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老北京

8734浏览    870参与
康康来了
老北京的郊外,野驴撒欢又打滚~
老北京的郊外,野驴撒欢又打滚~
耕海牧鱼
#直播预告# 晚上八点,来聊文...

#直播预告#

晚上八点,来聊文史,直播间里坐坐

#直播预告#

晚上八点,来聊文史,直播间里坐坐

_白羊_

《光之力量:我们的奥特之力!》第二部《守护之心》

第七章   唯有正义和美食不可辜负

楔子

隆福寺:话说多少年前的那场大火,把隆福大厦一把火点了!曾经住过东四的人,——而且不仅住过东四的人都知道,那会儿隆福大厦和它跟前儿的那条胡同多火啊!可着了火以后就完了,彻底完了……这是因为破了风水了。隆福大厦那块儿跟牌楼似的建筑上面刻着“隆福寺”三个字,这牌楼是后盖的,就头些年的事儿。盖这建筑的时候,从地底下挖出两只石龟来,挖出来的石龟上刻着字,据说石龟是刘伯温埋的。石龟挖出来后就运走了,自此,东四彻底废了,隆福大厦更是一蹶不振。还有传得更邪的,说那俩石龟个儿挺大的,每个都跟汽车似的。不过在头些年隆福大厦边儿上盖了一个专...

第七章   唯有正义和美食不可辜负

楔子

隆福寺:话说多少年前的那场大火,把隆福大厦一把火点了!曾经住过东四的人,——而且不仅住过东四的人都知道,那会儿隆福大厦和它跟前儿的那条胡同多火啊!可着了火以后就完了,彻底完了……这是因为破了风水了。隆福大厦那块儿跟牌楼似的建筑上面刻着“隆福寺”三个字,这牌楼是后盖的,就头些年的事儿。盖这建筑的时候,从地底下挖出两只石龟来,挖出来的石龟上刻着字,据说石龟是刘伯温埋的。石龟挖出来后就运走了,自此,东四彻底废了,隆福大厦更是一蹶不振。还有传得更邪的,说那俩石龟个儿挺大的,每个都跟汽车似的。不过在头些年隆福大厦边儿上盖了一个专门做杭州菜的酒楼,娃哈哈酒楼,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酒楼生意异常的火爆,不知原因的火爆!可能,生意火爆的原因就是门口那尊大弥勒佛和两个巨型蜡烛吧……

——————————————————————————————————————

每一个早晨都是崭新的,每一天的生活也都是新的。

在这个地球上,或许很多人每天都在做着不尽相同的事情,但是每天发生的事情又绝对不会完全相同,这就是生活:每天都在重复差不多的生活而,然而每一天甚至每一秒的生活感悟或许都不会一样。

光明也好,黑暗也罢,人们所遇到不同的事情都会成为生活当中的回忆:向往光明的人所遇到的事情自然是畅通无阻的光明大道,而堕入黑暗的人周围就只有黑暗,那么每天的生活都一样的话,他也就会觉得生活无味无趣,最终了此一生。

这只是向往光明的人,那么已经拥有了光明力量的人现在又当如何呢?对于这样的人来说,每个早晨是否也是崭新的呢?

答案是肯定的。就像木扶风每天早上自己做的早餐一样:营养丰富,多种多样,至少在一个月之内早餐的花样都不会有重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如果自己现在没有成为奥特战士的人间体,那么自己很有可能是一位手艺高超的大厨。

他喜欢自己做菜,就像在这个充满了光明但人际关系不得不复杂的社会中一样,自己做菜,自己做主,就像能够完全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一样。

……啊,好像并不能够完全“自己掌控”呢,初代的出现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虽然木扶风觉得目前的战斗势必会给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但这种随时有可能牺牲的战斗也会让人有些提心吊胆呢。

“今天的早餐是番茄碎肉煎蛋和芝士土豆吗?”初代似乎感觉到了早餐的味道。

木扶风动作熟练地将做好的早餐放在盘子里,又端到桌子上,有些玩味地笑道:“你的鼻子还是很灵的,虽然在光之国可能并没有早餐。”

