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美剑沙姬

39270浏览    621参与
魔格胖墩

【观影体】当众人观影我和我弟聊天

OOC

先不写主线了,我要玩一些很新的东西

当众人观影我和我弟聊天

  

  

        魔格胖墩调出了一个东西,上面显示着两个人和几包奥特曼卡片。

  

        “这是什么啊?不是要看我的英勇时刻吗?”泽塔嘀咕了一句。“让你看就看呗,哪来这么多话。”赛罗示意让泽塔闭嘴,他可不想再回忆被布鲁顿吸走的时候了。

  ...


OOC

先不写主线了,我要玩一些很新的东西

当众人观影我和我弟聊天

  

  

        魔格胖墩调出了一个东西,上面显示着两个人和几包奥特曼卡片。

  

        “这是什么啊?不是要看我的英勇时刻吗?”泽塔嘀咕了一句。“让你看就看呗,哪来这么多话。”赛罗示意让泽塔闭嘴,他可不想再回忆被布鲁顿吸走的时候了。

  

        我和我弟拆奥特曼卡片

        我:“第一包,看看中了什么东西。哇!欧布奥特曼•欧布原生的卡!”

        弟:“哇!恭喜你!不过你这个欧布好像没拿大宝剑。”

        我:“对,没拿欧布圣剑的原生实力确实不行。”

  

       “这两个人是谁啊?他们是不是在批评我?”红凯皱着眉头看着屏幕。“当然是在批评某个只能靠武器发挥实力的人喽。”伽古拉不忘跟着嘲讽一句。“他们可真是没品位,竟然看不起帅气的欧布奥特曼!”爱染诚有点生气的看着屏幕。

  

        弟:“不过总比那个爱染诚变得超级黑王暗黑欧布强。”

  

        “什么超级黑王啊!我叫超级黑之王暗黑欧布奥特曼!”爱染诚快气到昏厥。

  

       我:“第二包!居然是!贝利亚!奥特曼!”

       弟:“什么嘛,坏奥特曼我可不喜欢。”

       我:“他可是银河的皇帝!”

       弟:“可是他驼背。”

       我:“……”

  

        贝利亚看着屏幕,满脸写着不能理解:“老子怎么被印在卡片上了?”伏井出K见不得有人说贝利亚一点不好:“贝利亚大人才不是坏人!什么驼背啊?那是贝利亚大人的英姿!”石刈亚璃依安抚着伏井出K,好让他能继续看下去。

  

        我:“那他也是英勇伟大的皇帝。再说了,伏井出K说过:‘贝利亚大人的英姿,简直和神一般。’说实话,老K把一辈子都献给贝利亚,也算值了。”

        弟:“说的也是。”

  

       “没错没错!说的太对了!贝利亚大人是我一生的信仰!我……”说到最后,伏井出K眼里竟然泛起了泪花。贝利亚尝试对伏井出K说些什么,把伏井出K叫了过来。谁知伏井出K做了些“越界”的举动——像一只小猫一样依偎在贝利亚旁边:“贝利亚大人……我……”好几双眼睛正盯着他,贝利亚也不好赶伏井出K走,只能由他在旁边。

  

        我:“拆第三包了啊,拆出来了一张格尔吉欧雷吉纳!这个怪兽战斗力可以,能打败活海和勇海变的罗布。”

        弟:“那能打败第一代罗布吗?”

        我:“先不说战斗力的问题,关键是她敢打吗?那是她哥啊。”

        弟:“额好吧。”

        我:“美剑沙姬也够惨的,不过好在她最后和朝阳变成格丽乔了。”

  

        美剑沙姬风淡云轻地看着这一切,直到听见这一句话“那是她哥啊”。她又想起了以前和哥哥们一起训练的时候,不禁鼻子发酸。直到罗索和布鲁的光团跑到她手里,她情绪才缓和了一点。朝阳说道:“小剑,他们说得对。现在我们两个可以一同变成格丽乔奥特曼了,要HAPPY啊。”美剑沙姬点了点头,止住了眼泪。

  

  我:“这是最后一包了,看看能出什么。”

  弟:“这是相原龙!你都保护了些什么啊?!哈哈哈哈......”

  我(一把夺回):“什么相原龙?这是希卡利奥特曼。还有,别玩烂梗!”

  

  相原龙和希卡利都无语了。迫水队长拍了拍相原龙的肩膀:“龙,没事吧?我们知道你当时是对自己的自责。”相原龙点了点头,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

  

  弟:都怪希卡利没守好行星,托雷基亚才黑化的

  我:那也不能怪他,本身他就是个科学家,那博伽茹可是什么都能吃的。他能让自己不死就不错。

  

  梦比优斯跟在希卡利旁边,想对他说些什么。令他意外的是,希卡利转身一笑:“我曾经确实被仇恨包围,披上复仇之铠。”“希卡利......”“但梦比优斯,你、你们的精神感化了我,我明白了比复仇更有意义的事——守护。”说完这段话,希卡利长舒了一口气。梦比优斯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我:“唉这里还有一包。”

  弟:“快打开看看!”

