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老九门同人

32917浏览    1175参与
Tanbifever

【一五All五副八】浮生101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我没玩他!”狗五有些懊恼地把杯子拍在茶几上,“我拒绝他很多次了,可是他不听啊!狗男人把我关在这里不让我走啊!你以为我喜欢呆在这?”

齐铁嘴叹了口气,狗五被关在这他自然知道,他也觉得张启山这事做得不漂亮,但张启山性格直率,不喜欢弯弯绕绕,可能这么直接的表达就是他对感情的坦诚。不过他也明白张启山叫他来干嘛,美其名曰怕狗五寂寞让他来陪,其实还不是希望自己来做狗五的思想工作,帮张启山说好话。

“那我诚心诚意问你一句,你真的不喜欢他?”

“也没有不喜欢…”狗五有些扭捏地低下头,抠着自己的手指,“他的感情太沉重了,我怕我撑不住…”
……………...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我没玩他!”狗五有些懊恼地把杯子拍在茶几上,“我拒绝他很多次了,可是他不听啊!狗男人把我关在这里不让我走啊!你以为我喜欢呆在这?”

齐铁嘴叹了口气,狗五被关在这他自然知道,他也觉得张启山这事做得不漂亮,但张启山性格直率,不喜欢弯弯绕绕,可能这么直接的表达就是他对感情的坦诚。不过他也明白张启山叫他来干嘛,美其名曰怕狗五寂寞让他来陪,其实还不是希望自己来做狗五的思想工作,帮张启山说好话。

“那我诚心诚意问你一句,你真的不喜欢他?”

“也没有不喜欢…”狗五有些扭捏地低下头,抠着自己的手指,“他的感情太沉重了,我怕我撑不住…”
……………
=====

瑜洲.

[启副]表白

#甜饼

#短文,一发完

#私设副官名字张惜离,日山这个名字我容易出戏

#因为我们终将别离,所以我才会如此珍惜

#有些时间可能和剧中不一样,因为我记性差


张启山从北平带回一个姑娘,据说是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尹新月。

张惜离是张启山的副官,每天都跟在佛爷后面,但这次却没和他去北平。他要知道佛爷去北平带个“未婚妻”回来,说什么也不让张启山自己去。


“我叫尹新月,新月饭店的大小姐,或者你们可以叫我夫人。”

尹新月的自我介绍惊到了副官,但见佛爷没说什么就以为他默认了,认命道:“是,夫人。”


唉,可怜的张副官,追佛爷都快有三年了,对方一点回应没有,似乎...

#甜饼

#短文,一发完

#私设副官名字张惜离,日山这个名字我容易出戏

#因为我们终将别离,所以我才会如此珍惜

#有些时间可能和剧中不一样,因为我记性差









张启山从北平带回一个姑娘,据说是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尹新月。

张惜离是张启山的副官,每天都跟在佛爷后面,但这次却没和他去北平。他要知道佛爷去北平带个“未婚妻”回来,说什么也不让张启山自己去。


“我叫尹新月,新月饭店的大小姐,或者你们可以叫我夫人。”

尹新月的自我介绍惊到了副官,但见佛爷没说什么就以为他默认了,认命道:“是,夫人。”


唉,可怜的张副官,追佛爷都快有三年了,对方一点回应没有,似乎是故意躲避这件事。

张惜离从陈皮那里拿了一包糖油粑粑给佛爷,佛爷说他不喜甜;张惜离从老八那里搞来上好的兔毫毛笔,佛爷说他惯用钢笔;张惜离从珠宝店里买了三颗紫色夜明珠,佛爷说他不喜欢这些装饰品……总之,只要是他张惜离送的东西,张启山总会找到理由拒绝。


“去给尹小姐收拾一间客房。”张启山对着下人说。

“我不!我是你的未婚妻,我要和你睡一间!”

“……”

“再说了,我在这就认识你一个,不和你睡和谁睡?”尹新月撇了撇嘴。

“佛爷……”下人为难道。

“还不去收拾客房!”

“是、是。”


张惜离的脸有些僵,笑僵的。张启山和他说对待女人要温柔,要面带微笑,因为你不知道那女人什么时候看你不顺眼就揍你一顿。

副官内心其实是拒绝的,其他人还好,可对方是自己的情敌啊,这让他怎么笑得出来?

况且情敌身份特殊,不能打不能骂,想到这副官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哼,臭佛爷!再也不理你了!


张启山有点想笑。

从下火车开始,他家的小白兔就不太对劲,现在更是把“生气”两个字写脸上了。不过为了逼他先表白,还是得等等。

尹新月崇拜张启山,他为了朋友可以散尽家财,所以想和他交个朋友。

张启山将家里小白兔迟迟不表白的事告诉尹新月,希望她可以帮帮忙。尹小姐向来活泼热情,撮合姻缘的事也干过不少,一口就答应下来。

刚刚演戏的时候,张启山紧张得直出汗,但在一旁胡思乱想的张副官并没有发现。


“夫君,今晚吃什么呀?”尹新月从客房里走了出来,坐到了张启山身边。

“夫人想吃什么就做什么。”

夫人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切,上次让你给我带点北平的特产你都没带!

张惜离在心里吐糟。

“佛爷,没什么事下官就退下了。”不退下在这看你们撒狗粮吗?

“副官,你和我们一起吃吧。”张启山说。

张惜离真的想揍他一顿,不肯收他礼物就算了,还让他留下来当电灯泡?欺人太甚!

“是。”有什么办法呢,佛爷刚刚说的是肯定句,他不同意也得同意啊。


尹新月吃完饭就回了房间,现在餐厅里只有副官和佛爷。

“副官?”

“啊?啊,佛爷,我,那个下官先回去了,您慢慢吃。”眼神游离。

“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沉默不语。

“我看你今天老是往我这看,一定是有话对我说。”

“我真没什么事!”情绪激动。

没错了,是喜欢我的表现!

张启山窃喜。

“真没有?”张启山又问道。

管他呢,现在不表白以后就没机会了!

“我喜欢你!”

“哦?这么个喜欢法?”

“就……就这么喜欢!”副官的脸一下就红了,“那个,我先走了。”

“站住!”张启山走过去搂住张惜离,“我也喜欢你!”


那以后,佛爷和副官就在一起了。

不过张启山觉得张惜离越来越大胆了,在人前就对他又打又骂!

