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美丽卡

11.8万浏览    3920参与
gank

带嘤,好好的阿美怎么被你养成这样了啊!(痛心疾首

阿美明明什么都没干,但我就是觉得祂好涩诶!(挨打

听说果泥不能捏吗?

带嘤,好好的阿美怎么被你养成这样了啊!(痛心疾首

阿美明明什么都没干,但我就是觉得祂好涩诶!(挨打

听说果泥不能捏吗?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
“光鲜亮丽的外壳,和腐朽不堪的...

“光鲜亮丽的外壳,和腐朽不堪的内核”


@45想要存在感 万年更一次老坟头()

“光鲜亮丽的外壳,和腐朽不堪的内核”




@45想要存在感 万年更一次老坟头()

All beauty
我保证赶快写文

我保证赶快写文

我保证赶快写文

草由

老坟头啊我爱你🙃

已经算不上时政了,但还是想发出来,美丽卡行为真的很好笑哎😂有文字的发不了,就打在评论里了

(🐴德,老坟头你屏个屁呀,该挡的我都挡了啊!!!🙃)

老坟头啊我爱你🙃

已经算不上时政了,但还是想发出来,美丽卡行为真的很好笑哎😂有文字的发不了,就打在评论里了

(🐴德,老坟头你屏个屁呀,该挡的我都挡了啊!!!🙃)

荞麦◉‿◉嘿朵!

放假的阿美在给谁打电话呢?

不会人体,百度上的

表情包是 老福特上找的

放假的阿美在给谁打电话呢?

不会人体,百度上的

表情包是 老福特上找的

炎

模板是真的好用!!


“美丽卡!放开我!”

“不要,honey就让我抱一会儿吧!”

模板是真的好用!!


“美丽卡!放开我!”

“不要,honey就让我抱一会儿吧!”

一只兽人

时隔五个星期的旧图重绘(p1是刚开始学的时候,就……额挺一言难尽的)

时隔五个星期的旧图重绘(p1是刚开始学的时候,就……额挺一言难尽的)

松雪之音

命中注定 18---19

※非典型国设※

很垃圾很雷

主cp美瓷

副cp英法

文笔垃圾ooc专场

——————————

18.“阿美利卡,我的天,这简直是灾难!”


早上的厨房里,瓷看着焦黑的锅内和一片狼藉的灶台,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美挠头:“真的有那么差吗?”


“总之,你以后别进厨房了。”瓷无奈看着他,转身收拾。美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子一样靠在厨房旁边,眼里委屈巴巴的。


果然,瓷看到这样子之后就叹了口气。


“……好了好了不怪你,你没做过嘛,去别的地方玩,我给你做。”


多云转晴。


瓷扶额,这变脸速度也是没谁了。


瓷回过神......

※非典型国设※

很垃圾很雷

主cp美瓷

副cp英法

文笔垃圾ooc专场

——————————

18.“阿美利卡,我的天,这简直是灾难!”


早上的厨房里,瓷看着焦黑的锅内和一片狼藉的灶台,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美挠头:“真的有那么差吗?”




“总之,你以后别进厨房了。”瓷无奈看着他,转身收拾。美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子一样靠在厨房旁边,眼里委屈巴巴的。


果然,瓷看到这样子之后就叹了口气。


“……好了好了不怪你,你没做过嘛,去别的地方玩,我给你做。”




多云转晴。


瓷扶额,这变脸速度也是没谁了。










瓷回过神,一个酒瓶子却猛地甩了过来,他反应极快迅速避开。


怎么回事?!他只不过是刚刚上班时开了个小差也不至于吧?抬眼一看,是个喝多了的在耍酒疯,瘦的跟猴子似的,那人勾了勾手,迷迷糊糊的贼兮兮的笑:


“小妞儿,来陪爷玩玩。”瓷往包厢里一看,也都是半醉不醉的样子,其中有几对甚至已经准备本垒打了,他不禁皱了皱眉,这种地方简直比普通的酒吧还恶心。秉持着教养,他还是走过去。


“先生,请不要摔东西,本店物品损坏的话是要全额赔款的。”他抓住了男人往他屁股上摸的手:“还有,我是男的,请你自重。”


“那我花钱用你,行不?长的这么标致就陪我们乐呵乐呵呗,本来也是你的职责不是吗?”


