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美智子

30426浏览    2085参与
啊柩

海伦娜×美智子

🈲️转载🈲️借梗 拒绝任何雷同

part.1
  “海伦娜小姐,到了。”车夫喊道。
  “哦,谢谢你。”海伦娜扶着车夫的手下了马车。
  “海伦娜小姐,这里只有一条路,一直向前走就能到达你想去的地方。”
  “是的,先生。”海伦娜从身上摸出了几枚银币交到了车夫手上。
  海伦娜杵着盲杖,一点点摸索着路线。
  几天前,有人送给她父亲一封信。上面是盲文,父亲看不懂,就交给了她。
  她当时并未怎么在意,可这一读却给了她不小的惊喜。
  信上说,有可以让她复明的方法!
  上面要求她来到一个叫第五庄园的地方,在那里进行游戏,只要赢得游戏她就可以得到复明的方法。
  这件事她没有告诉父亲,父亲是不会让她...

🈲️转载🈲️借梗 拒绝任何雷同

part.1
  “海伦娜小姐,到了。”车夫喊道。
  “哦,谢谢你。”海伦娜扶着车夫的手下了马车。
  “海伦娜小姐,这里只有一条路,一直向前走就能到达你想去的地方。”
  “是的,先生。”海伦娜从身上摸出了几枚银币交到了车夫手上。
  海伦娜杵着盲杖,一点点摸索着路线。
  几天前,有人送给她父亲一封信。上面是盲文,父亲看不懂,就交给了她。
  她当时并未怎么在意,可这一读却给了她不小的惊喜。
  信上说,有可以让她复明的方法!
  上面要求她来到一个叫第五庄园的地方,在那里进行游戏,只要赢得游戏她就可以得到复明的方法。
  这件事她没有告诉父亲,父亲是不会让她去冒这个险的。她也不知道信上说的是否是真的,她只能赌了……
  她等不及了,她想看看这个世界,她不想再仅凭想象去了解这个世界了!
part.2
  “你好,海伦娜·亚当斯小姐,我是第五庄园的主人。”
  “你好,庄园主。”
  海伦娜看不见,只能凭借声音来判断庄园主的位置,然后向那个方向行了个礼。
  “海伦娜小姐,凡事都需要付出代价,你需要完成游戏,赢得相应的回声去兑换你想要的东西。”
  “好的先生,我知道了。”海伦娜点了点头。
  “海伦娜小姐,有件事我想和你说一下。”庄园主笑着说道。
  “什么事,先生?”
  “参赛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真人参赛,另一种是由机械人代替你参赛。”
  “为什么需要机械人参战?”
  “因为真人参赛的话…会有生命危险哦~”庄园主拉长了尾音,听着有股幸灾乐祸的意味。
  “不过,真人参赛得到的回声会翻倍哦。”
  海伦娜陷入了沉思,也许她应该试一试,她不想再等下去了……
part.3
  海伦娜在修着密码机,虽然她看不见,但她的感知力和注意力超群,对她来说修机不算是什么难事。
  她选择了用真身参赛,海伦娜觉得她可以试一试。
  很快海伦娜修完第一台机,她敲着盲杖,根据回声定位朝着另一台电机走去。
  可能是她走的有点急,撞到了一个人。
  “哦?新来的?”好听的女声从头顶传来,海伦娜抬起头来,一片漆黑。
  对哦,她看不见,这么多年居然还没习惯……
  “是的,小姐。”她回答道。
  “你叫什么?”
  “海伦娜·亚当斯。”
  “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呢,海伦娜小姐。我叫美智子。”美智子摸了摸海伦娜的头发说道。
  屏幕另一头
  “嘿!美智子她在干什么?一个瞎子罢了,她应该挥刀杀了她!”一位上等人喊道。
  “抱歉,先生。”庄园主说道。
  “我们也不能左右监管者的心思。”说完,他还耸了耸肩膀。
  庄园主颇有兴致的看着屏幕,他倒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
  海伦娜被摸的有些蒙,美智子小姐可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美智子小姐也是求生者吗?”海伦娜问道。
  “是的,小海伦。”
  海伦娜的脸有些发烫,美智子小姐叫她“小海伦”。天呐,她们才第一次见面,怎么可以叫的这么亲密……
  “你看不见?”美智子看见她手中的盲杖说道。
  “是的,美智子小姐。”
  “我幼时生了一场病,家里没钱治病,我的眼睛是在那时候坏的。”
