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美少女战士

104.4万浏览    8855参与
萝卜特Robert
天王遥剑画错了,不过never...

天王遥
剑画错了,不过never mind... 

天王遥
剑画错了,不过never mind... 

刺猬球
虽然没看过但是一眼就喜欢的角色...

虽然没看过但是一眼就喜欢的角色🥺谁不喜欢美少女战士呢

虽然没看过但是一眼就喜欢的角色🥺谁不喜欢美少女战士呢

北吉星

公式书(1)

☆月野兔 Tsukino Usagi

[图片]

角色出处:《美少女战士》

初始年龄:14岁

外貌特征:月光清透的金黄色长发/如月光石清莹的蓝色眼瞳(除了眼白部分,星灵的瞳孔和眼珠是同色系的,瞳孔要比眼珠颜色更深,眼珠外还有一圈比瞳孔颜色稍浅的眼轮)/166cm(因为是星灵,体重/质量未知,可以自由变化身体规格)

暴走变化:夜蓝色或银白色长发/≥176cm~宇宙级(星灵的真貌其实比宇宙庞大很多,是可以将整座宇宙置于一只掌心的程度,类似于人类看一片叶子,体内则是无法测量的多维空间)

法灵界马甲:夜明月弓弥(Yoakeduki Yumiya)

星格:Sailor...

☆月野兔 Tsukino Usagi

角色出处:《美少女战士》

初始年龄:14岁

外貌特征:月光清透的金黄色长发/如月光石清莹的蓝色眼瞳(除了眼白部分,星灵的瞳孔和眼珠是同色系的,瞳孔要比眼珠颜色更深,眼珠外还有一圈比瞳孔颜色稍浅的眼轮)/166cm(因为是星灵,体重/质量未知,可以自由变化身体规格)

暴走变化:夜蓝色或银白色长发/≥176cm~宇宙级(星灵的真貌其实比宇宙庞大很多,是可以将整座宇宙置于一只掌心的程度,类似于人类看一片叶子,体内则是无法测量的多维空间)

法灵界马甲:夜明月弓弥(Yoakeduki Yumiya)

星格:Sailor Moon (Luna)(Sailor Cosmos/水手秩序的星位格式仅在极端情况下成立,每一个星灵都会在面临这种情况时启动相应的变位,宇宙意识会根据具体情况考量谁最适任)

星灵:Selene Artemis Soma Tinnit Iris Themis

源理:卫星 讯息 爱 正义 秩序 治愈

灵印:☽(月亮)

星启:粉色钢笔,即月亮笔,笔帽镶有一枚多切面粉红色水晶,可以变成各种趁手的武器和道具,水手月亮不太擅长使用武器,她的身手尤其是腿脚就如兔子般灵活,却远没有到矫健的程度,当然星灵之躯要比一般人强很多就是了,她更喜欢把笔变成直杆伞,只有按动笔帽上的水晶,嗵的一下,月亮笔就会变成可自动收放的伞,具备辅助飞行和降落的功能,星灵可以在宇宙中自由飞行是不假,不过有了这把伞,看起来就更显轻盈了,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兔子那样,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模拟人类通讯设备的手表,具备全息投影式可触屏、传送实物等基本功能,由星能魔法支撑,因此远超现代科技,表盘是月棱镜,表链是一串白珍珠,表盘外壳是某种镀金的轻金属,表盖上有星星和月亮的刻纹,并在上下左右分别镶嵌了绿蓝红橙的莹润石珠,壳子里的多切面月光石就是月棱镜,里面装有流动的月球尘砂;银项链,挂着心形多切面粉红色宝石吊坠,里面是月之海(静地海)的海水和月球微缩模型,实为储能器,实时连通星灵与母星的媒介,以供双方互相感知、及时救援;一对银白色猫眼石耳钉,也就是可以接听私密通话的窃听器,还可以启动风镜式计算机,具有千里眼导航功能。

