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耀朝

88582浏览    1673参与
八月灬流火
怀念我有肝时日更三张的日子 这...

怀念我有肝时日更三张的日子

这张大概画不完了


怀念我有肝时日更三张的日子

这张大概画不完了


真若呢

上一次的文《龙神和猫妖》小剧场吧
我不止一次想把我的手剁了(完全画不出想要的感觉)

上一次的文《龙神和猫妖》小剧场吧
我不止一次想把我的手剁了(完全画不出想要的感觉)

今天吃耀了么

画了一个好茶的小短篇,脑洞X2产物

(话说还是第一次画啊)

P2是P1加滤镜版

【P1】校长:卧槽这是哪里来的海盗!保安呢?

某同学:……这是柯克兰会长啊。。。

(眉毛设定学生会会长)

——————————————————————

我cp@空影是鸟类爱护者 

太太@丢人 

@泠 @CQY @归咎咕咕 @Ricochet @玄 @意琉璃 @某墙 |⍢ᕗ⁾⁾茱栩 @筠稚 @南巷初晴 @鄂鱼期子🐟 

希望点进来的小可爱们留个小红心(´。✪...

画了一个好茶的小短篇,脑洞X2产物

(话说还是第一次画啊)

P2是P1加滤镜版

【P1】校长:卧槽这是哪里来的海盗!保安呢?

某同学:……这是柯克兰会长啊。。。

(眉毛设定学生会会长)

——————————————————————

我cp@空影是鸟类爱护者 

太太@丢人 

@泠 @CQY @归咎咕咕 @Ricochet @玄 @意琉璃 @某墙 |⍢ᕗ⁾⁾茱栩 @筠稚 @南巷初晴 @鄂鱼期子🐟 

希望点进来的小可爱们留个小红心(´。✪ω✪。`)

百川與寺.

占tag致歉

我死皮赖脸来求文了【被踹】

大概是求朝耀or耀朝的abo文

大概是除了ao文都可以安利!!!真不是我讨厌ao设定只是最近真的好想看到类似双A这种不一样的abo设定

救救孩子我要饿死了【瘫倒】

我死皮赖脸来求文了【被踹】

大概是求朝耀or耀朝的abo文

大概是除了ao文都可以安利!!!真不是我讨厌ao设定只是最近真的好想看到类似双A这种不一样的abo设定

救救孩子我要饿死了【瘫倒】

八月灬流火

【耀朝学步pwp】和谈室

当时屏得我死去活来的pwp,我看看这回到底屏不屏我【叉腰】


go


当时屏得我死去活来的pwp,我看看这回到底屏不屏我【叉腰】




go



木兮沐曦

【耀朝】火花

  •    道士老王×阿飘亚瑟    

  •    OOC  

  •    鬼魂可以接触实体的设定

  •     R18     

  • 诈尸更新,作者先跑个八百米

    王家的道士是远近闻名的,据小道传言王家少主养了只鬼,不能说养,因为是鬼魂自己赖在王家不走的。这些流言更给王家添上几分神秘色彩。...


  •    道士老王×阿飘亚瑟    

  •    OOC  

  •    鬼魂可以接触实体的设定

  •     R18     

  • 诈尸更新,作者先跑个八百米

    王家的道士是远近闻名的,据小道传言王家少主养了只鬼,不能说养,因为是鬼魂自己赖在王家不走的。这些流言更给王家添上几分神秘色彩。

    王家,金发的幽灵在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里格外不和谐,但因对方格外养眼的容貌和风度翩翩的举止其余的王家人也只当养了个有点不同的“人”。 

   “那是大哥的未婚夫呢!”王家小妹信誓旦旦地拍胸脯,随机小声念叨,“也没见大哥近其他美色,不然耀攻向的话本儿还可以再多点。” 

    外面流言蜚语满天飞,但正主却怎样也没表态。金发幽灵在王家少主的案几边浮沉,王家少主则是伏案疾书,二者无言。

     “王耀,你不觉得沉闷么?”金发幽灵开了口,在王家生活的这段时间足以让语言天赋不错的幽灵学会地道的官腔。王家少主抬头,看到的是对方意味不明的笑意,对方心思古怪那里是能猜得透的,“你又要搞什么。”王耀的语气听不出喜怒。“晚上在房间待着便知,我会将我的喜悦分享给你。”对方依旧保持着一股高深莫测的姿态让人看了牙痒。

