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老三国

50880浏览    1615参与
猫宁

【玄亮】尺素

*斯人已逝,纸短情长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诸葛亮于五丈原病故,众人皆哀。

    是日,姜维在帐中整理丞相遗物,不慎将小案上的一方木匣带落在地。木匣翻落摔开,掉出里面盛放的物件。姜维低头看去,是一些素白的绢帛,于是放下手里的竹简,将木匣与素绢拾起。

    匣子并不大,外观也极为普通,虽有日久的痕迹,但不见破损,可见主人极为爱护。翻出的素绢乱作一团,不复原先齐整摆放的模样。姜维轻叹一声,为一时不慎懊恼。...


*斯人已逝,纸短情长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诸葛亮于五丈原病故,众人皆哀。

    是日,姜维在帐中整理丞相遗物,不慎将小案上的一方木匣带落在地。木匣翻落摔开,掉出里面盛放的物件。姜维低头看去,是一些素白的绢帛,于是放下手里的竹简,将木匣与素绢拾起。

    匣子并不大,外观也极为普通,虽有日久的痕迹,但不见破损,可见主人极为爱护。翻出的素绢乱作一团,不复原先齐整摆放的模样。姜维轻叹一声,为一时不慎懊恼。

    抬手捏捏眉心,收敛心神后,姜维凝神看向那一堆素绢,只见绢面上隐约透出些许墨色字迹。起心动念间,他拿过一块素绢展开,上书仅寥寥几笔:

    陛下:今南方已定,无内顾之忧,臣已奏明后主,不日便出师北上,誓要剿灭汉贼,克复中原,恢复汉室,以报陛下知遇之恩。

    姜维一怔,从头复读一遍,方才醒悟这是丞相写给先主的书信。转又念起某日走入帐内时撞见的丞相——手抚木匣,神情痴滞,宛如幽游太虚,连人进帐也未察觉。

    他只当丞相在思索攻克天水、上邽的良策,未作他想。如今细想,那般思念追忆的神态,时而柔情似水,时而落寞感伤的眼神,岂是思索破敌之计时能有的?更遑论被唤了几声才回神,此地无银般地将木匣轻放到一旁的掩饰动作了。

    “唉……丞相……”

    心绪复杂地将手中的绢帛理好放入匣中,姜维接着从乱团里拿出新的一块,但见其上写道:

    陛下:臣收得一小将,姓姜,名维,字伯约,天水冀县人。此人文武双全,智勇足备,实乃真将才也。臣自出茅庐以来,遍求贤者,欲传授平生之学,只恨未得其人。今遇伯约,臣愿足矣。若陛下见到伯约,定会欣喜万分

    后面未再续写,唯有一豆大的墨点洇染开去。

    姜维忆起归顺当日,万般滋味涌上心头,不禁悲从中来,泪湿眼眶。

    之后又草草翻了一些书信,皆是写给先主的,大多谈及平日公事,再不然就是提及后主,或是朝中文臣武将,字里行间不似上奏疏表,更像日常言谈。

    不知不觉,匣内大半地方已被堆满,再看仍旧乱作一团的素绢,姜维暗暗吃惊,也不知丞相作了多少书信,又是从何时开始这般如此?这一方小小的木匣,竟装载得下许多。

    如是想着,姜维漫不经心抓过一块素绢,不经意瞥见绢面上画有几尾鲤鱼,再看文字,这样写着:

    陛下:昔日封臣为丞相之时,曾赏三尾鲤鱼于臣。后至开府,臣将鲤鱼移至府中饲养,恐其不适,每每照料小心万分。如今尤为灵动,甚是喜人。陛下曾言,如鱼得水,想是如此。常言道,鱼失水,不可活。岂知,水也不可无鱼乎?臣观游鱼之时,亦心思陛下之情,未尝忘却。

    姜维默然将素绢合上,对先主刘备愈发好奇向往,尽管这个人丞相已多次对他提起。可惜自己从未见过先主,只能从只言片语里寻找他的身影。

    “想必先主该是丞相极为认可之人,所以才追随至死。”姜维喃喃自语。

 

    诸葛丞相大丧过后,姜维去了昭烈庙,他缓缓点燃一柱香,插在昭烈皇帝的塑像前,然后伏地跪拜。

    烟雾缭绕里,姜维直起身仰视昭烈皇帝的塑像,轻声说道:“先主在上,今丞相故去,臣姜维,当继丞相遗志,讨伐逆贼,恢复中原,匡扶汉室。”

    他拿出那方木匣放到身前,继续说道:“此乃丞相遗留书信,皆书与先主,望先主恕臣僭越之罪。”