  我:“这是特拉菲扎,朝影操控的那个机器人。”

  弟:“朝影?我又想起了他那一大长串经了。花朵🌸、树木🌳、天空🖼️、微风🌬️、云彩☁️、太阳🌞、彩虹🌈、海洋🌊、沙滩🏖️、森林🌲、石子🪨、沙砾⏳、大地🌏 蕾丽兰😭!若你不在人世我要用地球为你陪葬👿。蕾丽兰😱,我终于😫..... 复活吧🤩! 我!的!爱!人!!!🥳🎉🥳🎉🥳🎉”

  我:“花朵🌸、树木🌳、天空🖼️、微风🌬️、云彩☁️、太阳🌞、彩虹🌈、海洋🌊、沙滩🏖️、森林🌲、石子🪨、沙砾⏳、大地🌏 蕾丽兰😭!若你不在人世我要用地球为你陪葬👿。蕾丽兰😱,我终于😫..... 复活吧🤩! 我!的!爱!人!!!🥳🎉🥳🎉🥳🎉”

  我和我弟:“花朵🌸、树木🌳、天空🖼️、微风🌬️、云彩☁️、太阳🌞、彩虹🌈、海洋🌊、沙滩🏖️、森林🌲、石子🪨、沙砾⏳、大地🌏 蕾丽兰😭!若你不在人世我要用地球为你陪葬👿。蕾丽兰😱,我终于😫..... 复活吧🤩! 我!的!爱!人!!!🥳🎉🥳🎉🥳🎉”

  

  阿加慕斯抱着蕾丽兰,笑着看向屏幕。其他人都快被整疯了,皱起眉头来。

  

  我&我弟:“花朵🌸、树木🌳、天空🖼️、微风🌬️、云彩☁️、太阳🌞、彩虹🌈、海洋🌊、沙滩🏖️、森林🌲、石子🪨、沙砾⏳、大地🌏 蕾丽兰😭!若你不在人世我要用地球为你陪葬👿。蕾丽兰😱,我终于😫..... 复活吧🤩! 我!的!爱!人!!!🥳🎉🥳🎉🥳🎉花朵🌸、树木🌳、天空🖼️、微风🌬️、云彩☁️、太阳🌞、彩虹🌈、海洋🌊、沙滩🏖️、森林🌲、石子🪨、沙砾⏳、大地🌏 蕾丽兰😭!若你不在人世我要用地球为你陪葬👿。蕾丽兰😱,我终于😫..... 复活吧🤩! 我!的!爱!人!!!🥳🎉🥳🎉🥳🎉花朵🌸、树木🌳、天空🖼️、微风🌬️、云彩☁️、太阳🌞、彩虹🌈、海洋🌊、沙滩🏖️、森林🌲、石子......”

  

  魔格胖墩关闭了屏幕,他也不想听到这一长串内容。

魔格胖墩

假如这里的格丽乔是美剑

[图片]

ooc

让我降低你的血压

建议先看一遍银格三

喜欢吉娜的小伙伴请避雷

  

  

  

  一条光斩,横劈了格丽乔、哉阿斯、纳伊斯、博伊四个奥特曼。

  

  “把那东西给我!有了它,就可以让我的哥哥们复活!”吉娜冲格丽乔的方向伸出一只手。“哥哥?”格丽乔体内的朝阳手拿恶魔碎片,陷入了疑惑中。

  

  说罢,吉娜就冲了过来,格丽乔侧身躲过,吉娜撞向了那三个奥特曼。她三拳两脚解决了那三个奥特曼,转身看向格丽乔。

  

  “请你向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朝阳问道。“闭嘴!”吉娜一把抢过恶魔碎片,“你能理解,突然失去哥哥和弟弟的心情吗?!”...


ooc

让我降低你的血压

建议先看一遍银格三

喜欢吉娜的小伙伴请避雷

  

  

  

  一条光斩,横劈了格丽乔、哉阿斯、纳伊斯、博伊四个奥特曼。

  

  “把那东西给我!有了它,就可以让我的哥哥们复活!”吉娜冲格丽乔的方向伸出一只手。“哥哥?”格丽乔体内的朝阳手拿恶魔碎片,陷入了疑惑中。

  

  说罢,吉娜就冲了过来,格丽乔侧身躲过,吉娜撞向了那三个奥特曼。她三拳两脚解决了那三个奥特曼,转身看向格丽乔。

  

  “请你向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朝阳问道。“闭嘴!”吉娜一把抢过恶魔碎片,“你能理解,突然失去哥哥和弟弟的心情吗?!”

  

  格丽乔体内,本来在观战的美剑沙姬听到吉娜的一番话,两行眼泪落了下来:“朝阳......”“怎么了小剑?”朝阳没办法回过头去,只好用言语尝试安慰美剑。“没事,朝阳,这场战斗由我来吧。”美剑沙姬擦了擦泪,整理了一下情绪,走上前来按住朝阳的肩膀。

  

  吉娜看着前面的格丽乔半天没说话,正打算一把抢走恶魔碎片就走,格丽乔左手拉住了她。“把恶魔碎片交给我!”吉娜不耐烦地说。

  

  突然,格丽乔右手一个摆拳,砸在吉娜的脸上。“什么?!”吉娜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手中散出一片光弹,“我再说一次,快把恶魔碎片给我!这样我的哥哥和弟弟就能复活了!”

