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美文摘抄

9397浏览    125参与
暗杀教室-korosensei

矛盾对立寂灭之处,即是涅槃。

矛盾对立寂灭之处,即是涅槃。

暗杀教室-korosensei

但我注定不衷,

属于那种只会爱上爱情,

而不会爱上女人的浪子。...


但我注定不衷,

属于那种只会爱上爱情,

而不会爱上女人的浪子。

                                                         ——《克林索尔的夏天》

暗杀教室-korosensei

你并非爱的目的,

而是让我去爱的动力。...


你并非爱的目的,

而是让我去爱的动力。

                                                         ——《克林索尔的夏天》

暗杀教室-korosensei

这片树影上,

夏玉兰的箔白大叶反射着浅浅微光,

雪白大花半开其间,

皎如月与象牙。...


这片树影上,

夏玉兰的箔白大叶反射着浅浅微光,

雪白大花半开其间,

皎如月与象牙。

                                                         ——《克林索尔的夏天》

暗杀教室-korosensei

短暂潮湿的月夜连着短暂潮湿的雨夜,

一如梦境疏忽幻化,

激荡着一周周的光华。...


短暂潮湿的月夜连着短暂潮湿的雨夜,

一如梦境疏忽幻化,

激荡着一周周的光华。

                                                         ——《克林索尔的夏天》

暗杀教室-korosensei

矛盾对立寂灭之出,即是涅槃。

矛盾对立寂灭之出,即是涅槃。

暗杀教室-korosensei

一个更热情更短暂的夏日开始了。

这些炎热白日虽然漫长,

却如旗帜般燃烧,

在熊熊火焰中消逝。......


一个更热情更短暂的夏日开始了。

这些炎热白日虽然漫长,

却如旗帜般燃烧,

在熊熊火焰中消逝。

                                                         ——《克林索尔的夏天》

火炉里的黑猫

高中时候的读物,古诗词题,现代文阅读题,耽美(?)

字不规矩且有错字

但是现在看到其中的某句摘抄还是突然悲伤感动哭出声

高中时候的读物,古诗词题,现代文阅读题,耽美(?)

字不规矩且有错字

但是现在看到其中的某句摘抄还是突然悲伤感动哭出声

哦嘞嘞哦啦啦

【每日文】-不是在安

山茶又开了,

那样洁白而美丽的花,

开了满树。

每次,

我都不能无视地走过一棵开花的树。

那样洁白温润的花朵,

从青绿的小芽开始,

到越来越饱满,

到慢慢地绽放,

从半圆,

到将圆,

到满圆。花开的时候,

你如果肯仔细地去端详,

你就能明白它所说的每一句话。

就因为每一朵花只能开一次,

所以,

它就极为小心地决不错一步,

满树的花,

就没有一朵开错了的。它们是那样慎重和认真的迎接着唯一的春天。

所以,

我每次走过一棵开花的树,

都不得不惊讶与屏息于生命的美丽。


《白色的山茶花》席慕容


山茶又开了,

那样洁白而美丽的花,

开了满树。

每次,

我都不能无视地走过一棵开花的树。

那样洁白温润的花朵,

从青绿的小芽开始,

到越来越饱满,

到慢慢地绽放,

从半圆,

到将圆,

到满圆。花开的时候,

你如果肯仔细地去端详,

你就能明白它所说的每一句话。

就因为每一朵花只能开一次,

所以,

它就极为小心地决不错一步,

满树的花,

就没有一朵开错了的。它们是那样慎重和认真的迎接着唯一的春天。

所以,

我每次走过一棵开花的树,

都不得不惊讶与屏息于生命的美丽。


《白色的山茶花》席慕容


提督园

【每日文】-不是在安

我们来到路卡前时,已经快半夜了。大雨下个不停,在卡车车灯照射之下,像玻璃纸一样发亮。

警察把路卡设在离急转弯大约五十码的地方,所以你在远处看不见,只有绕过这个转弯后才能看见它。两辆警车成V形朝北停着,整队和我们,还有两辆在二十码外,成V形朝南停着。四辆警车都开着车灯,在潮湿、黑暗的夜空下,车灯像探照灯一样互相交叉着。在四辆警车中央,放置着两个巨大的木制临时路障,上面的红灯一闪一闪的。

我轻轻的一踩刹车,我们的卡车慢了下来。那孩子从座位上探过身,恶狠狠的用猎刀顶住我的肋骨,低声说:「听着!你要是敢乱说一句话,我就宰了你!他们会抓住我,但我会先捅死你!」

我扭头瞥了他一眼,在路卡昏暗的...