  美智子望着那双浅蓝色的眼睛,那双美丽眼睛没有聚焦,使海伦娜整张脸都失去了生气。
  真是可惜,那么漂亮的眼睛居然看不见……
  “我收到了那封信,也许我赢得了游戏就可以得知我眼睛复明的方法。让我们一起加油吧,海伦娜小姐!”
  美智子看着那张笑脸,也跟着笑了,海伦娜小姐果然很可爱呢……
  海伦娜继续修机,她总感觉修机的速度好像慢了下来。
  “美智子小姐不一起修机吗?”
  美智子笑了笑,然后快速绕道遮挡物后,面目狰狞的扔掉了干扰器。
  “妾身这就来,小海伦。”美智子说完撸起袖子,开始修机。
  然后……进度条归零了……
  海伦娜只听见“轰”的一声,密码机炸了……
  “抱歉,妾身有些不太熟悉怎么破译。”
  海伦娜愣了一下连忙说道:“没关系的,美智子小姐,我们去找下一台密码机吧。”
  ……
  美智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海伦娜修机,不远处的空军看见这一幕以为美智子要打震慑,直接一枪就打了过去。
  “砰”的一声,伴随着美智子的闷哼。
  “你没事吧,美智子小姐!”海伦娜立马停止了修机,敲着盲杖寻找美智子的方位。
  她刚才听到了枪声,美智子小姐好像受伤了,她看不见,只能干着急。
  “我没事,小海伦。你在这里修机,我一会儿回来。”
  一旁的空军看到般若状态的美智子,暗叫不好,也不管海伦娜了,立即跑路。
  海伦娜想拦住美智子,但她看不见路,还摔了一跤。
  膝盖的传来阵阵疼痛,海伦娜支起身子,走到密码机前修机。
  美智子一直处于般若状态,她现在有些生气。她和她的小海伦约会的时候居然被打扰,简直不可饶恕。
  其余三人都被一刀斩,美智子把他们绑上椅就去找海伦娜了。
  屏幕另一旁的玛尔塔肠子都毁青了,早知道她就不手欠去管闲事了,一个新人死了就算了,救她干吗?
  ……
  “小海伦。”
  “美智子小姐!你回来了,你伤在那?块给我看看!”
  美智子看着面前手忙脚乱的海伦娜,思绪微沉。
  “海伦娜小姐喜欢我吗?”她问。
  “当然了,虽然才刚刚认识,但美智子小姐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呢。”海伦娜笑着说道。
  “小海伦,走吧。”美智子牵起海伦娜的手,走向大门……
part.4
  “海伦娜小姐,你所需要的东西。”庄园主往海伦娜手里塞了一瓶药水。
  “仅仅一局游戏,就能把回声赚够吗?”海伦娜问道。
  “当然不够,是美智子小姐代替你支付的回声。”
part.5
  海伦娜喝了药水,她欣喜的看着四周的景物,她有多久没看到过了……
  她抬头看向旁边的人儿,美智子脸上带着一副面具,海伦娜看不到她的面容。
  她和美智子小姐一起离开了庄园,美智子小姐说她没有家了,所以她邀请美智子小姐和她一起回家。
  “美智子小姐,我能看看你的脸吗?”海伦娜摸了摸她的面具,恳求的说道。
  美智子看着海伦娜那双浅蓝色的眼睛肿露出期待的神色,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真是受不了你,小海伦。让妾身为你跳一支舞吧……”
  美智子一袭红衣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她柔软的身段,漂亮的舞姿让海伦娜看入迷了。
  一舞毕……
  “好看吗,小海伦?”
  “好看!美智子小姐跳起舞来,就像一只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的红蝴蝶!”
  “妾身觉得美智子这个名字不太好听,妾身想换一个名字。”美智子有些苦恼的说道。
  “什么名字?”
  “红蝶。”
  ……
 
  
  
  

善意久存。

【蝶盲】返生。其一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小猫小狗打着哈欠经过没人的街道,随便找个花丛趴下,惬意地半眯着眼睛歇息。A镇的下午永远是这样,让人总想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躺进被窝睡个懒觉。 

美智子工作的地方就在这街角,一家名叫"The truth"的咖啡店。在美智子上班前,店长贝克大叔总笑盈盈地亲手为她冲泡一杯摩卡——那是他的拿手绝活。于是美智子就捧起她专属的马克杯,坐在吧台细细品尝店长的心意。 

