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翻糖蛋糕

5590浏览    721参与
互补碱基对
终于又有人开始办婚礼了🎉发个...

终于又有人开始办婚礼了🎉发个日常的婚礼蛋糕

终于又有人开始办婚礼了🎉发个日常的婚礼蛋糕

璟
今年4.26的第一个生日

今年4.26的第一个生日

今年4.26的第一个生日

伊藤鹿津
就是个我自己想看的翻糖醉酒[?...

就是个我自己想看的翻糖醉酒[?]

就是个我自己想看的翻糖醉酒[?]

静水沧笙

17美人鱼名场面(翻糖蛋糕篇)

大吟酿,水母,杂蔬汤,我再一次认识到了翻糖蛋糕的重要性。2020年度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我提前颁给翻糖了!


情节需要,人物略微ooc


御侍

(大步走进房间坐在椅子上)


萨赫蛋糕

御侍大人,你好,有什么事我们能帮到你


御侍

- 我要说的事……(咽口水)你们千万别害怕


法棍面包:

- 我们是飨灵,我们不会怕,您请说


御侍

- 我刚才,被翻糖蛋糕演了


萨赫蛋糕&法棍面包

(肃然起敬、战术后仰)


萨赫蛋糕

- 翻糖蛋糕是哪一位?


御侍

- 不是哪一位,是那个总是划水演我的翻糖蛋...

大吟酿,水母,杂蔬汤,我再一次认识到了翻糖蛋糕的重要性。2020年度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我提前颁给翻糖了!


情节需要,人物略微ooc


御侍

(大步走进房间坐在椅子上)


萨赫蛋糕

御侍大人,你好,有什么事我们能帮到你


御侍

- 我要说的事……(咽口水)你们千万别害怕


法棍面包:

- 我们是飨灵,我们不会怕,您请说


御侍

- 我刚才,被翻糖蛋糕演了


萨赫蛋糕&法棍面包

(肃然起敬、战术后仰)


萨赫蛋糕

- 翻糖蛋糕是哪一位?


御侍

- 不是哪一位,是那个总是划水演我的翻糖蛋糕啊


法棍面包

(画出鹅肝)


御侍

- 啊不是魔法系是辅助系


法棍面包

(画石锅拌饭)


御侍

- 不,她是个sr


法棍面包

(画慕尼黑白香肠)


御侍

- 哦不!伤队友这种事倒还不至于


法棍面包

(画汤圆)


御侍

-这……怎么说呢,她的奶量还是挺大的……


萨赫蛋糕

(抢过画,画甜豆花)


萨赫蛋糕

- 奶量大


御侍

(打飞画)

- 翻糖蛋糕啊!


萨赫蛋糕&法棍面包

(战术对视)


御侍

-香槟的女朋友知不知道?就是那个番糖的亲女儿,小技能能免疫魅惑的神子啊!


萨赫蛋糕

- 明白了,您继续说。


御侍

- 我带着她去打boss,本来想让她免疫魅惑,结果她演我演我演我——火鸡都被朗姆酒打死了,她连个小技能都不放……我就眼睁睁看着杂蔬汤剩下4%的血,时间就到了。什么翻糖蛋糕,这简直就是翻车蛋糕……


萨赫蛋糕

(噗嗤——)


御侍

- 你在笑什么?


萨赫蛋糕

-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御侍

- 什么高兴的事情?


萨赫蛋糕

- 我升星了。


法棍面包

(扑哧)


御侍

- 你又笑什么?


法棍面包

- emm,我也升星了。


御侍

- 你们升的是同一颗星?


萨赫蛋糕&法棍面包

- 对对对……Hhhh ……不是,我们是同一天升星


御侍

(拍桌子)我再重申一遍,我没有在开玩笑!


萨赫蛋糕&法棍面包

(hhh)对对对……


御侍

- 喂!!!


萨赫蛋糕

- 哎,我们言归正传。那个,你刚才说的那个翻糖蛋糕,她厉害么?


御侍

- 她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她真是的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我算是领悟到了,不光这次,上次打大吟酿,还有之前打灾祸水母,她一直都在演我,从来不放基础技!她简直就是新晋影后!!鹅肝都得靠边站!!!