     王耀待在自己房里,不可否认对方的邀请还是让王家少主心里有了一丝丝期待。王耀脑海里不可遏制地出现话本子里狐妖女鬼找书生幽会最终修成正果的杂七杂八等。若是将故事主角替换成自身与.......王耀愣神,等醒悟过了慌忙气息稳住。随即,门被礼貌的叩响,幽灵这次反常地没直接从墙中穿过,而是敲门进入。王耀强行按下各色心绪,表面上不动声色。

      亚瑟穿着正式飘入房内,那些风格与中原迥异的服饰王耀也只在游记中见过。“王耀。”今晚的亚瑟与往日里截然不同,他半透明的脸似乎因为太兴奋而显出一种柔和的白色光芒。“我本来以为变成鬼魂后我无法再接触实体,但最近我做到了。”亚瑟摩挲着他身上的衣物,料子似乎是羊毛,王耀暗想。亚瑟凑近王耀,鬼物的低温刺激着活人的面颊。

      随即亚瑟却做出了意想不到的举动。他熄灭了烛火,开始脱去那件长大衣。羊毛之间摩擦出银色火花。亚瑟很瘦,白色的衬衫包裹着泛着珠光色的幽灵。王耀有点口干,默念清心咒,但心里假设自己与这个金发碧眼的幽灵共度一生....似乎还不错。确定自己的心意后,本想主动的王耀却跟凑近自己的幽灵撞了个满怀,极小的距离让王耀有点气血上涌。

       幽灵开口: “王耀,静电是不是很好看。”



       没了,你在期待什么。

八月灬流火

p1-2是流浪地球pa,中校耀xAI英

p3颜🐍

p1-2是流浪地球pa,中校耀xAI英

p3颜🐍

Ariana419

Yz...

*HP paro

*狮院耀x蛇院英

*片段

*成文我也不知什么时候(?)

*单篇独cp耀朝

*食用愉快


  “啊。”懒散地坐在天台上的人,抱着一碗元宵,逆着月光,像是千年前的仙人般,缥缈又虚幻。

  “王耀,你怎么在这儿?”亚瑟推开塔顶的门,诧异地问。

  “柯克兰大人,今天是东方的元宵节,让寡人清闲一番,没有花灯,倒让我赏赏月亮吃吃元宵也成啊。”王耀挥挥魔杖,施了个悬浮咒——话里带着十分明显的轻佻语气,让亚瑟觉得很不爽。

  “你违反校规。身为格兰芬多的级长,你这样成何体统……”他...

*HP paro

*狮院耀x蛇院英

*片段

*成文我也不知什么时候(?)

*单篇独cp耀朝

*食用愉快


  “啊。”懒散地坐在天台上的人,抱着一碗元宵,逆着月光,像是千年前的仙人般,缥缈又虚幻。

  “王耀,你怎么在这儿?”亚瑟推开塔顶的门,诧异地问。

  “柯克兰大人,今天是东方的元宵节,让寡人清闲一番,没有花灯,倒让我赏赏月亮吃吃元宵也成啊。”王耀挥挥魔杖,施了个悬浮咒——话里带着十分明显的轻佻语气,让亚瑟觉得很不爽。

  “你违反校规。身为格兰芬多的级长,你这样成何体统……”他不满地嘟囔了几句。

  “那么柯克兰先生,您身为斯莱特林的级长,现在和我一样身处天台,违反校规,那么您又如何呢?”

  又来了,这种没脸没皮的讥讽。亚瑟翻了个白眼,没再理他。

  “哦呀,我好像忘了小亚瑟还没有尝过元宵是什么味道呢。”王耀笑了,眉眼弯弯。

  “谁要吃你的破东西……”亚瑟歪头,闭眼低声说。待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天台上的人倏然消失不见,却突然在身后蒙了自己的眼睛,把一个什么东西囫囵塞进了自己嘴里。

  ——好甜。

  这是亚瑟的第一反应。

  ——馅有点烫,但是很好吃。是什么糯米和黑芝麻的东西吗……?