“张启山你长本事了?说!你刚刚是不是碰她手了?”副官揪着张启山的耳朵质问道。

“惜离,我真没碰她……有人在呢,回家再骂!”张启山小声说。

一旁的亲兵偷偷地笑了两声。

“看什么看,还不快滚!”张启山瞪了他们一眼。

亲兵都走了。

“惜离!副官!小白兔!我真的没有!”佛爷表示很委屈。

“这账以后和你慢慢算!”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文笔很渣,勿喷!

要喷喷轻点

Tanbifever

【一五All五副八】浮生100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张启山拂开他额前的发丝,帮他理了理有些长了的鬓角,然后什么也没做,就跟他聊天:“今年多大了?”

“你干嘛突然问这个?”狗五有些哭笑不得,实在没想到他问得这么突然。

“相互了解么,总该知道点基本信息吧?”说着他点了一下狗五的鼻尖,笑道:“不过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今年十八了。”

“那你还问?”狗五更是啼笑皆非。

“找话题不就是这么回事么。”张启山不觉得哪里不对,继续问他:“你猜我几岁?”

“反正比我老。”狗五嘲弄似的撇了撇嘴,招来张启山一记闷栗。

“唬!”一阵酸爽直冲脑门,狗五涨起腮帮子朝张启山发出威吓声,像足了一只发凶的猫。
………...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张启山拂开他额前的发丝,帮他理了理有些长了的鬓角,然后什么也没做,就跟他聊天:“今年多大了?”

“你干嘛突然问这个?”狗五有些哭笑不得,实在没想到他问得这么突然。

“相互了解么,总该知道点基本信息吧?”说着他点了一下狗五的鼻尖,笑道:“不过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今年十八了。”

“那你还问?”狗五更是啼笑皆非。

“找话题不就是这么回事么。”张启山不觉得哪里不对,继续问他:“你猜我几岁?”

“反正比我老。”狗五嘲弄似的撇了撇嘴,招来张启山一记闷栗。

“唬!”一阵酸爽直冲脑门,狗五涨起腮帮子朝张启山发出威吓声,像足了一只发凶的猫。
…………
=====

王子翎

《你是我的人》 第十章

                               妙计

        齐桓这时站在了吴府门外,只听得一阵狗吠,门就在眼前开出了一条缝,露出了一张面容熟悉的人——这便是五爷了,那双桃花眼似乎蒙着一...

                               妙计

        齐桓这时站在了吴府门外,只听得一阵狗吠,门就在眼前开出了一条缝,露出了一张面容熟悉的人——这便是五爷了,那双桃花眼似乎蒙着一层水,看见了门口的人,先是一愣,但是这神情在脸上只是一瞬,马上又换上满面的笑容,那双桃花眼总会在笑的时候变成月牙形,怀中的那只可爱的西藏獚看见齐桓,也叫了几声,只往门前的那个人儿怀里窜,可是吴老狗紧紧地抱着三寸钉。

      “来,进吧。”五爷单手搂着三寸钉,斜着身子,让齐桓进来。五爷府中几乎没有什么下人或侍女,这零零星星的几个还是齐桓从自己府上遣过去的。一位侍女上来倒了些茶水,端上了几盘八爷最爱吃的点心。

      “喏,怎么想起来找我了?”五爷用手撇向糕点,示意八爷来吃。

      “诶呀!我哪有心思吃东西,这佛爷的情况虽已稳定但这二爷……”

      “诶,你行了,我请你进来可不是听他俩的事情的,他俩命大啊,不会出什么事的。”吴老狗拿起一个茶杯,淡抿了口茶。

      “话是这么说,可是同为兄弟……倒也是大嫂的妹妹——莫医生在那里看照着,我又何必担心呢?”八爷说着,从盘中拿了一个好看的果子,向上一拋,落入了口中,汁水突然地爆出呛住了喉,咳嗽不止。

      这时五爷的手抚上了八爷的背,说道:“真的是,你慢些啊。话说你在张府被挤兑的可以吧,不然呀,也不会到我这来。”

      “哪……哪有,我齐铁嘴这名号可不是白起的!”齐桓撇了一眼吴老狗。

      “是啊,铁嘴便是嘴硬,估计你在张府被呛的可以吧。”吴老狗仍旧抚着三寸钉,眼角漫出随和。

      “知道我这么惨,还不给我出出主意。”齐桓撇了一眼吴老狗,又端起茶杯。

      “我可以给你出主意,但是你可别骂我啊。”

      “你带着个女人,到各个爷门口转上那么一圈儿,我想这效果肯定不错。”吴老狗一边得意地笑着,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感觉自己实在是聪明过人。

      “可是我没有认识的女人啊。”齐桓的语气变得毫无底气。

      “是啊……”吴老狗摸着手上的玉扳指,这是他一贯的思考方式,突然他眼睛一亮,用手抵住下巴,肘部支在桌子上,对齐桓调了下眉,示意他过来听自己说话,“我记得你府上有个陪读的,叫暮雨吧,他长得干净,眉目清秀,稍作打扮可以看作个漂亮的姑娘。”

      “暮雨不会同意的吧,哪个男人愿意这样做?”齐桓皱着眉毛。

      “你这么多年,待他那样好,他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此时,吴老狗的笑容是那样难猜出含义。

王子翎

《你是我的人》 第九章,下

二日后……

莫测来到了佛爷府上

      “表妹你来看看佛爷和二爷怎么样了。”一直在佛爷房间守着的八爷和九爷被这人的话语叫醒了。

      莫测生的很漂亮,睫毛弯弯地翘了起来更衬出那双有神的眼睛。“佛爷的颈后伤口中入了病毒,二爷心魔所致,所以昏迷,佛爷的病比较好治,只是这二爷……”

      “二爷的病怎么了。”小八急忙说着,手紧紧地攥成了拳。这时解九一把握住了齐桓的手,示意他冷静下来。...


