酒,你会怎么做?

丕:当然是喝了啊,我可从来没有怀疑过笔友你会给我下毒。

权:然后呢?

丕:然后必须得写诗写信写诏书吐槽这酒有那——么难喝,再赏赐给大家,独难喝不如众难喝。

权:诸位看看,这不是搞笑团体还能是什么?

丕:……你是对的。不管怎么说,现在笔友组这个名号已经要被抢走了,以后我们还怎么搭档?

权:换个名号不就得了。

丕:说得轻巧,笔友你随随便便想一个出来?

权:参考一下别的组合的名字呗。

丕:哎呀,搭档那么久了,笔友你总算说了句人话。

权:感情平时给你捧的都不是人。

丕:我也不是没有参考过别的组合,但实在是难啊。

权:你说说看。

丕:比方说用地名。张绣和贾诩,宛城组。李典和乐进,合肥组。

权:不对啊,合肥还有张辽呢。

丕:看来笔友果然对合肥印象深刻,可惜单身狗没有人权。

权:八百警告。

丕:但是咱们没法用地名啊。

权:长江组不可以吗?

丕:所有跨江cp不都可以那么用?还不是笔友不来和我面基。

权:又怪我。

丕:除了地名,还可以用象征比喻。

权:这个文雅。

丕:比如说最著名的,刘备和诸葛亮的鱼水。荀令君和郭祭酒,颍川双花。还有秦孝公和商君的青山松柏,听着多好听啊。

权:那咱们呢?

丕:咱们……你属狗,我属兔……兔犬俱敝?兔死狗烹?

权:就没个寓意好点的吗!

丕:还有一种名号,是把这两人牢牢联系在一起的事。

权:比如呢?

丕:陆逊和朱然,纵火组。姜维和夏侯霸,北伐组。姜维和钟会,谋反组。诶对了,这里我一定要澄清一下,有人把我和钟会说成谋反组也太过分了,逼人禅让的事情怎么能叫谋反呢?

权:瞧你那不要脸的样子。

丕:但这种取名风格的确比较适合我和笔友。

权:牢牢把你我联系在一起的……咱们照这个应该是……

丕:……儿子?

【台下:诶!】

丕:这还是头一次见着主动让台上占便宜的观众。

权:你瞧仔细了,那是观众吗,那是你儿子!

丕:元仲也来看演出啦。

权:你先别说这个,儿子组是什么名字!

丕:把你我牢牢联系在一起的可不就是儿子嘛。

权:谁跟你有这联系了,我儿子是我儿子。

丕:可不是嘛,有的笔友始终不愿意把儿子送过来,我一心想建立这联系都难啊。

权:我有个解决方法。

丕:你就别……你什么?

权:我有个建议,能让我们真正建立起来基于儿子的联系。

丕:今天晚上第二句人话,笔友你快说。

权:当初你写给我的那封信,说只要我把孙登送去洛阳,孙登早上来,你晚上就下令让魏国军队撤防。有这回事吧?

丕:是啊,此言之诚有如大江啊。

权:咱们为了公平起见,反正你也不喜欢你那便宜儿子曹叡,只要你把曹叡送来建业,曹叡早上来,我晚上就下令我方军队撤防,此言之诚也如大江啊。

丕:笔友,作为一个捧哏,你的话太多了。

权:你看,不愿意吧,都是塑料笔友情。

丕:诶,我可没说不愿意。

权:你还真要共享儿子?

丕:你等我问问啊。【对着台下】元仲!你乐不乐意去你孙二伯家过年啊!

权:去你的吧!


END.


互换儿子的梗来自@北杏太太,感谢太太授权。虽然并不好笑,但相声是传统艺能绝不缺席啦xxx春节快乐!万事如意!最后祝您身体健康!

七月在野

成年了,来搞点稍微社情一点的图。

成年了,来搞点稍微社情一点的图。

七月在野

(鬼知道是什么paro✘)

马上要过年了,咩咩正在给抗抗的一群娃娃(x)准备压岁钱。然鹅抗抗看到之后,单纯地好奇了一句“就装四张吗?”

咩咩:【满头大汗】x

(鬼知道是什么paro✘)

马上要过年了,咩咩正在给抗抗的一群娃娃(x)准备压岁钱。然鹅抗抗看到之后,单纯地好奇了一句“就装四张吗?”

