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羽生结弦相关

3113浏览    1627参与
阿北纪理

中国红的领带好细节👊

他真的很努力地在说中文了(虽然我一开始没听懂)有点好笑 又有点好哭是怎么回事

中国红的领带好细节👊

他真的很努力地在说中文了(虽然我一开始没听懂)有点好笑 又有点好哭是怎么回事

沐沐

  2014  2018  2022

  yuzu的四年又四年

  yuzu,请继续爱你洁白的冰面吧,冰不会讨厌他的王子,无论何时

  2014  2018  2022

  yuzu的四年又四年

  yuzu,请继续爱你洁白的冰面吧,冰不会讨厌他的王子,无论何时

沐沐

  啊啊啊啊,姐妹们,我生日3.26,白羊座,白羊女最配射手男,射手男最配白羊女,柚子射手男,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姐妹们,我生日3.26,白羊座,白羊女最配射手男,射手男最配白羊女,柚子射手男,啊啊啊啊

👌

养娃日记2.0

🤫🫣


旺仔被奶奶带回仙台的那天我刚好接到月亮马上要来日本的消息,于是我十分厚脸皮的让旺仔一个人跟着爷爷奶奶去了仙台,本来我让孩子爸也一起回去的,可是他现在完成变成了一只黏人柚,无论我怎么威逼利诱他都要和我一起参加我的同学会


好久没有进行皮肤管理的我开始疯狂的弄我的脸,可能是第一次见我敷面膜,旺仔躲在羽生怀里时不时歪着脑袋透过镜子偷看我,我伸过手要抱他,他又被吓的哇哇直往羽生怀里钻

“旺仔,是妈妈呀”

羽生拿着旺仔的手往我的脸上放,企图通过触感让他意识到我是谁,结果那孩子像是见鬼了一样哭的更大声了

“臭小子,你不要后悔哦,等明天你和奶奶回了仙台,可是想要妈妈抱都抱不了了哦”...

🤫🫣


旺仔被奶奶带回仙台的那天我刚好接到月亮马上要来日本的消息,于是我十分厚脸皮的让旺仔一个人跟着爷爷奶奶去了仙台,本来我让孩子爸也一起回去的,可是他现在完成变成了一只黏人柚,无论我怎么威逼利诱他都要和我一起参加我的同学会


好久没有进行皮肤管理的我开始疯狂的弄我的脸,可能是第一次见我敷面膜,旺仔躲在羽生怀里时不时歪着脑袋透过镜子偷看我,我伸过手要抱他,他又被吓的哇哇直往羽生怀里钻

“旺仔,是妈妈呀”

羽生拿着旺仔的手往我的脸上放,企图通过触感让他意识到我是谁,结果那孩子像是见鬼了一样哭的更大声了

“臭小子,你不要后悔哦,等明天你和奶奶回了仙台,可是想要妈妈抱都抱不了了哦”

他戳了戳旺仔胖乎乎的小肚子,旺仔还以为他爸爸在逗他,脸上还挂着泪珠就笑的打起哈哈,嘴角还流着口水

“你确定不一起回去吗?爸妈可能弄不住旺仔诶”

“阿姨也会一起回去嘛,一个晚上而已”

“既然一个晚上而已,所以你就陪着旺仔回去嘛”

“不要,对我来说是三个秋天”

……

“你说的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吧”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我不管,反正明天我要和你一起去吃饭”

“知道啦知道啦”

见他抱着旺仔又要往我这边凑,旺仔被我吓的扯着他爸的领子直往后躲,脸都憋红了,旺仔也是惨,他爸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儿子的抗拒,我赶紧扯下面膜,从他怀里接过旺仔,爽快的答应了他


爸妈早早的就带着旺仔回去了,想到那时候和纱绫姐一起在美容院办的卡一次都还没有用过,羽生还在睡懒觉的时候我就去了一趟,等我回来收拾一番,时间就已经差不多了

“我是去参加同学聚会,不是婚礼呀,你穿这么正式干嘛”

我望着穿上一整套西装在我面前耍酷的人有些无语

“而且外面很冷,你这样会感冒”

懒得跟他扯,我直接在衣柜里给他拿了一套衣服推着他赶紧换

“可是这套衣服穿着最帅!”

“我老公是天生丽质才不需要这个,赶紧吧!”

