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羽生结弦

237.5万浏览    20139参与
春山秋水

【羽生结弦x她】我最好的朋友的婚礼(9)

*文笔粗陋,还望大家指正


*希望没有和其他同好撞梗,如有雷同请告知我


*努力写好这个故事,不定期更新,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全是私设不要信!!


  第二天下午将近傍晚的时分,我提着三支奶茶,还有一束各色大丽菊,去敲他们家的门。我们讲定,这一天由我朋友制作一餐日式料理觞客,而次日则由我来做一顿中餐还宴。

  我朋友听到我要吃她做的日本料理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纠结的表情,最后才咬牙应道:“可——以——”

  我看不下去,推推她:“哎,哎,这么勉强的吗?简直像要你的命。如果真的不行,那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文笔粗陋,还望大家指正


*希望没有和其他同好撞梗,如有雷同请告知我


*努力写好这个故事,不定期更新,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全是私设不要信!!



  第二天下午将近傍晚的时分,我提着三支奶茶,还有一束各色大丽菊,去敲他们家的门。我们讲定,这一天由我朋友制作一餐日式料理觞客,而次日则由我来做一顿中餐还宴。

  我朋友听到我要吃她做的日本料理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纠结的表情,最后才咬牙应道:“可——以——”

  我看不下去,推推她:“哎,哎,这么勉强的吗?简直像要你的命。如果真的不行,那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她就马上摇头:“不是啦不是啦。只是你知道,我来这里时间不久,对这里的菜式只知皮毛,做出来也远没有本地人来的地道……”

  我就笑了,安抚她的紧张:“嗨,担心这个做什么?我又不是米其林鉴定师要给你评几颗星!你只管做吧。哪,我向你保证,无论你做出什么,我都会吃下去,不说一个不字。这样行了吧?”

  她啧啧称奇:“幸亏你不是一个美食评论家,否则,你这样得误导多少人啊。”

  我就说:“我做什么要当美食家?美食家要对食物不讲道理,我还是对我的朋友不讲道理好了。”


  我敲了两下门,片刻之后就有脚步声趋近,随后我朋友打开了房门:“哎,你来了。”

  我就应道:“我来啦,掐着点来的,给你们带了奶茶和花花。”

  我朋友把我迎进去,接过我递过去的花,一边说:“怎么还买花?也太隆重了……”然后一边回身去找花瓶接水。

  我笑了笑,没接她的话茬,把奶茶放在桌面上。这看起来就是饭桌了,离门不远,能坐几个人的小型桌子,现在桌面上放着两部笔记本电脑,还散放着一些纸张资料。看来我进门之前,他们就是在忙这些东西。

  我忍不住把肘子放在一张椅边靠起,把一点重量压在椅子上,然后开始环顾四周。我昨天帮他们搬桃子回来时,只在门口撇了一眼,今天才算真正第一次上他们家来。这是一间不大的公寓,一进门是带饭桌的方形大起坐间,布置得蛮得当,外面是阳台,左侧是两间卧室,其中一扇门关着。另一边则是卫生间和厨房。我对房屋没有什么了解,只有大致的估算,这公寓的面积约莫不会超过八十平方米。


  我朋友找了个透明玻璃花瓶,注了点水,把花插进去,用手拨拨松散,那一朵朵饱满的圆圆花冠便舒展开来,各种橘色交相辉映,像好几个不同的小太阳在她的指间拂来拂去。我看着她弄着这琐事,随口问道:“羽生呢?怎么没看见他。”

  我朋友说:“噢,他啊,进屋换衣服了。刚刚吃水果把衣服滴脏了,说不行太难看了,就进去换了。很快就会出来的。”

  话音未落,那房门就开了,羽生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卡通图案的淡蓝色T恤衫,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还在用手拨头发。看见我站在那里,跟我打了个招呼。

  我也回以微笑挥手。然后他就发现了我带过来的奶茶,我仿佛看到他的双眼亮了一下,露出一点笑容,走了过来,打开袋子看:“哪一杯是我的啊?”