初代有些无奈:“早餐还是有的,只不过和你们的不一样。”

“吃空气?其实我还真的没有在剧中看到过你们吃任何美食。”

“如果我想整你,你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初代有些气恼。

木扶风笑道:“开不起玩笑啊?”说着边吃早餐边说道,“其实不光是在这座城市,在这个国家,在这个地球上还有很多很多美味的东西。估计我这辈子走遍全球是不可能了,你有可能,——当然你也不可能长期在地球上。那么这座城市还是可以的……在幽城有一个地方的小吃相当不错,这两天我带你去看看。”

“我想,我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初代故意拿捏着姿态,“好像有一个词叫做‘吃货’,你这么一心寻找美食,是否会耽误正事呢?”

木扶风好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你这种语气好像在说‘快点带我去’。明白了,你们奥特战士说话简直是口是心非……喂!你不要乱动……”感受着初代的突然附身,木扶风有些莫名的不适应。

……自己不是应该早就习惯了和奥特战士一心同体吗?怎么自从上次的战斗之后,自己突然拥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难道是因为美杜莎星人的邪气吗?还是因为那千百年来的阴气?好像都不是。而且,就算自己近期再怎么“行为异常”,大哥木扶阳却视而不见一般地一如往常,是他对自己太过相信,还是知道了什么?难道……

难道是因为住持的那番话吗?“天机不可泄露”究竟是什么意思?就算住持开了天眼,可以看到自己和奥特战士一心同体,但是这种力量只属于奥特战士,也就是地球人眼中的“地外力量”,自己只是普通的地球人,难道还会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在自己体内吗?如果是这样,大哥木扶阳怎么可能没有丝毫的察觉!如果察觉了,又怎么可能不让自己知晓!

不,不可能!如果自己本身就拥有地外力量,又怎么可能一点儿都感觉不到!

尽管如此疑虑,但现在一切似乎都还没有头绪,或许住持的话只是出于出家人的高深,所以木扶风也并没有过多的考虑,只是在疑虑住持的话的同时,自己也在小心地寻找着自己体内的神秘力量。

……然而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就在木扶风打算放弃寻找自己体内的神秘力量时,时间也到了他和初代约定的周末,——确实是约定的,因为自从初代听说了在这座幽城之中有一个地方的小吃实在是美味之后,这几天就一直有意无意地和木扶风说起这件事情。作为奥特战士的人间体,木扶风也自然对于初代的话语忍俊不禁而不忍戳破,便一直等着周末,带对方来到了这条著名的小吃街。

“难怪这里是幽城美食最多的地方,这样的情景在光之国是绝对看不到的!”望着小吃街里的人山人海,初代不禁十分感叹。

是啊,在光之国,只有训练场里才会如此热闹。这就是宇宙,这就是生命,每颗星球上的人生活方式都有所不同,或是为了和平而战,或是为了生活而战,目的却都是一样的:拥有光明,才能拥有生活。

此时的木扶风一手拿着肉串,一手拿着芝士果,边走边吃,说不出的开心:“这条小吃街是在幽城庙会的基础上逐渐形成的,现在已经成为幽城商业密集的购物中心之一。在这里可以吃到多种幽城风味小吃,还可以看到幽城的民间戏曲……对了!这里还是全幽城电影院最密集的一条街……”

早就被各种美食的香气吸引住的初代忍不住打断了木扶风的话:“我现在不想邀请你做我的导游,我只想知道你现在吃的东西好不好吃?其实我并不是想吃这些东西,我只是想知道地球上的味道而已。”

木扶风叹了口气:“好吧,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儿上,让你一次……”说着,将精神完全放松下来,任由初代附身。

“喂!买东西可不能不给钱啊!”木扶风在自己的身体里面着急的很。

“知道了!知道了……”已经控体木扶风的初代抱起一罐小吊梨汤喝着,却又向一个卖包子的摊位走了过去。

幽城风味小吃有辉煌的历史。幽城小吃在烹制方式上又有蒸、炸、煎、烙、爆、烤、涮、冲、煨、熬等各种作法,共计约有百余来种。有人将幽城小吃比作千年都城史的“活化石”。对于木扶风来说,糕点类的他是最爱酸甜的扒糕,那脆嫩清鲜醇香不腻的白水羊头他也百吃不厌。只是最近实在是太忙,少来这里吃罢了。

“这个烧的鸭子很好吃,我想再买两只比较好……”

“两只?”耳听着初代利用自己的身体在和摊主说话,木扶风不由得一惊,“就算饭量大,两只烧鸭子也太多了,——不过你要是巨大化了,可能两百只都不够!”

