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美索不达米亚

337浏览    11参与
Silencio

公主与祭司: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最高女祭司们

Princesses as Priestesses:

Enheduanna and the Office of En-priestesses

    This study will focus on the practice of women of royal lineages taking on priestly roles, ...

Princesses as Priestesses:

Enheduanna and the Office of En-priestesses

    This study will focus on the practice of women of royal lineages taking on priestly roles, especially a ritual office known as en-priestess, usually translated as high priestess (Bertman 2003). The earliest recorded holder of the position of en-priestess was Enheduanna, daughter of Sargon of Akkad (reigned c. 2334–2279 BC). The title of en-priestess is usually taken by a female member of royal families. En-priestesses were perceived as being the spouses of male gods. For example, Enheduanna was considered to be the wife of the moon-god Nanna (Stol 2016, 564). Although Enheduanna was the first recorded en-priestess, some scholars believe that there were earlier examples of similarly positioned females in the Early Dynastic period (c. 2900–2334 BC) and that Enheduanna’s appointment by Sargon was an attempt to legitimize his reign by following a Sumerian tradition (Winter 1987, 74). I will address the controversy over whether or not the office of en-priestess was already established before her time. Nonetheless, installations of en-priestesses were evident during the reign of Naram-Sin (reigned c. 2254–2218 BC), grandson of Sargon, Ishme-Dagan of Isin (reigned c. 1953—1935 BC), as well as Warad-Sin (reigned c. 1834–1823 BC) and Rim-Sin of Larsa (reigned c. 1822—1763 BC). I argue that en-priestesses helped to legitimize the political claims of their kings by forming a close alliance with the gods in the form of sacred marriages.

1)En-priestess’s sacred marriages with the gods helped to reinforce the image of their kings having a special relationship with the divine, thus claiming endorsement from the gods and legitimizing their political claims.

        a)In ancient Mesopotamia, priesthood and kingship are often closely intertwined. Kings often claims endorsement from the gods by placing themselves in a special relationship with the gods (Foster 2016, 140).

            i)The kings themselves sometimes claims to be lovers or husbands of the goddess Ishtar, evident during the reign of Naram-Sin and kings of Isin (Stol 2016, 556).

        b) En-priestess are considered to be in marital relationships with the deities they serve, thus playing a part in the kings’ efforts to legitimize their reign.

            i)En-priestess are referred to as spouses of male deities and are thus expected to be chaste and lead flawless and pure lives (Stol 2016, 570).

            ii)By arranging such sacred marriages, the kings claimed endorsement from the divine, thus justifying their political actions.

2)Enheduanna’s installation by her father, Sargon of Akkad, as en-priestess of Ur was part of a political strategy for Sargon to legitimize the Akkadian regime in a traditionally Sumerian region.

        a)Enheduanna was the first recorded holder of the position of en-priestess of Ur, however, scholars debated over whether or not the position was already established before her time.

            i)Visual evidence from the Early Dynastic period, especially a depiction of a female figure on a cylinder seal from the E.D. III period (c. 2600–2350 BC) dressed similar to later en-priestesses, suggest that the office of the en-priestess of Ur existed as a traditional Sumerian position before Sargon’s conquest (Winter 1987, 72).

                (1)The disk of Enheduanna, which was discovered by archeologists in an excavation of Ur, has a passage of texts clearly stating her identity: “ (1-3) En-h[e]du-ana, zirru priestess, wife of the god Nanna, (4-7) daughter of Sargon, [king] of the world” (Frayne 2016, 35-36). This is the first recorded appearance of the position of the high priestess of Ur.

                (2)The female figure depicted in the cylinder seal from the E.D.III period wore a special cap similar to what was depicted on the disk of Enheduanna. As well, she was placed at the front and centre of the relief to indicate her significance (Winter 1987, 70). These visual clues lead Winter to conclude that the position of en-priestess of Ur already existed before Enheduanna’s installment and that Sargon strategically placed Enheduanna in the position of high priestess of Ur to legitimize the Akkadian regime by following an already established Sumerian tradition (Winter 1987, 75).

            ii)However, some scholars disagree with this view and argue that the installment of Enheduanna as the en-priestess of Ur was a political innovation by Sargon to counterbalance the local religious influences (Steinkeller 1996, 124).