  

  格丽乔没开启护盾,反而直接用手臂接下了光线:“你的哥哥是可以复活,我的呢?他们再也回不来了!”说罢飞身向前,一个上勾拳顶在吉娜的下巴上,紧接着,一个正蹬腿踢在吉娜小腹。

  

  “我哥哥是为了保护宇宙而死的!你哥哥就是破坏世界的浑弹!!!他们不配复活!!!”美剑沙姬越说越激动,崩溃得快哭了出来,一发光线迎到吉娜脸上。吉娜后退两步,捂着脸:“小丫头,敢这么说我的兄弟,看我不上你长长记性!”她还没说完话,格丽乔便冲到她的面前,一记直拳砸在她脸上:“闭嘴!!!”

  

  朝阳看着美剑,不禁退后两步:“小剑,我......”“你也闭嘴!”话说出口,美剑沙姬才意识到,刚才是朝阳找她说话,“不好意思,朝阳,我失态了。”

  

  塔尔塔洛斯带着雷博特斯和百特星人来了,他刚想扔出一个光圈套住格丽乔,却被格丽乔拎着头发扔过来的吉娜挡住了。随着新生代奥特曼的前来,格丽乔在一片烟雾中消失了。

  

  “小剑......”

  

  “我没事。”

  

  “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

  

  “那太好了!我们一会去吃稠鱼烧吧!”

_深度睡眠_
我不会画罗索布鲁可恶呜呜呜呜

我不会画罗索布鲁可恶呜呜呜呜

我不会画罗索布鲁可恶呜呜呜呜

半糖懒懒

【格丽乔组||美剑朝阳】falling you||“灵魂深处 你是我全部”
新年快乐!!!
bgm:Falling you
排版:故里南笺 

【格丽乔组||美剑朝阳】falling you||“灵魂深处 你是我全部”
新年快乐!!!
bgm:Falling you
排版:故里南笺 

魔格胖墩

【观影体】开胃小菜

ooc哈,占tag抱歉

  

  “是梦吗?”红凯发现自己坐在一条小巷子里的地上,他回忆起之前的经历,“那可真是一个好梦呢,我又遇见伽古拉了,还跟他在一起看电影,说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也不知以后能不能再见到他……”这么想着,红凯站了起来,走出了巷子。

  

        突然之间,一束强光照射着他,他下意识地闭上眼。再睁开时,他已经身处一个闪着光的房间。红凯扇了自己脸一巴掌:“奥,好疼,居然不是梦!”正这么...

ooc哈,占tag抱歉

  

  “是梦吗?”红凯发现自己坐在一条小巷子里的地上,他回忆起之前的经历,“那可真是一个好梦呢,我又遇见伽古拉了,还跟他在一起看电影,说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也不知以后能不能再见到他……”这么想着,红凯站了起来,走出了巷子。

  

        突然之间,一束强光照射着他,他下意识地闭上眼。再睁开时,他已经身处一个闪着光的房间。红凯扇了自己脸一巴掌:“奥,好疼,居然不是梦!”正这么想着,突然上空一个声音传来:

  

        “欢迎各位再次来到这里,我还是你们的老朋友,魔格胖墩。”

  

        “你怎么又把我们叫过来了?”红凯看了看远处的伽古拉问道。

  

        “是我一位姓柳的朋友,非叫我拉着你们一起观影。”魔格胖墩的语气中透露着无奈。

  

        “知不知道别人很忙的啊。”红凯抱怨道。

  

        “害,反正这里的时间流速和外面的不一样,你们就看看呗。再说了,你一个浪客有什么事啊。”魔格胖墩好说歹说,终于安抚了红凯的情绪。

  

        紧接着,魔格胖墩放大了声音,对众人说:“欢迎各位再次前来观影,对于上次观影结尾的不愉快,我深表愧疚。”很多人脸上出现了悲伤痛苦的表情。

  

        “但是,你们对故人的思念和对未来的希望使我充满了力量。现在,我为大家带来一个惊喜,请将目光投向中间的雾中。”

  

        很快,众人便明白魔格胖墩是什么意思了。“父亲!K先生!”众人循着朝仓陆的声音望去,只见一个黑色的背影和一个斯特鲁姆星人从一片黑雾中出现。

  

        “迫水队长!”梦比优斯惊得站了起来,然后变成日比野未来给了迫水一个拥抱。

  

        “拖雷基亚!”泰迦看到了一个深蓝色的身影,随后冲上前直接抱住了他,泰罗也跑到前面拉起他的手。面对泰罗,拖雷基亚表面上嫌弃,心里却还挺高兴。

  

        “御言!”伽古拉直接跑下了台,拉着御言的手把她带到自己座位旁边。

  

        传送还在继续。

  

        “扎姆夏!”

        “机械扎姆!”

        “姬矢准!”