瓷强忍怒气,听着那人轻浮的语气,强忍住了一拳打塌这猴子鼻梁骨的冲动。


“先生,我只是一个服务员,不是坐台小姐,没有这个职务,如果你再这样妨碍我正常工作,我有权利举报。”


那猴儿听到这话瘪了瘪嘴,骂了一句,转身回了包厢。




瓷去库房拿了扫把,幸运的是碎掉的瓶子是空瓶,没有多余的水需要清理,算是帮他减轻负担了。




今天是月末结算,瓷一边捡碎片一边想,晚上老板要请客喝酒的。他摸了摸自己的手机,刚刚老板就把工资转过来了,这一个月下来也算是赚了不少,学费就快攒够了。




他暗暗开心,店铺亮着灯提前打烊,送走最后一批客之后,小姐和服务员们进了包间。




“哈哈哈哈哈……来,这个月咱们收获颇丰啊!大伙儿的功劳,今儿敞开了喝!我请!”


“老板豪爽!”


“对了,小倩,娜娜,你们俩会跳舞吧,给大家扭一段?”


两个身着性感制服的女郎站起身,刚刚喝了一些酒的小脸上飘了一层红晕,于是也不惧场,随着音乐纵情舞动起来。




瓷嗅觉敏感,受不了这种场合,但这里薪水很高,他明白,为了往下混这点困难是需要克服的。各种香水和烈酒的气息让他有些头晕,看着面前老板特意给他倒的白酒,


“然后让我们热烈欢迎新员工——瓷!这杯我敬你。”老板举起酒杯,笑着道。










瓷有些晕乎,平常他不喝酒,况且他酒量很好几乎可以称得上千杯不醉,但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可能是白酒度数太高后劲又大,他无法拒绝老板敬的酒,以至于到了后半夜,他甚至都神志不清了。


不知何时,燥热感爬满胸膛,他脸色不正常的潮红,有种莫名其妙的冲动。瓷察觉之后就清醒了,他看向老板,那老板也是满脸通红,大口的喘着气,几个女郎也软软的伏在他身上,看来全都中招了。


“你们……”瓷略有艰难的喘了口气,不解的看着他们。


“嘛,公司传统,传统,小瓷你也是男人,难道不会对这样香艳的场景有冲动?”




瓷双目猝然瞪大,拎起自己的包迅速转身离开:“抱歉,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徒留那些脱的只剩一层的女郎和老板叹他不解风情。




















瓷走的很急,这里离家里不远,冬天的寒风灌进脖领,他一个激灵,燥热感压下去不少,加快脚步想要快点回到家,一想到阿美利卡还在家,他脚步一顿,但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个时间段饶是他再能熬夜肯定也睡的四仰八叉不省人事的时候,他尽力跑了起来。




他轻轻关上门,腿已经软的不成样子,下面的冲动越来越狠,他慌忙进了浴室。


凉水开关打开,他冲了个透心凉差点没晕过去,今晚确实是喝高了。他想着,不然怎么能连喝完酒不能洗澡这件事都忘了。




过了半天,他浑身冰凉,下身却依旧没有下去的意思,瓷惊呆了,他确实从来都没有对自己干过那种事,但也不至于……


这么的……




他叹了口气,他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会……


任命般擦干了身体,拖着虚汗跌跌撞撞来到紧锁的床头柜前,从枕头里翻出钥匙,咔咔打开了锁。


里面静静的躺着一盒镇定剂。




他之前为了防止有人知道了他的意识体身份来抓他准备的,但却万万没想到用到了自己的身上。




情潮的热浪确实褪去了,但是另一种热意却又接踵而至。


他发烧了。




大概是因为总在工作地点出一身汗又马上接触冷空气去干下一个钟点工导致的吧……他昏昏沉沉的想。


一开始被难耐尽数盖住的浑身酸痛和镇定剂带来的四肢乏力席卷而来,他头一晕咕咚一声跌坐在地上。




“呃……瓷?你还好吗?你刚回来?”门外传来美的声音。


“……进来。”瓷有气无力,即使意识体的肉体受伤可以愈合,但是体内的病毒类流感却是还要痊愈的慢一些的,


以至于美打开门就看见瓷长发披散跌坐在床头柜前,手里还拿着一个针管。




“那什么,我记得这玩意儿好像在CN是违法的吧?你不遵纪守法好青年吗。”


“滚,你才xi毒,这是镇定剂。”




美虽然笑的欠揍,“哦”了一声,但是走过去探了探已经没有力气说话的瓷的额头,温度高的吓人。还是渐渐严肃起来,把瓷抱上了床。








处理好一切之后已经将近两点了,美靠在瓷的床边,忍不住吐槽:


“能用镇定剂当感冒药,你可真是个人才。”


“谢谢你,但我其实一开始被下药了。”




半晌,美问


“你困吗?”