    姜维伏地叩首,起身时,两眼通红俱是泪水。他打开木匣,拿出素绢,一一投入火中。雪白布帛迅速被火舌卷入,连带字迹都化为飞烟。

    隐绰的火光现出诸葛亮伏案的身影。一灯如豆,素日不离手的羽扇置于案前,他摊开一块柔软的绢帛,手执毛笔,沾点黑墨,悠悠下笔:

    陛下:今文长拾得南兵遗落藤甲,技艺精湛不输陛下当年赠臣之小帽。臣思之,欲破藤甲军,非火攻不可。然如此酷战,烧杀生灵,臣心中不忍,此计实乃不得已而用之。

    焰火翻滚肆虐,诸葛亮飘渺的身影如烟般散去,姜维见匣内的素绢已不多,干脆直接将木匣一并放入火中。

    火苗上窜,白烟骤起,诸葛亮的身影又一次显现。他披着外氅,身躯佝偻,虚弱地从案上拈起毛笔,勉力写道:

    陛下:自陛下去后,臣无一日不思念陛下,十二年来,未敢忘却陛下尊颜。然臣兴师北伐,未获成功,有负陛下临终重托。而今病入膏肓,命垂旦夕,再不能临阵讨贼,更觉愧对陛下……

    烧得焦黑的木匣“噼啪”一声爆裂开,火势又旺了几分。姜维盯着火中的灰烬泪流满面,黯然神伤,伏倒在地,久久未起。

 

    昭烈皇帝的塑像安静地伫立在上首,双目俯视,似在注视下首跪拜的姜维,亦似在凝望跃动的火焰。

    火势渐小,素绢燃烧殆尽,仅剩木匣的一角在被啃噬。

    殿内寂静如旧,两行清泪从塑像的双目中悄然落下。

 

END

 

作者的话:

    玄德故去,孔明音书无寄处。若付之一炬,徒增伤感,遂存于木匣,睹物思人亦思情。

雲檐

  前一秒老刘已经犹豫了要被劝好了

  后一秒三弟来了

  葛亮:完了……()

  P2两人双双含泪啊呜呜呜

  和调色无关……我加的同种滤镜……

  只差了几分钟 三爷来之前的背景和大哥三弟见面后的背景色就完全不同了一下子晦暗

  痛 太痛了()

  前一秒老刘已经犹豫了要被劝好了

  后一秒三弟来了

  葛亮:完了……()

  P2两人双双含泪啊呜呜呜

  和调色无关……我加的同种滤镜……

  只差了几分钟 三爷来之前的背景和大哥三弟见面后的背景色就完全不同了一下子晦暗

  痛 太痛了()

神界风云榜

《二周目的季汉众人》(60)

如标题,季汉全员二周目,但每个人都不能说出来自己是重生,也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以及剧透未来发生的事情。


所有人都以为只有自己重生


每个人的记忆都只停留在自己生前,无法知道自己死后发生了什么


注意,后期大事件时间线就不能完全根据历史时间线来衡量判断,一切都会提前发展,不要再代入历史原有时间线。


————————————————————————————


【恭贺诸位《白门楼》副本已经圆满结束统计参与事件人员——根据诸位表现,‘刘备’、‘关羽’、...

 

如标题,季汉全员二周目,但每个人都不能说出来自己是重生,也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以及剧透未来发生的事情。

 

 

所有人都以为只有自己重生

 

 

每个人的记忆都只停留在自己生前,无法知道自己死后发生了什么

 

 

注意,后期大事件时间线就不能完全根据历史时间线来衡量判断,一切都会提前发展,不要再代入历史原有时间线。

 

————————————————————————————

 

【恭贺诸位《白门楼》副本已经圆满结束统计参与事件人员——根据诸位表现,‘刘备’、‘关羽’、‘张飞’、‘诸葛亮’、‘庞统’等人观测点减除略干……】

 

 

【系统提示:检测进度提前过多,提前展开前期副本最后一项〖群雄逐鹿〗副本最后章节,请诸位遵守以上守则。】

 

 

 

〖季汉一家人私聊群〗

 

 

刘备:这是啥!〖群雄逐鹿〗又是什么篇章意思?怎么就提前了!?

 

 

关羽:感觉像是不同时期的关键的,比起每一个历史一小阶段的节点,它更像是某种分水岭,记录咱们不同时期的阶段历史问题……

 

 

徐庶:应该是改自【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如今汉室倾颓,天下纷乱诸侯割据,也正应了【群雄逐鹿】……

 

 

糜竺:哦!怎么说【群雄逐鹿】这个副本即将结束?

 

 

都过去60章了还没出新手村!?

 

 

张飞:这么说若是出现后期咱们不知道的特殊章节,咱们就可以根据此章节来提前预防未来之事了!!