  ——对了,王耀。

  “王耀你个——唔唔唔烫死啦!!!”

  是了,这位东方俊男看着小毛虫吃元宵的样子太可爱又往他嘴里塞了一个。

  “噗哈哈亚瑟你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

  王耀的真实反应。

  “倒挂金钟!!”亚瑟气得上去就是一个咒语,被王耀险险躲过。

  “嘛,那么小亚瑟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大晚上不睡觉跑来天台吹风呢?”王耀笑得像只老狐狸,阴险又具有蛊惑人心的魅力。

  “才……才不是为了你。”亚瑟背过身去,极小声地说了一句。

  “啊?什么?我没听清哦~”老狐狸装作没听清的样子,笑意又深了几分。

  “我说啊!”亚瑟转过身笑着朝他吼,“王耀你个混蛋违反校规,我明天就去告诉管理员!”


  

真若呢

【耀朝】龙神和猫妖(中二少年追星误入火坑)

*是 @历言 的梗

@柒月 改了!!变得我都喜欢起来了啊啊啊

*提前祝福新年快乐,看在我头秃的份上给个支持呗

*一发完的沙雕甜文,字数还挺多的,非国设,无史向!也算是童话

*猫妖的一百岁是人类的一岁,老王五千岁,亚瑟就是个孩子


01 小孩子家家的学人家追什么星

  亚瑟在幻化成人后,发现经常会在众多古书文籍中看到“龙神”二字。

  只要有提及东方古国,“龙神”二字就一定会出现。

  毕竟,龙神王耀可是东方古国强大的象征啊……

  书上荡气回肠的龙神史实深深感染了年少无知的亚瑟。在亚瑟眼中,龙神即是战神的化身。

  于是——亚瑟在他刚满二百三十岁时...

*是 @历言 的梗

@柒月 改了!!变得我都喜欢起来了啊啊啊

*提前祝福新年快乐,看在我头秃的份上给个支持呗

*一发完的沙雕甜文,字数还挺多的,非国设,无史向!也算是童话

*猫妖的一百岁是人类的一岁,老王五千岁,亚瑟就是个孩子


01 小孩子家家的学人家追什么星

  亚瑟在幻化成人后,发现经常会在众多古书文籍中看到“龙神”二字。

  只要有提及东方古国,“龙神”二字就一定会出现。

  毕竟,龙神王耀可是东方古国强大的象征啊……

  书上荡气回肠的龙神史实深深感染了年少无知的亚瑟。在亚瑟眼中,龙神即是战神的化身。

  于是——亚瑟在他刚满二百三十岁时踏上了追寻偶像之路。

  翻过千山,越过万水,一路披荆斩棘的亚瑟终于来到了传说中栖息着神龙的龙神湖旁。中二少年举目四望,山石环绕,青林翠竹。清幽的月光透过树梢落下冷清模糊的影子,波光粼粼的湖面稍微显得这空旷的山谷中有点活气。

  倒是好一番东方美景。——气急败坏的亚瑟才不会这么想。

  “连点活气都没有,这破地方能有龙神吗?!”

  亚瑟很是失望,颓丧地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气愤的将那算命先生三千元卖他的地图给扔进了湖里,溅起了一片水花。

  “嘭!”

  气泡迅速聚起又消散,而后却又转化为巨大的气流。猫妖温和柔顺的祖母绿眼睛惊起了竖瞳。

  如果现在是原形,那么亚瑟脊背上的毛一定炸了。

  在亚瑟绿色竖瞳中,倒映着一条——龙。

  金色的鳞片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地冷峻威严,龙头微低与亚瑟的视线对上时,亚瑟看到了金色竖瞳中透出的那滔天巨浪般的杀气。

  ……这就是龙神王耀嘛……好帅啊!!

  被粉丝滤镜蒙蔽了双眼的亚瑟十分自然的忽略掉了那份杀气,只看到了它偶像的帅气。

  “你们又来做什......”

