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老君

11.9万浏览    1173参与
珒子倾卿

【君清/BE】光与热

极度ooc!

接受?走起



夜还没有浸得很深,零星几点微光从高高的山顶上落向湖面,水波泛起清浅的银光

摇桨的人觉得累了,靠着船上,轻轻地叹了口气

明明是夏天,却没有一丝燥热的蝉鸣,也没有令人惊喜的晚风。小船慢慢地漂动,不一会便停了下来

船上的人似乎睡着了。他歪着头,把脸埋进衣服里

一望无际的湖,一座高耸的山

一片深深浅浅的荷花开得正盛



“哟,都多少年没有见你收徒了,这次真是难得”玄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笑笑,并没有回答,继续翻动手里的书

“你这个师父真是,叫人家自己学习,自己在这里看小说”玄离自顾自地说着,“不过那小姑娘确实不一般,天天这么学,也不嫌累。诶,你...

极度ooc!

接受?走起




夜还没有浸得很深,零星几点微光从高高的山顶上落向湖面,水波泛起清浅的银光

摇桨的人觉得累了,靠着船上,轻轻地叹了口气

明明是夏天,却没有一丝燥热的蝉鸣,也没有令人惊喜的晚风。小船慢慢地漂动,不一会便停了下来

船上的人似乎睡着了。他歪着头,把脸埋进衣服里

一望无际的湖,一座高耸的山

一片深深浅浅的荷花开得正盛




“哟,都多少年没有见你收徒了,这次真是难得”玄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笑笑,并没有回答,继续翻动手里的书

“你这个师父真是,叫人家自己学习,自己在这里看小说”玄离自顾自地说着,“不过那小姑娘确实不一般,天天这么学,也不嫌累。诶,你不是说这次要去G城吗,还不走?”

他站起身,“走吧。船夫应该已经到山下了。”“嗯?你不是有蓝玉盘吗?”“那个暂时还没法用”“切”玄离拿出准备的饼子,“嘿,都饿了~”

兰溪镇一片热闹的景象,灰色的小鸟停在枝头,清脆的鸣叫夹杂在人声中,顺着风唤醒了迷雾的清香。人们来来往往,淡淡的雾化上了淡淡的妆。

“老君早!老君这又是要出去游历吗。”“不早了,”
他挥挥手,“我们走了。”“一路平安!”

他抬眼,看到木屋里的小女孩。他不自觉地笑了。那是一抹亮蓝色,所有学生都一样的。可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似乎并不知道窗外的事,依然认真地看着书,栗色的头发梳得干净清爽,配上那张白白净净的小脸,显得天真纯粹。她在看什么书呢,会不会遇到不理解的文章呢…

当他意识到时,船早已远离学堂了。玄离吃完了饼,无聊地说“唉,真慢啊,还是蓝玉盘好用”他闭上眼,想“她一定会成为一个很棒的医师吧,说不定会超越以前的治愈系…”

他没有告诉玄离不用蓝玉盘的真正原因,反正他不说玄离也猜不到

那个女孩是一道光,似玫瑰色的夕阳般绚烂地进入了他的生活

“幸好…”“嗯?”“没什么”“哦”“老君,玄离大人,到了。”

他回过头,淡淡的朝雾碎在暖暖的阳光里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下次再见~

的地得。0
涂花了…再接再厉。

涂花了…再接再厉。

涂花了…再接再厉。

章粤QI

“老君不是还有清凝仙子么?”


呜呜呜呜有你妈呀有,特么的早就没了!!!


[图片]

“老君不是还有清凝仙子么?”




呜呜呜呜有你妈呀有,特么的早就没了!!!





悉数
日常摸鱼 (虽然自己都不觉得很...

