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羽人

953浏览    35参与
薯片敲好吃的

【JPSS】蓝天的翅膀(8)

对不起!我这几天咕了你们!我……(思考该找个什么理由搪塞你们呢?有了!グッ!(๑•̀ㅂ•́)و✧)我忙着去学习了!真的……叭?Ծ‸Ծ

—————————————————————————

于是,光天化日,(诶?好像是晚上……)朗朗乾坤!西弗勒斯忍住羞耻,钻到了詹姆的怀里!


由于西弗勒斯比詹姆矮了许多,西弗勒斯感觉自己被罩在詹姆的怀里,他表示特别不开心,然后他默默站远了点,有没有什么魔药可以长高呢?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不幸的是,半路他们又遇到了巡查老师!詹姆赶紧将把他拉到怀里,靠到墙上。


有点奇怪,詹姆觉得西弗勒斯背靠在自己怀里,特别是他软软的tun bu正好嵌...

对不起!我这几天咕了你们!我……(思考该找个什么理由搪塞你们呢?有了!グッ!(๑•̀ㅂ•́)و✧)我忙着去学习了!真的……叭?Ծ‸Ծ

—————————————————————————

于是,光天化日,(诶?好像是晚上……)朗朗乾坤!西弗勒斯忍住羞耻,钻到了詹姆的怀里!


由于西弗勒斯比詹姆矮了许多,西弗勒斯感觉自己被罩在詹姆的怀里,他表示特别不开心,然后他默默站远了点,有没有什么魔药可以长高呢?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不幸的是,半路他们又遇到了巡查老师!詹姆赶紧将把他拉到怀里,靠到墙上。


有点奇怪,詹姆觉得西弗勒斯背靠在自己怀里,特别是他软软的tun bu正好嵌在自己的某个器官那儿,他觉得他快要把持不住了!


很奇怪!西弗勒斯觉得。为什么自己靠的地方,有点……硬?








薯片敲好吃的

【JPSS】蓝天的翅膀(7)

今天就只更一篇嗷!大粗长!

——————————————————————————

〔嗯,虽然他挺讨人厌的,但是他哭起来怎么也这么好看啊!〕詹姆讪讪的闭了嘴,默默的开始打量着斯内普,〔其实他长得也不错,就是整天邋里邋遢的,啧!看的我心烦!下次提醒他洗洗。〕


〔嗯?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又在关心他?〕詹姆挠了挠头,他并不是什么痴傻之人,〔我…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很快詹姆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哈哈哈!怎么可能!我喜欢的是莉莉啊!一定是的…吧?〕


〔你真的喜欢绿色的眼睛,而不是棕色的吗?你真的喜欢红色的头发,而不是黑色的吗?你真的喜欢莉莉,而不是…而不是……〕有一个名字似乎要冲出大...

今天就只更一篇嗷!大粗长!

——————————————————————————

〔嗯,虽然他挺讨人厌的,但是他哭起来怎么也这么好看啊!〕詹姆讪讪的闭了嘴,默默的开始打量着斯内普,〔其实他长得也不错,就是整天邋里邋遢的,啧!看的我心烦!下次提醒他洗洗。〕


〔嗯?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又在关心他?〕詹姆挠了挠头,他并不是什么痴傻之人,〔我…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很快詹姆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哈哈哈!怎么可能!我喜欢的是莉莉啊!一定是的…吧?〕


〔你真的喜欢绿色的眼睛,而不是棕色的吗?你真的喜欢红色的头发,而不是黑色的吗?你真的喜欢莉莉,而不是…而不是……〕有一个名字似乎要冲出大脑,有一个名字似乎在心中徘徊,〔斯内普!〕


他喜欢他!詹姆突然知道这么多年的心烦意乱算什么了,是因为喜欢啊!因为他喜欢他,所以总关心他;因为他喜欢他,所以总想着他;因为他喜欢他,所以总想看见他的一颦一笑是为了自己;因为他…喜欢他!


詹姆缓缓抬头望向斯内普,斯内普被看到发毛,他转过头,想要说些违心的话,但是他看到,褐色的眼睛中充满着温情,似乎还有些羞涩。


“你……”斯内普突然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詹姆对他笑了笑:“那个……鼻涕精……额,斯内普,对不起,我嘲笑了你的翅膀,其实我觉得它很好看!”詹姆拿出了一件外袍,(别问我是从哪里来的,我也不知道)“这个……还给你,真的,抱歉。”


“你……还算有点良心!”斯内普翻了个白眼,接过外袍的动作却是小心翼翼的。


“呐!药,每天早上晚上各涂一次,涂一周。”斯内普把药塞到詹姆手中,手指间的触碰让他感到心慌,詹姆的笑容也是,他觉得今天的詹姆格外奇怪,这让他有一种冲动,一种想告诉他,自己喜欢他的冲动。而且他甚至感觉,詹姆也喜欢自己。


〔呵,怎么可能呢?〕斯内普自嘲的撇了撇嘴,〔他怎么可能喜欢你?毕竟,从小到大,你就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爱啊!〕


“咳,那……回去吧。”詹姆感觉有点尴尬,“我送你。”


“咳咳咳……你说什么?!”斯内普一个踉跄。


“我说我送你,”詹姆道,又加了一句,“你难道想被教授发现吗?”


“哦,那走吧,走吧。”












薯片敲好吃的

【JPSS】蓝天的翅膀(番外〈接〉)

上文 


依旧在群相册里嗷!


小红心小红心,小蓝手小蓝手!


爱你们!


QQ群号再发一遍:1079756018

上文 


依旧在群相册里嗷!


小红心小红心,小蓝手小蓝手!


爱你们!