                (1)Steinkeller proposed that sacred marriage between a male priest and a female deity was a southern Mesopotamian tradition while in the north, it is more common for female priestesses to be installed as consorts of male deities (Steinkeller 1996, 124).

                (2)Despite his disagreement with Winter’s argument that Enheduanna was not the first en-priestess of Ur, he agrees that Sagon’s installment of Enheduanna was motivated by political reasons in that by imposing an Akkadian tradition onto the land of southern Mesopotamia, he aimed to achieve a counterbalance with the local religious influences (Steinkeller 1996, 124-125).

            iii)Evaluating the evidence presented by both sides, I find the arguments by Irene Winter to be more convincing as she presented the visual evidence in an organized manner and formed a logical conclusion from the evidence she presented. While Steinkller’s argument has some merits, there lacks concrete evidence to support his claims.

3)Naram-Sin, grandson of Sargon, appointed at least three of his daughters as high priestesses at different cities to establish a family network that links his reign to the gods, in order to achieve stronger political control over these cities (Foster 2016, 140).

        a)The Akkadian empire was highly influenced by the royal ideology that placed the kings in a special relationship with the gods, evident in the claim made by Naram-Sin that he is the lover of the goddess Ishtar (Foster 2016, 141).

        b)Naram-Sin appointed his daughter, Tutanapsum, as the en-priestess of Enlil in Nippur was in order to achieve stronger political control in Nippur, similar to what Sargon did in Ur with Enheduanna (Stol 2016, 559-560).

        c)These sacred marriages between royal members and the deities during the Akkadian regime legitimized the political claims of the ruling family and strengthened their political control over the cities.

    In conclusion, although Enheduanna was the first recorded holder of the position of en-priestess, her appointment by Sargon of Akkad might have been a strategy to solidify an Akkadian regime in southern Mesopotamia by following an already established Sumerian tradition. The subsequent appointments of en-priestesses by Naram-Sin and kings of Isin and Larsa are likely motivated by similar political reasons. The sacred marriages between the en-priestesses and male deities allows the kings to establish a familial connection with the gods and claim their endorsement of the king’s reign.


Bibliography:

Foster, Benjamin R. 2016. The Age of Agade: Inventing Empire in Ancient Mesopotamia. London; New York, NY: Routledge/Taylor & Francis Group.


Frayne, Douglas. 2016. Sargonic and Gutian Periods (2234-2113 BC). Toronto: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https://doi.org/10.3138/9781442658578.


Steinkeller, Piotr. 1996. “On Rulers, Priests and Sacred Marriage: Tracing the Evolution of Early Sumerian Kingship.” In Priests and Officials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Papers of the Second Colloquium on the Ancient Near East — The City and Its Life Held at the Middle Eastern Culture Center in Japan (Mitaka, Tokyo), edited by Kazuko Watanabe, 103–37. Heidelberg: Universitätsverlag C. Winter.


Stol, Marten. 2016. Women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Translated by Helen Richardson and M. E. J. Richardson. Boston; Berlin: De Gruyter.


Winter, Irene. 1987. “Women in Public: The Disc of Enheduanna, the Beginning of the Office of EN-Priestess, and the Weight of Visual Evidence.” In La Femme Dans Le Proche-Orient Antique: Compte Rendu de La XXXIIIe Rencontre Assyriologique Internationale (Paris, 7 - 10 Juillet 1986), edited by Jean-Marie Durand, 189–201. Paris: Ed. Recherche sur les Civilisations.