日常摸鱼

(虽然自己都不觉得很像🌚)

好迷老君和清凝这对神仙cp

日常摸鱼

(虽然自己都不觉得很像🌚)

好迷老君和清凝这对神仙cp

鱼潜

观望

其实就是君限君cp滤镜贼厚的扩写拙作

群里聊天的时候加七提到的老君吃醋梗


大典当日,这一刻众望所归,身旁同伴的肃穆和场上百姓的期盼已然筑成崭新的天地。


朝阳从层层云雾透出灿烂的手指,天外的光指引于城墙高台。


无限迎着光抬头,恰巧看见一只透明的灵蝶。

这里只有他一人可以看得见。


灵蝶的气息他很熟悉,自罗城一战就若有若无地伴在身侧。从小就能御灵,上战场也专攻妖精的法术,这类存在对他来说早就习以为常,加上这片土地本就有丰富灵质,所以并未在意。

直到前一日的惊险插曲才和对方打个...

其实就是君限君cp滤镜贼厚的扩写拙作

群里聊天的时候加七提到的老君吃醋梗

 

 

 

 

大典当日,这一刻众望所归,身旁同伴的肃穆和场上百姓的期盼已然筑成崭新的天地。

 

朝阳从层层云雾透出灿烂的手指,天外的光指引于城墙高台。

 

无限迎着光抬头,恰巧看见一只透明的灵蝶。

这里只有他一人可以看得见。

 

灵蝶的气息他很熟悉,自罗城一战就若有若无地伴在身侧。从小就能御灵,上战场也专攻妖精的法术,这类存在对他来说早就习以为常,加上这片土地本就有丰富灵质,所以并未在意。

直到前一日的惊险插曲才和对方打个照面确定下来,结果今天,干脆连伪装也省下,就这样悠然自在飘飞空中。

 

无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长串的宣读用一只耳朵关注,剩下的注意力都悄悄投在上方。

 

老君正和清凝在外围远远观望,这里视野好,也不用在意被他人发现,而且传过来的画面清晰生动。

与无限投来的目光对视,那双清澈的眼睛牢牢抓住视线,从中透出的戒备和好奇都回归最初的平静,也显得十分可爱。

 

虽然这么讲不合适,多亏了潘靖才能有如此良机。高处很清净,身边的清凝也兴奋又投入,刚还抱怨单调乏味,难以听下去,照样还是观看得津津有味。

 

若是这段影像保留下来存在君阁,在沉迷ACGN的四百年后翻出来,老君一定会用新的说法来夸。无限的天赋不是盖的,天生的镜头感,都不用培养。

 

直到宣布,命名为“兴国”,年号更为“无限”,年轻剑客神情才发生变化,双眼微圆,显然没做过任何准备。

只有他一人未着官服,在新皇身后显得亮眼,现在更是如此。

 

“以无限为年号,是愿国祚绵长么?”清凝展开笑颜解读到。

 

清凝所言不无道理。

国祚有一套严格的计算公式,王朝的国祚数有可能和实际值一致,也可能偏大,但不会偏小。自然是希望越长越好。不过算出来的是个具体数值,不可能无穷无尽。无限一词倒确实适合作为对未来虔诚的祈愿,也体现兴国的自信与气势。

 

但老君心知肚明,年号与无限姓名的重合到底是不是碰巧。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历史也不断在丰富这个成语的内涵。老君不喜参政,清凝对带来和平的新国度有不一样的情感也就欣然陪伴她,就当作阁中书籍来读当作游历来感受也很不错。

 

新皇具备很强的大局观,也很会把握人心。

宣言冗杂华丽,不过为了书写得好看,民众鲜有听进去的,诏书随即转为朴实的语调,结尾落在实处,民声欢腾。

起义军打出了天下,领导者需要如何的勇气与谋略自不用说,对下属和同伴的每一份信任都真切可贵。他对无限也尤为相信,且姿态放松。

 

可一旦稳固江山称了帝王,作了臣子,权力和利益就会掺入感情,也制造矛盾。

 

初心如天上日月,可望不可即。就算是身边最知己的朋友,也免不了隔上一层纱,更何况多重身份的累加。只望人与人之间的荒漠不会越来越萧条。

 

另一方面,老君也见过不少将崇敬与热情的感情盲目投入英雄领袖的情况。

一部分人会变得疯狂、冲动、怯弱,仿佛被他们双手捧上来的人才具备他们所理想的品质,像一场盛大的巫术。

一部分人会逐渐感到听从与内心的底线在拉扯,但正是这种拉扯把他们推入更深的泥潭,俯首挣扎,被幻想践踏,无法抉择。

 

在这种最坏的演绎中,这个英雄领袖会是新皇还是无限呢?