QQ群号再发一遍:1079756018

薯片敲好吃的

【JPSS】蓝天的翅膀(6)

更文使我快乐,你们的小红心更使我快乐!

——————————————————————————

〔我不应该喜欢他的〕斯内普搅拌着坩埚里的药水,〔我应该讨厌他的……〕他偷偷瞄了瞄詹姆,却在目光触碰到的一瞬又立马躲开,仿佛碰到什么灼热刺人的东西。


〔他应该…也是讨厌我的吧!〕斯内普眼神暗了暗。他听到詹姆在路上说的话了,但是他把它们压到角落去,他不敢奢望,他是羽人,〔斯内普!你醒醒!你是羽人!你17岁就会死的,而他,17岁是他的大好年华,他会和莉莉在一起,会有一个孩子,会……〕眼前的坩埚渐渐模糊了,他抬手抹了抹眼,吸了吸鼻子。


〔什么鬼?我没有欺负他吧!这鼻涕精怎么又哭了?!〕詹姆那一...

更文使我快乐,你们的小红心更使我快乐!

——————————————————————————

〔我不应该喜欢他的〕斯内普搅拌着坩埚里的药水,〔我应该讨厌他的……〕他偷偷瞄了瞄詹姆,却在目光触碰到的一瞬又立马躲开,仿佛碰到什么灼热刺人的东西。


〔他应该…也是讨厌我的吧!〕斯内普眼神暗了暗。他听到詹姆在路上说的话了,但是他把它们压到角落去,他不敢奢望,他是羽人,〔斯内普!你醒醒!你是羽人!你17岁就会死的,而他,17岁是他的大好年华,他会和莉莉在一起,会有一个孩子,会……〕眼前的坩埚渐渐模糊了,他抬手抹了抹眼,吸了吸鼻子。


〔什么鬼?我没有欺负他吧!这鼻涕精怎么又哭了?!〕詹姆那一根筋的巨怪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到底哪里又惹他了?


“额…鼻……”詹姆开口打算安慰安慰斯内普,却被无情的打断了。


“闭嘴!波特!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只会沉默!”斯内普咬牙切齿的说。


其实他不想这样的,几曾何时,他也想好好和詹姆谈谈,做个朋友,或者至少,不要来欺负他。可是现在已经不行了,因为斯内普,他,可笑的,喜欢上了这个欺负他的人。


斯内普在心底嫌恶咒骂着詹姆,他讨厌詹姆,但是他更讨厌这样的自己!卑微,渺小,不配有爱,只能在见不得光的地方偷偷的舔舐自己的伤口。


〔这算什么?〕斯内普狠狠的鄙视自己,他觉得自己真是恶心,他想远离詹姆,可是自己的脚却情不自禁的向他靠近,一点点,再一点点,最后却什么也得不到,反而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他想离开,可是他…做不到……

——————————————————————————

哇呜呜!小西弗啊!我真的心疼死了!


难受,要小红心和小蓝手才开心!



薯片敲好吃的

【JPSS】蓝天的翅膀(5)

〔不对!这该死的鼻涕精笑什么?在嘲笑我吗!〕詹姆为自己get到了重点而沾沾自喜。(好好的气氛就这样被你破坏了!)


“谁在那里?”查夜的教授听见声响,提着灯走了过来。


詹姆立刻披上隐形衣,揽过斯内普,将他摁在自己怀中。


“嘘——”詹姆搂着斯内普,慢慢的远离教授,直至再也看不见。


斯内普被抱在怀里,这种感觉很奇怪,他以前从来没有被抱过,所有人都嫌弃他的翅膀,恨不得离他远远的。


〔感觉,还不错…〕斯内普小心翼翼的跟着詹姆的步伐,他不敢乱动,他怕动了就打破了这份安宁。他也是人,就算再冷漠,再装作无所谓,他也会渴望温暖啊!


斯内普的脑袋正好凑到詹姆的嘴边,让詹姆有一种...

〔不对!这该死的鼻涕精笑什么?在嘲笑我吗!〕詹姆为自己get到了重点而沾沾自喜。(好好的气氛就这样被你破坏了!)


“谁在那里?”查夜的教授听见声响,提着灯走了过来。


詹姆立刻披上隐形衣,揽过斯内普,将他摁在自己怀中。


“嘘——”詹姆搂着斯内普,慢慢的远离教授,直至再也看不见。


斯内普被抱在怀里,这种感觉很奇怪,他以前从来没有被抱过,所有人都嫌弃他的翅膀,恨不得离他远远的。


〔感觉,还不错…〕斯内普小心翼翼的跟着詹姆的步伐,他不敢乱动,他怕动了就打破了这份安宁。他也是人,就算再冷漠,再装作无所谓,他也会渴望温暖啊!


斯内普的脑袋正好凑到詹姆的嘴边,让詹姆有一种想吻的冲动,他的头发是香的,一点也不像看上去那样油腻。


〔而且〕詹姆想〔他这样乖乖的趴在自己怀里,真的好可爱!〕


就维持着这样的动作,两人终于到了魔药室。哦!这可真是一趟艰辛的旅程啊!

——————————————————————————

想要小红心,还有小蓝手~(吃手手)



薯片敲好吃的

【JPSS】蓝天的翅膀(4)

双更就是双更!!!小红心小红心~

——————————————————————————

哦!梅林的纸尿裤啊!


“咳,鼻……”


砰——


“嗷!”詹姆见斯内普要关门,立马伸出一只脚去挡门。


斯内普皱着眉头打开门。


“波特,你是有病吗?”斯内普走在詹姆前面,在去魔药室的路上,嫌弃的说。


“shit!鼻涕精!亏我好心来道歉,你tm三番五次无视我算什么!”詹姆气的跺脚,却忘了脚正受着伤,于是,“嗷!shit!”