怕他感冒,临走前我还给他围了一条围巾,当然他不甘的小眼神完全被我忽视掉了


很久没见,同学之间好像是有说不完的话,虽然我已经尽量照顾到羽生,可是还是无法避免的有忽视到他的时候,但是他全程都非常给我面子,不仅没有闹脾气,反而比平时温柔体贴一百倍,除了我让服务员把李斯年的芒果布丁换成蛋糕时,他有一丝丝不高兴之外,可以说是相当完美


同学会结束,我挽着他走在回家的路上

“你跟我说实话,你和那个李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就知道他会秋后算账

“在国内读书的时候相互喜欢过吧”

我选择实话实说,他果然开始生气不理我

“但是我们没有在一起过啊”

“为什么?”

“后来我来了日本,他也去了德国啊”

不知道是哪句话让他更生气,他一把扯下围巾,加快了脚步,走了一会儿,我实在是跟不上他了,一把松开了他的手,他才停了下来

“所以说你们并不是因为不够喜欢才没有在一起的,如果你们没有坚持各自的选择,或许现在被你挽着在街上散步的人就是他对不对?”

明明很聪明,为什么有时候想问题会这么简单呢?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拿过他手上的围巾,帮他围了起来

“不对”

“对那时的我们来说,我不是非来日本不可,他也不是一定要去德国,所以我们是否能在一起不存在是因为存在取舍问题,就是不够喜欢,所以我不会为了和他在一起而改变原来的计划,他也不会因为我放弃机会”

“可是你还记得他不吃芒果布丁啊”

“他不是不吃芒果布丁,而是他不能吃,他对芒果过敏嘛,你看布丁端上来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是黄桃的,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如果我不说的话,他要是吃了那不是出大问题了嘛”

“那你还挺细心的”

见他又要开始钻牛角尖,我赶紧说道

“我也记得你喜欢吃苹果、番茄,喜欢草莓蛋糕,喜欢煎饺还有生鸡蛋拌饭,最喜欢的衣服是那件我在香港帮你买的噗噗T恤,洗澡时最喜欢唱的歌是”

还没等我说完他赶紧打断到

“好啦好啦,不要在大街上说这个啦,我就勉强原谅你了”

切!明明就在偷笑嘛


晚上洗完澡,关上灯,我和他并肩躺在床上

“旺仔不在反而还有些不习惯对不对?”

对方久久没有回应,我戳了戳他的手臂

下一秒,他欺身而上,却只是看着我不说话,我被看的有些心慌


“羽生”

“我在”

“你在想什么?”

“想要你”


想说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


虽然没有机会抬头看

但是我猜那晚的星星一定很美




阿汐

求推文

  求推文  占tag抱歉   之前看过一个大大的文但是没有保存,想求推。女主的人设是牛的粉丝且患有抑郁症  之后慢慢治愈的  。

  求推文  占tag抱歉   之前看过一个大大的文但是没有保存,想求推。女主的人设是牛的粉丝且患有抑郁症  之后慢慢治愈的  。

阿北纪理
小表情超可爱 虽然已经知道周测...

小表情超可爱


虽然已经知道周测要凉了 但没想到凉的这么彻底(´;︵;`)


图源微博噗桑遇见柚子茶

小表情超可爱


虽然已经知道周测要凉了 但没想到凉的这么彻底(´;︵;`)




图源微博噗桑遇见柚子茶

鲸落远山

【羽生结弦X你】别拖至春天

-BE,女主狗带预警。

-可能会有轻微ooc,介意勿入,别上升

-抄袭和无授权转载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灵感来源于网络投稿 由真实事件改编

-文笔欠佳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

-涉及立本升学和医学问题 这方面我不是很清楚 若有错误欢迎指正

已经是好几年前了。

羽生结弦接受了一则采访,其中有人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请问羽生选手有女朋友吗?”

“欸!?”镜头中的羽生微微睁大双眼,脸颊霎时变得粉红,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支支吾吾地回答道:“恋爱....是肯定没有的啦,毕竟还是要以滑冰和学习为主,女朋友,是没有的。”

其实差一点就能有了,他在心...