“味道很好,我想多吃一些,”“木扶风”收好了打包好的小吃盒子,恭恭敬敬地将钱递给摊主,对木扶风说道,“或许不久之后我就要离开这里了,那时再也吃不到这样的美味,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的意思是说……”

“如此看来,就算只是为了美食,我也还是要在这里多留一段时日的……”初代似乎很是舍不得这里,“唯有正义和美食不可辜负,你说呢?”

“正义当然不可辜负,可‘美食’又是什么意思?”

“主要还是想念这里的味道,以及这里战斗的情景……”

木扶风气道:“吃够了吧!快让我出来!”

“好吧,好吧……等等!怎么会那么多人……”

初代刚想归还木扶风的身体,却见到在前方不远处的酒店门口已经人头攒动。此时刚刚上午十点,这里却已经排起了长队,难道这里真的有什么世间难得的美味吗?

“这家酒店的生意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火起来了,而且一直火到现在……”已经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木扶风望着眼前的情景对初代说道,“在这家酒店对面有一座大厦,之前倒是很火,但是自从施工时从地下挖出了两只神兽运走之后就一直这样冷淡了。而酒店生意火,大概是因为门口的那尊大佛和两支大蜡烛吧,——神明保佑?”

“神兽?”初代有些奇怪。

木扶风边向酒店走过去,边对初代说道:“就是两只像汽车一样大的石龟。在这个地球上有很多神秘的事情,或许这两只石龟真的是守护神,被挪走之后破坏了风水,生意也就不再火了。而大佛和两支蜡烛象征着神明的庇佑,酒店自然也就屹立不倒……等等,那个是谁……是那家伙!”

“他又出现了吗!”初代似乎也感到了洛川的气息。

是的,此时就在人群当中,就在距离木扶风只有五六米远的地方,洛川规规矩矩地排在队伍当中,似乎也在等着进酒店大快朵颐。当然,木扶风并不认为对方只是单纯来吃饭的,因为他明明见到了洛川转向了这里,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邪魅笑容,但是在他周身已经开始萦绕了普通人根本看不到的黑色邪气。这种死亡的阴气也只有他和初代才能看到,周边的人只是认为他是规规矩矩地排队的普通人而已。

“要出手吗?”木扶风感觉自己已经有了要扑过去的冲动。

初代沉声道:“他现在什么都没有做,贸然出手只会打草惊蛇。可能在普通人看来,我们才是无理取闹的那个人。”

“等他出手就完了!”木扶风十分不解。

初代安慰道:“千百年来,我们遇到过类似的对手有很多,只是他这样的死亡气息会给这个星球带来更大的灾难。所以如果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先不要激怒他,因为并不知道他接下来的动向,贸然出手只会让我们自己断了后路!”

“战士的战斗方法还真是有些麻烦!”木扶风很是不解。

两个人虽然都对洛川的出现表示高度的怀疑,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对方确实没有做些什么,如果两个人贸然出手,只会引起周遭人的恐慌。故此,木扶风及初代也都只是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跟随着排队的人群缓缓地向酒店内移动。

这家酒店的特色菜便是南方菜了。南方其地山清水秀,物产丰富,特色菜的出产地更是位于东海之滨,北部水道成网,素有鱼米之乡之称;西南丘陵起伏,盛产山珍野味;东部沿海渔场密布,水产资源丰富。物产如此丰富,美味佳肴也自然特色独具,有口皆碑。