〔算什么?这该我问你吧!该死的波特!巨怪的脑袋!〕“咳,”斯内普想着,轻轻笑了笑(没错,我管这叫笑!)蹙着的眉头舒展开来,长长的睫毛在眼窝处悄悄投下...

双更就是双更!!!小红心小红心~

——————————————————————————

哦!梅林的纸尿裤啊!


“咳,鼻……”


砰——


“嗷!”詹姆见斯内普要关门,立马伸出一只脚去挡门。


斯内普皱着眉头打开门。


“波特,你是有病吗?”斯内普走在詹姆前面,在去魔药室的路上,嫌弃的说。


“shit!鼻涕精!亏我好心来道歉,你tm三番五次无视我算什么!”詹姆气的跺脚,却忘了脚正受着伤,于是,“嗷!shit!”


〔算什么?这该我问你吧!该死的波特!巨怪的脑袋!〕“咳,”斯内普想着,轻轻笑了笑(没错,我管这叫笑!)蹙着的眉头舒展开来,长长的睫毛在眼窝处悄悄投下阴影,月光做媒,斜斜的将这一幕送到詹姆眼中。


〔该死的!原来鼻涕精笑起来这么好看的吗!〕詹姆觉得他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嗯!一定是的……吧?〕

薯片敲好吃的

【JPSS】蓝天的翅膀(番外〈接〉)

上文 

大家去搜我建的QQ群嗷!我发在群里!

QQ群号:1079756018

上文 

大家去搜我建的QQ群嗷!我发在群里!

QQ群号:1079756018

薯片敲好吃的

【JPSS】蓝天的翅膀(番外)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小天狼星和莱姆斯去了厕所呢?(戳这)

————————接————————

“莱姆斯,月亮脸…” 小天狼星一把将莱姆斯壁咚在墙上,热切的去吻他的额头。


“不行,布莱克,现在不行,这里不行!”莱姆斯微微推开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一脸委屈的看着莱姆斯。


“唉,好……好吧,就亲一下!”莱姆斯心软了。


小天狼星立刻吻上莱姆斯的红唇,细细用舌头舔舐着,像是在品尝世间最美味的佳肴。


“哈~”莱姆斯被吻的喘不过气,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小天狼星趁机将舌头伸入,攻城掠地。


“唔……哈~”小天狼星突然掐了一下莱姆斯的腰,逼得某人惊喘。


“月亮脸...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小天狼星和莱姆斯去了厕所呢?(戳这)

————————接————————

“莱姆斯,月亮脸…” 小天狼星一把将莱姆斯壁咚在墙上,热切的去吻他的额头。


“不行,布莱克,现在不行,这里不行!”莱姆斯微微推开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一脸委屈的看着莱姆斯。


“唉,好……好吧,就亲一下!”莱姆斯心软了。


小天狼星立刻吻上莱姆斯的红唇,细细用舌头舔舐着,像是在品尝世间最美味的佳肴。


“哈~”莱姆斯被吻的喘不过气,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小天狼星趁机将舌头伸入,攻城掠地。


“唔……哈~”小天狼星突然掐了一下莱姆斯的腰,逼得某人惊喘。


“月亮脸,我……我……咳咳”小天狼星移开了唇瓣,一根细细的银丝从两人嘴边拉开。


不用他说,莱姆斯自然是感觉到了恋人身下的变化,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不可以,这里不可以。”莱姆斯用残存的理智说,“会被发现的…”


“唔……”小天狼星用力再次吻了上去,并伸出手向莱姆斯身后探去……


————————————————————————

大声告诉我,你们爽不爽!

小红心小红心小红心~





薯片敲好吃的

【JPSS】蓝天的翅膀(3)

第二章在这里 

——————————————————————————

今天的霍格沃茨的夜空依然很美,深蓝的发黑,如同打翻的砚台里泼出的未化开的墨,点缀着星星点点的明亮,柔和,安心。


詹姆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发呆。


斯内普坐在窗前,亦静静的欣赏着美丽的星空。


詹姆翻了个身。


斯内普脱下外衣,爬到床上。


〈詹姆斯•波特!你这个混蛋!〉詹姆摇了摇头,想把今早的事甩出脑袋,〈你不知道吗?羽人的翅膀是不可以露出来活动的,会死的……会死的……会死的……〉


“额啊啊啊!”詹姆坐起来低吼着,“烦死了!算了算了!去道个歉吧!”詹姆愤愤的披上隐形衣出了寝室,向斯莱特...

第二章在这里 

——————————————————————————

今天的霍格沃茨的夜空依然很美,深蓝的发黑,如同打翻的砚台里泼出的未化开的墨,点缀着星星点点的明亮,柔和,安心。


詹姆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发呆。


斯内普坐在窗前,亦静静的欣赏着美丽的星空。


詹姆翻了个身。


斯内普脱下外衣,爬到床上。


〈詹姆斯•波特!你这个混蛋!〉詹姆摇了摇头,想把今早的事甩出脑袋,〈你不知道吗?羽人的翅膀是不可以露出来活动的,会死的……会死的……会死的……〉


“额啊啊啊!”詹姆坐起来低吼着,“烦死了!算了算了!去道个歉吧!”詹姆愤愤的披上隐形衣出了寝室,向斯莱特林的寝室走去。


〈哈哈哈!看啊!小鼻涕精的小翅膀!多么可笑啊!哈哈哈哈……〉


〔讨厌的波特!〕斯内普在心中咒骂,嘴角却微微上扬,〔唉,出去透透气吧。〕斯内普穿上外衣,偷偷地走出了寝室。


〔额啊啊啊!脑子一热就来了,可是该怎么进去啊!〕詹姆在斯莱特林寝室门外踱来踱去,〔烦死了!现在回去又不甘心啊!额啊啊啊啊!〕


斯内普大概永远也想不到,自己打开门的一瞬间,竟然看到了詹姆!