  我指了指其中一杯,说:“应该是这个。”然后又对我朋友说,“你知不知道你那个电话来得有多么及时?只差一点点,我就要拎那扎啤酒去结账了。听完你的电话我才把它放回去,然后转道去奶茶店。”

  我朋友说:“没办法。羽生酒精过敏,你要带就带奶茶好了,而且人人都能喝自己喜欢的口味。”

  我心说是啊,你这家伙可一点都没跟我客气,什么花色多少冰多少糖一下全讲得清清楚楚,很难相信她没有提前预谋。

  我和我朋友在这边扯闲篇儿,羽生在那边一只手收拾那张桌子上的电脑和资料,同时端着奶茶撮着,顷刻之间,那杯子里的液体就下去了三分之一。


  我朋友也走过来挑出她那支奶茶,插上吸管喝起来。我对她说:“快,给我介绍一下你们的小巢。”

  她咽下一口,说:“没什么可介绍的嘛,你不是都看见了?”然后她手指指着虚空,画了一个大圈不带喘气地说下去:“这是客房这是主卧这是客厅这是阳台……”

  我赶紧糟心地打断了她:“打住,打住!这也太敷衍了。你得有感情一点,行不行,有感情一点。”

  她说:“那么,你要怎么说?”

  我引导她:“要不,讲讲你是怎么挑中这间房子的?”

  她才明白:“噢,你要听这个。没什么特别的,这间屋离我们公司不远,价格还算可以接受,虽然临近马路怪吵的,我还是住了。我搬进来的时候,原先就有一个女孩子住在这里,我们大概当了两个月舍友,之后她搬去其他城市了。结果,交房租的舍友走了,又来了一位不交房租的舍友……”她笑嘻嘻地拍了拍在她背后忙碌的羽生的背。

  羽生就半回过头来抗议:“喂喂,我可还在这儿呢。”

  我朋友哼哼着反驳:“难道不是吗?你这个抢占了我一半床铺、一半空气和一半夜晚的家伙……”

  之后他们俩又开始不自觉地说回日语了,我又被遗忘了。我可太讨厌自己不懂日语的事实了,他们什么都知道而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我四处张望,望向外面。窗外开始蔓延出夕阳的金黄色,整个天空都变成了橘红与金黄交织的色泽,就像一幅西方名家的油画。


  过了一阵他们俩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我在旁边当聋哑观众的事实,(也许是为了掩盖尴尬)羽生把东西搬到他们卧室去收拾忙活了,而我朋友则带我去看那间据说‘本来想让我住进去’的客房。

  我朋友带我走进去,把灯打开。看得出来他们平时不怎么使用这间房间,如果真有人要入住,还得费心收拾收拾。那张单人床上盖着白床单,没有枕头也没有被子,墙角还堆着几个纸箱。但是总体来说,这个房间的功能还是很齐全的,有书架桌椅,有床,还有个大衣柜子。

  书架上放着一些书本,我踱过去细看,发现是他们两个人的书混放在一起。各种语言的学科教材、专业书籍、字典、还有文学作品名人传记……简直就是一锅大杂烩。

  书架上还放着两盆绿植和一些玩偶,玩偶大多是各种维尼熊,形态各异,有大有小,组成了一片黄色红色的温暖海洋。自从知道我朋友的对象是羽生结弦之后,我回去便上网查他的名字,大致了解了他的情况,知道他喜欢维尼而他的粉丝们也投其所好,会给他送很多很多的维尼熊及其周边产品,这些看来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了。

  我忍不住指着其中一个白色小钱袋,钱袋上的图案是一只站在花丛中羞涩微笑的维尼的白描。这只小动物显得憨态可掬,这件作品精致细腻。我赞:“挺别致的。”

  我朋友笑着说:“嘿嘿,这是我买的。”

  我不奇怪。她的心思灵巧,眼光和审美都独到,有自己的风格,多年以前和她做同学的时候我就已经意识到了。


  我低头又看到了两副耳机放在桌面上,就问道:“那是你的,还是你男朋友的?”

  我朋友的知识面很广,对什么都有一点研究,对耳机也是。最起码,在我们都还只会戴一副十几块钱的地摊货的时候,她的耳机就已经造型独特,音质奇佳了。当然,价格也是一骑绝尘,把我们的都甩在后面。就这一点上,我认为她还是可以和她的未婚夫有一些共同话题甚至是共同爱好的。

  我朋友就摆手:“当然是他的。在这方面,我可不敢和他争锋。普通人谁能这么厉害,有这好几十副耳机?”