 

 

这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无用,但对于一部分前期过早离世的人来说,这是一种提醒……

 

 

 

但不知道未来之事,除了他们已知剧情的人物外,其他人是否知情……

 

 

例如之前很早身死的小凤凰,他将来能否知晓后续荆州事变的剧情?

 

 

可那时的他已经亡故了……

 

 

谁来告诉他后续发生之事……

 

 

刘备思索期间,又一次注意到,以往活跃的三傻群聊,此刻又一次安静下来……

 

 

尤其是……

 

 

刘备:宪和——宪和在吗??

 

 

这一次简雍又沉寂了许久,就像是被人抹去掉了自身的痕迹一般……

 


 

“哎呀先别管宪和了,他什么都做不了,就算在也不能说什么话来帮忙~”

 

 

群里有人匿名插了一句话,刘备下意识要说什么顶嘴,可正当要找他信息时,那个匿名又突然消失了……

 

 

——————————————————————————

 

 

曹操在刘备与徐庶协助下,一举攻破徐州、下邳,更是在下邳城白门楼绞杀吕布,受降张辽。

 

 

在季汉等人接受到天道的关键信息之后,曹操的记忆也日渐清晰……

 

 

他看到了刘备殿上被认作皇叔,他看到了许田围猎,他看到了青梅煮酒论英雄,也看到……

 

 

〖近日曹贼弄权,欺压君父结连党伍,败坏朝纲。敕赏封罚,不由朕主。朕夙夜忧思,恐天下将危。〗

 

 

〖卿乃国之大臣,朕之至戚,当念高帝创业之艰难,纠合忠义两全之烈士,殄灭奸党,复安社稷,祖宗幸甚!破指洒血,书诏付卿,再四慎之,勿负朕意!〗

 

 

衣带诏…………

 

 

曹操面不改色,心中窃喜。既然知道即将发生之事,那他就有把握住机会

 

 

若是平时,他曹操断然不能轻易斩杀那么多汉室肱骨之臣,但现在……无疑是给了他一份刺杀名单……

 

 

但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他需要等……

 

 

一个时机成熟之地……

 

 


次日设朝,曹操如记忆里一般表奏刘备军功,引刘备上前见帝。刘备神色沉稳身着玄色朝服拜于丹墀。

 

 

陛下宣上殿,问曰:“卿祖何人?”

 

 

“臣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刘雄之孙,刘弘之子也。”

 

 

 

取宗族世谱检看,令宗正卿宣读曰:


孝景皇帝生十四子。第七子乃中山靖王刘胜。胜生陆城亭侯刘贞。贞生沛侯刘昂。昂生漳侯刘禄。禄生沂水侯刘恋。恋生钦阳侯刘英。英生安国侯刘建。建生广陵侯刘哀。哀生胶水侯刘宪。宪生祖邑侯刘舒。舒生祁阳侯刘谊。谊生原泽侯刘必。必生颍川侯刘达。达生丰灵侯刘不疑。不疑生济川侯刘惠。惠生东郡范令刘雄。雄生刘弘。弘不仕。刘备乃刘弘之子也。

 

 

“曹操弄权,国事都不由朕主,今得此英雄,朕有助矣!”

 

 

刘协也到底年轻,没沉住气直接起身走到刘备面前。他年龄实在是太小了,比当年的阿斗还要年幼,并且孤立无援。

 

 

如今见到这一份希望,又怎么能不为之动容……

 

 


“皇叔请起。”

 

 

“谢万岁。”

 

 

刘备起身,面前的小皇帝稚气未脱的脸庞眼中含着一汪清泉,牵起刘备的手,似乎有事相托:

 

 

“且随朕往偏殿,叙叔侄之礼。”

 

 


刘协说完之后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曹操,见他没有什么大动静之后,有点后怕的牵起了刘备的手,像是要找一个可以依托的家长一样……

 

 

此次因为各个原因的变动,很多事都提前了许多,现在刘协的年龄比之前更小几岁,也更加没有安全感……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大家长’,心中更是有说不完的委屈……

 

 

之后另行设宴款待,刘协也是没话找话的跟刘备闲聊天,他身边都有曹操安插的内应,情报信息根本不灵通。如今知晓刘备一事,更要尽快得知自己这位皇叔身边的事,以及……

 

 

刘协:叔啊(┯_┯),这些年你都去哪了,我被欺负的好惨啊(╥ω╥`)

 

 

刘备也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自己这周目与一周目时期的时间线……

 

 

 

刘备:有没有一种可能,你被欺负的时候,我也在被……

 

 

这些年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刘备回来之后首先被关张二人围住,仔细检查确认大哥有没有受伤,生怕曹操趁他们不注意暗中伤人。

 

 

“主公,今日上朝可有异端?”徐庶贴心的温好一壶茶,将茶水端到刘备面前。

 

 

刘备摆了摆手,适意他们不用紧张,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之后,才将朝中之事娓娓道来。

 

 

“那曹操虽然没使绊子,但不代表他以后不使什么歪招,大哥单独行事,还需谨慎!”