水手冬装-E:星能解封级别为初级的装备,星灵的服装板型都差不多,是兼具个性和统一性的战队服,由各自的星能编织而成,水手月亮的这套衣装以深海蓝为主色,上衣是松紧口收腰的无扣衬衫,袖子是振袖,长短规格可随心而变,还能在战斗时从袖筒中自由伸缩布条,是看似飘逸实为有力的武器,振袖上是流动的星月和彩虹图案,衣领上有三道金线,关东襟上有一轮金黄色的☽星纹,领口下是一枚有两个巴掌大的粉红色蝴蝶领结,一枚月光石胸针别在领结上,右侧胸襟上有一个口袋用来别笔,及膝百褶裙的裙摆上有两圈金线,腰带在腰后延伸出一个比较大的蝴蝶结,裙子有两个侧兜,内衬白色花边衬裙和黑色打底裤,左裤腿的膝盖外侧有一个白色兔子头图案,一双便脚的深海蓝色棉靴,外披一件及腰斗篷,白色里子,立领竖翻,延伸到胸前的是西服领,梯形敞怀,但由魔法固定在肩上,所以掉不下来。

目前的一些想法:

★对于宇宙:星灵是宇宙意识的分支,是元星灵的灵魂碎片,但如果以实体降世,感觉上就不一样了,更像是脱离了母体的独立个体,也就是说,现在的我也不知道宇宙的想法,但是为什么要把我捏成笨蛋头脑啊?!好吧,其实正因为了解我,宇宙才会这么做,我只要按照它的想法走就行了。

★对于月亮:抱歉是我成为你的化身,即便如此,我也是星灵,可能宇宙也有软弱、愚钝的一面吧,星灵的强度和母星的规格无关,所以月之星灵不够强悍就是我自己的问题罢了,人类认为月球是地球的卫星,但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我还远远没有能够保卫一颗星球的能力啊。

★对于文明:美食!还有漫画!这个世界的生活确实一点也不无聊,总能超乎我的想象……不对,其实我完全没有想过,我啊,想象不到宇宙以外的东西,毕竟此前没见过嘛,但文明正是宇宙的伟大之处,是另一种形式的繁星呢。

★对于生命:它们也是宇宙运动的一种表现形式……应该是吧?看起来跟星尘没什么区别,星灵守护宇宙,自然也包括它们,反正我只要考虑宇宙的意志就行了,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对于前世:太模糊了,什么都想不起来,对前世失忆是宇宙的bug吧,喂!绝对是bug吧!不然为什么所有生物都记不得自己的前世啊?

★对于星灵:我的同伴还是很优秀的,她们个个都是人才,如果需要拯救世界那还是她们更合适,我跟着摸摸鱼就行了吧。

★对于神祇:大部分使魔比起自己,都更在意人类的存亡,祂们是人类的远古先祖预知未来而创造的智慧结晶,获得了世间源源不断的信仰,从现代人的角度来看,就像明明是机器,却备受人类崇拜,不过,如今的人类对待科技不正是这种态度吗?比如断电、停气,会让人受不了吧,其实使魔就是古人创造的可以代代相传的魔法装置。

★对于灵能者:除非是抵达神域的修行者,不然在我们看来都和其它生物没什么两样,啊…我并没有贬损的意思,只是陈述事实,星灵也不是全能的,太过完美意味着规模庞大,世界是承载不下的。

★对于学派生活:呼……还好不是念普通学校,升学压力真的是个沉重的负担,我的主业是完成宇宙的任务,可不能被学习给耽误了。不过学派也有考试排名,两科不及格而且补考也没通过的话,就会被劝退。但是呢,我完全不用担心这些~况且在这里,排名并不能代表什么。

★对于老师:四月一日先生啊,他是个温柔的人,就算是我也很容易用星灵之眼看穿他的本质,只是他那双异色的眼睛,他应该……是历尽了沧桑、苦尽甘来的人吧。

★对于同学: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啊!但是花户小鸠!她应该是我交到的第一个朋友,真希望能一直这样,嗯!一定能一直是朋友的!Auld Lang Syne!

★对于情感:朋友当然是越多越好啦,至于这个家人嘛,说实话,万物之灵长根本承受不住星辰的力量,所以我们从不投胎进人家,不过星灵之间其实也差不多啦,也有类似于家人的关系,恋爱的话,我还没体验过,如果可以,我确实很想试试看,假如我爱的人被星球杀死了,那我应该也会和这颗星球同归于尽吧,但是不可能了,星灵和生命的视点截然不同,从始至终,双方就注定无法互相理解,表面上搞好关系就行了,这一点我还是清楚的。

★对于暗涡:这玩意儿相当奇怪呢,以前世界上是不存在这种东西的,对,是元星灵托梦告诉我的,——常识哒!