“不困。”


金发的青年看着靠在床头,没什么精神的亚裔,看着他垂落的发丝被月光渡成银色,看着他精致的侧颜被轻描淡写的月色勾了个边,在看着他因为刚刚喝过水吃药而晶莹的唇。








亲吻总是很突然。




美轻柔的抬起瓷的下巴,两人都没有对这个吻感到意外,似乎是早就期盼,有或许是蓄谋已久。




一吻毕,银丝牵出两人的恋意,瓷双眼轻阖,靠在美的肩膀上,并没有对美的行为表现一丝一毫的惊讶。




“瓷。”


“嗯?”


“我们交往吧。”




长久闭合的心扉被另一双手敲开,瓷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了,曾经的时光似乎又一次重现在眼前,心里酸涩难言,他怕他会亲眼见证美老去,死亡,徒留他一人,只因为他是不死身,但是……


喜欢一个人,似乎是没有错的。




最终,瓷和美对视,对上他水蓝色的瞳,深深地凝望着对方眼中的波涛。




“……好。”


19.




宿醉带来的头痛让瓷精神了几分,他几乎是有些犹豫的下了床,美不在家,大概是出去谈生意了。


早饭也没吃……瓷无意识的在心中谴责。




草草的吃了个饭,一看马上就要迟到了,抓起包就往兼职的饭馆跑。








另一边。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跟着出来?”正在开车的英发问。


法瞥了他一眼:“肥宅绅士,你来过这儿吗?”


车子缓缓在海德公园旁边的停车位停下,法和父母道了别,就拽着英的手向另一个方向走。


“没有。”


“那不就得了,你自己家的著名景点都没来过,可想而知你是多么的懒,况且,你会开车。”


“哈?”






伦敦四季变化不大,即使是十二月,海德公园仍是绿黄混杂,落叶金黄,夹杂在翠绿的草地上,两人并排走着,树林深处幽静,今天是难得的晴天,有星星点点的阳光洒落。


英被法胁迫穿上了便衣,宽松的兜帽衫和浅咖色长裤,整个人显得高挑又匀称,长发依旧是在脑后扎着,他明显是剪短了,但也无伤大雅,反而显得整个人干净利落了许多。


法呆愣的看着他俊秀的侧颜,鬼使神差问:


“我给你画一张?”








阳光洒落树隙,斜斜的照在英的身上,他安静的坐在树下小憩,长长的羽睫微微翕动,嘴边含着微不可查的笑意和温柔。




悸动源于心底,法一边画一边复杂的想。




这人可真好看……不和他拌嘴的时候居然还挺温柔。


最后,他在画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画了一颗小小的爱心。










下午两点,瓷下班了,然而他一出门就看见在外面冻的瑟瑟发抖的美。


也顾不上尴尬了,他当机立断把美拉了进来,看着对方被冻的通红的脸,出声嗔怪:“你怎么来了?谈完工作就回家啊?而且你来了在外面站着干什么?”




美拿出了兜里的手搓搓脸:“我刚到门口你就开门了,我来接你。”




瓷不知为何一下子就红了脸:“为……”却戛然而止,他意识到昨天确实是让美吓了一跳,心虚的撇过头:“……你也不至于这么警惕吧?我是那么弱的人吗?”




“至少昨天晚上,你是。”美难得严肃,板着个脸回答的不容置疑斩钉截铁。




冬天的午后,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脚下的雪被踩出嘎吱嘎吱的脆响,瓷看了看他,这小子穿的确实太少了,秋冬换季的外套里面只穿了一个低领衫,不冷死才怪呢。他站定,好笑的看着美被冻的脸色发青的样子,叹了口气。




接着,解下了自己的围巾,一圈圈细致的缠在对方的脖子上。然后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双手,捂上了阿美利卡的脸颊。两人吐出的白色雾气在空气中交缠,美自从之前瓷在飞机上说过他之后就没有在他面前戴过墨镜了,所以瓷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漂亮瞳孔里倒映的自己。