 

 

张飞平日里粗枝大叶,但在大事上各位细心,既然世界线已经在他们的干涉下与前世不同,那么就算曹操没有外挂,他也一定会做出跟前世不同的举动。

 

 

徐庶对此也是如此,尤其是《白门楼》副本结束那所谓的观测点让人更外令人瞩目。

 

 

之前盗走赤兔马,让徐庶的观测点增加,而在白门楼结束之后,刘关张三人的观测点却是减少……

 

 

那其他人呢?

 

 

徐庶首先想到的是他身边的空白期人员樊麐,由于个人信息只能自己知晓,所以徐庶他并不知道对方的观测点有没有增加……

 

 

如果在本不该出现的时期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人,会不会也影响到观测点?

 

 

可如果那样的话,不光是自己和樊麐,就连阿斗也会被观测……

 

 

所以,徐庶推理出观测点的增减形势。

 

 

当剧情关键人物稳定且按部就班的走自己一周目的历史轨迹时,天道对你的影响越小,那么视线就不会集中在你的身上,观测点也会减少。

 

 

当你在关键剧情上做出越多改变历史且出格的事情后,天道也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哪些影响运作的人身上,并且标记出哪些是害群之马,将其划分……

 

 

如此说来,他们不光是要尽量发展下线保护好更多的空白期人员,也要保护好前期被主线剧情困住的关键人物。

 

 

减少他们的观测点,并且让其他人分摊观测点改变剧情……

 

 

徐庶好像有点明白这一世他们的发展方向,只是……

 

 

他还不知道这个临界点为多少……

 

 

目前为止,只是不断累计了增加,那么上限是多少?

 

 

在此之前,徐庶更改的剧情线,又是否被算在其中?

 

 

观测点,以及对于越早出现改变的人,有意味着什么?

 

 

而另一边,阿斗眨巴着大眼睛,滴溜溜的简雍手里拿着几枚钱,如同掷骰子般抛在空中,几次接住,几次掉落于桌面,旋转几番后,某一面朝上……

 

 

刘禅隐约感觉着像是某一种占卜推演之法,可不知简雍心里求问的是何事,身在襁褓之中,看不到钱币的正反面。

 

 

况且,不知他所求之事,即使知晓吉凶 又有何用?

 

 

却只见简雍挠了挠头,眉头罕见的皱在一起,似乎有几分烦躁焦虑,但即便如此,他也只是给人一种心情不佳的毛燥感,并没有其他的负面情绪。只见他悄悄的把铜钱翻了个面,脸上瞬间挂笑,就像是个老顽童一样……

 

 

老顽童……

 

 

刘禅突然一愣,他突然意识到,今生的简雍年龄不大啊?

 

 

为什么他在看向简雍时,总感觉对方是一个星星白发生于鬓垂老者?

 

 

刘禅揉了揉眼睛,再次睁眼时,他看到简雍收起了算命用的铜钱,转过头来看向自己,他的眼神依旧平缓慈爱,但却多了一种刘禅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斗斗,看什么呢~~”

 

 

简雍笑呵呵的走到阿斗面前,看着襁褓着的婴儿。他此时正在嗦着自己手指,滴溜溜如黑葡萄的眼睛也不敢看,直到简雍走到他面前,这才回应了一句:

 

 

刘禅:阿巴阿巴阿巴……

 

 

很真挚的流露出清澈的愚蠢……

 

 

简雍见了阿斗这副憨样也没多计较许多,反而将孩子一把搂在怀里,拿起手巾擦干净婴儿那一脸口水。

 

 

“阿斗啊……”

 

 

仰吞北斗……北斗……

 

 


“未来决断之事,可不再我们这些老骨头的身上啊……纵然我们能改一时之命数,却无法改后世之归途……”

 

 

刘禅很配合着让简雍擦拭着自己的脸,小孩子的脸毕竟娇气,简雍虽然轻手轻脚的,但手里的布匹还是把脸给磨蹭红了。

 

 

简雍也吓了一跳,看着手里这块布愣了愣,看了看刚刚拿布的地方,又像是变戏法一样又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布来……

 

 

“唉?我的手巾在这,那现在拿的是什么?”

 

 

“不会是下人刚刚擦桌子的抹布吧?我瞅着上面好像还有点油渍麻花的……”

 

 

 

刘禅:!!!!!

 

 

 

“哇——————”

 

 

孩子一下子哭的很大声,这也幸亏刘禅声带还没发育好,不然这一刻直接开口说话了!