-BE,女主狗带预警。

-可能会有轻微ooc,介意勿入,别上升

-抄袭和无授权转载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灵感来源于网络投稿 由真实事件改编

-文笔欠佳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

-涉及立本升学和医学问题 这方面我不是很清楚 若有错误欢迎指正

已经是好几年前了。

羽生结弦接受了一则采访,其中有人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请问羽生选手有女朋友吗?”

“欸!?”镜头中的羽生微微睁大双眼,脸颊霎时变得粉红,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支支吾吾地回答道:“恋爱....是肯定没有的啦,毕竟还是要以滑冰和学习为主,女朋友,是没有的。”

其实差一点就能有了,他在心里暗暗想到。

许是私心作祟,促使他这般说出了一句在问题之外的话语。

“不过....心动的话,确实是...有哦。”

樱木凛,是羽生结弦的小青梅。

樱木凛的妈妈和由美阿姨两个人,从学生时代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她们一同从校服走向婚纱,也一起拥有了这些小宝贝们。

这俩小家伙,小时候上演的可不是你想象中‘青梅竹马,英雄救美’的甜蜜(?)剧情,而是打成一团,鬼哭狼嚎的激烈情景。

“呀呼~蘑菇头,你这打扮好土哦——”小凛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得眼泪汪汪,上气不接下气,全然不顾眼前小结弦面如土灰的神情。

她跳起来,踮脚,抬起手揉了揉小结弦的头发:“这丑蘑菇头摸起来还是挺舒服的,跟我家玩偶一样!”

小结弦略带嫌弃的推了推小凛的手,后退几步,鼓起腮帮子,眼神故作愤怒(小蘑菇:我本来就很愤怒!)的喊道:“什么哦!!!”

“这可是普鲁申科的同款发型!多帅气啊!很酷的!你竟然说它丑!”小结弦气势汹汹,嗯....但又委屈巴巴的指着自己的脑壳,不可置信地说道。

咕噜噜,眼珠子一转,锁定面前女孩子的打扮,确定了——凛酱偷用阿姨化妆品的事实。粉底用了超多的量,脸色煞白的像妖精。口红被当作腮红往脸颊上涂抹,效果跟动画片里的小丸子也有得一拼。

‘噗,’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小小狐狸悄悄露出了尾巴。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跟游乐园里的鬼比丑说不定都能赢!”小凛听罢,愤怒地攥紧了拳头,目光死死锁定乐的浑身打颤的羽生。

“你竟然——说我丑!我要和你拼啦!”羽生结弦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小凛飞快地向自己冲来,活像一个人形火箭,‘砰’地一下,两人一同摔在地上。

“嘶....好痛!你好野蛮!”从小好胜的直男羽生也毫不罢休,立刻就不甘心的拽住小凛的马尾辫,两个小朋友扭成一团,等到大人匆忙赶来的时候才将他们俩个费力地拉开了。

小凛的头绳早已不见踪迹,发丝也变得散乱无比,崭新的白裙子也沾上了灰尘。小结弦也没好到拿去,精心打扮的蘑菇头彻底炸毛——变成了海胆,脸上也灰扑扑的,看起来十分滑稽。

纱绫姐姐忙的团团转,一会儿哄哄自家弟弟,一会儿擦擦邻居妹妹的小眼泪。两个小孩彼此对视一眼,再不约而同的转过身子去:“哼!”

两个妈妈双双叉腰,相视而笑。

随着年纪的增长,小孩子之间也渐渐懂得了男女有别的道理。小凛和结弦不再向儿时那样做打架这种幼稚的事情了——好吧,但羽生结弦没变的一点是,他仍旧是会拽小凛的马尾辫,并永不厌倦。

渐渐地,孩童稚嫩的五官也渐渐长开了,初显少年少女的朝气和俊秀。小凛的样貌可谓是一等的精致,这一点在成长之后才会更加明显,甚至有同学赞叹说是可以去报名参加选美大赛的程度。

她一向都很受欢迎,其中不乏有很多男孩子,羽生为此隐隐担忧着,但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明明凛酱只对自己一个男孩子会展现出调皮活泼的一面的,那我还在担忧什么呢?