长长的队伍排了足足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木扶风好容易排到了,因为是一个人,因此服务员便将他安排到了卡座的位置。自然,服务员是不知道其实他是“两个人”,只不过木扶风在点菜完毕后,眼睛却一直盯着坐在斜对面的洛川,对方自然是一个人,不过对洛川好似乎没有看到木扶风一样,居然若无其事地等待着即将上桌的美食,此时若说他是个吃货也似乎不假。

“我不相信他只是来这里吃饭的!”初代显然对洛川的动机仍旧持高度怀疑的态度。

“你以为我会相信他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这里吗?”木扶风仍旧死死地盯着洛川,“这里也是幽城的十五大灵异地点之一。所以我预感一会儿将会发生些什么……”正说着,服务员已经将他点的菜端到了桌上,木扶风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不过现在还是先吃了饭再说吧!”

“你刚刚已经吃了那么多,现在还能吃得下?”初代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木扶风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说道:“这条鱼羹不错呀!还有那个神仙鸭,那可是我的最爱……这道莼菜汤可鲜了!一会儿我吃的差不多了,可以让你也尝一尝……”

初代险些暴走:“我不要吃你剩下的!”

“哎呀!别在意嘛。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别动手!别动手……”

“你们的感情还真是好呢……”洛川一边细细的品着美味的莼菜汤,一边看着木扶风在那里自言自语甚至是“自虐”,不由得微微一笑,眼睛也飘向了窗外的地方……

此时饭店门口仍旧是人头攒动,长长的队伍甚至排到了马路上。当然,这样的情景在人们看来是稀松平常的,谁让这里的生意异常的火爆呢。这时,两个衣衫褴褛的看似是乞讨者的人缓缓地向饭店走来。这两个看似乞丐的人衣着虽然破旧,然而衣服却很干净。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他们虽驼背近90度,走路却是轻盈得很,似乎完全不受身体因素的影响。

酒店大堂经理见状赶忙迎了上去,微笑着说道:“您好。现在饭店里面就餐的人很多,可能暂时没有座位。您二位可以在门口稍后,我会吩咐酒店的后厨为您们制作一些饭菜。稍等一会儿就好了。”

大堂经理善意且不失礼貌的话语使这两位乞讨者似乎感到了久违的温暖。他们感激地看向了大堂经理,点了点头后,在酒店前的台阶坐下来,大堂经理也赶忙吩咐服务员拿出两个厚一些的坐垫递给二人,自己随后赶向了酒店的后厨。

“……”木扶风看了看自己面前还没有动筷子的神仙鸭,顿了顿,端起盘子向门口的两位乞讨者走去。

“别动!”初代突然阻止了木扶风的善意行动。

“难道这不是善举吗?”木扶风感到不解。

初代皱紧了眉头:“你见过有驼背近90度的人走路比年轻人还快吗?难道你忘了小芙的事情?”

“……”

木扶风又怎么会忘记美丽的小芙?在他看来,小芙只是一个普通的漂亮女孩,却没想到她竟是几百年前的魂魄!听到初代如此说,木扶风竟也犹豫地停住了脚步,望向那两个乞讨者……

……但是现在看来,他们似乎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与普通的乞讨者无异。所以如果只是施舍的话,应该没有问题吧!

木扶风一边想着一边仍旧向门口走去,只是碍于初代的阻拦,不得不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住了脚步。没想到两个乞讨者见他走了过来,竟都缓缓的起身向前两步,一把握住了木扶风的手。

“谢谢!谢谢你!谢谢你……”其中一个乞丐望向木扶风的眼睛,满是感激地说道。

“不客气,”木扶风将手中的食物递给了另一个乞讨者,“现在天气这么冷,要不然进来吧,坐在我的位子上就行,反正我也是一个人。”

另一个乞讨者微微一笑:“不用了,见到你我们已经非常满足了,这是天赐的良机!”

木扶风心里一惊:“你说什么?”