  我们俩一边慢慢挪一边说话,正巧挪到了衣柜前。我朋友对我说:“我前两个月买了一件衣服,才穿一次,觉得肩膀有些窄不舒服,我就收起来了。你应该合适,我拿给你试试,如果你合身,那么就送给你。”

  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可以,就答应了她。于是她就拉开这个衣柜的柜门,在衣服堆里翻找起来。我在她身后看着,看着她很快就找出了那件衣服,递给我。她甚至把屋门关上,让我能亲自换上这件衣服试试,果然非常合身,于是这件衣服就归了我。

  我一个没忍住感慨了一句:“没想到你来了日本,穿衣风格竟然大有改变。”

  她惊诧地问:“有吗?我没有觉得我有什么改变。”

  我思索着形容:“大概是……柔和了很多,非常具有女性美。”她过去的衣服偏向中性风格。

  她再次质疑:“真的吗?”

  我就举起手里的这件衣服:“你看,这件衣服有一层花边,你以前可从来没有穿过花边的衣服……”

  她反对我的看法:“可是你不觉得这衣服的造型很新奇、颜色也很特别?再说,偶尔一次,并不能证明什么。”

  我又一指衣柜里的叠得整整齐齐的一沓衣服:“你还想抵赖。你瞧瞧这个,赤橙黄绿青蓝紫,还镶水钻金珠、丝带飘飘的。你以前穿过这么花俏的吗?”

  话音刚落,她就笑了,捂着嘴哈哈哈地笑了半天,笑到最后,我简直要觉得莫名其妙了。等她终于停下,才努力把那张笑红的脸摆出一个略微正经的表情,清了清嗓子对我说:“可天地良心,那不是我的衣服。”

  我说:“不是你的,那是谁的?难道是你男朋友的?”

  她又差点要破功,努力忍笑说:“对啊,就是他的。是他的……嗯,战衣。”她最后翻了翻眼睛,给我找了个非专业词汇来方便我理解。

  她这个词找得真是好,一听我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搞出这么大的乌龙,我的脸也马上通红了,羞愧难当之下看到她还在笑,我扑上去掐她的脖子:“还笑!还笑!天哪,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害我出洋相,你这个龟儿子!”

  她就左右闪躲,一边躲一边还在咯咯笑个不停。我们俩就在那间小屋有限的空间里腾挪着追逐打闹。


  换着角度掐了她脖子一圈之后我们俩还是回到了衣柜前。为了躲避尴尬,我假模假式地装样子,指着那些衣服问:“这些就是全部了吗?比我想象中的要少很多。”

  我朋友大概是顾念我的面子,也没有再笑我,也似模似样地回答:“不是,这只是一部分。还有一些在他父母家,还有一些捐给了各地的展览馆博物馆。”

  我有点吃惊地重复:“捐……出去了?”

“不用替他可惜,他自己都不在意。”我朋友回答,“他上次还跟我开玩笑,说他可算把那些最难打理清洗的都送出去了,以后这个问题就让别人头疼去吧。”


  我说:“你知道吗,我在来你家之前还做了一番心理准备,因为我以为我会看到一面墙的奖杯奖牌。”我伸出两手来在空中比划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形状,“我的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多的荣誉,虽然不是我自己的,但是还是相当惶恐。”

  我朋友说:“你说得既对又不对。的确有一面奖牌墙,但是你是见不到的了,所以不用紧张。那是在他父母家里的。”

  我捅了捅她:“那么你见过了?感觉……怎么样?”说到最后,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尽管我也完全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也压低声音说:“刚刚开始的时候简直吓个半死。”然后我们俩对视着心照不宣地露出了个来自废柴的笑容,她才接着说:“后来就淡定很多了,看开了就好。说到底,都是人罢了。”


  时间已晏,我朋友着手开始准备晚饭。我跟在她后面走进厨房,看着她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指着对我说:“这是仙台牛。”

  对此,我的第一反应不是兴奋激动,而是受宠若惊:“你、你真的……给我买了牛肉?!”

  回忆起过去我对她说过的我要吃和牛的话,我有点语无伦次:“我我我只是在开玩笑!是不是很不便宜啊?我不是真的要吃这么高级的东西……”

“你冷静一点,不要这么激动。”她把一只手搭在了我的手臂上,“事实上这不是我买的,这也是别人送给我们的。无论你来不来,我们都会把它吃掉,你不要有负担。而且它的价格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贵,你想吃,我去买它几盒回来,不会搞垮我们的……”

  然后我就被她赶出了厨房,理由是地方小,我那么大一个还呆在那里碍着她施展了。我觉得她是在找借口,因为接下来羽生进了厨房,也没见她把他赶出来,还由着他在厨房里拿碗碟、水果等等各种东西。