其实,十几岁羽生同学似乎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魅力在何处,并对‘受女生欢迎’的男孩子有着极大的误解——他似乎认为只有身材魁梧一些的男生才是被喜欢的类型,每当遇见高大的男生时,总是要偷偷观察下小凛的神色。

拜托,怎么可能,可是有很多女同学在虎视眈眈的盯着羽生小朋友的第二颗纽扣呢。

从七北田小学走向中学,面对高中的分岔口,樱木凛也毫不犹豫地和羽生选择了同样的学校——东北高中。

其实樱木凛的体育成绩并不是很好,在这所学校未免会有些吃亏和疲惫,就连羽生都不理解——为什么她不去选择别的学校,而是来到了东北高校。

可即使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仅仅是在同一所高中,没有因为升学而彼此分开的这个事实,就足以让羽生无比开心了。

而小凛在升入高中之后,在学习方面也更加上心和刻苦,成绩飞跃,名列前茅。

日子一天天过去,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什么不知名的情感在悄悄萌芽。

“喂,你最近经常发呆哎?怎么回事?”少女用力地在自己的眼前挥了挥手,羽生这才茫然地眨眨眼睛,回过神来。“啊....啊?怎么了?”

她似乎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叉着腰:“我说——你今天不是还要去冰场训练来着吗?最近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呢........”后面那句羽生并没有听清——因为注意到‘去冰场训练’这一点的他,此刻已经慌的团团转了。

“完了完了完了......”羽生有些奔溃的拽着自己的头发,表情十分绝望的翻来翻去找东西,“奈奈美教练不会骂死我的吧,是不是要迟到了啊啊啊啊啊!完了完了完了........我怎么找不到冰鞋了!?明明刚才还在这里来着......”

“行了行了,”小凛终究是看不下去了,随后满脸幽怨地提起了一旁的手提袋,并打断了羽生的碎碎念模式。“少主大人,小的正式报告您:已经帮您把一切用具都收拾好了,奈奈美教练那边也说明了会晚一点到,请您放心~”

她故意用着电视剧里角色说话的腔调,一本正经的做着搞笑的姿态,使得刚刚紧张不已的羽生顿时笑逐颜开。

还真是好哄的小朋友呢,樱木凛笑着摇了摇头,垂眸收敛去多余的神色。

他可算是笑够了,猛地一拍脑门,便飞速的牵起小凛的手,也不管什么‘男女有别’了,毕竟关键时刻,谁会在意那么多呢?他就是想牵着她的手呀,没有理由。

“那么,我们快走吧!要不然我真的会挨骂了!!!”

落日夕阳,红黄相间的光晕透过密密的树叶,洒落在他带着笑意的脸上,这是一幅名为<少年>的画作,真好看啊。

“好哦,别磨叽了!训练完了去我家!今晚吃生鸡蛋拌饭噢~~~”

凛也一同扬起了嘴角。

就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吧,如果可以的话,该多好啊。

“咻————啪!”旋转,跳跃!成功落冰!在跳跃这方面,最近一直都在挑战更进一步的高难度动作,在滑行和艺术观感方面也在精益求精,进步很大呢!
羽生不免有些小骄傲地耸了耸鼻子——尽管奈奈美教练的笑容只是持续了一秒,立刻就教导他不能骄傲,路还长着很呢。好吧,好吧,羽生一边点着头,回应着教练滔滔不绝的‘骄傲警告’,一边余光瞥向观众席的樱木凛。

“咔嚓——”正好对上她的视线,此时此刻,小凛正在对准自己,按下手中摄像机的快门键。就像是做贼心虚一般的,她飞快转过头去,只露出一对发红的耳根。过了两三秒,却又转过身来,举起手,朝着羽生所在的方向鼓了鼓掌,随后竖起大拇指。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定睛看过去——

她在说:“允许你骄傲一下下,刚才的跳跃好棒!好漂亮!”(自慢してもいいですよ。さっきのジャンプはすごいですね。きれい!)

羽生不由得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也小幅度的朝她挥了挥手,随后‘溜神’的状态便被奈奈美教练抓了个现行,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恍惚间也听见了她的笑声。

羽生想:真好啊,总是会有那么一个人,第一个为你送上掌声,安慰,和陪伴。

总有一个女孩在等我和她一起回家,去吃她做的生鸡蛋拌饭。

结束训练之后,和往常一样,他们一同并肩,往家的方向走去。月光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格外长,傍晚的风吹过衣裳,似乎空气间都弥漫着清新的味道。

“喂,结弦,我说啊。”一旁的小凛突然停下前行的脚步,阴影遮没了她的脸庞,他看不清她的表情。

羽生皱了皱眉,放柔语气,轻声问道:“怎么了?凛酱?”

