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耀朝

12.1万浏览    174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3-29 19:53
八月灬流火
和群里魔人们讨论腿咚后内裤爆炸...

和群里魔人们讨论腿咚后内裤爆炸的老王

和群里魔人们讨论腿咚后内裤爆炸的老王

Pracatina·Troyard

【杂cp/沙雕】联五宿舍日常40

#第二人称注意


#今天是all英,有中立兄妹,北欧夫夫出没哟~


#小可爱的金点子:从英语老师视角观察他们的搞基日常(咳咳,划掉)沙雕日常。【英语课代表是亚瑟!!!——眼神暗示】


#下几篇是国设,国/家们也要考政治历史啦!爽啦!


你赶到办公室,庆幸没有男同事看到你匆匆忙忙的模样。霸气地甩下包,随便扯拉几下头发就准备往三班跑。


做为老师的“苦逼”的一天就要开始了。


你却卡在了办公室外的窗户,发现自己因为晚睡早起气色差到不行,又奔回去慌张地涂了口红。


再不去三班看孩子们的英语早读,被年级组长发现,非把你揪出来怼一顿不可。


“咳咳咳!”你清了清嗓子,老师...

#第二人称注意


#今天是all英,有中立兄妹,北欧夫夫出没哟~


#小可爱的金点子:从英语老师视角观察他们的搞基日常(咳咳,划掉)沙雕日常。【英语课代表是亚瑟!!!——眼神暗示】


#下几篇是国设,国/家们也要考政治历史啦!爽啦!







你赶到办公室,庆幸没有男同事看到你匆匆忙忙的模样。霸气地甩下包,随便扯拉几下头发就准备往三班跑。


做为老师的“苦逼”的一天就要开始了。


你却卡在了办公室外的窗户,发现自己因为晚睡早起气色差到不行,又奔回去慌张地涂了口红。


再不去三班看孩子们的英语早读,被年级组长发现,非把你揪出来怼一顿不可。


“咳咳咳!”你清了清嗓子,老师的风度不能丢。抬起下巴直起腰杆,上半身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脚下却生风一般在赶时间。


来到教室后门,职业病又痒痒地犯了。你下意识猫着腰,透过门窗投去监视的小眼神,看全班的小动作都被自己收尽眼底,心里不禁响起了“hiahiahia”的坏笑。


结果正好抓到走神的弗朗西斯,你正要摆出一副犀利的样子给他点颜色看看,没想到他瞧见了偷看的你,大暖男似的笑眯眯地冲你招手。


“我靠!”


你立马缩回去,感叹现在的小屁孩都成精了。


大概是弗朗告密,暗示同学们老师还有三秒钟到达战场,他们朗读的声音一下比一下高,打瞌睡的孩子估计也清醒了。


你不屑地冷笑一声,正要伸手开门。亚瑟小绅士——你的英语课代表——却先一步走来把门推开了:


“老师早上好。”


还未踏进教室你就收获弗朗西斯的招手以及亚瑟的早安,看着亚瑟的小身段,你忍住自己疯狂乱上扬的嘴角,傲气满满地走上了讲台,问亚瑟:


“早读任务进行到哪一步了?”


“老师!”坐在第一排的阿尔弗雷德打断了欲言又止的亚瑟,“读完这一遍我们就要背范文了!”


你已习惯阿尔在自己和亚瑟交流时乱入,只是走下去敲了敲阿尔弗同学的脑壳。然后悄咪咪地回头看——亚瑟生气地噘着嘴对抢话的小鬼指指点点,阿尔却拉过他的手,mua一声地亲了一下手背。


这就结束了?其实不然。周围的同学看见这一幕,那怨念的目光恨不得把阿尔弗雷德脑门上戳一个洞。


弗朗西斯嬉皮笑脸地抓起一颗糖就扔给亚瑟,亚瑟灵活地接住,小声嘟囔:“讨好我也没有任何好处哦……”


王耀调皮地牵了牵他的衣角,攥在手里不松开了。亚瑟啧一声,刚转过身伊万就送他一个飞吻。


你噗嗤一声笑了,招呼大家赶紧背范文。你叫住亚瑟,让他给你汇报同学们范文背诵的情况。他好半天说不出话,你能感受到现在有无数只期盼,恐惧,忐忑不安的眼睛在盯着他,好像在祈求:“OMG亚瑟小可爱别把我供出去我一定会背的——!”