难有确切答案。

 

确定的是不论何时领袖和追随者都互相需要。

 

昨日在殿前,如何处决一只妖精仍是艰难的抉择,而新皇冷静果断。他并未说出杀字,所以在无限决定让突然出现的两人把行刺者带走时,他欣然放行。

他负责指出一个方向,然后对给出更好解决方法的人付诸宽容和信任。

让妖精自行解决最好不过,这场意外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开国大典是目前最值得倾心的事情,立国之后还有更困难的境遇等待着他。

这连年混战想必也让他对妖精有更深的认识,对于妖精一方,把握住无限就拥有对抗或合作的可能。

 

从目前状况来看,这一班人马组建的朝廷很平衡。最起码有无限在,就不会有对命令的过分解读或者多出一项选择。不会出现,处理有妖相助的敌方就会将妖赶尽杀绝的情况。

 

新皇有野心和愿望,付出的感情与行动的策略巧合一致。

只是巧合罢了。

 

宣读无限元年六月十七的声音回荡,想来新皇背后那位意气风发的少年心里比惊讶更多的是喜悦。

真是有趣的君臣关系。

 

“师父,他会来的对吧?”开国大典结束,清凝倒还惦记着相约一事,想看自家师父会如何安排。

 

老君心里早有计划,让诗越楼掌柜留下赏月最好的坐席,备着美酒佳肴等待无限悄然而至。

 

好像他最喜欢肘子,老君也专门摆了出来。

 

在悬崖的试探,还有北河的倾诉中,老君都清楚无限活得很清醒理智,现在与他相识,只为机缘巧合,正好为更远的将来铺路,也不会影响到他现在入世,伴在新皇左右。

意识到这点老君不免有些失落,成为神仙,看似无尽的时间和生命也是无尽的等待。

 

若要问从古至今哪种人活得最清醒,那便是旁观者。

可惜作壁上观最多是观察分析,当个事后叙事者,无法成为主角。

 

何处是属于他的故事,自己却不能书写,体验而不自知,只能捡个寿命绵长,可以充分后知后觉的便宜。

 

老君还想着在楼下,清凝拉着狗哥督促他练字学习,这样他就不会突然闯出来,散发无处安放的战斗欲望和活力,把邀约变成约战。清凝以后一定也会更出色。

 

仰头,无限出现在他的眼前,立于栏上,左手还轻轻握住佩剑,成为浩瀚夜色中的明辉。

 

笑意是内心最温柔的真实流露。

 

“啊,年号大人。”

 

“不好笑。”

 

End

桃鳜

蓝溪镇三十二话推测

无限在大典上看灵蝶。一直以为无限的灵蝶是他自己的,原来也是老君赠送的。@鱼潜 觉得无限身上所有的小物件大概都来自于老君的相赠,现在我也这么认为了。这些定情物(划掉)可比单方面强行宣布年号要来得有情有意得多了。大典上无限的衣饰和所有的人都不同,他这个时候大概率还是布衣身份,没有接受官职。事了拂衣去,少年的心里往往存着这样的理想主义,新帝搞年号这招“天下与卿共之”大约就是想挽留他,后面的剧情无限应该是被新帝留下来,从此英雄入彀中矣。

里面有三个镜头都有刀疤眼大臣,隐隐一副奸臣相,无限将来大概率会折在他手上。而且,如果蓝溪镇君清不参与政事的话,这个刀疤眼大臣不应该有这么高而清晰的出镜率,...