木扶风还来不及说出下一句话,就觉得一阵刺骨的寒冷自被乞讨者握住的手腕处迅速地向自己的四肢弥漫开来,这种刺骨的寒冷只一两秒钟的时间便穿透了自己的大脑以及心房的部位!木扶风只觉得眼前一黑,瞬间便失去了所有的知觉,甚至连他体内的初代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

“木扶风!木扶风!”初代全身撕裂般的疼痛,只能断断续续地呼喊着搭档的名字,却根本得不到半分回应。

“好戏即将登场了呢……”一直在旁观战的洛川见时机已到,微笑着起身,将手中早已弥漫的两股黑色的邪气向两名乞讨者拍了过去。

这两个乞讨者不是真正的人类不假,但是他们也从未见过死亡气息如此之重的邪气,便下意识地转身向门口逃去,却根本敌不过邪气的追踪。两股邪气瞬间拍在了两个乞讨者的后背上,顿时,两只巨大化的怪兽也出现在了酒店的窗外!

加美拉,外形如同巨龟的怪兽,甲壳表面的形状如同鳞片层层叠叠,下颚两端各有一枚向上生长的清晰可见的大牙,在缩入的凹陷处能喷出火焰。细胞拥有极强的再生能力,即使受伤了也能很快恢复。其身体的“热能转换炉”是通过全身吸收的火焰、高压电、核燃料产生的热能与血液中的电子、离子、原子核融合,产生等离子能力并储存的器官。而从口中放出能量火球是这只怪兽的必杀技。

“嘎——”

两只加美拉发出了恐怖的吼声,或许连他们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曾经身为镇守这座城市的神兽,如今却因为邪气的侵蚀而来到了人间,并且竟然被邪气进化成了巨大化的怪兽,这样的经历连它们自己都不相信!然而,现在的它们也只是被邪气左右的怪兽,所作所为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因此,它们开始了对这座城市的疯狂破坏!可即便是四散奔逃的人类,甚至是它们曾经努力守护的小孩子,它们也都是视而不见,只是一味地破坏,似乎曾经的守候全都已经忘却了……

“情况似乎变得很糟糕呢……”洛川一手端了一盘美味的点心,优雅地坐在木扶风的身旁。

——他知道自己此刻说话木扶风虽然听不见,但是初代一定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初代断断续续地说着,依旧痛苦不堪。

洛川笑道:“咦?我能有什么目的?我只是来到这里吃饭……”说着,将一块美味的小点心放进口中,“顺便来看戏而已,——难道你不觉得这两只神兽非常可爱吗?”

“木扶风!快醒过来!”初代无心再和洛川说话,只是呼喊着搭档的名字。

然而,木扶风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没办法了……没办法了……”

在木扶风的身体里,初代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此刻若不搏上一搏,那么这座城市就将毁于一旦!或许不仅是这座城市,连这个星球都将毁之殆尽……初代努力的使自己站立住,望着周边充斥在木扶风身体里的朱朗行星净化石的力量,虽然这种力量自己现在根本不能聚集,但是如果能够利用这样的力量,或许接下来的战斗就还有希望……

“呀——”

初代大吼一声,将双臂彻底打开,像是拥抱这些净化石的力量一般。果不其然,这些净化石的力量被他吸收进了身体当中,并且紧紧地凝聚在了双拳之中。初代紧紧握住这些净化石的力量,内心没有丝毫的犹豫,将这些力量狠狠地拍进了自己胸口的能量灯中……

“……你这么拼命真的不好呢!”洛川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知趣地起身,来到了常人不易察觉的角落里。

只利用了朱朗行星净化石力量的初代此次没有借助木扶风的身体而恢复了自己的本体,然而此时在他体内的木扶风依旧昏迷着,也就是说,此刻的他并不是两个人并肩战斗,而是单独的以初代奥特曼的身份进行战斗!