还想难为我的课代表!?你这么想着,和善地勾起嘴角,揉揉亚瑟的头发:“没关系你说!老师罩着你!”








亚瑟说:emmm……总体情况还不错……


你内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小帅哥的头发怎么这么软这么舒服!我的手麻了啊啊啊!


亚瑟说:我在上周五放学前整理过一次……


你内心:肯定还很香吧!肯定的吧!怎么办好想去闻一闻亲一亲!


亚瑟说:个别同学呢……


你内心:那么蓬松!那么耀眼!啊啊啊我要去问他用的什么洗发水也给老师推荐推荐!








你也无心关注他说了啥,摆摆手示意他停下。给他端了个凳子,让他坐在讲台旁,告诉同学们要背范文的上来排队。


一开始自由背范文,班上就全是嗡嗡嗡的,懒洋洋的念经声,你刚插上U盘准备复制课件,就陆陆续续有同学围住亚瑟了。









“小亚瑟啊哥哥周末给你介绍几个妹子你看看今天能不能通融通融……”


“不喜欢妹子,下一个。”


“QAQ”





“亚蒂!hero今天来……”


“还——不——快——去——背——!”


“了解了……”





“亚瑟我给你讲你们家做的司康饼真的超级好吃阿鲁!”


“我这儿还有你要不要。”


“对不起我这就去背了……”




“亚瑟你要的那个巴斯比之椅手办万尼亚可以给你下单哦~^L^”


“不劳烦您破费,我已经买了。”


“korukorukoru……”




“亚瑟好样儿的!”你在心里得意地喊着。他此刻翘起腿抱着胳膊肘的坐姿宛如小女王。


一个戴眼镜的女生拿着笔记本走上来,细声细气,吐字清晰,行云流水地背完了范文。


“不错。”亚瑟暖暖地笑着,点点头。


就在亚瑟给女孩儿签名时,那四个崽子恶狠狠地瞪着她,牙关咬得咯吱咯吱响,不知道的还以为教室里闹老鼠了。


亚瑟签完名,女孩立马识趣地抢过本子匆匆忙忙回座位,把舞台让给那四个小野狗。








你揉揉太阳穴回办公室,半路遇见瓦修和诺拉抱着英语作业站在楼梯口。


“为什么不来叫我?”


“因为……我觉得没有哥哥帮忙我自己也可以的!”


“一次性抱着么多本你肯定很勉强啊……快分给我一些。”


你本想一脸姨母笑地在角落吃狗粮,诺拉左顾右盼的时候却发现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你:


“老……老师好!”


“那什么……”你走上前努努嘴,“齐了没啊?”


“齐了。”


走近了才看见他们偷偷牵在一起的小手手——你原来打算让他们把作业交给你就回教室休息的,现在看来,还是作罢,让他们多牵一会儿吧。你走在两人前面,带着他们去办公室,心情一阵愉悦。


结果在门口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吓了一跳——贝瓦尔德正站在那里,看样子在等你回来。


他板着脸冲办公室里说一声“老师回来了。”就给主动给你让路。你愣了半天才走进去。


提诺刷刷几下在便利贴上写好作业情况,就笑盈盈地交给你。你不由得在心里喊“是天使啊!是天使啊!”


贝瓦尔德突然出现,阴森森地盯着你,你担心是不是自己心里的碎碎念被发现了——后来察觉这是他友善的表现,又松了一口气。


“你刚刚是不是吓到老师了……?”


