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翼年代记

11万浏览    2095参与
贰爷真的需要学习了

【翼/黑法】晨间故事

真•文艺复兴,老阿姨终于补完了漫画,c妈为了给家长组发免be金牌也是煞费苦心的让两人在决战打了十多章的酱油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一个梦岛的小甜饼

——

  镜子似的地面,充斥在殿堂里的幻影。他的指尖点亮了一串没有温度的咒文,似是一把利刃,同时穿透了两个黑发男人温热的心脏。

  “你的……诅咒……必要时……除掉……”

  躲在幕后的男人向他伸出食指,吐出的话语似是恶魔的低吟,镜片后的眼神似是毒蛇的凝视。那是刻在他身上的烙印,是无法逆转的命运。

  血一滴滴地落下,在冰冷的地面上漫开来。他的现实与幻影重合在了一起,那个指向他的男孩,和失去生命的两个人,似乎都在诉说着同样的故事。

  你就...

真•文艺复兴,老阿姨终于补完了漫画,c妈为了给家长组发免be金牌也是煞费苦心的让两人在决战打了十多章的酱油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一个梦岛的小甜饼

——

  镜子似的地面,充斥在殿堂里的幻影。他的指尖点亮了一串没有温度的咒文,似是一把利刃,同时穿透了两个黑发男人温热的心脏。

  “你的……诅咒……必要时……除掉……”

  躲在幕后的男人向他伸出食指,吐出的话语似是恶魔的低吟,镜片后的眼神似是毒蛇的凝视。那是刻在他身上的烙印,是无法逆转的命运。

  血一滴滴地落下,在冰冷的地面上漫开来。他的现实与幻影重合在了一起,那个指向他的男孩,和失去生命的两个人,似乎都在诉说着同样的故事。

  你就是那杀人的凶手。

  “唔!”

  几乎是睁开双眼的一瞬间,法伊挣扎着坐了起来。他身后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透,此时只能通过大口的吸气来平复胸腔内震耳欲聋的心跳。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身边的床铺,在触碰到那具温热的身体后方才被抽了力气似的,重新倒回到了床铺上。

  法伊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做噩梦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是两个月前?半年前?或是更久远的时候。那场决战像是也带走了他的恐惧,以至于他甚至都记不清噩梦的滋味了。

  他转头向他的右侧、此时在他手下微微起伏的那个人望去。现在大约已经过了深夜,黎明的第一束光沿着小岛的地平线平铺进来,恰到好处地照在他的枕边人熟睡的半张脸上。看着这副平和的睡颜,那些梦里的绝望感便像是被安插了一个隔板,似是电影一般逐渐变得不真切。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到了那个他珍爱的女孩儿,接着又很庆幸自己的梦也仅仅是停留在噩梦的概念里,而不是什么需要拼尽全力去赌命的未来一角。

  反正已经毫无睡意了,法伊索性再一次坐起身来。他的手依然搭在另一个人的身上,似乎这象征着生命的起伏能平缓他此时此刻抓不住的那些恐慌。你自由了,他对自己说,那个男人已经死了,你也做出了选择,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可是那些令他战栗的情绪偏偏寄生虫似的缠绕在他的脊柱上,让他蜷缩起躯干,让他发抖。

  是蝴蝶梦见变成了人,还是人梦见变成了蝴蝶?

  一只温热的手掌突地握住他的手腕,这让法伊打了个激灵——实在是太暖和了。他垂下头,让自己坠入那双红色的眼眸里。这个男人的眼睛大抵天生就是有魔力的,无论如何的隐藏与逃避,它们都能越过重重屏障,直击他压在心底深处的情绪与秘密。

  他们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直到法伊先败下阵来。“吵醒你对不起啦。”他轻声说道,“果然黑大人一直在装睡呢,真狡猾。”