然而她可不是服务生或厨师一类的角色。她的工作时间在夜晚九点,那时这个咖啡厅就会摇身一变成为酒吧"Russian"。美智子将在众人面前身着红衣翩翩起舞,以舞...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小猫小狗打着哈欠经过没人的街道,随便找个花丛趴下,惬意地半眯着眼睛歇息。A镇的下午永远是这样,让人总想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躺进被窝睡个懒觉。 

美智子工作的地方就在这街角,一家名叫"The truth"的咖啡店。在美智子上班前,店长贝克大叔总笑盈盈地亲手为她冲泡一杯摩卡——那是他的拿手绝活。于是美智子就捧起她专属的马克杯,坐在吧台细细品尝店长的心意。 

然而她可不是服务生或厨师一类的角色。她的工作时间在夜晚九点,那时这个咖啡厅就会摇身一变成为酒吧"Russian"。美智子将在众人面前身着红衣翩翩起舞,以舞姿招揽更多的顾客。 

"美智子小姐的舞跳得越来越好看了。" 

就连调酒师黛米也会在闲暇之余侧目欣赏美智子的演出,并为她调制好恢复体力的饮料。 

"您过誉了。"每当她喝了黛米的饮料便会收起倦容对黛米温和地笑,仿若那饮品能够在瞬间扫除她的所有疲劳一般。 

这舞姬便是这么一个温柔的人。 

镇子上唯一一家孤儿离镇中心的"The truth"有将近半小时的车程,孩子们的抚养费都是由一个经济也十分拮据的胡子男人省吃俭用攒下来的。但他并不经常出现在孤儿院中,有传闻那位慈善家因盗窃被关进了监狱。 

海伦娜自这家孤儿院长大。她常常扶着低矮的围墙走到门边,双手抚着门栏用那双盲眼"凝望"远处风景。从来到这里的四岁,到这一年的十八岁。 

"生日快乐,海伦娜。"年迈的院长先生笑吟吟地递上一个购物袋,上面印着镇上最好的饰品店的LOGO。小家伙们就围在海伦娜身边,看她摸索着拆开礼物的包装,一双双眼睛里像有星星。 

"哇——是顶粉红色的小帽子!" 

"和海伦娜姐姐的衣服好配!" 

平日里院长先生连面包都快吃不起,此刻看着她的笑容却也认为一切都值得了。 

海伦娜小心地捧起那顶可爱的帽子戴在头上,低低的帽檐遮挡住柔软的红棕色散发,看起来极其可爱。她脸红红地抬起手掩着不住微笑的唇,小声向院长先生道谢。 

"既然今天是海伦娜成年的日子,那就让她见见更大的世界吧。"院长先生拍拍海伦娜帽顶,眼里尽是温柔与宠爱。他递给身旁已成年的小女孩一些旧旧的纸钞和零散的硬币,叮嘱她们一定要看好海伦娜。 

多么令人兴奋,难得有一次踏出孤儿院去享受城市的机会!两个姑娘拼命保证定会完成任务,才让院长打开哐当作响的铁门放三个孩子出去。 

"必须要注意安全。" 

"知道啦知道啦,这么大一个人也不会平白无故人间蒸发。"两个女孩笑嘻嘻地牵着海伦娜的手向院长告别,看着老先生担忧地又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城市里是什么样子。海伦娜想。她憧憬散发着糕点香味的蛋糕店,街头报童的叫卖声,她希望偶然撞上临经此地的东方人,在空地上摆好小摊专卖异乡的美味。海伦娜是个拥有美丽眼眸的姑娘,深棕色的瞳眸总能像一汪清泉映出人影,充满期望时更是如此。 

公交车颠簸着,街道并不吵闹的气氛让海伦娜感觉十分舒服。如果现在就拄着小盲杖在太阳下、在街道上暖暖地走上一会儿,烤面包和奶油的香味萦绕在鼻尖,脚边有几株青绿的狗尾草,前方是更加宽阔的路...这让她想想就幸福起来。