咩咩:【满头大汗】x

不二臣

被群里给带坏了。
我感觉到了我对孙权满满的爱意。

被群里给带坏了。
我感觉到了我对孙权满满的爱意。

寒声碎
对不起可是这里真的好好笑 这集...

对不起可是这里真的好好笑

这集讲西陵之战的哈哈哈,百家讲坛这个吴国名将的系列真的可以,听起来特别爽(?)

对不起可是这里真的好好笑

这集讲西陵之战的哈哈哈,百家讲坛这个吴国名将的系列真的可以,听起来特别爽(?)

颜羽Stalker

又一次被群里带坏的表情包

三国

微ooc慎入

又一次被群里带坏的表情包

三国

微ooc慎入

七月在野
晚香玉——危险的欢愉 陆抗在朦...

晚香玉——危险的欢愉


陆抗在朦胧间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试着涂了一下@北杏太太的那篇文的感觉(文的链接戳上一句!)顺便花语系列混更(?)

晚香玉——危险的欢愉


陆抗在朦胧间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试着涂了一下@北杏太太的那篇文的感觉(文的链接戳上一句!)顺便花语系列混更(?)

寒声碎
羊公这个形象到底是咋回事咩,这...

羊公这个形象到底是咋回事咩,这就是传说的缓带轻裘吗?

更重要的是,中间那张为什么是红色的!像嫁衣

羊公这个形象到底是咋回事咩,这就是传说的缓带轻裘吗?

更重要的是,中间那张为什么是红色的!像嫁衣

寒声碎

踏上了寻找代餐的不归路。

踏上了寻找代餐的不归路。

七月在野
大概是2019年的最后一张摸鱼...

大概是2019年的最后一张摸鱼2333

预祝大家元旦快乐鸭!!!新的一年要甜甜的!

大概是2019年的最后一张摸鱼2333

预祝大家元旦快乐鸭!!!新的一年要甜甜的!

往不闲

三国大学教务处官方报告(5)

41.

又到了三国大学期末考试的时候,在瑟瑟寒风中奔赴考场是多么动人的场景啊,尤其是当你发现学不完的时候。

“真的挺冻人的,特别是考场空调坏了,并且你发现考得都不会看的都没考。”孙和在寒风中抱紧了自己,觉得亲爹孙权给的可能是假重点。


42.

“子孝,你那个真的不算什么,如果你经历过开开心心去开卷考试,结果直到收卷都没在书上找到答案的话。”刘禅发誓再也不相信开卷考很简单这种鬼话了。


43.

选课的时候就注明期末是考试还是考察,是开卷还是闭卷是一种很人性化的方式。但是谁告诉你们开卷就一定比闭卷简单呢?黄月英教授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每年都会有很多人选月英老师的课,因为这是蜀院为数不多的开卷考试。...

41.

又到了三国大学期末考试的时候,在瑟瑟寒风中奔赴考场是多么动人的场景啊,尤其是当你发现学不完的时候。

“真的挺冻人的,特别是考场空调坏了,并且你发现考得都不会看的都没考。”孙和在寒风中抱紧了自己,觉得亲爹孙权给的可能是假重点。


42.

“子孝,你那个真的不算什么,如果你经历过开开心心去开卷考试,结果直到收卷都没在书上找到答案的话。”刘禅发誓再也不相信开卷考很简单这种鬼话了。


43.

选课的时候就注明期末是考试还是考察,是开卷还是闭卷是一种很人性化的方式。但是谁告诉你们开卷就一定比闭卷简单呢?黄月英教授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每年都会有很多人选月英老师的课,因为这是蜀院为数不多的开卷考试。但是没有人会告诉他们,对于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间书籍的黄月英,开卷考的意思就是,只要这个世界上的书里有过就都有可能会考,所以你们都给我好好听课吧!


44.

得知孙和考场空调坏了的陆逊表示,我们吴院的器材一直都有好好保修,又不是像对面魏院一样喜欢虐儿子,空调怎么会坏呢?

“伯言你不知道吗?院长让把空调停了,他说你们实验考试已经把学院烧的够暖和了。”一旁的朱然副教授特意准备好了小板凳和过季西瓜准备看戏。


45.

“孙仲谋!既然你觉得烧火这么暖和这个冬天你都不要开空调了,自己烧火吧你!”

“QAQ伯言我错了,伯言你把空调线留下啊呜呜呜呜呜”


46.

正在拆羊祜送过来的感冒药的陆抗表示与我无瓜。


47.