        “……”

  

        猛然间,凑朝阳从格丽乔变了回来,更令她惊讶的是,她的变身器散发出一粒粒光,那些光汇成了一个人。“小剑!”朝阳喜极而泣。美剑沙姬此时化成实体,帮朝阳擦着泪说:“故人曾经说过,活在活着的人的心里就是没有死去。 ——约翰•坎贝尔。”转眼间,中央又传送来一红一蓝两个光团——罗索、布鲁。两个光团径直朝着美剑的方向飞来,美剑好像明白了什么,这回轮到她哭了。

  

        满场很快充满了泪水,魔格胖墩见此景,心想今天肯定看不成视频了。他让众人去他创造的宿舍先睡一觉,明早醒来再看。

  

  

折耳鲨猫^

美剑朝阳

  *美剑视角

  *自行避雷

  

  

  眼中尽是黑暗,我只得摸索着前进,但这一片灰暗之中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摸到,突如其来的阳光过于刺眼,我闭上了眼睛,抬起手臂想要将那强光挡住。待到适应了之后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废墟之中,而我的身旁,时不时有抽泣的声音,是朝阳、


  

  我走过去,她正坐在地上,拿着回旋闪光在哭泣,我蹲下去,看着她脸上的泪痕,下意识想要去抹掉她的眼泪,可手却是穿过了她的脸颊。这时我才注意到我身体的变化,我似乎全身都是成半透明的样子,我只是皱皱眉,没有在在意什么、不过她哭起来原来是这样吗,我站起身,看了看周围,是我消散前的模样,噗嗤……还......

  *美剑视角

  *自行避雷

  

  

  眼中尽是黑暗,我只得摸索着前进,但这一片灰暗之中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摸到,突如其来的阳光过于刺眼,我闭上了眼睛,抬起手臂想要将那强光挡住。待到适应了之后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废墟之中,而我的身旁,时不时有抽泣的声音,是朝阳、



  

  我走过去,她正坐在地上,拿着回旋闪光在哭泣,我蹲下去,看着她脸上的泪痕,下意识想要去抹掉她的眼泪,可手却是穿过了她的脸颊。这时我才注意到我身体的变化,我似乎全身都是成半透明的样子,我只是皱皱眉,没有在在意什么、不过她哭起来原来是这样吗,我站起身,看了看周围,是我消散前的模样,噗嗤……还真是好笑



  

  之后我便以这种形态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大概是习惯了她的存在,也习惯了被她打扰,看着她吃饭、睡觉,与她的那群哥哥聊天,倒是与之前没什么两样?或许我还是不够了解她吧,只是还不习惯我现在的样子,每次看到朝阳哭泣时都会不忍心,想要抹去她的眼泪,安慰她几句,但我每次都会忽略一点、



  

  她不会在发现我的存在、



  

  我在心中痛恨现在的样子,既然没人记得我,为什么要让我继续在这呢?不,朝阳还记得我,她记得我们去过的每一个地方,记得我说过的话,记得我、我也曾认为这是只留我一人的折磨、可每次看到朝阳的天真笑容,也还是会忘记这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或许,我找到了这样存在的理由

  

  

  每次看到她受伤,我总是会下意识去挡在她身前,每次她受伤,我总会忘记她看不到,也听不到我说任何话,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天真,善良,无邪

  

  

  直到我遇到了那个名叫托雷基亚的人,他对于凑家两兄弟来说是极大的威胁,我逐渐清楚了他的计划,他想要将他们分开之后一一击破,那个名叫朝仓陆的人吗?嗯,我只清楚他也是奥特战士,身上的花纹和眼灯似乎是我从未见过的,但却又莫名有几分熟悉,之后,我看着朝阳着急的样子皱了皱眉,只得抬起手摸摸她的头,她只是着急着

  

  

  所以对之后朝阳想要上场帮助他们的想法,我只是惊讶,随后想要阻拦她,我害怕了,害怕看到朝阳消失在我眼前,我恐惧、逃避着。却不得不接受事实,终究,我帮助朝阳变为奥特战士时,我心中担忧与开心的情绪相互抵触,我担忧,既然成为了奥特战士,那么朝阳就要担当起奥特战士的责任,我不愿看到朝阳与兄长们一样的结局。听到她以格丽乔为名字时,我心中是说不出的感受

  

  

  是从未有过的,开心?难过?恐惧?害怕?

  

  

  我只清楚一点,朝阳似乎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的一部分,我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泪水从眼框跌落出来,我抬手擦了擦,却怎么也止不住,只是任由泪水慢慢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在一旁,明显看到另一边托雷基亚朝我这边投来了目光。

  

  

  最后赢了

  

  

  看到朝阳开心的样子,我的意识越来越弱,轻抚上朝阳的脸,她似乎感觉到了,抬头看向我的位置,却什么也没看到。只当是幻觉,我对着她笑了笑,任由自己的身体消散。

  

  

  至少,我从未后悔过

魔格胖墩

观影体(下)

OOC   书接上回 

  视频在此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

  

        伽古拉和凯擦肩而过,就此一别,再也没有再见。

  

        红凯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三分,看向伽古拉。此时的伽古拉也是眉头紧皱。“队长,没想到你喜欢娃娃啊。”遥辉指着屏幕上伽古拉抱着的娃娃。“那个其实……算了,不说也罢。”伽古拉看了看御言,欲言又止。“我来替师傅说吧,这其实是...