二日后……

莫测来到了佛爷府上

      “表妹你来看看佛爷和二爷怎么样了。”一直在佛爷房间守着的八爷和九爷被这人的话语叫醒了。

      莫测生的很漂亮,睫毛弯弯地翘了起来更衬出那双有神的眼睛。“佛爷的颈后伤口中入了病毒,二爷心魔所致,所以昏迷,佛爷的病比较好治,只是这二爷……”

      “二爷的病怎么了。”小八急忙说着,手紧紧地攥成了拳。这时解九一把握住了齐桓的手,示意他冷静下来。

      “二爷可能还会再昏迷一段时间。”莫测看着床上的二爷,微皱着眉毛。接着莫测拿出了药箱帮助佛爷处理颈后的伤口,“二位爷请回吧,这里留我一人照料就可以了。”莫测微微提起嘴角,双手交握在身前。

      九爷一把拉住了八爷,拖着他就踏着大步往外走。

      “你你你……干嘛啊,走得那么急。”齐桓刚想挣脱解九的手,结果对方握的更紧了。

      “那位莫医生中意二爷,所以才让我们离开的,这你都看不出来么,你读了这么多书,但这人情世故你怎么还是摸不清呢?”他看着齐桓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

      “啊……是嘛……”齐桓不知道怎么了,听了九爷的话后,心里很是不好受,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似乎有些酸。

      “算了,我先送你回府上吧。”

      “不,我要去吴老狗那里去。我想去看看三寸钉。”他们在此别过后,齐桓便向着五爷的府上去了。

Tanbifever

【一五All五副八】浮生99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你坐好!你快坐好!我给你拍!”狗五玩心大起,扭着身子催促张启山去沙发上坐定。

“哎呀你别这么死板!又不是学堂教书的先生!”看张启山一本正经地挺直了腰杆坐在沙发上的样子,狗五简直要笑死了,“真死相!放松点,随意点!帅一点!”

“怎么个帅一点?”张启山茫然地看着他忙忙叨叨的样子,一直在自己面前转来转去找角度,也不知道他到底想拍啥。

“真笨!你靠到后面!”狗五伸手一指椅背,开始指挥他:“左手放到扶手上,右手放在膝盖上,盘腿!不对,腿叠起来,!人靠后,脸侧过来一点,对啦,眼神朝左边,不,朝我一点,再凶一点……不要那么凶!吓死人啦!”...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你坐好!你快坐好!我给你拍!”狗五玩心大起,扭着身子催促张启山去沙发上坐定。

“哎呀你别这么死板!又不是学堂教书的先生!”看张启山一本正经地挺直了腰杆坐在沙发上的样子,狗五简直要笑死了,“真死相!放松点,随意点!帅一点!”

“怎么个帅一点?”张启山茫然地看着他忙忙叨叨的样子,一直在自己面前转来转去找角度,也不知道他到底想拍啥。

“真笨!你靠到后面!”狗五伸手一指椅背,开始指挥他:“左手放到扶手上,右手放在膝盖上,盘腿!不对,腿叠起来,!人靠后,脸侧过来一点,对啦,眼神朝左边,不,朝我一点,再凶一点……不要那么凶!吓死人啦!”

…………
=====

王子翎

《你是我的人》 第九章,中

车中……

       “小九我跟你说啊,你是没跟我们下墓去,那一程简直是九死一生啊,现在佛爷和二爷的情况不知是如何,这该如何是好啊。”本来九爷十分冷静,自己通晓些医术,被齐铁嘴一路上碎碎叨叨,时刻忍耐,但并不附和,解九心中明白,稍微一搭理他,那话头可就长了。就这样一路,解九爷面不改色,听了一路齐八爷在这次下墓中的英勇行为和传奇故事。

      “八爷,九爷,到了。”管家将俩人带进了佛爷的卧室。...


车中……

       “小九我跟你说啊,你是没跟我们下墓去,那一程简直是九死一生啊,现在佛爷和二爷的情况不知是如何,这该如何是好啊。”本来九爷十分冷静,自己通晓些医术,被齐铁嘴一路上碎碎叨叨,时刻忍耐,但并不附和,解九心中明白,稍微一搭理他,那话头可就长了。就这样一路,解九爷面不改色,听了一路齐八爷在这次下墓中的英勇行为和传奇故事。

      “八爷,九爷,到了。”管家将俩人带进了佛爷的卧室。

      “来这么多人,到底有没有个方法啊?”尹新月气得直跺脚,高跟鞋将木地板踩得当当响。

      “嫂子你先别急啊,你要相信九爷。”七爷修长的手指抵在下巴上,看向了解九。

      “三娘,这佛爷虽中了这头发上的病毒,但是并无大碍,最严重的是佛爷心中的魔”九爷语调平缓,接着又说,“先找来大夫为佛爷疗伤吧,这二爷似乎也是遇上了心魔,但是没有佛爷的严重,如果我们把出现在他梦中的那个人找出来的话,便可解开此结,解铃还须系铃人。”

      “莫不是丫头?丫头已过世,哪里去寻?”尹新月皱着眉看着床上的二人。

      “恐怕不是吧,”三娘眼睛却瞟向了齐桓,齐铁嘴不懂霍三娘为什么看自己,满脸疑惑,眨着眼睛看着他。“一会儿你们把佛爷和二爷洗干净些,换上干净的衣服。”霍三娘单为这两人操心了,却忘了自己也已狼狈不堪。

      “三娘,你去回府上先自己整理一下,再替二爷拿衣服来吧。”齐铁嘴又搂住九爷说“这里就靠我俩吧。”

      “我的表妹莫测就要到了,她是位医生,这两天要来看我,不如请她为佛爷和二爷看看吧。”尹新月启口说了话。七爷听罢,微笑了一下便走了。

      “嫂子,你可以回屋休息了,接下来的事情,您一个女人也不方便。”解九用食指弯曲处推了下眼镜,面无表情地说道。尹新月也没说什么便走了。

      八爷和九爷坐在床边,谈论着下一步该如何办。

      齐桓说:“这九门之外的人一直有想要扳倒佛爷势力的人,如今佛爷重伤,若被外人听到此消息,便会借此机会扳倒佛爷。我们应该封锁好消息,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

      解九爷若有所思,心中想着什么人想扳倒佛爷,嘴里便说出了一个名字:“譬如,陆建勋?”

      齐桓想了想说道:“陆建勋为什么要这样做?”是啊,这没有什么理由啊。

       “呵,谁不想升官发财,抱美人呢?扳倒佛爷,他可晋升军衔,俸禄更高。”解九冷哼了一句。两人就这样在卧室里等待着。终于。

      “两位在讨论什么呢?”只见门口出现了一个高挑的身影,头发盘了起来,一只价值不菲的簪子固住了头发,身上穿着合体的旗袍,胳膊上搭着一块绸缎,高跟鞋擦得闪光。三娘回来了。下人们拿来衣服,帮二位爷换好,便又放在了床上。两个人的神情平静,就像塑像一般。

     “接下来该怎么办?”齐桓看着两个人,不知该做些什么。

     “我们不如等等夫人的那个表妹吧。”三娘依旧环着胸,启合着嘴唇。

Tanbifever

【一五All五副八】浮生98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你跟踪我?”狗五不可置信地瞪着他,实在无法相信这会是张启山这种男人干的出来的事。

“那倒没有,只是找人拍了几张而已。你老是躲着我,我总要有点能打发时间的东西。”张启山怕他撕烂那些照片,又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变态!”狗五抱着自己的脑袋,发出一声怪叫,“猪头!变态!变态猪头!”