似乎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的沉默后,她终于再次仰起头,羽生又能看清楚她的神情了,面色似乎一切如常,但总有些违和感。

她笑了,很温柔,平静,印象中的她都是大大咧咧的,和自己的相处模式也跟男孩之间没太大的区别,仔细回想,似乎确实没有见到过她如此沉寂的时刻,好像想通了,放下了什么一样。

“没什么,”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是在想,今晚要在你的生鸡蛋拌饭里多放一点辣酱,作为你进步的‘奖励’。”

“喂!过分了哎!”羽生故作生气的扯了扯她的马尾辫,就像他们小时候一样打闹。

但他并没有太过用力,生怕扯疼了她。

“好啦好啦,你这家伙,今天一天都有些心不在焉的呢,我是想说——”她的神色变得严肃又认真,定定地望着他。

“有心事一定要说出来,我会听的,我在这儿呢。”

可能不会永远在,但至少此刻,我会一直陪伴着你。

好想给你做一辈子的生鸡蛋拌饭啊。樱木凛如是想到,但她没说出来。

“哦嗨哟!”又是一天早晨,羽生兴致冲冲地跑进教室,坐在小凛的座位旁。“哦——嗨——哟——”可凛今天似乎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她一手托着下巴,另一手从桌洞里掏出一袋子草莓:“喏,知道你喜欢,给你买了一袋。”
他们总是会记着彼此的喜好呢。

“好耶!谢谢凛酱~”趁着她不注意,羽生将手覆上她的发顶,轻轻揉了揉——卡哇伊,他在心里这么说。

换做往常,樱木凛肯定是对于他摸头的行为要‘发怒’的,可现在却只是一声不吭地垂着头。羽生低下身子,轻轻对上她的视线,鼻尖不经意间碰在了一起:“那个....凛酱,发生了什么事吗?”

凛有些沮丧的抬起手,指了指讲台上的成绩单,说道:“你去瞅瞅就知道了,又是数学,又考砸了……”

她托着腮,看着羽生急急忙忙的跑过去,又跑回来,有些小得意的晃了晃头:“哼哼,这次离满分也只差一分而已呢~但还是不甘心不甘心!”

虽然知道他一直都是好胜的人,当然会对那一分耿耿于怀,但——人类的嘴巴真的能说出这么冰冷的话吗!

樱木凛作势挥了挥拳头,吓了吓他。“这招对于长大后的我已经失效咯~”他顽皮的笑着,坐回凛的身边来,“你好笨哦,数学多简单啊!快来,我给你讲讲,听好了哦!这一题……”

凛才没有认真听他讲题呢,因为她也知道,无论是结弦,亦或是父母,都不会责怪她的。

他的睫毛好长呀,像羽毛一样,好想摸摸。结弦就像一个小猫咪一样,口是心非,最终不还是来给我讲题了嘛…

笨小孩,你要一直这样开心下去才行哦。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流逝着。

羽生常常会有感到疲惫和迷茫的时刻,也有过无助和彷徨,情绪崩溃的瞬间。但每一次,凛都会冲他笑笑,张开怀抱:“来啦,哭包,抱抱~”

“没关系哦,我还在呢。”

而如果凛受伤了,口是心非的羽生同学还是会第一个赶到现场。

“啊喂....这都第几次了!你怎么又崴脚了?”他气恼地皱着眉头,口气略带埋怨的情绪,嘟囔着:“跟个小孩子一样,笨手笨脚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喂!我明明也才十几岁好不好!才不算是大人呢!”凛愤愤地瞪他一眼,便迅速地扭过头去,赌气一般不去看他。

两个争强好胜的人互相闹别扭——却还是羽生率先低下了头,他一直都对小姑娘没什么办法。

“喏,上来吧,小笨蛋。”他轻轻低下身子,示意她趴在自己的后背上,轻轻环住她后,便缓缓站直,慢慢地往前走着。

凛嘛,自然是在偷笑的,嗨,果然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嘛。而羽生不着痕迹的将她的身子又往上掂了掂,在凛看不到的角落,他微微睁大了瞳孔。

——太瘦了。

甚至给人,弱不禁风的感觉,背上去竟然会这么轻......她最近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啊!?比起气愤,更多的是无奈。

她纤细的不真实,仿佛像风一样,下一秒就要吹散开了。

那一秒,他脑海里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随后又拼命地摇晃着脑袋,意识在极力地否定着这个可怕的联想——怎么会呢?