OOC   书接上回 

  视频在此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

  

        伽古拉和凯擦肩而过,就此一别,再也没有再见。

  

        红凯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三分,看向伽古拉。此时的伽古拉也是眉头紧皱。“队长,没想到你喜欢娃娃啊。”遥辉指着屏幕上伽古拉抱着的娃娃。“那个其实……算了,不说也罢。”伽古拉看了看御言,欲言又止。“我来替师傅说吧,这其实是师傅为了给我扫墓带的。”御言倒是说了出真相。气氛突然陷入了一片死寂。

  

     【空气里弥漫着心痛】

  

       美剑沙姬变身的格尔吉欧雷吉纳被鲁格赛特的创世安魂曲贯穿。

  

       “那是……鲁格赛特的光线?”活海和勇海眉头一皱,回想起曾经的经历。美剑沙姬看到这一幕心头一紧,情绪好不容易缓和了一点的朝阳再次泪崩:“小剑!你不要死!”美剑沙姬只能安慰着朝阳:“好啦好啦,我不是没死么。”朝阳钻进美剑沙姬的怀里“小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美剑沙姬轻轻拍打着朝阳的后背,心里想把做视频的那个人大卸八块。

  

      【可我们最后在这错位时空】

  

        伏井出K在来叶的剑下化为光消散。

  

        “他可真是可怜。”来叶看着一旁的泽纳、萌亚、令人,如实说道,“为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把命都搭上了。”“你懂什么!你根本就不知道贝利亚大人的伟大!!!我的命都是贝利亚大人给的!我活着就是为了贝利亚大人!!!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伏井出K歇斯底里地吼着。不知道是因为屋里太热,还是因为情绪太激动,他头上冒了很多汗,随着眼中的泪水一同落下。石刈亚璃依走了过来,拿出了纸巾,为他擦拭着泪和汗。

  

      【终是空是空】

  

        泰罗想追上托雷基亚,可托雷基亚没入了白雾中。

  

        泰罗感觉很不舒服,刚才A成功的喜悦已不复存在,他和托雷基亚似乎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墙壁了。托雷基亚对此倒感到无所谓,仍然吃着爆米花看屏幕。

  

        “希卡利。”

        “嗯?”

        “能帮我个忙吗?”

        “说吧,泰罗。”

        “就是帮我去除一下托雷基亚体内的格里姆德好吗?”

  

        “交给我吧。”说着,希卡利走向了托雷基亚。“原来是之前的长官大人啊,”托雷基亚轻笑道,“这是有什么事啊?”“随我过来一下。”希卡利拉住托雷基亚的手,又让梦比优斯架住他另一只胳膊。魔格胖墩见状创造了一个密闭房间,让他们进去了。

  

        几分钟以后,希卡利和梦比优斯扛着半死不活的托雷基亚走了出来。“手术很成功,患者已经变性了。”“太好了……什么?!”泰罗脸上的表情从紧张变为舒缓又变成了震惊。“哈哈哈,我开玩笑的,格里姆德已经从他的身体里取出来了。”听了这话,泰罗才放下心来。“谢谢你,泰罗。”托雷基亚吐出了这几个字,然后昏迷了。(一旁的希卡利心想:我不也就抽了十几管光粒子吗,不至于吧?)

  

        突然之间,托雷基亚的身体中一个光点飞了出来,紧接着,两个、三个,托雷基亚的身体不断变得缥缈。“托雷基亚!”泰罗想要抱住托雷基亚,却扑了个空。他看向四周,发现石刈亚璃依想要拉住伏井出K的手,小陆也向那边跑去,可伏井出K也慢慢消失了。朝阳抱住美剑沙姬,眼睁睁看着她在自己怀里消失,可无能为力,美剑沙姬临走前给了朝阳一个微笑。“父亲!”小陆扭过头,看见贝利亚也化为了光点,飘向空中,失去双亲的他再次感受到了幸福破灭的悲伤。“御言!”伽古拉慌张地叫着,将手伸向御言。御言来不及抓住他的手,只好说一句:“师傅……再见……”,化作星光飞去。梦比优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寻找着GUYS的队员们,等他发现时,只剩下了一点残影在冲他招手,机械扎姆和扎姆夏也是如此。梦比优斯跪倒在地,不断地捶着地板。

  

        …………

  

        半晌,传来魔格胖墩的声音:“很抱歉,我的能力不够,没能留住他们。”

  

        “他们或善或恶,或好或坏,但他们现在都已化为星光,散落在宇宙。”

  

        “我们深切悼念他们,但斯人已去,我们不应遗留过多的悲伤。”

  

        “更应该继续奋发图强,不能辜负他们对我们抱有的希望。”

  

        “清鬼蜮人间无再聚,坟边酒水念情陪。”

  

        “感谢大家前来观影,影片已结束,大家可以自行退出观影区。”