美利卡承认他惊到了。


昨晚被接受的欣喜涌上来,他抱住了瓷,倒是给后者弄了个措手不及。


“你不许喝了honey,绝对不许你喝。”头埋在瓷的颈窝,紧紧贴着瓷的高领毛衣,说话的声音听起来都闷闷的,委屈的像一只大型的猫科动物。


瓷无奈安慰他的声音越飘越远,美利卡贪婪的享受着瓷的拥抱,心思一溜烟儿跑走了。






他从未动过心,至少之前是这样的。


刚刚创业成功时,无数的美女看中了他这个后起之秀都争先恐后的爬他的床,但他并没有任何冲动或者感觉,只是把她们当成玩具一样戏耍,也没有年纪轻轻就经历人事,他曾经对瓷抱有相同的想法,但那种玩味的心在昨天晚上一瞬间彻底崩塌。他彻夜未眠,只是在思考他对瓷的感情。


瓷与他在一起的一颦一笑被放大,形成了一种无形的诱惑,这种奇异的感觉使美一点点的心痒难耐,想要独占瓷的心理越来越急切。




但是他鲜少如此自我否定,他并不想看着瓷一点点变老而他仍然年轻,也不能想象他们终会有离别的一天,他想要瓷一直一直都是他的,占有欲急速攀升,顺着他身上的各处血管向上。


要不,就放弃他?反正长的好看的东方人也不只他一个。


可是谁又会甘心呢?






在美心里他永远都是特别的,这是任何一个人所不能给他带来的。


瓷骄傲,坚毅,执着。


生来就有的要强是他攥紧了拳,随即在心中嘲讽的嗤笑。


他想办到的东西,没有他办不到的。




那个美去救瓷和巴的晚上,美给瓷上完药后门外的那通电话,


那个被查的人并不是阿三,


而是瓷。






因为他打了假期的那一仗后就火速让人摸透了阿三的老底。


他保持着抱着瓷的姿势,无声的笑了。








到了家,瓷感觉右眼很痒,似乎角膜炎有些犯了,去了洗手间,拉开洗手台最下面的那个小抽屉,满满的黑色美瞳。他夹出眼中的那片,发现右眼已经有些红肿了,因为昨天晚上是戴着美瞳睡的,所以今天难受很正常。




滴过眼药水,他才慢吞吞的从卫生间里出来,进了屋,开始写起了论文。对美打起的算盘一无所知。




抬头望望窗外,阳光正好。




他伸出手,不禁感叹。




“春天要来了啊。”




可是,为什么会莫名不安呢?






而另一边,一处暗室。




美拨通了电话。


“阿三,生产线办完了吗?”


“嗯,我知道了,开始吧。”


—END—




第一季完结辣!

勉强撒个花(毕竟我真的之前写的太拉了)

总算把囤的所有东西都发完了(


第二季正在赶工~

恋梦不想一直在低谷

五常里面有个O

我滚回来更新了

🎩

🌝 

  ☕👌

(接上集)

——————————————————————

“啊...那好吧……”美瞟了一眼英,就走了


英看到美走开以后,转身对瓷说:“瓷先生,今天晚上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到我家做客,一起品尝我新研制的红茶。”


“好呀!”瓷一想到喝茶就激动的不得了,毕竟那个还是免费喝得,有便宜为什么不占呢?


这时联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进来,带点儿紧张的说


“好了,大家安静!现在我宣布会议开始!”


“现在五常就只剩瓷没有分化了……”不知道为什么,瓷刚听到这里,就已经燥热难忍、浑身发烫了


“不会吧?抑制...

我滚回来更新了

🎩

🌝 

  ☕👌

(接上集)

——————————————————————

“啊...那好吧……”美瞟了一眼英,就走了


英看到美走开以后,转身对瓷说:“瓷先生,今天晚上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到我家做客,一起品尝我新研制的红茶。”


“好呀!”瓷一想到喝茶就激动的不得了,毕竟那个还是免费喝得,有便宜为什么不占呢?


这时联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进来,带点儿紧张的说


“好了,大家安静!现在我宣布会议开始!”


“现在五常就只剩瓷没有分化了……”不知道为什么,瓷刚听到这里,就已经燥热难忍、浑身发烫了


“不会吧?抑制剂的药效这么快就过了?

还是说......”瓷心想到,他好像知道了原凶是谁,不安的看向中间的美丽卡。


“喂!我说,美丽卡你可不可以不要在公共场合乱用信息素!”瓷红着脸,生气地对美说


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玫瑰香味


“honey~你不要生气嘛,你看看你自己,气的脸都红了”


听到美这样说,瓷连忙拿起镜子,看了看,果然很红...