法棍面包

(噗嗤——)


御侍

- 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法棍面包

- 我升星了。


御侍

- 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法棍面包

- 御侍大人,笑容是人类的正常情绪,并不违背法典。前辈曾经教过我,理性和感性之间平衡好,感情,就不会影响到理性的判断。


萨赫蛋糕

- 不如这样御侍大人,您先回去强化堕神,我们会去找翻糖小姐,一有进展第一时间通知你。


御侍

- 行,你们赶紧出去。把她哄开心一点。

(开门离开)


萨赫蛋糕&法棍面包

(哈哈哈哈哈哈!)



辰修†明月

【食之契约】informal essay(10)

#答应了群里的大佬们要写文,于是我来更新了.JPG#

#本篇主要写的是蛋火@奶油馒头 、槟糖@伊藤鹿津 。#

等火鸡急匆匆地赶到见面地点后,正靠在站牌上看书的蛋奶酒像是感觉到了一样抬起了头,冲着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早上好,火鸡。距离我们的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很高兴你能这么早来。”

和凌晨的时候……完全是两种语气。

“早上好。呃,那个……”

“怎么了?”

“不……没什么。”

火鸡本来打算问一下对方凌晨的时候是怎么了,但是看着对方和平时无异的笑容,他没有问出口。

“我、我说,你这家伙约我出来是要去哪里啊?”

“去游乐园吧,上次一起去那里是多久前的的事情了...

#答应了群里的大佬们要写文,于是我来更新了.JPG#

#本篇主要写的是蛋火@奶油馒头 、槟糖@伊藤鹿津 。#

等火鸡急匆匆地赶到见面地点后,正靠在站牌上看书的蛋奶酒像是感觉到了一样抬起了头,冲着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早上好,火鸡。距离我们的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很高兴你能这么早来。”

和凌晨的时候……完全是两种语气。

“早上好。呃,那个……”

“怎么了?”

“不……没什么。”

火鸡本来打算问一下对方凌晨的时候是怎么了,但是看着对方和平时无异的笑容,他没有问出口。

“我、我说,你这家伙约我出来是要去哪里啊?”

“去游乐园吧,上次一起去那里是多久前的的事情了……”蛋奶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呢,很久没有和你一起出来过了。”

“嘛~也、也不是不能理解了,毕竟……练习啊,录歌啊,节目啊什么的也不能翘掉。”

......看起来这家伙好像没什么事情的样子了,凌晨的时候是他做完噩梦意识还不太清楚吗?

“......奥利奥想骂他们,别问为什么,太急人了!”在暗处观察的奥利奥米饭小声逼逼道,显然有些想冲出去给他们一人一魔术棒,“不是奥利奥想提......卡萨塔和披萨哥哥长时间不见面也是这么个样子吗?”

“唉~奥利你省省吧,如果恶魔蛋糕先生知道你今天翘掉任务来跟踪别人约会他会杀了你的。”被奥利奥米饭强行拖来暗中观察的草莓青椒玉米粒撇了一眼有些气呼呼的奥利奥米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真的......奥利你是街道办事处的大妈吗?天天操心些有的没的,要不我跟恶魔蛋糕先生商量一下,你干脆去街道办公室工作吧。”

“小莓,你别以为奥利奥不忍心把你自挂东南枝,奥利奥想搞事情可不看人的。”奥利奥米饭转过头一脸微笑地看了一眼草莓青椒玉米粒,“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某位小姐的事情,你如果不介意当下一个奥利奥现在就可以送你一程。”

“那还真的是谢谢了你了……”

为了不让对方看出来自己今天的状态不佳,蛋奶酒一路都在轻声哼着不久前自己组合刚刚发布的新曲,而火鸡则是一路都在观察对方都精神状态,就这么持续沉默了一段路后,火鸡犹豫了一会儿,决定制造点儿话题出来

“那个……你刚刚哼的歌是你们的新曲吗?”

“嗯,是的,小王子你一直都有在关注我啊,真让人开心呢。”

“谁、谁一直关注你啊?!梦话在睡觉的时候再说!”

“是是~我知道了,我亲爱的小王子。”

“啧!那两个家伙跑的真快!神子小姐,既然说了要帮忙就加快一些!”

“我知道,我说过不会拖你后腿的!”