“好了好了…”张启山被他骂得有点惭愧,自己这么做的确有点过分,他抓起一个包子就塞住了狗五的嘴,怕他再叫下去把人招来。

狗五像受到了一万点打击似的趴倒在起居室的沙发上,斜着眼看着张启山,喃喃自语道:“我幻灭了…”

“这说明我就是个普通男人而已。”张启山...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你跟踪我?”狗五不可置信地瞪着他,实在无法相信这会是张启山这种男人干的出来的事。

“那倒没有,只是找人拍了几张而已。你老是躲着我,我总要有点能打发时间的东西。”张启山怕他撕烂那些照片,又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变态!”狗五抱着自己的脑袋,发出一声怪叫,“猪头!变态!变态猪头!”

“好了好了…”张启山被他骂得有点惭愧,自己这么做的确有点过分,他抓起一个包子就塞住了狗五的嘴,怕他再叫下去把人招来。

狗五像受到了一万点打击似的趴倒在起居室的沙发上,斜着眼看着张启山,喃喃自语道:“我幻灭了…”

“这说明我就是个普通男人而已。”张启山倒不在意,自己坐在桌前开始吃饭,“说明喜欢你的这个男人是真心的,而且在你面前,他一样很无助。”

“我都不知道原来我魅力这么大,连张大佛爷这样的男人都被我整成普通人了?”狗五这才笑嘻嘻地爬起来,坐到桌边,朝张启山伸出一只手。

………
=====

Tanbifever

【一五All五副八】浮生97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张启山拉开他的手,抓住他的胳膊,逼他看着自己,能看到他眼中带着很强的委屈与不耐。

张启山轻柔地笑了笑,“这件事并不是简单的发泄,我希望你也能获得愉悦。”说着,他把狗五揽入怀中,躺倒下来。

狗五莫名其妙地趴在他胸前,两个人突然安静下来,就这么呆呆地躺着,他实在不明白张启山是什么意思。

“你不做了?”

“你不是想睡觉吗?”张启山一只胳膊搂着他的腰,一直手抱着他的背,上下来回抚摸,像在安抚他的情绪。
………
=====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张启山拉开他的手,抓住他的胳膊,逼他看着自己,能看到他眼中带着很强的委屈与不耐。

张启山轻柔地笑了笑,“这件事并不是简单的发泄,我希望你也能获得愉悦。”说着,他把狗五揽入怀中,躺倒下来。

狗五莫名其妙地趴在他胸前,两个人突然安静下来,就这么呆呆地躺着,他实在不明白张启山是什么意思。

“你不做了?”

“你不是想睡觉吗?”张启山一只胳膊搂着他的腰,一直手抱着他的背,上下来回抚摸,像在安抚他的情绪。
………
=====

王子翎

《你是我的人》 第八章,下

       “这已经没有洞口了,咱们该怎么进去呢?”二月红把手抵在了下巴那里,在想这如何是好。

      “老八,你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入口,这墓是死人墓,里面四通八达,肯定不止一个入口。”佛爷一边思考着一边说道,然后看了眼齐铁嘴,朝他轻轻笑了一下,洁白的牙齿微微外露,让他想起了那次自己被日本人抓了起来,他拼了命救自己,最后还不忘对自己笑一下,明明伤的那么重。接着齐桓垂下了眼睑,手中的罗盘一开,盯着那罗盘开始寻找入口。...


       “这已经没有洞口了,咱们该怎么进去呢?”二月红把手抵在了下巴那里,在想这如何是好。

      “老八,你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入口,这墓是死人墓,里面四通八达,肯定不止一个入口。”佛爷一边思考着一边说道,然后看了眼齐铁嘴,朝他轻轻笑了一下,洁白的牙齿微微外露,让他想起了那次自己被日本人抓了起来,他拼了命救自己,最后还不忘对自己笑一下,明明伤的那么重。接着齐桓垂下了眼睑,手中的罗盘一开,盯着那罗盘开始寻找入口。

      “其他人去看看别的地方。”接着其他几位爷和那些精英都围着矿山各处寻找。

      “喂!我找到了洞口!”还没多长时间齐铁嘴就找到了一个洞口,把众人都叫了过来。“这洞口应该是可以进的,不知道有什么机关什么的。”八爷幽幽地看着洞口,一颗汗珠从鬓角那里慢慢落下,修长的手指轻快地抹去。

      “大家都跟着我进去。”佛爷一声令下,大家就跟着一起进去了,就算陈皮也没敢说什么,因为他知道他第一要保护好八爷,第二这墓中是那么的危险谁也不会轻举妄动。

       矿洞中十分潮湿,呼吸起来十分难受,那些奇怪的岩石组成的墙壁十分地骇人。一行人的脚步声十分清楚,回荡在这个矿洞中,这使人非常地不适应这太过安静的环境。

       “副官,你说这里有没有什么……”齐铁嘴一把抓住张副官的衣袖,手哆嗦着,结果一下被张副官捂住了嘴。

       “佛爷还在呢,你别瞎说。”张副官特别小声地说道。齐铁嘴只好乖乖地闭上了嘴,紧紧地跟上了队伍。一行人拿着火把,这时张副官找到了一个洞口,佛爷先让两个人下去探探路,结果二人都出了事,这时佛爷在前带路,人们依次下了下去。

       霍三娘左顾右盼,一会儿又看上面,齐铁嘴不知道霍三娘对什么那么感兴趣,所以就问了句:“三娘你看什么呢?这洞穴有什么好看的。”

      “小八,你应该懂这些吧,你看这洞中有那么多的佛像,他们究竟是想干嘛呢。”所有人也开始环视四周,发现确实有许多的佛像,有的面目甚至很狰狞。

      “我想他们应该是想避邪,这里是大凶之地,也许里面有什么东西呢,所以才会镶嵌佛像。”齐铁嘴紧紧地盯着那些佛像,怔怔地说道。继续往里走就是飞蛾丝洞口了。

      “这地方真是邪门,这些飞蛾到底是怎么来的。”吴老狗抱紧了三寸钉,抚了几下,三寸钉才安分下来。每个人都带上了面纱,地上还有许多的噬人菌,每个人都走的很小心,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关系,齐桓的脚步一乱,平衡被打破,竟向墙边倒去,霍三娘离齐桓最近,伸出手想拉住齐桓,但是这并没有成功,齐桓竟然穿透了墙壁,就好像被“吃”了进去。