 题外话。

背景是架空世界的现代,想要讲述一个如蝶翼般翩舞于空中、飘飘忽忽地落在花瓣上一般美妙动人的故事。想要传递"像我这样的人也可以做到"的信念。想要成为温柔的写手。 红蝶并没有皮肤设定。盲女是可爱的粉意白加零钱包。希望两个姑娘能欢笑着走下去。

miss spider

全都是自己一个新坑的人设,走向大概是惊悚猎奇但是又很莫名搞笑的刑侦题材。私设私设私设——有这么多私设


注意:我没有存心诋毁任何角色,如果有些私设让您觉得不适请离开。

全都是自己一个新坑的人设,走向大概是惊悚猎奇但是又很莫名搞笑的刑侦题材。私设私设私设——有这么多私设


注意:我没有存心诋毁任何角色,如果有些私设让您觉得不适请离开。

trsgba

摸鱼💊🐦,没有金粉了,疫情又无发发货,裙子没有灵魂不能康QAQ

摸鱼💊🐦,没有金粉了,疫情又无发发货,裙子没有灵魂不能康QAQ

离酱吃中也ing

实验体2——消融

“美智子姐姐,我想问你个问题。”杰克走进实验室,“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对我这么好,却不喜欢奈布?他明明是个很好的人……”

  美智子苦笑道,她拍拍杰克的头,轻声对他说:“85号,这是我们都说不出的原因,对于世界来说。”

 “啊……”

 “或许这就是‘Lineage’的使命吧。”一个穿着浅蓝色背带裤的小男孩走进实验室,他的头上还戴着一个帽子,把脸遮的严严实实,“我们只会善待对研究有意义的人,86号这样的废物就是毫无意义的。想来,你们这些人造实验体是不是很恨我们?”

  杰克的眼神有些许的迷离,他无法看到男孩的表情,但从他的语气...

“美智子姐姐,我想问你个问题。”杰克走进实验室,“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对我这么好,却不喜欢奈布?他明明是个很好的人……”

  美智子苦笑道,她拍拍杰克的头,轻声对他说:“85号,这是我们都说不出的原因,对于世界来说。”

 “啊……”

 “或许这就是‘Lineage’的使命吧。”一个穿着浅蓝色背带裤的小男孩走进实验室,他的头上还戴着一个帽子,把脸遮的严严实实,“我们只会善待对研究有意义的人,86号这样的废物就是毫无意义的。想来,你们这些人造实验体是不是很恨我们?”

  杰克的眼神有些许的迷离,他无法看到男孩的表情,但从他的语气里能感受到一种坚定和不屈。

   对啊……自己,奈布,伊莱,哈斯塔,诺顿……这些‘Lineage’的实验体,不就是用来伤害的吗?

   呵呵……难道他说的不对吗?……

 “对啊……我们……就是你们用来解开谜题的道具罢了,可以随意摧残的。”

 “罗比……别说了。”美智子担心的看了杰克一眼,“不要……”

 “可是美智子小姐,你作为研究员,有没有想过,我们来这的使命是什么?我们为了什么目的来到这里?”罗比轻声笑了笑,“哈哈……我可没空陪你们去花费那些无用的同情,我有自己的目的,她还在等我回去……”他又把手背到身后,不动声色地离开了。

  美智子蹙了蹙眉,警觉地看了看杰克和奈布,“没什么事的话,85号,你可以开始实验了吧。”

 “…………”

 

 “巴尔克所长,特蕾西小姐已经在门口了。”

 “请她进来,我们需要她。”坐在躺椅上的巴尔克老先生对身后的研究员挥了挥手,“去吧。”

 特蕾西看看对方,甜甜地笑着,“巴尔克老先生,您老,找我什么事?”

 “我找你,是因为你的才华难得,我希望能请你来我们‘Lineage’做机械技术支持。”

  特蕾西病态的笑笑,“啊……老先生这个请,我这种人可担负不起呢……不过,也不是不可以。我有个条件。”

  巴尔克紧张地皱了皱眉,问道:“什么条件?”