街道上,一名蓝发青年拉着一名红发男子飞快地穿过人群逃窜,在他们身后被拉开有一段距离的香槟和翻糖蛋糕正在以最快的速度追赶他们。

不久前,翻糖蛋糕和香槟依旧泡在那堆资料里,局内突然来消息说发现了生蚝和意大利面两个人的行踪,炸鱼薯条和马提尼接到任务后已经到达半途中并且埋伏完毕了,香槟的任务就是配合他们两个人将生蚝和意大利面两个人逼到卡萨塔带领的小队所处的地点。

香槟接到任务正准备出发的时候,翻糖蛋糕整备完装备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神子小姐,你这是要?”

“我和你一起去。”

“……你要知道,这是任务,不是过家家。”

“我当然知道!难不成香槟先生是在小看我?虽然我是后勤部的人,但是我也是一名警察。”

“噗~神子小姐你想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本来只是想逗逗她,没想到对方居然认真起来了,想到这里香槟忍不住笑了笑,“你要跟来当然可以,不过还请神子小姐保护好自己,不然后果我可承受不起。”

“这点不劳你费心了,既然决定要去,我肯定会做好准备了的。”翻糖蛋糕说着将自己白色的长发用发带高高束起,“放心好了,我不会拖你后腿的。”

“小王子……看来今天的约会可能要耽搁一下了。”看到生蚝拉着意大利面在街上逃窜后,蛋奶酒立刻拉着火鸡躲在了一个拐角处,“你们局的人也在啊……怎么样?要不要让你的师父刮目相看一次?”

“啊……啊?”火鸡一脸茫然地看着蛋奶酒带着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说完这句话然后低头拿出手机发了什么,“你……你这家伙是打算?”

“怎么?难道……小王子你害怕了吗?”发完信息后,蛋奶酒收起手机活动了一下,“这样下去会被他们逃掉的吧,既然你也是警局的人为什么不去帮他们一下呢?这可是让你师父刮目相看的好机会不是吗?”

“唔……好像也是。”想想在警局内一直都被香槟那个家伙当成小孩子,火鸡一直也不是很服气,自己也只是在那里打下手,任务什么的根本没有自己的事,想到这里,火鸡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攥紧了拳头。

“咳~那个……其实我一个人也是可以的了,但是,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不太合适……所以,蛋奶酒你这家伙……就、就来帮我一下好了!”

“遵命,我的小王子。”蛋奶酒说着往他们逃窜的方向看了一眼,“浪费了一些时间呢,如果想追上他们,我们最好快些咯。”

“……哎?那不是……火鸡还有……蛋奶酒先生?”翻糖蛋糕突然发现从一个小胡同内冲出来的蛋奶酒和紧随其后的火鸡,“看他们的方向……也是去追意大利面和生蚝的?!”

“啧~回头是不是应该给那小家伙上一课了。”

蛋奶酒那家伙的底细香槟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不过对方一直没有做什么过火的事情他也就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这次那家伙光明正大的拉着自己的徒弟插进这件事就让他有些上火了。

“算了,你也别生气了。”看着对方瞬间阴暗下来的脸色和突然再一次加快的步伐,翻糖蛋糕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起码也是来帮我们的不是吗?只要不打乱我们的计划就行……”

“我亲爱的神子小姐,你就这么确定那家伙没有自己的小算盘?”香槟说着回头撇了她一眼,“蛋奶酒那个家伙并不是你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偶像职业只不过是他穿的一层皮罢了。”

“啊?这是……什么意思?”

“唉~你是笨蛋吗,我说的还不够明显吗我的神子小姐?”香槟轻叹了一口气,“那家伙精的要死,就像是……一只狐狸。”

蛋奶酒这次确实有自己的打算,不过和香槟他们的计划并不冲突。

意大利面和生蚝撤退或者行动失败的时候肯定会安排一个人来接应,根据刚刚白花蛇草水先生那边的报告……鲱鱼罐头、仰望星空、黑布丁和罗宋汤今天都在各自的店里待命,那么这次接应的人十有八九就是……玛格丽特小姐。

警局那边派出的人肯定不止两个,肯定半路上还有埋伏一两个的……就算是接应到了大概也不能按照原路线逃跑。

龙舌兰先生应该已经就位了……那么……能把玛格丽特小姐从那个地方拉出来的时机就是现在了。

嘛……虽然会彻底和意大利面那边借下梁子就是了。

稍微利用了一下警局那边计划的事情……真的是不好意思了呢。

不搞到辣子鸡不改名

是提前放出来的复活节贺图!因为感觉好久没更新了,所以就提前扔出来了!