这时,凛的手突然放在了他的发顶,使劲地揉了揉。“噫噫噫!”羽生故作嫌弃的推开她的手,换来的是少女更加肆意的揉头捏脸。听着耳畔无忧无虑的笑声,他也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嘴角。

不会的。

他们还会一起走很久很久,久到望不见尽头。

哪怕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甘心只做一辈子的好朋友?笑和泪,训练与生活,点点滴滴都布满了她的身影。羽生从来都是抓住一切机会的人,也确是不甘放手的人。

勇往直前的自己去哪里了?为什么在感情方面就小心翼翼的。

深夜,他对着手机屏幕踌躇再三,最终还是一咬牙,点下了对话框旁的发送键。

——“我好喜欢你啊,最喜欢你了。”

人们尚且都认为他说话向来直白,面对记者更是不留情面。但少年在感情方面,也不过是情窦初开。如此含蓄,但也不失明显的表达,就这样发了出去。

还年少的年纪,说‘爱’这个字,沉重又显得不真实。可他在心里悄悄说了很多次——“我很爱你呀,凛酱。”

那条消息并没有收到回应。

从前还是一起上下学的关系,可最近每当他想要去找凛一起去学校的时候,要么就是望见少女匆匆跑开的身影,要么就是得到樱木凛妈妈的一句‘她早就到学校了呀,结弦没和她一起吗?’

她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和她说话也只能得到‘嗯’‘哦’‘好’的单调回应。她不再对好吃的提起兴趣,羽生总是看着她把没动两口的饭菜统统倒进了剩菜桶——身子又消瘦了许多,看起来已经很病态了。

再过几天,她开始躲着自己了。

不仅是上下学,在学校碰面也只是一瞬的眼神交汇,随后她匆匆低下头去,一声不吭地从身边走过。毕竟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班的同学,无论如何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可她确实是做到了一句话都不和自己说,但羽生确实是抓到了好几次她偷看自己的情形。

他确实很生气——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啊?又发生什么了?
为什么明明还好好的,突然就不说话了,又这么消瘦了?

他也很赌气,便耍小孩子脾性一样的不去理睬凛的视线,下课也照样和男孩子们打打闹闹。

同样,此时还有些大条的羽生,也没注意到她欲言又止的张口,和依依不舍的眼神。

樱木凛转学了。

这句话实在是太不真切了,犹如当头一棒,狠狠地砸在羽生的头上。熟悉的座位此时空空荡荡,老师将她的姓名从名单上划掉后,便抬起头来:“好了,继续上课。”

除了她的离开,一切照旧,什么变化也没有。他们似乎都不为她的转学而难过,而羽生——一直沉浸在不可置信的情绪中。

匆忙跑回小区,又吃惊的发现,凛一家人都已经搬走了——据说是去了东京,具体原因也不清楚。

当然不可能没有原因的就这么离开啊!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出来吗。

明明....明明彼此约定了,不能有事情瞒着对方的。

约莫又过了一周,是清晨,窗外下了今年的初雪。

但羽生此时此刻才不关注这些。

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了,根本没有想过会收到她的讯息。羽生一个鲤鱼打挺一般的从床铺上坐起来,诧异的望着手机上,她昨天晚上发来的消息。

——“我们见一面吧,别拖至春天。”

别拖至春天。

可我该去哪里找你呢?凛酱,我连你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片刻,他放下手机,轻叹一声,缓缓走出卧室——还是先不要想了。

“爸妈!姐姐!咱们出去看雪吧!”

与此同时,东京的一所医院里。

“愣着干什么?快!给我工具!”手术室内的主刀医生焦急的吼道,一旁的护士连忙照做。“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了!”“快点进行心肺复苏!”“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了。”

扩散到全身了吗,哎呀,好糟糕啊。

凛即使是在手术台上,却还能面色平稳,波澜不惊地扯了扯嘴角。

那条讯息,应该再早一点发出来就好了....还是没能再见他一面啊。

喔,眼皮,为什么变得那样沉重呢?感觉快要睁不开眼睛了....