  黑钢没有接话,只是手上微微用了些力气,法伊便被他重新扯回到了床铺上。在落入那个暖烘烘的、带有男人独特气息的怀抱里时,法伊下意识地缩起身子来。这样更暖和了,他想。

  “冷吗?”头顶传来黑钢的声音。

  “稍微有点儿。”法伊答道。

  那人便握住他的手腕,放到自己的胸前。一下又一下的振动隔着胸骨传到他的掌心,从那生命之源传送的血液似是炙热的熔浆,顺着皮肤的纹理扩散开来,几乎要灼伤他的手指。法伊在这样的怀抱里打了个哆嗦,就像被从雪国的停尸场里抱出来的那一天,那是连手脚都要熔化掉的温暖。

  于是法伊把另一只手也覆了上去。

  “好暖和。”他无法抑制地叹息出声,两只手把几乎散架的领口又拉开了一些,接着把两只手臂都伸了进去,直到脸颊也贴到结实的胸膛上。

  “你这家伙。”不知何时黑钢已经抽出一只手来撑起了头,另一只手半托着对方的后颈,“不过,稍微贪心点也没什么问题。”

  话音刚落,堪堪挂着的腰带便也被扒了下来,法伊几乎整个人都挤进了他的衣服里。冰凉的脚趾摩挲着他的小腿,不安分的手也在他的背上胡乱摸索着,倘若不是知道他恢复了魔力,黑钢还以为他是饿了要进食,毕竟他们之间的给养关系有些时候比起单纯的喂食更像是……前戏。

  “喂,再磨蹭下去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不痛不痒地发出了警告,怀里的人方才顿了一下,从那金灿灿的头发里抬起男人那张白净的脸,和那双望不到边际的蓝色眼眸。“也不是不可以。”魔法师回道,“天色还早呢。”

  “就那么想做吗?”黑钢稍稍挪动了下两人的姿势,将另一个人接近一半的身体压在了身下。法伊的小腿不依不饶地攀上他的后腰,看上去多少有些迫不及待,又或者更深层次的、像是焦虑。他便垂下头去,同这个受了惊的家伙轻轻地接吻。“都不考虑一下我的意见么?”男人嘟囔着似是抱怨,接着用舌头堵住了下面人的回答。

  魔法师的衣服总是更加繁琐一些,一层层剥开来就像是拆开别人精心准备的礼物,哪怕就寝时也是如此,好似惧怕着只是有着一丁点寒气的夜晚。不过此时此刻他们裹在被子里,身上的人又炼铁似的炙热无比,倒更像是盛夏的午后了。法伊索性便在那双粗糙厚实的手掌下完全敞开自己,也任由两人轻微的喘息顷刻间挤满整个静谧的卧室。

  他想去观察黑钢的神情,却又隔着一层泪水什么也看不清。这场隐藏在被子里的交合时而似是现实,时而似是梦境,逼迫着他伸出手来,让自己更加紧密地贴附在忍者的怀里,手指却下意识地摸向那断肢的接缝处。

  “我喜欢这个礼物。”忍者说道。

  法伊笑了,他偏着头倚在男人肩膀上,磨牙似的留下了一个湿漉漉的牙印。黑钢扳过他的下巴,很快让两人陷入结尾那个绵长而深入的吻。一般这个时候的魔法师身体会变得软绵绵的,平日里眼里那些似真似假的倦怠便成了真。此时此刻的法伊却趴在他的肩头,像个丢了东西的孩子。

  “连‘妈妈’都这么没精打采的话,一会儿小鬼醒来也要皱眉头了。”

  “妈妈?”法伊望向他,对方却移开了视线。他愣了好一会儿,方才从梦中醒来似的,抬起双手扳住男人的双颊,“爸爸关心的方式总是这么别致呢。”他弯起眼睛,“对吧?”