  “您要带我去见43号实验体。”

 “这肯定没问题,那么特蕾西小姐,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Lineage’的一员了。”他向她伸出苍老的手,她也伸出手,把手放在他的手上,脸上露出笑容。

  那只手,很像父亲啊……为什么还能这么轻松地接受呢?明明自己以前是那么……


 “瓦尔莱塔……好久不见啊。”特蕾西把手轻轻放在女孩缠着绷带的右眼上。突然,门被一个人推开了。

 “哦~这位小姐就是新成员特蕾西小姐?幸会,这里催眠师约瑟夫。”白发的人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

 “约……约瑟夫先生,你好……啊……我好困……别,别看着我……啊……”她渐渐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哼……只要没有人阻止我就行了。话说……这里是43号实验体的房间,以前一直冷冷清清的,一个新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约瑟夫走近一面墙,用力推了一下,隐藏门,被打开了。

  里面坐着一个戴贝雷帽的男孩,看样子,是等了约瑟夫很久了。

 “你好,亲爱的31号感染者。”

  男孩站起身,冷冷地说道:“你好,催眠师先生。克利切冒昧问一句,伊索在哪?”

  约瑟夫象征性地理了理衣领,“一切还没有解开,我怎么会告诉你答案呢?一切的一切,等伊索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在说吧……”

 “你本不该经历这一切,上天却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谁有办法呢?伊索……”







是我在半次元的作品,一直忘了搬运。抱歉。

快乐球
蝶蝶真美 画不出万分之一的美腻...

蝶蝶真美

画不出万分之一的美腻💦


生活不易 蝶蝶叹气💦

💦追野人追不上被遛了一圈呜呜呜难受

蝶蝶真美

画不出万分之一的美腻💦


生活不易 蝶蝶叹气💦

💦追野人追不上被遛了一圈呜呜呜难受

咕缪缪…
蝶蝶生日快乐呀!

蝶蝶生日快乐呀!

蝶蝶生日快乐呀!

俳优

吸到一只仙鹤和一只白无垢,漂亮蝶蝶在线抱寂寞,蝶蝶:我亲爱的伊索宝贝,地下室约吗~

吸到一只仙鹤和一只白无垢,漂亮蝶蝶在线抱寂寞,蝶蝶:我亲爱的伊索宝贝,地下室约吗~

三木昍
新群占tag致歉。 蝶蛛蝶同好...

新群占tag致歉。

蝶蛛蝶同好群呜呜呜。

刚建的。

她们真的好好呜呜呜


新群占tag致歉。

蝶蛛蝶同好群呜呜呜。

刚建的。

她们真的好好呜呜呜


素晴ゾ

海伦娜亚当斯的庄园日记

《海伦娜亚当斯的庄园日记》

      —保护—

   — 第一章 —

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禁止ky

       什么是光明?在遇见美智子小姐前,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光,因为从我一出生下来就没有了光明,若没有光明,活着,有什么意义呢?...


《海伦娜亚当斯的庄园日记》

      —保护—

   — 第一章 —

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禁止ky

       什么是光明?在遇见美智子小姐前,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光,因为从我一出生下来就没有了光明,若没有光明,活着,有什么意义呢?

       直到——我收到了神秘人的信​来到了庄园,我才遇见了她——她叫美智子是一名舞姬,在庄园里她是红蝶——监管者,我是求生者,因为我看不见所以我是盲女——求生者,我叫海伦娜亚当斯​。

       我来庄园的第一天——

      他叫奈布萨贝达是一名军人,她叫玛尔塔贝坦菲尔也是一名军人,他叫威廉艾丽斯只有你被绑在气球上他就会抱着橄榄球冲向监管者,把你救下。

     我玩的第一场游戏——

求生者:前锋、佣兵、空军、盲女,监管者:杰克

没错,是三保一的阵容每当我受伤时前锋、佣兵、空军都会来​保护我,虽然我很弱小,但是他们就像一束光——给我照亮了光明。

我也想像他们一样保护别人而不是被别人保护,谁说盲女一定弱小?谁说盲女不能溜五台?

       我​海伦娜亚当斯也想保护别人!

       来到庄园第n天,第n局,求生者:盲女、机械师、调香师、园丁

监管者:红蝶

地图:圣心医院

       “嗒”​(敲盲杖)“监管者是红蝶小姐呢,虽然是女士也不能手软!毕竟这局的队友都是小姐!我也要保护她们!”