詹姆惊喜的发现门开了,然后惊讶的发现,竟然是斯内普开的!


哦!梅林的丁字裤啊!


霍格沃茨美丽的星空下,两个死对头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尴尬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着。

——————————————————————

真好!是不是!(bushi)

不管不管,想要小红心~给我小红心嘛~


薯片敲好吃的

【JPSS】蓝天的翅膀(2)

第一章 (抱歉,我懒得再打一次了)

—————————————————————————

偌大的图书馆内,灯光洋洋洒洒的倾倒在三人身上,有些刺眼。却给正在书架旁的斯内普镶上一层金边——至少,詹姆是这么认为的。


〔嗯…小鼻涕精踮起脚拿书的样子,还挺可爱的…〕某痴汉如是想。


“看出来了吗,月亮脸?”小天狼星突然凑到莱姆斯耳边,呼出的热气尽数洒在他耳边。


“嗯,詹姆喜欢上斯内…鼻涕精了。”莱姆斯偏过头 耳尖悄悄红了,“要给他看看这个吗?”


“唔…我先看看…”小天狼星又凑了过去,舔了舔莱姆斯的耳垂,“羽人冷知识大全…羽人不会掉羽毛,除非那人是他/她的心爱之...

第一章 (抱歉,我懒得再打一次了)

—————————————————————————

偌大的图书馆内,灯光洋洋洒洒的倾倒在三人身上,有些刺眼。却给正在书架旁的斯内普镶上一层金边——至少,詹姆是这么认为的。


〔嗯…小鼻涕精踮起脚拿书的样子,还挺可爱的…〕某痴汉如是想。


“看出来了吗,月亮脸?”小天狼星突然凑到莱姆斯耳边,呼出的热气尽数洒在他耳边。


“嗯,詹姆喜欢上斯内…鼻涕精了。”莱姆斯偏过头 耳尖悄悄红了,“要给他看看这个吗?”


“唔…我先看看…”小天狼星又凑了过去,舔了舔莱姆斯的耳垂,“羽人冷知识大全…羽人不会掉羽毛,除非那人是他/她的心爱之人(此处为本人瞎创的设定)


小天狼星甚至把脑袋靠到了莱姆斯肩上,莱姆斯突然站起来。


“詹姆,你要不要去帮帮他?”莱姆斯指了指斯内普。“我和布莱克先去下厕所。”


于是两人看着自己的好兄弟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偷偷溜进了厕所。


“咳咳,鼻涕精!哟!真是……”巧字还未说出口,斯内普就转身离开了。詹姆尴尬的站在原地,摸了摸鼻子。他只是想道个歉……


小红心小红心小红心~(耍无赖)





薯片敲好吃的

【JPSS】蓝天的翅膀(1)

第一次写文,emmmm紧张啊哈哈!

人物罗琳的

男孩们我的彼此的

ooc我的(卑微)

羽人梗:羽人是被歧视的,翅膀被认为是畸形的病,翅膀在17岁会二次发育,翅膀连着胸腔,如果翅膀活动了,会增强翅膀上的肌肉,二次发育时会把胸腔撕裂,直接导致死亡,所以不可以活动翅膀,更不可以飞!不会传染了!但是大家还是会嫌弃羽人。

阅读中〔〕里的是想的内容

可以接受?那开始咯!

————————————正文——————————

中午的霍格沃茨,在阳光暖暖的包围中,氤氲着微醺的空气。


不合时宜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温馨。


“哟!这不是鼻涕精嘛!”


〔啧!该死的!是波特!〕斯内普蹙起了眉头...

第一次写文,emmmm紧张啊哈哈!

人物罗琳的

男孩们我的彼此的

ooc我的(卑微)

羽人梗:羽人是被歧视的,翅膀被认为是畸形的病,翅膀在17岁会二次发育,翅膀连着胸腔,如果翅膀活动了,会增强翅膀上的肌肉,二次发育时会把胸腔撕裂,直接导致死亡,所以不可以活动翅膀,更不可以飞!不会传染了!但是大家还是会嫌弃羽人。

阅读中〔〕里的是想的内容

可以接受?那开始咯!

————————————正文——————————

中午的霍格沃茨,在阳光暖暖的包围中,氤氲着微醺的空气。


不合时宜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温馨。


“哟!这不是鼻涕精嘛!”


〔啧!该死的!是波特!〕斯内普蹙起了眉头,抱着一摞书,艰难的紧了紧外袍,却显得背上的突兀愈发明显。


“嘿!瞧啊!鼻涕精的背上是什么?瘤子吗?”詹姆坏笑着大声说道,引得不少人驻足围观。


“不不,尖头叉子,那可不是瘤子,那是翅膀!”小天狼星恶劣的补充着说。


“哈哈哈!谁不知道我们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我们的小鼻涕精是个羽人呢!”詹姆尽情的嘲笑着斯内普。


斯内普抬头望了望挡在他面前的两人,沉默的绕开了他们。


詹姆愣住了,这是斯内普第一次没有发怒就离开了,而那双看向自己的眼睛,没有往日的厌恶和嘲讽,竟是满含着忧伤,他甚至品出了一丝乞求!詹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啧!别想就这么走了!”詹姆立刻反应过来,猛地扯住了斯内普的外袍。


“刷——”


“砰咚——”


斯内普下意识的去抽回外袍,手中的书落了一地,可他到底敌不过詹姆的力气,外袍被一把扯落,露出了背上那双闪着淡蓝的,仿若天空颜色的翅膀。


“嘶——”斯内普倒吸一口凉气,〔该死的波特!竟敢拔我羽毛!等……等等,他竟然拔了我羽毛!〕


“噗…哈哈哈!多可笑的翅膀啊!哈哈哈!”詹姆发出爆笑,“嘿!大家看啊!小鼻涕精的小翅膀!哈哈哈…”


“噗,咳咳。”人群中传出些许笑声。


斯内普在阳光和笑声中捡起书,他转过身,眼眶有些红,他恶狠狠的瞪着詹姆,带着些鼻音说:“詹姆斯•波特,你简直就是个混蛋!”说罢,他撞开詹姆,头也不回的走了。


詹姆呆站在原地,他是不是真的惹他生气了?