  难得没有发脾气的忍者收回了视线,然后垂下头去回给他一个吻。

  天空逐渐亮了起来,朝阳自远方露出半个球体,将更多的光线带入这个卧室里。黑钢捡起散落一地的衣服,披到另一个人身上,“再过一会儿小鬼他们就要醒了,现在就收拾一下起床吧。”接着他伸手滑进魔法师的发间,将这些半长不短的金发慢悠悠地梳理开。

  法伊也慢吞吞地穿着衣服,任由对方随意摆弄自己的头发。黑钢不怎么会打理长发,只学会了笨拙的绕几下,然后系个活结。完成了这项任务,他便准备整理自己四敞大开的衣服,却被法伊拉住了领口。

  “我来吧。”魔法师说着,便认真地替他合好衣裳,又重新系上腰带。“穿好衣服的黑大人可真帅呀,不愧是爸爸!”做完一件正经事,那人的脸上便重新挂上了以往没心没肺的笑容,连几十分钟前的那份恐慌与焦虑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回倒换成黑钢有些不安了,他下意识圈住对方的手腕,法伊却轻轻地摇了摇头。

  “梦总是要醒的。”他看过来,一双眼睛弯出温柔的弧度,“不管是美梦还是噩梦……对吗?”

  黑钢想要回答,却又不知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金发的人发出一声叹息似的笑,再一次将手掌贴在他的胸口上。“有时候美梦成真了,反而像是还没有醒来一样。”他收起了那假面似的笑容,“若是美梦变成了噩梦,那便是最痛苦的事了吧。”

  “我倒是庆幸只能做一天的梦。”忍者回道,“无论它会变成什么样,至少在这一天那是个美梦。”

  魔法师没有接话。过了好一会儿,直到他们似乎都听到了外面摩可拿的大脚板敲击地板的声音时,法伊才重新露出笑容。“这种想法……真的很有黑噗的特色呢。”这次那人的笑便没有那般刺眼了。

  “太阳晒屁股啦!法伊和黑钢都是懒虫!快起床!快起床!”摩可拿果真来拍他们的门板了,隐约还能听到小狼劝阻的话语。

  “我们起来啦——”法伊隔着门板回了一声,又向黑钢挤出一个wink,“都怪黑大人一直在赖床!”

  他起身准备去开门,却又想起什么似的,扭回身来,快速又准确地在男人的嘴唇上嘬了一口。“今天黑玲做的可能是少女怀春的美梦吧。”他笑道,不及对方回话,便迅速抽身跑走了。

  黑钢抿了抿嘴唇,却也抑制不住唇边的笑意,索性跟着起身,准备去教训教训门口一唱一和着揶揄他的两个家伙。

  新生的太阳升向了无法触碰的高空,人们的走动与说笑声逐渐多了起来。无论对于居民还是客人,这个小岛新的一天开始了。

  

吃睡乃人生大事

双小樱奉上!


工作原因咕咕了好长一段时间~不过会慢慢恢复更新频率哒!

图片可以抱走哦~保持好习惯,记得抱图留名~

双小樱奉上!


工作原因咕咕了好长一段时间~不过会慢慢恢复更新频率哒!

图片可以抱走哦~保持好习惯,记得抱图留名~

二月杏
用最虐的服饰画最甜的图(? 搞...

用最虐的服饰画最甜的图(?

搞完了 继续看jojo去了UwU

用最虐的服饰画最甜的图(?

搞完了 继续看jojo去了UwU

二月杏
一口气勾完线稿手好痛ε-(&a...

一口气勾完线稿手好痛ε-(´∀`; )

一口气勾完线稿手好痛ε-(´∀`; )

Starry

熟悉的感觉

无脑爽文(什

每次一写双子就要纠结法伊和由伊的名字怎么整

本文是黑法(原来由伊的那个法伊)


——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正是...拍樱花树的好时候。夜幕的衬托下,粉嫩的花瓣随风飘舞,黑钢在树下转了一圈又一圈寻找着好角度。突然,树上传来了一阵唽嗦声。

“虽然我360°无死角美颜但也不用这么一圈又一圈地看吧?”

黑钢下意识把手中之物朝树上那人扔过去,没错,是他新买的相机。“啪嗒”,这是肉疼的声音,那也是肉疼的声音。树上那人跳下来,捂着腰蹲坐着,黑钢慢慢向他走过去,四目相对。

“那什么你突然一叫...相机的话左右补偿点?”

“?我还没有让你给我精神损失费和医药费啊你这私生饭...