果女郎yuu

致敬两河文明——耀君的胚胎时期

——我肥来了——土下座——

从这篇开始会应评论要求用几个章节先说说古国组。

其实四大文明古国这个称谓在国际上一直颇有争议。

国际认可的《世界文明史》(美国威廉·麦克高希)称“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古希腊、中国是世界上曾经存在过的五大文明发源地”。

但是本家关于古国组的人设,除了少主这位bug外bu,其他前辈少之又少,

个人觉得巴比伦是连日丸屋老师也不想触碰的白月光,

所以干脆就没有人设,任凭粉丝去幻想,

啊。。。不知道后续会不会被打脸emm

*所以本篇作为复健,也是作为一个后续事件的引入,只是想给大家科普一下我们人类童年时期最早的一些文明的前辈,并不是国/家。...

——我肥来了——土下座——

从这篇开始会应评论要求用几个章节先说说古国组。

其实四大文明古国这个称谓在国际上一直颇有争议。

国际认可的《世界文明史》(美国威廉·麦克高希)称“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古希腊、中国是世界上曾经存在过的五大文明发源地”。

但是本家关于古国组的人设,除了少主这位bug外bu,其他前辈少之又少,

个人觉得巴比伦是连日丸屋老师也不想触碰的白月光,

所以干脆就没有人设,任凭粉丝去幻想,

啊。。。不知道后续会不会被打脸emm

*所以本篇作为复健,也是作为一个后续事件的引入,只是想给大家科普一下我们人类童年时期最早的一些文明的前辈,并不是国/家。

——也就是说除了会cue一下耀君bu,基本不会提到aph的各位?

懒得看我叨叨想自己去百度百科的可以跳过这一章x


两河流域,也称——“美索不达米亚”

“美索不达米亚”,希腊语:Μεσοποταμία。是古希腊对两河流域的称谓,意为“(两条)河流之间的地方”

这两条河指的当然就是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

也就是在我们现如今的伊拉克地区。



但是我翻遍官设都没找到伊/拉克。。。emm如果有大佬知道的话欢迎补充。


那时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呢,因为你来我往的战乱,出现了很多古老的国家。

而在某一个国家强盛了之后,就会成为统治这一流域的霸主。

然后霸主的席位随着国家的衰落和繁盛不断易位。

和耀家的春秋战国有一些小相似。


本人并不是历史专业去研究这些的,

所以出于好奇特地百度了一下那个时候,耀君在干啥。

——百度知道: 洪荒

我:。。。。。

什么连个小娃娃都不是吗。

——百度知道:醒醒,那时候还“一切为了部落”呢doge

我:。。。行吧。


众所周知国家化身的前提是得有【国】和【国民】的概念

所以那时候也许已经经历了三皇五帝,但我们的少主还是个胚胎(闭嘴)

也不是说美索不达米亚就有了,但起码那时候已经有了城邦这种概念。


咳言归正传。

两河流域文明最早的创造者是约公元前5500年左右来自东部山区的苏美尔人。到了公元前3000年,苏美尔人就在两河流域建立了众多城邦。


当然比她稍晚一些出生的就是我们伟大的古埃及麻麻,但那就是下一章才要唠唠的事情了x


公元前2371年(一说约公元前2369年)——阿卡德王国统一了政权

该时期人们崇拜神灵,尤其是自然神。

如风神,月神那那,太阳神等等。。。。,

代表建筑:乌鲁克神庙。




嗯是的就是隔壁氪金剧组的那个乌鲁克(远目)