神子大人想要给小朋友们一个复活节惊喜x

神子大人加班加点画彩蛋x

神子大人加班被国王大人发现了!!

其实国王大人也不想工作

于是国王大人来帮神子大人了!!

神子大人终于可以偷懒了!!

国王大人居然被迫带上了兔子耳朵!!

神子大人顺手捏了一把!

国王大人脸红了!!


是提前放出来的复活节贺图!因为感觉好久没更新了,所以就提前扔出来了!

神子大人想要给小朋友们一个复活节惊喜x

神子大人加班加点画彩蛋x

神子大人加班被国王大人发现了!!

其实国王大人也不想工作

于是国王大人来帮神子大人了!!

神子大人终于可以偷懒了!!

国王大人居然被迫带上了兔子耳朵!!

神子大人顺手捏了一把!

国王大人脸红了!!



伊藤鹿津

[来一起拍张照吧。]


别问,问就是不会画背景和衣服[被打]

[来一起拍张照吧。]


别问,问就是不会画背景和衣服[被打]

伊藤鹿津

【槟糖】心中之物

*有臆想,可能会有ooc

*恋爱脑极重的产物[?]


翻糖蛋糕抱着一沓尚待处理的文件来到香槟办公处的门口,将文件放在地上后直起身抬手敲了敲门,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神子由于感到疑惑歪了歪脑袋,隔着门对着里面的人用温和的声音开了口。

“香槟,我要进来了哦。”

话毕翻糖蛋糕弯了弯腰垂臂抱起文件。因腾不出手,便用身子轻轻推开了门,映入视线的是在堆着大叠小叠纸张的桌前似乎已经陷入沉眠的香槟。这位平日高傲不服输的国王此刻终究也抵不过疲劳,趴在桌子上用双臂垫着脑袋小憩。平稳的呼吸声传进耳朵里,彰显着声音的主人此时毫无防备的状态。

翻糖蛋糕尽量不发出声响地来到桌旁,将文件放在了桌子上的一个角落,随...

*有臆想,可能会有ooc

*恋爱脑极重的产物[?]


翻糖蛋糕抱着一沓尚待处理的文件来到香槟办公处的门口,将文件放在地上后直起身抬手敲了敲门,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神子由于感到疑惑歪了歪脑袋,隔着门对着里面的人用温和的声音开了口。

“香槟,我要进来了哦。”

话毕翻糖蛋糕弯了弯腰垂臂抱起文件。因腾不出手,便用身子轻轻推开了门,映入视线的是在堆着大叠小叠纸张的桌前似乎已经陷入沉眠的香槟。这位平日高傲不服输的国王此刻终究也抵不过疲劳,趴在桌子上用双臂垫着脑袋小憩。平稳的呼吸声传进耳朵里,彰显着声音的主人此时毫无防备的状态。

翻糖蛋糕尽量不发出声响地来到桌旁,将文件放在了桌子上的一个角落,随即放心了般呼了口气。

本来可以就这样安静离开,等香槟醒来后再商讨接下来的事宜。但是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驱使着她坐在了桌子另一侧的椅子上,用手撑着腮帮子观察着眼前人的睡相。

时间虽逼近中午,阳光却十分柔和,不偏不倚透过落地窗撒在平日有些嚣张跋扈的国王身上,用温和的金黄色勾勒着他高挑的身段和轮廓分明的俊美脸庞。带着淡淡藤紫色的发丝顺着脸垂了下来,散发着独特的熟悉味道。

翻糖蛋糕承认由于这近乎完美的画面,自己的确呆愣了一瞬。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香槟的脸颊。

“哼哼。终于抓到你的小把柄了,等你醒了我要好好嘲笑你一番。就连国王都在偷懒,作为神子我为这个国家的未来感到担心。”