“你们成为这座城市的守护神不好吗!”初代一面大喊着,一面强忍着身体上的极度剧痛,向两只加美拉冲了过去。

如果是在平常,加美拉这样的怪兽对于初代来说根本不能算是对手,但是如今是两只受到邪气侵蚀的加美拉同时进入了癫狂状态,故此这场战斗对于他来说显然是十分辛苦。并且刚刚被加美拉破坏掉的建筑已经开始承受不住火焰及破坏的侵蚀而纷纷倒塌,有的甚至已经成了碎块。人们在四散奔逃的同时也在拼命呼喊着,场面的惨烈真的让人不忍目睹。

“嘎——”

两只加美拉再次发出了恐怖的吼声,将口中喷出的熊熊烈火喷向了一栋还没有被摧毁的建筑。初代见状赶忙向那栋建筑前面扑了过去:这是一栋养老院,如果倒塌,那么生活在这里的行动不便的老人们就会……

后果不堪设想!

初代及时挡在了这栋建筑的前面,任凭加美拉喷出的火焰完全打在了自己的身上!熊熊的火焰就像是吸收了他身体能量的海绵一般,当初代身体承受着高温火焰的同时,胸口的能量灯也开始急速地闪了起来。

“真的不行了吗……”初代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他知道自己必须撑住,然而现在似乎也没有力气撑住了。

“嘎……”

“嘎……”

“……”

在他倒下去的方向的时候,正是刚刚木扶风用餐的那栋酒楼。奇怪的是,当两只加美拉见到初代倒下的方向后,竟然是万分惊恐的模样,尤其是当初代的双手触碰到酒店门口那两支巨大的蜡烛时,两只加美拉竟然满是恐慌的向后退了几步,似乎要远离这两支蜡烛。

初代不禁想起了木扶风给自己讲过的有关于这里的灵异传说:难道真的是因为搬走了两只神兽,酒店对面的大厦的风水才会被破坏吗?

两只神兽……

……等一等!

初代像想起什么似的,赶忙看向了两只加美拉,再扭头看了看两支巨大的蜡烛,心里好像突然明白了其中的关联:如果这两只神兽就是大厦在施工时挖走的两只石龟,那么酒店门口的蜡烛及佛像便是镇住这两只神兽的法宝!也就是说,这两只神兽惧怕的其实是这栋酒店门口的镇守的神力。

“你似乎明白了什么呢……”不知何时,洛川已经来到了初代的身旁,看着两只依旧在疯狂破坏的加美拉,微微一笑,“看来你知道这里的传说,那么你也知道它们在惧怕什么,”说着又望了向那两支蜡烛,“如果你不用这两支蜡烛来打败它们的话,那么这次就真的是你最后一次战斗了。当然,如果你拔下这两支蜡烛,那么,蜡烛底下埋藏的邪气就会成为我的究极美味!”

初代心里一惊:“你说什么……”

洛川微微一笑:“怎么,你还不明白吗?那我来让你知道的更清楚一些吧:如果你不用这两支蜡烛,你就不能打败你现在根本无法战胜的加美拉;如果你用了蜡烛的力量,那么就要将它从地里拔出来。但如果移动了这两支蜡烛,那么,我就会再次吸收这十五个个灵异地点之一的邪气。你这是在帮我呢!当然了,这样做虽然是在帮我,但是你又会再一次守护了这座城市呢!”

“冥王哈迪斯!”不知何时,木扶风已经在初代的体内苏醒了过来,耳听着洛川的狂妄笑声,他的脑中立马闪现出了看过的剧集当中的情景:阴气、邪气与死亡之气的结合,只能是冥王哈迪斯!

“……冥王哈迪斯!”

初代不会忘记后辈们在行星黄泉上的那场战斗:冥王哈迪斯利用古老的十二行星的力量硬生生地将赛罗、高斯和戴拿分开,赛迦奥特曼的力量也因此消失殆尽。前不久,赛罗在苏城与冥王哈迪斯的较量就已经着实让人揪心了,如今到了幽城,虽然没有了十二行星的力量,但幽城这十五个古老的灵异地点的阴气却着实能够提升他的战斗力。如此一来,这黑暗的力量岂非是要比十二行星还要强盛!

“怎么?你在犹豫吗?”洛川笑意盈盈地示意初代看向仍旧在疯狂破坏的两只加美拉,“再犹豫的话,这里就将变成一片废墟,那个时候不仅会死更多的人,这两支蜡烛下面的阴气也会归我所有。所以,最后你还是会输,为什么不帮帮我呢?”