       “老八!”佛爷大叫了一声,他感觉刚刚简直是像做梦,明明前一秒还听见他在说话,这一刻竟已无影无踪了。他好想大喊一声,也好想有个人告诉他说这只是做梦。

      四爷面无表情,手紧紧地握着,一颗晶莹的汗珠滴在了地上,“啪嗒”的声音也能听见。

      就连三寸钉也跑了下来,朝着那墙大叫着。这时候,那些兵开始慌乱了,因为从没见过这种情形,所以到处乱窜,碰动了丝网,飞蛾也蜂拥而来,张大佛爷拿出手枪对着飞蛾射击,张副官手握火把,各位爷也用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这飞蛾终于算是止住了。他们找到了刚刚八爷被“吃”进去的那墙,发现了齐八正昏迷不醒。

……

      齐桓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舔舐着自己的脸,湿湿的,暖暖的。他慢慢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三寸钉,然后又看见几位爷都围在一起,居高面下地看着他,他猛地坐了起来,一不小心正磕上了佛爷的额头,听见一声闷响,齐桓捂着那红了一块的地方,眼泪差点就出来了,只听见“诶呦!”一声。

      “小八,你终于醒了,我很可担心你了。不过对不起,我刚刚不小心踩到你了……”二爷一脸愧疚地看着齐桓。

      “那个……小八,我刚刚也踩到你了。”佛爷的脸依旧平静,但是心中早已卷起了波澜,心中暗骂道:“张启山,你什么玩意儿啊,你【哔——】长眼睛没,本来关系已经很差了,你还干这事。”

      小八是彻底绷不住了,鼻子一酸 泪花涌了出来,哇哇大叫了起来,其他几位爷手忙脚乱起来不知该做些什么来哄这位小祖宗,同时将目光聚集到了佛爷和二爷的身上,【其他几位爷:你俩个笨蛋还不赶紧道歉。】佛爷和二爷一左一右向着小八说好话,直到小八不哭了为止。

      “我现在这样也走不了了,要让人背着。”齐桓撅起肉嘟嘟的小嘴,一脸傲娇,一副没人背本大爷本大爷就不走了的模样。

      “八爷,您好歹也是九门中的一位爷,怎么这样娇气 到好像是个姑娘。”人群中,副官开了口。

     “我要副官背,我不管,你背我。”小八又撒起了娇,泪花感觉又要出来了。

     二爷心中想:小祖宗你饶了我吧。接着将手搭在了副官的肩上,说道:“副官,委屈一下吧,其实小八他很轻的。”

      副官挑眉,眼中绽放出疑惑的光芒,但是嘴上说:“这不算委屈,这是我毕生的荣幸啊。”一面“恶狠狠”地看向八爷,心里说:你要害惨我啊!

      八爷则是得意洋洋,副官蹲下,背起了八爷,“什么嘛 这么轻。”

     就这样走了很久,一行人遇上了二爷的一个族人,他是个瞎子,继而帮助了他们躲过病菌,自己牺牲了。

     后来佛爷和二爷精神萎靡不振,被其他几位爷带出了墓穴,墓口再次被封。





      “佛爷和二爷的病不容小觑,佛爷似乎染上了那种病菌,要及时医治啊。”霍三娘非常着急,他不敢相信九门的高手聚在了一起还会出这种状况。说到底,墓穴的秘密还没有彻底解锁。

      “我要去照看二哥。”这时小八说道。

      “小八,不要闹,佛爷和二爷需要静养,你现在还是应该先回家吧,三娘、副官,你们先在佛爷的宅邸照顾好佛爷和二爷。”五爷看着他们二人,眼神十分坚定。

Tanbifever

【一五All五副八】浮生96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不吃…”狗五闷着声音,听起来像是在赌气。

张启山不用看也知道他肯定鼓着腮帮子撅着嘴呢,不由地轻笑出声,“我的小猫咪这是在发脾气吗?”

“谁是你的!”狗五哼了一声,把头埋进棉被里。

张启山苦笑了一下,依然柔着声音贴在他耳际说:“做了你喜欢吃的,凉了就不好吃了。”

“就不吃!”狗五拉起被子捂住自己的头,想要躲避那让人后脖子发颤的男低音。

张启山不是特别会哄人,狗五闹脾气的时候他其实并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虽然把狗五关在这里,但也并不想强迫他什么,不然自己的行径与金老板又有什么区别呢?

“你要是不想见我,我就先离开,但饭你得好好吃。”...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不吃…”狗五闷着声音,听起来像是在赌气。

张启山不用看也知道他肯定鼓着腮帮子撅着嘴呢,不由地轻笑出声,“我的小猫咪这是在发脾气吗?”

“谁是你的!”狗五哼了一声,把头埋进棉被里。

张启山苦笑了一下,依然柔着声音贴在他耳际说:“做了你喜欢吃的,凉了就不好吃了。”

“就不吃!”狗五拉起被子捂住自己的头,想要躲避那让人后脖子发颤的男低音。

张启山不是特别会哄人,狗五闹脾气的时候他其实并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虽然把狗五关在这里,但也并不想强迫他什么,不然自己的行径与金老板又有什么区别呢?

“你要是不想见我,我就先离开,但饭你得好好吃。”张启山没有养过猫,但他觉得狗五的脾气一定程度上真的很像猫,令人难以捉摸。
………
=====

王子翎

《你是我的人》 第八章,上

       第二天早晨,两人刚吃完饭,管家就说:“二爷,八爷,佛爷派车来接你们了。”两人都穿上了此次去矿山专门穿的衣服。只见二爷身穿红色皮衣,穿着米黄色的裤子。齐铁嘴身着青蓝色的风衣,穿着黑色的裤子,脚蹬黑色长靴,这看起来似乎与平常不太一样。上了车,就看见了张副官。

      “副官副官,今天与咱们下矿的还有哪些爷啊。”齐铁嘴嬉皮笑脸地问着。

      “除了您二位和佛爷,来得还有五爷,六爷,霍三...