 

 

 

刘禅:我要相父!我要赵叔!我要伯约!!(流泪猫猫头JPG)

 

 

“哈哈哈哈哈——”

 

 

眼前的一幕把简雍逗的前仰后合,抱着刘禅眼泪都笑了出来,最后把那块‘抹布’一扔,捏着刘禅还有点婴儿肥的脸颊调笑道:

 

 

“这会儿怎么听得懂话了?不装了,跟叔摊牌了不是?”

 

 

哭声戛然而止,刘禅泪眼婆娑的看着简雍,可对方却不慌不忙的将那块‘抹布’收好,换上自己干净的捐布擦着刚刚被‘染色’了的小花脸。

 

 

“现在可以接着年龄的由头装傻充愣解决,可问题本身并没有化解,只是别你敷衍了事而已……”

 

 

 

“你将来也想装一辈子傻?小心装着装着,就成真的了……”

 

 

刘禅启唇,似乎要反驳什么……

 

 

“可是……不是你说的。‘如果你害怕或恐惧一样事物时,就将它变得好笑一点’吗?”

 

 

简雍像是看出来刘禅的想法,所以他抱着怀里未满周岁的孩子徐徐而来,语气轻缓如夏末的晚风,时暮色前的暖风,暖而不炽,却近天寒……

 

 

“不要太急于认定或否定一件事,正所谓‘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

 

 

未来那么长远,别急着下定论啊……

 

 


 

——————————————————————————

 

 

“丞相,天子认刘备为皇叔,恐怕于明公无益啊!”

 

 

“刘备虽被认作皇叔,我以天子之诏号令于他,岂敢不从?”

 

 

曹操这边自然也展开了自己的会议室,将众多心腹谋臣召来。

 

 

他心中自有谋断,但还是想听听其他人的意见。

 

 

曹操目前手里的牌实在太少,虽然他估摸着季汉阵营几乎人手一份‘二周目穿越大礼包’,但从目前这谨小慎微的实操来看,还是有诸多不便限制他们。

 

 

所以,曹操虽然没有更多心腹之人为他分忧,但也没有其余限制影响他的操作。

 

 

为了不打草惊蛇,曹操这步棋还是按部就班的照常走,待到时机成熟之时拿下。


 

“况且,我将刘备留在许都,名为与天子相近,实则在我掌握之中!”

 

 

这句话也并非虚言,曹操自然有这个把握在内。

 

 

目前曹操的记忆虽然只恢复到官渡之战前,还不清楚未来更多事情,但目前为止的记忆最为清晰。

 

 

要杀刘备容易,但要找个合适的缘由,不然将为众矢之的……

 

 

甚至可能会激发老刘头后备隐藏能源出动……

 

 

没有回想起未来之事的曹老板,依旧被笼罩在被诸葛支配的恐惧当中……

 

 

不过此时的曹操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在谋士面前表现的自信满满。

 

 

曹操:我何以怕他啊(˙︶˙)

 

 

隔壁名著玉帝:不必管他.JPG

 

 

“我已奏明天子,明日往许田为猎,以观动静……”

 

 

这正好借此试探刘备等人的动静,借此试探……

 

 

不过,他们若真受限于人,恐怕不可能表现的太明显,但能够激活刘协的‘衣带诏’便足矣……

 

 

 

曹操可是等着他们都在衣带诏上签字,

然后一网打尽……

 

 

但除此之外,刘备等人的其他动静还是要掌握其中,毕竟曹操他还不清楚刘备身边,有多少‘能人’……

 

 

 

手边一 时时刻刻观测与刘备等人身形的密探上前汇报这几日刘备等人行踪……

 

 

“这……”

 

 

探子似乎一言难尽,但在曹公的凝视下,还是简短解说。

 

 

“虽然已按照丞相吩咐,在相府左近觅得一座宅院,安顿刘备等人住下,但……”

 

 

 

“但什么?说!?”


 

 

“但那刘备似乎沉迷于小院种菜,手下之人也是无所事事,就连他身边的从小到大跟随的竹马也是如此,拿着个铜钱瞎晃悠……”

 

 

“哦……”曹操似有所指的说:“哪天可曾算卦什么?”

 

 

“这一点不知……并且从对方面相来看,也分不清喜忧……”

 

 

“先不要惊动,派人时时留意,方差刘备举止,随时报我!”

 

 

曹操自有打算,但目前不能惊动刘备等人……

雲檐
  好怪。再看一眼。   事儿...