无脑爽文(什

每次一写双子就要纠结法伊和由伊的名字怎么整

本文是黑法(原来由伊的那个法伊)


——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正是...拍樱花树的好时候。夜幕的衬托下,粉嫩的花瓣随风飘舞,黑钢在树下转了一圈又一圈寻找着好角度。突然,树上传来了一阵唽嗦声。

“虽然我360°无死角美颜但也不用这么一圈又一圈地看吧?”

黑钢下意识把手中之物朝树上那人扔过去,没错,是他新买的相机。“啪嗒”,这是肉疼的声音,那也是肉疼的声音。树上那人跳下来,捂着腰蹲坐着,黑钢慢慢向他走过去,四目相对。

“那什么你突然一叫...相机的话左右补偿点?”

“?我还没有让你给我精神损失费和医药费啊你这私生饭——等等,这个相机...你是那个挺有名气的自由摄影师黑...炭?”

“别叫得那么傻气!我叫黑!钢!还有你刚才都从树上跳下来了能有啥事?”

“呜呜呜就是受伤啦!....要不这样,我赔你相机,你给我拍写真?”

黑钢向来都是只拍景,从未拍过人,他喜欢简单而直接的东西,这个臭不要脸的人....

“你应该知道我的原则的”

“所以呢?”

“再加一个相机包”

看着黑钢黑着一张脸说出这么舍弃尊严的话,那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像个孩子一样。


——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正是...捡摄像师的好时候。

经纪人阿修罗王约了个摄像师给“法伊”新专辑拍封面,但却派了个新人来,座机拍得都没他糊了吧唧的。于是拍摄黄了,由伊和经纪人吵了一架,跑树上思考人生去了。

被人砸下来就很气啊,不过挺好,捡了个好点的摄影师,还能借伤不干活。

由伊回去时特意走得别别扭扭,阿修罗王看到他这样非常无语,“法伊,明天先去顶替一下由伊吧,记住不要崩着一张老头脸哦。”

没错,法伊和由伊共同扮演着“法伊”的角色。经纪人阿修罗王捡回了这两个孩子,并将他们培养成为了少年偶像。本应作为双子出道,但是阿修罗王却认为这样会分流粉丝并可能会引起人们对两个孩子的比较,于是法伊主要负责舞台部分,由伊主要负责一切对外活动部分。

法伊去看了看由伊的伤势,由伊正在“睡觉”,他把手伸进被子,轻轻一掐。“哎呀好痒哈哈!噫不对好痛!!”由伊拉紧了些被子,泪眼汪汪地看着法伊。法伊轻叹一声,转身离去,“要•好•好•休•息•哦”


——

到了约定的日子,黑钢去了约定的地方。不过黑钢看着来人,皱起了眉头。“哪位?”“法伊。”“我只拍那个晚上的人。”黑钢收拾着他的东西,准备离开。“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亲自去叫他。”经纪人如是说。黑钢沉默了一会,还是决定去了。

去的路上,法伊悄悄问阿修罗王,“我笑得不好吗?”“笑得比鬼好看那么一点点。”看着阿修罗王大拇指和食指间微小的距离,法伊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创伤。“不过,舞台上有纯粹笑容的你更好噢!由伊那孩子...有时候太累了。不过这个摄影师估计能让他玩好一会”

来到了阿修罗王的别墅,据由伊说黑钢非常可靠,他们便给黑钢指了指路便离开了,这人看起来就是能治由伊的主。


——

由伊还在睡觉,他已经连续好几天睡到中午了。

“你想要财富吗?”

由伊迷迷糊糊地听到这个声音,是天使来送福利了?不,更像是与人各种交换代价的恶魔!

“想....嘿嘿嘿....好多钱.....可以给法伊买东西”

“那就快起床努力工作吧!”

“???”

由伊猛地坐了起来,看到床边满脸“核善”的黑钢,果然是恶魔吗?!他下意识朝床的另一边滚去,“啪叽”,由伊掉到了地板上。

“....嗨?你好呀黑大人”

“那么是谁要拍照?!!”

“我想,大概,不....”

“嗯?”