       第二天早晨,两人刚吃完饭,管家就说:“二爷,八爷,佛爷派车来接你们了。”两人都穿上了此次去矿山专门穿的衣服。只见二爷身穿红色皮衣,穿着米黄色的裤子。齐铁嘴身着青蓝色的风衣,穿着黑色的裤子,脚蹬黑色长靴,这看起来似乎与平常不太一样。上了车,就看见了张副官。

      “副官副官,今天与咱们下矿的还有哪些爷啊。”齐铁嘴嬉皮笑脸地问着。

      “除了您二位和佛爷,来得还有五爷,六爷,霍三娘。”张副官回答了问题,但是眼睛一直看着路。

      “这样啊,其实三寸钉也可以帮助我们的。”一想起那只可爱的小西藏獚,那股对萌物不可抗拒的感觉又升到了心头。

张府大厅……

       这时二月红和齐铁嘴一起走进了大厅,看见了其他几位爷正说着此次去矿的事情。

      “这矿山世世代代就是我霍家的,今日便要解开这其中的迷,还有劳大家了。”霍三娘看着其他几位爷,这时余光正好扫到了二月红和齐铁嘴,“二爷,八爷你们来了,快坐吧。”

       二月红和齐铁嘴都附和地笑了一下,一个露出了酒窝,一个露出了虎牙,看起来真是十分养眼。

      “佛爷呢,佛爷怎么不出来?”齐铁嘴十分奇怪,记得原来佛爷召集九门的时候一般都是最先出来的,没想这次该来的人都来了,结果他自己没到。

       “佛爷还有夫人,自然要先哄好夫人才会出来啊。小八你怎么跟原来似的,每次开会就你最急。”吴老狗看着齐铁嘴,嘴角扬起的角度恰到好处。

       “是呀,嫂子的事情很重要啊……”齐铁嘴听完吴老狗的一席话,心中很不是滋味,就低着头,默默地等待。

      “既然都到了,那我就说了,此次去矿山凶多吉少,但是大家已经来了,说明大家也希望长沙安定,望日本人不会再做出什么不符身份的事情。”佛爷看着另外几个人,看他们的反应是如何的。

      “但是我们决不能让日本人抢先一步。”六爷也发表了自己的意思。

      “那好,我张启山今天一定要保护下这里面的东西。”张启山坚定地说道。

      这时,有一个人从张启山的后面走了出来,拍着手说道:“说得不错。但是你们讨论下矿之事也不叫上我么?”陈皮微眯着眼睛,寒气逼人。

     “我们九门之事与你有何关系。 ”张启山看着陈皮,眼神冷冷地,这空气就好似凝固了起来。

     “我好歹也是九门中的四爷,你这么瞒着我好么。”陈皮轻蔑地一笑,根本没把张启山放在眼里。

     “你是四爷又如何,我们又真的把你放在眼里么。”张启山略抬起右眉,轻笑了一下,因为这个人说的话真是让人觉得可笑。

      “如果我再让九门的一个人消失了呢,还要让你们亲眼所见,我看看现在谁就要消失了。”陈皮扫视了一遍当场的人,突然手中多出一把小刀,朝着齐桓就飞了过去。这时,除了陈皮,其他几人全都惊了,只有二爷从容地用右手弹出一颗铁珠,正好打在了刀片上,改变了小刀的轨迹,一下子扎在了茶几上。齐桓的依旧在抖着,眼睛睁得很大,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他突然觉得戴着眼镜更好!因为看到的都是虚像。

      “陈皮,你疯了!?好,我们可以带你去下矿,但是你要是敢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别怪我们不客气。”张启山冷冷地说,对陈皮威胁到。陈皮微提起右嘴角,微微扬起面一脸得意。

      张启山带着一些精英和这几位爷到了矿山。

王子翎

《你是我的人》 第七章,下

       张启山不知是怎么了,看着齐铁嘴的笑容,他心中很是不舒服,他平常就爱皱着眉头,现在双眉皱着更紧了。

       “二爷,我这次前来就是要跟你说说下矿之事。”佛爷看着紧挨着的两人,很奇怪这么早齐铁嘴怎么在这里,“正好八爷也在,咱们一起谈谈。”

       “啊……啊好……”齐桓脸上略带笑意,但是很为难地说道。因为他本想准备离开的,但是张启山的话让他死死地被留在了这里。...

       张启山不知是怎么了,看着齐铁嘴的笑容,他心中很是不舒服,他平常就爱皱着眉头,现在双眉皱着更紧了。

       “二爷,我这次前来就是要跟你说说下矿之事。”佛爷看着紧挨着的两人,很奇怪这么早齐铁嘴怎么在这里,“正好八爷也在,咱们一起谈谈。”

       “啊……啊好……”齐桓脸上略带笑意,但是很为难地说道。因为他本想准备离开的,但是张启山的话让他死死地被留在了这里。

      “二爷,你准备好跟我一起下矿了吗?”张启山轻抿了口茶,又看向了二月红。

      “我当然要去了,这与我族人有关系,我一定要弄明白。”二月红坚定地看着张启山,“老八,你也去吧。”

      “我不去,那个地方大凶啊!太危险了。”齐铁嘴摇着手,恐惧写满在脸上。

       二月红握住了他的手,“我会保护你的。”二月红微微眯上眼。

       “你是我请来下矿的,必定要保你周全。”张启山依旧皱着眉。

       “那有劳佛爷了。”齐铁嘴站了起来,虎牙也露了出来,作了个揖,又心不在焉地坐了下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又过了多久,他们谈完了事情。张启山说:“好了,那么老八我送你回家吧。”张启山带上了军帽,显得更加神气。

      “今天鬼节,我……我不走了。”齐铁嘴越说越没底气,越说越小声。

       “那你就这样在老二家?”。齐铁嘴看着张启山的眼神,有种说不出来的感情夹杂在里面,这是他从来没看见过的。

       “那好,副官我们走。那么明天张府集合。”副官为佛爷披上了大衣,又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齐铁嘴。

晚上……二爷的床上……

      “你说,明天会不会特别危险啊。”齐桓说话十分小,身体略颤抖着。

     “都说了,我会保护你的。”他一把搂过了齐桓,特别特别紧,两人之间几乎没什么间隙。

     “喂,那么紧干嘛。”齐桓的声音非常小,但是还是让二月红听到了。

     “你明天要是再掉到地上可就不怪我了。”就这样两人相拥了一晚。

Tanbifever

【一五All五副八】浮生95

完整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张日山有些委屈,山上一别,他也不想就那么把齐铁嘴丢在山里。可是当时假夫人和佛爷的事把他们都弄懵了,他不可能放任佛爷自己下山。

“你没做错什么,我只是想清净清净。”齐铁嘴拉了拉肩上的褂子,“你去招呼客人吧。”

“八爷!”张日山不顾一切地从身后抱住他,这三个月的相思之苦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求您别再折磨我了,我给您认错,让我做什么都行,别不理我…”

齐铁嘴挣扎了一下,可这一次张日山抱得很紧,完全挣脱不开。

温暖的怀抱贴在齐铁嘴的后背上,张日山的侧脸紧贴着自己的脸颊,这久违的热量让他整个人都瘫软了。

他觉得喉咙口有些酸,刺闹闹地从后脖...