“……”瓷默默的回到了座位,在那之前还不忘了给美几个大逼斗,让美利坚独自悲伤


(开会内容省略)



“呼——终于忙完了,累死爷了...”瓷伸着懒腰说


俄看见瓷,走了过来,说:“瓷,你今天晚上有空吗?我想跟你……”


“你说什么?俄,大声点”


“我想...跟你……”


“?抱歉,我今天没空,要不改日吧”


“……”

瓷说完就跑了,只留下俄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我想跟你一起共进晚餐……瓷”



到了英的家里


“我们到了瓷先生,您先坐下,我马上就来”英对瓷说



英走到厨房,沏了两杯茶,边沏边想

“瓷,神秘、镇定,是你的代表词,让人忍不住想了解你...可是这么一个成功的人也会分化成Omega呀...”


“瓷先生,来,品尝一下我的手艺吧”英回到客厅,把茶放在瓷的面前,对他说“请享用,第一次沏茶,可能有些不对”



瓷喝了一口茶,那红茶虽苦涩但细品又得其中甘甜,“没想到,英先生,沏茶的手艺还不错嘛”瓷赞叹到


刚说完没一会,瓷的脸又开始变红了


牡丹花的香味在空气中散开


“嗯?瓷先生,您的脸好红呀。”

“没事...哈……可能是前几天淋了雨,感冒了,所以才这么红的……哈啊...”

“要不我送您回去”

“那就拜托了……”



——————————————————————

860字左右   请放心食用(本篇无刀)

共创合集      另一个作者@桑冉 

(因为有点事情所以没更新)


依然10喜欢更







ㅎㅇㅎ
美丽卡全拟🌹🌹 画的好丑啊...

美丽卡全拟🌹🌹

画的好丑啊哈哈

没打水印,忘了,懒,不想补了

美丽卡全拟🌹🌹

画的好丑啊哈哈

没打水印,忘了,懒,不想补了

@sleeping all day
第一次在老福特发布作品 画技还...

第一次在老福特发布作品 画技还很不成熟大家将就看吧(捂脸)

有女仆装要素 希望不会雷到人 我画的腿一直都不好看 但是又不会改

额第一次发就说这么多了 我是随缘更新 初二学生一个可能开学就不见了 

谢谢你喜欢哦😘

二次编辑:画的是美国所以打了国拟tag 是美丽卡穿女仆装()之前忘记说明了果咩果咩!

第一次在老福特发布作品 画技还很不成熟大家将就看吧(捂脸)

有女仆装要素 希望不会雷到人 我画的腿一直都不好看 但是又不会改

额第一次发就说这么多了 我是随缘更新 初二学生一个可能开学就不见了 

谢谢你喜欢哦😘

二次编辑:画的是美国所以打了国拟tag 是美丽卡穿女仆装()之前忘记说明了果咩果咩!

sweet. 璃兮
正在实行诈骗的美丽卡(什) 果...

正在实行诈骗的美丽卡(什)

果然还是睡好了才能诈骗(不是)

正在实行诈骗的美丽卡(什)

果然还是睡好了才能诈骗(不是)

瑞

雾中的方向(20)

注意避雷⚠️

现瓷用代替(失忆)黑瓷用代替(瓷和华长得一模一样,华是瓷五千年来负面情绪的代表,但他不想和瓷共用一个名字,所以叫自己为华,俄他们知道了,所以也叫他华)


————————————————————————————

(上方前言必看,不然你们都搞不懂里面的关系,实在搞不懂,去看前面几章)


         但也就是瓷沉默了一会儿,率先开口


         “行了,别垮着个脸,走呐,这...