  我被赶出来之后无事可做,踱步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他们的茶几上摆放着一套茶具,而且非常明显,不是日本的茶道,是我朋友家乡喝茶的器皿。我和我朋友虽然同出一省,但不是同一个地区的人。我的家乡盛产肥鸡,过去一个时期还产过玉石;她的家乡产出桔子和海鲜,那里人人都是老饕,泡起茶来也是一绝。

  这一套茶具虽然简易了一点,但还齐全。我也忍不住学着记忆中长辈们泡茶的样子,烧开水把这一套东西洗净,放茶叶滤去第一趟茶汤,泡出茶来细细品味。等我把茶泡了几轮之后,我朋友也已经把饭做好了。

  我朋友端着两个盘子走出来,看到我自己在那儿自娱自乐,说:“好啊,你倒挺会享受的。让我也尝尝……”然后自己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就喝下去了,然后又倒了一杯,又喝下去了。

  我笑骂了一句:“牛嚼牡丹。”然后越过她走进厨房去,帮着一起把菜肴碗碟端到桌上去。走了两回,就已经基本搬完了。我又走进厨房逡巡,没什么拿的,只有两手空空。


  羽生走在我前面,他好像没有发现我走在他后面,兀自端着两个盘子往外走。走到门边,他停住了,旁边墙上是厨房灯的开关。

  我看他像是想关厨房的灯,正想对他说你不方便我来吧,才唉了一声,就见他从容抬起一条腿劈了个稳定的Y字,啪的一声关掉了灯。在这个过程里,他的上半身没有一点偏移,两只手和手里的盘子也没有颤抖,流畅极了。

  我那个“唉?”在空中变成了惊叹的“唉!”,这时,他才像是如梦初醒,发现我还在后面,回过头来对我说:“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还在里面。”

  我走出来,赶紧说:“没关系,没关系,但是你好厉害!刚刚那一下可真漂亮!Bravo!”然后对他鼓几下掌。

  他就低头笑,是那种既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骄傲的笑。可爱极了。


----------


我之前说的那个特别期待的瞬间,那就是这个,让牛哥劈个Y字。

如果说我真的特别特别想看牛哥在我面前做什么的话,那一定是劈Y字。因为我和那位“我朋友”的原型都肢体僵硬,柔韧度欠佳(这也是没有写出来的两个女主角的隐藏属性之一)。所以我们都相当佩服这些身体柔韧度好的人,无论是先天还是后天练成,都是值得羡慕的。

但是这个梗也是有出处的。出自我以前看过的一个视频,那个视频讲的是芭蕾舞者在日常生活中会有什么习惯性小动作,其中有一个是当两手有东西的时候,用腿关灯。

但是还是很满足的。虽然我很有可能这辈子看不到牛哥在我跟前高抬腿,但是我在想象中看到了,嘻嘻。(我真的很擅长画饼充饥……)

然后这一篇里面也是写了很多的内容,我希望我把它们安排得不显得很杂乱……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百病不侵!

行衣哥哥

各位记得出门要戴口罩,保持卫生❤

#头像

快过年了,身体是本钱

各位记得出门要戴口罩,保持卫生❤

#头像

快过年了,身体是本钱

不要叫我昭昭要叫我昭哥
#羽生结弦#谨贺新年 疾病退散...

#羽生结弦#谨贺新年  疾病退散  2020鼠年加油!!!中国加油!!!大家加油!!!

#羽生结弦#谨贺新年  疾病退散  2020鼠年加油!!!中国加油!!!大家加油!!!

幻雪吟

占tag

助所有人——

新年快乐,幸福平安

身体健康!!!!

❤️❤️❤️❤️

助所有人——

新年快乐,幸福平安

身体健康!!!!

❤️❤️❤️❤️

仙女顾软软.GR

[羽生结弦].情留指尖|补偿,莱姆病,吃醋

“我会永远记得。

你和那个人拥抱的样子。”

“良辰梦间不过一宿_”

“花天酒地仅存一念_”


08.


今天早上还是羽生开车。


“把安全带系好哦。”“知道啦。”江皖笑笑,她家先生还是把她看作小女孩啊,那是不是还得装个儿童座椅啊。


“皖皖,请原谅我先前没有照顾好你的过失,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羽生结弦顿了顿,“我没有恋爱过,但是我认定就是你了。”


江皖惊异地红了眼眶,这是她一直都没有听过的话啊。


羽生结弦一看江皖红了眼,慌慌张张地拿了纸小心翼翼地擦去眼泪,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那个……...