无限在大典上看灵蝶。一直以为无限的灵蝶是他自己的,原来也是老君赠送的。@鱼潜 觉得无限身上所有的小物件大概都来自于老君的相赠,现在我也这么认为了。这些定情物(划掉)可比单方面强行宣布年号要来得有情有意得多了。大典上无限的衣饰和所有的人都不同,他这个时候大概率还是布衣身份,没有接受官职。事了拂衣去,少年的心里往往存着这样的理想主义,新帝搞年号这招“天下与卿共之”大约就是想挽留他,后面的剧情无限应该是被新帝留下来,从此英雄入彀中矣。

里面有三个镜头都有刀疤眼大臣,隐隐一副奸臣相,无限将来大概率会折在他手上。而且,如果蓝溪镇君清不参与政事的话,这个刀疤眼大臣不应该有这么高而清晰的出镜率,所以后续我们应该能看到兴朝的一些政斗,这个刀疤眼可能就是反派担当。

宣布无限元年的时候,老君的表情不是吃惊,是担忧。这是新帝用最狂野的手段在挽留无限。他知道无限是扛不过这份情的(不要乱猜,这是士为知己者死的那种情)所以后面月明之夜(六月十七)他以花生米(大概是老君自己爱吃的)和无限爱吃的肘子待客,他想和无限聊的,可能是宛转地劝无限功成身退修仙为上。但是想都不用想,无限这个热血青年铁憨憨被友情和责任感冲昏了头脑,没听老君劝告留下了,悲剧开始进入倒记时。

下一话老君在无限决定从政后有可能把灵蝶相赠,把风筝线交到无限手里,让他有事随时可以放灵蝶找他。官方这段时间可能会疯狂发糖,为的是后面的刀可以刀刀到肉。

里面还藏了一把刀,是关于老君的。清凝因为臣民山呼万岁,于是问有没有一万岁的妖精,老君否掉了。也就是说,在剧情设定里,老君也是会因为灵质逐渐消散而死。这个和TV剧里的节能状态联系起来,就有点大刀了。你们当作没看见就可以。

守七七七七七七七

更新了???????

(看了六页)

没了????????


但是无限老君好帅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真的是悲喜交加。一开始放假我还在想只能看两话,没想到延期了,结果半月更逐渐有月更苗头,估计假期还是只能看两话


更新了???????

(看了六页)

没了????????


但是无限老君好帅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真的是悲喜交加。一开始放假我还在想只能看两话,没想到延期了,结果半月更逐渐有月更苗头,估计假期还是只能看两话



Doce

似梦


君清在紫云英花田里


似梦


君清在紫云英花田里


chaimasuku
年号大人〜年号大人〜😄

年号大人〜年号大人〜😄

年号大人〜年号大人〜😄

林雨霖铃

【回忆录·烟花旧忆】微刀 老君视角

其实我向来不喜欢烟花这种事物,一瞬间开得绚丽转瞬又凋零。

即使早就知道永恒不可希冀,可如此赤裸的直面短暂的美丽瞬间,却依旧会引起不适。

所以我不喜欢看烟花。

除了几次因有事在身,曾在元宵中秋等节日到过人世间繁华的城市,留下些关于烟花的映像,但毕竟是匆匆而过,没有多少驻足。

记得最清楚的一次逛灯会是在一年元宵,那时清凝已经在我身边待了五六个年头,小孩心性也渐渐褪去,不似初识的时候那般跳脱。虽日常还是开心得很,但日渐沉静也是不假的。若是玄离在身边,她便会更活泼一些,而那几天玄离有事不在蓝溪镇,她也就总是安安静静地来君阁读书,又安安静静地回去,我虽然很乐意同她说点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其实我向来不喜欢烟花这种事物,一瞬间开得绚丽转瞬又凋零。

即使早就知道永恒不可希冀,可如此赤裸的直面短暂的美丽瞬间,却依旧会引起不适。

所以我不喜欢看烟花。

除了几次因有事在身,曾在元宵中秋等节日到过人世间繁华的城市,留下些关于烟花的映像,但毕竟是匆匆而过,没有多少驻足。

记得最清楚的一次逛灯会是在一年元宵,那时清凝已经在我身边待了五六个年头,小孩心性也渐渐褪去,不似初识的时候那般跳脱。虽日常还是开心得很,但日渐沉静也是不假的。若是玄离在身边,她便会更活泼一些,而那几天玄离有事不在蓝溪镇,她也就总是安安静静地来君阁读书,又安安静静地回去,我虽然很乐意同她说点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那天她双手背在身后走近我,面上的笑容一如初见时纯净:“师父快快闭上眼睛。”