提诺几分抱怨地小声对贝瓦尔德说,贝瓦尔德坚定地摇摇头,搭上他的肩:


“没有。”









送走两对活仙人,你撸起袖子,一巴掌拍上成堆的英语作业和试卷:


“今天也要活力满满!”


哥谭市普通市民

最后一张是我的痴心妄想,忽略就好【心痛倒地】

最后一张是我的痴心妄想,忽略就好【心痛倒地】

哥谭市普通市民

【all英】反向花吐症(3~8)

注意

★很ooc,我都认不出来他们是谁

★文笔是个好东西,可惜我没有

★可以骂我,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提些建议,毕竟就算是我这样的人也想进步的嘛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


3

亚瑟最后还是给了他一个吻,如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后,亚瑟落荒而逃。


本田菊安静地站在原地,留恋地摸了摸自己的唇,心中轻叹,果然自己还是无法满足于“要好的朋友”吗。这样做,可能会将自己和他多年的情谊毁为一旦呢。

但在下却并不后悔哦,

我亲爱的柯克兰会长。


到底会是变为陌生人,还是成为恋人,在下总是要搏一搏的。


4

“……事情就是这样...

注意

★很ooc,我都认不出来他们是谁

★文笔是个好东西,可惜我没有

★可以骂我,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提些建议,毕竟就算是我这样的人也想进步的嘛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






3

亚瑟最后还是给了他一个吻,如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后,亚瑟落荒而逃。


本田菊安静地站在原地,留恋地摸了摸自己的唇,心中轻叹,果然自己还是无法满足于“要好的朋友”吗。这样做,可能会将自己和他多年的情谊毁为一旦呢。

但在下却并不后悔哦,

我亲爱的柯克兰会长。


到底会是变为陌生人,还是成为恋人,在下总是要搏一搏的。



4

“……事情就是这样了”亚瑟捂脸。

王耀一脸冷漠:“这就是你问我知不知道谁喜欢你的原因?”


“柯克兰,你是不是傻?”你简直就是个孙贼,王耀文明开口。

“我喜欢你那么久你看不出来吗?”


5

亚瑟:告辞


6

亚瑟,冷静,真正的绅士勇于直面好友的告白。

……

……

不我不行

一向冷静的柯克兰会长也冷静不起来了。

王耀!王耀你清醒一点!我们不是好茶友吗?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我怎么不知道!?不应当啊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喜欢我!?


7

“我……我真看不出来,我们不是普通的好朋友吗?”亚瑟弱弱发言。

王耀矜持一笑:“不哦宝贝。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而且亲爱的,哪家好朋友会在你生病的时候无微不至地照顾你?哪家好朋友会每天早上给你带早餐?哪家好朋友会跟你搂搂抱抱还睡一张床?”

“弗朗西斯?”亚瑟眨眨眼。

王耀沉默片刻,怒极反笑:“弗朗西斯是吧,我记住他了。


“现在,亚瑟,”他语气轻柔,但明显不容拒绝,“过来吻我。”

“欸?”亚瑟明显没反应过来。


“……好吧真是败给你了。”王耀无奈扶额,开始解释。

“我家也是有一些书的,其中有几本是关于各种神奇的疾病以及它们解决的办法的,上面有记载这个反向花吐症。”

“本田菊说的,基本都对。但还少了一些。比如吐出来的花瓣对应你的追求者,花瓣的种类就是你对他们的印象。你发现有什么花你之前吐过,但是最近没有出现了吗?”


“是樱花,粉色的樱花。”亚瑟思索一会后回答。


王耀似乎有点惊讶,又好像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樱花吗?我还以为是菊花呢,不过也算正常。”


8

“好啦,亚瑟。不要管他了,既然知道了原因,就快点过来吻我吧。”王耀笑眯眯地催促道。我还挺好奇,我在你心里的形象是什么样的呢。




长寄

是耀朝,注意避雷

搞h色,不知道能不能过审。

是耀朝,注意避雷

搞h色,不知道能不能过审。

是巷九啊

【耀朝】如果眉毛子澡洗到一半突然没水了怎么办?