  兴许是在湖底睡久了,龙的眼睛失去了以前的灵敏,眼前一片模糊,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湖边。巨龙等不到眼睛看清晰了,一口龙息刚要从嘴里喷出。

  ——等等……

  “你是猫妖?”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巨龙的杀气瞬间便消散了。

  “嗯?嗯……”刚要调动灵力的亚瑟被这突然的问题问懵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就留你一命,过来吧阿鲁。”带着口癖的龙神傲娇的一抬头,卷起龙尾一摆,搭上亚瑟的腰,拖着亚瑟便往湖里带。

  此刻,与偶像亲密接触的亚瑟内心是激动的。但……

  亚瑟:“你不知道猫是怕水的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完。

  这是亚瑟在昏迷前最后的想法。

  好孩子是不能轻易和爱豆见面的,因为很容易被淹死。(划掉)


02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猫妖亚瑟并没有被淹死,反而大摇大摆地在这湖下龙宫生活的很好,还让本是抱着让亚瑟伺候自己心态的王耀成功晋级为铲屎官,伺候起亚瑟的衣食。

     他们每天的对话大致如下;

     亚瑟:”那天的小笼包再来一份!"

     王耀:“等着!”

     小笼包上桌后。

     亚瑟:“手艺果然还比我差点,那就再来份前天的蒸饺吧。”

     王耀:“哦。”

     王耀对此表示很生气,却又放不下撸猫的执念,只能日复一日重复着这非龙的残酷生活。但龙神毕竟是龙神,不可能心甘情愿臣服于猫妖之下,反抗的意念逐日增强,直到一天——

      “亚瑟。”

      “再来份笼包。“混吃等死的猫妖发出了声音。

        ”等着......停停停,“龙神表示不服,"你不是英国喵吗,英国菜什么的本龙还没吃过呢阿鲁。”

        亚瑟“哼”了一声后便轻念咒语传送来了食材,转入厨房。

        王耀的视线也跟随着亚瑟转入厨房,先是看着他一丝不苟地揉面加水,又注意到了他包裹在套袖下面的纤细手腕,接着慢慢往上,看亚瑟因紧张而微红的耳尖,看他蓬松柔软的金色短发,头发发根也闪动着光芒,光线像芒针刺入王耀眼里,单身了五千年的老龙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就是很不对劲。

      因为龙神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龙的寿命是很漫长的,漫长到它们的心脏跳动得极其微弱又缓慢,可此时,王耀就像普通人类那样,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砰砰砰地不肯停止,似乎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

    是因为自己有些期待英国的美食吗?王耀微皱眉头陷入思考,不,好像不是,可又是什么呢?

   那看来就是期待亚瑟的厨艺吧阿鲁!王耀找好措辞掩饰自己内心潜滋暗长的特殊滋味,乖巧地会到餐桌上像亚瑟等待笼包一样等待投喂。

  “今天就让你尝尝大英帝国的美食!“亚瑟把盘子藏在身后,笑着看王耀,王耀又再次愣神了。

   直到亚瑟的脸上换成坏笑把司康喂进王耀嘴里。

   ”啊!!总有刁民想害本龙!“


03龙的史实.真

   亚瑟用它的原型静静地躺在王耀怀里,刚被美食喂饱的猫妖尾巴高兴地一摇一摆,结成花结,逗弄着王耀放弃龙的高傲,聚精会神地撸猫。

  亚瑟被摸得很不舒服,忍不住翻过身来一踢王耀,仰身便看到了被湖水散射的歪歪扭扭的太阳光线,祖母绿的大眼笼上一层思乡的忧愁。

  ”来这里就别想出去了,“王耀霸气地把猫翻了个身,”这湖上面的山石竹林且为阵法,受天帝旨意,活物进来就别想出去咯阿鲁。“

  “.......你真的是龙神吗?”亚瑟炸着毛跳出过于热情的怀抱,恢复人形坐在王耀面前,“住一个小破湖里,还不能外出,这是囚禁十恶不赦的妖物吧,天帝这么狠心的吗baka."