“嘿!”詹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皱了皱鼻子,大声说,“他这是恼羞成怒了!这恶心的鼻涕精!装什么装!”


“詹姆,你不知道羽人的翅膀露出来会有什么后果吗?”莱姆斯善意的提醒道。


“哈?我为什么要知道这种怪病?”詹姆理不直气还挺壮的反问。


“羽人的翅膀不能露出了,会死人的。”小天狼星补充道。


詹姆回头望了望斯内普离开的方向,他平生第一次感到了内疚。


〔噢!虽然那个鼻涕精是挺可恶的,可是如果他真的死了……〕詹姆不敢再想下去了,他甚至郑重的考虑〔要不,去道个歉?〕



不给小红心就阿瓦达警告哦!威胁!(bushi)







阿斯特

【燕羽】搭伙过日子 07

Alpha!燕归人

Omega!羽人非獍

ABO世界里,大龄Omega羽人和大龄Alpha燕归人因系统配对结实,搭伙过日子的故事。

( 别扭地搭伙同居,两人都觉得好像缺点儿滋味……

(七) 

工作日的中午,羽人拿着自己加热后的便当盒做到办公室休闲区的一张空桌子上。自从和燕归人搭上伙以后,他一般前一天晚上准备出第二天的午饭,以及燕归人的午饭,第二天热一下就能吃了。反正一人份和二人份的工作量没啥区别,何况多了一个人帮他洗碗。


羽人打开饭盒,里面是照烧鸡腿肉和早上新焯水的胡萝卜与西兰花,以及一个剥了皮的水煮蛋和一小块酱菜。他刚刚拿出筷子,就感觉桌子对面...

Alpha!燕归人

Omega!羽人非獍

ABO世界里,大龄Omega羽人和大龄Alpha燕归人因系统配对结实,搭伙过日子的故事。

( 别扭地搭伙同居,两人都觉得好像缺点儿滋味……

(七) 

工作日的中午,羽人拿着自己加热后的便当盒做到办公室休闲区的一张空桌子上。自从和燕归人搭上伙以后,他一般前一天晚上准备出第二天的午饭,以及燕归人的午饭,第二天热一下就能吃了。反正一人份和二人份的工作量没啥区别,何况多了一个人帮他洗碗。

 

羽人打开饭盒,里面是照烧鸡腿肉和早上新焯水的胡萝卜与西兰花,以及一个剥了皮的水煮蛋和一小块酱菜。他刚刚拿出筷子,就感觉桌子对面多了一个黑压压的人——孤独缺。

 

孤独缺,公司资深HR,年龄成迷(羽人猜测他50上下),Omega,感情状况成迷。

 

“午饭不错。”孤独缺打开了自己沙拉外卖的牛皮纸包装,认真地审视对面热腾腾的菜色,“就是碳水太多,哦,我在减糖,不吃碳水。”

 

“嗯。”

 

羽人是孤独缺招进来的得力新人。虽然作为一个资深员工,孤独缺早已混成了没人敢支使、也没人知道他每天干了啥活儿的老油条,但是大家公认,他挑人的眼光还是很不错滴。

 

“昨天晚上骑摩托车等你的帅哥,是谁呀?”孤独缺抬起头来,头发飘着一缕丝的他依旧俊朗。沙拉味道好,但是八卦的味道更香啊。

 

“……一个朋友。”羽人低着头说。

 

孤独缺不满意地摇了摇头。这个鸟仔什么都好,就是乖到令人发指,愁!太愁了!

 

羽人嚼着一块西兰花,嗯,这头西兰花还是燕归人买的。自从住到一起后,买菜的活被燕归人主动担负起来了,并且没向他要过菜钱,羽人说要给,对方就说包在房租里了。这让Omega心里很不好意思……

 

于是他在孤独缺对八卦如饥似渴的目光中,心虚地把便当盒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

 

“在约会吗?”孤独缺问。

 

好像也不是约会。羽人心里泛出层层冷汗。约会?按说应该是在电影院,或者餐厅,总之是什么公共场所比较对吧?他和燕归人的关系应该不属于这个序列。

 

“没有。”于是羽人摇摇头,语气中带着沉甸甸又软绵绵的失望。

 

孤独缺遗憾地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要上往常一样大发感慨:你真是太不长进了——

可能是为了避免往日“很铁不成钢”样的数落,更因为他是个不善于说谎的人,羽人脑子断线般地来了一句:“我们住在一起。”

孤独缺一口气吸进去半天没吐出来,几秒之后,他的双眼爆发出金光,仿佛农民伯伯看到秋天亩产两千斤的稻田。他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神秘地小声说,“感觉怎样?”