★喜欢的动物:原本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不过可能是受到这个名字的影响吧,我现在格外喜欢兔子,还有猫,因为两者都善于跳跃呀,和我一样呢!要是我的头脑也能有这么灵活就好了……(目死)

🍫🍷🐞

美少女战士里面的安迪米欧四护卫和四位水手十分工整的cp,十分戳我这个强迫症晚期患者的点啊…

从前往后依次为:

爱野美奈子&昆茨埃特

木野真琴&涅夫莱特

水野亚美&佐伊赛特

火野丽&杰戴特

不同版本的情节不相同,所以这四对并非一直都是cp,在漫画中只有插图没有剧情,旧版也没有提到,甚至旧版里面佐伊赛特和昆茨埃特是一对恋人,新版倒是纷纷设定为前世爱人

美少女战士里面的安迪米欧四护卫和四位水手十分工整的cp,十分戳我这个强迫症晚期患者的点啊…

从前往后依次为:

爱野美奈子&昆茨埃特

木野真琴&涅夫莱特

水野亚美&佐伊赛特

火野丽&杰戴特

不同版本的情节不相同,所以这四对并非一直都是cp,在漫画中只有插图没有剧情,旧版也没有提到,甚至旧版里面佐伊赛特和昆茨埃特是一对恋人,新版倒是纷纷设定为前世爱人

本安ベンアン

美少男王黯()

其实还有个葵,但是还没画完

所以就先单个发

等葵画完了一起发☆

美少男王黯()

其实还有个葵,但是还没画完

所以就先单个发

等葵画完了一起发☆

杭州数码模玩小川马
tsume 美少女战士 水彬月!
tsume 美少女战士 水彬月!
北吉星

1

这次是以学派生徒的身份醒来的,上次是在何时何地来着?很多事又不记得了,星灵就是这么回事吧,作为宇宙意识的分支,在宇宙需要的时候,就会突然现身世间,至于身份什么的,早就被宇宙全方面安排好了,星灵拥有操控他人认知的能力,这些只需随心而生。但还是有诸多困扰,因为只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大事,才会被宇宙唤醒,却并不知道具体的使命,想先从找寻同伴入手,可根本不记得她们的脸,也不晓得这次的队友会轮到哪些星灵,以往的经验也几乎为零,脑子里一片混乱。

月野兔轻轻叹了口气,她又在为这件事发愁,老师在讲什么,她几乎完全没听。这里是塔和大学派,和法灵界的其它学派一样,没有年级划分,一个班里的生徒年龄各异,个人修为也深浅...

这次是以学派生徒的身份醒来的,上次是在何时何地来着?很多事又不记得了,星灵就是这么回事吧,作为宇宙意识的分支,在宇宙需要的时候,就会突然现身世间,至于身份什么的,早就被宇宙全方面安排好了,星灵拥有操控他人认知的能力,这些只需随心而生。但还是有诸多困扰,因为只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大事,才会被宇宙唤醒,却并不知道具体的使命,想先从找寻同伴入手,可根本不记得她们的脸,也不晓得这次的队友会轮到哪些星灵,以往的经验也几乎为零,脑子里一片混乱。

月野兔轻轻叹了口气,她又在为这件事发愁,老师在讲什么,她几乎完全没听。这里是塔和大学派,和法灵界的其它学派一样,没有年级划分,一个班里的生徒年龄各异,个人修为也深浅不一,大家都是根据各种因素选择老师,不过既然选择了探索灵异神怪的领域,心智自然要比普通人成熟许多。其实真正走学派路线的灵能者在法灵界并不占多,天赋异能的灵能者反倒很少会进入勤勤恳恳的学派体系,民间野路子就更多了。所以塔和虽说是日本法灵界最大的学派,每个班的学员也就零零散散最多三十几人,想通过踏入学派的方式来接触堪称现代神秘领域的法灵界,其门槛可是很高的。

下雪了,因为一直注视着窗外走神,月野兔应该是这个教室里最早看见了雪花的人,思绪也突然被老师的话给捞回来了:

“其实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一片雪花都是结构不同的六角形冰晶。”

原本正在讲别的内容,因为一个溜号学生的目光,四月一日君寻也注意到了窗外的天气,便想起了一些常识,至于仔细观察,灵能者的眼力确实比常人要强很多倍,况且,在他那副眼镜片后还有一双异色的眼瞳。