我们来到路卡前时,已经快半夜了。大雨下个不停,在卡车车灯照射之下,像玻璃纸一样发亮。

警察把路卡设在离急转弯大约五十码的地方,所以你在远处看不见,只有绕过这个转弯后才能看见它。两辆警车成V形朝北停着,整队和我们,还有两辆在二十码外,成V形朝南停着。四辆警车都开着车灯,在潮湿、黑暗的夜空下,车灯像探照灯一样互相交叉着。在四辆警车中央,放置着两个巨大的木制临时路障,上面的红灯一闪一闪的。

我轻轻的一踩刹车,我们的卡车慢了下来。那孩子从座位上探过身,恶狠狠的用猎刀顶住我的肋骨,低声说:「听着!你要是敢乱说一句话,我就宰了你!他们会抓住我,但我会先捅死你!」

我扭头瞥了他一眼,在路卡昏暗的灯光下,他脸色苍白,腮帮和下巴上胡子拉碴的,有三四天没刮了;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孩子,但给人的印象却像个孩子。他长得高大、瘦削,一绺黑发垂在前额,上身穿这一件皮夹克,下面是一条沾满泥巴的粗布斜纹裤子,脚下蹬着一双高统靴,看来像是从货车上跳下来的。

十五分钟前,在距BC镇四英里的地方,他劫持了我。大雨已经持续了三天,路面非常糟糕,有一段三百码的路段,积水达二三英尺深,我不得不放慢车速,缓缓通过。就在这时,卡车乘客座位那边的门猛地被拉开,这孩子跳上车,右手握着猎刀,喝令我不许声张,继续开车。

我别无选择,只能继续以四十公里的时速慢慢穿越那段积水区,我在心里揣摩,这孩子为什么要劫持我和卡车呢?他犯了什么罪?他是从哪里逃来的?他眼中的神情很古怪,我可不想惹他用猎刀捅我。

现在,我把卡车停在离警车十码的地方,右边有一小片空地,你可以在检查完后倒车,但是,一位穿黑雨衣的警察正站在那里,我认为他手里正端着枪,不禁紧张的呼吸都困难了。

一辆警车的前门开了,两位穿这同样雨衣的警察下了车,朝卡车走来。一个走到车灯光线之外,站在黑暗中监视着我们,另一个圆脸的走到我的车窗前,手里拿着一个小手电筒。

我摇下车窗玻璃,他打开手电照着车厢,我在灯光下眯起眼睛,装出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

「警官,出什么事了?」声音很不自然。

「你们去哪儿?」他很严肃的问。

「去桑诺。」我说。

「这么晚了,到那儿干嘛?」

「我去接我太太,她的火车半夜才到,她妈妈上星期病了,她去照顾她妈妈去了。」

他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迈克。」

「带驾驶执照了吗?」

「当然带了。」我说。我从屁股口袋里掏出皮夹打开,高高举起。他用手电照了一下,点点头,然后把手电光照在那孩子身上,那孩子紧张的抿着嘴,把刀藏在右腿和车门之间看不见的地方。

警察问:「这是谁?」

「我侄子杰里。」我立刻回答。

「他也住在格兰吉路吗?」

「和我们住在一起。」

「格兰吉在BC镇的郊区,是吗?」

「是的。」

「你们今晚出发后,又没有碰到什么人?」

「你是指什么呢?」

「有没有看见人在路上游荡或者是要搭便车的?」

我吸了口气,「没看见。」我对他说。这时,我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念头,但一想到它,我就浑身冒汗。虽然这样,我还是准备试试,我不停地想起那孩子手中的刀。

我的左手本来是在我的肚子上的,现在我开始慢慢地向车门把移去,每次一寸。我努力装出很平静的样子,问:「警官,为什么要设路卡?发生什么事了?」

「大约三小时前,有人在BC镇抢劫,」警察回答说,「抢劫了一位从芝加哥来的钻石推销员,抢走了价值两万元以上、未切割的钻石。那个抢劫犯一定知道推销员的行程,或者可能从芝加哥就一直跟踪他。」

「你知道那个抢劫犯是谁么?」

「还不知道,」警察说,「但我们知道是一个男人,单独一人,开着一辆偷来的车,那车停在推销员住的旅馆后面,他用一根灌铅的棍子击倒推销员,但活儿干的不利落,推销员苏醒过来,开始大叫,叫声引来旅馆的经理和几位旅客,歹徒从后门逃走了,没人看清他,连推销员本人都没看清。」

现在我的小指已经摸到门把手了,我得让警察继续说话。「嗯,如果这位强盗开的是偷来的汽车,那你们为什么要拦住我们这种普通的车辆呢?」

「他不开那辆车了,」警察说,「他逃离旅馆二十分钟后,我们发现汽车被扔在一片树丛中;那里没有房屋,什么也没有,所以我们知道他至少要徒步走一会儿。但他可能再偷一辆车,或者假装搭车而劫车。」

「天哪!」我轻轻地呼了一口气,但是我可以感到我的肌肉紧张地抽紧了,我整个左手都落在那个门把上,我的手指紧紧地扣住它。我只要向下按就行了,但是,我不知道那孩子的刀有多快,我意识到,在我和警察谈话时,他一直紧盯着我。

「叔叔我们该走了,」那孩子突然开口道,他的声音充满了紧张不安。「我是说,如果警察先生放行的话,我们得去接婶婶——」

他没有说完,因为他说话时,视线从我身上移到警察那里,看看警察对他说话的反应,我需要的正是这一空挡。我按下门把,使尽全身力量冲下去。门猛地向外打开,把警察撞倒在雨地上。我左肩着地,顺势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嘴里大声喊道:「就是他!他就是你们要找的人!他拿刀上了我的车!就是他!」