“木扶风,你怎么想!”初代望着两只疯狂破坏的加美拉,十分纠结地问道。

然而,木扶风的回答却是简单明了:“你知道我的答案,为什么还要问呢!”

初代顿了顿,忽然笑了:“你是我见过的除了赛罗以外最嚣张的人!”

“所以我才会是你在这颗星球上唯一的搭档!”木扶风当仁不让。

初代笑了笑,再次看向冥王哈迪斯的目光变得坚定无比:“我一定会让你彻底消失,所以根本不会做什么选择题!”说着,双手已然伸向了那两支巨大的蜡烛。

“那么,我就谢谢你的帮助喽!”洛川说着已然张开了双臂,做好了随时吸收阴气与邪气的准备。

初代不再有丝毫的犹豫,左右手分别抓住了两支蜡烛的中部。其实这两支蜡烛埋得并不是很深,着实只是为了镇压这里的阴气罢了,故此初代只是稍稍的用了力气,便将两支蜡烛拔地而起。随着蜡烛冲出地面,大量黑紫色的气息也瞬间涌出。若是在平常,这些常人根本看不到的气息会随风四散而去,然而正是因为洛川在一旁,所以这些邪气便像找准了早已既定的目标一般,疯狂地向洛川涌了过去。

不!确切地说,是这些邪气被洛川疯狂地吸了过去!

“真是究极的美味呀!”洛川贪婪的表情里诉说着自己无尽的欲望。

初代此时根本顾不上也根本不想去看洛川。只见他将两支蜡烛握在手中,转向了正在疯狂破坏的怪兽们。而两只加美拉见镇压自己的蜡烛竟然被奥特战士持有,内心想着这一战是真的完了!所以转身便挖起坑来,想要向地底逃去。可初代又岂会放过它们?初代将两支蜡烛高高地举了起来,瞬间掷了过去,随着斯派修姆光线的助力,两支蜡烛径直打中了两只加美拉的心窝。随着一声通天的巨响,两只巨大的加美拉也瞬间爆成了碎片。当一阵烟雾散去之后,出现在地面上的也只是两只巨大的石龟而已。

“你们是这座城市的守护神,今后还请继续守护这座城市吧!”

初代边说边走了过去,将两只石龟轻轻的端了起来,重新放回到大厦面前的深坑之中,细细的将土掩好,而内心却颇有些不平静:本应是这座城市的守护神,却因为误吸入的邪气而变成了破坏这里的怪兽,阴气与邪气若是再强盛些,那么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更加憎恨哈迪斯的行径。

“快滚!”因为力量不足而已经恢复成木扶风模样的初代狠狠地说道。

已经将这里的邪气和阴气悉数吸收的洛川微微一笑:“你现在还有力量和我说这些吗?当然,我现在的力量如果想要杀死你似乎也是有些困难,毕竟如果我想吸收齐十五个灵异地点的阴气,还是需要奥特战士的帮忙呢!”说着转身准备离开,但是似乎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走了几步却又站住了,转过身来望向木扶风那愤恨不已的表情。

“你还想干什么?”木扶风显然已经有些气喘不均了。

然而,洛川接下来的话却让木扶风感到匪夷所思:“我对你体内的另一种力量非常感兴趣……”

“……”

类似的话木扶风当然听寺庙的住持说过,可如果说主持的话是在度化自己,那么洛川的话无疑就是挑衅!因为对方是冥王哈迪斯,是彻彻底底的黑暗力量,如果自己体内的神秘力量被黑暗力量所觊觎的话,那么敌暗我明的这样极不利于战斗的形势,也让木扶风的心里瞬间没了着落。

“虽然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木扶风,如果你连自己都不能够相信的话,那么在这个星球上我就没有能够相信的人了,”初代坚定无比,“你是我选定的搭档,你是奥特战士的搭档!如果你不自信,甚至你相信自己会被黑暗所吞噬的话,那么……”初代说着顿了顿,狠下一条心来,“第一个杀死你的人不是他,将会是我!”