 

羽人无语。他放下筷子,有些泄气地说,“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空气中悬浮着一丝尴尬。

 

“没看出来啊……”孤独缺慢慢开口,现在这份被叉子搅乱的高级沙拉已经无法引起他的丝毫兴趣了,“所以,你把别人男朋友给睡了?有长进。”

 

羽人扶额。这都是什么脑回路。

 

于是,羽人只好在工作日午餐时间从头讲起三个月前他和燕归人如何认识,两人有何种渊源,最后又怎么住到了一起。

 

“他有时候从杂志社回来会顺路载我回去。”羽人解释。

 

“然后你们还一起买菜?”

 

“嗯。”

 

“一起做饭和洗碗?”

 

“嗯。”

 

“一起睡觉?”

 

好像并没有,除了热潮意外,两个人各回各屋,这是一个非常明晰的边界。于是他摇摇头。“……平时也不会。”

 

孤独缺发出“现在年轻人真是不一般”的啧啧啧。

**

这一天是羽人一个人回到房子的。路上的时候燕归人刚刚在超市买完菜,问他晚上吃牛肉好不好,他刚刚买了牛肉和洋葱,还有昨天羽人说家里用完的调味料。

 

果然,打开房门,羽人就闻到了一阵饭香。

 

他们似乎已经有了默认的习惯:早饭和午饭羽人准备,晚饭燕归人准备,不做饭的人洗完。燕归人不喜欢吃葱和芦笋,喜欢吃意面和牛肉,羽人不喜欢吃辣,喜欢吃偏甜的菜品,这也是两人所周知的偏好。

 

羽人洗了手,安置妥当,在沙发上看了几条信息饭就好了。两人把饭菜端到沙发旁的餐桌上,燕归人的电脑和文件以及事先被挪走了。

 

过几天就是情人节,街道上已经多了花枝招展的节日气氛。商场里会对貌似情侣的用户发放心形气球、红色小发卡或者玫瑰花。成群结队的情侣手牵着手走在一起,商场橱窗里是摆的两米高的粉色巧克力礼盒,就连超市也要把那种有两颗水果的套装贴上心形贴纸。

 

“今天工作很累吗?”似乎看到羽人有些心不在焉,燕归人发问。

 

“没,”他下意识地说,又觉得说错了,“嗯,是有点累。”

 

吃完饭,羽人洗了碗,接着搞定了明天午饭的半成品。洗完的时候,他发现在水池洗手液旁边多了一瓶带泵头的护手霜,应该是Alpha新买的。燕归人这时已经处理完工作靠在沙发上看体育比赛直播,羽人洗完澡出来时,对方仍然在看直播。起居室的大灯关掉了,剩下一盏小小的壁灯,电视的冷光明灭照在燕归人身上,他拿着一听啤酒,看得很安静,沙发的另外半截空着,又有些落寞。

 

“吵到你了吗?”察觉到走廊中的羽人,Alpha放下啤酒,起身拿着茶几上的遥控器调小音量。

 

“没有。”羽人开始憎恨自己总是说些没意义的否定词。他肩膀披着浴巾,头发还有些滴水,并不知道自己这幅样貌在燕归人眼里是多么让人心疼。

 

“啊,我再看一会,”燕归人还是把音量按到了最小,毕竟羽人说今天他工作很累,大概是需要早点睡觉,“你先休息吧。”

 

他看着Omega回到房间,光照到走廊,门关上,走廊又暗了下去。燕归人喝着淡淡的啤酒,又看了五分钟电视。再往后,啤酒和球赛都暂时失去了滋味。他关掉电视,一个人在客厅里思考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觉得自己应该更主动一些。

 

其实……这两年,他和与西风在一起的时候不太一样。虽然他仍没准备好再进入一段认真地、有承诺的关系,但也没少搞乌七八糟的破事,有时候他宁愿让自己变成一个混蛋,好像那样能快一点走出来。但这些行为只会渐渐地侵蚀起他的本质,最近几周,燕归人有些惊恐地发现,当他这次终于有意图地要开始什么的时候,他好像不懂得怎样认真了。

 

西风的事故当年从精神上近乎摧毁了他,打碎了他,他花了近两年时间把那些玻璃碴子一片一片粘回一个完整的心,但他也不再是曾经的燕归人。

 

如果他不想对羽人认认真真地好,当初就不该提议让对方搬过来。他应该和对方明明白白地说些什么,比如:如果你有了男朋友,随时可以搬出去,不用顾及我。但他说不出这种话,在Alpha本能固执的想法里,羽人睡在他的地盘就已经是他的人,他想照顾对方。

 

叮——

 

手机收到一条广告推送信息:“情人节将至,快来XXXapp挑选海淘优选好物……”

 

燕归人摁灭了屏幕。苍天啊。

 

他竟然还收着对方的房租……虽然燕归人想方设法拐着弯买菜买零食买家居用品想把这笔钱反馈回去,但还是有不少的差距。他觉得自己像个渣渣。

**

此时此刻,羽人一个人在被窝里躺了半个小时也没睡着,直到听着一阵脚步从沙发来到浴室,接着是一阵浴室的水声。

他在床上疲倦地翻了个身。

 

他到底,算什么呢?

 

(未完待续)

阿斯特

【燕羽】搭伙过日子 01

Alpha!燕归人

Omega!羽人非獍

ABO世界里,大龄Omega羽人和大龄Alpha燕归人因系统配对搭伙过日子的故事。

(自娱自乐OOC,。

--- 

第三杯茶见底的时候,羽人非獍实在不好意思再找工作人员加一杯了。


会客室内,他尴尬地坐在圆桌旁唯二的两张椅子之一上,拿出手机确认了一下对方的信息:燕归人,男性Alpha,31岁,未婚……


比他大一岁啊。


时间像稻草,轻飘飘地一根加一根,总有压垮人的时候。要是几年前,羽人也想到不到自己会有主动向系统申请配偶的那一天。他以为自己可以承受孤独,但没有想到孤独比时间更沉重。两...