“世上没有两片结构一致的天然雪花,就算外形真的一模一样,构造出来的过程和过程中的顺序也不会完全一致,每一个灵能者构造出来的术式也是如此,即使效果相同,起构方式也因人而异,正如命运的纺线只有三束,而这三束要贯通世界,所以每一束都是由千丝万缕的命运不断交织而成的。”

月野兔确实没有心情听课,但老师的只言片语偶尔也能照进心间。

当然,无关心情,图书馆也不是她会主动去的地方,她更喜欢食堂一类洋溢着幸福香气的场所,星灵之躯明明无需饮食眠休,但她还很爱赖床。

那是什么?

这天她照例上课走神,无意间瞥到了一本厚重的古籍,泛旧的封壳上有一行不太闪亮的金色线形文字,她在更古老的时代见过这种字,不至于不认识,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但这不要紧,因为那行字下面就有日文翻译:

『天使之书』

不是吧……她不敢相信,但她的星灵之眼可以100%确定,那绝对是古书的复制本,而且年代久远,是复制本中的真品。

而那本书目前的持有者,是同班同学,叫什么来着,花鸠?花户……小鸠?没错,那本书现在就出现在对方略显杂乱的桌面上,露出了书名的部分。

“上帝啊……”赶在对方察觉到自己的目光,与自己对视之前,月野兔低下了头,心中默默哀叹,“你怎么还阴魂不散啊!”

光辉天使(疑似)竟近在眼前?这叫什么事啊!难道要创业未始就直接去逝?那元星灵(宇宙意识)可真是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虽然想不起具体的黑历史,但那种不好的感觉就像触电,令月野兔汗毛倒竖,心理阴影瞬间扩散成头顶的一团阴霾,五雷轰顶五味杂陈五马分尸,一股长久的恨意?还是别的什么,就闷在心里,缓缓回荡。

不过中午去食堂刚巧遇到了对方,就被打招呼给叫住了,看来她还是察觉到了自己的视线。

“是月野同学吧?”

明明一个班就二三十来个人,大家却彼此都不熟悉,这就是法灵界,仿佛每个踏入这个领域的人都会注孤生,抑或是正因为偏离了普通生活的轨道,才变得如此。

“你也没带便当吗?”花户小鸠的余光扫到她打了两盘油炸食品拼成的自助餐。

“嗯,我不会做饭,而且食堂的东西很好吃呀,种类也多。”

也没有家人,所有的资料和存在感方面的认知都是元星灵替自己捏造好的。

就这样自然而然搭上了伴,一番攀谈交心后,总算摸清了对方的部分底细:花户小鸠,15岁,自幼体弱,一年前还因病濒死,但因为是灵体上的问题,医生无能为力,甚至神婆之类的灵能者也拿她没辙,就那样一天天衰弱下去,直到某天灵能力突然觉醒,这才奇迹般活了下来,甚至于现在还能活蹦乱跳,胃口大增。她的灵力与水晶有关,可以用自身的灵力构造和操纵水晶,也可以把水晶当做储蓄法力的器皿和增益魔力的媒介,借助水晶构造出魔法术式和术阵也不在话下,而她之所以研究《天使之书》里记载的法术,是因为发现它们与自己的灵力相性极好,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那些法术,根据书上记载,是一个叫安吉伊鲁的隐秘组织留下来的,都是些使用光以太的魔法,和我构造的水晶很像。”

说着还把书翻出来给她看,月野兔忍着没来由的心悸看了几眼,全是密密麻麻的线形文字与日文对照,还有详细的注释,她看《虫之书》都不觉得有这么费劲。

“对了,我可以直呼你的名字吗?”从食堂分开前,花户小鸠及时问道。

“可以呀,「阿兔」。”月野兔笑着指向自己。

“「小鸠」!”