1.cp是耀朝!是耀朝!是耀朝!

2.私设如山倒,慎重食用;有糖无刀,放心食用。

3.小学鸡文笔警告!短小警告!如果喜欢的话就点个赞吧^V^

4.有在日更,主要写极东,偶尔写露中和好茶。有兴趣的话可以关注一下下。

――――――正文――――――

  当王耀回到家,浴室中传来呼啦啦的水声,应该是亚瑟那家伙在洗澡。

 “这家伙,洗澡都不等我回来一块。”王耀嘟囔一句,并且动手脱起衣服来。

  水声突然停了,传来亚瑟探寻的声音:“王耀,是你回来了吗?”王耀轻笑一声,语气中却带着宠溺:“笨蛋,不是我还能是谁?”他走向浴室:“怎么?把水关了是想...

1.cp是耀朝!是耀朝!是耀朝!

2.私设如山倒,慎重食用;有糖无刀,放心食用。

3.小学鸡文笔警告!短小警告!如果喜欢的话就点个赞吧^V^

4.有在日更,主要写极东,偶尔写露中和好茶。有兴趣的话可以关注一下下。

――――――正文――――――

  当王耀回到家,浴室中传来呼啦啦的水声,应该是亚瑟那家伙在洗澡。

 “这家伙,洗澡都不等我回来一块。”王耀嘟囔一句,并且动手脱起衣服来。

  水声突然停了,传来亚瑟探寻的声音:“王耀,是你回来了吗?”王耀轻笑一声,语气中却带着宠溺:“笨蛋,不是我还能是谁?”他走向浴室:“怎么?把水关了是想和我一起洗吗?嗯?”

 “才不是!”亚瑟有些微微恼怒了:“没有热水啦!你个大笨蛋早上都把水用光啦!”王耀探出个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亚瑟:白嫩的肌肤上还挂着水珠,因为水温过高让肌肤还有些泛红,头发上还有些没冲洗干净的泡沫。王耀觉得自己的心跳立刻飙升,亚瑟饶是脸皮再厚,被这么盯着看脸上也是有些发烫,连忙用手去遮,但又不知道遮哪。手忙脚乱了一阵后,只能悻悻地对着门口的男人有些嗔怪地发脾气:“都怪你!都怪你早上把水用掉了!”

  此话一出,亚瑟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他看到面前的男人十分不怀好意的走进了浴室,缓缓地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接着手覆上了他的肩膀:“听亚瑟这语气,是在怪我喽阿鲁?”有些压低了的声音在亚瑟听来却十分魅惑人心,却依然嘴硬的说:“不怪你怪谁?怪我吗?”

  王耀笑着将亚瑟搂紧怀里:“当然怪你喽,谁叫你这么诱人呢?”说完手便一路向下滑去:“不过我现在要向你赔罪呢阿鲁。”他吻住了亚瑟,舌尖撬开了亚瑟的牙齿,轻车熟路的挑起亚瑟的舌,并且让亚瑟靠在了墙上,亚瑟被冰冷的墙刺激的一激灵,手不由自主的抱紧了王耀,两人在浴室的灯光下放纵着自己……

 “所以说……我的澡还是没有洗啊!”亚瑟已经完全的倚在了王耀的怀里,微微喘着气,脸上还带着未退去的潮红说。

 “嗯……”王耀歪着头想了一会儿:“那要不…再来一次?”

  眉毛子彻底脸黑,半响爆发出一句:“混蛋!”