早期建筑以土为主要材质,后来为了防水加入了石块和陶片,出现了世界上最早的马赛克美术。

当然此马赛克和现代马赛克还有些不一样,感兴趣的可以去搜一搜。


之后由于战乱,约前2191年蛮族库提人摧毁了阿卡德王国,但库提人的统治并不稳固,使得各苏美尔城邦得以短暂复兴。

乌鲁克城邦的国王乌图赫加尔是赶走库提人的英雄,但是后期死因不明,他麾下的乌尔纳姆在乌尔建都,统一了美索不达米亚。

——有点像耀家元灭宋、明又灭元的这种复兴模式


公元前2111年~公元前2003年,建立了乌尔第三王朝。乌尔纳姆开始自称“苏美尔和阿卡德之王”。

虽然没有考证,是依然闻到了一股篡位的气息呢,啧啧。


那时候没有纸张,绘画的表现形式就是粘粘贴贴。

代表作:镶嵌画《乌尔的旗标》,也叫《军旗》


而同时这一时期的约公元前2070年,我们的少主随着出生啦!!鼓掌。

所以说个人觉得其实耀君四千岁我是觉得是正确的,种花家文明五千年也是没毛病的。

毕竟耀君是国家化身,但国家并不代表整个文明哦。

而正太耀君随着夏朝开始蹒跚学步的成长时,这边的诸侯争霸还远没有结束。


公元前1792,巴比伦的第六代国王汉谟拉比,他的军事实力非常强盛,所以统一了两河流域。

提到汉谟拉比,当然就少不了历史课本的必背考点——世界上最古老的、最完整的成文法典:《汉谟拉比法典》

这里就不放图赘述了,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汉谟拉比去世之后,整个古巴比伦就陷入了战乱,之后亚述人又统一了两河流域,建立了亚述帝国。

亚述人崇尚武力,战争题材很大的影响了美术作品。

代表作:浮雕《受伤的狮子/垂死的母狮》


狮子:(面容狰狞)扶我起来,我还能战斗bu


公元前630年,迦勒底人领袖那波帕拉萨趁亚述内乱之机,逐渐取得对巴比伦尼亚的控制。公元前612年,亚述帝国首都尼尼微被攻陷,亚述帝国灭亡。

来来来让我们瞅一瞅其灭亡原因总结:

其一:

这个靠军事征服建立起来的庞大帝国,未能满足整个帝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基本要求,没有为这种发展提供基本的条件,,相反,它完全破坏了这种基础。

其二:

由于亚述帝国野蛮的征服政策,及对被征服地区的残酷剥削,激起被征服地区人民的不断起义。

其三:

亚述帝国晚期,王室内部的矛盾日益激化,进一步导致帝国的动荡。


。。。。嗯???这似曾相识的感觉,我的眼前仿佛又飘起了红色的旗帜(被水管暴打)


咳新巴比伦作为统领两河流域的最后一个政权,她的财富和建筑数量是很强盛的,都城很壮观。

都城的主城门以她们供奉的女神伊什塔尔命名为:

伊什塔尔门


蓝色为主要颜色,背景色下有褐色的动物形象。

我个人对这种蓝色真的一点抵抗力也没有,真的好好看呀。

而关于新巴比伦的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还有一个八卦可以吃一吃——


这个国王非常喜欢他的王后安美依迪丝,为了让生病的她开心,专门为她建了一个约25米高的梯形高台,平台由25米高的柱子支撑,并且有灌溉系统,园中种植各种花草树木,远看犹如花园悬在半空中——

是的,这当然就是如雷贯耳的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空中花园”啦。


是个宠妻狂魔了。

相比之下“烽火戏诸侯”简直弱爆了有木有?


而好景不长,公元前562年,强有力的尼布甲尼撒二世死后,新巴比伦王国的政局骤然恶化,在5年里换了三个国王。国内阶级矛盾及民族矛盾也日益尖锐。


因此,当公元前539年波斯居鲁士二世率军大举入侵巴比伦尼亚时,虽然巴比伦城有两道围墙环绕,还有一条护城河包围,本是十分牢固、固若金汤。

但祭司竟打开大门放波斯军队入城。

新巴比伦王国存在了不到一百年便灭亡了。

目瞪口呆,猪队友的威力真是从古至今的影响巨大。


自此,美索不达米亚的两河文明消失,此后又经过波斯、马其顿、罗马与奥斯曼等帝国的统治。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其主要部分成为独立的伊拉克。


而那时候年幼的少主,也经历着种花家历史上的一段大分裂时期,春秋五霸开始让这个东周王朝摇摇欲坠。

在讲古国组的后期,应该会压轴唠一唠耀君的童年

每次和姬友谈论这一段都很心疼啊。


下一章开始讲官设里让罗马基酱“对之一见钟情的两位美女”doge

——就算很佛也是想要红心和评论的


Silencio

安海度亚娜生平:文学史上第一位有记录的作者。

Life and Works of Enheduanna

    Enheduanna, an Akkadian princess, priestess, and poetess, is known to be the earliest recorded author in the history of world ...