“快上电除颤!!!”

感觉经历过的一切都在眼前浮现了呢,好神奇啊....真对不起爸爸妈妈,惹他们生气那么多次,我果然是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呢....

转学前,应该好好和他道别的,也对不起了,结弦。

是我失约了,我不能等到下一个春天了。

一定要随身带着哮喘的喷雾剂,记得好好吃饭和休息,别逞强,受伤了就好好养伤,对自己好一点。

其实我好想好想告诉你的,才不是这些无关紧要的呢——

我真的很爱你。

.......我想睡觉了,好困。

虽然现在还是白天,但结弦啊,晚安啦。

你一定要,一生都健健康康。

“嘀——嘀——嘀——”心电图机发出刺耳的响声,一道笔直的直线,宣布了这场失败的战役,正式告终。

她在春日降临,却在寒冬睡去。

她终究没有看到樱花。

樱木凛。

从母亲口中得知她离世的消息。

他几乎是瞬间潸然泪下,双腿无力的瘫软在地上,手死死的拽住头发,哪有什么意气风发,他的模样狼狈不堪——是假的吧?

骗人的吧?这种事才不可以开玩笑!不久前不是还给我发消息了吗?

母亲不忍的抱住儿子颤抖的身躯,轻轻地拍着脊背,犹豫再三,还是咬着唇开口道:“阿姨告诉我们,后天去参加小凛的.....葬礼。”

“别说了!”他眼角猩红,用力地甩开母亲的手臂,随后又恍若大梦初醒一般的垂下头:“对不起,卡桑,我......”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真的就像风一样,抓也抓不住。

星光从他的眼中逃走,只留下一双空洞的孤单星球,包裹着雾状的水汽,下着无声的大雨。

“砰!”他不顾一切地,如同发泄一般的推开门,一边用袖子胡乱的擦拭着眼泪,一边匆匆跑出门外。

在漫天大雪之中,肆意地奔跑着,寒风吹过的时刻,他理解了一切的一切。

那天训练后,回家路上的欲言又止,单薄的身躯,几近弱不胜衣的身躯,以及,闪躲着的视线里,最深处隐藏着的不舍和喜欢。

这些不寻常,他早该发现的。

“喂,小蘑菇,你的头型好土哦!”

“今天要在你的饭里面多加些辣酱呐~~~”

“担心什么嘛,我都给你准备好啦!走!”

“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我在你身边呢。”

“......”

“我们见一面吧,别拖至春天。”

羽生不知疲倦的跑着,不顾路人诧异的视线和满面狼藉的泪痕,任风带走他的泪滴,滑倒了再匆忙站起。

他最终停留在那个熟悉的十字路口。

片片雪花飞扬,落在他的发丝间,也模糊了视线。马路上车辆疾驰交错,他只是静静地伫立着,凝望着对面的街道。

恍惚间,他抬眼,好像又看见了他的小凛,最最心爱的小凛。

她还和以往一样,在这个十字路口的对面站着,兴致冲冲地朝他扬着手臂,模样可爱又滑稽。

他也释然的笑了,但泪水不断地在眼眶中打转。

我好想你啊,在那个世界,你会快乐吗?

不管人海拥挤,是否身处实际,此时此刻,他只是不舍的,深情的,留恋的,悲伤的望着对面的她。

“我爱你。”他轻声喃喃。

一片光晕之中,凛在无忧无虑的笑,她抬起手,放在嘴边:

“走啦!我们去吃生鸡蛋拌饭!”

全文完。

-由真实事件改编。

彩蛋是后续。



·溪伏倦汐·

才不要穿纸尿裤!!

·又名:《我的爹系男友》


·生理期梗


·上升哒咩×


今天晚饭过后你正在书房里看书做书摘,羽生结弦在厨房戴着噗噗的围裙清洗着厨具。


你修长的指节缓缓翻阅着米白色的书页,这些白纸黑字总是很有意思。


蓦地,你的腰腹传来了一丝微痛,你以为是昨晚羽生结弦不太节制所导致的,就没有太在意。随手从书柜上拿下一只迷你噗,大肆地揉搓这只黄熊精早已皱巴的脑壳,而后没好气地把它丢在了一旁。


“都怪你,羽生结弦!!”