我一边好笑她这小把戏怎么会瞒得过我,一边却乖乖的上眼睛,也没去探查她的思想。

“张嘴,阿——”我似乎可以想象到她随着发音微微张开嘴,露出整齐牙齿,眼睛里带着孩子气的笑。

嘴里塞进了一口软糯的食物,还有着香甜细腻的芝麻馅。

“这是什么?”我睁开眼,有些疑惑道。

我太少吃人间的食物,以至于许多已经叫不上名字了。

“今天是元宵节呀,这当然是——”她狡黠地眨眨眼睛,“元宵啦。”


看着她笑吟吟的模样,我心中一动,问道:“小清凝,你想不想去看烟花。”

谁知道她的笑容马上就淡开了:“我上次看烟花,都是很小的时候的了,那时爹娘都在,也还没有打仗。现在到处都是战乱,哪里还有烟花看呢?”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轻声说道:“会有烟花的。”

下一刻我和她就到了京都夜市,无数纷乱的声音骤然涌入耳中,色调转暖,明艳艳的灯光映得小清凝双颊红扑扑的。

“这是哪里?”

“玉国的国都。”

“哇哦~”

她信步走了走,又顿住,回头扯住我的衣袖。

“要吃糖葫芦吗……怎,怎么了?”我发现她眼里盈满了泪水,突然觉有些不知所措。

她摇摇头,擦去眼泪,“谢谢师父,我没事。”

我知道她是想起了之前我和她在战争前线看到的凄惶景象。边疆庶民尚且食不果腹,衣难蔽体,京都百姓却可以夜不闭市,欢饮达旦。清凝还是个孩子,怎么能不为此而感到难过呢。

即使我确实对此并无甚感触,可我若以自己的感受如实相告,又何尝不是一种残忍。

有时候言语也显得无力,我看着她沉默不语,年长日久积累下来不善言辞的毛病也适时的发作了。

“小清凝,这些都是自然会存在的。有光就会有影子,光能有多亮,影子就能有多暗。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记住这些快乐的,美好的。”我买了一串糖葫芦递给她,“这就是我们能走过黑暗与绝望的力量所在。”

耳畔突然传来嗖嗖声,继而是接二连三沉闷地炸响,天空中被无数朵烟花点亮。

我望着天上五彩斑斓的烟花,连它们熄灭时沙拉拉的响声听得都分外清晰。

我忽然福至心灵。

“小清凝,好好记住这些烟花,只要记住了,它就不会再熄灭。”

只要记住了,她就没有离开。

如繁盛烟火,虽璀璨一瞬,亦有不息之生。(1)

要记住啊。


(1)是我一个朋友发在社交网络上的句子,因为是截图不知道出处,但还是注明一下引用吧。

沈

腐向。什么都有……我CP没有地雷,如果你也没有那是最好的……

一点新一话的感想:

32回真的乐死我了。我看到新年号发布的时候止不住嘴角疯狂上扬(),心想这就是霸道总裁买了个豪华游轮然后把小秘的名字给游轮取上的那种浪漫情节啊!(解读有冒犯对不起)

而且不是国号是年号,以后这个年间出生的小孩都可以说自己是无限生的了。我好的不行呵呵呵……(ntm)

腐向。什么都有……我CP没有地雷,如果你也没有那是最好的……

一点新一话的感想:

32回真的乐死我了。我看到新年号发布的时候止不住嘴角疯狂上扬(),心想这就是霸道总裁买了个豪华游轮然后把小秘的名字给游轮取上的那种浪漫情节啊!(解读有冒犯对不起)

而且不是国号是年号,以后这个年间出生的小孩都可以说自己是无限生的了。我好的不行呵呵呵……(ntm)

谓我

看了更新,再次感到蓝溪镇的漫画并不如画风那样简单明快。就像最近的几话中,老君表面上只带着清凝狗哥走走吃吃看看开国大典,云淡风轻的样子,背后却已经阻止了一场谋乱,还将策划者归入麾下,建起了会馆的雏形。

磕cp舔颜是一回事,也突然意识到老君温和的外表下有怎样玲珑周到的心思,并不简单呢。

看了更新,再次感到蓝溪镇的漫画并不如画风那样简单明快。就像最近的几话中,老君表面上只带着清凝狗哥走走吃吃看看开国大典,云淡风轻的样子,背后却已经阻止了一场谋乱,还将策划者归入麾下,建起了会馆的雏形。

磕cp舔颜是一回事,也突然意识到老君温和的外表下有怎样玲珑周到的心思,并不简单呢。


二叽叽叽叽叽

点图??