Life and Works of Enheduanna

    Enheduanna, an Akkadian princess, priestess, and poetess, is known to be the earliest recorded author in the history of world literature. She was the daughter of Sargon I, king of Akkad. As the first ruler of the Akkadian empire, Sargon united northern and southern Mesopotamia through his conquests of Sumerian city-states (Lion 2011, 96). Appointed by her father, Enheduanna served as the high priestess of Ur, one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religious centres in southern Mesopotamia. Many of her works are devotions and hymns to Inanna, goddess of love and war,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deities of ancient Mesopotamia (Halton and Svärd 2017, 51).

    Archeologists first discovered the existence of Enheduanna in an excavation of the ancient city-state of Ur, located in modern-day Iraq. The excavation was led by an English archeologist named Leonard Woolley. In his book “Excavations at Ur: a Record of Twelve Years' Work”, Woolley states that they discovered an alabaster disc at the temple of the Moon-god that featured the portrait of the high priestess carved in relief, as well as an inscription revealing her to be Enheduanna, daughter of King Sargon of Akkad (Woolley 1954, 115).

    The name “Enheduanna” is Sumerian, which she presumably took after she had been appointed the high priestess of Ur. As the daughter of Sargon I, Enheduanna played a role in her father’s effort to reconcile with the rising hostility in his newly conquered land of southern Mesopotamia. The animosity was, in part, caused by Sargon’s policy of installing Akkadian as the official language to replace Sumerian, which was widely spoken in southern Mesopotamia (Halton and Svärd 2017, 51).

    Of the impressive amount of work attributed to her, most texts are religious hymns and poetry, including a cycle of forty-two hymns to the temples of Sumer and Akkad. These hymns are believed to have made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to Mesopotamian theology (Lion 2011, 96-97). Many of her temple hymns serve as systematic reinterpretations of traditional Sumerian beliefs. Her cycle of hymns to the goddess Inanna, however, display more of her personal devotion and passion than the somewhat systematic temple hymns (Hallo and van Dijk 1982, 4-5).

    In her composition “The Exaltation of Inanna”, Enheduanna wrote extensively in the first person and directly expressed her devotion to Inanna. This poem includes a narrative of Enheduanna’s expulsion from the temple at Ur. However, we cannot confirm whether this story of banishment was based on real events due to the lack of supporting evidence from other sources (Halton and Svärd 2017, 93). In section (ix) of the poem, titled “The Banishment from Ur”, she wrote: “67 I, the high priestess, I, Enheduanna! … 69 I, even I, can no longer live with you!” in expressing her indignation towards her banishment from the temple (Hallo and van Dijk 1982, 23).

    Enheduanna established a tradition for women of royal lineage to take on priestly roles. As the high priestess of Ur, she likely supervised the organization of temple rituals and the maintenance of the temple complex (Halton and Svärd 2017, 51). Her poetic works seemingly had significant influence on later literature as well, indicated by the long-lasting popularity enjoyed by her poems in the Old Babylonian period, hundreds of years after her death (Hallo and van Dijk 1982, 4). 

Bibliography:

Hallo, William W., and J. J. A. van Dijk. 1982. The Exaltation of Inanna. New York: AMS Press.


Halton, Charles, and Saana Svärd. 2017. Women’s Writing of Ancient Mesopotamia: An Anthology of the Earliest Female Authors.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Lion, Brigitte. 2011. “Literacy and Gender.” In The Oxford Handbook of Cuneiform Culture, edited by Karen Radner and Eleanor Robson, 90–107.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Woolley, Leonard. 1954. Excavations at Ur: A Record of Twelve Years’ Work. London: Ernest Benn.