  

  先说一下,我不是故意写BE的。我看看评论区屁股多不多,多的话以后继续写观影体,少的话不写了(再写观影体会想办法让他们复活)

魔格胖墩

观影体(中)

ooc,书接上文观影体(上) 

  视频在此 

  

   【数不完见证许愿的繁星

        没灵验谁来安慰坏心情

        十字路口闪烁不停的信号灯

        有个人显然心事重重】

  ...


ooc,书接上文观影体(上) 

  视频在此 

  

   【数不完见证许愿的繁星

        没灵验谁来安慰坏心情

        十字路口闪烁不停的信号灯

        有个人显然心事重重】

  

        美剑沙姬手拿鲁格赛特的水晶:“可你不能保证它不会再出来作乱。”伽古拉不屑地听着飞鸟信关于“光之战士”的言论。伏井出K看着镜中的自己,手中棋子掉落。雾崎歪了歪头,向前伸出手指。

  

        “凑澪,我坚持当年的观点,不把鲁格赛特彻底消灭没有任何意义。”美剑沙姬松开抱住朝阳的手,盯着凑澪。活海和勇海跑到了妈妈身前,时刻准备防御。“嗯,你说得对。”出人意料地,凑澪同意了她的观点,“不过凭我们的力量也不是不可以打败它,对吧?”

  

        “喂,我说,为什么要把我的脸遮上啊?”飞鸟信眉头一皱,不禁问道。由美村良拍了拍飞鸟:“我知道你是想劝伽古拉,但是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激了?”春野武藏走上前说:“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到那个叫伽农的星球,就感觉身体很不舒服,好像大脑萎缩了一样。”“没错没错,所以也不能完全怪我。”飞鸟信随声附和。魔格胖墩默默地听着,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们。

  

     【三个字只能说给自己听

       仰着头不要让眼泪失控

       哪里有可以峰回路转的宿命

       我不想听】

  

       伽古拉向后倒去爆炸了,变成欧布的红凯惊呼:“伽古拉!”托雷基亚仰着头看着天空中的泰迦,口中念着泰罗的名字。美剑沙姬看着朝阳离去的背影,也跟了上去。伏井出K痛苦地扶着墙倒下。

  

        “师傅!”“队长!”御言和军械库三小只扑到伽古拉面前,细心地检查他有没有事。红凯倚在墙边喝了一口汽水:“那家伙可不会这么容易出事。”好奇宝宝遥辉松了一口气,又问道:“对了,那‘三个字’是什么啊?”“三个字……该不会是……”御言想着想着,把眼睛瞪得老大。伽古拉见状不好,急忙打断施法:“这三个字应该是‘伽古拉’吧,毕竟这是我的本名,对吧哈哈……”红凯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没错没错,我想说的就是伽古拉!”

  

        托雷基亚和泰迦已经吃光了三桶爆米花(有两桶半都是泰迦吃的)。看着旁边的泰罗,托雷基亚拿了一桶爆米花递给泰迦,悄悄地对他说:“去,给你爸一桶去。”泰迦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爸!托雷基亚叔叔给你的!”托雷基亚在后面急忙澄清:“不是!不是!是泰迦想给你的,和我没关系!”

  

        “K先生,你没事吧?”小陆递给伏井出K一瓶水,满眼写着关心和愧疚。伏井出K接过来了水:“没事,只要能帮到贝利亚大人,要我怎么做都行。”贝利亚在旁边默默看着他的儿子和部下,还有在旁边死死盯着他的赛罗。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

  

        红凯揪起伽古拉扇了一巴掌,然后紧紧抱住了他。

  

        “前辈为什么打了你们队长一下,然后又抱住了他?”泽塔小小的脑袋已经装不下这么多问题了,向遥辉问道。遥辉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奈绪美向他们解释:“这是因为伽古拉曾经救了我的祖先,也是红凯的初恋,娜塔莎。”伽古拉看了看他们,笑着说:“红凯这家伙竟然傻到用光线打芝顿,结果引发了大爆炸。”红凯尴尬的挠了挠头:“不过还是谢谢你了,伽古拉。”

  

      【那我们算不算相拥】

  

        朝阳给美剑沙姬取了“小剑”的爱称。

  

        朝阳靠在美剑沙姬的肩头,把一个稠鱼烧塞进美剑沙姬嘴里:“小剑这个称呼很好听吧?”美剑沙姬满嘴全是食物,没办法吐出一个字。凑朝看着她们,对活海、勇海说:“你们看,他们是不是有点太亲近了?”“说得对!”勇海撸起袖子就想冲上去把朝阳拉开,还好活海及时拦住了他。

  

     【可如梦初醒般的两手空空】

  

       伏井出K沐浴着斯特鲁姆之光。

  

       “这是?”赛文瞪大了眼睛。“老爸,这是斯特鲁姆之光,伏井出K是斯特鲁姆星人。”赛罗告诉了他。“斯特鲁姆星吗?那个已经被毁灭的星球?”佐菲也来了兴趣。伏井出K走上了前:“是的,我是最后一个斯特鲁姆星人。”远处传来贝利亚的声音:“斯特鲁姆星人!别和那帮家伙靠太近!”“是!贝利亚大人!”伏井出K听完后赶忙跑到贝利亚身边。