啊新墙头我还挺嗨的……有啥想看的吗??趁我还上头
tag我就随便打打了…tag外的东西也行

啊新墙头我还挺嗨的……有啥想看的吗??趁我还上头
tag我就随便打打了…tag外的东西也行

云无鱼

截了非常喜欢的老君画面,诚邀欣赏这个美人师父

截了非常喜欢的老君画面,诚邀欣赏这个美人师父

奇那个柚
我不管!我家cp是真的!真的!...

我不管!我家cp是真的!真的!!!!

一把老泪呜呜呜

我不管!我家cp是真的!真的!!!!

一把老泪呜呜呜

重生之我是渡印

【君限】情伤难治

怕下话更新他们相处模式太颠覆,我赶紧把脑内的我流君限给写了出来!总算勉强赶上了!

预警:无限有亡妻,有女儿,有大量私设。

是又苏又温柔的大好人老君x带娃未亡人忧郁小美人无限哒!!因为是年轻时的无限,所以不会像电影那个时间点那么佛。老君则是一如既往的我流不主动不拒绝


  人和人之间有时候就不能太熟。望着在他面前带着女儿恭恭敬敬跪下的无限,老君有些忧伤。

  “此去若我有不测,这个孩子便拜托老君照顾了。”

  你看你看,他们两个也不过只是君子相交,也不过只是睡过一次,他就得肩负上养娃的任务了。老君喝了口茶冷静了下,他很想豪迈地说一声,去罢,汝妻子,吾养之。但考虑到无限此行就是去为他亡...

怕下话更新他们相处模式太颠覆,我赶紧把脑内的我流君限给写了出来!总算勉强赶上了!

预警:无限有亡妻,有女儿,有大量私设。

是又苏又温柔的大好人老君x带娃未亡人忧郁小美人无限哒!!因为是年轻时的无限,所以不会像电影那个时间点那么佛。老君则是一如既往的我流不主动不拒绝


  人和人之间有时候就不能太熟。望着在他面前带着女儿恭恭敬敬跪下的无限,老君有些忧伤。

  “此去若我有不测,这个孩子便拜托老君照顾了。”

  你看你看,他们两个也不过只是君子相交,也不过只是睡过一次,他就得肩负上养娃的任务了。老君喝了口茶冷静了下,他很想豪迈地说一声,去罢,汝妻子,吾养之。但考虑到无限此行就是去为他亡妻报仇,这句话就显得往人心口捅刀子了。老君最终还是没去缺这个德,他缓慢地把茶杯放下,问道。

  “无限,你有几分胜算?”

  无限垂着头,没有回答,却已说明了一切。老君长长叹了口气。

  “无限,现在的你有近乎无穷的生命。等到你经历多了悲欢离合,回头再看,你就会发现一切如过往云烟,当年的执着与恨都是那样不值一提。”

  “我知道。”那名不论何时都安安静静的美人垂着头,一头青丝垂落在地,“但我实在放不下。请老君成全。”

  唉。就知道他不会听他的劝。老君叹息着,将他面前那七八岁玲珑可爱的小女儿给扶了起来。那小姑娘随他爹,乖巧寡言,沉默得多,说话得少。她是在淳朴与仇恨并存的环境里长大的,看着善良单纯,眼底却有着不符合年龄的通透。

  “罢了,你们先起来吧。”

  他敲了敲桌子,一个信封便悄然出现在桌面上。他把信封往无限面前推了推。

  “我在玉国认识一位老先生,他日若是事败,你可拿着我的信物去见他,他会助你躲避修整。没必要做出什么玉石俱焚的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他又转头,慈爱地摸了摸刚到他膝盖的娇小女孩的脑袋。

  “至于你,从今天起就住在君阁吧。我们一起等你爹爹回来。”