长寄

讲真,耀攻不香吗?傲娇受不香吗(○゚ε゚○)

讲真,耀攻不香吗?傲娇受不香吗(○゚ε゚○)

Rafield

沉醉溺亡(二)

有生之年我居然写了续篇x全篇好茶!有微量红茶会和Dover。少主的话是我心选的白切黑,所以会有一定ooc,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

  1. 亚瑟如是说道

现在已经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我头上冒出的大火了,但是王耀还是不忘戏谑地打趣我。他一手持着银叉,另一只手则卷着自己的马尾。(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他可以不用剃头)

“家里有个不省油的灯可不容易吧?不过我听斯科特先生说,你当年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年轻人嘛,相互体谅一下吧。”

他创办的公司(也许在他那里有专用的词,但我并不了解中文)是柯克兰家族在彼岸最大的茶叶贸易伙伴,在一定程度上...

有生之年我居然写了续篇x全篇好茶!有微量红茶会和Dover。少主的话是我心选的白切黑,所以会有一定ooc,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

  1. 亚瑟如是说道

现在已经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我头上冒出的大火了,但是王耀还是不忘戏谑地打趣我。他一手持着银叉,另一只手则卷着自己的马尾。(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他可以不用剃头)

“家里有个不省油的灯可不容易吧?不过我听斯科特先生说,你当年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年轻人嘛,相互体谅一下吧。”

他创办的公司(也许在他那里有专用的词,但我并不了解中文)是柯克兰家族在彼岸最大的茶叶贸易伙伴,在一定程度上垄断了广州对外的茶叶贸易,同时还暗中阻挠鸦片的涌入。想要打开清域的市场,非得从他下手。

斯科特派我去和他打好关系,只因为他听说极东人特别看重义气。说实话吧,王耀和我有时候相处得还不错,起码我们是很好的茶友,还都喜欢阅读,相互教对方自己的语言。话是这么说,每次他用长辈一样说话时,我都巴不得把他扔到多弗海峡里喂鱼。

“彼此彼此,贺瑞斯也给我分享了不少你的逸闻趣事。”

这只圆滑的火狐狸,连斯科特都拿他没办法。除了可观的分红,他还提出要让自己的弟弟寄住在我们家、接受英式教育。一个月前更是变本加厉,直接瞒过海关,跑来住在这座别墅,筹备这次聚会,并且冠冕堂皇称其“友好往来”。

客人们基本都来自商界,王耀原本非常看好这次聚会给他带来的商机,希望借此将贸易圈扩大,最不济也能收获更大的人际关系网,给自家不太景气的经济带来点刺激。却偏偏出了这种杀人案,搅了局,想必他心里也很窝火,只是他相对擅长掩藏情绪,所以看上去比较悠闲罢了,大概很快就会让我和他私聊。

“一点都不会跟长辈说话……不过你要是真想知道的话,何不现在就问我本人?”

他看似漫不经心地拿餐刀切开蛋糕上的草莓,叉起其中较小的一块,混着奶油一起送入口中。

【到房间去谈】

果不其然。

“还真是抱歉呢,我对个人隐私并不感兴趣。”

我新倒了一杯茶,往其中加了三块方糖。

【你先去,我三十分钟后就到】

“诶,是吗?鸦片君明明经常一直盯着我看呢,我还以为这在西洋文化里有什么特殊含义。”

“没有的事!”

见到我扔去的白眼,王耀的嘴角勾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将剩下的甜点三两下吃掉。他吃食时的样子竟有些可爱,不禁让我想起小时候收养过的一只黑猫。

“我有些困倦,就先离了。多谢款待。”

目送他迈着并不轻快的步伐离去,我就知道他一定内心并不轻松。

 

“你差点迟到了。”

他懒洋洋地半躺在我房间里的真皮沙发上,中式的改良版西服将他的腰身衬得极其完美,我竟然有些移不开眼。

“到底我准时了。”

“去干什么了?”