   脏话都出来了喂喂......王耀无奈地扶额,转瞬又勾起一丝坏笑:”这不在囚禁你吗,竟敢谋害神仙的大胆猫妖,还不快用你的猫身安慰龙神,免你死罪阿鲁!“

  ”去死啊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不是小孩子了,说实情吧,你为什么会在这,史书上令无数妖魔闻风丧胆的龙神?“亚瑟一本正经地直视着王耀,把王耀准备赛唐的话因为脸猛然发热生生憋了回去。

  ”好吧,是这样......"

 王耀三千岁时,神妖两界互相窥视对方的土地,统治者为了自己的利益,开展了旷达一千多年的战争,王耀作为为数不多的龙神,在战争中立下了赫赫战功。王耀无篡位之心,但最后还是免不了一个狡兔死走狗烹的定律,名义上被调到人类的东方国度守卫一方百姓,实际上就是把王耀幽禁于此,与世隔绝。

“你难道不反抗吗?”亚瑟喝着茶,给了龙神一个白眼。

“你这么着急去转世吗,可怜了你二百三十年的修为了阿鲁。”

  亚瑟噗的一声把水吐了出来。

04反派踩着点就来了

“你还真当那算命的是误打误撞吗阿鲁?”王耀嫌弃地擦了擦湿了的衣摆,“要不是我修为高,看破你那身上粘的浓厚仙气,当场我就开荤了。”

 “他们竟然还要落井下石......"话没说完,便听到湖上传来巨大声响,还有其余零碎响动能判定这一行动的制造者声势浩大的来了。

  王耀和亚瑟互相对视了一下,明黄与柔绿互相映出彼此的倒影,王耀又感觉到自己的龙心再次猛烈跳动,王耀突然有些烦躁,一把抓住准备冲上去的亚瑟,用一种很不自然的语调说:“等等。”

  亚瑟显然还没意识到王耀的不对劲,皱着粗眉:“再不出去,他们还不知道要放什么进来了。”

  王耀抓着亚瑟,手有些颤抖:“我这一千年,法力都快被消磨干净了。“

  ”所以?唔!!“

   亚瑟还来不及挣扎,就感受到了王耀嘴里的一缕炽热,他慢慢放松下来,闭上眼睛前看到的是那蒙上一层怪异的金瞳,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但取代杀意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

   龙神为猫妖献上了自己的心脏。

  站在湖边上的小仙们隐约看到两个人影拥抱在一起,紧接着迸发出一道金光,带他们再次睁眼时,散发的龙神正在湖上方含着笑意望着他们。

 

05happy end

  亚瑟冷漠地看着摇尾巴的王耀。

  王耀掏出了小笼包试图收买,却被亚瑟冷漠地拒绝了。

  王耀转了转眼睛,一伸手从尸体身上拿到了破阵咒符:”那咱们,出去玩怎么样?“

  亚瑟冷漠地答应了。

 王耀叹了口气,强行拉住了亚瑟:”咱们去你家吧。“

 亚瑟警惕地看着他:”干嘛?“

 "跟你想的一样,见父母啊。”

 “喂喂我没答应啊baka!!松尾啊!”


第二天,英国猫妖家族被一则消息传爆了:亚瑟带着一条龙回来了!


墨翎

沉沦百年,火光描摹下,便本无心(续)

亚瑟第二次上门,带着弗朗西斯。

“哈哈哈……英吉利你真是有够残忍的,看这小脸,尼桑我真是好心疼啊!嗯~哈哈哈……”

“你闭嘴!baka!”

我也不想的……

王耀脸色煞白,本来圆圆的娃娃脸也瘦成瓜子脸,宽大的朝服更显得他是如此瘦弱,手中依旧是亚瑟送的烟杆,一缕青烟从烟杆中冉冉升起,又消散在空中。

屋子里灰沉沉的,王耀抬头见了来人,下意识捏紧了手中的烟杆,强作镇定:“稀客啊!又来做什么?看我笑话吗?够了,看完你可以走了。”

亚瑟皱着双眉,明显也有些受不住屋内浑浊的空气,听到王耀说的话,想要解释又强行摁下心思,一言不发。

弗朗西斯可不管那么多,夸张的笑声,扰得王耀心烦意乱,昏暗的灯火下...