随即翻糖蛋糕也用手臂垫着下巴,趴在了桌子上定睛盯着香槟的脸,不禁从内心发出感慨。

“明明五官很端正,性格却这么别扭。作为一国之主有时候却有小孩子气,最重要的是你还经常欺负我,不得不让人怀疑和你好好相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说完这番话,她报复般又用食指戳了两下对方的脸颊,然后手指稍微拉开了点距离,对着面庞比划着乌龟的模样。因为自己的小心思得逞,翻糖蛋糕带着些许得意微微勾起了嘴角。

是由于香槟睡着时的模样没有平时那样的压迫力,反而宁静得令人安心的原因吗,自己才像这样不自觉地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翻糖蛋糕这么想着。

“……虽然性格恶劣,但是你确实帮了我很多。无论是关于教廷的事情,还是关于我自己的事情。”

就连翻糖蛋糕自己也不知道此刻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又为什么要在对方听不见的情况下说出这些话。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理清楚某些感觉,某些一直在水面上沉浮不定难以察觉的感觉。

我想成为他的助力,作为一名神子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他治理这个国家——她一直这么认为着。当初自己带着悲伤和绝望来到了这里,但意料之外的是这个国家很快的接纳了她。无论是这个国家的人民,还是那个曾经引领着千军万马“路过”自己故土的高傲国王,都给了她面对往事的勇气和迈向将来的力量。翻糖蛋糕相信,现在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而现在,似乎也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改变。

或许是温暖的阳光使人懒散,又或者是香槟散发着的令人心生亲近的气息安抚了自己这几天一直焦躁不安的内心,翻糖蛋糕觉得眼帘变得越来越沉重,在轻抚着面庞的微风中不知不觉间也陷入了沉眠之中。



感受到温暖的鼻息喷洒在自己的面庞上,略感不适的香槟渐渐醒了过来。睁开双眸的时候,还没完全清醒的他迷迷糊糊间看到了一张被放大的熟悉面容,突然的状况使他身子一抖直接从座位上站起身来,由于重心不稳还差点与地面进行亲密接触。

处于刚睡醒的状态还没完全搞懂情况的香槟皱了皱眉,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后环视了一圈房间,最后发现在桌子上多出了一沓资料,这才总算明白了在自己不小心睡过去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这个女人到底在做什么……?如果有事情为什么不直接叫醒我,反而跟着一起睡了。嘶,果然只能说你不愧是个麻烦的人吗。”

香槟无奈的叹了口气,站在原地注视着眼前似乎睡的十分香甜的神子。就这样过了一会后,他将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走过去盖在了熟睡的翻糖蛋糕身上,衣服似乎刚好能从身后包裹住她那与自己相比娇小太多的身躯。

这时翻糖蛋糕突然喃喃着发出了什么声音,香槟疑惑地弯下腰,侧耳试图听清她所说的话。

“……香槟……是笨蛋……大笨蛋……我要在脸上……画乌龟……”

“…………”

忍耐着突然就被说成笨蛋的怒火、抑制住自己想直接叫醒她然后跟她辩论八百回合到底谁才是笨蛋的冲动,香槟拧紧了眉头继续听着翻糖蛋糕的梦呓。

“……谢谢你……一直以来帮了我这么多……我会变得更加强大……然后作为你身边的一员……去帮助你……”

香槟因这突如其来的话语愣了一会,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翻糖蛋糕已经安静了下来,传出了平稳的呼吸声。

听到刚刚那番真心话的香槟此时内心已然无法平静。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搅成一团,乱糟糟的,纠结到理不清自己的思绪。但是莫名又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涌上来,不同于枪火那灼热的温度,令人想要靠近。

这种心情难以言喻。

受这种心情的驱使,香槟神使鬼差的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他感受到从手心处传来了属于翻糖蛋糕的温度。接着香槟覆手撩开了眼前人挡在额头上的头发,屈身在对方的额头轻轻落下了一吻。

“我相信你。”



等到翻糖蛋糕醒来的时候,房间里除了香槟,在旁边的沙发上还多出了两个人。她揉了揉眼睛,从朦胧的视线中确认了两人的身份。

“啊,是火鸡和蛋奶酒,你们来啦。不好意思,刚刚我好像不小心睡着了……”