良药及

我可以拥抱你吗

“我可以拥抱你吗。”
文by叶似锦/Jenia Leaves
设定:如果一个人心怀爱意地去拥抱另一个人,而被拥抱的人不爱这个拥抱者,那么拥抱者就会消失,或者说死去。
#部分语句摘自王尔德戏剧《莎乐美》,摘录部分有标注。


灼烈的日光炙烤着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如同两位温柔的母亲,将乳汁源源不断地贡献给自己的孩子——美索不达米亚,两条河交汇的地方。而这个孩子也终于成为了母亲,哺育着古老的加加利。
我的父亲是威严而受人尊敬的腓力王,我的继父是同样威严的希律王,我的母亲是高贵美丽的希罗底,我是犹太的公主,是巴比伦的女儿,享受着万民的敬仰与父母的爱。
后来,我五岁的时候,我看见我的父亲用一种...

“我可以拥抱你吗。”
文by叶似锦/Jenia Leaves
设定:如果一个人心怀爱意地去拥抱另一个人,而被拥抱的人不爱这个拥抱者,那么拥抱者就会消失,或者说死去。
#部分语句摘自王尔德戏剧《莎乐美》,摘录部分有标注。


灼烈的日光炙烤着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如同两位温柔的母亲,将乳汁源源不断地贡献给自己的孩子——美索不达米亚,两条河交汇的地方。而这个孩子也终于成为了母亲,哺育着古老的加加利。
我的父亲是威严而受人尊敬的腓力王,我的继父是同样威严的希律王,我的母亲是高贵美丽的希罗底,我是犹太的公主,是巴比伦的女儿,享受着万民的敬仰与父母的爱。
后来,我五岁的时候,我看见我的父亲用一种极其少见的热烈拥抱我的母亲。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拥抱母亲。
他的神情如同得到了奖赏的孩童,而母亲的嘴角勾起,眼里荡漾着不明的情绪。
“我爱你,希罗底,我愿意为你献出我的生命……”
父亲的话语散落在携满黄沙的风中,然后,他的身体变得逐渐透明,就像幼发拉底河上的波光粼粼。
“莎乐美,永远不要去拥抱任何人。不然,会变得像你父亲一样。”母亲不知什么时候发现了我,她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平静。
“是,母亲。”我记得自己这样回答着。
长裙曳地的声音由近而远;我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可后来我总是看见代替我的父亲位置的希律王拥抱我的母亲,以一种近乎疯狂的动作将我的母亲卷入他的怀中。
而他却没有消失,没有变成水面上虚无的倒影。
但我知道,绝对不能拥抱任何人。


千万星辰每夜都在空中不知疲倦地闪烁,千百年来一直如此,除了随着四季时节的更替而移动原本的位置,没有任何新颖的变化。
岁月一天天流淌过去,风依旧卷着沙尘,太阳依旧灼人。我渐渐发现继父看我的眼神里多了许多我不明白的东西,那种眼神,在我的父亲在时,他曾经用那种眼神看过我的母亲;我记得分明。那是一种复杂的,难以解读的,带着一丝狂热的,令我恐惧战栗的眼神。
这个时候,母亲拒绝与他再拥抱;母亲是一个聪明人,我一直都知道,她懂得如何保全自身。
星辰也会移位,因为那一天,施洗者约翰进入了我们的国度。
他是一个和我所见过的任何人都不同的人,他不卑不亢,皮肤白皙,眼眸里有着一片深深的湖泊,似乎泛不起任何波澜,他甚至敢去指责希律王的过失,去指责母亲与希律王的结合是不道德的。他是那样不同,就连他那胸前绣着白色十字架的黑色长袍也是那样令人着迷。
“公主殿下,你有罪。”
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隔着坚固的铁门和满天的沙尘,他对我说,我有罪。他是因为顶撞我的继父而被投入牢狱中的罪人〈1〉,现在却来指责我的罪过。
他的眼睛真好看,他的嘴唇是那样鲜润饱满,他的衣衫破烂,却毫无狼狈,他完全不像我认识的任何一个人。
“约翰,你也有罪。”抛下这句话,我便离去回了我自己的宫殿,不过一路上我都在想着,他的嘴唇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或者……他的怀抱是什么样的滋味。
莎乐美,你忘了吗,你不能拥抱任何人的。
脑海里有一个声音这样说。