亚瑟第二次上门,带着弗朗西斯。

“哈哈哈……英吉利你真是有够残忍的,看这小脸,尼桑我真是好心疼啊!嗯~哈哈哈……”

“你闭嘴!baka!”

我也不想的……

王耀脸色煞白,本来圆圆的娃娃脸也瘦成瓜子脸,宽大的朝服更显得他是如此瘦弱,手中依旧是亚瑟送的烟杆,一缕青烟从烟杆中冉冉升起,又消散在空中。

屋子里灰沉沉的,王耀抬头见了来人,下意识捏紧了手中的烟杆,强作镇定:“稀客啊!又来做什么?看我笑话吗?够了,看完你可以走了。”

亚瑟皱着双眉,明显也有些受不住屋内浑浊的空气,听到王耀说的话,想要解释又强行摁下心思,一言不发。

弗朗西斯可不管那么多,夸张的笑声,扰得王耀心烦意乱,昏暗的灯火下,蓝色的水袖一扬,弗朗西斯的额头上留下的一个可怕的鼓包,他捂着被打肿的地方,不可置信地看向王耀:“你竟然打我?”QAQ

又在地上找起了“凶器”——是烟杆,是亚瑟送的烟杆。

“砰!”王耀想要起身,但他的身体已经过于孱弱,根本不足以支撑他突然的动作,他跌坐在地。

头发散乱在他的两颊,一时的急火攻心,使他满头虚汗,苍白的脸也因此染上一层薄红,他气愤地将身边的东西扔向耀武扬威的两人。

“滚出去!滚出去!这是我家,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亚瑟还想再说些什么,王耀冰冷的眼神盯住了他,一时镇住了亚瑟,他一噎,什么也没说出来。

王耀声音中已经听不出一丝感情:“带着你的东西滚出去,我不想再重复了。”

弗朗西斯可不管了,可怜巴巴地捂着肿包,扯着亚瑟就走了,慌乱中,那柄烟杆也不知道被踢到了什么地方。

亚瑟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弗朗西斯还是气不过,觉得自己的伤不能白受,偷偷摸摸地把亚瑟带到了一处院子,神神秘秘地说:“尼桑我早就发现耀桑家这处院子最好看了,所以……欣赏尼桑我华丽的表演吧!”他不怀好意地笑着。

“嗤啦——”火柴被点燃了。

熊熊火焰下,弗朗西斯大仇得报,叉腰狂笑。

亚瑟心中也莫名地涌上一股诡异的快感。

王耀听到动静,拖着身子到了现场,看着大火,王耀瞪大了双眼,喉头涌上一丝腥甜,是血。

“骗人的吧,我的院子……我的家……”王耀崩溃地瘫坐在地,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下,一会儿,又开始狂笑,像疯了一样。

“等着,你们都等着,会还给你们的全都会还给你们的!都给我等着!哈……”

王耀泪水未干,笑得猖狂:“除非你们现在就杀了我,否则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哈哈哈……”

那笑声却又逐渐低下来,变成了一声声呜咽,绝望又悲凉,深深地扎进了亚瑟心里。

“我看到了,你在欺负大哥!你是坏人!滚开!”是王嘉龙的声音。

亚瑟伸手捏了一把嘉龙的脸:“小孩子,懂什么!要不要跟哥哥走?”

“才不要嘞!你是坏人!”嘉龙拍开亚瑟的手,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百年,王耀受尽欺凌,而亚瑟一次也没有帮过他,他不愿再等了,当年火光下,就不该再相信他的。

所谓绅士,呵,无心之人罢了。

龙腾千年,光耀千秋,岂是百年蛰伏就能被削弱。

王耀生而为龙,如今也该苏醒了。

许多年后,看着意气风发的王耀,亚瑟忍不住又想接近。

“柯克兰先生,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教会我的东西,该还的我一笔也不会落下。”