“我会永远记得。

你和那个人拥抱的样子。”

“良辰梦间不过一宿_”

“花天酒地仅存一念_”



08.



今天早上还是羽生开车。



“把安全带系好哦。”“知道啦。”江皖笑笑,她家先生还是把她看作小女孩啊,那是不是还得装个儿童座椅啊。



“皖皖,请原谅我先前没有照顾好你的过失,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羽生结弦顿了顿,“我没有恋爱过,但是我认定就是你了。”



江皖惊异地红了眼眶,这是她一直都没有听过的话啊。



羽生结弦一看江皖红了眼,慌慌张张地拿了纸小心翼翼地擦去眼泪,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那个……你别哭啊,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啊。”



“没……没有,你已经很好了。羽生结弦,余生的日子,请多指教。”



得到回复的瓜娃子简直幸福到爆炸啊,激动得要死但是还是要开车啊。江皖看看他的样子,哦豁先生脸红害羞了。



医院离得不远,很快就到了。江皖和羽生一起走下车,手里被羽生结弦塞了一袋东西。



“呐……给你。”羽生揉着头,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



江皖低头一看,是一碗打包好的燕麦粥,是他亲手做的。虽然他会做的不多,但是会做的东西是很好的。粥里面泛着淡淡的清甜,入口的温暖汇入心里。但是江皖没吃几次。



“好啦,那我进去了。谢谢羽生君啊。”江皖踮起脚尖在他脸上轻啄一口。

看这瓜娃子似乎对这个蜻蜓点水的吻不够满意的样子,只好揉揉他的脸,“好啦,回家补偿你,这里人多。”



“补偿什么。”他眼眸里突然闪出一丝狡黠。



“你定。”江皖当时想说,既然要补偿他就要让他自己决定,但是没想到这瓜娃子以后竟然拿这个事情来威胁她!!!



当然,这是后话了,江皖也非常后悔啊。




09.



江皖今天接待了那个莱姆病的患者。虽说莱姆病是一种比较严重的病,但是那个患者却一直乐观接受治疗,这是让江皖没有想到的。



“你有信心吗。”江皖问到。



“嗯,有。”这个坚定的眼神让她想到了羽生结弦。那个无论伤痛也要追逐自己梦想的羽生结弦。



江皖温暖地笑笑,“你让我想起了我的丈夫。”



“你丈夫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



“嗯,他对我很好,他很坚强,很认真,很温柔。”江皖说起这话的时候那个患者非常清楚地看到了沉溺在幸福中的虐死单身狗笑容。



“那你和你的丈夫也要白头偕老啊。”患者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忒冷了。



“嗯,会的。”江皖坐在椅子上,阳光穿透过明晃晃的水杯,穿过青翠的树叶,漏下斑斑驳驳的日影,夏日炎炎消散在空调的“嗡嗡”声和幸福中。



手机突然亮了,随着震动。



yuzu:“等会儿我来接你啊。”

皖:“嗯,好。”

yuzu:“你就不能不惜字如金吗。”

皖:“呦,我们家柚子还能说成语啊。哎对了,今天我看到了一个小姐姐,就是我昨晚和你说过的那个莱姆病的。她坚定的眼神让我想起了你。”




江皖说了很多,没注意到屏幕那边的异样。



yuzu:“回家你等着吧。”

皖:“???”



他难不成是吃醋了?!可人家是女生啊?!



江皖就带着这样的疑问工作了一下午。



___

短更.

嘤嘤嘤太少了对不起.

感谢支持♡望喜.



沐风

画了

十分仓促X

(我就是整个tag里最菜的鸽

画了

十分仓促X

(我就是整个tag里最菜的鸽

SEikei
悲怆 洪流之中的勇士

悲怆

洪流之中的勇士

悲怆

洪流之中的勇士

噗噗噗~

在沙雕上,柚子绝对不会落下!!!

在沙雕上,柚子绝对不会落下!!!

姹嫣

【男你】花儿与少年

#羽生结弦×未来的羽生夫人(你)

#恋情预备役😂

#评论评论!!!!顺便!抽中点文的小可爱请务必尽快联系我呀!!!!


少年英姿,春月三分。赠我温柔,教我坚强。

#羽生结弦×未来的羽生夫人(你)

#恋情预备役😂

#评论评论!!!!顺便!抽中点文的小可爱请务必尽快联系我呀!!!!