希律王又送了舞衣来我的房间。轻便而美丽舞衣,穿在身上几乎感觉不到重量。那美丽的近乎透明的舞衣共有七层,层层叠叠的裙摆彰显着它的美丽。
我换上那精巧的舞衣,轻巧地打个旋转,使裙摆荡开,就像一朵花朵正在盛开。希律王看我的眼神如同一头狮子看着误闯领地的猎物,令我胆战。
“我亲爱的女儿,我的莎乐美,我期待着你的舞蹈。”
希律王这样说着,犹如魔鬼降下的诅咒。
他本来就如同恶魔。他虽然现在得不到我,他也不允许任何男人接近我。如果有一天有一个男人当着他的面接近我,他一定会怒不可遏地杀掉我和那个男人的 。想想也很有趣。
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

很快,夜晚来临。满天的星辰开始在天空中闪烁,我突然很想见见那一汪深深的湖水,想去看倒映在他的眼中的满天星辰。
“约翰。”我站在铁门前,看着那正在闭目祈祷的虔诚的基督徒,轻轻出声唤他的名字。
他却继续念着祷词,“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2〉
他甚至没有抬头看我一眼。
“约翰。”我提高了些许声量,他的声音顿了顿,又继续念着,“愿你的国降临……”
我这时知道没有什么能够打扰一个虔诚的基督徒祷告,况且,他还是施洗者约翰。
我站在铁门外,默默地等待他的祷告结束。
他嘴唇上下翕动的样子真好看,他专注地闭目,一只黑色的蝴蝶就会停在他的眼睑上。他双手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优雅而动人。
他的一举一动都是这样地动人,这样地撩拔。
“公主殿下?”他问。
“莎乐美。”我不希望他用那个身份来称呼我,他拥有直称我的名字的资格,即使没有,我在此刻也给予了他。
“莎乐美?”他的话语里明显带着询问的味道。应该是在问我什么会来到这里,一个与我的身份毫不相符的地方。
那我该怎么回答他为什么突然造访,我在深夜想见他吗?这确实是最真实的理由,但也是最不可信的理由。
“约翰,我有什么罪。”
他的面庞被星光照耀着,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显得圣洁而悲悯,那种怜悯的神色,是我此生不曾再见过的神色。从来没有人会用这样的怜悯看着我。
“你的继父为了你的新舞裙,杀了十七个少女,用她们的皮肉做成了那件裙子。”他终于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莎乐美,这就是你的罪。”
这是我的罪吗。可我毫不知情。那十七个少女的生死对我来说也无关痛痒。我不相信。
“约翰,我可以抱你吗。”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问这个,但是此时我却非常期待他的回答。
“不可以,莎乐美,你会死的。”
“我可以吻你吗。”
“不可以。这是不被主所允许的。”
“你想看我跳舞吗。”
长久的沉默后,他摇了摇头。
夜色愈加浓厚,我看见了他眼眸里映出的我的倒影。
“约翰,什么是爱?”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3〉…”
“错了,约翰。爱是拥抱,是亲吻。”