  好怪。再看一眼。

  事儿真多(不是)

  好怪。再看一眼。

  事儿真多(不是)

雲檐

  攥手腕攥到我心里去了……

  (虽然这两张没有亮亮但是依旧收到合集里去了)

  攥手腕攥到我心里去了……

  (虽然这两张没有亮亮但是依旧收到合集里去了)

超级亮粉

突然发现亮亮和吹灭小山河好配啊~💗💗

突然发现亮亮和吹灭小山河好配啊~💗💗

雲檐

 地府AU(武侯祠气候差不多尽是我编的……勿究致谢orz)

 全文3000+ 食用愉快

  

  夜未央,庭燎之光。

  春尚未归,岁且除。风光胜旧,华章日新,万象起新朝。


  冬夜清寒,万物渐寂。

  晚风虽不凛冽,吹到人身上久了也不免发僵。诸葛亮似乎是忘记了关门,于案边搁置一樽清酒,方才尚温,此刻已染上寒意。

  也罢,现今无论冷暖也奈何不得他半分了。

  诸葛亮拈着一张写满了字的信笺,字体娟秀,书写之人一笔一划都极其认真细致,可见用心。他指尖在信笺下角某处摩挲着,回忆着昼时之事。

  

————————————

  碧空如洗,浮絮不遮骄阳,高墙深屋收不......

 地府AU(武侯祠气候差不多尽是我编的……勿究致谢orz)

 全文3000+ 食用愉快

  

  夜未央,庭燎之光。

  春尚未归,岁且除。风光胜旧,华章日新,万象起新朝。


  冬夜清寒,万物渐寂。

  晚风虽不凛冽,吹到人身上久了也不免发僵。诸葛亮似乎是忘记了关门,于案边搁置一樽清酒,方才尚温,此刻已染上寒意。

  也罢,现今无论冷暖也奈何不得他半分了。

  诸葛亮拈着一张写满了字的信笺,字体娟秀,书写之人一笔一划都极其认真细致,可见用心。他指尖在信笺下角某处摩挲着,回忆着昼时之事。

  

————————————

  碧空如洗,浮絮不遮骄阳,高墙深屋收不进蔚蓝万里。适逢新年,武侯祠内热闹得紧,来人络绎不绝。

  今年有些特殊,虽说诸葛亮早做了心理准备,只许久未见这样的阵仗,还是未免有些吃惊。不过片刻,他便恢复了往日神色,默然不言,动作麻利地理了面前案上的杂物,拾出了一片宽敞整洁的办公区域。


  诸葛亮破晓即至,及近午时,案上已摞满了信札与自记的各人之所求。愿望形形色色,来人求得真切,又虔诚万分,诸葛亮也不论其千奇百怪,只全数认真记了,至于分门别类再逐一去考察落实,那是之后的事。

  往年他与刘备于成都,人自然也不可谓不多。只是二人同在一处,终究减轻了很大一部分工作量。只待后将二人所收之愿汇总,重复的挑出,这样一起分担,不必过劳且效率尚佳。

  今时不同往日,不知多少人盼了数年终于得以无所束缚归家团圆。诸葛亮放不下汉中这边,无论如何也要来此,成都便全权交付刘备。

  祠内人群渐稀,午饭时刻,诸葛亮方得闲下一时,正欲起身舒展一番坐得僵硬的筋骨,忽发觉一人迈着碎步至前。

  

  年轻的小姑娘走得轻快,高高的马尾辫随着步伐一甩一甩,瘦小的身躯抱着一大捧花,显得不大和谐。

  诸葛亮瞧着她有些眼熟。

  细细思索,想起三年前,这小姑娘是常来的。其每至也如现下这般,不是捧着花便是给他带各种新奇的吃食,只是从不曾许什么愿望。

  诸葛亮又坐了下来。

  

  大抵特意挑了这样人少的时间来。小姑娘轻轻放下花,喜色难掩,目光虔诚而又饱含倾慕之情。

  诸葛亮于案牍中好整以暇地听着,想是十分激动,小姑娘已然语无伦次,心突突地跳,一股脑儿将三年悲喜与他讲来,表情生动,仿若与老友交谈一般。

  虽因不得已缘故三年未归,可她似乎生活得不错。小姑娘是个乐天派,诉说着感恩与思慕,只道是他给予了自己无尽勇气与生活的动力。诸葛亮耐心听着,有些欣慰,有些感动。

  不知讲了多久,小姑娘深鞠一躬,心满意足而又恋恋不舍地离去。诸葛亮瞧见花束中信笺,禁不住好奇,起身取了拆看。

  通篇是同方才无二的熟悉语言风格,许多句段尽显俏皮,字迹却工整无比。

  

  “愿丞相一切安好。”细细浏览至篇末,一上午的疲倦扫去大半。目光至于落款之处,诸葛亮忽然一顿。

  “癸卯年 正月初一”

  他怔了半晌,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若不是此,他竟昏得已然“寒尽不知年”了么。

  2023……223……

  一千八百年矣。

  轮回反复,又到了这个年份。

  