Alpha!燕归人

Omega!羽人非獍

ABO世界里,大龄Omega羽人和大龄Alpha燕归人因系统配对搭伙过日子的故事。

(自娱自乐OOC,。

--- 

第三杯茶见底的时候,羽人非獍实在不好意思再找工作人员加一杯了。

 

会客室内,他尴尬地坐在圆桌旁唯二的两张椅子之一上,拿出手机确认了一下对方的信息:燕归人,男性Alpha,31岁,未婚……

 

比他大一岁啊。

 

时间像稻草,轻飘飘地一根加一根,总有压垮人的时候。要是几年前,羽人也想到不到自己会有主动向系统申请配偶的那一天。他以为自己可以承受孤独,但没有想到孤独比时间更沉重。两年前,西风因车祸意外死亡,此后泊寒波就搬回老家居住了。泊寒波一个Beta,快四十岁没结婚,把妹妹西风像女儿一样从初中拉扯到二十五岁。出事后,他说他暂时没法待在这个城市里了。

 

如果真要说最后一根稻草,大概是慕少艾也离开了这个国家。

 

慕少艾是他的大学同学,比他高一届。羽人念的是翻译,而对方专业是新闻,两个院系莫名其妙的地拼了一个楼,两人就这样认识了。毕业多年,慕少艾自己桃花不断,竟然很有国际主义精神地帮他开拓感情这块荒田,但介绍从未有结果。

 

羽人自己知道,无论是那些相亲前还是相亲后,没有结果的原因是:他是个会带来不幸的人。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拿起水杯,可杯子已经空了,只得再放下。房间里有一盏挂钟,放在门框上。挂钟和桌椅、门框的颜色一样,都是纯白色的,像一个无菌的实验室,好像他自己也变得清清白白。这让羽人稍微心安了一些。挂钟上显示为三点十二分,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二分钟。秒针还在走。

 

在第一次系统配对见面就迟到,羽人克制地不去想对方会是怎样的Alpha。也许对方会直接放鸽子——这没准也是好的,毕竟对方是个31岁的Alpha。在这个人口稀缺,早早结婚生子被大力鼓励的年代,大部分Alpha在25岁前会第一次结合,而Omega初次结合的平均年龄会更低一点。像羽人这样30岁还没有配偶的Omega,常被人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毛病。

 

而此刻,羽人不自觉地用这晦暗的心思揣测起这位即将见面的Alpha。简介照片只有一个黑白证件照,非常模糊,看得出对方样貌周正,上扬的眉角显示出坚毅作风,其余看不清了。他关掉手机屏,把手机扣在了桌上。

 

大概三个月以前,他的抑制剂失效了。算命的从小说他命不好,平时那个街角的瞎子没少骗人钱,偏偏赶上羽人,不要钱也要说他几句坏话,说他命硬,谁都克,没得治。羽人哭着回家,发现把他妈让他买的两块豆腐落在了菜市场,于是挨了顿打。他想,他可能确实命不好。

 

抑制剂失效的直接症状是突发热潮。但羽人吃了十多年抑制剂,早已忘记什么是热潮,头晕、恶心、躺着也睡不着、眼神模糊,无法思考的大脑给他传达了错误结论:他被流感击中了。于是羽人从床上爬起来,决定去最近的医院挂点滴,房门一打开,四面八方的信息素冲得他大脑立刻崩溃,一个台阶没踩稳直接滚了下去。

 

幸亏社区的几个老阿姨发现了他。他在医院缝了二十多针,打了一堆抑制剂,医生说他内分泌有问题,说,“小伙子年纪轻轻凡事往好处想。”

 

药换了几轮,仍没有理想效果。当羽人地N次坐在诊桌前,医生建议他可以用自然的方式度过热潮。羽人说,他没有Alpha。医生审视了他两秒,给他开出了最后一张药单,并告诉他这样用药肝肾早晚会出问题。但这次的剂量已经不能抑制热潮症状,羽人请了三天假,药物副作用令他头痛,不停地吐,直到吐出胆汁。吐完了还要擦地。他窝在出租屋的床上,一睁眼下午了,一睁眼天全黑了,一睁眼,天怎么还没有亮?

 

天亮了,但是他没有力气坐起来,他想到了火锅中有时会涮得饱满多汁又软塌塌的魔芋结。自己现在就是那样,软塌塌,没有筋骨,渗着汁水,更重点的是,魔芋丝很便宜。羽人趴在枕头上哭了,可谁又能知道他哭了呢。

 

一个明晰的想法蹦了出来,有个Alpha又会怎样。反正他的生活很难更差了。为了鼓励结合,当局研发的系统接受所有人的配对申请,你可以选填偏好,但系统会根据你的条件匹配差不多的对象。只要是有正经工作、没有犯罪记录的健康Alpha,他觉得都没问题。

 

毕竟,他不想因为服药过量结束在出租屋里。


(未完待续)

萤火尘曦
半夜摸鱼,最近绿蓝中毒太深(๑...

半夜摸鱼,最近绿蓝中毒太深(๑•̀ㅂ•́)و✧

半夜摸鱼,最近绿蓝中毒太深(๑•̀ㅂ•́)و✧

核桃蛋的博物馆
羽人瓦当 唐 青海海东享堂古城...