还是熟悉的脸,语气却是那么地冷,亚瑟凝视着手中的玫瑰。

如果当初我送的是玫瑰,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自那以后,王耀的桌上总会准时出现一朵盛开的玫瑰,娇艳欲滴,比起当初那朵红花来不相上下,王耀却只是笑笑,一次也没有碰过桌上的玫瑰。别人问起,也总是笑笑:“小孩子的恶作剧而已。”

每每这是,亚瑟才知道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我很抱歉,当年敲开你家门用的是罂粟而不是玫瑰,从那以后,我将送与你的,只会是玫瑰。





终于码完了。

虽然感觉挺对不起法厨的,也对不起英厨……(小声哔哔)


预告:下一篇码金钱组,不过要等一段时间,因——为——我——懒!_(:_」∠)_

双鲤

【耀朝(学步car)】夜色

        *女装耀

  *喜闻乐见的♂人不成反被♂(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忘记是哪个太太说过的梗了,想码很久(我好爱这种左耀),侵删致歉

  

  ————————————————

  亚瑟注意她很久了。

  那是个东方女性,把一切与夜色和沉默有关的美都敛住了。这样一来,长发就像把星空织了进去,黑眼睛就成了琉璃。

  她多纤细啊。旁边那个法/国佬轻轻碰一下她,都像要把她碰碎一样。

  “小姐,你一个人?”

  法/国佬说起英语都是一股醇厚红酒味儿,音色压得又低,就像说情话。

  ...

        *女装耀

  *喜闻乐见的♂人不成反被♂(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忘记是哪个太太说过的梗了,想码很久(我好爱这种左耀),侵删致歉

  

  ————————————————

  亚瑟注意她很久了。

  那是个东方女性,把一切与夜色和沉默有关的美都敛住了。这样一来,长发就像把星空织了进去,黑眼睛就成了琉璃。

  她多纤细啊。旁边那个法/国佬轻轻碰一下她,都像要把她碰碎一样。

  “小姐,你一个人?”

  法/国佬说起英语都是一股醇厚红酒味儿,音色压得又低,就像说情话。

  她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轻轻地点点头,似乎有点不知所措,于是那个胡子拉碴的法/国佬就扬起一个势在必得的笑——

  亚瑟觉得自己坐不住了。

  英国人理了理自己的领带,他一身正装,看上去文质彬彬,尤其是脖颈被领带亲吻的地方,总能摩擦出几分禁欲。

  这打扮很容易让女孩放下戒备。果不其然,她眨了眨修长的睫毛,黑眼睛里流出一点光。

  “认识一下吗,小姐?我叫亚瑟。”他把红酒摇出邀请的含义,于是那个娇小的东方女性就犹豫着一饮而尽,片刻后白皙的脸上透出苹果般甜美的红。

  “你……你好,我叫王耀。”她不安地说。

  亚瑟扩大了嘴边的笑:“很高兴认识你,这里似乎有些吵,不介意的话,我们到别的地方聊?”

  她点了点头。

  ——成功了。

  亚瑟看着惊慌失措的东方女性,象征性安抚道:“别害怕宝贝。”

  这小可怜眼里都要流出泪水了,她把被单紧紧攥住,缩在角落里。

  两个人都清楚地知道这间房间被锁上了门,这样一来,对面这个英国人想做什么简直一目了然,更何况他已经脱了外套。

  他想起把夜空揽在怀里的美妙滋味就心猿意马,以至于对面那个女性有那么点不对劲的时候都未曾反应。

  “宝贝儿?”

  亚瑟看见娇小的东发女性脱下长裙,露出——

  他瞪大了眼。

  “我注意你很久了。”王耀说。

  下一刻东方人就将吻细细落在他觊觎很久的颈间。

  他拿出润滑剂和口红:“试试这个,我新买的,你是第一个。”

  情热蒸腾中亚瑟恍惚听到有人摸摸他被抹得艳丽的嘴唇:“你真好看,宝贝儿。”

八月灬流火
我还能说什么呢,输耀朝抽到这,...

我还能说什么呢,输耀朝抽到这,大概老天也想让他们谈恋爱(?)

我还能说什么呢,输耀朝抽到这,大概老天也想让他们谈恋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