————————————

  成都的雪积了半日,融了半日,此刻汇做条条细流,顺屋脊而下,自檐滴落,碰撞出滴答轻响,声声敲在刘备心头,扰得他神思有些不宁。

  早些时候,终于结束整日的应接不暇。刘备将白日堆得有些乱的各类信笺按诸葛亮平日的习惯理得整齐,腾出空案,喜滋滋摆了满桌自己新得的吃食,又将自己装束得颇为喜庆,取出件相配的给诸葛亮备着。

  只待人归。

  刘备坐于案边撑着额头,手指应和着雪水滴落,一下一下在桌上轻敲。侧眸瞧了眼自己这边一日积攒的工作量,忆起白日忙得那般不可开交,心中有些惦记另一边。

  终归坐不住,刘备索性起身,决意自去瞧瞧,若是忙至如此,多一人也可分担些。


  汉中未曾降雪,只是风随一路,览过家家户户门窗上的新岁愿景,揉着各处的幸福美满,拂在他面上。

  风寒不寒的刘备无甚感受,只是推测这边大抵比成都要冷些。

  行至古镇,人烟稀少许多,倒是与刘备所想有异。他只当是这边定然依旧熙熙攘攘,才拖得诸葛亮迟迟未归。

  

————————————

  诸葛亮未掩着门,他还如原先一般心绪不佳时喜好吹风,即便此刻或风或雨已同无物,他依旧执着于此。

  生前刘备在时,见了便要将他揽到屋内;后独他一人,便养成了这么一个坏习惯。直至再次相见,此后千年间,诸葛亮便是如何同他言道早已对那些人间之物免疫,刘备也时时看顾着,再不叫他任意而为。

  现下他又是一人,好似这夜风能将他吹得清醒积分,亦或吹散心头的雾霭。

  诸葛亮有些不愿回去,他不想在这样本该欢庆之日露出半分不快与那人。


  轻车熟路在古镇中绕过几条小路,远远未至便瞧见人坐着出神,且大敞着门。刘备不再优哉游哉,提了速度瞬而至门前,屋内人似乎未曾察觉,不知思索什么。

  刘备疑惑,虽说如今他们早已无甚脚步声,可平素一贯是他尚未至,诸葛亮即已感知,待他近前,迎接他的便是满面春风。

  诸葛亮侧身而坐,一时瞧不清面上神情,夜色衬得人更显清瘦。刘备目光略过案上摞放整齐的各类文书信笺,果真繁杂。


  “孔明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若是累了,朕背你回去?”

  突如其来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沉思,诸葛亮回过神,正对上刘备笑意盈盈。将方才所思尽数压进心底,诸葛亮放下手中物,起身要去扶他坐:“陛下莫要调笑亮…怎么这样晚还过来。”

  刘备顺势牵了他手攥住,将人往自己怀中方向轻扯几分,紧挨着他坐,眸子状似无意瞥了眼诸葛亮搁下的信笺,片刻,心下了然。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孔明再不回,朕只怕要相思成疾了。”

  诸葛亮哑然失笑:“让陛下这样惦记,是亮的不是。”

  “叫朕苦等,孔明可是大大的不是~”刘备另一只手也覆了上去,将诸葛亮手包裹在自己掌心,“孔明有何心事,不必兀自伤神,可说与朕听。”

  “陛下……”

  “莫想欺朕,”刘备驳了他即将脱口而出的掩饰,凑他更近,“朕与孔明之心,早已相通。”


  倘若诸葛亮有呼吸,此刻想是要凝滞住一刻。

  新岁伊始,上吉之日,诸葛亮只觉自己那点时日冲刷不褪的无法释怀之心结实在不宜言明,斟酌着不知如何开口,目光缓缓挪至刘备那双片刻不愿转睛的桃花般的眸子,片刻又挪了开来。

  两相沉默半晌,刘备见他丝毫没有开口之意,无奈轻叹,将诸葛亮揽进怀里。他没有以多大力,诸葛亮也未抗拒,任他动作。紧贴着胸膛,那样蓬勃有力的心跳未能感知,却是与过往无二的安心之感。


  “孔明,是否在怪朕……”

  诸葛亮一惊,下意识要从他怀中挣出与他正色言语,方一动作便被人按了回去:“怎会!陛下何出此言?亮从未有半分此念。”

  “孔明不怪朕,朕也会怪自己。”刘备将怀中人搂的更紧些,“孔明不说,可朕并非那种没心肝之人,又怎会不晓孔明所思所想。”

  

————————————

  历史的车轮碾过岁月的长河,纵使千年,刘备也永不会忘记章武三年春,自己强撑着精神,竭尽全力延续着即将行至尽头的生命。两月时间,竟也只够将一切与他安排好,将要紧事尽数嘱托,待要再言其他,却已无可抗拒地走向枯竭。