他坐起来。

“去找胡子混蛋问点事情。”

“你怀疑他?他看着不正经,但应该还挺分得清是非的吧。”

“不是怀疑他,就他那枪法能干什么。”

想起以前有次和弗朗西斯一起打猎,我的胃开始隐隐作痛。

“你和阿尔弗雷德都觉得这事跟枪有关系,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人是被淹死的。”

“子弹不一定要直接打在人身上才能致死。”

“……真是的,我还没有搞懂事情是怎么回事呢,听说有人死了的时候,我还在盘算该怎么让我的小金库扩大。”

我看看墙上的挂钟。

“时间还早,我就勉为其难跟你梳理一下大致的经过。”

“嗯?愿闻其详。”

他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我,给我在沙发上挪出一个地方,我也就毫不客气地坐下了。

“首先,下午四点的时候切尔西和他的哥哥拜伦一起到达这里,这是从来客登记簿上看到的。”

“他是作为他哥哥的附庸吧,毕竟他不是商界的。”

“没错,他在人们的谈笑风生怎么都插不上嘴,看着他的窘态还真是为他尴尬。

“大概五点,弗朗西斯说他看到切尔西走出了别墅——因为那个混蛋正忙着去调情,所以也没多问,就是请切尔西到花房拿一束玫瑰。”

我感到自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之后却久久不见切尔西回来?”

“没错,但是很快晚餐时间就到了,拜伦托人找他无果,也就没有管了。当时还有人开玩笑说,是切尔西有了浪漫的邂逅,正春心荡漾。”

“结果碰到的是杀人犯是吗?”

“没错,但是切尔西作为一个合格的苏格兰场人,体术不容小觑,那个人必须足够强壮才行。”

我的脑海里不禁出现了一副图景:切尔西被人从身后砸晕,然后被扔进水池里。

“接着呢?我记得晚宴上你出去了一会儿。”

“没错,我想出去透透气,到别墅的后院散步,然后就听到不远处有一声枪响。但是所有来宾都是把枪械交归到一块的,一定有人偷偷带进来了。我把这跟艾米丽说了。”

而且那些枪现在都存放在仓库,一般人是进不去的。

“怪不得他们的搜查方向就朝着持枪者。”

“没错。我感到心疑,就循着当时的声音去寻找,结果发现花房后面大概十多米的水池里,切尔西的头赫然在那里。”

“打住!”

他就跟突然炸毛了一样。

“怎么?”

他上前来抓着我的肩膀。

“原来你才是第一见证人吗!我问了阿尔弗雷德,他说是负责打扫的女佣发现的!”

“这是保险起见的做法,毕竟第一见证人没有不在场证明是很危险的,首先要让我脱掉嫌疑。我向苏格兰场隐瞒了这后半段,就说我虽然有些疑惑,但并不确定那是不是枪声,还是没有去查看。”

“这……不对!你为什么对我说出真相!这不应该是就你知道比较好吗!”

他的眼神里多了一分不解,乃至对我的不成熟的一丝气愤。

“我们是一伙的,Aren’t we?再说了,就算我真的是凶手,你也不会做什么吧?”

我干脆伸出手臂,把他轻轻压在沙发上。他居然乖顺地接受了,我以为东方人是不喜欢这种暧昧的姿势的,不过他应该已经意识到我们间微妙的关系了。果然,他恢复了平静。

“你说的没错,”

他露出那副黑心商人一样的微笑。

“但是呢,鸦片君,只要我愿意的话,我随时可以去再收集不利于你的证据哦?”

“真是抱歉,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司是我的养弟哦,苏格兰场并不总是但看证据。别想着搞出什么幺蛾子了,我就是想告诉你我的立场。”

我恍惚间有些惊异于我居然也是能好好表达出我的想法的,大概是因为离他的脸庞太近了,让人的思考方式有些被影响。

“有点可惜呢,我来不列颠这一个月没有白干——各界我都是打通了关系的,某些熟人职位比令弟还高上几分。”

“话虽如此,我想你不希望我出事吧?”