少年英姿,春月三分。赠我温柔,教我坚强。

柚子羊

巴散徽章实物图✨💙

TB店铺【一只yuzu羊】

巴散徽章实物图✨💙

TB店铺【一只yuzu羊】

是榆是钰
14年黑金领子的考斯腾

14年黑金领子的考斯腾

14年黑金领子的考斯腾

Yuzuru__
dbq 跟风一波 我们牛一定也...

dbq 跟风一波 

我们牛一定也要戴上口罩(不是

各地的党员小伙伴们 一定要记得戴好口罩哦!身体健康最重要啦❤️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dbq 跟风一波 

我们牛一定也要戴上口罩(不是

各地的党员小伙伴们 一定要记得戴好口罩哦!身体健康最重要啦❤️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四季桃花面

黑鱼汤,病房和闲暇

这是在医院里的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天。

浅冈由希喝完了黑鱼汤,只觉得软糯的鱼肉如鲠在喉,倒不是鱼骨没挑干净,而是对面人目光灼灼足够让她感到尴尬而……有趣。

忽然间二十四小时必须强行面对面相处的乐趣,或许这也是夫妻必修课之一……?

她有些无奈地笑笑,看着还留下大半的鱼汤:“吃过午饭了?”

“嗯。”对面的人显然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回答过分冷淡了而又补充了一句:“真的吃了,鳕鱼排炸的很脆。”

浅冈由希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小孩又在满脑子想些什么啊,没必要那么小心翼翼地和她说话的。

明明自己之前还一直介意她和他说话客气。

但是她真的喝不下鱼汤了,从第二天醒过来过后第三天,羽生就...

这是在医院里的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天。

浅冈由希喝完了黑鱼汤,只觉得软糯的鱼肉如鲠在喉,倒不是鱼骨没挑干净,而是对面人目光灼灼足够让她感到尴尬而……有趣。

忽然间二十四小时必须强行面对面相处的乐趣,或许这也是夫妻必修课之一……?

她有些无奈地笑笑,看着还留下大半的鱼汤:“吃过午饭了?”

“嗯。”对面的人显然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回答过分冷淡了而又补充了一句:“真的吃了,鳕鱼排炸的很脆。”

浅冈由希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小孩又在满脑子想些什么啊,没必要那么小心翼翼地和她说话的。

明明自己之前还一直介意她和他说话客气。

但是她真的喝不下鱼汤了,从第二天醒过来过后第三天,羽生就天天带鱼汤给她喝,美其名曰补补身子顺带还能够有助于伤口恢复。

嗯……羽生君应该可以理解我的难处吧……她默默地吐槽着他的一成不变,却是有些小感动。

明明自己也是笨手笨脚的不会做饭,倒是为了她迁就了很多。

“我觉得你做的鱼汤很好喝——”她打个嗝,嘴里都是鱼汤味儿。

“可是今天我也没放什么佐料啊……?”他接过保温饭盒,双眸含笑,“还是说你又从哪个网站上看来的互相表白能够增进夫妻感情?”

“你不喜欢吗?”她双手枕在脑后,交叉,惬意悠闲地翘着脚。

三分调笑,三分温柔,两份试探和一分的……关心。

生气伶俐,眼波流转,明眸皓齿。

她倒是不像个病人。

唔,或许,病人是我。羽生想到,默默补充了一句:相思病。

或许他要在加拿大买个老婆饼试试?

“很喜欢……”他这才微微舒展了笑意,连带着俊逸的眉眼都温和了下来,露出这些天第一个释怀的笑容。

“所以,”他嘴角含笑,从善如流地俯身在她耳朵旁低语,“多说几次吧。”

“多说几次吧由希。”

让我知道你还活着,那样生气伶俐的,胡搅蛮缠理三分的,聪明又爱仗着年龄差调戏我的由希,还能够好好的对我笑着。

原来这就是作为家庭的温馨,作为家人之间的羁绊,是可以把人刺伤的,却又想要靠近的温暖。

“其实我对于那天……没有什么印象了。”她垂下眼睑,“我只是感觉挺疼的,然后睡了一小会儿,梦里你在叫我醒来,告诉我不能赖床。我心想不能让你生气啊,所以我就醒了。”

“不错,”他心情愉悦,“做梦梦到的都是我。”

紧接着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补了一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是不是白天都在想我没有好好工作?”