“是我呜呜呜”

黑钢像拎小鸡一样带走了由伊,走的时候友好地向阿修罗王和法伊示意了一下。

“这位摄影师真的非常负责呢”

“是的呢,祝由伊能快乐地度过今天吧”


——

等黑钢开着车带着由伊赶到了拍摄地点,却下起了雨,这雨淅淅沥沥地估计能下一天。由伊解开了安全带,脸从前座的缝里露出来。

“哎呀呀,真是可惜,拍不了呢~”

黑面无表情,一手把由伊的脸摁了回去。

“噫,好疼呜呜呜黑大人好狠心哦”

“系上安全带然后闭嘴,拍不了可以先去研究下动作,我没拍过这种,你要自己会。”

黑钢把由伊带回了自己家——一间温暖的日系小屋。“黑黑是自己住诶,是自己做饭吗?”“不常回来,点外卖”“欸欸,外卖很不卫生呢,让我来吧!”

黑钢看着那人信誓旦旦地走进了厨房,然后灰溜溜地出来,“都说了不做饭哪来的菜和调料啥的”

由伊不方便经常出入,便列了个清单让黑钢去附近的超市采购,黑钢看着清单上一大串的东西.....他最后只买了两包面条鸡蛋小葱和一些基本调味料。尽管原料简单,但是由伊仍然能做出让人吃了元气满满的面条。

“本来还以为你是那种只会做西餐料理的呢”

“其实都会啦,不过面条在孤儿院那时候和法伊做过很多次”

“真好...有个兄弟陪着....”

“欸?”

“没有人教过我做饭,我也不会做给谁吃”

“....那,黑黑可以做给我吃吗,我后天生日哦!”

“行吧,不过不吃完小心我揍你”

“明明是搞艺术的居然还这么暴躁诶哈哈”

由伊回到别墅,向经纪人说了自己的拍摄日期改到了后天,像极了说是去朋友家学习其实是打游戏的.......

“去吧,不过要记得偶尔记起一下deadline哦•”

看着经纪人铁青的脸和法伊戏谑的微笑,由伊表示自己记住了。


——

由伊记住了吗?记住了。然后呢?当然是过生日第一啦!

由伊乖巧地坐在沙发上,厨房传来一阵浓郁的香味,黑钢端着一碗长寿面走出来,刚煮熟的面条上翻涌着滚烫的白气。

“哇!!黑黑好棒诶!好香好香~”

“随便做了下,记得不许浪费”老子辛辛苦苦加紧练了一天的面条应该还行吧还行吧还行吧,盐应该没多放吧酱油好像倒多了吗

黑钢表面沉思着,但是内心疯狂打着架。由伊本来是慢慢享受着面条的,但是黑钢看起来皱着一张脸,似乎他只要一停下黑钢就要来锤他。于是...就吃呛了。

黑钢赶忙拿了个杯子给由伊喝水,但等由伊喝完后,黑钢才发觉家里的杯子...都是他的...所以...还是不说了。

“我是第一个吃黑大人做的面条的嘛?!”

“嗯...所以?”

“我总觉得以前也吃过呢...”还被强行教过用筷子

“前世吗?或许吧。”前世做的好吃吗万一这次不好吃会被嫌弃吗啊

“应该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吧,不过...以后可以一直做吃的给我嘛?”

“你就这么放心?”

“嗯!因为你是永远都熟悉的黑大大!!”


——

由伊吃完面,两个人仍就只坐在对面,刚才的对话有些突然,冥冥之中又感觉是必然。总之,这碗面有了更多的意义呢。

一阵刺耳的电话铃音打断了诡异的安静,各自飞到天上去的念想被拉回了此刻。是经纪人的电话。“拍摄进行得还顺利吗?”“嗯...是的...非常好呢”“早点回来,如果你想要过•生•日•的•话”“好好好正忙呢先挂啦”

由伊长叹一口气,和黑钢去了地方,没想到竟是那晚的樱树,此刻它沐浴在午后的暖阳下,自由舒展着枝蔓。由伊正想解下为了方便吃面的黑色皮筋,黑钢却快他一步,解下了那根饱受磨砺的皮筋,用手轻轻梳了几下软软顺顺的头发,随后系上一根崭新的红绳结。

“唔,之前不是说把头发散下来吗?”