完整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张日山有些委屈,山上一别,他也不想就那么把齐铁嘴丢在山里。可是当时假夫人和佛爷的事把他们都弄懵了,他不可能放任佛爷自己下山。

“你没做错什么,我只是想清净清净。”齐铁嘴拉了拉肩上的褂子,“你去招呼客人吧。”

“八爷!”张日山不顾一切地从身后抱住他,这三个月的相思之苦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求您别再折磨我了,我给您认错,让我做什么都行,别不理我…”

齐铁嘴挣扎了一下,可这一次张日山抱得很紧,完全挣脱不开。

温暖的怀抱贴在齐铁嘴的后背上,张日山的侧脸紧贴着自己的脸颊,这久违的热量让他整个人都瘫软了。

他觉得喉咙口有些酸,刺闹闹地从后脖子往头顶涌,眼睛里像是开了水龙头,怎么也熬不住了。

“是我…对不起你…”齐铁嘴憋了这些日子,一直在想要怎么对张日山道歉,他气自己居然那么容易着了别人的道,竟然连自己最贴心的人都不信。“是我脑子被驴踢了,我对不起你…”
……………
=====

王子翎
《你是我的人》 第七章,上 可...

《你是我的人》  第七章,上

可以拿美图秀秀还原,我尽力了,昨天就被封了

《你是我的人》  第七章,上

可以拿美图秀秀还原,我尽力了,昨天就被封了

王子翎

《你是我的人》 第六章,下

      “八爷,我刚刚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就过看见外面有一盒东西。”暮雨的手中拿着一个用牛皮纸包起来的东西,用一根绳子简单地包了起来。齐桓把那东西拿进大厅,准备拆开看一看。当牛皮纸慢慢落下时映入眼帘的是自己最爱吃的糕点。心里想着:“是谁送的啊?不管了,应该是别人送我的吧。”当他拿起一块放入自己口中时,大门响了起来。暮雨走去开了门,把那人带进了大厅。

      “八爷!五爷来了。”暮雨用着那好听的声音说道。...


      “八爷,我刚刚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就过看见外面有一盒东西。”暮雨的手中拿着一个用牛皮纸包起来的东西,用一根绳子简单地包了起来。齐桓把那东西拿进大厅,准备拆开看一看。当牛皮纸慢慢落下时映入眼帘的是自己最爱吃的糕点。心里想着:“是谁送的啊?不管了,应该是别人送我的吧。”当他拿起一块放入自己口中时,大门响了起来。暮雨走去开了门,把那人带进了大厅。

      “八爷!五爷来了。”暮雨用着那好听的声音说道。

      “哟!五爷!快,快坐。”八爷还没来得及嚼完嘴中的食物,所以说的话有些模糊。

      五爷笑着坐下,帮他擦去嘴角的残渣,问了句:“好吃么?既然你吃了我的东西,那你就是我的人了。”

      齐铁嘴睁大着眼睛看向吴老狗,嘴巴微微张开。“什么!是你拿过来的?!”

      “是我,不过,你声音小点,小心你家房顶被你喊翻了。”五爷一边笑着一边那手指指着屋顶。

      “哟!这不是五爷么。”齐铁嘴和吴老狗一同看向了那说话的人。

      “陈皮,你怎么在这?”吴老狗把笑容收了起来,冷冷地看向他,空气似乎也被凝固了起来。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慢慢地走向桌边,坐在了椅子上。

      这时五爷转向了八爷,面对面地说道:“小八,说说吧,怎么回事。”

      齐铁嘴有点愣了,因为他不知道陈皮为什么会出来。但是他又不能不和五哥说实话。“那个,那天早上,暮雨说他在外面看到了四爷,然后听说他伤得重,就把他带了进来。”

      “哦~那四爷,现在您伤好了,可以走了吧。”五爷的手放在桌上,食指敲打了一下桌子。

       陈皮为自己倒了杯茶,轻抿了一口,手拿着杯子,微提起右嘴角,轻蔑地看了一眼吴老狗,说道:“我现在也是九门中的一门,来八爷家作作客怎么了?有何不妥么?”吴老狗和陈皮对视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那个,四爷,五爷,老八已经好几天没去我那个算命摊了,所以我先走一步,二位请便,嘿嘿嘿。那个,暮雨,好好招待。”齐铁嘴笑着就走了。

      到了算命摊,就看见了那个与自己不是很熟的军官——陆建勋。“哟!陆长官,今日来我这小摊做什么?”

     “哈哈,八爷这是什么话,我陆某人来这里就想让您为我算一卦。”陆建勋轻笑着。

      “您应知道吧,您要买一件货物,我才能为您算一卦。”其实齐铁嘴并不想与他多说话,就算他买了东西,那个钱也不想要,也不会给他好好算。

      “哦,是。怎能坏了您的规矩呢?那么您就帮我挑一件吧。”陆建勋摘下了军帽,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齐铁嘴让小厮为陆建勋倒了杯茶,然后自己为陆建勋拿一份,就给他挑一个有残缺 的吧。

      “陆长官啊,您看这件怎么样?”那是有一点残缺的小玉壶,在把手的下面有一条很小的裂缝,其实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嗯,不错,八爷挑得一定是好的。这个多少钱我都要买下来。”陆建勋把这玉壶捧在手心里,那玉壶似乎有灵气,摸起来感觉就感觉那玉壶在往外泛着凉气。

      “陆长官不必太紧张,就300大洋吧。”齐铁嘴微微一笑,眼中透着灵光,看着陆建勋下一秒会怎样。

      “副官,去把钱拿来。”陆建勋依旧笑着坐在那里,左腿搭在了右腿上,从容自然。一会儿副官就拿来了一个大箱子。“这里面有300大洋,那么齐八爷我要求您一卦了。”

     齐铁嘴装模作样掐捏起手指,然后突然一笑:“陆长官您可是前途无量啊!而且能抱得美人归啊。”

      陆建勋心里暗想:“如果我真能永远和你在一起就好了。”

      陆建勋走后,他看着桌子上的那个箱子就叫来了一个小厮:“喏,把那个箱子里的钱非给所有人吧。”

      “谢谢,谢谢八爷!”小厮拿着钱,走了下去。

Tanbifever

【一五All五副八】浮生94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狗五简直要被他逼得抓狂了,这种不愠不火的态度加上不容反驳的语气,让他的怒火无处依托,只能四散发泄。

狗五起身,开始解自己的衣扣,他将那件宽大的短褂甩在地上,又在张启山面前脱下裤子,用愤怒的语气吼道:“来啊!你他妈不就想做这个么?你做啊!做完就他妈放老子走!”