一段新的友谊(缘分),结成了。

到了晚上,有的人在熬夜苦读,而有的人在刷漫画,后者说的就是咱“月亮的兔子”,她趴在床上,抱着枕头,正看得津津有味,是富坚义勇大师最新刊登的连载。

「当风与光都不在,水与火止息,太阳因磁场隔绝,纯净的环境形成,以太之光与月光交汇,」

房里只点了一盏台灯,光线微微泛黄,古书中的文字映在花户小鸠眼中,似乎燃烧起来,像摇曳的星火,她读不懂其中的含义,却依旧为其深深吸引,默念的声音在心间跳动。

与此同时,一阵强烈的困意突如其来,无法抵抗,月野兔的脑袋昏昏沉沉,挣扎了几下,就彻底趴倒下去,坠入梦的深渊。

走在长长的石桥上,桥下是平静的海,虽然梦里没有人告诉自己,但她就是下意识知道,这里是月球。桥的尽头通向雪白的城壁,环绕着里面的水晶宫。水晶构成的塔高耸着,靠近顶部的三分之一却断掉了,久经星霜打磨的横截面暴露在空中。整片建筑群都散发着温暖璀璨的光辉,只是她没什么印象了,边走边忍不住往桥下张望,海水如镜,反映出来的倒影却是残垣断壁,更没有水晶塔,而是几乎夷为平地的遗迹,看不出是遭受了某种力量的摧毁,还是时间洪流的洗劫。

「世间万千愿望的结晶,吞噬人柱,人柱是空白的器皿,盛满混浊,混浊源于愿望,结晶之花盛放,长成参天树,乃至通天塔,所有愿望都将实现,」

突然间置身火海,梦境切换了,周围有许多人影,看不分明,只能听见两个声音在对话:

“所有愿望都会实现,即使不是所有愿望都值得,”

“如你所愿,我来实现一切心愿。”

“即使是邪恶的欲念,”

“如果需要恶,就由我来成为恶。”

“抱歉,又一次,因为我不够格,带来更为巨大的不幸,”

“不要哭,那就赶快强大起来,强大到无论有没有愿望都能肆意活下去。”

一觉醒来,冰雪覆盖了城市,离开独自一人生活的房子,和往常一样嚼着炼乳吐司三明治去上课,进了教室,发现气氛约略与以往不同,平时是比较安静,大家都是熟悉的陌生人,今天却出现了三三两两的窃窃交谈。

等四月一日老师走进教室,在讲台上站定,放下书本,推了下眼镜,与往常一样面色平静,以他那温和而友善的目光环顾了一圈在坐的学生,才说:

“你们也知道现在外面正在发生什么吧,课后该出阵就去吧。”

月亮兔子OS:发生什么了?我不知道啊!怎么就要出阵了?

也就是说,有什么不得了的灵异事件发生了,需要学派生去解决,顺便从中做点儿调研,这就是出阵,而避免灵异事件扰乱正常社会秩序,也是法灵界门生义不容辞的责任。

“昨晚空气很干燥,却突然下起这么大的雪,而且到现在都没有停的意思,”还是课后花户小鸠跟她聊天时,说起了这件事,“可能是灵脉流动出了问题。”

她们走在教学楼之间的玻璃桥通道上,外面的风雪时而平息,时而呼啸,下了楼,一出门就迎面灌来一股湿冷的气流,如冰刀刺骨。

“要一起teamwork吗?”小鸠投来闪亮的目光。

“好呀!”反正也没应对过这种事,就算有经验也早忘得一干二净了,月野兔自打被元星灵唤醒以来,就整天稀里糊涂,现在能有个伴,她正是求之不及,先建立合作一起刷经验,万一真的是敌非友那到时候再说。

而且学派会根据灵异事件的玄怪等级,给解决事件的学生奖金。星灵在刚刚降临人间时,宇宙是会给一笔启动资金,但之后所需的经费,就要靠自己努力融入社会去赚取了。

她们来到室外,月野兔看向戴在左腕上的手表,现代科技的支撑让通讯工具等电子设备套上了美丽饰物的外型,功能上当然也远超上个世纪,所以星灵的启物也顺应时代模拟了这样的外壳,并涵盖了更丰富的功能,其原理当然仍以星能魔法为主:一部分化作钢笔,储存文件、全息投影、照明只是基本功能,在魔法方面则可以变成趁手的武器和道具;一部分化作手表或手链,如今人们使用的通讯设备就是这种外型的,相当于上世纪的智能手机,但功能自然是更多了,投影式可触屏都是小意思,还可以时空传输实物;一部分化作耳饰,这倒是人类不常用的通讯道具,对于星灵而言,按动耳饰可以接听秘密通话,还可以令眼前展开一道或数道风镜式显示屏,这层薄薄的屏幕既是高精度、高密度计算机,也是千里眼导航,是元星灵参照人类文明创造出的超前发明,但人类文明迟早也会赶上这一步,届时元星灵的能力还会更胜一筹;最后一部分是项链,实为星能存储器,其中浓缩着母星上的能量,上面的吊坠是星灵母星的超微小模型,也是连通星灵和母星的媒介之一,可以让双方实时互相感知状态,毕竟双方是互相守护的关系。