“这样好看,别把它取下来”

“嗯好呢!”


——

这画面与许多年前很像啊。

系着红绳的金发男子坐在樱树上望月,树下之人持刀而守。

系着红绳的金发少年倚在樱树上摘日,朦胧光晕似神之光。

至于那守护者嘛...在拍照呢


——

和黑爸爸法妈妈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以后也要一直一起过!!(没有官方生日就顺便把自己生日日期蹭上了)

几百万年前的脑洞(行为艺术家演变成为少年偶像?)看到左佐的想起来于是乎就写起了!

暮月炫阳

黑法(同居)旅行30题——庆祝某个纪念日

17、庆祝某个纪念日(生日,情人节 etc、)


“黑大人,我回来了~小狼呢?”


”都说了多少次不要用魔法开门!”黑钢放下遥控器,瞪了笑嘻嘻的魔法师一眼。试问一点声响都没有家里的门突然开了谁会不被吓到,换成以前的自己可能都会直接拔刀


“我没手开啊”法伊毫无感到抱歉的意思,把买的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到桌上,黑钢在一堆食材中瞥到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袋,神色一动


“咳,你买了巧克力?”忍者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哎,你怎么知道?”


黑钢指了指袋子:“上面有写”


“是呀,在超市买东西被店员推荐的,说今天情人节打特价,我就买了点回来”法伊一边把菜放进冰箱,一...

17、庆祝某个纪念日(生日,情人节 etc、)


“黑大人,我回来了~小狼呢?”


”都说了多少次不要用魔法开门!”黑钢放下遥控器,瞪了笑嘻嘻的魔法师一眼。试问一点声响都没有家里的门突然开了谁会不被吓到,换成以前的自己可能都会直接拔刀


“我没手开啊”法伊毫无感到抱歉的意思,把买的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到桌上,黑钢在一堆食材中瞥到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袋,神色一动


“咳,你买了巧克力?”忍者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哎,你怎么知道?”


黑钢指了指袋子:“上面有写”


“是呀,在超市买东西被店员推荐的,说今天情人节打特价,我就买了点回来”法伊一边把菜放进冰箱,一边答到


黑钢看着上面的丝带和标签,普通的巧克力不会包装的这么华丽,肯定是这家伙特意让店员包装过的,那么说明他是要送人的


黑钢脸红了几分,轻咳一声:“那你是要给……”


“啊,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法伊回头,歪头不解到


“嗯?”黑钢仔细回忆起刚刚的每一秒,什么时候说过?进门那声不算吧?


“真是的,当然是给小狼的啊”法伊无奈地说出答案。这家伙计今天怎么了?


黑钢一愣,瞪大了眼睛:“你要把巧克力给他?”


“嗯”法伊诚实回答


魔法师显然不在撒谎,这让黑钢莫名生气:“你知不知道情人节是什么日子……”


“就是因为情人节我才把巧克力给小狼啊”法伊摊摊手 “我想让小狼把巧克力通过摩可拿交给四月一日,让他帮忙拿给小樱,这样小樱会很高兴的”


没办法,小狼这个木头脑袋可能很难想到情人节买巧克力给小樱,他这个做老母亲的只能多操点心了


“……这样啊”黑钢一时语塞,心里却舒了口气


“你到底怎么了?咦?!难道……”法伊转了转脑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黑大人以为我要送巧克力给小狼作为情人节的礼物?”


“才……才没有”


“你个傻瓜,怎么连孩子的醋都吃啊”


“……”


其实也不怪他,法伊无奈,他自己看到情人节和巧克力没有第一时间想到黑钢,是因为他以为黑钢不喜欢过这种节日,也不爱吃巧克力这种甜腻腻的东西,失策啊。不过能见到黑钢这么可爱的样子也挺好玩的


“其实黑大人也买了巧克力准备送给我对吧?”法伊眯了眯眼


“哈?”被揭穿的黑钢脸顿时炸红,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他会感应巧克力的魔法吗?