无故对上他的眼睛,浅冈由希只觉得现在的自己怎么就那么容易脸皮薄,好歹比他大了两岁还是被牵着鼻子走。

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她的脸颊染上了好看的玫瑰色,最后终于憋出来一句话:

“烦人。”她举起手来作势锤了他一下,“烦人。”

他笑嘻嘻地看着她,半分气恼都无,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

她一瞬间想要挣脱,但是奈何羽生结弦是个外貌与力量成反比的人,以至于不但没有挣脱还因为病弱所以轻轻松松被他往怀里带,微微护住她的腰部伤口,低下头,轻柔克制地吻了吻她的眼睫。

她身上有伤,他又不好有些动作,或许只能这样,表达一下喜悦。

失而复得的喜悦,虽然不能算是大难不死,但是羽生希望她必有后福。

全然未曾发觉到怀里的她脸已经烧得像滚水一样烫。

于是第二天,羽生结弦就被自家那位以打扰病号休息为由被驱逐出境。

“所以这就是你被她赶出来的原因?”听着好友诉苦的织田信成无法理解,“换我可能早就拍死你了吧!女孩子那么害羞你这样肯定不行啊!”

“有吗?”世界冠军似乎完全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我很过分吗?我觉得还好啊。”

“……你这小子能在二十六岁结婚也是个奇迹……”



对不起😭这一次太短了!道歉ಥ_ಥ

仙女顾软软.GR

[羽生结弦].情留指尖|起床,早餐,早安吻

“遇见你,

温澜乍起。”

_

_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_

_


07.


生物钟很规律的江皖一如既往地起早,只不过今天起床艰难一些。腰酸背痛,身边还裹着一个瓜娃子。


早上起来的时候,江皖只觉得自己似乎被夹住了,而且是夹得死紧的那种。轻一扭头,一张还稚气未脱的少年脸庞在她眼里放大。昨晚干了些啥江皖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印象。


好不容易轻轻把手拿开穿好衣服,但动作似乎把身旁睡眠很浅的人吵醒了。


“唔……”他发出一声轻哼,带着超级甜,超级可爱的小奶音。


他醒了,江皖正站在镜子前整理衣服。


“醒了...

“遇见你,

温澜乍起。”

_

_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_

_



07.


生物钟很规律的江皖一如既往地起早,只不过今天起床艰难一些。腰酸背痛,身边还裹着一个瓜娃子。



早上起来的时候,江皖只觉得自己似乎被夹住了,而且是夹得死紧的那种。轻一扭头,一张还稚气未脱的少年脸庞在她眼里放大。昨晚干了些啥江皖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印象。



好不容易轻轻把手拿开穿好衣服,但动作似乎把身旁睡眠很浅的人吵醒了。



“唔……”他发出一声轻哼,带着超级甜,超级可爱的小奶音。



他醒了,江皖正站在镜子前整理衣服。



“醒了?我去做早餐。”江皖回头看着他。眉眼之间没了平时的冷峻和严肃,多了几分温柔和欢悦。



[一脸懵逼]JPG.他家夫人应该是被夺舍了吧。嗯,应该就是。



08.



羽生结弦走出房间,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鉴定完毕,是他喜欢的生鸡蛋拌饭。



“咦,那你的早餐呢。”看着桌上只有一只白瓷盘,羽生不禁疑惑。



“啊……我一般不太吃早饭,直接在医院楼下的餐馆里买杯咖啡,有时候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加一份小杯面。”江皖都不相信自己能说这么多的话,但她是真的说了。



“我说了要按时吃饭的。”他眉尖轻微的皱了皱,从略微的生气转变成了担心和心疼。



两人谁也没提起昨晚的事。



江皖等羽生结弦吃完早餐,把盘子放在洗碗池里,用水浸着,等着晚上回家洗。再去卫生间的镜子前补妆,遮盖浓重的黑眼圈。



突然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羽生从后面环住了她的腰。“唔……干嘛,别动。”



“你不介意给你的丈夫一个早安吻吗。”江皖总是觉得他和羽生的关系忽远忽近,忽冷忽热。



“羽生,为什么你和我的关系忽远忽近呢。”江皖转过身,抬眸望着羽生结弦。狭长的桃花眼熠熠生辉点缀深邃夜空,破碎成星光点点。



“对不起。我没有好好陪伴你,你接下来的余生,让我来守护吧。”羽生结弦只觉得脸上附上香甜软糯,留下了一个豆沙色的唇印。



“满意了吗?”江皖媚眼如丝,朱唇轻启。



“怎么可能……”羽生结弦附上江皖的朱唇,留下一个绵长的吻。



江皖被亲得晕晕乎乎的,抹了抹湿漉漉的唇角。



“我去上班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寡言少语,但是那位瓜娃子已经很高兴了。



“我送你。”