羽人瓦当 唐 青海海东享堂古城出土 青海省博物馆藏

Tile-end with Fairy Pattenrs/The Tang Dyansty(618-907)/Unearthed at Xiangtang,Haidong,Qinghai China/Qinghai Provincial Msuuem

泥质灰陶 正面饰羽人纹 双手置于胸前 平展翼 腹下横纹裳 缘饰连珠纹 

羽人瓦当 唐 青海海东享堂古城出土 青海省博物馆藏

Tile-end with Fairy Pattenrs/The Tang Dyansty(618-907)/Unearthed at Xiangtang,Haidong,Qinghai China/Qinghai Provincial Msuuem

泥质灰陶 正面饰羽人纹 双手置于胸前 平展翼 腹下横纹裳 缘饰连珠纹 

不自见

羽慕.碧海潮生 2.荒野密林

第二次见面,更属偶然。

  

羽人枭獍接到小太阳线报,坑主召唤坑员速度回坑,罪恶坑要与什麽魔君合作,最近外面的风风雨雨都别插手了。

  

外面发生什麽,羽人枭獍基本不知道。他一向只管接单子杀人,杀完人之後把自己关在某个禁闭的角落,等待下一次的任务,从不多管闲事,多听闲事,多问闲事。

  

羽人枭獍本来就准备回坑,因为这个指令,他把脚步放快了。没有走城镇边的官道,而是往人烟少的山道穿行。

  

夜幕降临前,天阴沈沈又下了场大雨,羽人枭獍全身都被淋得湿透了,长长的黑发蛇一样地蜿蜒在衣服上。

  

每个人都有或倒霉,或晦气,或心情不好的时候,闷声不吭的羽人枭獍也一样,这一天,他眉...

第二次见面,更属偶然。

  

羽人枭獍接到小太阳线报,坑主召唤坑员速度回坑,罪恶坑要与什麽魔君合作,最近外面的风风雨雨都别插手了。

  

外面发生什麽,羽人枭獍基本不知道。他一向只管接单子杀人,杀完人之後把自己关在某个禁闭的角落,等待下一次的任务,从不多管闲事,多听闲事,多问闲事。

  

羽人枭獍本来就准备回坑,因为这个指令,他把脚步放快了。没有走城镇边的官道,而是往人烟少的山道穿行。

  

夜幕降临前,天阴沈沈又下了场大雨,羽人枭獍全身都被淋得湿透了,长长的黑发蛇一样地蜿蜒在衣服上。

  

每个人都有或倒霉,或晦气,或心情不好的时候,闷声不吭的羽人枭獍也一样,这一天,他眉头上的川字型比以往的都要更加深刻。

  

夜幕完全笼罩荒山的时候,行走夜路的羽人枭獍看到了一片黑森森的山林中有隐约的绿光闪现,光线带著晕黄,似平常人家点著的油灯光,又像传说中的什麽山精妖魅快要出现。

  

羽人枭獍的脚步顿了顿,往有光的方向走去。他不记得这一片老林有人住著,但是天上干雷响个不停,下一场倾盆大雨好像就要滚落出来了。

  

羽人枭獍忽然很想洗个澡。

  

越靠近,越不安。空气中浓重的腥七渐次浓重,夹杂毒虫们悉悉索索的爬动声。

  

羽人枭獍的身手自然是极好的。耳目聪敏,而且,能飞。他看见,洞口地上有毒蛇纠结成团,有些颜色豔丽的竟然会在暗夜发光,蝎虫蛙蚁亦不少,但是看得出都在原地打圈圈,自相残杀。

  

它们想靠近洞穴,又不敢,迟疑在洞外。好像洞内有什麽它们想吃得不得了又害怕得不得了的东西,正慢慢自散去。

  

洞口可以看见里面的亮光,因为藤蔓只垂挂了半边。

  

羽人枭獍运起功力,扑扇翅膀钻了进去。他下意识谨慎地拿手里的刀拨了拨另一半洞门边垂著的藤条植物,拦开洞内洞外。

  

一阵微弱的风拂动藤条,可以看见地上泛起细沙样的黄色粉末,带著药香的辛辣味道。

  

羽人枭獍没有碰这道象征著警告的界线,直接飞里面。

  

如洞甬道,往右折,豁然开朗,是个明亮的洞穴,被人凿成四四方方的样子,壁上有天然玉石,莹莹发光。

  

洞内正中有一泓温泉,汩汩透水冒烟,水流汇聚成潭,几乎是这石洞的全部了。水中央一方可以躺人的大石台,此时上面放著一管洞箫和一个黑色的包袱。

  

洞箫竹制,色泽黄褐,有烟纹流淌。

  

羽人枭獍觉得有点眼熟。

  

脚尖踢到东西,羽人枭獍低头,看到一袭血衣散落地上。

  

虽然几乎被血水浸湿了,但是羽人枭獍几乎在第一时间认出来,是件黄衣,是那个人……

  

羽人枭獍心里一动,沿著石壁急行几步。

  

然後就听见一声冰冷的声音:“别动。”

  

声音沈雅清晰,却因为中气不足,少了威慑力。受伤了?羽人枭獍站的这个角度看不见隐在一角参差石块後的人,他沈默著往前几步。

  

耳边有细微的利物破空之声。

  

羽人枭獍灵巧地翻了一个身,躲开激射而来的气流,他见识过此人的手段,可不想清投其缨。

  

果然,只不过几粒指甲大小的石子,却令整个洞壁几乎震弹,劈里啪啦往下簌簌掉石块。

  

不待羽人枭獍说话,施功的人自己露了踪迹,因为重伤後妄动内力,一口鲜血喷出。

  

羽人枭獍飞身过去,接住半滑落水池的人。

  

“是你?”池中人虚弱地咳嗽,睫羽颤抖几下,闭上,慢慢调试紊乱的气息。


Abert

【羽人篇】

看到一组人模练习自然就想到羽人了…

我人生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见你…

伟大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真甜(///▽///)

【羽人篇】

看到一组人模练习自然就想到羽人了…

我人生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见你…

伟大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真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