        

       “怦,怦,怦”​

       海伦娜:“红蝶来了!赶紧上医院二楼溜”​于是就这样,海伦娜持续溜,红蝶持续被砸板,出现了!循声制敌!(盲女成就命中监管者四块板子则可获得成就,除非被抽刀则不记录板子)

       可是没过多久海伦娜却被一刀斩打倒了

    

       但是队友已经到了大门口准备逃走了,海伦娜看到队友已经打开大门后松了一口气,也许这就是一种保护队友的方式吧……

赛后——

       美智子:“海伦娜酱进步了呢,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弱小了,也可以保护别人了呢,妾身感到很欣慰。”​

       海伦娜:“美智子小姐,对不起可能是我下手太重了……”​

       薇拉、小特、艾玛跑过来,薇拉对海伦娜说:“海伦娜!你太厉害了竟然溜了每次业绩第一的美智子小姐!”​

       小特:“是呀是呀,海伦娜你是怎么做到的?”​

       艾玛:“海伦娜看不到但是也很厉害哦!”​

       海伦娜谦虚的说:“那个,只是玩久了点啊,玩多了就会溜屠夫啦。”​

       美智子走上前对海伦娜说:“抱歉薇拉、小特,艾玛我可以跟海伦娜失陪一下吗?我想带她去一个地方”​

       薇拉小特同意了之后,海伦娜对美智子说:“美智子小姐您要带我去哪?”​

      “抱歉海伦娜酱,因为刚刚没有佛你,所以为了表达歉意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       美智子牵着海伦娜的说:“海伦娜酱,妾身想带你去游乐园玩”

       

       ——游乐园​——

     

       海伦娜:“美智子小姐这里好美啊,我小时候从来没有来过游乐园唉……谢谢你”

      

       /笑/美智子:“妾身也是第一次来游乐园呢,我也很开心,能与喜欢的人在一起——”

       海伦娜听到美智子的话一惊并说:“喜,喜欢美智子的意思是喜欢我吗?我看不见,你为什么,要喜欢我呢?”

​   

       美智子听到这句话笑着说:“海伦娜酱认为喜欢一个人是在乎她的外表吗?喜欢一个人并不是只在意ta的外表,只有内心善良、勇敢、坚强就足够啦,就像你为了保护队友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护自己的队友是很难得的精神呢……”​


        —第一章—

                完

              

夫例略嘉列

(蝶空)你是天空的颜色

*算情人节贺文吧,白孔雀x琼楼遗恨

*为了剧情改动了一点游戏设定

*新人,文笔不好请原谅,为爱发电

美智子参加了今天晚上的第一场联合。

当她掀开帘幕时,看见金纹的杰克先生已经坐在左边的椅子上哼小曲了。

曲子的旋律委婉悠扬,悦耳动听,应该是首小情歌吧······

今天可是二月十四号呢。

哼声停了,杰克起身,向美智子鞠躬行礼,待女士坐上椅子,才坐下。

“美智子小姐,一定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美智子打开折扇,遮住微笑勾起的嘴角:''方才你起身时妾身看见先生的玫瑰手账了‘’

“那小姐一定不会让他们...

*算情人节贺文吧,白孔雀x琼楼遗恨

*为了剧情改动了一点游戏设定

*新人,文笔不好请原谅,为爱发电

美智子参加了今天晚上的第一场联合。

当她掀开帘幕时,看见金纹的杰克先生已经坐在左边的椅子上哼小曲了。

曲子的旋律委婉悠扬,悦耳动听,应该是首小情歌吧······

今天可是二月十四号呢。

哼声停了,杰克起身,向美智子鞠躬行礼,待女士坐上椅子,才坐下。

“美智子小姐,一定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美智子打开折扇,遮住微笑勾起的嘴角:''方才你起身时妾身看见先生的玫瑰手账了‘’

“那小姐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吧。”

美智子簪上了厌离。

求生者的准备大厅里,充斥着欢乐和热闹。

最旁边的医生难得换下往昔穿上亮闪闪的光天使,调香师和盲女分别是今夜不再及甜心蛋糕,艾玛小姐在不断切换兰闺惊梦和罗刹绯春,请求她们两位为自己选一套。

小先生们也盛装出席,温柔的先知是优雅的月相,他正在用手抚摸役鸟;佣兵先生是新年才出的金皮,无聊等候游戏开始的他玩弄起自己的尾巴来了;就连平时总是沉默朴素的入殓师也不知是被同伴打动穿上了干干净净的肃穆白······

还有她······

军人出身不喜华丽的她,或许为了渲染节日气氛拿出了压箱底的琼楼遗恨······小礼服很贴身,将她纤细的腰枝完美勾勒,包臀裙的下摆和袖口都有蕾丝,胸口处的蝴蝶结很是讨人喜爱······