注意避雷⚠️

现瓷用代替(失忆)黑瓷用代替(瓷和华长得一模一样,华是瓷五千年来负面情绪的代表,但他不想和瓷共用一个名字,所以叫自己为华,俄他们知道了,所以也叫他华)


————————————————————————————

(上方前言必看,不然你们都搞不懂里面的关系,实在搞不懂,去看前面几章)


         但也就是瓷沉默了一会儿,率先开口


         “行了,别垮着个脸,走呐,这本书不可信”瓷摆摆手,但心底却没嘴上说的那么轻松,瓷转过身后的表情却是耐人寻味,似乎在想什么……


         美丽卡自然也不信,一把抢过书抖了抖页面


         “这又没记载真实案例,也说过这可能是个神话,可笑,你们居然信了?”随后随意的将书扔到一边


         想到这可能是个神话众人也当是个笑话,把书扔在地上,头边不回的走了


         可他们前脚刚走,华后脚就来了,他不紧不慢的将书拾起,望了望瓷一行人远去的方向喃喃道


        “这只不过是借口罢了……慢慢来吧……”华轻笑一声,带走书本向他们反方向走去……

  

        华断定瓷不会这样做……


         但是,瓷自己也明白,走出森林的方法只有华知道,他们不能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否则……这一辈子都别想出去


         但毕竟是瓷自己的负体,瓷了解他,华不把他们消磨干净算不错的了,更别说告诉他们出去的方向了,光是这个问题……就很棘手,这个森林完全是华的主场

 

        瓷没注意到自己现在表情特别凝重,周围都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气压”感,几人都看向瓷,当瓷从自己的想法中脱离出来就立马感受到赤热的目光望向自己


        “昨了?”瓷又一脸疑惑的望向几人


        “不……没什么……”几人就像作贼被发现了一样迅速转过头,但谁都知道瓷在想什么


        但他们赶路倒挺“悠哉”的,可是华早就耐不住了,他已经想速战速决了,自己可没那么多时间给他们浪费,华早就掌握了这一行人的行踪,今晚,就该收网了……

     

        “很期待这次你们会有什么反应呢”


————————————————————————————

@南酒[犯困版] 更文!!!!!!!!!!!!

好了!今天五更任务完成!



 

$

*美利坚的一天*

无脑意识流


对 最后他把那小孩毙了

*美利坚的一天*

无脑意识流







对 最后他把那小孩毙了

旁鹜.
美丽卡生日贺图 卑鄙旁骛的屑作...

美丽卡生日贺图 卑鄙旁骛的屑作🥺

晚了几天应该没事吧……(小声)

画渣一个 多多关照 ꒦ິ^꒦ິ

美丽卡生日贺图 卑鄙旁骛的屑作🥺

晚了几天应该没事吧……(小声)

画渣一个 多多关照 ꒦ິ^꒦ິ

北冥有宴

【美瓷】一个带有吐槽性质的提问脑洞。。

浅更一下哈~


提问方:  阿美你喜欢瓷嘛?


美:  喜欢,怎么了。


提问方:  既然喜欢那还为什么要和瓷作对呢?


美:   (摘墨镜)??什么意思


提问方:就是按照三次元的情况,你们貌似是敌对关系。


美:这个啊,我觉得这个并不冲突


提问方:  怎么就不冲突了,大家都说因为这个磕不起来


美:    我和瓷有蜜月期的,建交的时候我还帮你们提供技术和资源,而且当时我们家的总统还多次访华,你...

浅更一下哈~






提问方:  阿美你喜欢瓷嘛?


美:  喜欢,怎么了。


提问方:  既然喜欢那还为什么要和瓷作对呢?


美:   (摘墨镜)??什么意思


提问方:就是按照三次元的情况,你们貌似是敌对关系。


美:这个啊,我觉得这个并不冲突


提问方:  怎么就不冲突了,大家都说因为这个磕不起来


美:    我和瓷有蜜月期的,建交的时候我还帮你们提供技术和资源,而且当时我们家的总统还多次访华,你们磕蜜月期不就好了。


提问方:那就是只能磕蜜月期咯。


美:(。。。)当然不是,你们家的孩子怎么想的。


美:  怎么说呢,我需要他,喜欢他和我要把他当成头号对手这并不冲突。


美:   再说当年和瓷斗得最狠的不是苏嘛?苏解体后成了俄,你们不是现在照样高喊中俄友谊万岁吗,怎么就对我偏见这么大?


提问方:呃,因为现在你和另外上两常是敌对关系


美: (冷笑) 什么敌不敌对?有没有学过历史?我们难道之前还有绝对的立场不成?比起瓷,苏和南的关系明明更好,不是后面照样破裂了。至于现在,要是没有我,也不知道你们和俄罗斯还能不能友谊长存。


提问方:  但是你破坏了世界安全。。


美:    那又如何,战乱纷争不休,总要有人开端,与其等别人来,还不如由我发起。既然我有这个实力,那为什么不做?


提问方: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