“算了吧,现在我要是想杀了你的话易如反掌不是吗?”木扶风笑嘻嘻地故作轻松,“我只要自杀,你就会消失了对吧?”

“你这家伙……”

望着看似轻松地自言自语着的木扶风,洛川微微一笑,转身准备离开。

“奥特战士代表的是光明和正义,而作为普通地球人类的我,喜欢美食是自己的追求,正义和美食同样不可辜负!所以……”木扶风说着露出了鄙夷的冷笑,“你一定会死在我的手里!”

洛川微微一笑:“我很期待……”说完,身影已然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虽然敌人已经暂时消失,但是木扶风的思绪显然还是没有从对方刚刚的话语中完全挣脱出来,心下里犹豫不已,不禁问道:“你有什么样的感觉……”

听到搭档如此问,初代也只得如实相告:“最开始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只是最近总感觉在你的内心深处有一个黑暗的角落。然而,这个黑暗的角落里面却有数量不多的几点光明,好像……”初代说着顿了顿,“好像一个巨大的勺子,莫非你真的是个吃货?内心深处还为美食的餐具留下一丝光明?”

木扶风笑道:“勺子?你怎么不说我是北斗七星呢?”

初代笑道:“你怎么可能拥有北斗七星的力量?北斗七星的古老力量与M78星云的力量紧密相连,如果你拥有北斗七星的力量,我怎么可能丝毫感觉不到?算了吧,这勺子可能预示着你真的只是个吃货。”

“或许吧,能吃是福!”木扶风淡淡一笑,也暂时不再想这样让人烦心的事情了。

续爷彬叔的房地产科普号
老北京的传统习俗都有什么?
老北京的传统习俗都有什么?
瞧峰说
四合院内调皮小子和大家闺秀的青春生活
四合院内调皮小子和大家闺秀的青春生活
素素拓拓的旅行派
北京白云观的隐藏关卡,据说不少老北京春节都想盘这3只石猴
北京白云观的隐藏关卡,据说不少老北京春节都想盘这3只石猴
北京吃喝玩乐生活
吃惯了麻辣锅底,老北京的铜锅涮肉也是冬天的不二之选!
吃惯了麻辣锅底,老北京的铜锅涮肉也是冬天的不二之选!
续爷彬叔的房地产科普号
70后的老北京“潮鞋”都有哪些?
70后的老北京“潮鞋”都有哪些?
续爷彬叔的房地产科普号
70后的老北京“潮鞋”都有哪些?
70后的老北京“潮鞋”都有哪些?
小甲同学
老北京倍儿地道的豆汁儿你敢来吗?
老北京倍儿地道的豆汁儿你敢来吗?
这里是北京
想了解老北京,一定要住在胡同里
想了解老北京,一定要住在胡同里
故里美食
老北京鸡肉卷你值得拥有!快来试试吧!动动手你就会了
老北京鸡肉卷你值得拥有!快来试试吧!动动手你就会了
苍苍老张
老北京豆汁儿,耗子尾汁可能就是这个味儿
老北京豆汁儿,耗子尾汁可能就是这个味儿
大厨唐习鹏
老北京招牌菜醋溜木须怎么吃都不腻,学会了味道不输牛街!
老北京招牌菜醋溜木须怎么吃都不腻,学会了味道不输牛街!
一菜一味
精品手掰肠老北京蒜香肠五香熏肠三款肠熟食店必备肠产品技术
精品手掰肠老北京蒜香肠五香熏肠三款肠熟食店必备肠产品技术
一菜一味
熟食店必备肠技术,精品手掰肠,五香熏肠,老北京蒜香肠
熟食店必备肠技术,精品手掰肠,五香熏肠,老北京蒜香肠
遇见昆山
超正宗的老北京铜锅涮羊肉!鲜切羊肉真的绝了!
超正宗的老北京铜锅涮羊肉!鲜切羊肉真的绝了!
豆豆美食分享
老北京鸡肉卷比肯德基好吃
老北京鸡肉卷比肯德基好吃
赫海小姨妈
老北京炸鸡,那叫一个地道
老北京炸鸡,那叫一个地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