“当然,我们其实是一条绳上的蚱蜢

我大概知道我们的立场上的微妙区别了,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合作,而且他肯定对真相知道些什么。

真是个芝麻年糕(外白里黑)。

我们的目光交汇到一起,同时用唇语吐露出一个名字——

没错,就是那个人。

“好的,你打算怎么给嫌犯定罪?我可必须要一个人来为我的损失负责。”

“还有一件事我刚才没有提及,那可能是关键,现在你听好了:”

门被敲击几下。

“亚蒂~听好什么!”

是艾米丽!她干嘛在这个时候过来,不对,我本来应该守在外面的,现在跑过来反而会显得可疑,该阻止她。

“我进来咯!”

不行,来不及了。不对,最重要的是现在我和王耀——

“哎哎!你刚才是说要和我结婚吗!”

王耀惊讶地拍拍我的脸,摸摸我的额头。

“没有发烧,那么是真话?”

“啊?”

我和门口的艾米丽同时发出一声疑惑,只是我的是在心里。

“原来如此!亚瑟你不愿意来取证是因为这种重要的事情!”

艾米丽打一个响指,作出一副“我很了解哦”的笑容。

“今晚本来是你要当众求婚,结果出了这种事情,只好变成私下了是吗?”

“才不……嘶……额,是的。”

王耀狠狠恰一下我的手背,我只好慌忙改口。

“居然是这样!你们继续,就当刚才是个插曲。等找出犯人以后,我就把客人们聚在一起,大家一起目睹你的出柜。我现在就去给斯科特先生说,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艾米丽“扑通”一声关上门

“王!你刚才是干什么!”

东方人不紧不慢地把我推开,坐起来。

“你刚才不是担心把我们密议的事情暴露给琼斯小姐吗?我这不是给你打掩护,你也配合点。”

“也不是这个打法!”

他比出噤声的手势,见我闭嘴,他满意地微笑。

“首先:对未婚夫大吼大叫是不符合礼仪的;其次:我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最后:说正事。”

“……拿你没辙。Well,你知道楼下那个花房吧?它的天花板是由两块大玻璃拼成的,但昨天不知道被谁整出一个洞,只好换新的。”

“然后?”

“本来应该在来宾来之前修好的,但今天下午两点左右,都已经有人到了,工人才送来。为了不影响聚会,只好干脆先拿木板抵一下,玻璃被暂时放在别墅后院。”

“你怀疑送玻璃的人动了手脚?”

“不仅如此,我看到切尔西的尸体回去时,少了一块。”

“玻璃能装载着什么武器进来吗?除非……”

他似乎恍然大悟。

“没错,除非玻璃本身就是凶器。往这个方向发展的话,说不定可以解释为什么切尔西会溺水、而非只是被抛尸水中。”

“那么枪的作用?”

“暂时不知道,不过总可以知道的。我们现在就去找阿尔弗雷德!”

“亚瑟?”

门外传来罗莎的声音。今天什么日子?怎么都在找我?我连忙去打开门。

“怎么了?”

“阿尔弗雷德让所有人去大厅集合,他说他已经知道凶手的手法了。”

“要真这样当然最好。耀,走吧。”

“那个,哥哥?”

罗莎看着王耀,眼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她凑到我耳边:

“你不会真的是基佬吧?”

我的上帝。

忍受着眼角瞥到的耀的偷笑,我用尽我毕生的绅士修养说道:

“没错,我他妈的就是弯的。”

——————————————————————————————

今天英语月考考差了于是来迫害亚瑟(什么逻辑)

看上去是红茶会一起怼露呢,且看我怎么圆吧x

伟大的斯莱特林级长
极度潦草,看了亲友的文之后就画...

极度潦草,看了亲友的文之后就画了。大概是英英表白,老王装作拒绝实则在调♂戏〈?〉英英

吼~3.16才接触的指绘,感觉还不是很熟练……总之多多包涵啦!

极度潦草,看了亲友的文之后就画了。大概是英英表白,老王装作拒绝实则在调♂戏〈?〉英英

吼~3.16才接触的指绘,感觉还不是很熟练……总之多多包涵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