这次再也不要上他的当了。


核理宣泄完后,你便又握住了钢笔,伏案写着一行行文字。...



·又名:《我的爹系男友》


·生理期梗


·上升哒咩×





今天晚饭过后你正在书房里看书做书摘,羽生结弦在厨房戴着噗噗的围裙清洗着厨具。


你修长的指节缓缓翻阅着米白色的书页,这些白纸黑字总是很有意思。


蓦地,你的腰腹传来了一丝微痛,你以为是昨晚羽生结弦不太节制所导致的,就没有太在意。随手从书柜上拿下一只迷你噗,大肆地揉搓这只黄熊精早已皱巴的脑壳,而后没好气地把它丢在了一旁。


“都怪你,羽生结弦!!”


这次再也不要上他的当了。


核理宣泄完后,你便又握住了钢笔,伏案写着一行行文字。


“嘶....怎么就突然这么疼了...”


感受到了疼痛的加剧,看看日历,你捏着一把细汗走进了卫生间。


“羽生结弦!!!!”


好吧,是你的生理期来了。。。


某噗内心os:我真的会谢。


你总是一言不合地就喊你的亲亲男朋友。


谁让你比他要小好多呢,羽生结弦得好好照顾这位小朋友。


羽生结弦有时候很唠叨的,会给你倒一大杯水叫你乖乖喝完,会在每天下午给你投喂水果和甜点,会在你和朋友出门前喋喋不休重复着要注意安全,会在晚上你偷玩手机不睡觉的时候凶你,见你委屈了又会立马软下心来把你搂在怀里给你拭干晶莹的泪珠。


用你的话说就是:羽生结弦有那么一刻狠像狠像我爹


用羽生结弦的话说就是:我好像养了个闺女,不,应该是不听话的赖皮鬼。


“怎么了宝宝?”


羽生结弦听到卫生间里的你在叫他,赶忙把手上的水珠蹭着围裙上就跑到了卫生间。


“我,我生理期来了呜呜”


羽生结弦又秒变你爹( ?),用过冬盖的毛毯把你裹成了一个小粽子轻轻放到床上,而后又去了厨房给你冲好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红糖水,把它放在床头柜后,羽生结弦也钻进了被子里。


羽生结弦把你搂进怀里,温热的掌心抵在你的小腹轻轻地揉着,将呼出的热气喷洒在你的脸上。


“结弦,要是晚上我睡觉不老实...漏,漏了该怎么办啊...”


这是你最担心的事情,你可不想再像上一次那样把羽生结弦的大床弄脏。


“看!”


羽生结弦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了一包东西在你面前晃了晃。


“纸,纸尿裤?!”


你看清了包装袋上印刷的图片,这不是小孩穿的纸尿裤吗啊喂。


“笨蛋吗,这是专门给你准备的安睡裤哦”


你难以置信地看了看你的直球男友,又看了看他手里拿的东西,瞪大了瞳孔木讷地望着求夸的羽生结弦。


“可是..它和小孩子用的纸尿裤有区别吗...”


“试试嘛宝宝,这样就不用担心了。”


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朝着你眨巴。


“我才不要穿纸尿裤!!!”


...


但最后,还是在你的爹系男友的主动邀功下,你才扭捏地同意了让他给你穿上的要求。


撕开包装袋的那一刻,你再一次愣住。


上边还有卡通图案?!粉粉嫩嫩的?!!


焯,,,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这和小孩子穿的纸尿裤有什么区别?!!


救命,,,


在你的百般抗拒之下,羽生结弦还是给你穿好了纸尿裤,啊不,安睡裤。。


印有卡通图案的纸尿裤正穿在你的身你只觉得这很幼稚,还很别扭。。。


可羽生结弦不这么想啊。


羽生结弦只觉得眼前的小气包穿上以后很可爱很可爱。


你埋进羽生结弦的胸膛,说着含糊不清的话:


“结弦,可以它真的很像很像纸尿裤啊喂”


“嗯嗯,快睡觉了宝宝。”


臭屁某牛把手伏在了纸尿裤上边,轻轻拍了拍你的屁股,而后搂住了你的细腰,哄你睡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