注意到动静的蛋奶酒转过头,带着微笑对着翻糖蛋糕点了点头。

“没关系~我们也只是来找香槟请教一些问题。感觉你最近的精神状态的确不是很好呢,不好好休息可不行喔。”

翻糖蛋糕思考了一下,她最近好像的确是在工作上有些用力过猛了,也没怎么休息。正想说自己已经在反省的时候,耳边传来了香槟的声音。

“我一醒来就看见你睡的跟个小猪一样,作为神子可真是失态啊。”

翻糖蛋糕下意识想说些什么来反驳他,转念一想是自己理亏,只好鼓起腮帮子轻哼了一声。这时火鸡突然从蛋奶酒的身后探出身子来,带着兴奋的神情用有些激动的躯体动作比划了起来。

“翻糖蛋糕小姐!听我说听我说,我们可是目击到了很不得了的一幕呢!我们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在你睡着的时候,香槟他……”

“火——鸡——?我说过什么来着?”

香槟咬牙切齿的话语一下子便把火鸡镇住了,只好捂着嘴偷笑,而蛋奶酒也露出了一种[青春真好]的表情。只有翻糖蛋糕一脸茫然,用视线在三人间周旋,试图想看出些什么。

而她却没看到,香槟脸上那若隐若现的红晕和细微的冷汗正诉说着一切的经过。



最后感叹一句文章起名好难。[什]

长夜翩跹
摸了翻糖的舞娘皮肤。 爹!!!...

摸了翻糖的舞娘皮肤。


爹!!!!!灾祸别演我!!!!求您了!!!!!

摸了翻糖的舞娘皮肤。


爹!!!!!灾祸别演我!!!!求您了!!!!!

山城重庆omick烘焙甜点

一花一世界🌸老师同学们喜爱的翻糖花卉

一花一世界🌸老师同学们喜爱的翻糖花卉

综上所述:⃒⃘⃤

看一周年剧情:香槟太可爱了!😂

看一周年剧情:香槟太可爱了!😂

猫森林蛋糕🎂Foresta del gatto

每一朵花朵
都有自己的美好
捏了三天,终于把所有的花都捏完了
成品出来的时候,感觉这几天的辛苦没有白费

每一朵花朵
都有自己的美好
捏了三天,终于把所有的花都捏完了
成品出来的时候,感觉这几天的辛苦没有白费

夜岚霜*

是长大的米饭!我爱她,翻糖蛋糕姐姐我可以(*>w<*)
图1:sp米饭
图2:翻糖蛋糕(皮肤)

是长大的米饭!我爱她,翻糖蛋糕姐姐我可以(*>w<*)
图1:sp米饭
图2:翻糖蛋糕(皮肤)

冷茶

白嫖党成功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白嫖党成功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辰修†明月

【食之契约】informal essay(5)

#明月久违的再次开始更新,再不更新感觉就更没有人认识我了。#

#乱太太 @法棍可爱bot 点文的下篇#

#文中的卡布奇诺是明月的私设,在这篇文章完结前这个孩子暂时还不会和明月私设的仰望星空一起去美食星球。#

#举起上次更新差不多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我会努力衔接剧情,1.15结束实习……为什么又加了15天……为什么!!!#

#以及我想开一个新坑食契狐(黑塔狐),配置我写好了,放在结尾。#

【步行街】

“啊,抱歉卡布奇诺先生,让你久等了!”拿铁咖啡急匆匆地从步行街的入口跑了过来,“对不起对不起!我……”

“没等多久,也是刚到。”卡布奇诺看着对方略显凌乱的头发,轻轻叹...

#明月久违的再次开始更新,再不更新感觉就更没有人认识我了。#

#乱太太 @法棍可爱bot 点文的下篇#

#文中的卡布奇诺是明月的私设,在这篇文章完结前这个孩子暂时还不会和明月私设的仰望星空一起去美食星球。#

#举起上次更新差不多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我会努力衔接剧情,1.15结束实习……为什么又加了15天……为什么!!!#

#以及我想开一个新坑食契狐(黑塔狐),配置我写好了,放在结尾。#

【步行街】

“啊,抱歉卡布奇诺先生,让你久等了!”拿铁咖啡急匆匆地从步行街的入口跑了过来,“对不起对不起!我……”