希律王坐在高高的座椅上,旁边是我的母亲希罗底。他们一样的高高在上,一样的威严。
众多的大臣奴仆恭敬地垂手而立,繁复的佩斯利纹饰,一圈又一圈紧紧地缠满高大的柱子。
灯火在柱子顶端跳跃。
这是我的继父,希律王的宴会。
我穿着那条罪恶的用十七个少女的皮肉做成的纱衣,跳动的火焰是那样灼烈,晃我的眼睛几乎睁不开,我的身上却从肌肤与纱衣的贴合处感受到丝丝寒冷。
或许约翰说得对,这便是我的罪,希律王的罪是杀了她们,而我的罪是使她们在死后也不得安息。
“莎乐美,我的女儿,为我跳一支舞吧。”希律王看着我,他的话语依旧充满着威严。
他是王,他的命令无人敢违抗,除了我的母亲和我。
“不,陛下,我没有跳舞的理由。”
“莎乐美,为我跳一支舞,我会满足你的所有要求。”
我向来知道他想要我跳什么舞,七重纱衣舞,舞一段,一重纱就落下。七重纱衣落下后,没有什么秘密能够保留。
所以他为我送来了七重纱衣。他想窥探我的秘密。
这是罪啊。我似乎听见了约翰的低叹。
“什么请求都可以?”
“是的,什么请求都可以。若你要求半座巴比伦城,我也会给你。”
我缓步走到宴会的正中央,聚集在那里的人们自动地退后,为我留出一片空地。
我迈开舞步,舒展手臂,扭动腰肢,带起一阵又一阵的风。
伸展,第一重纱衣落在地上,我不再是那个纯洁的巴比伦的女儿。
跳跃,第二重纱衣落在地上,我开始旋转,愈来愈快地旋转,我知道那裙摆盛开一定像一朵六瓣的莲花。
继续旋转,第三重纱衣落在地上,约翰他说我有罪,我之前我相信我有罪,而此舞过后,我便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罪人。
停止,第四重纱衣落在地上,我看见在宴会末席的约翰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我,湖水般的眼眸里惊起了波澜。
匍匐,第五重纱衣落在地上,周围的人在低低地议论着我,议论着我的父亲,母亲,还有我的继父。
跃动,第六重纱衣落在地上,约翰侧过头不再看我,可我还在看他。
现在,我的身体被一层半透明的薄纱遮住,众人都在看我,而约翰却的目光却独独避开了我。
我轻叹一声,第七重纱衣落在了地上。
众人的目光放肆地打量着我的身体,第七重纱衣落下,同时跌落的还有我的自尊与身为一个公主的高贵。
可是,只要能够得到你,亲爱的约翰,这些的失去都不算什么。你说我有罪,那么请你将我救赎吧。
“我的女儿,你想要什么?”希律王问我,他的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狂热。
“我想要那施洗者,坐在那里的约翰,那个男人。”我用手指指着约翰,手臂上的手环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突然的沉默降临。
我浑身赤裸地走向约翰,他把头偏向另一边。
我站在他的面前,我问他:“我可以抱你吗?”
“不行,莎乐美,你会死的。”
他答到。
会死吗,死亡也是多么美妙的字眼。
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只要你看到我,你一定会爱上我…爱的神秘比死亡的神秘更伟大〈4〉。
“公主,不可以那样做!”
我的双手环上他的脖颈,毫不迟疑地拥抱他。
他的躯体有一瞬间的僵硬。
我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可是什么事也没有。
“莎乐美……”
他低低的在叫我的名字。
“约翰,我想吻你。”
他没有拒绝。
他的嘴唇就像泉水的味道,清凉,甘甜。

“这是罪啊!”这是母亲的叹息。
“杀掉那个男人!也杀掉那个女人!”这是希律王的怒吼。
士兵们的盾压在了我们的身上。〈5〉
死亡,还是降临了。

〈1〉施洗者约翰因为怒斥希律王的暴行被投入水牢中。
〈2〉出自基督徒祷词。
〈3〉全文: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新约·哥林多前书》第1 3章
〈4〉出自王尔德改编《莎乐美》,原作中为约翰死后紧闭双眼,莎乐美捧起他的头颅亲吻前莎乐美所说。
〈5〉王尔德改编《莎乐美》中,约翰曾预言莎乐美会被盾牌压死,约翰死后,希律王目睹莎乐美亲吻约翰的头颅后暴怒, “士兵们举起盾牌,渐渐向前压挤着莎乐美,希罗底之女,犹太王国的公主”,莎乐美被士兵们杀死,又正好证实了这一预言。






我好方
2013 0202美索不达米亚...

2013 0202

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实在令我叹为观止。

2013 0202

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实在令我叹为观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