“好啊。”






白糖ci-ci酱

源秋 感谢遇见

ooc

不上升真人

可爱的考斯滕宝宝们送给大家


下面正文

“小秋,你好了没啊?”星降站在宿舍门外催促秋日快点出来。


“好啦好啦,诶话说巴散呢?”秋日一遍.走一遍整理着自己的衣领。


“他啊,一大早起来就出浪了。”星降叹了口气,“诶,小秋你知道我们宿舍那个还没来的同学么?”


“他好像叫.....春来。好像是生了病所以暂时还来不了。”边走边聊也就到了教学楼。


班主任来的到是早的很,在讲台上坐着,好像是再看什么书,等到秋日将视线移到他的脸,上时,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巴,是他! ?...



ooc

不上升真人

可爱的考斯滕宝宝们送给大家



下面正文

“小秋,你好了没啊?”星降站在宿舍门外催促秋日快点出来。


“好啦好啦,诶话说巴散呢?”秋日一遍.走一遍整理着自己的衣领。


“他啊,一大早起来就出浪了。”星降叹了口气,“诶,小秋你知道我们宿舍那个还没来的同学么?”


“他好像叫.....春来。好像是生了病所以暂时还来不了。”边走边聊也就到了教学楼。


班主任来的到是早的很,在讲台上坐着,好像是再看什么书,等到秋日将视线移到他的脸,上时,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巴,是他! ?


     

 与昨天的较为随意的黑色卫衣不同,今天的起源穿的反倒是体现出了成年男人的风韵,修身的风衣,内衬一件白色的衬衫,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到时有点斯文败类的感觉。


秋日在门口愣了愣,要不是星降推了推他他估计还会在门口愣一会。


   

   秋日趴在桌子眼神直勾勾上盯着起源,看着起源细长白皙的手指翻过一页又一页的书,嘴巴不知不觉的扬起--丝的弧度。

班里的人到齐时起源站起身来目光扫视着班里的每一位同学,到了秋日这里起源的目光顿了顿,原本自在的用手撑着头的秋日一瞬间有点慌张,是怎么肥四?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起源开始任命班里的各个职务,最后他开始宣布自己的课代表,“数学课代表... ."”秋日心里有点不祥的预感,“秋日同学。  ”

      

秋日不禁扶了扶额,要知道数学对他这个以艺术生的身份考,上高中来说,数学就是崩的血滋般的存在。(何止血滋啊,血崩都有了。).

      

放学后,星降刚想叫上秋日一起去食堂吃一顿,却看见了徘徊在班门口的班主任。


星- 绝对不靠近冰山老师 -降,默默的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也顺便替数学课代表秋日捏了把汗,这个冰山连老师看起来不是很好惹的样子呢。


起源在班门口徘徊,目光时不时的瞟一眼正在收拾东西的秋日,星降背着包站在秋日身边瑟瑟发抖。

         “小小小……小秋啊,收拾好了没啊,我们快走吧。”


秋日顺着星降不安的目光看了过去,起源此时正靠在门框边上,一只手揣进裤子的口袋里,起源没有表情时面色看起来不近人情的很。


秋日紧张的走到门口,弱弱的问了起源一句“老师,您这是在……等我么?”最后的秋日甚至都听不清自己的声音了。


随后他只听见起源轻声一笑,揉了揉他的头,软乎乎的,手感真好呢。“就是在等你啊,小朋友。”


秋日抬起头,对上起源温柔的眉目,和他笑起来的眯眯眼,把头低下来轻轻的说 “好。”


其实起源是实在受不了HL和crazy两口子趁着饭点办公室里没人,在办公室里腻腻歪歪的。所以才想到过来投奔一下秋日。


起源还对着星降勾起了一抹危险的笑容,“我想星降同学不会介意的吧?”


突然被cue的星降看到起源这样的微笑,瞬间觉得头皮发麻。“没有,没有,我……我怎么会介意呢?”星降乖宝宝实锤了。



作者瞎叨叨:

看来起源老师已经开始针对可疑人员了啊

至于这个可疑人员,星降同学是有点委屈了

不过谁让你天天粘着秋秋

起源眼神杀警告(「・ω・)「嘿

下章糖多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