“没等多久,也是刚到。”卡布奇诺看着对方略显凌乱的头发,轻轻叹了一口气,“又起晚了是么?头发都没梳好,过来,我给你重新扎一遍。”

“哎?这、这怎么好意思!我自己……自己来就好!”拿铁咖啡听了慌慌张张地往后退了几步,卡布奇诺眯着眼看了她一会儿,一字一顿地说道,“请问谁上次去参加聚会连发型都搞不定?又是谁去漫展连妆都不会化?还有……”

“停停停!卡布奇诺先生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了!”知道对方无意间又开启了切黑(这估计是个天然黑)模式,拿铁咖啡立刻打断了他,“那就、那就麻烦先生你了,不、不好意思!”

“要是你自己来估计场面又是惨不忍睹……”卡布奇诺说着将拿铁咖啡扎的凌乱不堪的马尾辫散开,拿出包里的梳子给对方重新打理,“你也该学着如何照顾自己,我又不能天天跑去你家,还是说……已经惯出毛病了?”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不过确实也是你惯出来的不是吗……

这句话拿铁咖啡也就敢在心里想想了,要是说出来虽然卡布奇诺语言上是不会表示什么但是……自己一个周的伙食就没人负责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好了。”在拿铁咖啡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时候,卡布奇诺那边已经完工了,原本凌乱的马尾辫被他用两个棕白色格子发带扎成了两个低的鱼骨辫,刘海上还别着一个和发带颜色相同的菱形发卡。

“哇!不亏是卡布奇诺先生!”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小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拿铁咖啡忍不住感叹道,“谢谢卡布奇诺先生!啊……真的好厉害……”

“行了吧,别贫嘴……”卡布奇诺将自己衣领往上拉了拉,“不是你说要出来逛的?要去哪里,我对这里不是很熟……”

“那跟我来吧!今天我来带你!这边这边!”

不需要开口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的,说的估计就是法棍面包和萨赫蛋糕他们了。

这大概就是心照不宣吧,不需要过多的语言去表达自己有多么的爱对方,只要待在对方身边就可以感受的到。

两个人手牵着手在这条步行街上逛了一会儿,后来因为天气太过于寒冷,法棍怕萨赫的身体吃不消就带着对方来到了附近自己常去的咖啡馆。

“这是焦糖玛奇朵小姐的店面,啊,她今天正好在店里。”法棍和萨赫看到在了在吧台那里悠闲调制着咖啡的棕白色长卷发的女子,“前辈你先在这里稍等一下,焦糖玛奇朵小姐的咖啡味道不错的,我去请她给我们调制两杯,时间不会很长。”

“嗯……我知道了。”

法棍面包小心翼翼地将刚刚买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准备转身去吧台找焦糖玛奇朵,萨赫蛋糕看着对方的身影,嘴角扬起了一个不易察觉到的弧度。

“谢谢,法棍。”

法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的顿了一下才继续往前走,坐在吧台那里的焦糖玛奇朵轻轻笑了笑。

“啊啦啊啦,这就不是执行官先生吗,好久不见呢~♪看来你今天的心情不错啊。”

没等法棍回答她,焦糖玛奇朵继续往下说道

“正好呢,偶尔这样出来放松一下,也不差不是么?”

焦糖玛奇朵边说着边熟练的调制出了两杯欧蕾咖啡,将它们递给了法棍

“不要老是把体力和脑力都扔在工作上,那样会很累的,和喜欢的人出来逛一下心情也会好很多不是么~♪”

【警局】

“也不对……这个和这次教堂的地下人体实验室没有任何联系……”

办公室内,翻糖和香槟依旧在翻阅那些旧文件,只是……只是……

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点儿头绪就是了。【叹气】

“神子小姐,麻烦你能不能有一个目标?我们已经差不多忙了快两个小时了。”看着面前依旧堆积如山的文件香槟只觉得自己头疼,“他们两个家伙……就没有查到什么别的有用的消息吗?”