  

       “真是可惜啊。”希卡利看着这一番景象,对梦比优斯说道。“是啊,最后一个斯特鲁姆星人竟然成了贝利亚的手下。”梦比优斯附和着说。“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没抽到他的光粒子,真是可惜啊。”希卡利露出邪恶的微笑。

  

      【心也空】

  

        泰罗拍了拍托雷基亚的肩膀:“那是我们友谊的象征。”

  

       工藤优幸拍了拍泰迦:“那不是泰迦火花吗,对了分我点东西吃呗。”泰迦递给了优幸一桶爆米花:“是的,那是我父亲和托雷基亚叔叔一起制作的装备。”泰罗重整旗鼓,打算再次A上去:“托雷基亚!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等等,No.6,我还没玩够呢。”猛吸了一口奶茶,托雷基亚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毕竟我同意了不管用,格里姆德同意才行。” 

  

  随缘更下

魔格胖墩

【观影体】(上)

  ooc请见谅

  第一次写,文笔不好

  视频在这,也是我做的 

  

  不知为何,所有奥特曼、人类、宇宙人(仅限于有名有姓的)全部被传送到一个神秘空间里。奥特曼和人间体是一体的就还是一体,不是的则分开。

  

       正当各位不明所以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欢迎各位朋友前来观看影片。在这里,禁止有战斗,只能有和平共处。”

  

        “你是谁啊?这里是哪?”希卡利走了过来问道。那个声音答:“我是这...

  ooc请见谅

  第一次写,文笔不好

  视频在这,也是我做的 

  

  不知为何,所有奥特曼、人类、宇宙人(仅限于有名有姓的)全部被传送到一个神秘空间里。奥特曼和人间体是一体的就还是一体,不是的则分开。

  

       正当各位不明所以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欢迎各位朋友前来观看影片。在这里,禁止有战斗,只能有和平共处。”

  

        “你是谁啊?这里是哪?”希卡利走了过来问道。那个声音答:“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你们可以叫我魔格胖墩。这里与你们所在时空不同。散场后,你们可以自行选择回去。”

  

  “下面,我将复活一些人......”

  

  ......就是各种复活,懒得写了......


  复活完后,魔格胖墩打开了墙上的一个屏幕:“欢迎大家收看《哪对是你的意难平》。”

  

       随后,大屏幕上开始出现画面。

  

       “西秀/队长,意难平是什么意思啊?”泽塔和遥辉异口同声地问。“意难平,就是指令人遗憾惋惜的cp。”伽古拉,也就是蛇仓笑着解释道。不过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视频上的,赫然是他和红凯在O-50战士之巅上的时刻。

  

        “伽古拉,你看这是我们唉!”红凯拍了拍伽古拉,换来的对面的一脸黑线,毕竟黑历史嘛,谁也不想回忆。

  

       视频继续播放,出现了战火中的贝利亚和伏井出K。

  

  “贝利亚大人!”伏井出K叫道。一旁的贝利亚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继续看视频。“意难平是cp,而这里又出现了我和贝利亚大人,那是不是意味着……”伏井出K不禁想入非非。

  

        美剑沙姬在一片火海中妄图寻找自己的哥哥。

  

  时隔多年,美剑沙姬见到这一幕仍然很心痛。好在朝阳握紧了她的手,给了她一块糖,一红一蓝的光团凑近了她。“格丽乔小姐,这是你的哥哥,他们的身体正在恢复,只是需要点时间。”魔格胖墩对她说。那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两行眼泪从美剑沙姬脸上流下。 

  

        托雷基亚看着天空,陷入一片迷茫之中。

  

  “托雷基亚,跟我回光之国吧!我会保护你免受黑暗的侵害的!”泰罗说出的话和当年如出一辙。托雷基亚刚想说什么,泰迦就冲到了他面前,抱住了他。“托雷基亚,你现在还有回头路。”魔格胖墩提醒。托雷基亚好像放下了什么一般,也轻轻抱住了泰迦。

  

        【填不满半排观众的电影

          直到散场时突然亮起灯

          字幕定格在某某出品和发行

          我目送他们行色匆匆】

  

  雾琦拿着气球,身后有着托雷基亚的影子。美剑沙姬重复着故人的话。伽古拉被梅特龙星人逼倒在路边。伏井出K趴在地上,伸手去够胶囊。

  

        “原来队长也有这种时候啊。”遥辉笑道。伽古拉默默拿起了一杯咖啡,手在不断发抖。结花发现了盲点:“哇!影子居然和身体不一样!雾琦先生,可以取你一丝头发吗?”“请。”托雷基亚松开泰迦,变成了雾琦,鞠了一个躬,取下了自己一根头发,递给了结花。结花贪得无厌:“那个,伏井出K先生……”伏井出K看了看贝利亚,贝利亚点了点头,于是,伏井出K拿出了哥莫拉的胶囊给了结花。

  