我滚离路面,翻滚过路基,停了下来,转回头看那卡车。那小孩正从车门出来,手里握着猎刀,那个圆脸警察侧身躺在路上,伸手从雨衣里往外掏枪,同时另一只手打开手电筒。接着,又有两个手电筒亮了起来,警车的门也猛地打开,人们在大雨中奔跑、大叫。

那孩子终于跳了出来,站在卡车旁边,恶狠狠的四处张望,手里挥舞着猎刀。圆脸警察开了两枪,另一个警察开了第三枪,那孩子到下,不动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站起身,警察们围在那孩子身边,低头看着他,我也走过去,站到那个圆脸警察身旁。我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在几里外的积水区慢慢开车时,他冲上我的汽车,拿刀对着我,不许我声张,他的眼神非常古怪。」

圆脸警察严肃的点点头。「迈克先生,你刚才很勇敢,」他一手搭在我肩膀上,「他很容易伤害到你。」

「从他的眼神看出,他过一会儿就会动手的,」我说。

「我觉得,最好还是在这里冒险拼一下。」

一位警察跪在那孩子身边搜索。「什么也没有,连皮夹也是没有,口袋里干干净净的,更不用说钻石了。」

圆脸警察说:「吉尔,到卡车上瞧瞧,」然后他问我:「他跳上车时,有没有带什么东西?」

「没有。」

叫吉尔的那个警察用手电筒照照卡车,然后摇着头回来了。圆脸警察问我:「你记得他劫持你的确切地点么?」

「当然记得。」我说。我告诉了他那位置。

「那么,他一定是把钻石放到那里的某个地方了,雨小点后,我们派人去搜索一下。」

他们从一辆警车上拿来一条毛毯,盖住那孩子,然后用无线对讲机通知BC镇的警察局,说他们已经抓到抢劫钻石的人,要他们派辆救护车来。

圆脸警察和我上了他的巡逻车,他录了一份我的口供,我签了字后,说:「我可以现在去桑诺么?我太太一定已经等急了。另外,我也需要一杯酒,镇定一下。」

「当然可以,」他说,「我们需要你的话,会跟你联系的。」

我想他道别,上了卡车,慢慢转过路卡。然后驶入大雨滂沱的黑夜中。过了五里路后,我的护膝才渐渐正常,不那么紧张了。

我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逃脱了。

首先,我打那个推销员打得不够狠,他醒来后尖叫。其次,那辆该死的轿车出了问题,我不得不扔掉它。最后,我来到一家农舍,绑住那位真正的迈克,塞住他的嘴,偷走他的皮夹和卡车,接着,半路杀出那个傻小子。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但现在这已经无关紧要了。我确信不疑的是,他迟早会向我动刀子的,所以我才要借刀杀人,在路卡边冒险,正如我向那个圆脸警察所说得那样,最好在那里冒险拼一下。

价值两万元的钻石就系在我的腰间……


《借刀杀人》希区柯克



荔芝芝啊
「你寥寥几眼都能抵山河万色」...

「你寥寥几眼都能抵山河万色」


底图:@剪一片云拽着

「你寥寥几眼都能抵山河万色」


底图:@剪一片云拽着

荔芝芝啊
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能带给你好运...

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能带给你好运,但是它们能让你悄悄变成你自己。

———赫尔曼.黑塞

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能带给你好运,但是它们能让你悄悄变成你自己。

———赫尔曼.黑塞

荔芝芝啊
@名取周5:记得高三某个放假的...

@名取周5:记得高三某个放假的下午,我骑着单车偶然间绕到一个隐蔽的湖畔,夕阳撒满一整个湖面的时候,对岸寺庙中传来轻柔柔的诵经声,像纱一样飘在微风中,拥抱着我;像一只手抚过我的面颊。我就那样闭着眼睛浸在那种声音里,感觉连日所有的压抑像粉尘一般被伴着诵经声的湖风吹散了。那一刻,我有种被打开的感觉。


底图:@剪一朵云拽着


@名取周5:记得高三某个放假的下午,我骑着单车偶然间绕到一个隐蔽的湖畔,夕阳撒满一整个湖面的时候,对岸寺庙中传来轻柔柔的诵经声,像纱一样飘在微风中,拥抱着我;像一只手抚过我的面颊。我就那样闭着眼睛浸在那种声音里,感觉连日所有的压抑像粉尘一般被伴着诵经声的湖风吹散了。那一刻,我有种被打开的感觉。


底图:@剪一朵云拽着


荔芝芝啊
一条哈尔音乐合集的评论,写得也...

一条哈尔音乐合集的评论,写得也太好了吧😭✨✨ 后附渣渣中翻,准确地翻译不同语言所有想表达的内容跟意境真的需要很高的文学造诣😢

一条哈尔音乐合集的评论,写得也太好了吧😭✨✨ 后附渣渣中翻,准确地翻译不同语言所有想表达的内容跟意境真的需要很高的文学造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