被二弟的惨叫魔音灌耳的孙策满意的拍了拍刚修好的壁炉。

不愧是我,能想出这种既能给公瑾放火又能取暖还这么有情调的方式。孙伯符今天也想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48.

不愧是伯符,这样在家也能做课题研究了。周瑜今天也想为男朋友的机智和颜值点赞。


49.

司马昭一般不会好好听课也不会好好复习的,毕竟以他的机智考前看一下就可以了,再不行还有钟会帮他押题。

但是钟会今年跟姜维一起出去复习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揣摩上意。

等拿到卷子的时候司马昭就懵了。

他爹司马懿倒是没给假重点,但是你考小爸的上课内容是几个意思???我还没复习到这一科啊!!!


50.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过来人杨修老师安抚的拍了拍司马昭的肩膀,当年他上院长课的时候也曾经是一代猜题好手,结果最后还不是栽了。

“永远不要揣摩你老师的心思,你要真这么能你上去做老师好了。”


大家好,修罗期混更选手上线。我就是那个还有二十个小时考试到现在书都没翻开来的人T T


七月在野
小麋鹿和圣诞老人也可以互送礼物...

小麋鹿和圣诞老人也可以互送礼物的吧

小麋鹿和圣诞老人也可以互送礼物的吧

止于棘

【全三国】30天推cp:day26(一对恋情不能公开的cp)

羊陆(羊祜&陆抗)

[图片]

恋情不能公开,但恋情已经公开,埋下悲情的伏笔,可识君一世,也算无憾。

他和他,是正儿八经的两方对立,后三国时期的风云人物。

一个是魏晋大将,一个是孙吴大将,率大军在外,隔江而驻。

本应当势不两立,本应当不共戴天,然则命运偏偏爱捉弄。

当陆抗首次击退羊祜后,羊祜心生敬意,知其才能能耐,惜其智谋韬略。

再一次天意人为的调军变动,两人第二次对阵,不想竟成为“羊陆之交”的开始。

若陆抗为帅,定不进军。

羊祜无畏无惧地向朝堂提出了这个有些悖逆的要求,固执得不容反驳,甚至于不顾后果。

陆抗亦知强攻绝非上策,转而采取民心谋略,也向孙皓提出屯守死防的保...

羊陆(羊祜&陆抗)


恋情不能公开,但恋情已经公开,埋下悲情的伏笔,可识君一世,也算无憾。

他和他,是正儿八经的两方对立,后三国时期的风云人物。

一个是魏晋大将,一个是孙吴大将,率大军在外,隔江而驻。

本应当势不两立,本应当不共戴天,然则命运偏偏爱捉弄。

当陆抗首次击退羊祜后,羊祜心生敬意,知其才能能耐,惜其智谋韬略。

再一次天意人为的调军变动,两人第二次对阵,不想竟成为“羊陆之交”的开始。

若陆抗为帅,定不进军。

羊祜无畏无惧地向朝堂提出了这个有些悖逆的要求,固执得不容反驳,甚至于不顾后果。

陆抗亦知强攻绝非上策,转而采取民心谋略,也向孙皓提出屯守死防的保守战术。

此后两岸货物交往无阻,猎物被对面打下也立即送回。

甚至于羊祜听说陆抗有恙,羊祜竟派人根据打探来的病症请人煎药,过江送予陆抗。

陆抗更是笃定,没有任何怀疑,完全不设防地一饮而尽。

羊公高义,陆公有德。

怎奈这到底是乱世,如何忍得下烽烟中的如此和平?灵魂至交的相惜终究敌不过人心叵测,敌不过背后的翻云覆雨手。

功高震主加上羊陆之事的膈应,孙皓最终雷霆大怒,陆抗无可避免地走向了和他父亲一样的结局。

朝堂纷争加上派系暗斗,政敌终于发难,羊祜失去了讨伐吴国的所有机会,平生的愿望被捏碎在闲言碎语中。

世人赞颂的羊陆之交的背后,却是鲜血淋漓的无可奈何。

如此cp,殷切惺惜&感君之怀。

流水高山何处有,依稀恍若羊陆交。


七月在野
是 @北杏 太太今天的那篇现代...

@北杏 太太今天的那篇现代paro!在暖和的屋子里刚刚洗完澡的抗抗,一出了浴室就被咩咩用浴巾围住啦୧(> ▽ <)୨

@北杏 太太今天的那篇现代paro!在暖和的屋子里刚刚洗完澡的抗抗,一出了浴室就被咩咩用浴巾围住啦୧(> ▽ <)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