很可爱。

美智子收起折扇。

一旁的杰克看见眼前人的目光灼灼的盯着某只求生者,溢出不言而喻的情愫,又哼起了小曲。

还是刚才那一首。



月亮河又开始了另一场宴会。

美智子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找到心上人,和她一起享受度过情人节。

路上还遇到了园丁。

艾玛小姐终究还是选择了罗刹绯春。

看见红蝶,她下意识要跑,后来发现红蝶小姐并没有要追赶塔的意思,停下来跳舞。

美智子回以她一个很动人的微笑。

艾玛很高兴,“我刚刚看见玛尔塔姐姐去那边修电机了”

然后就蹦去拆椅子了。

美智子向园丁指的方向走去,找到了正在炸机的玛尔塔。

这心跳是······

“玛尔塔~”

“呀”又炸了······

玛尔塔放开电机,转过身去望向美智子。

“你······”

“今天是情人节呢~”

''嗯,我知道······‘’

完了,没算到美智子排在第一局,还撞上了,没准备啊。

“玛尔塔~”

“到!”

嘻嘻,红蝶小姐被眼前人可爱得不能自我。

“美智子。”

玛尔塔行了个军礼,然后一下子扑到美智子怀里。

美智子慌忙张开折扇,遮住通红的脸颊。

“对不起,没准备好礼物,先用这个补偿你。

今晚······来我房间······”

嗯。美智子紧紧地抱住她。

之后,玛尔塔领着美智子玩遍了月亮河所有的游乐设施。

最后的是,过山车······

美智子身边的人玩得很尽兴,她一直都很喜欢在空中的感觉。

她们一直坐到了大门

到了大门,已经有一脸暴躁的佣兵先生在开门了,身边还蹲着一只看淡生死的入殓师了。

监管者是佛系,奈布这个救人位就没用了,女士们都去和带玫瑰手账的杰克求抱抱去了。更让佣兵先生惊讶的是,穿着月相的伊莱居然也和他们瞎混去了。

奈布很想摇醒这个不理智的先知,你只是穿的精致一点,你不能和她们同化啊!

在佣兵倔强地修完三台机,补完玛尔塔留的三分之二的遗产机,他偶然找到了在玩旋转木马的伊索······

你见过求生者追求生者吗?!

伊索怎么可能跑得过有弹簧的,身手矫捷的雇佣兵呢?

最后伊索被奈布拖去修机。

战遗加社恐,以及暴躁的佣兵时不时炸机,入殓师感到身心疲惫。

伊索很委屈。

玛尔塔伸伸懒腰,准备向美智子说一会再见。

“玛尔塔,很喜欢在天上飞呢!”

听到这个,玛尔塔的目光暗淡下来“是啊,我一直向往天空······但是最后不但没有实现,还害了他,毁了一切······”

美智子见她皱下去的眉头很是心疼,也被勾起了不堪的往事回忆······

“好了玛尔塔,妾身还没送你礼物呢,妾身帮你圆梦。”

在佣兵打开大门的那一刻,美智子变般若相,将玛尔塔一刀打倒在地,开门的奈布惊讶极了。

她把玛尔塔抱起锁喉,启动离魄移魂。

“玛尔塔,看······”

“你是天空的颜色。”

玛尔塔控制不住泪水了······

“谢谢。”



最后杰克在女士和伊莱的簇拥下登场,奈布怀着满含怨恨的目光盯着他们······

伊莱和女士们都感到十分心虚,艾米丽前去帮玛尔塔治疗了,杰克则是冲雇佣兵一笑带过。

杰克冲他们一一行礼道别,美智子在玛尔塔出大门时还在她耳边轻笑道:

“今天晚上去玛尔塔房间哦”

玛尔塔红着脸跑出去了。

美智子望着她的背影,心满意足。

真的是喜欢的紧啊!

end

谢谢看完。

十点多来的灵感,写完已经过完情人节了,委屈

这垃圾手速!剁了!

阿杏·达尔克

第一次画算是手书的东西😂

就当情人节的粮了

私心画的怀古和仙鹤【毕竟能凑一对的皮肤我就她俩

【我私设怀古性格还是很温和的,和仙鹤在一起两人就很佛23333

第一次画算是手书的东西😂

就当情人节的粮了

私心画的怀古和仙鹤【毕竟能凑一对的皮肤我就她俩

【我私设怀古性格还是很温和的,和仙鹤在一起两人就很佛233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