  无限接过那信封,明明没装什么东西,可他却感觉手上沉甸甸的。他沉默几秒,忽地落下了泪。

  “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无某永世不忘。”

  “报什么报。”老君失笑,“你好好的便是最大的报了。”

  

  至此,他们算是分开了。

  老君送无限离开蓝溪镇。他点了烟,静静地回想无限初来蓝溪镇的场景。 那时,他在蓝溪镇边上的悬崖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于是发现了浑身血污伤痕累累的无限。明明他身上几乎没一块完整的皮肤,一道又一道的口子狰狞流脓,可怀中的孩子却毫发无损,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后来,老君才知道。无限经历了他人生中最噩梦的一场恶战。连他的妻子也一并在那时香消玉损。

  他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丢掉了自己的魂。那段时间,若不是还有孩子作为他的念想,他怕是已经追随妻子而去。老君怜悯他的坎坷,时常去照看父女二人,让他放宽心在蓝溪镇好好修养,缺什么和他说一声便是。

  蓝溪镇真是个养伤的好地方,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哪怕是无限这样的新手爸爸,在一群大妈大婶的热情指导下,也艰难又顺利地把女儿慢慢养大了。他身体上的伤已经连疤都看不出了,一切仿佛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可我的修为还是补不回来。两年过去了,我的功力甚至不及受伤前的一半。”

  叮铃一声,空中用来练习的金属块骤然落在地上。无限没有去捡,只是背着手默默看着。光是看他的背影,老君就知道无限已经快到了极限了。他的心中装了太多怨太多恨,他从没因为迎接了一个纯洁的新生命而忘记痛苦的根源。这两年来,他从未真正地笑过。

  “老君可有恢复的办法?我已经……”他双手颤抖,闭上了眼,生怕一旦睁开眼,那戾气就像毒雾一样溢出来,“无法再等下去了。”

  老君摇摇头:“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没有进展吗?因为你的心上有个太大的口子,脓液无法流出,郁积成毒瘤了。修真之人最惧这点。”

  无限笑得分外苦涩凄凉,他一步步地向老君走来,走得踉踉跄跄。

  “心伤,老君就能治吗?”

  

  后面的事,就很暧昧模糊了。

  老君自认是不擅长拒绝别人的。他有自己的原则,但只要是原则以内,他几乎就能纵容一切。这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在你的人生足够长,能力足够大,任何事都对你而言只是举手之劳的时候,你也不会拒绝那些小小的请求。更何况,无限是个十足的美人,他并不亏。

  他竭尽所能地对那位一直愁眉不展的美人温柔。手臂像是在抱一团柔软的棉絮,指尖像是在划过顺滑的绸缎。在平稳的呼吸声中,珠帘被人拉起,在一阵珠链摩擦的窸窸窣窣声中,一串链子断了线,一颗颗珠子砸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叮叮声。

  天亮了。

  老君将衣服披在他赤裸的身上,温柔地为他一个个扣上扣子。

  

  “心伤,只有你自己治得好。”

  

  老君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烟雾缭绕于天际,无限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尽头。今日晴空三千里,连一片云都看不到。

  他想起有一次无限怔怔地望着天空,突然问他。

  “成为神之后,就不会再为尘世琐碎所困扰了吗。”

  老君懒得细想,随口答道:“神会不会困扰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神兽不会。”在他旁边啃鸡腿啃得正带劲的玄离忽然被噎着,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或许还是会稍微困扰一些吧。”老君自嘲一笑,转过身,一个施法,他已经消散在了空中。天地白茫茫的一片,只有鸟儿的啼叫清脆依旧。

END

两个人的关系其实挺含蓄的,算是说不清楚的暧昧的感觉吧。我第一次写意识流R,意识流真难写(呆滞.JPG)

以及老君黑玄离的时候绝对没想过几百年后他和玄离也分道扬镳了→ →

羽悠
※君限君cp滤镜下 今天蓝溪镇...

君限君cp滤镜下

今天蓝溪镇更新!!!

拿的木头发出来的线稿,自上色,仿官方画风 


君限君cp滤镜下

今天蓝溪镇更新!!!

拿的木头发出来的线稿,自上色,仿官方画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