月野兔的手表是金壳子的,表盖刻有星月纹饰,上下左右镶嵌着绿蓝红橙的莹润石珠,表链是一串白珍珠,也是只有她手指肚上的隐形星纹才能按动的键钮,其实对于星灵来说,怎么按都一样,星启实际上是按照她们的想法去操作的。表盖弹开,露出里面的表盘,是一枚多切面月光石多棱镜(月棱镜),而非指针和数字,因为星灵并不需要真的去看时间,身为宇宙意识的分支,她们本来就能感知时空。

于是月野兔装模作样用手指灵活敲击珍珠,表盘就已经根据她的需求放出了投影,显示出来的是城市的微缩版鸟瞰图,其中有几个位置旋转着不妙的小黑洞,正是暗涡所在。

“有暗涡,看来真的是灵异事件了,”小鸠凑过来围观,道出想法,“如果现在的异常天气真的是某种灵脉泄露所致,就要找出根源才行了。”

“从一开始你就在强调灵脉,你怎么确定是灵脉出了问题呢?”月野兔只是单纯好奇。

“因为这场风雪里夹杂着灵力的气息啊,你感知不到吗?”小鸠反而诧异地看向她。

“哦……哦!原来如此!我对这种比较迟钝啦,所以常年排班级倒数嘛。”

这倒是真话,星球级以下的异能对于星灵而言都是自然力的一部分,严格来说算不上异能,这种灵异程度只是相对于生物而言的,在星灵面前都是正常现象。

说罢,两人就以法力加持脚程,奔着暗涡所在地踏风疾行。

想着待会儿到了暗涡恐怕免不了战斗,月野兔还在路上就给自己换了身装备,她手中紧握月亮钢笔,开启了初级规模的星能封印:

“Era Anchored,

Moon Universe Power Release,

E-Level Start Up!”

就这样换上了一身符合时令的水手冬装,压抑着对于未知战斗感到的紧张和恐惧,月野兔,不,现在这个状态应该是Sailor Moon,用仪式感尽可能冲散胆怯,新的衣装也稍微缓和了内心深处不得不战的悲伤和忧郁:

“好,就像兔子一样跳跃吧!”

她拐住花户小鸠的胳膊,突然大幅加速腾跃,几个瞬间就带着队友到达了其中一个目的地。

华哥玩GK
Tsume美少女战士开箱,代表月亮青消灭你
Tsume美少女战士开箱,代表月亮青消灭你
iris努力喵

假期碎片加载中——用日语如何说周一至周日呢?不如让爱与正义的美少女战士来教你吧!那么你学会了吗? @老福特橘园  @包包包包铺! 

假期碎片加载中——用日语如何说周一至周日呢?不如让爱与正义的美少女战士来教你吧!那么你学会了吗? @老福特橘园  @包包包包铺! 

手绘者~橙子【绘浮生】
不一样时间画出来的美少女战士
不一样时间画出来的美少女战士
搬运菌

美少女战士 × 三丽鸥 联动

美少女战士 × 三丽鸥 联动

501伍零壹

DNA动了💗古筝版 美少女战士变身BGM

“月棱镜威力,变身”

是你的童年回忆吗?


DNA动了💗古筝版 美少女战士变身BGM

“月棱镜威力,变身”

是你的童年回忆吗?


黑花##
美少女战士童年回忆 重复两个,评论里啾一个宝宝哦
美少女战士童年回忆 重复两个,评论里啾一个宝宝哦
宇卿君Yoki

临摹的gua老师的水冰月,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临摹的gua老师的水冰月,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普库诺

翻到两张很久以前画的 堆了

翻到两张很久以前画的 堆了

Mr.L琴哥
玩具美少女战士变身
玩具美少女战士变身
Weak
涂个美奈子酱 在考虑要不要再画...

涂个美奈子酱

在考虑要不要再画一套全员校服的图🤔

涂个美奈子酱

在考虑要不要再画一套全员校服的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