      【像个自不量力的复读生

        完不成金榜题名的使命

        命不是猜剪刀石头布的决定

        那么任性】

  

        伽古拉被一群伽农士兵包围,被人用刀指着脑袋。托雷基亚被困在黑暗的迷茫中。伏井出K举起手仰头倒进海里。美剑沙姬独自走在一片草地之中。

  

       托雷基亚指着屏幕对泰罗说:“No.6,我以前的样子可真是愚蠢到可笑啊。”泰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托雷基亚……”。遥辉像小狗一样趴在伽古拉身边问道:“队长,你以前经历过什么啊?”伽古拉抿了一口咖啡,开始讲起一个绘声绘色的故事。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

        那我们算不算相拥】

  

        美剑和朝阳坐在一片花海中,一起吃冰激凌。

  

        “小剑看!那是我们!”朝阳一只手指着屏幕,一只手递给美剑一颗糖。美剑笑了笑,捏了一下朝阳的脸:“是啊,那时候真好。”朝阳笑着说:“别这么说嘛小剑,现在也很HAPPY哦。”看着眼前的朝阳,身旁哥哥的光团,还有远处的活海、勇海,美剑沙姬突然觉得,现在也很幸福。

  

      【可如梦初醒般的两手空空

        心也空】

  

        泰罗一只手搭在托雷基亚的肩膀上,转眼间,又变成黑化的托雷基亚与泰罗缠斗在一起。

  

        “托雷基亚,我……”泰罗一时语塞。托雷基亚看向泰罗,心想着泰罗傻傻的,决定逗逗他:“一切都过去了,No.6,只要你答应把泰迦借我带几天,我也不是不能原谅你。”泰罗看了看泰迦:“我当然同意了,就是看泰迦……”此时的泰迦已经被托雷基亚用无限多的奶茶诱惑了,止不住地点头。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

       是否看过同样风景】

  

       不同时期的伽古拉和欧布相互扶起对方。

  

       遥辉指着屏幕上的奥特曼:“队长,那是欧布前辈吗?”“是我。”没等伽古拉回应,红凯先跳了过来,摆出了前辈的样子,“我和你们队长可是千年的宿敌了呢。”“你们是一种什么感情呢?”洋子问红凯,“见面时互相打架,没见面时又互相挂念,真是复杂啊。”这群人在聊天,远处的爱染诚和比兰琪都快吵起来了:“欧布奥特曼厉害!”“伽古拉大人才最强!”

  

     【像扰乱时差留在错位时空

       终是空是空】

  

       伏井出K趴在地上,他的贝利亚大人吸走了他的斯特鲁姆器官。

  

       伏井出K看着身旁的人——包括同为姐妹花的伽古拉和托雷基亚——慌忙解释:“我这条命都是贝利亚大人的!贝利亚大人什么时候取走都没有问题!”朝仓陆走上了前:“父亲……K先生……”贝利亚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拉着小陆的手,这一次,小陆感觉的不是黑暗,而是温暖。来叶气的想上去痛扁伏井出K和小陆一顿,但身旁的父母拉住了她。“爸爸,妈妈……”来叶看到父母,“哇”地哭了出来。

  

        托雷基亚和泰罗擦肩而过。美剑沙姬抹着眼泪向前走。伽古拉在天台上练习剑术。伏井出K手拿拐杖指着天。

  

        托雷基亚和泰迦人手一杯奶茶,泰迦手里还拿着一盒爆米花。泰罗想蹭一点吃,却被托雷基亚无情地拒绝了。“贝利亚大人的英姿,简直和神一样!”伏井出K还是重复着当年的话。贝利亚看着屏幕,又看了看伏井出K,缓缓说出一句:“斯特鲁姆星人,你做得很好。”“真的吗贝利亚大人!”伏井出K兴奋得差点跳起来。反观另一边,则是朝阳抱着美剑沙姬痛哭。美剑沙姬倒没怎么样,朝阳先哭了:“小剑,你怎么那么惨啊!”美剑沙姬只能说几句无用的安慰:“其实…也没有这么惨啦,这不是遇见了你吗。”

  

  随缘更下篇

笙司梦是狗

这对真的是我的悲伤源泉,前期甜也是真甜,后面也是真心虐,尤其是前传,美剑的遭遇让我哭的稀里哗啦的

p2原图

这对真的是我的悲伤源泉,前期甜也是真甜,后面也是真心虐,尤其是前传,美剑的遭遇让我哭的稀里哗啦的

p2原图

沙沙

 如果阳光永远都炽热,如果彩虹不会掉颜色,你能不能不离开呢 

 如果阳光永远都炽热,如果彩虹不会掉颜色,你能不能不离开呢 

鲨鱼甜椒-

歌词排版:微博@言绪舟纪(感谢!)

歌词排版:微博@言绪舟纪(感谢!)

草莓有点酸

当你开心的时候,就请看看这个吧(确信!)💕声明:美剑朝阳的歌词画面是出自B站的视频,请不要吵架谢谢🙏

当你开心的时候,就请看看这个吧(确信!)💕声明:美剑朝阳的歌词画面是出自B站的视频,请不要吵架谢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