  视线早已一片朦胧,仅仅能依稀觉出些手握之人的温度,可他不必看,眼前人的面容早已镌刻在心。同样,他也不必看,便知他的泪,十六年几乎未曾得见的脆弱,于那刻再藏匿不住。只是他却连抬手为自己心尖上人拭去面上泪水的力气也没有了。

  这样的心痛与无助,在他离去而魂灵徘徊不肯离去后的数年间出现了不知多少次。

  刘备不敢信,诸葛亮真的敢那般糟践自己的身体。他瞧着他一日日瘦下去,一日日殚精竭虑,瞧着他几乎被胃痛抽干了精气神,瞧着他咳得撕心裂肺,直不起身子。

  幸而那时他已是无心之魂,若非如此,只怕一颗心要日日夜夜碎过无数次。

  这些他都记得,从未,也永远不会忘记。


  “孔明啊,朕未同你讲过,但朕确是一直觉得对不住你。”刘备顿了顿,在诸葛亮背上轻抚,“从前未讲,是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后来时日久了,则是朕觉得,既然如今能于悠长岁月中与你相守,平日忙中可偷闲,这样的日子,一直下去也很好,不必提那些过往之事。”

  “朕与你共同目睹了太多时移世易,刀光剑影,鼓角争鸣,兴衰又岂是一时之定数。”

  “幸而涟漪终归于平,人民可享安乐,朕与孔明所望之太平盛世,如今已成现实。”

  “朕知孔明心意,见孔明之尽心竭力,我们君臣一体,便是有什么遗憾与错处,也是朕之过。孔明莫妄想说些什么浑话,你将身心俱附予朕了,朕只望你如今可以释怀。”


  诸葛亮在怀中轻微挣动,刘备松开他,只当他要说什么,不想他一言不发将案上信笺递给自己,眸中神色意味不明。接过浏览大略,刘备佯醋:“看来这姑娘甚是仰慕丞相啊。”

  诸葛亮见他一本正经配合做戏,忍俊不禁。

  “朕的孔明不愧为千古一相,可照天下明!朕都要沾了你的光。”


  月光穿过庭院漏进屋内,诸葛亮眼中似乎蒙了一层水雾,映着月辉,眸光熠熠。

  “陛下今日所言,亮深领之,必不负陛下之意,只是……”诸葛亮唇角微扬,莞尔轻言,“君言有一误。”

  “涟漪永不归于平静。鱼儿跃,水岂无澜?”

  

 (完)

  b、今年是癸卯 章武三年亦是。

  这是什么奇妙的轮回…

  就像是命运在牵扯我。明明去年发生了好多事情,年末心情不佳,莫名其妙开始从手机上看三国志,又把央三拿出来复盘。

  一下子和以前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好像他们突然走到我心里……

  被理想主义的光环照耀得灵魂都在发烫。

  问了几个圈子里的朋友,均说是在这差不多的时候入了圈,不可自拔。怎么会有这样神奇的事情!

  天注定我要在今年爱上昭烈与武侯。

超级亮粉

作者更新上瘾了🌚

又:拿图点赞关注呦~

作者更新上瘾了🌚

又:拿图点赞关注呦~

超级亮粉

作者又来更啦,还是亮亮的卡点视频,(作者要爱死亮亮了)💗💗

作者又来更啦,还是亮亮的卡点视频,(作者要爱死亮亮了)💗💗

未登录-

这些镜头找得都很有感觉,还有那本剧照画册上的,但是原剧里却找不到,肯定是央三母带 上的……

 (*꒦ິ⌓꒦ີ)电视台什么时候能把母带放出来啊,那可是三国时期宝贵影像资料啊,国宝级的啊!

这些镜头找得都很有感觉,还有那本剧照画册上的,但是原剧里却找不到,肯定是央三母带 上的……

 (*꒦ິ⌓꒦ີ)电视台什么时候能把母带放出来啊,那可是三国时期宝贵影像资料啊,国宝级的啊!

超级亮粉

这是本初最帅的地方了,从十八路诸侯讨董卓的时候就没那么好看了(作者本人认为,有不同意见可以在评论区讨论~)

这是本初最帅的地方了,从十八路诸侯讨董卓的时候就没那么好看了(作者本人认为,有不同意见可以在评论区讨论~)

超级亮粉

啊啊啊啊啊央三里面的美女真的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啊

也太美了吧🌹🌹🌹

啊啊啊啊啊央三里面的美女真的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啊

也太美了吧🌹🌹🌹

超级亮粉

我又来啦~再来一个亮亮的卡点视频,作者做视频上瘾了~🌚


我又来啦~再来一个亮亮的卡点视频,作者做视频上瘾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