“……倒是有一个。”翻糖犹豫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记得很久以前一个名叫‘童话’的地下组织吗?传闻都是因为内部出了叛徒,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根据他们二位小先生调查到的消息来看,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商人的到来,也就是……威士忌。”

“这个组织首领的女儿身体一直都不好,威士忌的到了,带来了所谓的希望……也就是所谓的‘炼金术’……”

“这个计划需要改造一个人作为容器,那个首领……那个以劫富济贫为口号的首领居然答应了这个要求……”

说到这里的时候翻糖紧紧的攥住了手里的文件,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

“剩下的他们二位小先生还在继续调查,他们需要一段时间。”

“……虽然这些消息待考察,但是目前也是唯一的线索了,就根据这个开始查吧,那个组织的案件是五年前的。”香槟说完开始翻找五年前的文件,“我记得局内有四五个关于那场案件的文件……神子小姐,你看着我做什么?”

“……你突然认真起来挺吓人的。”翻糖沉默了一会儿淡定地吐槽了一句便低头继续帮香槟找文件了。

不过这家伙认真工作时候的表情并不差就是了。

【酒吧——情报交换场所】

“啊,晚上好蛋奶酒先生。”正在和葡式蛋挞一起调酒的布朗尼向着来人轻轻笑了笑,“看来今天晚上没有什么重大任务啊。”

“是呢,最近又很闲,leader和他的恋人还有小四今天出去玩儿了。”蛋奶酒说着走到吧台前坐下,“好无聊呢,最近小王子因为在警局实习一直没有空闲时间……”

“好了好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布朗尼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有什么想喝的么,正好我刚闲下来。”

“我都可以的,只要度数不是非常高的话。”笑着和远处看过来的小姐姐挥挥手,蛋奶酒轻声回复道,“恶魔蛋糕他们那边的小家伙们有来过吗?”

“最近并没有来过。”一旁好不容易闲下来的葡式蛋挞淡淡地说道,“他们差不多已经半个月没有过来了,啊……苹果蒸蛋小姐倒是偶尔过来点一杯低度数的鸡尾酒诉苦,说他们那边一堆切黑根本没法待下去。”

“啊……也真的是辛苦苹果蒸蛋小姐了呢。”蛋奶酒无奈地笑了笑,“虽然性格是有一些……但是整体能力来说他们几位并没有低于任何人,甚至能和‘童话’那一代的队员不相上下。”

“而其中的佼佼者……就是奥利奥米饭先生了。”

看着调酒的二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蛋奶酒打量了一下四周,刻意地压低了自己讲话的音量

“还记得之前一个叫‘Heart’的地下组织吗?打着劫富济贫的口号却干了很多恶心人的勾当,奥利奥曾经是他们的一员。”

“后来这些勾当被奥利奥无意识间发现了,所 以 呢,那个组织就在一夜之间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至于这位小先生做了什么,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他一直都守口如瓶,除了他以外知道的估计也只有恶魔蛋糕了吧。”

“他要是不愿意说我们也没办法强迫人家不是么?”上完酒回来的拿破仑蛋糕上前拍了拍蛋奶酒的肩膀,“那是不想回想起的记忆,每个人都有不是吗?”

“可以说是那家伙的黑暗回忆了,对吧?”跟在拿破仑身后的闪电泡芙接着说道,“也是有一次碰巧听恶魔蛋糕说的,有点儿像……人体炸弹。”

……大概能想象到是什么场面了。

“啊,伏特加小姐回来了!啊咧?”拿破仑蛋糕看向门口穿着一身黑色制服的白发女生,但他的旁边还跟着……准确说是她还拉着一个小男生,“蛋奶酒先生,我说……那位是不是……你家小王子?”

“哎?”蛋奶酒顺着拿破仑蛋糕的视线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气鼓鼓不断试图挣脱对方的火鸡,“还真的是啊,稍等我一下,我去和伏特加小姐交 涉 一 下。”

“呜哇……好像生气了。”拿破仑蛋糕看着挂着一脸和善微笑的蛋奶酒走向了还在和客人寒暄的伏特加,内心默默上了一根香。

应该不会打起来吧……嗯。

加下来就是我食契狐的配置,馆外组……等到时候再说吧。

费里位:奶酪

路德位:奥利奥米饭

小菊位:蟹黄小笼包

罗维位:披萨

安东位:卡萨塔

基尔位:恶魔蛋糕

阿尔位:香草

马修位:草莓

亚瑟位:响尾蛇

弗朗位:草莓奶昔

伊万位:水果茶

王耀位:小笼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