张启山瞪着他撒泼的样子,眉宇间逐渐布满阴霾,显然是被狗五这种自暴自弃的行为激怒了。

从认识狗五起,他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对待他,耐着性子想要一点点接近他,愿意为他做一切,甚至舍弃一切。可是他就是不明白,狗五明明喜欢他,为什么就是不肯好好接受他。

………
=====

完全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狗五简直要被他逼得抓狂了,这种不愠不火的态度加上不容反驳的语气,让他的怒火无处依托,只能四散发泄。

狗五起身,开始解自己的衣扣,他将那件宽大的短褂甩在地上,又在张启山面前脱下裤子,用愤怒的语气吼道:“来啊!你他妈不就想做这个么?你做啊!做完就他妈放老子走!”

张启山瞪着他撒泼的样子,眉宇间逐渐布满阴霾,显然是被狗五这种自暴自弃的行为激怒了。

从认识狗五起,他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对待他,耐着性子想要一点点接近他,愿意为他做一切,甚至舍弃一切。可是他就是不明白,狗五明明喜欢他,为什么就是不肯好好接受他。

………
=====

王子翎

《你是我的人》 第六章,上

      那晚,陈皮问齐桓想的怎么样了。齐桓说他还没有想好。陈皮听到这答案,也没做什么反应,只是对齐桓说让他好好休息,然后齐桓就叫来暮雨带陈皮离开了。陈皮看着这暮雨,身上的穿着与其他下人有些不同,身上穿着一件深绿色的大褂,穿的竟不是平常下人该穿的粗布麻衣,这位叫做暮雨的人,眉宇之间透露出一种才气。那双眼睛如同明镜,从中泛出一种光芒。

      “你家的下人看起来像公子一样。”陈皮看着那暮雨,细皮嫩肉,看来他可以与这齐铁嘴共同读书,或者是贴身服侍齐铁嘴的一位人吧。只见这人...

      那晚,陈皮问齐桓想的怎么样了。齐桓说他还没有想好。陈皮听到这答案,也没做什么反应,只是对齐桓说让他好好休息,然后齐桓就叫来暮雨带陈皮离开了。陈皮看着这暮雨,身上的穿着与其他下人有些不同,身上穿着一件深绿色的大褂,穿的竟不是平常下人该穿的粗布麻衣,这位叫做暮雨的人,眉宇之间透露出一种才气。那双眼睛如同明镜,从中泛出一种光芒。

      “你家的下人看起来像公子一样。”陈皮看着那暮雨,细皮嫩肉,看来他可以与这齐铁嘴共同读书,或者是贴身服侍齐铁嘴的一位人吧。只见这人面含微笑,甚是好看,但是这笑在陈皮看来,这笑让他甚是不爽,这笑让他觉得自己不能时时刻刻陪在齐铁嘴身旁,或者与他亲密地在一起。陈皮走出了齐宅,他准备去会一会这张启山。

       到了张府门前,陈皮紧握着拳头。他悄悄地进去,在走廊中还没找到个南北,突然有个男声从背后响起。

       “怎么?四爷您这是在找谁?”陈皮一听那声音就知道是那位张大佛爷。

       “哟,佛爷!真巧!我正要找你!”陈皮微抬起脸,眯着眼睛看着张启山,那眼神透出一种寒光,让人不禁打颤。陈皮首先冲了上去,这一拳被张启山接住了,接着两人扭打在一起。陈皮的嘴旁被打青了,嘴角渗出丝丝鲜血,他刚想擦一下那血迹,结果觉得一震剧痛,嘴里发出一声“嘶”!张启山虽比陈皮略胜一筹,但是也有些疲惫,就掏出枪,对着陈皮。

       “qi,你只会用枪自保么?你害死了我师娘,又要伤齐桓的心么?”他恶狠狠地看着张启山,他伤了他,就不能容忍!陈皮因为身负重伤,咳出了几口血。

     “你走吧。”张启山放下了枪,缓缓地走了。

陈皮晃晃荡荡地在外面走,不知不觉走到了齐宅前,然后眼前一黑,昏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

第二天……

      “八爷,四爷负伤在大门外,似乎昏了过去。”暮雨言语平缓,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什么?!快把他扶进来!”八爷睁大着眼睛看着暮雨,几乎要跳了起来。他不知道陈皮为什么会受伤。他急忙走进了陈皮在的房间。

      “暮雨,拿来热水,毛巾。”齐桓看着受伤的陈皮,就用暮雨拿来的毛巾,沾了热水帮他擦去嘴角的血丝。陈皮慢慢张开眼睛,看见了那个熟悉的面庞,浅浅微笑了一下,又缓缓闭上了眼镜。看着陈皮又昏了过去,他只好站了起来,走出房间,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Tanbifever

【一五All五副八】浮生93

完整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我不关心你怎么想,我已经说了,我不会再放开你。”张启山指了指床上一套折叠整齐的新衣服,示意他换掉那身不合身的短褂。

狗五拿起衣服看了看,居然都是自己的尺寸,看样子张启山准备这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突然把衣服摔在地上,爬过那张铁艺大床,直接奔到了窗边。

“你知道我也可以有另一种选择。”狗五这一次没有嬉笑,严肃地看着那个男人。

“这点高度摔不死人,最多只会断个胳膊折个腿,你要是不怕疼尽可以一试,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我养你一辈子。”

张启山面无表情地说完这些话,但很有威慑力。

狗五懊恼地把推开窗门的手又缩了回来,怒瞪着他,“你到底...

完整版已在群内更新

=====

选段

………


“我不关心你怎么想,我已经说了,我不会再放开你。”张启山指了指床上一套折叠整齐的新衣服,示意他换掉那身不合身的短褂。

狗五拿起衣服看了看,居然都是自己的尺寸,看样子张启山准备这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突然把衣服摔在地上,爬过那张铁艺大床,直接奔到了窗边。

“你知道我也可以有另一种选择。”狗五这一次没有嬉笑,严肃地看着那个男人。

“这点高度摔不死人,最多只会断个胳膊折个腿,你要是不怕疼尽可以一试,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我养你一辈子。”

张启山面无表情地说完这些话,但很有威慑力。

狗五懊恼地把推开窗门的手又缩了回来,怒瞪着他,“你到底想干嘛!?”

“我说了,我不会再放开你。”张启山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既然你非要有人把你关起来才老实,那我就把你关在这里,以后不管去哪,你都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