“因为你刚才总是时不时看着桌子下面,而且对巧克力很在意呢”


法伊抬手,一个礼品袋从桌子下飞出,落到他手里,“没想到黑大人这么浪漫,这次是我太迟钝了呢”


“……知道就好”事已至此,黑钢知道再怎么反驳也没用了。可恶,当初就不应该踏入那家店


“谢谢黑磷给的礼物,不过现在去买巧克力似乎已经来不及了,不如我给黑大人另一个礼物吧”法伊放好巧克力,狡黠地眨眨眼


“什么?”黑钢一愣,然后就被某人堵住了嘴,一股薄荷巧克力的味道从口中传来


“我刚刚在店里试吃了巧克力,黑大人喜欢这个口味吗?”


“……”他不喜欢巧克力,更不喜欢薄荷味的,但……


黑钢默默搂紧了怀里的人,在唇齿交缠中回答到:


“还不错”


——————


“我回……”推开门的小狼看到客厅的场景顿时愣住,然后默默地关上了门,看来自己得和摩可拿在门外聊会儿天了


是啊,情人节到了呢


————————

失踪人口回归,今天又是喂小狼吃狗粮的一天呢

⁄(⁄ ⁄ ⁄ω⁄ ⁄ ⁄)⁄

小兔の仓库

[黑法] 欲·给某少女的文~ -完-

旧文存档。高中写的,大概是2010年或者2011年。然后康康现在是哪一年_(:з」∠)_我很久没看过翼年代记漫画或者动画了……丢出来留个纪念。

这篇文,是写给同样喜欢翼年代记的闺蜜看的。当时文名都没取,文档命直接就叫《给某少女的文》,后来有在黑法贴吧发过一次,就加了个名字《欲》……以上。


CP黑钢X法伊,OOC+HHH…

不建议阅读。


非要看的话……

地址:^_^(密码是黑法拼音)

旧文存档。高中写的,大概是2010年或者2011年。然后康康现在是哪一年_(:з」∠)_我很久没看过翼年代记漫画或者动画了……丢出来留个纪念。

这篇文,是写给同样喜欢翼年代记的闺蜜看的。当时文名都没取,文档命直接就叫《给某少女的文》,后来有在黑法贴吧发过一次,就加了个名字《欲》……以上。



CP黑钢X法伊,OOC+HHH…

不建议阅读。


非要看的话……

地址:^_^(密码是黑法拼音)

芝士土豆豆
画了知世,无语子,我不会上色?...

画了知世,无语子,我不会上色😭😭😭

画了知世,无语子,我不会上色😭😭😭

CXY
最近在看翼时代 童年回忆真的太...

最近在看翼时代

童年回忆真的太虐心了

最近在看翼时代

童年回忆真的太虐心了

圈地自萌的小透明(´・_・`)

橡皮章复健3~

刻了三天

脖子好疼(⚭-⚭ )

橡皮章复健3~

刻了三天

脖子好疼(⚭-⚭ )

to-ko

前天?大川桑在ins发的小话的翻译。【图4-6原图】


【疫情期间蹲家系列】


错字漏字求原谅。

侵删/有重复删。

前天?大川桑在ins发的小话的翻译。【图4-6原图】


【疫情期间蹲家系列】


错字漏字求原谅。

侵删/有重复删。

十四

【黑法】缄默

??? 


作文苦手,这种奇奇怪怪的文风措辞我以后会改的,是满足自己YY的。

??? 


作文苦手,这种奇奇怪怪的文风措辞我以后会改的,是满足自己YY的。

to-ko

樱都国之前的黑法。(顺序右-左)

*在我的简陋的世界观里他们在樱都国的时候已经搞上了。

樱都国之前的黑法。(顺序右-左)

*在我的简陋的世界观里他们在樱都国的时候已经搞上了。

芝士土豆豆
公主...她已经不会叫我小狼了

公主...她已经不会叫我小狼了

公主...她已经不会叫我小狼了

二月杏
(/ω\)涂鸦。 犹豫了一会该...

(/ω\)涂鸦。

犹豫了一会该不该发呃呃

(/ω\)涂鸦。

犹豫了一会该不该发呃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